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4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普陀区 >> 张懿, 女, 3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11: ◇11月4日被绑架的上海张懿、戎美英于12月4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1/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8304.html

2018-11-12: 上海普陀区法轮功学员张懿下落不明
2018年11月4日中午,在上海陈平家被带走的上海普陀区法轮功学员张懿下落不明,家属怀疑被直接劫持到上海市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2/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7053.html#18111203145-1

2017-05-15: 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那边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很艰难的,请善良人士关注被非法关押在那的法轮功学员曹月玲。

上海普陀区法轮功学员张懿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下班回家时,在家门口被长宁区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被劫持到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在那里遭受种种迫害。

据悉,服刑人员唐正会包夹张懿的时候说,汤蓓看到法轮功学员高晓凤炼功,狠打高晓凤耳光,她内心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在张懿身上,总是说:我只是犯人,队长让干啥就干啥。2014年高晓凤喊过“法轮大法好”后,她又去迫害高晓凤,而高晓凤都跟她不是一个房间的了。她有时主动跟里头警察说要“劝”她,有时是恶警看她使唤的了,就让她跟高晓凤谈,而这些迫害高晓凤的除了汤蓓,还有马莉、奚佳、何虹艳等全都得到司法奖励出去。

另外,上海女子监狱为了逼法轮功学员王月离婚,就给她的家人摄像、洗脑,然后放给在狱中被迫害的王月看,意思家人都说了再炼法轮功就要离婚了等,这一切都为了让王月放弃信仰。张懿第一次看到王月,王月头发全部白了,王月哭着说:我要活下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5/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8196.html#1751511359-1

2017-05-07: 上海法轮功学员李霓、张懿遭受的迫害
上海法轮功学员李霓二零一二年八月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

李霓被关押长宁区看守所期间,除了与全部在押人员一样的体检,多次被骗去体检过,还有次穿的是红色马甲(长宁看守所通常给重刑犯、精神病犯、死刑犯穿橘色马甲,但是强迫法轮功学员穿橘色马甲)。当时长宁看守所每天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量血压、心跳,并记录在系统里;半年还要有大车子来全身体检。

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在女子监狱新收监,体检到一半,李霓身体不舒服,被送去医院,当时头发都被迫害白了。

二零一四年调监到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杨妍娜就大声宣布曾如何迫害李霓,那些从五大队调来的犯人认为在未成年犯管教所的迫害比起女子监狱五大队算不了什么。

二零一六年七月,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再次要求体检时,法轮功学员张懿拒绝,并发现体检本子都改过了,之前体检过的记录没有了,或时间改过,随后恶警嚷嚷不让看本子。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张懿与一批犯人随机抽到体检,体检后这些记录都不在那本子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7/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6910.html

2017-03-30: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张懿被非法关押在未成年犯管教所
上海普陀区法轮功 学员张懿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下班回家时,在家门口被长宁区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被劫持到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

2017年3月1日,上海普陀区法轮功 学员张懿尝试给长宁检察院的朱丽群打电话,告诉她,未成年犯管教所做的释放单是一中院,但是朱丽群只说你要用正当、合法的渠道与她沟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0/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4938.html

2017-03-01: 张懿在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遭受的迫害
上海普陀区法轮功学员张懿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下班回家时,在家门口被长宁区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被劫持到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在那里遭受种种迫害。

二零一三年,张懿刚到上海少管所时,邱映雪、唐正会、胡丽丽、时文青、尤克荣对张懿实施二十四小时包夹,当时唐正会悄悄对里头管区长说过,这样下去怕自己都减刑假释不了,她说从来没有看到那样打一个人的,她们将张懿打得满身是伤。唐正会虽然不太明真相,也参与迫害过王月、张懿,但她在包夹张懿时,轮到她睡觉了她不敢睡,她说她怕张懿被那些包夹犯给弄死,在探头下,她们逼迫张懿按照作息时间睡在床上却不让她闭眼,一闭眼就打,并趁张懿半睡时,对她灌辣椒水,张懿在受折磨下撕毁了她们逼她照抄别人的所谓“保证书”。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上海女子监狱调过来一批犯人,她们把张懿关到了413房间,从新包夹,要求再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参与包夹的是虞智颖、杨雪梅、宋红娇等人,那时候诸燕萍调到了张懿身边,坦诚说自己不愿意做包夹犯,不愿意自己受过的痛苦再去施加到别人身上,她自己曾经因为违反监规纪律被包夹过,有过阴影与痛苦,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中,她被迫包夹法轮功学员高晓凤与王月,高晓凤在走道中喊过“法轮大法好”后,又被包夹,二零一四年又再被逼迫写下所谓“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因为绝食还被送到了医院。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松江检察院的刘主任将张懿的信息中技能一栏填写了缝纫班,没有写初级还是中级。张懿当时说:我没有参加过缝纫班。而且张懿在二零一四年九月开始就不再在所谓犯人的劳动手册上签字了,但是恶警照样逼她做奴工或擦地板,张懿没有考过缝纫班,松江检察院刘主任当时没有更改,只是继续问情况。张懿那天就拒绝签字。

在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释放单、接见单都有问题,张懿不承认自己的家属是罪犯家属,拒绝填信息表,几次不接见家人,里面的狱警就通过别的渠道逼骗家人来接见,张懿在接见时拒绝报数,也不愿意接见后写什么思想汇报。

