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延庆区(延庆县) >> 吴芳伶(吴芳龄)(吴方玲) ,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延庆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2-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5-23: 北京延庆国保及派出所警察企图绑架吴方玲
5月20日上午九点钟,延庆国保警察、夏都派出所警察七人,胁迫街道二人骗开吴方玲的家门,企图在她家中进行绑架。警察穿着便衣,一人手持摄像机,声称他们在执法。吴方玲在家照看孩子,正准备带孩子外出,被他们堵在家中。吴方玲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善意的讲真相,最终他们坦言放弃绑架计划,没有动她家的东西,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3/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9114.html#16522233753-8

2013-04-25:北京延庆吴方玲十四年所遭受的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有十四年之久。这十四年中,中共用谎言抹黑法轮功,蒙骗世人,众多的炼功人为了说句真话而被迫害、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迫害、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而被迫害。有的身体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有的成了残疾人、更有失去宝贵生命的;有的人被迫害得有家不能归,在外流离失所多年,甚至客死他乡;有的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失去家庭、亲情;有的被剥夺工作权利,不能把自己的专长奉献社会。

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同样遭受着迫害,甚至更是惨重。他们有的人心灵被扭曲的失去判断标准,明知自己的亲人修炼后身体好多年不看医生、待人善良孝敬长辈,工作踏实是个可信任的好人,但却要符合邪党的说法,不敢承认事实,有的还违心的做出不该做的事。所以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也是在毁灭世人的良知,是真正对中国百姓的迫害。

下面是北京延庆法轮功学员吴方玲女士诉述这十四年她和家人所经历的各种迫害的事实。

一、七·二零中共公开施暴于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我刚到炼功场地,就听先到的人说:出事了,咱们的辅导员昨夜被抓了,有人不想让咱们炼功了,有人想去北京反映情况。听说不让炼功了,我觉得不是小事了,得去北京反映情况。当我到国家信访办时那里已有许多的炼功人,大家不认识,交谈中才知是中共的统一行动,全国各地的辅导员大量被抓。我们众多的炼功人静静的等在信访办门前,等待来人接待。

大约十点多,信访办门前出现一辆接一辆的公交车,随后出现大量的武警士兵,他们用人挨人的方法把等待答复的学员圈起来,然后野蛮地往车上拉人,拉不上去就开打,许多人被打得鲜血顺脸往下流,有的人胳膊被拧的多处是青。每辆车上都是人挨人的那么挤着,我被他们连拉带推地上了车,鞋子也掉了。他们把我们拉到丰台体育场,但不让下车,故意让我们在车里热着。一小时后把我们关到体育场里,当他们劝说大家离开无效时,他们就动用大批的武警和警察,让学员上他们准备好的公交车,学员不上,要求给个说法,但没有任何人说话,这些警察象无情的机器人那样发疯似地不管不顾地抓住学员就往车上拖,有的两个警察抓住一学员手和脚象抛东西似的把人甩到车上,哪管是否受伤。

整个丰台体育场上炼功人用血肉之躯承受着警察野蛮的摔打,听着他们带着脏字的谩骂声。整个丰台体育场上空回荡的声音只有“法轮大法好”。这个场面持续几小时。这就是我亲眼目睹看到的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的暴行。现在想起来那个场景好象是昨天的发生的事一样,太惨烈了。

二、四次遭受非法拘留迫害

自七·二零后,江氏集团利用中共的权利在全国制造了红色恐怖,三个月里所有媒体都在不间断的大肆诬陷大法,谎言满天飞,煽动仇恨与恐怖,中共的各级组织如临大敌,草木皆兵,逼迫人人表态,胁迫老百姓参与迫害。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

面对如此大的压力,良知受到煎熬:大法好毋庸置疑,师父在受冤屈,当局禁止不让炼,该怎么办?经过六个月的观察、思考,我明白了作为修大法受益的人要报师恩,要为师父说公道话,为大法鸣不平。当时心想可能上边不了解情况,要把自己的炼功受益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及时纠正错误,怎么能把这么好的大法说成那么不好呢?这会给国家造成多大损失呀!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我到北京永定门处的信访办,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法轮功人都到天安门去,来到天安门广场把我写的修大法给我及身边人带来的身心变化的信交给了所谓的信访人员(其实是警察)。随后警察客气地让我上车,没想到车子开到天安门派出所,把我和全国各地来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关在铁笼子里。在那里我才明白没有人听一听法轮功学员的肺腑良言,上面的命令就是见到法轮功的就抓,啥法律不法律的,上面说的话就是“法律”。

