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5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 官渡区 >> 朱玉莲, 女, 6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北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2-25
交叉列在: 云南 > 昆明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7-31: 云南昆明市官渡区法轮功学员朱玉莲被骚扰
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北村农妇朱玉莲修炼法轮功,因讲大法真相,被中共迫害了三年,回家刚刚几个月,菊花派出所警察李宏,几次打电话骚扰朱玉莲的家人,吴井司法所的彭姓警察也常打电话骚扰朱玉莲

司法所电话;0871-6336911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31/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9837.html

2020-05-14: 云南昆明市农妇朱玉莲二次遭枉判入狱迫害
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北村农妇朱玉莲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先后受到官渡区新草房村委会、派出所、官渡区国保警察骚扰、监控、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由于上访被拘留,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关押在女二监期间遭到做奴役、坐小凳子各种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以下是朱玉莲自诉遭迫害的事实:

我叫朱玉莲,今年六十一岁,家住昆明市昆明市官渡区新草房北村。一九九八年三月,那时我才四十来岁,因为得了感冒病,才上医院打了一两次点滴,就花了两三百元,觉得医药费太昂贵了,老百姓看不起病。之后听说炼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只是想为了身体好,不生病,就炼了法轮功。我修炼前虽然身体不错,但是脾气很糟,经常和丈夫发生矛盾,吵架打骂的事时有发生。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心性有了很大提高,再也不跟丈夫吵架了,心情愉快了,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那时我们村里修炼法轮功的人也多,村委会还专门腾出一间房子给我们集体炼功学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村委会就收回了原先提供的集体炼功学法的房子。我因为不放弃修炼,曾经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十五天,由于上访被拘留了十五天,后来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两次被绑架判刑合计五年,关押在女二监期间遭到做奴役、坐小凳子各种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一、上访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为了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还法轮功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我和其他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到云南省委信访办上访,到了信访办之后,我们还没有陈述意见,就被公安警察用一辆大客车,把我们拉到五华区公安局,审讯、拍照后,就被所辖区国保警察拉走,我被官渡区国保警察拉到菊花村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又对我进行非法审讯、照像、滚手印。由于我表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被关在一间又黑又臭的小黑房子里三天。三天后把我送到官渡区凉亭行政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每天被强迫在太阳下捡豆,十五天后我从拘留所回家。

二、被绑架至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新草房村妇女主任丁桂华强行将我从家中带到昆明市官渡区耀兴民族文化度假村,官渡区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的非法机构)办的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

丁桂华在洗脑班“陪”了我五天,五天之后又换了一个叫王会仙的人。官渡区国保大队的冯军等人全天都在那里,那次共有近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每天逼迫我们看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视频,强迫每个人谈自己的想法,以蔡朝东(云南省演讲协会会长)为首的不法人员到洗脑班散毒,诬蔑诽谤法轮大法,逼迫我们放弃信仰,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官渡区区长、副区长也跑到那里去胡说八道。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十五天我回家后,生产队副队长汤伟有找上门强迫我写“揭批书”。

三、第一次被绑架、电击、判刑二年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大年初五,上午九点多钟,我和法轮功学员邓桂英到昆明市小板桥织布营村向当地民众赠送大法真相资料《大拜年》、《晨熙》、《天赐洪福》、《九评共产党》,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保安给阻拦住,随即将我们带到小板桥派出所,半小时后官渡区国保大队的冯军就带着一个警察赶到小板桥派出所,对我们非法搜身、照像,将我和邓桂英分开关押。中午十二点多,派出所的警察都去吃饭了,我看没人,就自己回家了。

第二天(十七日),官渡公安分局冯军带着十几个人,由我们村副队长李明春带着到我家里来抄家,当时我不在家。他们抢走了我的《转法轮》、《精進要旨》等大法书籍,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抄家后,新草房村所属的五里多办事处的袁玉春打电话给我弟弟,让我弟弟转告我去菊花村派出所一趟。我回家后,弟弟和丈夫就陪着我一起到菊花村派出所,从下午四点多一直等到八点多,冯军开车来后,叫派出所小保安把我拉到车上,开车把我带到官渡区国保大队,对我照像后把我送到官渡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我在官渡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八月十一日下午一点,昆明市中院对我和邓桂英非法开庭,在送去中院的路上,警察给我们戴上黑头套,还将我俩的两手反铐在车子上。到了昆明市中院,将我单独关在中院的一间地下室里,一个法警拿一根电棍电我,火花四溅,我当时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警吓的赶紧收起电棍,再也不敢电我了。将我关在这间地下室半个多小时后,才把我带到法庭开庭。