请善良人士关注在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法轮功学员曹月玲还在那儿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张懿在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遭受的迫害-343698.html

2016-06-27: 上海市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
去年年底,上海市女子监狱五监区专门成立了所谓“攻坚组”,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为期四个月。参与人员包括队长和包夹犯,攻坚组成员有:刘碧云、朱佳、孙中、茅颖等。法轮功学员被关入全封闭的高压房,外面包上隔音材料,整天除睡觉外,都用高音喇叭全天播放谎言污蔑法轮功,逼迫法轮功学员听,三个包夹犯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稍有晃动,就冲上去打、掐、捏。

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少管所(属女子监狱一监区):
张懿,非法刑期四年半(至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7/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0609.html#1662702141-21

2015-08-23: 亲人相见不相识 多少酷刑加身上(上)
……
孩子认不出母亲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普陀区甘泉路的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长宁区恶警绑架了。十一月二日至八日,张懿被长宁看守所恶警上铐长达一周,并且十一月七日到八日,两名女恶警顾思义与陶雯雯伙同一名男警,和两个犯人一起,把张懿捆绑在床上长达三十一小时。长宁区法院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对她非法开庭时,家人几乎不敢认张懿了,只见她脸色苍白、面颊消瘦、面容疲倦。

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张懿被劫持到上海少管所。四月至五月,张懿被关监房整一个月,不让洗澡、不让休息。狱警安排的包夹犯人唐正会、邱央雪对她又抓头发又打脸。张懿绝食反迫害,遭强制灌食,脸上、眼睛上被打出淤伤。恶警张岚、徐春艳、吴丽花授意包夹犯折磨她,说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张懿六岁的女儿生病了,吵着要见妈妈。家人反复交涉,才好不容易能会见,于六月十四日见到了张懿。哪知张懿女儿竟然已经认不出妈妈了,说眼前这个不是妈妈,不肯叫她。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亲人相见不相识-多少酷刑加身上(上)-314531.html

2013-08-11:二零一三年上半年上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简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1/二零一三年上半年上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简述-277986.html

2013-06-17: 年轻母亲遭冤狱 六岁女儿不识妈
法轮功学员张懿女士被诬判四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少管所。

张懿女儿生病,小孩吵着要见妈妈。家人反复交涉,才好不容易得到了会见权利,于六月十四日见到了张懿。哪知张懿六岁的女儿竟然已经认不出妈妈了,说眼前这个不是妈妈,都不肯叫她。

张懿的家人看到张懿瘦了有三十多斤,看到原本漂亮健康的张懿被折磨的消瘦憔悴,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张懿父母心痛万分,泣不成声。张懿早年离异,前夫对孩子没有尽过一天抚养义务,女儿如今没有父母照看,在幼儿园还要遭受老师的歧视,精神受到极大创伤,经常半夜里从睡梦中哭叫着“妈妈”惊醒。

今年三十五岁的张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的路上跟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时,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青浦的上海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那时她的女儿才刚满一岁。当时杨浦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的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至今都未归还。

二零一零年二月,张懿被绑架、非法关押过一整天,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当时几个男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她强行抬着拖出去,当时小区里的居民都是见证人。参与迫害的人有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六一零”徐德芳、片警王惠中等人,并且恶人还扬言为了跟踪张懿,花费了两万元。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普陀区甘泉路的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邻居只听到楼下有呼喊“救 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接着就来了二十多名声称是长宁警察的人上门要抄家,都是便衣、只有一个是身着警服的片警,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吵嚷着威逼住在隔壁的张懿家人开门要抄家,家人以女儿不在场不同意。

僵持之下,恶人竟拿来了大力钳威胁要撬门。此时大家才知道刚才楼下凄厉的呼喊“救命”的原来是张懿,众多围观的人们真正见识到了中共邪党的警匪真面目。

接着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样的抄家:电脑、手机、现钞……,抢走张懿家的私人财物装得满满的几大包。恶人还得意洋洋地扬言这次是“立功”了。并且恶人还以东西太多来不及登记为借口,胁迫张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

长宁国保的恶人为了获取迫害张懿的所谓“证据”,还去幼儿园找张懿的女儿,妄图威胁诱骗孩童来构陷张懿,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幼儿园的园长看到这个阵势非常害怕,逼迫张懿的父母要将孩子转学。

张懿被绑架的第二天,朋友胡钟天去看望她,没想到张懿前一天已经被长宁国保绑架,当胡钟天离开张家时,被去张懿家的长宁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上来就要抢夺胡的包,遭胡抵制,警察竟将胡按倒在地,死命地掐胡的手,致使胡钟天的手鲜血淋漓。施暴便衣随后叫来警车,将胡钟天铐走。

事后,张懿的家人因为对公安的野蛮违法行为不满,就去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关于长宁区国保警察不拿手续妄图撬门、以及把上门做客的女儿同伴野蛮绑架的事情。市公安局推给长宁检察院处理此事,张懿父亲只能再去长宁检察院,到了检察院,负责接待的女人态度非常蛮横,对老人说:“只看结果,最后没有撬门,就不要说 了。”普陀分局姓姚的国保还为网上登载文章的事情,找张懿的父亲刺探。