直到深夜我被当地公安连夜接回到公安局。公安二科的科长看我不放弃大法强逼我写辞职报告,不达目的不罢休,威胁说你要工作就不能炼法轮功,这是“国家”规定,让我选择其一。在他们的威逼下我在二科办公室写了辞职报告,他们在二十日清晨把我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从看守所出来时他们又勒索一百五十元钱,但没有任何收据,也就是说他们那时就公开勒索炼功人的钱财了(被拘留人员是不收费用的)。

第二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三月二十七日)

从拘留所出来后,觉得大法不能被冤枉,自己反映情况被拘留是不合法的,是冤枉的,想反映给人大,就在给人大代表的信中签了自己的姓名。就为这,公安又把我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我三十天。

这三十天我目睹了延庆看守所警察和国保大队警察无视国法无视人权的暴行。由于全国各地的炼功人不断有人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遭到非法抓捕,有城区近郊的看守所容纳不下,就分流到远郊,所以延庆看守所里也就关押了众多的炼功人。这些警察为了让他们说出姓名不择手段的折磨他们:拳脚相加、电棍电击、冬天用冷水浇身、对绝食者野蛮灌食,管子插入胃中再拔出来,故意折磨人。吃的是一咬一道白印不熟的玉米面窝窝头,喝着带泥根的白菜“游泳”的菜汤。十几个人住的监室要关二十多人,一个被子睡两个人一个头朝上一个头朝下,就是这样有时还得有人站在地上等待替换睡觉呢。

一桩桩非人待遇,让我明白独裁的中共是不给百姓人权的,宪法只不过是它的独裁的幌子。

第三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十一月五日)

随着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不断升级,从开始迫害时诬陷为非法组织、到诬陷为×教、后干脆说成“勾结反华势力的反动组织”。我抱着一线希望还想让当局听一听真实情况,赶快停止这场针对百姓信仰的镇压的想法,再次来到天安门广场。我看到的是到处是警察追打和绑架和我一样想说真话的炼功人。广场上游人被吓得躲到边上静静的看着场上警察打人的暴行。

偌大个广场,除了上访的炼功人,就是警察,警察毫不顾忌的往车上抓人,对那些喊“法轮大法好”的、炼功的举手就打,场地上到处是一片片鲜血,然后强行拉上车带走了。随后洒水车就往那血迹处洒水,清洁车紧跟着把血迹擦掉。刚刚恢复平静,又有炼功人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警察象苍蝇一样再次蜂拥到喊口号的炼功人跟前大打出手,然后把人拖走。

后来在非法关押处,听警察说,六号那天在天安门广场就抓了至少六百多人。天安门广场见证了那年十月七天假日里一幕幕炼功人遭警察暴行的经过,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撒在了那里。我被警察抓上车,先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人多放不下了又被拉到顺义一个派出所里,而后被当地公安接回第三次被非法拘留了。

第四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三月五日)

快过大年了,我忙完一天的工作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为了答谢一同修的帮助来到他家,刚进门没有十分钟,延庆的国保警察十几人欺骗同修说有事核实,当同修开门后他们便迅速的把同修和我按倒在地,戴上手铐,然后开始抄家,把同修的小客人吓得直哭。听他们向上汇报时才知他们早已准备好,是九点全县统一行动,那天共有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在看守所里,为了反迫害,有多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这种非法抓捕关押。我无辜被抓,没有人给啥说法。我四次被非法拘留的理由是强加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从进到看守所到无罪放出共计二十八天,一直被野蛮灌食迫害,出来时从胃里抽出的灌食的管子都变成黑色的。

三、遭受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一”,延庆六一零和国保警察胁迫单位强行把我带到洗脑班,地点是农技校。那是当地第一次办洗脑班,六一零头子刘连山及刘合荣、政法委主任赵胜利及李明亮等人员、公安副局长李明义,加上单位的书记和同事,可谓“阵容庞大”。他们把电视上说的谎言当成依据,大肆诽谤大法和师父,不断恐吓威逼让我放弃大法。不放弃就不让回家。白天单位人看着一起被他们洗脑,晚上让家属看着,持续十天,在他们长时间的威逼下迫使我做了违背良知的错事,让我留下修炼的污点。

四、被劳教迫害(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二零一零年月二十七日)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在家休息,国保警察姜书亮和一瘦小的年轻警察来到我单位,叫单位办公室主任把我骗去说有事,到单位后就把我扣押,当天把我送到看守所拘留,借口就是我炼法轮功。这是我第五次强加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只呆一天,三十号他们把我押上车直接到北京劳教局办劳教手续,把我送到劳教所劳教两年。他们抓我是为完成他们抓人的指标,否则他们就不能拿到足额奖金。因过大年是所谓的敏感日,他们有抓人指标。法轮功就成了他们迫害的对象。这就是中共纵容警察知法犯法的流氓行径,而被欺骗又无理智的警察也就充当了打手帮凶。

