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 蔡常珍,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硚口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4-0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17: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蔡常珍家中被抄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中午约十一点钟,硚口区六一零恶人和硚口区公安局一科恶警十几人,其中有两个女的,闯进宗关自来水公司沿河宿舍蔡常珍家中(蔡常珍七十多岁,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失明,蔡常珍长期一人在家中)。恶人以查水表骗开蔡常珍的门,抄走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播放器,大法资料,真相币(多少待查),他们想强行绑架可怜的失明老人。

最后他们列出所谓的清单,大声念给蔡常珍听,叫蔡常珍签字,蔡常珍大声正告他们:我修的大法,是正法,我要一修到底。劝告他们不要跟江泽民一条黑走到底,替他背黑锅,我是不会签什么字的。在蔡常珍的大声训斥下,恶人两点多钟才离开。有一个警察叫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7/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0116.html#16616232441-26

2014-05-06: 武汉蔡常珍老人被国保警察撬门扭锁、抢劫钱财

四月二十五日,武汉市硚口区年逾古稀的老年女大法弟子蔡常珍,被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冒充查水表的名义,采取黑社会手段,私闯民宅,强行撬开两道大门,一层铁门和一层木门,登门入室,公然抢走大量私人财物和现金,估计共抢走蔡常珍老人长期积攒的养老费共计人民币三万五千七百元。

明慧公开曝光恶警的恶行后,四月二十九日,硚口区公安分局又派遣三名警察上门逼迫蔡常珍老人在非法抄家清单上签字,蔡常珍拒绝。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蔡常珍多次被中共国保恶警绑架、非法抄家,以及严刑拷打。二零零零年,蔡常珍在臭名昭著的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被恶警吊在铁窗上,恶徒用拳头猛击其太阳穴和双眼。事后还不准老人上医院治疗,最终导致蔡常珍老人双目完全失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6/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91086.html

2014-04-27: 武汉双目失明的七旬老太蔡常珍被非法抄家

2014年4月25日,湖北省武汉被迫害双目失明的七十多岁老太、法轮功学员蔡常珍被恶徒撬门抄家。

当日下午四时,家住武汉市硚口区水厂二路法轮功学员蔡常珍,听见有人叫开门,自称是查电表的(其实电表不在室内),蔡常珍答应了一声并未开门。来人开始撬铁门。双目失明的老太赶紧关了木门。到五点后,木门被撬开了,一伙抢走一本《转法轮》,一个mp3。到现在还没回家。目不详)。

到六点多钟,恶徒欲绑架蔡常珍,街坊们不让他们带人走,并说:她是70多岁的人了,眼睛又看不见……这样僵持了许久,直到快七点钟这伙人才离开。过程中蔡常珍问他们:你们是哪里的?给街坊看个证件。这伙人说是硚口公安分局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7/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0543.html#1442623758-1

2013-11-6: 修大法重获新生 遭迫害双目失明
武汉市自来水公司退休职工蔡常珍老太太,七十多岁,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全部消失,获得新生。在法轮功遭受迫害,老人曾多次被绑架迫害,二零零零年八月份被硚口分局一科恶警绑架到额头湾洗脑班迫害,被毒打、吊铐等手段折磨致双目失明。下面是老人诉述她经历。

我是一九九三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到现在近二十年了。在修炼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偏头痛、颈椎二、三、四节肥大、腰椎肥大,脑部供血不足、头晕,腰部和下肢走路时疼痛,发病时瘫痪在床好几天,类风湿导致手指变形,胃炎、胃下垂、右肾下垂、肝脏也不好,还有哮喘、支气管扩张等。我自己形容自己,像一辆报废的自行车,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我练过许许多多的气功,身体都不见好转。

一九九三年三月份经同修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当地举办的法轮大法学习班。听完第三讲课,回到家发现左腿膝盖旁鼓起一个包,因我左腿有病给我治疗了、有反应了,我发自内心地喊了出来:我找到了真正的修炼功法,我有救了。从此我虔诚地专心修炼法轮大法了。后来师父到广播电台做谘询,我楼上、楼下地跑,通知邻居收听节目。