为维护女儿的合法权利,张懿的父母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律师见当事人 是法定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的。可是律师要求见人却屡遭长宁国保阻挠。迫害张懿为首者是长宁区国保的魏理光、王珏、李小钧、杨国金,说张懿的案子已经提交检察院了。律师正式介入后足足等了三个星期,往返北京两次,经过一次次的据理力争才总算见到了张懿

得知十一月二日至八日,张懿被长宁看守所恶警上铐达一周,并且十一月七日到八日看守所两名女恶警顾思义与陶雯雯还伙同一名男警,和两个恶犯人一起,五个人一起动手,把张懿捆绑在床上长达三十一小时。张懿的父亲想找长宁看守所所长投诉女儿受到的虐待,可是所谓的驻所检察官却搪塞推诿。

张懿与其好友胡钟天女士被非法关押十个月之后,长宁区法院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非法开庭,家人几乎不敢认张懿了,经过十个多月的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张懿看上去体重瘦了不下十斤,脸色苍白、面颊消瘦、面容疲倦。在庭上,张懿、胡钟天不断的在陈述事实真相,并且她们也对在座的各位:审判长杨惠新、审判员周伟敏、陪审员戴玉清、公诉人朱丽群、代理检察员刘晓、书记员朱蔡英等,讲明真相、劝善,苦口婆心地奉劝他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两位正义律师为张懿、胡钟天作了无罪辩护,阐述修炼法轮功合法,不能根据中央领导人的意志作为执行法律的依据,审判长杨惠新频频打断,说是“与本案无关”,只要是他无言以对或无法自圆其说的问题,他一概以“与本案无关”来搪塞。

长宁区法院不顾事实真相,颠倒黑白的诬判张懿四年半、胡钟天三年半。从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被送往上海少管所后,就不让家人会见。张懿家人经过反复交涉,才好不容易得到了原本法律规定应该有的会见权利,于六月十四日见到了张懿,而且接见前家人还被威胁不能说这个、不能说那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年轻母亲遭冤狱-六岁女儿不识妈-275478.html

2013-01-11: 上海法院践踏法律诬判张懿、胡钟天
在上海长宁区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五岁孩子的妈妈张懿与其好友胡钟天女士十个月之后,长宁区法院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非法开庭,不顾事实真相,颠倒黑白的诬判张懿四年半、胡钟天三年半。

今年三十四岁的张懿早年离异,前夫对孩子没有尽过一天抚养义务,五岁的女儿如今没有父母照看,在幼儿园还要遭受老师的歧视,精神受到极大创伤,经常半夜里从睡梦中哭叫着“妈妈”惊醒。张懿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晚间下班时在家门口被绑架的。第二天她的好友,三十八岁的胡钟天女士上门探望,也被一并绑架关押。外公外婆多次带着小孩去长宁国保、长宁法院要人,可是长宁国保拒不放人,还捏造“证据”操控法院对张、胡非法诬判。

非法开庭那天,家人几乎不敢认张懿了,经过十个多月的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张懿看上去体重瘦了不下十斤,脸色苍白、面颊消瘦、面容疲倦。之前律师去探视张懿,得知张懿在长宁看守所连续一周被戴着手铐,五个恶警恶犯把她捆绑在床上达三十一小时。

非法庭审设在一个没有麦克风的狭小的长形房间里,家属旁听被安排坐在最后,前面座位被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占据了,家属几乎很难听清张懿说话。

在法庭上,长宁检察院的公诉人朱丽群,完全是按照长宁国保提供的颠倒黑白的所谓事实在指控她们,公然声称公安已经跟踪了张懿她们三、四年了。

在庭上,张懿、胡钟天不断的在陈述事实真相,并且她们也对在座的各位:审判长杨惠新、审判员周伟敏、陪审员戴玉清、公诉人朱丽群、代理检察员刘晓、书记员朱蔡英等,讲明真相、劝善,苦口婆心的奉劝他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可是审判长杨惠新不听不睬。

两位正义律师为张懿、胡钟天作了无罪辩护,阐述修炼法轮功合法,不能根据中央领导人的意志作为执行法律的依据,审判长杨惠新频频打断,说是“与本案无关”,只要是他无言以对或无法自圆其说的问题,他一概以“与本案无关”来搪塞,作为司法工作者他完全沦为中共“六一零”的傀儡,也着实可悲。

律师指出侦查程序违法,证人未到庭作证,鉴定机构不合法,并且所提供的视频与证人都不能证明公诉人所指控的事实,而且律师提出对于公民的长期跟踪本身就是违法行为。

张懿、胡钟天俩人被绑架、搜查的整个侦查程序完全违法,而公诉人无中生有的造谣诬蔑、颠倒黑白的指控令两位旁听的家属义愤填膺,张懿的父亲举手要求说话,以澄清事情真相,可审判长杨惠新不让,还要赶他出法庭。

非法开庭结束后,张懿父亲再次当面告诉他们长宁国保造谣诬蔑的事实,他们非但不听还叫来法警赶张懿父亲出去,说是影响他们下面开庭。

杨惠新当庭诬判张懿四年半、胡钟天三年半。张懿直到非法宣判结束,还在慈悲规劝几位审判员:“不管你们怎样对待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杨惠新还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知道了,不要说了。”

张懿、胡钟天被绑架经过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普陀区甘泉路的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邻居只听到楼下有呼喊“救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接着就来了二十多名声称是长宁警察的人上门要抄家,都是便衣、只有一个是身着警服的片警,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吵嚷着威逼住在隔壁的张懿家人开门要抄家,家人以女儿不在场不同意。

