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姜玉芝,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榆树市育民乡
拘留时间: 2008年2月24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3-23
案例分类: 洗脑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姜玉芝 姜玉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0-17: 吉林省榆树市姜玉芝、姜玉兰被暴力绑架到洗脑班

2014年9月12日早5点左右,姜玉芝突然被一阵疯狂的砸门声惊醒,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有三个派出所的恶警竟撬开她家西屋的窗户,跳入屋内,进屋后,到处翻东西,没有找到柜里的钥匙,就将她家的柜锁撬开,把柜里的大法书及音像资料等全部抄走,然后,将姜玉芝和来家串门的妹妹姜玉兰强行绑架到当地派出所。

然后,又将她们绑架到榆树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强行观看诽谤大法的光盘,安排人24小时非法监视,不许她们说话,逼迫她们写“五书”,榆树恶警李凤林因为她们不配合,便怒骂大法师父,用脚踩大法师父法像,姐妹俩制止,李凤林也不听。

期间,姜玉芝家亲人要求见面,均遭到拒绝,又于9月15日,将姜玉芝姐妹绑架至长春奋进戒毒所洗脑班迫害,并强制“转化”。

参与绑架的派出所恶警有:所长梦东子(此人多次参与绑架当地大法弟子,极其邪恶)其它二人姓名不详。

榆树洗脑班主要责任人:李凤林
长春奋进洗脑班:高志禄,祝家辉,何主任及张所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7/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9083.html

2014-10-01: 9月29日被劫持到长春洗脑班的榆树法轮功学员姜玉芝、姜玉兰、刘凤宝、庞亚丽等全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8392.html

2014-09-21: 吉林省榆树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4年9月19日上午11点多,国保大队人员将法轮功学员刘凤保绑架,据目击者说:几名公安人员强行将刘凤保从警车上拖拽下来,刘凤保光着脚被推搡着弄进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

2014年9月12日一大早,吉林省榆树市土桥镇派出所警察孙志刚、郝壮等三人将董丽花绑架,同日,育民乡派出所又绑架了姜玉芝、姜玉兰,关押在榆树经委招待所办洗脑班迫害。

2014年9月9日,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刘桂英在街里讲真相救人时被绑架关押在拘留所迫害5天后,于9月14日又被劫持到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家属去要人,“六一零”人员却说:“送长春去了”显然是在撒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1/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7990.html#1492023518-2

2014-09-15: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六一零”劫持5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2014年9月12日一大早,吉林省榆树市土桥镇派出所警察孙志刚、郝壮等三人将董丽花绑架,同日,育民乡派出所恶警又绑架了姜玉芝、姜玉兰,现在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榆树经委招待所办洗脑班迫害。

2014年9月9日,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刘桂英在街里讲真相救人时,被恶人绑架关押在拘留所迫害5天后,于9月14日,又被劫持到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家属要见人,恶人不让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5/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7742.html#14914223729-15
2014-09-13: 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董丽花、姜玉芝、姜玉兰被绑架

2014年9月12日一大早,吉林省榆树市土桥镇派出所警察孙志刚、郝壮等三人将董丽花绑架,随后又到郭云娟家骚扰,因人不在家,几个警察未能得逞方才开车离去。

同日,育民乡派出所又绑架了姜玉芝、姜玉兰,说是要在榆树经委招待所办洗脑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3/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7582.html

2011-04-27: 吉林姜玉芝自述十一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榆树市妇女姜玉芝,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十一年来持续遭中共迫害,多次被关看守所、洗脑班,正常的家庭生活被扰乱,中共人员的迫害给一家人带来无尽的灾难和恐怖。下面是姜玉芝的自述。

北京上访 被劫持到密云县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和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绑架后,被带到一个胡同,然后又被劫持到密云县。