我在庭上看到我的家人没有来,我就问法官为什么家人没来,没有人回答我,只记得审判长姓朱,公诉人姓吴。当庭对我诬判两年,邓桂英三年。开庭结束后,我回到看守所就开始炼功,找到驻所检察官、副所长,讲我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并要求上诉。然而云南省高院依然维持邪恶的原判。

四、在女二监被罚坐小凳子、干奴活强迫转化

十一月二十八日我和邓桂英一同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送到监狱后,我被关进九监区(集训监区),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整整十六个小时逼迫我坐小板凳,每天只让上四次厕所,还要逼迫我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强制我放弃信仰。四个月后我被分到第四监区强制做奴工,缝钱包,串珠绣,每天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半,做不完还要被罚。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我从监狱回家,我的丈夫来接我时,监狱一个姓吴的警察还对我丈夫说让他回去好好看着我。二零一零年“十·一”国殇日前,官渡区国保大队警察打电话给五里多办事处袁玉春,向办事处施压,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五、第二次被绑架判刑三年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我和同修李世霞(66岁)、瞿月仙(80岁)、高琼仙(78岁)、吕长英(76岁)、邓桂英(73岁)到晋宁上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晋宁派出所,接着把我们带到晋宁医院,对她们搜身、照相、全身各部位检查一遍、脱光衣服透视、B超,每人抽一管血等;随后,被带到昆明市公安局,又重复一遍体检,每人又被抽一管血,折腾到二十五日。最后其他四名七十岁以上的同修被交了罚金2000元后,以“取保候审”放回家,我和李世霞被关押进昆明市看守所。随后我们六人被晋宁县法院非法判刑,我被判刑三年,再次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二零一八年我被送进女二监,一进到监区就被强迫脱光衣服清身、拍照,然后安排三人“包夹”,每天干奴役十个小时。

二零一九年六月七日监狱教育科的警察和九监区警察李国英、何依霖等要我们参加所谓“揭批会”,会后教育科代姓科长讲要“遵守法律法规”时,我当面向代科长提问:你叫我们遵守法律法规,法律上哪条讲了法轮功是×教,我破坏了那条法律实施?话还没有讲完我就被包夹从三楼推到二楼。十一日中午吃饭时,陆西和伍一如两个警察来宣布我被严管了。

就这样我只因为说了两句话,就被严管,被扣十分考核分,每天罚坐小凳子十六小时,限制上卫生间、限制喝水,强迫我写认罪书、写保证书,我没有配合警察,我就被一直严管到出狱。

我出狱后又遭到当地派出所、司法所无休止的骚扰,致使我身心继续受到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4/云南昆明市农妇朱玉莲二次遭枉判入狱迫害-406112.html

2017-12-03: 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昆明市75岁高琼仙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昆明市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高琼仙,因为修炼大法做好人,被晋宁区法院非法判刑二年(缓刑三年),一同被判刑的还有朱玉莲三年、李世霞和吕长英二年(缓刑三年),瞿月仙一年半(缓刑二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3/修炼法轮功获健康-昆明市75岁高琼仙被非法判刑-357424.html

2017-11-21: 昆明五位法轮功学员遭晋宁区法院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昆明市晋宁区法院对五名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刑:朱玉莲三年,李世霞、高琼仙、吕长英二年缓刑三年,瞿月仙一年半缓刑二年。

朱玉莲等五人都已经上诉。目前只有朱玉莲还被昆明市看守所关押 。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晋宁法院非法开庭审判五名法轮功学员。

“我发了,我发了一份法轮功资料!”法庭上,年近八旬满头银发的老人瞿月仙,毫不回避和隐瞒自己信仰法轮功,语音铿锵有力,“但我们没有犯罪!”