僵持之下,恶人竟拿来了大力钳威胁要撬门。此时大家才知道刚才楼下凄厉的呼喊“救命”的原来是张懿,众多围观的人们真正见识到了中共邪党的警匪真面目。

接着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样的抄家:电脑、手机、现钞……,抢走张懿家的私人财物装得满满的几大包。恶人还得意洋洋地扬言这次是“立功”了。并且恶人还以东西太多来不及登记为借口,胁迫张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

长宁国保的恶人为了获取迫害张懿的所谓“证据”,还去幼儿园找张懿五岁的女儿,妄图威胁诱骗五岁的孩童来构陷张懿,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幼儿园的园长看到这个阵势非常害怕,逼迫张懿的父母要将孩子转学。

张懿被绑架的第二天,朋友胡钟天去看望她,没想到张懿前一天已经被长宁国保绑架,当胡钟天离开张家时,被去张懿家的长宁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上来就要抢夺胡的包,遭胡抵制,警察竟将胡按倒在地,死命地掐胡的手,致使胡钟天的手鲜血淋漓。施暴便衣随后叫来警车,将胡钟天铐走。

闻声出来的邻居都看到这一幕,都痛斥这些警察简直无法无天,人家串个门都有罪?就可以随意搜抄人家的随身物品?几个男警察还动手施暴,这是哪家的法律啊?

事后,张懿的家人因为对公安的野蛮违法行为不满,就去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关于长宁区国保警察不拿手续妄图撬门、以及把上门做客的女儿同伴野蛮绑架的事情。市公安局推给长宁检察院处理此事,张懿父亲只能再去长宁检察院,到了检察院,负责接待的女人态度非常蛮横,对老人说:“只看结果,最后没有撬门,就不要说了。”普陀分局姓姚的国保还为网上登载文章的事情,找张懿的父亲刺探。

为维护女儿的合法权利,张懿的父母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律师见当事人是法定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的。可是律师要求见人却屡遭长宁国保阻挠。迫害张懿为首者是长宁区国保的魏理光、王珏、李小钧、杨国金,说张懿的案子已经提交检察院了。律师正式介入后足足等了三个星期,往返北京两次,经过一次次的据理力争才总算见到了张懿

据称中共长宁国保指控张懿、胡钟天喷刷大法真相标语,恶人以此捏造罪名构陷她们,张、胡绝不配合非法审讯,零口供、零签字。

律师去探视张懿时,得知十一月二日至八日,张懿被长宁看守所恶警上铐达一周,并且十一月七日到八日看守所两名女恶警顾思义与陶雯雯还伙同一名男警,和两个恶犯人一起,五个人一起动手,把张懿捆绑在床上长达三十一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上海法院践踏法律诬判张懿、胡钟天-267675.html

2012-12-21:上海长宁法院图谋非法庭审年轻母亲
上海五岁孩子的妈妈张懿和其朋友胡钟天,分别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二日被长宁国保以野蛮手段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长宁看守所至今已经十个多月了,张懿年仅五岁的女儿没有父母照看,外公外婆多次带着小孩去长宁国保、长宁法院要人,可是长宁国保拒不放人,操控长宁法院图谋在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对她们非法庭审。

最近律师去探视张懿,得知张懿在长宁看守所连续一周被戴着手铐,并且遭五个恶警恶犯把她捆绑在床上达三十一小时。

张懿早年离异,前夫对孩子没有尽过一天抚养义务,女儿如今没有父母照看,在幼儿园还要遭受老师的歧视,精神受到极大创伤,经常半夜里从睡梦中哭叫着“妈妈”惊醒。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普陀区甘泉路的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邻居只听到楼下有呼喊“救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接着就来了二十多名声称是长宁警察的人上门要抄家,都是便衣、只有一个是身着警服的片警,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吵嚷着威逼住在隔壁的张懿家人开门要抄家,家人以女儿不在场不同意。

僵持之下,恶人竟拿来了大力钳威胁要撬门。此时大家才知道刚才楼下凄厉的呼喊“救命”的原来是张懿,众多围观的人们真正见识到了中共邪党的警匪真面目。

接着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样的抄家:电脑、手机、现钞……,抢走张懿家的私人财物装得满满的几大包。恶人还得意洋洋地扬言这次是“立功”了。并且恶人还以东西太多来不及登记为借口,胁迫张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

长宁国保的恶人为了获取迫害张懿的所谓“证据”,还去幼儿园找张懿五岁的女儿,妄图威胁诱骗五岁的孩童来构陷张懿,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幼儿园的园长看到这个阵势非常害怕,逼迫张懿的父母要将孩子转学。

张懿被绑架的第二天,朋友胡钟天去看望她,没想到张懿前一天已经被长宁国保绑架,当胡钟天离开张家时,被去张懿家的长宁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上来就要抢夺胡的包,遭胡抵制,警察竟将胡按倒在地,死命地掐胡的手,致使胡钟天的手鲜血淋漓。施暴便衣随后叫来警车,将胡钟天铐走。

闻声出来的邻居都看到这一幕,都痛斥这些警察简直无法无天,人家串个门都有罪?就可以随意搜抄人家的随身物品?几个男警察还动手施暴,这是哪家的法律啊?