修炼法轮大法不久,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了,疾病症状全部消失了。修炼以前在机关单位上班,本来工作很轻松,但由于身体疾病太多,经常请病假跑医院或在家休息。修炼以后也能正常上班了,人也活得轻松多了,更加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了。以后又连续参加了四期法轮大法学习班。

由于身体这么大的变化,像换了个人似的,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走入修炼。我除了每天参加集体炼功外,还自愿辅导新学员修炼,义务教他们炼功,并发展新的炼功点,积极弘扬大法。全市只要有大型炼功洪法活动,我都积极参加。并且热心辅导本市周边县城的新学员修炼,经常参加他们的炼功和心得交流活动。没想到他们的修炼交流体会,对我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如:有一位婆婆,是长途汽车站的退休工人,身体不好,行动不方便,走路离不开枴杖,生活不能自理,准备了后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甚么病都没有了,枴杖也扔掉了。她的女儿以前天天沉迷于打麻将,每天上瘾,受母亲的影响她也修炼法轮大法了。她文化程度较高,以前在工作单位处处瞧不起别人,连单位领导她也看不上,处处和他们作对,她嘴巴特别能说,别人都说不过她,领导拿她也没办法;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的疾病去掉了,心性也提高了,在工作单位再也不和别人对着干,兢兢业业的干好本职工作。

有一位卖水果的摊贩,他卖水果都是八两秤。刚学了法轮大法不久有一天,卖给第一个人后,往板凳上坐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摔了一跤,他还不悟,又卖给第二个人,晚上回家后,把秤往墙上一挂,大秤砣一下掉下来,正好砸中了脚上大拇趾,疼得“嗷嗷”直叫,马上悟到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短斤少两的缺德事,从此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了。像上面这样提高心性、祛病健身的例子太多太多,对我促進很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因素控制着邪党恶人对法轮大法進行铺天盖地的恶毒的诬蔑、诽谤,我决定到北京去上访,为师父鸣冤、为法轮大法鸣不平。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到北京后,遇到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他们来自全国各地,长春、哈尔滨、沈阳来的大法弟子特别多,很多都是全家人老小都来上访,他们都说是来“护法”的,我们在一起相互交流修炼后的心得体会,对我启发很大。当天晚上,我和其他同修商量明天早上去信访办上访。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信访办门口,只见一批一批的同修来上访,被警察绑架,警察和便衣多得到处都是。这时一群警察围着我,问我来干甚么,我说是来反映法轮功情况的,他们把我强行推上警车,送到驻京办。转到居住地后,派出所警察将我非法送進洗脑班强迫“转化”。他们要我们放弃信仰,放弃修炼法轮功,每个星期要我们写思想汇报。我每次都这样写:“我以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吃不得半点亏,谁要占了我的利益,我就要与别人争、与别人斗,自己还气愤得不行,身体患有许多疾病,成了一个废人。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不与人争、不与人斗,人变得善良了,不求名、不求利,身体的各种疾病都好了。我要坚修到底。”我在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才被放回家中。

第二次受迫害是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初。由于传播法轮大法资料,被警察绑架到洗脑班。 警察问我资料来源,我不说,就用拳头打我的脸部,把眼睛打出血;到中午将我推到空调旁吹冷气,头上吊扇吹,后背台式风扇吹,我冷得浑身发抖。还二十天不让睡觉。又过了几天,中午刚过,警察又将我吊铐起来,逼问我资料来源,我一直不说,直到我晕了过去。就这样默默地承受着痛苦,由于眼睛被打受伤,右眼失明了,慢慢的左眼视力下降,也失明了。就是这样我也无怨无悔,修炼的坚定信念从未动摇。此次被非法关押近十四个月,到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才获得自由。二零零三年一月,邪党恶徒又将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八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邪恶的“六一零”人员再次闯進我家里,我说:“邪党回光返照,你们怎么还给它卖命呀?”这时,又進来五、六个警察,再次将我绑架到洗脑班。三天后我回家了。