当天下午二点左右,一个警察把我领进一间屋子,屋里有两个警察,年龄分别在四十多岁和五十多岁,那个四十岁左右的警察给我倒了一杯水,说了几句客气话,接下来他们就开始盘问我的家庭住址,姓名。我不回答,他们就反复问,见我仍不回答,就撕下伪善的面孔,其中一个就踹我两脚,另一个还打我嘴巴子,体罚我(身体呈大字形,反复起来、蹲下,起来时,身体不许站直,蹲下时处于半蹲状态)并凶狠的说:“是你自己不把你自己当人。”这时一个年轻的女恶警来上夜班,手里拿一把尺子。看到这情景,就使劲用尺子打我,并邪恶的说:“像你这样的,就应该扒光衣服扔到池塘里喂鱼。”一直折腾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把我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继续遭毒打

第二天,又换了两个警察,大约在五十岁之外。在非法审讯我过程中,态度比较温和,这时一个白头发的老年恶警从外面进来,揪住我的头发就往墙上撞,一边打我的耳光,一边吼:“你到底说不说?”一连气打了我五,六个耳光。

我被非法关押五天后,转到辽宁锦州第一看守所。

在辽宁锦州第一看守所受“铁笼子”“铁椅子”酷刑

锦州第一看守所的恶警更是邪恶,他们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学法,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每天早上从八点就开始坐板,一直坐到晚六点,在没得到邪恶允许的情况下,不许洗澡等,并禁止一切自由活动。隔三差五,就来一次所谓的提审。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有一次一个满脸横肉的恶警逼我说住址(听说是一处的),他把我关进一个象铁笼子似的里边,坐在铁椅子上。因为我不说,他就朝我吼叫,辱骂我,罚我站着,打我嘴巴,还污辱大法,拿着带火的烟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邪恶的说:“我烧你的眼睛,信不信?现在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到底说还是不说?”一会,他看了一下表,“五分钟到了,想好了没有?”我说:“想好了。”“那说吧,哪的人?”我说:“不说。”他气急败坏命令另一个警察给我戴手铐,把我两只手背过去,铐在铁栏杆上,我还是没说,最后,他只好让我回去。

还有一次,看守所的女恶警管教,从马三家“学习”回来,把那里如何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手段传给了所里的恶警,于是恶警们对我室八名不报地址、姓名的外地法轮功学员采取新一轮迫害,把我们分开,把其中四人调到另一房间,然后又把其中一人单独关在一个房间,三天三夜不允许她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恶警轮流值班审讯,上厕所警察跟着,不许和其他学员见面说话,企图从她的身上打开突破口,可是我们这位法轮功学员很坚强,恶警最终没能达到目的。

酷刑演示:戴背铐
酷刑演示:戴背铐

第四天饭后,恶警们把我们八个人统统关到一个房间,每个人戴上“背铐”(不是手铐)把我们的胳膊扭过去,手背对手背,铐在一起铐的很紧,命令我们身子坐直,腿伸直,累了不准靠墙,不准动,冷了不准刑事犯给披衣服,冻着;大小便不给开铐子,由刑事犯负责为我们解裤带,系裤带;困了不许闭眼,否则电棍电击;不准背经文,扬言谁背就给谁带嚼子。一个恶警手拿着电棍站在门口监视,其中一个警察比较善良,他同情我们说:“要是这样带一宿,非把胳膊戴残废了不可。”一直到第二天早饭时,才给我们打开铐子。饭后,又给我们带了一上午,一个称教导员的恶警,还邪恶的说:昨天晚上戴的松,今天戴紧点儿,其实我的手腕已变成紫黑色,手象个小馒头,但是后来我们几个人的胳膊什么事也没有,体现了大法的神奇。

后来法轮功学员们都陆续回家了,我也被当地榆树公安局接回。回来时,已是二零零一年三月下旬,在我走出锦州的时候,锦州看守所伙同我们榆树育民公安政法部门勒索我家人民币二千五百元。

被非法关押到榆树拘留所

从锦州回来,我被非法关押在榆树拘留所,期间政法委的两名恶警逼我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我不写,一个姓焦的女管教就叫刑事犯代笔,让我自己按手印,我不配合,她就唆使刑事犯和我丈夫及大女儿强行拉我胳膊掰我手按。