事后,张懿的家人因为对公安的野蛮违法行为不满,就去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关于长宁区国保警察不拿手续妄图撬门、以及把上门做客的女儿同伴野蛮绑架的事情。市公安局推给长宁检察院处理此事,张懿父亲只能再去长宁检察院,到了检察院,负责接待的女人态度非常蛮横,对老人说:“只看结果,最后没有撬门,就不要说了。”普陀分局姓姚的国保还为网上登载文章的事情,找张懿的父亲刺探。

为维护女儿的合法权利,张懿的父母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律师见当事人是法定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的。可是律师要求见人却屡遭长宁国保阻挠。迫害张懿为首者是长宁区国保的魏理光、王珏、李小钧、杨国金,说张懿的案子已经提交检察院了。律师正式介入后足足等了三个星期,往返北京两次,经过一次次的据理力争才总算见到了张懿

据称中共长宁国保指控张懿、胡钟天喷刷大法真相标语,恶人以此捏造罪名构陷她们,张、胡绝不配合非法审讯,零口供、零签字。

最近律师去探视张懿,得知十一月二日至八日,张懿被长宁看守所恶警上铐达一周,并且十一月七日到八日看守所两名女恶警顾思义与陶雯雯还伙同一名男警,和两个恶犯人一起,五个人一起动手,把张懿捆绑在床上长达三十一小时。

张懿的父亲想找长宁看守所所长投诉女儿受到的虐待,可是所谓的驻所检察官却搪塞推诿。

长宁看守所长期野蛮酷刑虐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上海一所臭名昭著的看守所,其恶行也曾屡屡在明慧网上曝光。该所所长王林榕。二零零八年,长宁看守所女警吴荔滨曾经带头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范国平仰面朝天、四肢张开几乎悬空吊铐达三天三夜几近昏死,期间的痛苦常人难以想象,这种酷刑据说一般的男犯都承受不了三分钟,恶警在监控室里“欣赏”老太太的痛苦。对一位坚定信仰“真、善、忍”的老太太,长宁恶警尚且如此凶残,对年轻法轮功学员当然不会手软,曾经把复旦大学的研究生、法轮功学员何冰刚刑讯逼供致残,把法轮功学员张英反手吊铐起来致昏,法轮功学员庞光文受到上脚环(手脚连在一起的)的酷刑,即使律师会见也不给取下沉重的镣铐。

今年三十四岁的张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的路上跟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时,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青浦的上海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那时她的女儿才刚满一岁。当时杨浦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的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至今都未归还。她从劳教所回来后,甘泉派出所、街道“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居委会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经常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张懿家的电话,她本人的手机也时常被非法监控窃听。

在二零一零年二月,张懿又曾被非法关押过一整天,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几个男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她强行抬着拖出去,当时小区里的居民都是见证人。参与迫害的人有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六一零”徐德芳、片警王惠中等人,并且恶人还扬言为了跟踪张懿,花费了两万元。之后还妄图要将她关到洗脑班去。二零一一年,普陀区“六一零”还暗中派人跟踪、监视张懿,还打电话骚扰其家人,问:“电脑有吗?在哪里上班?”

目前张懿家中幼小的女儿刚满五岁,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张懿的父母身体不好,而且还有同样幼小的孙子需要照看,根本没有能力和精力再抚养外孙女,并且由于长期的受刺激和恐吓,他们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中。张懿的母亲患有慢性肾盂肾炎,服药二十余年,张懿的父亲腿脚不便,不适宜干重活。

胡钟天今年三十多岁,是武汉人,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她大约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在武汉一家杂志社任美编,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她由于坚持信仰被迫离职,后一直在上海工作。二零零一年,胡钟天给同学发的电子邮件,其中有法轮功真相的内容,邪党对她非法判刑三年,在上海女子监狱遭迫害期间,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胡钟天的母亲也曾炼过法轮功,但九九年七月以后,历经各种政治运动的老人出于恐惧不敢再炼了,女儿被非法判刑又让老人担心焦虑,遂患上癌症,生命垂危之际,胡钟天在多名狱警的押解下曾去丹江口看望母亲,胡钟天见过母亲后又被押回上海,不久她母亲就孤独凄然的离世。

胡钟天出狱后,只身在上海生活,上海的片警和武汉的户籍警经常来骚扰她的生活,武汉的户籍警还曾威胁要吊销她的户籍,甚至去威胁和骚扰她户籍落脚的未修炼法轮功的同学家。上海传“奥运火炬”前夕,武汉户籍警老远跑到上海骚扰她,还称是 “上级”要求他们必须去上海“看望”她。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基本人权,两位女士坚持信仰“真、善、忍”却屡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1/上海长宁法院图谋非法庭审年轻母亲-266790.html

2012-10-06: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懿、胡钟天一案已移交长宁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5/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3676.html#12104233120-14

2012-06-17: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懿、胡钟天面临非法起诉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懿、胡钟天被非法关押已经五个多月了,如今面临被非法起诉。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二日长宁区“六一零”王珏、魏理光等匪警野蛮绑架了这俩位年轻女子,二月九日闸北“六一零”绑架了蒋林英。

邪党“六一零”称张懿、胡钟天、蒋林英喷刷大法标语,恶人以此捏造罪名构陷她们,蒋林英已被非法判刑三年。期间张、胡绝不配合非法审讯,零口供、零签字。而且双方家人都为她们聘请了正义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7/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9029.html#12616233217-46