当天的晋宁区法院的公诉席上,三个公诉人指控瞿月仙、高琼仙等五位老人向一个卖鱼集市附近的村民发放了法轮功书册,要求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处五位老人刑罚。

五位老人中,瞿月仙出生于一九三八年,高琼仙出生于一九四二年,都是年逾花甲七、八十岁的长者。

事情发生在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这五位老人分别从昆明、呈贡等地出发相约去晋宁区的一个鱼市赶集,听说那里的鱼物美价廉。

因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老人们各自随身携带有一些介绍法轮功的期刊、图片或者光盘,十多份和七八十份不等,以便交谈聊天时候遇到有意了解法轮功的投缘人,她们可以递上一份资料。

朱玉莲还向法庭控告公安警察和公诉人剥夺自己聘请律师辩护的权利,她说自己多次向公安警察和检察员提出要求聘请律师,但从未获得合法对待,直至开庭也未能允许她聘请辩护律师。

其她同庭受审者李世霞、高琼仙、吕长英等,分别讲述了自己信仰修炼法轮功的经历,现身说法,告知在场的人,法轮功是教人真诚向善的佛法。

但是,法庭以“与案件事实无关”为由终止了她们的进一步辩护和自我陈述。

两名辩护律师出席法庭,为这五名老人进行了无罪辩护。

辩护律师指出,公民的宗教信仰和宪法权利,不容剥夺,更不能对法轮功信仰者通过科处刑律来进行强制。法轮功信仰者提倡的真诚善良忍耐原则,是制止当前社会道德滑坡、官员腐败的根本,是提升诚信、消除暴力、增进社会凝聚力的有效的公民信仰和社会文化措施。同时,案件中被用来指控五名老人的村民证人无一来到法庭质证作证。

辩护律师要求,宣告全部五名老年法轮功修炼者无罪。

当天主持庭审的是一名男法官名叫黄锦,他和另一名法官张秀琴、陪审员吴杰组成三人合议庭。检察院的公诉人是马云洁和杨艳鹏。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1/昆明五位法轮功学员遭晋宁区法院非法判刑-356945.html

2017-06-16: 昆明市朱玉莲等五人被非法起诉
日前,昆明市五位法轮功学员朱玉莲、李世霞、瞿月仙、高琼仙、吕长英被昆明市晋宁区检察院非法起诉,起诉书编号为:晋检公诉刑诉【2017】107号,落款人为:马云洁。日期: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昆明市六名法轮功学员朱玉莲(五十七岁)、李世霞(六十六岁)、瞿月仙(八十岁)、高琼仙(七十八岁)、吕长英(七十六岁)、邓桂英(七十三岁)在昆明市晋宁区上蒜镇河泊所村讲真相和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被晋宁派出所警察绑架,其间警察两次对她们搜身、照相、体检、抽血等。

之后,瞿月仙、高琼仙、吕长英、邓桂英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去要人,每家交了罚金二千元后以“取保候审”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瞿月仙、高琼仙、吕长英、邓桂英四人,接到云南省晋宁县公安局的《认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晋宁县公安局人员不了解法轮功,不明真相,被中共谎言欺骗。

四位法轮功学员接到此“通知”后,她们四人写了一份“重新认定”的要求和一份有关法律的劝善材料交给了晋宁公安局。

朱玉莲、李世霞被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拘留,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被晋宁县公安局非法逮捕。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被非法起诉,目前面临开庭。

其间,昆明晋宁区检察院于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和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两次退回所谓“补充侦查”, 晋宁公安局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和三月二十四日分别“补查重报”。

晋宁公安局、检察院相关经办人员罔顾事实,错用《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构陷和非法起诉,是在知法犯法,是真正在参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犯罪。

希望所有的经办人员多了解真相,看清江泽民集团即将覆灭、各级参与迫害者不断遭到恶报的事实。用自己的良知、善念判断下结论,不能盲目,要为自己的言行终身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6/昆明市朱玉莲等五人被非法起诉-349744.html

2016-11-03: 昆明法轮功学员向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瞿月仙、高琼仙、吕长英、邓桂英四人,接到云南省晋宁县公安局的《认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晋宁县公安局人员不了解法轮功,不明真相,被中共谎言欺骗。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昆明市六名法轮功学员朱玉莲(五十七岁)、李世霞(六十六岁)、瞿月仙(八十岁)、高琼仙(七十八岁)、吕长英(七十六岁)、邓桂英(七十三岁)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晋宁派出所绑架,其间两次被搜身、照相、体检、抽血等。

之后,其中四人的家属去要人,每家交了罚金二千元后以“取保候审”放回家。

现她们接到此“通知”后,她们四人写了一份“重新认定”的要求和一份有关法律的劝善材料交给了晋宁公安局。“重新认定”内容如下:

重新认定

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的资料是真相,是救人的,全世界都需要真、善、忍,希望所有的经办人员多了解真相,用自己的良知、善念判断下结论,不能盲目,要为自己的言行终身负责的。这么多年,你们接触的法轮大法弟子都是什么样的人,这些人没有贪污受贿、没有吃喝嫖赌、没有偷、抢、骗,更没有杀人放火。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师父教导我们,遇到矛盾找自己,要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当今几人能做到,所以说,法轮功是片净土。如今我们冒着暴力与危险,义无反顾的站出来讲真相,告诉别人善恶有报是天理,破坏佛法天理不容。希望人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再有、当前形势也要看清,迫害法轮大法的元凶江泽民与习近平不是一路人,一个是坚持依法治国,拨乱反正,弘扬传统文化;一个是腐败治国,出卖国土,打压好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高官很多都遭了恶报,如: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等,还有“610”、国安、国保、公安的人员都不同程度的遭了恶报。江泽民马上被抓,老虎、苍蝇一起打,老虎你们不够级别,不要当苍蝇、老鼠被打了,不要站错队,要遵守《宪法》,要给自己留后路。

我们真心希望所有的经办人员都明真相,得救度,都有美好的未来,祝你们与你们的家人幸福平安,同时祝福晋宁县全体父老乡亲都平安,都有美好的未来。
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真相,得救度,远离假、恶、暴,再祝你们平安。

合十

关心你们的人:瞿月仙 高琼仙 吕长英 邓桂英
2016年10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3/昆明法轮功学员向警察讲真相-337198.html

2016-10-02: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朱玉莲、李世霞被非法拘留
2016年9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昆明市六名法轮功学员:朱玉莲(57岁)、李世霞(66岁)、瞿月仙(80岁)、高琼仙(78岁)、吕长英(76岁)、邓桂英(73岁)在晋宁上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其中四名学员,家属去要人,每人交了罚金2000元以“取保候审”放回家,昆阳公安局让她们听通知,随叫随到。另外两名学员朱玉莲和李世霞拘留于昆明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5792.html

2016-09-28: 云南昆明朱玉莲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6年9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昆明市六名法轮功学员:朱玉莲(57岁)、李世霞(66岁)、瞿月仙(80岁)、高琼仙(78岁)、吕长英(76岁)、邓桂英(73岁),在晋宁上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两辆警车把她们绑架到晋宁派出所,接着带到晋宁医院,对她们搜身、照相、全身各部位检查一遍、脱光衣服透视、B超,每人抽一管血等;随后,又把她们带到昆明市公安局,又重复一遍体检,每人又被抽一管血,折腾到25日,带回公安局。

最后70岁以上的4名学员,家属去要人,每家交了罚金2000元后,以“取保候审”放回家,她们如今都感到头晕、难受;另外两名学员,情况不知,因家属受到恐吓,不让见人,情绪激愤,无法打听情况。

其中朱玉莲曾在女二监被迫害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8/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5605.html#169280636-1

2014-03-15: 昆明法轮功学员回家后仍被骚扰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邓桂英、吕长英、瞿月仙、朱玉莲因发送法轮功真相材料遭曲靖市马龙县王家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和非法审讯。她们回家后,家人均遭非法骚扰。

二月二十三日早上九点多钟,邓桂英(今年七十一岁,是昆明市化工原料公司的退休职工)、吕长英(七十三岁,云南省粮食局一直库退休职工)、瞿月仙(今年七十七岁,海口三百号退休职工)、朱玉莲(今年五十四岁,昆明官渡区新草房北村村民),乘坐昆明到贵州六盘水的火车,到了曲靖市马龙县吴官田车站下车后,她们将随身带着的二零一四年神韵晚会光盘、《九评》、《天赐洪福》、《明白》等真相小册子向有缘人赠送,才发了几份就遭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

随后王家庄派出所出动警车,八名警察来到王家庄车站,两个穿警服,其余六人着便衣,将四人强扭上警车,绑架到王家庄派出所。分别对她们四人非法审讯,审讯她们的警察的警号分别是024070和024080。四人均不配合,也不报姓名,但是警察却从电脑上查到了她们的信息。审讯完后强制滚手印。