回家后遭当地六一零、恶警骚扰、绑架

第五天,我同丈夫回到家中。回来后不久,我们当地“六一零”、派出所恶警们多次对我进行骚扰。二零零二年正月里的一天,“六一零”恶警邵奇、吴海涛和政法书记狄某闯入我家。在这之前,邵奇等人还去过我家两次,那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邵、吴二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得到我允许的情况下,就对我家非法搜查,衣柜、箱子、灶堂、柴火堆都翻个遍,没找到大法的资料走了。

同年三月八日晚,派出所恶警何井言、邢德员和我们当地治保主任高兴权等再一次闯入我家。何问我:“你还炼不炼了?”我回答:“炼。”何说:“那就一定有东西,翻。”于是恶警们就翻箱倒柜,把我的衣服包扔一地,我孩子的学习用品也扔的到处都是,柴火堆,锅灶等地方都搜查个遍,没翻到什么,便扬长而去。

酷刑演示:注释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注释不明药物(绘画)

八日深夜大约十一点到十二点左右,这群恶警又非法闯入孩子的姑姑家,在那里将我绑架。在派出所,何井言等恶警强迫我在“保证书”上签字、画押说:“只要你说不炼了,就放你回去。”我不配合,他们就唆使我丈夫打我,第二天一早就把我劫持到榆树拘留所,拘留所的一名女管教用钢笔敲打着我的脑袋,骂我是老顽固。因为我绝食抗议,遭到恶警们多次扎针迫害,我不配合,恶警就指使刑事犯配合他们,把我按倒在床上,或者把我拖到走廊里,抬到另一间屋里,扒掉我裤子,强行给我注射不明药物,后来又改为往胳膊上扎,针管和针头都很粗,很象是给大牲畜注射用的工具。这一次我是二十八日回的家,总共被迫害十七天。临走时,拘留所以不交伙食费就不放人为由,勒索我丈夫人民币二百四十元。

零二年又被劫持到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一天,我正在为即将上高中的女儿购买学习用品,何井言,孟东子,曹玉民等人驱车赶到他们推我上车,我不上就连拖带拽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到那后,他们才告诉我说:“已经去过你家了,听你孩子说你在这儿,我们已经找了你好半天了。”接着书记狄某、曹玉民等人就说一些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话,说了半天,见我无动于衷,就把我孩子带来,让我孩子以死来威胁我放弃信仰,后来让我大女儿在邪恶书上签字,让我自己按手印,我不配合,他们就拽着我的手按,高兴权还打了我一拳,一直到下午五、六点钟,我才回到家里。

后来他们又多次到我家干扰我,有时候是白天起早,有时候是深夜,有一次秋天正是秋收农忙季节,一天深夜,我被敲门声惊醒,下地开门一看,原来是曹玉民、何井言等人,他们让我跟他们走一趟,被我拒绝,那天我丈夫不在家,只有我和孩子。

零三年当地治保主任到家骚扰

二零零三年邪党两会期间,我们当地治保主任高兴权与恶警牛春平到我家骚扰,见我不在家,就驱车赶到我亲属家,并命令我亲属看管我,不许我上北京。

零四年被绑架到长春市兴隆山“法制教育学习班”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我刚做好早饭,还没来得及吃,邢德员与吴海涛就闯入我家,谎称要我到派出所写份材料,我不去。邢就命令我丈夫从炕上往下拉我,我丈夫不情愿,邢就很生硬的说:“你不动手,我们可就要动手了。”我被强行绑到车上,开车的司机是车的主人,是我们村支书的儿子,车子在派出所的门前停下来。