2012-03-11: 上海年轻妈妈被劫持月余 律师见面受阻
(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长宁区五岁孩子的妈妈张懿被国保警察劫持已经一个多月了,家属请的律师正式介入整整三个星期,长宁国保至今阻挠律师见张懿,说张懿的案子已经提交检察院了。律师见当事人是法律规定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的。张懿的父母为此非常担心,不知女儿如今已经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为什么连法定的律师见面都不准。

迫害张懿一案的主管是长宁区国保的王珏。因为王珏的指使,曾经有过把法轮功学员、复旦大学的研究生何冰刚刑讯逼供致残、把六十来岁的范国平四肢悬空吊起来三天三夜几近昏死、把张英反手吊铐起来致昏的先例,所以家属有理由担心自己女儿也可能会遭受这样的虐待。为此呼吁社会的关心与帮助,保护女儿的人身权利不受侵害。

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市普陀区甘泉路的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邻居只听到楼下有呼喊“救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接着就来了二十多名声称是长宁警察的人上门要抄家,有便衣、也有身着警服的,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吵嚷着威逼住在隔壁的张懿家人开门要抄家,家人以女儿不在场不同意,僵持之下恶人竟拿来了大力钳威胁要撬门。此时大家才知道刚才楼下凄厉的呼喊“救命”的原来是张懿,众多围观的人们真正见识到了中共邪党的警匪真面目。

接着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样的抄家:电脑、手机、现钞……,抢走张懿家的私人财物装得满满的几大包。恶人还得意洋洋的扬言这次是立功了。并且恶人还以东西太多来不及登记为借口,胁迫张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并且,中共恶人还去幼儿园找张懿的女儿,妄图利用诱骗五岁的孩童来构陷张懿。可见坏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二月二日,张懿的朋友胡钟天去张懿家看她,被去张懿家的长宁恶警撞到,把她也绑架。五大三粗的恶警把前来做客的胡钟天按倒在地,抢走胡的包,把胡的手掐破,鲜血直流,目击者看到胡钟天的手上血迹斑斑,有瘀青,被戴着手铐拖到警车里。

事后,张懿的家人因为对公安野蛮违法行为的不满,就去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关于长宁区国保警察不拿手续妄图撬门、以及把上门做客的女儿同伴野蛮绑架的事情。市公安局推给长宁检察院处理此事,张懿父亲只能再去长宁检察院,到了检察院,负责接待的女人态度非常蛮横,对老人说:只看结果,最后没有撬门,就不用说了。普陀分局姓姚的国保还为网上登载文章的事情,找张懿的父亲刺探。

今年三十四岁的张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的路上跟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时,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青浦的上海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那时她的女儿才刚满一岁。当时杨浦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的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至今都未归还。她从劳教所回来后,甘泉派出所、街道“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居委会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经常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张懿家的电话,她本人的手机也时常被非法监控窃听。

在二零一零年二月,张懿又曾被非法关押过一整天,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几个男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她强行抬着拖出去,当时小区里的居民都是见证人。参与迫害的人有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六一零”徐德芳、片警王惠中等人,并且恶人还扬言为了跟踪张懿,花费了两万元。之后还妄图要将她关到洗脑班去。

二零一一年,普陀区“六一零”还暗中派人跟踪、监视张懿,还打电话骚扰其家人,问:“电脑有吗?在哪里上班?”

目前张懿家中幼小的女儿刚满五岁,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张懿的父母身体不好,而且还有同样幼小的孙子需要照看,根本没有能力和精力再抚养外孙女,并且由于长期的受刺激和恐吓,他们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中。张懿的母亲患有慢性肾盂肾炎,服药二十余年,张懿的父亲腿脚不便,不适宜干重活。

在此吁请社会上的正义人士,都来关注这个遭受不幸的家庭,都来帮助这个年轻的母亲。还善良的人们以法定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1/上海年轻妈妈被劫持月余-律师见面受阻-254084.html

2012-03-10: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懿被非法批捕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懿被长宁国保恶警绑架已经整整三十七天了, 家属请的律师正式介入也已经整整三个星期。长宁国保一直阻挠律师见张懿, 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 律师据理力争, 终于在三月九日见到了张懿, 据悉, 张懿已经在三月八日被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0/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4056.html

2012-03-04: 上海长宁区国保绑架女青年 阻律师见受害人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市普陀区甘泉路的女青年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目前张懿的家人请了律师,可是两个星期过去了,长宁区国保至今不让律师见张懿

前一阵子,张的父亲已经去市局投诉:关于长宁区国保警察不拿手续妄图撬门、以及把上门做客的女儿同伴野蛮绑架的事情。市局推给长宁检察院,检察院接待的女人态度很蛮横,说:只看结果,最后没有撬门,就不用说了。普陀区姚姓国保还找了张懿的父亲,询问关于网上文章的事情。

今年三十四岁的张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新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的路上跟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时,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青浦的 上海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那时她的女儿才刚满一岁。从劳教所回来后,甘泉派出所、 街道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居委会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经常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