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集中营,那里关押的人员百分之八十五都是法轮功,大多数是五十岁以上的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有的都七十多岁了。剩余是吸毒、卖淫、赌博、偷盗等人员。劳教所采用各种手段“转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也就是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转化”手段卑鄙、残忍、恶毒、恐怖,比法西斯还恶,比日本侵华时的七三一还坏。在劳教所,法轮功每天要被洗脑强迫看诬陷大法的说辞,还要当奴工给劳教所挣钱创收,还要自己种地养活自己。还要被那些吸毒卖淫的普教监视,二十四小时没有自己可支配的时间,而警察利用那些普教监视法轮功学员,警察不敢干的却让他们干,如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克扣饭菜,体罚、打骂等等,这就成了普教立功提前解教的条件。所以劳教所不是让犯错人改过的场所,而是叫那些犯错的人在里面再多学些做坏事的本事,往坏里教人,让人泯灭良知学的更坏。

劳教所的开支完全是国家出资,而且警察工资比其它司法部门的警察工资要高出很多,“转化”炼功人还额外有奖,为的就是让他们为了利益而死心塌地的迫害炼功人。而且北京女子劳教所还向外地劳教所输送劳教人员,送出一个获利一千元,他们把这种勾当当成创收的渠道,所以劳教所的警察不怕人多。

五、中共对我经济及家庭的迫害

我多次被非法拘留,被洗脑,被劳教,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同时经济上也受到很大损失,六一零、国保强迫单位不发工资、多次不给涨工资、扣发奖金,二零零八年我被非法劳教,本应正常发放的二零零七年的效益工资被扣下。劳教期间停发工资,连最低生活费都不给。这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要达到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原则的具体体现。

我是为健康走进法轮功的,修炼后身体无病一身轻,给家庭带来快乐。然而中共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中,把家属孩子,父母兄弟等亲属都绑架上。中共为了达到不让我修炼,逼迫我爱人劝说我,打我,骂我,跟我离婚,甚至往死掐我。我爱人夹在中间,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孩子小,收入低(爱人失业),电视上的杀人谣言让他睡觉不踏实,还经常看到楼下监视的人,恐怕警察再把我抓走。多次绑架我后,都是他在痛苦中收拾整理警察抄家后的一片狼藉,他由此走路不愿抬头,怕见到人指指点点。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四年,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中国的百姓也被迫害十四年,他们自由信仰法轮大法的权利被剥夺、而且被强迫参与迫害。我所经历的只是其中之一。在正邪的较量中,中共的嗜血本性暴露无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5/北京延庆吴方玲十四年所遭受的迫害-272466.html

2008-02-02: 头天绑架次日劳教,北京国保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2008年1月29日遭北京延庆县国保绑架的大法弟子吴芳伶第二天被非法送劳教所劳教。吴芳伶在单位上班时被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171586.html

2008-02-01: 北京延庆法轮功学员吴芳伶被国保带走
2008年1月29日,延庆县法轮功学员吴芳伶在单位上班时,延庆县国保江书亮、李爱民等四人将她强行带走,被抄走了电脑、手机、书,现在被关押在延庆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71488.html

2008-01-31: 北京市延庆县法轮功学员吴芳龄被非法抓捕

2008年1月29日中午,北京市延庆县法轮功学员吴芳龄,女,進修校教师,50岁,被单位打电话骗去,下午1点多被延庆国保大队伙同延庆派出所恶警强行抓捕,说是拘传。详情待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31/171444.html

延庆区(延庆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5-19:
北京大兴区西红门派出所所长:
刘坡 13811413068
张东 13331109449
另一个派出所领导
谷岩 13911021793
2019-03-31:
“办案”警察:任警察:18518851829 北京大兴公安局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西大街35号
邮编:102600
大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10-69232919
大兴区分局国保队长:杨连江 电话:18811197176
大兴区国保大队队长杨万秋,电话北京:13501200853
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宋庄,黄村西大街;
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邮编:102600;
大兴看守所电话:(010)61212006
010-61212876
看守所所长:赵学礼 010-69243071
看守所政委:牛凤海 010-61214540
大兴看守所预审警察:马飞 13601282606
预审科电话:010 61217239;010 61212006;010 61212876转预审大队长
大兴区公安局刑警队(在大兴看守所院内)电话:010-61213844

北京大兴区“610”头目马春元 13716002418
大兴区610办公室科长:吴传海 13439255202
大兴区公安局信访办 张学猛 69243435
大兴区警务督察:69294388
北京市警务督察 65113485
北京市公安局举报电话:65246271
区政府办值班电话:010-89212345
总机电话 (010)61298500转:区委书记:李长友 区长:谈绪祥大兴政法委书记 王有国、张德福、金卫东
大兴区公安局总机 010-69243071转如下办公室
刘禹锡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局长
刘亚东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
季超宏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马 峰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钱 进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高 军 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