他们并没有叫我下车,而是邢德员下了车,邵奇和高兴权上了车,车子一直驶向了长春市兴隆山法制教育学习班(即洗脑班)。到达邪恶黑窝门前,高进去办手续,不一会回来说:“没有档案的,人家不收。”邵与吴二人说:“跟他们好好商量商量。”高说:“说了,不行,人家说这是法律程序。”吴叫邵奇往榆树打电话,问那儿是否有我的这份证件。榆树回话:“没有。”邵与吴就商量着准备往长春打电话咨询,这时榆树来电话说有一个叫李长春的人正在学习班,你们找他说说。邵、吴二人听了,简直高兴的要跳起来,就这样我被强行塞进了洗脑班。邵吴二人还对洗脑班的人说了关于我进京的情况,还说我如何顽固,要好好“教育教育”她,言外之意是对我狠点,他们给我交了八百元伙食费,扬长而去。后来我丈夫接我回家的时候,又被迫交了四百元,这笔钱当时全由我们村支书高玉龙负责支付,后来下到我家账号上。

长春兴隆山“洗脑班”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单独一个房间,把门窗上的玻璃用深颜色布遮住,使屋里的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吃饭由常人端进来,上厕所打招呼,每天二十四小时警察轮流值班,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学法,室内安装监控器。

到黑窝里第二天,我绝食反迫害,恶警们就给我野蛮灌食,5、6个人把我按倒在床上,从鼻孔里下胃管,灌完后,还用胶布固定在鼻子上。一次因为我炼功,恶警就把我调到“严管室”。一个称为“主任”的人强迫我背监规,每天都有恶警做我的“转化”迫害,辱骂我。一个叫张小微的警察见说服不了我,就放诽谤大法、攻击李老师的邪恶光碟、录像给我看,强迫听邪党的新闻,佛教的东西,写心得体会,让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监视着我。后来恶警们不让我坐床,每天坐凉板椅,这次我被迫害五十二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同年九月份的一天,邵奇与孟东子又到我家骚扰我。

零五年至一零年多次骚扰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期间,当地恶警何井言、邢德员、孟东子等人又多次对我进行骚扰与非法搜查。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我们当地恶警又去我家企图绑架我,因为我没在家,迫害没有得逞,后来听人说他们到处打听我的消息。

二零零九年“六一零”恶警吴海涛先后又九次骚扰我,大约是七、八月份的一天,吴海涛与我们当地的治保主任孙某、副书记史某又去骚扰我,因那天我没在家,就追到我亲属家,还有一次是秋天,吴海涛同高玉龙等人到我家骚扰我,

二零一零年邪党世博会期间,吴海涛又带领孙某,史某等人来骚扰我三,四次。

二零一零年又遭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六一零”恶警吴海涛伙同派出所恶警牛春平、孟东子及其他两人,在我亲属家将我绑架,抄走多本大法书,恶警们七手八脚的把我抬上车,劫持到怀家乡秀色山庄洗脑班,榆树政法委书记李凤林主抓这里的迫害。

到洗脑班的当天,我就开始绝食,第三天就同他的手下给我野蛮灌食,我劝他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其中一个恶警说:“我们不怕犯罪。”恶警们七、八个人把我按在床上,一个医生模样的年轻小伙子从我鼻孔里下胃管,灌完后,还想要把管子固定在我鼻子上。

下午李凤林一伙又要求我吃饭,我倒在床上不理他们,李凤林就一把把我从床上揪起来,命令我坐着。我不坐,他就两手揪着我的衣服,使劲往地上蹬我,我就躺在地上。他拿我没办法,只好走了。第四天,李凤林伙同我们当地恶警把我绑架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

长春兴隆山洗脑班恶警沈全红,今年四十七岁,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一直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不管法轮功学员如何对其讲真相,她都无动于衷。从我进班的第一天,她就叫“一定要拿我开刀”并多次对我骚扰,做“转化”迫害,诽谤大法与李老师。有一次,一个姓何的主任,跟我谈话,问我想没想关于”转化”的这个问题,我没回答。她就从外面进来,使劲揪我的耳朵,掐我身上、手、胳膊等各个部位,想要掰我的手指甲,我没让她得逞。临走时,还用脚使劲捻我的脚趾(她穿的是皮鞋而我穿的是拖鞋)。