迫害张懿一案的主管是长宁区国保的王珏,具体派出所的承办是江苏路派出所黄庆华,地址:愚园路1177号。

长宁分局主管江苏路派出所的副局长:张喜英 威宁路201号:
长宁分局主管看守所拘留所的副局长:陆卫星;
国保处有2位警察的名字是:王俊、王初磊;
长宁区政法委书记周文贤、政法委副书记殷春安;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队长:袁桂香、国保大队王珏、 茅杰、魏理光、郑旭东;长宁区610办公室君美娟、邬铁华;长宁区检察院检察长戴国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4/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53774.html#12340229-34

2012-02-26: 上海市中共黑恶势力新年前后罪行录
......
绑架女青年张懿

张懿,女,今年三十四岁,家住上海市普陀区甘泉路。张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的路上跟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时,被杨浦派出所绑架,被杨浦区六一零、国保非法劳教一年,在青浦的上海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那时她的女儿才刚满一岁。当时杨浦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的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至今都未归还。她从劳教所回来后,甘泉派出所、街道“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居委会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经常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张懿家的电话,她本人的手机也时常被非法监控窃听。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张懿又被非法关押在居委会一整天,“理由”是“上面”要求张懿在“十一”期间外出时必须乘居委会的车子,并让居委会人员“陪同”。被张懿拒绝后,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610徐德芳、社区警察王惠中等人强行将她绑架。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左右,普陀区甘泉派出所、街道610、居委会等又通知她的家人说,三月一日要将她关到洗脑班。并且恶人还扬言为了跟踪张懿,花费了二万元。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张懿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

邻居只听到楼下有呼喊“救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接着就来了二十多名声称是长宁警察的人上门要抄家,有便衣、也有身着警服的,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吵嚷着威逼住在隔壁的张懿家人开门要抄家,家人以女儿不在场不同意,僵持之下恶人竟拿来了大力钳威胁要撬门。此时大家才知道刚才楼下凄厉的呼喊救命的原来是张懿,密密麻麻围观的人们真正见识到了中共邪党的警匪真面目。

接着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样的抄家:电脑、手机、现钞……,抢走张懿家的私人财物装得满满的几大包。恶人还得意洋洋的扬言这次是立功了。并且恶人还以东西太多来不及登记为借口,胁迫张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

据悉当天白天,恶人还去幼儿园找过张懿的女儿,妄图利用诱骗五岁的孩童来构陷张懿。可见坏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目前张懿家中幼小的女儿才满五岁,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母亲不在无人照料。张懿的父母身体不好,而且还有同样幼小的孙子需要照看,根本没有能力和精力再抚养外孙女,并且由于长期的受刺激和恐吓,他们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中。张懿的母亲患有慢性肾盂肾炎,服药二十余年,张懿的父亲腿脚不便,不适宜干重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6/上海市中共黑恶势力新年前后罪行录-253504.html

2012-02-04: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懿、胡钟天被绑架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懿、胡钟天大约在二月一日至二日之间遭绑架。请知情者进一步提供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4/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52701.html

2011-11-08: 上海市普陀区“六一零”跟踪法轮功学员张懿

近日,上海市普陀区“六一零”暗派人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张懿,还打电话骚扰其家人,问“电脑有吗?在哪里上班?”

普陀区“六一零”人员曾多次逼迫派出所警察、当地街道、居委办事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骚扰、跟踪,甚至派特务上法轮功学员家门,企图获取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有个杨姓中年男子,借看看派出所装修情况为名义,叫当地警察骗法轮功学员去见面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48889.html

2010-05-23: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4090.html

2010-05-22: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二)
普陀区大法新学员张懿,女,32岁,2007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2007年11月22日,张懿在杨浦区唐山路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被杨浦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1年,在青浦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2009年10月1日,张懿又被非法关押在居委会一整天,“理由”是“上面”要求张懿在“十一”期间外出时必须乘居委会的车子,并让居委会人员“陪同”。被张懿拒绝后,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610徐德芳、社区警察王惠中等人强行将她绑架。2010年2月27日左右,普陀区甘泉派出所、街道610、居委会等又通知她的家人说,3月1日要将她关到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4076.html

2010-05-16: 上海卢秀丽又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
......
新学员张懿,被迫害到女子劳教所的时候,女儿刚满一周岁,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她每日寻找母亲,每晚哭着不肯入睡,一看到类似母亲背影的人就会追上去找,一看不是就放声大哭,这样的日子长达三个月。现在孩子已能说话,才三岁的她会伤心的对陌生人说:“我没有爸爸,妈妈炼法轮功也被人抓走了,我要一个人了。”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6/223747.html

2010-04-22: 中共利用上海世博会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21985.html

2010-04-06: 上海普陀区新大法学员张懿疑被绑架

三月一日明慧网刊登出“上海普陀区新学员张懿遭受的迫害”一文后,张懿已一个月没有消息了,在二月底张懿曾通知过法轮功学员“邪恶企图绑架她”,很希望能得到法轮功学员们的帮助。

因为张懿是在2007年1月得法的,时间较短,家人不是很理解她,她母亲长期练有附体的功,曾在邪恶绑架张懿时大叫:“你们快把她抓走”等话。她父亲在经济等方面给张懿的压力很大。

从劳教所出来后,张懿所在的普陀区甘泉路派出所、街道“610”、居委会等人一直不断骚扰她,理由是:上边很震惊,竟然会有一个2007年的新学员,在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他们严密监控、给世人一种不敢接触大法的情况下,居然还有新人炼起来了……等等理由想加重对张懿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6/221044.html