虽然我遭受了这么大的魔难,但我一直信师、信法,还要给世人讲真相,比如邻居、买菜遇到的有缘人。我给他们讲:我的眼睛是遭受恶警迫害失明了,给我身体造成多大的痛苦,给我生活带来多大的麻烦,但我为甚么还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呢?是因为我以前身体很糟糕,修炼后身体健康了,这么多年以来没有吃一颗药。以前利益心很重,吃了亏心里很气愤,放不下,修炼后许多执着心去掉了,等等。

最后我想对世上的人们说几句: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修炼大法,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我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可能十几年前就不在人世了。我的经历,我自身的身体的康复以及心性提高的巨变,都足以说明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如果不是邪恶的迫害,我也不会双目失明,我生活得不知有多么的自在、愉快。如果一个常人被迫害成我这样,说不定早已失去生活的信心,整天忧郁寡欢,可是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感受到佛光普照的幸福,心里充满希望和光明。请世上善良的人们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早日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才能有一个美好的前程。法轮大法的真相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大白于天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6/修大法重获新生-遭迫害双目失明-282304.html


2008-08-04: 武汉双目失明大法弟子蔡常珍回到家中
武汉双目失明大法弟子蔡常珍,在各方营救下,在她儿子强烈的要求下,蔡常珍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25.html

2008-07-28: 呼吁营救被迫害双目失明的老人蔡常珍
中共邪党借奥运之名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武汉市六名恶警开来两辆汽车,闯到硚口区宗关水厂二路宿舍居,将年近七旬、双目失明的蔡常珍与另一位老人从她家中绑架走,劫持到额头湾洗脑班迫害。

法轮功学员蔡常珍是在二零零一年初,被硚口分局邪恶之徒金志平等恶人迫害致双目失明。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蔡常珍被硚口分局一科恶警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关押,同时被非法抄家。当天恶警将花甲之年的蔡常珍关押在二楼,吊铐在双层铁床上,双手反背,只能脚尖点地,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反铐的双手臂上,剧痛难忍。当天吊铐一个多小时后,蔡常珍的眼睛开始流水。从早上八点一直吊铐到中午十二点,邪恶之徒才放下吊铐。这时的蔡常珍已经被它们残酷折磨成眼睛充血,眼皮下垂不能睁开眼。

刚放下吊铐,分局一科科长恶人金志平亲手把蔡常珍强行推到空调处,前是空调,后是座扇,上面是吊扇進行冷冻。当晚开始不准蔡常珍睡觉,一直迫害她20多天,只能坐一下凳子。这期间蔡常珍还被硚口分局一科的肖干支(音)再次吊铐,几天几夜的吊铐酷刑,使她昏死过去。邪恶之徒就打她的右脸,见她还不苏醒过来,才放下吊铐,恶警肖干支(音)猛击她右边的脸及头部,她才被打醒过来,当时感觉头很疼。从此后,蔡常珍时不时的头疼,眼睛慢慢的减退了视力,导致最后看不见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份一天,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蔡常珍,突然脑袋剧痛,右眼也开始疼,没几天右眼完全失明了,脑袋右半边开始失去知觉。后来恶警将蔡常珍与其他学员一起转到工读学校继续迫害,期间恶徒将她骗到武汉同济医院检查。回家后蔡常珍脑袋仍时常疼。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蔡常珍左眼也突然失明,甚么都看不见。从此她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精神压力很大,苦不堪言。儿子儿媳每天除了繁忙的工作、照顾小孩外,还要照料双目失明的老母,这种迫害给家庭造成巨大的损失。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一日,硚口分局的恶警开着车上门,企图再次绑架蔡常珍。恶人敲门时蔡常珍和另一学员在家没开门。当时家属院打麻将的人全部停下来了,他们都知道恶警是来抓炼法轮功的好人的,全部都围拢来了。恶警见势不妙就撤退了。为了避免再度被迫害,蔡常珍不得已当晚离开了自己的家,在外流离失所一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元月七日下午二、三点钟,恶警又找上门来,一進来二话没说,就将蔡常珍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才放回家。