还有一次,沈全红不让我坐床,让我坐凉椅子,我不坐,她就揪着我的头发往椅子上撞。一次,她让我到走廊去走走,并命令我快走,我不快走,她就掐住我的后脖颈,使劲往前推我,到走廊尽头时,就往墙上撞我。一次,她强迫我看邪恶光碟,期间我要去洗手间,她竟然问我大便,小便?有一次她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脸,问我爱不爱她?两个同样“转化”迫害我的女老大禁不住嘲笑她说:“沈哥也太自恋了吧!”在邪恶黑窝里,除了姓沈的这个恶警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恶警,有两个女警时常去辱骂我,挖苦我,总之,以各种迫害方式想要达到他们的目的。那次,我是九月二十九日离开黑窝的,共被迫害三十天。

二零一一年当地恶警仍在骚扰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晚九点多钟,当地恶警非法闯入我家,叫我丈夫开门,我丈夫正在熟睡,没听见,我没给开门。他们拿着电筒到处照,又绕到我家后门拽了几下门,没拽开,然后走了。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又去我家骚扰,我没在家,他只好罢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7/吉林姜玉芝自述十一年来遭受的迫害-239618.html


2010-10-09: 吉林榆树市姜玉芝等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劫持迫害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的人员在各地私设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野蛮侵犯公民的人身和信仰权利。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姜玉芝等于2010年8月30日被当地“610”歹徒绑架到榆树洗脑班,遭洗脑迫害,之后又被劫持入长春兴隆山洗脑班折磨。
2010年8月30日早5点多钟,吉林省榆树市“610”人员吴海涛、派出所恶警牛春平、司机孟东子等一行六、七个人,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的家中,绑架了正在晨炼的姜玉芝、姜玉兰、王桂芳,直接送到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并强行抢走了大法书和音像资料。

在洗脑班里,以吉林省榆树市政法委副书记李凤林为首的“610”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每人一个房间分别关押,并且还雇用一名当地的闲散人员监视帮教。由于姜玉芝不配合(不戴印“学员”字样的名签),“610”头子李凤林亲自打了好几个大嘴巴,齐力则高声谩骂,还有一名警察强迫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的“五书”。

法轮功学员姜玉芝、姜玉兰、王桂芳要求无条件释放,从第一天就开始绝食抗议。第三天恶人开始暴力灌食,第四天她们被强行送往长春兴隆山洗脑班,在那里也是每个法轮功学员分别关押在每个房间里,有专人监视看管。

洗脑班里的恶警沈全红,因为姜玉芝不配合(不戴印“学员”字样的名签),多次用两只手揪着她的两只耳朵或头发使劲往上提,使其双脚离地,并用手掐脖子,致使姜玉芝的脖子疼了好几天。还用长时间坐板凳体罚。还有一个叫高路的恶警也是不听真相还诬蔑法轮大法、诽谤法轮大法师父,他们多次播放诬蔑法轮大法的光盘。姜玉芝低头闭着眼睛,不听不看。沈全红就悄悄的走到姜玉芝身后多次猛击后背,还用木梳将姜玉芝前额的头发缠住往后拉,强迫抬头。室内都设有监控录像,十几个人轮流昼夜值班迫害。在邪恶之徒的恐吓、体罚、谩骂、殴打以及在精神上的多种迫害下,导致姜玉芝突发心脏病,邪恶之徒怕担责任才肯放人。姜玉芝前后共计被关押迫害二十天。

恶人决定释放还不肯罢休,写了一个什么“病假申请条”,意思是放七天假,好了病还要送洗脑班,并强迫本人和家属签字,还强行叫家属交500元保证金。姜玉芝回家后七天,派出所恶警牛春平、司机孟东子一行三人再次到姜玉芝家骚扰,因当时姜玉芝不在家,恶警就写了一份材料叫家属签完字,才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9/230746.html