2010-03-01: 上海普陀区新学员张懿遭受的迫害

上海普陀区大法新学员张懿,女,32岁,在2007年1月有幸得法,在短短的时间内认清了中共邪党的真实面目。在2010年2月,张懿又曾被非法关押过一整天,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当地小区的居民都是见证人,当着众人的面,将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她强行拖出去。参与迫害的人有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610”徐德芳、社区恶警王惠中等恶人,这些恶人还扬言为了跟踪张懿,花费了2万元。

最近,普陀区甘泉派出所、街道“610”、居委会等人人又强行通知她的家人说3月1日要将她关到洗脑班去,还说是上头的命令,不可改变。

张懿至今没有工作,独自一人带着一个3周岁的女儿生活,光托儿所的费用是每月1000多,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张懿的女儿仅只有1岁。父母年老有病,不能很好的照顾孩子,他们自己还有孙子需要照顾。

如今在张懿的前夫不肯领养女儿的情况下,普陀区街道“610”、居委会、甘泉派出所仍然要将她关押到洗脑班去,而张懿的父母根本没有经济能力和精力去抚养他们的外孙女,并且在长期的被迫害和恐吓中,他们生活的十分担忧!张懿的母亲一直患有慢性肾盂肾炎,服药20馀年,张懿的父亲腿脚不便,不适合于干重活,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普陀区甘泉派出所王惠中、街道“610”、居委会等人依然不停止对她的迫害。

在2007年11月22日,张懿在杨浦区唐山路讲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1年,在上海青浦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当时杨浦派出所对张懿進行非法抄家,没收了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从劳教所出来后,居委会、街道“610”,当地甘泉派出所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一直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张懿家的电话,她本人的手机也被非法监听监控。

与此同时,上海普陀区派出所、子长居委会、街道从没停止过对当地大法弟子杨曼晔的迫害,长期跟踪上门骚扰;在2009年6月还迫害了子长小区的李文娟、钟怡君,现都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还有对子长路大法弟子卢秀丽,他们一边到处宣扬她是神经病,一边强制把卢秀丽劫持在精神病院,逼迫写保证书,否则就强行给她吃药及打针。同时他们还恐吓卢秀丽的丈夫,如果不在精神病院单上签名,就把卢秀丽关到监狱,断绝她所有的养老补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19032.html

2007-12-19: 上海老人卢秀丽被绑架至精神病院强制洗脑

2007年11月,上海普陀区卢秀丽在杨浦区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被杨浦区不法人员绑架,而后被劫持至上海普陀区精神病中心强制洗脑。同时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张懿

卢秀丽,女,现年59岁,家住上海市普陀区子长路77弄30号501室,曾身患癌症,是已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她修炼法轮功从新获得新生,使得原本被病魔与巨大医疗开支压的不堪重负的家庭又重新点燃了生活的希望。据每年随访她的医生讲:与她在同期上手术台的癌症病人,大多都已相继去世,惟独她不但神奇般的活着,而且面色红润。而且卢秀丽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与人为善,遇事忍让,处处考虑别人,是一个邻里街坊之间都称道的好人。卢秀丽周围的朋友从她身上都亲眼见证的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卢秀丽老人逢人便讲述自己绝处逢生的故事,讲法轮大法真相。就是这样一位正直、善良的妇女,仅仅因为说真心话,竟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而这次卢秀丽被绑架到上海普陀区精神病中心,是她第五次身陷囹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9/168665.html

普陀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9-09-19: 已退休的曾在“一线”积极配合上级指示的老警察刘育宇(手机:13061701360)参与迫害法轮功后患肺癌,数年不愈。
女警察张霞(手机:18018837427)

甘泉路派出所
地址:宜川路351弄31号
邮编:200065
电话:02122048250
电话:02156051745
电话:02136050329
电话:02122048276
电话:02122048256
电话:02156562999
所长 丁浩
王守清 指导员
领导手机 18939706799
警长:刘恩颉 徐敏 余建波 李宏斌
龚杰 警长 电话:02122048270
陈洪俊 电话:02122048270
夏文伟 02122048299
蔡狄东 手机13002195990
王明泽 手机17898803955
朱洪彬 电话:14782399744 13916720955
韩乃贵 电话:13918919959
徐韶光 电话:13901625214
王明祥 电话:17898803955
刘晓民 电话:13601965120
吴朝峰 电话:15921296968
顾嘉庆 电话:1348279907
周序香 电话:13512150477
俞宝军 电话:18916979312
王余扣 电话:13402082346
吴静波 电话:18701959313 13391073111 02122048276
黄建栋 电话:15921597886
徐智中 电话:13331850958
赵龙田 电话:15214350298
杨寿强 电话:13061717986
苏嘉铭 电话:18001717258
黄骏 电话:13621707232
刘育宇 电话:13061701360
张炳炜 电话:13311792825
包江明 电话:13321983432

甘泉路街道平安办:
地址:志丹路125号,邮编200065
总机:02156612260
电话:02156611655
主任温业俊
街道610人员刘炯明18939705606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2-10-06: 长宁法院地址:长宁区虹桥路1133号
法官:周伟明 电话:52574999×64086
书记员:郑勇 电话:52574999×64096
长宁检察院公诉人:朱丽群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