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组织关注中共对武汉双目失明的七旬老人法轮功学员蔡常珍的非法关押,呼吁世界正义之士心系中国武汉的法轮功学员,呼吁自由国度里的善良人伸出缓手,谴责迫害,制止酷刑,还法轮功学员做人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8/182949.html

2008-07-24: 武汉市两位七旬大法学员蔡长珍、梁少兰被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两位七旬大法学员蔡长珍、梁少兰,2008年7月19日被邪党人员绑架,劫持到额头湾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目睹两位年逾古稀老人被强行抄家、绑架的经过,邻居们都含着眼泪说:“如今共产党为了开奥运,连生活已不能自理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婆都害怕,真是丧尽天良。”

蔡长珍曾经被硚口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多次绑架,2000年曾在额头湾洗脑班被金志平、肖干之和周德胜等恶警吊铐几天几夜,并用拳头猛击其太阳穴等部位,致使其双眼红肿,视物模糊,并继续非法关押,有意不让其治疗,最后导致蔡长珍双目失明。

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原一科)恶警周德胜,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为虎作伥,积极充当邪党六一零的黑爪牙,几乎参与了对全区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抄家、审讯和殴打等迫害。大法学员周荣耀、黄曌、闸染青等被迫害致死和数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以及非法判刑、劳教都与其有关,因其心狠手辣、整人、打人不计后果,最近被邪党人员提拔为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小队长,继续变本加厉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并送往臭名昭著的额头湾洗脑班残酷迫害。

恶警周德胜手机:1582705005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3/182587.html

2008-07-21: 武汉大法弟子蔡婆婆、梁婆婆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十九日上午十点多钟,武汉硚口六十多岁大法弟子蔡常珍(已被邪恶迫害双目失明)、七十多岁梁婆婆两人在蔡婆婆家中,被五、六个身份不明的恶人绑架。恶徒开着两辆外地牌照的汽车,将两位老人拉上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1/182435.html

2008-04-07: 武汉公安恶人周德胜的恶行
周德胜,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局一科司机,四十多岁,个子不高。此恶警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对大法非常仇视,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十分卖力。对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他开口就骂,高声吼叫,威胁、侮辱尽其所能;动手就打,九年来被其绑架的学员他都动手打过。其中有刘立、易志法、郑志斌、曾宪美、蔡常珍、刘国芬等等。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硚口区几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案例中,周德胜首当其冲参与迫害;还利用职务敲诈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如请吃喝等。由他亲自开车送進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很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7/176009.html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4-28:
云鹤社区 027-83492329
社区片警 祝和中 18302702765
周海键主任 18971103116
网格员陈×× 18963972131
顾问 张丽君 18971124359
党建宣传员 吴雪

2018-11-19:武汉市公安局:
局长李义龙
电话: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国保支队:027-8539524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国保处:
电话: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处长刘南华027-85395240、027-85393567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中队长蔡恒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黄晓喆027-85393569
吴志国027-85393569、13871034683
张宁027-85393569
袁泉027-85393569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东西湖大道舵落口大市场内
乘公交741、737、621、560、505、222到舵落口大市场下车,或者坐轻轨到额头湾下车
电话: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诉电话)
所长姚卫平13006365985 所长张文化13871031338 涂小红 15337261756
18971637787

武汉市委政法委:
书记曹裕江
综治办主任周滨
维稳办主任邹耘
防范办主任殷玉梅027-85481689
防范办副主任陈仕国027-87403060

湖北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027-87824302
湖北省防范办(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2018-11-03: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