2010-09-26: 吉林榆树市“六一零”头子李凤林的罪恶
.......
兼任“六一零”头目李凤林不但骂大法,还说:“我一句话就送你劳教,你信不信?”可见“六一零”完全无视法律,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他们可以想定谁罪就定谁的罪。在榆树洗脑班,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修炼,就被送长春兴隆山洗脑班。向阳乡法轮功学员陈耀辉、赵淑贤和育民乡法轮功学员姜玉芝、姜玉兰、王桂芳就是在榆树洗脑班遭迫害几天后,不配合洗脑转化,被强行绑架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62.html

2010-09-01: 榆树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吉林省榆树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谢家乡、玉民、黑林、八号和光明乡派出所警察相互勾结有预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抄家,劫持到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早晨五点多钟,谢家乡派出所警察闯入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孙中芝、于德霞、王普云,王普云还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孙中芝的丈夫不修炼也被绑架。于德霞当天被放回家。

同一时间,玉民乡派出所警察牛春平、吴海涛、孟东子等五、六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家,分别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姜玉芝、姜玉兰、王桂芳。

黑林治保主任宣立民、黑林派出所警察闯入民宅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姜永东、从玉华、韩志荣,韩志荣和从玉华从派出所走脱。

光明乡派出所警察闯到本地两名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骚扰。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八号乡派出所警察骚扰七十三岁法轮功学员李世成。

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人:

政法委书记:赵国军:办0431-83800001、宅0431-83613979
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目:李凤林:宅0431-83630197手机:13756570561

“六一零办公室”:
甄胜利、王帅、赵青风、狱医:董立志

国保大队:
范洪凯:15904409088 宅0431-83618238
杨树才:13844950510、
石海林:15904409005
齐 力:15904409007
李春和:15904409012

玉民派出所
牛春平 办83722110
吴海涛 商店13894791451

黑林子派出所:
电话:(0431)83911110
李 伟 13596454466
崔广来1336451192
彭显明

八号乡派出所警察:
办0431-83744110
李伟13596454466
赵庆有15904409528

八号乡综治办
林树军、房荣超
七号村治保主任杨艳明
“秀色山庄”女老板于淑娟 15947828881

谢家派出所:839221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85.html


2008-05-13: 吉林榆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况

榆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陈玉斌、李艳辉、姜玉芝、张化彬近日陆续回到家中。

另外,于二月二十四日被绑架的育民乡法轮功学员王续芳、高艳霞、范秀珍及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陆贵荣仍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3/178308.html

2008-02-28: 吉林榆树市育民乡法轮功学员王续芳等被绑架
2008年2月24日晚,榆树市育民乡法轮功学员王续芳、姜玉兰、姜玉芝等被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8/173258.html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3-17:
公安局责任人杨洋,警号;110190
2019-03-11:五棵树镇派出所:
电话:43183817110
吴晓东 所长15904409343宅43183611468
郭福伟 指导员 15500097110
常胜利 副所长 15500097099
李红军 警长 15500097092 43183818111

榆树市公安局:
局长俞申 15500095757、15904405757
政工监督室主任张亚东 13364511011

榆树市拘留所: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榆树市政法委:
金海 书记 15500091234

2018-12-30: 泗河派出所:
电话:43183044110、43183048988、43183661234、43183056002
所长陈志高 15500097538(19号曾带3人绑架樊云飞)
暴玉峰 15500097731、15704426966
杨立明 15500097238、18643162456
大岭镇派出所:0431-83077110
大岭派出所所长徐大伟:13364645009 警号:110762
大岭派出所副所长石福军:15500096215 警号:110979
大岭派出所警察:
王伟东:15500097312 警号:110643
汤昊:15500096832 警号:110654
许建松:15500092297 警号:110314
李宗泉:15567090696 警号:110345
陈智辉:15500091778 警号:110781
徐发忠:15500097261 警号:WZ0266
城发派出所所长:马相清
副所长:赵永志
榆树市公安局:
局长俞申 15500095757
副局长宁延生 43183618103、15500096006、15904408839
副局长倪志启 43183618198、15500096008、15904408806
国保大队: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