四位法轮功学员向派出所的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并将身上带着的资料给警察看,希望他们明真相、善待法轮功学员,会有美好的未来。警察给朱玉莲戴上手铐、脚镣,卡了两个多小时,还强行给四人照像。下午六点多钟,警察都去吃饭了,只有一个警察看守,朱玉莲走出派出所。警察吃完饭回到派出所发现少了一个人,立即出发去找,但也没有找到。

剩下三位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一直向警察讲法轮功真相,最后警察用车把三人送到一家旅馆,让她们第二天自己乘车回去,就这样三位法轮功学员在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顺利回家。

四位法轮功学员虽然都回到了家,但是都遭到了非法骚扰。

二月二十四日下午邓桂英回家后,有三个自称社保局的来到她家,问名字也不说,却反而说有什么事去找他们。第三天二月二十五日又来了一个,也自称是社保局的,来家看看她在不在。

吕长英回家后,东站派出所就打电话给她儿子,称这次是因为年纪大才放过她,让她儿子看好邓桂英。

瞿月仙的小女儿也接到梁源派出所和海口派出所警察的电话,让看好她母亲,不要再出去发资料,并威胁如果再出去(发资料),就让瞿月仙当交警的儿子马上脱掉衣服走人(即开除)。

朱玉莲的丈夫和弟弟接到王家庄派出所的电话,让他们俩亲自到马龙县接人,而当他们赶到王家庄派出所后,警察却欺骗家人说:“人是放回去了,这次也就不根究了,你们管好,下次别叫她出来(发资料)!”家人回家后也将怨气发泄在朱玉莲身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5/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8757.html

2014-03-07: 昆明法轮功学员邓桂英、吕长英、朱玉莲、戚大姐回家
2014年2月22日早上9点多钟,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邓桂英(今年71岁,是昆明市化工原料公司的退休职工)、吕长英(70多岁)、戚大姐、朱玉莲(今年54岁),到曲靖市马龙县王家庄车站下车,当时是10点左右,她们带着2014年神韵晚会光盘、九评、真相小册子等,下车后在车站向有缘人赠送,才发了几份就遭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随后王家庄派出所出动警车,10多名警察来到王家庄车站,将四人绑架,拉到王家庄派出所非法关押。

到派出所是上午10点多,四位法轮功学员向派出所的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并将身上带着的资料给警察看,警察都看了,她们说:“你们这里太偏僻了,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好好看看这些真相资料,对你们和家人都有好处。善待法轮功学员会有美好的未来。”警察给朱玉莲戴上手铐、脚镣,卡了两个多小时,还强行给四人照像。

通过学员不断讲真相,警察的态度也明显有所改变,取下了给朱玉莲戴的手铐、脚镣。下午六点多钟,警察都去吃饭了,只有一个警察看守四位法轮功学员,朱玉莲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走出派出所。警察吃完饭回到派出所发现少了一个人,立即出发去找,但也没有找到。

剩下三位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一直慈悲的向警察讲真相,最后警察用车把三人送一家宾馆,说:“别再来了,明天乘火车自己回去吧。”就这样三位法轮功学员第二天顺利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7/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8455.html

2008-02-25: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朱玉莲,邓桂英被绑架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朱玉莲(女,50多岁),邓桂英(女,60多岁)2008年2月17日在昆明市小板桥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保安举报,被官渡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抄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5/173065.html

昆明 官渡区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20-11-07: 官渡区矣六派出所李警察:13987673710
菊花派出所:13518730469
官渡区公安分局:0871-67173110

2020-01-08:
官渡区法院 昆明市官渡区雨龙路1619号
杨卫华 副院长 13808707421 87167275899
邵国仲 副院长 13888965075
执行局局长 87167275827
刑庭庭长 宁丽荣 87167275840
综合审判庭 87167275813
审判长 孙劲松 13064290473

2018-02-13: 昆明市盘龙区国保大队警察史瑞琳13708480807

2013-12-26: 冯姓男警察电话号码:13888913563
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区菊花派出所办公电话:0871-63319878
昆明市官渡区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871-671901716719016467190319

2010-10-16: 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冯军)办公室电话:0871-71901717190164,手机:13888855251

2009-09-03: 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地址:关上新村 邮政编码:650200

昆明官渡区公安分局 0871-71901510871-71731100871-7190110;
官渡区政法委0871-7173001

昆明市官渡区分局610开办邪恶的洗脑班,其中参与这次办班的人叫张琳电话(手机)1388817127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