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武汉市 >> 朱邦福, 男, 6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
有关恶人: 恶警高君安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9-10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9-25: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高顺琴二零零四年曾被杨园洗脑班邪党人员残酷折磨三个月,期间洗脑班恶徒强行对她注射不明药物,并公开说这是“破功针”。

法轮功学员高顺琴,女,现年四十四岁,家住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武重二街房十栋一门九号。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顺琴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参与绑架的有:武昌公安分局警察周杰、吴某(吴现仍在杨园洗脑班参与迫害)、武昌“六一零”杨园洗脑班恶人余国旋、胡宗述。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武昌公安分局恶警将高顺琴转劫持到杨园洗脑班。武汉市“六一零”恶首胡绍斌、洗脑班恶首陈崎屹、余国旋、胡善苹、胡宗述指使两警察、两下岗人员轮流监视她,白天强行洗脑,晚上强行罚站,在极度疲劳下,高顺琴本能地坐下、蹲下,监视者立马将她拉起来;就这样折磨了两天两夜,十几个邪悟者以谎言、欺骗、造假对高顺琴进行围攻,以达到洗脑“转化”的目的。

高顺琴不理睬洗脑班人员的所谓“转化”。大概是四月二十日上午,蹲点在杨园洗脑班恶首胡绍斌将高顺琴叫到办公室。高顺琴对胡绍斌讲法轮功给社会带来的好处,法轮功教人向善,法轮功修炼者按真善忍做好人等真相。

当时胡绍斌表面假惺惺地认同高顺琴讲的,但在当天下午,就撕开伪装,开始用注射药物、酷刑迫害她,连续三天,企图达到转化的目的。

当天下午约二点半,洗脑班恶人胡善萍、邪悟者高金荣、徐德喜、周志英及其帮凶车建华互相传递眼神,便动手拽高顺琴,强行将她按在一个小会议室的桌子上,一王姓女医生立即给高顺琴打了一针。

这时高顺琴看到在会议室门外的恶徒有胡绍斌、陈崎屹、余国旋及一警察,脸上透着得意的表情,就问:“给我打的什么针?”陈崎屹说“破功的针”,高金荣说“营养针”。高顺琴又问医生,该女医生说“不知道”。高顺琴说:“你是医生打什么针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我又没病。”医生说:“是他们(指胡绍斌一伙)叫打的。”高顺琴说:“作为医生要有医德……。”高顺琴的话音未落,胡绍斌一伙对她又是威胁又是恐吓,胡绍斌说:“对你高顺琴有的是办法。我们搞四个喇叭对着喊(意指洗脑)”

当天下午四点半,洗脑班恶徒们将注射了毒针的高顺琴关进一间又矮又黑的房间,把她站立、两臂抻开、呈十字形铐在固定物上。因打了毒针加上这种酷刑,高顺琴感到头昏、心慌,全身不适,向当班某医生反映几次,该医生根本不理。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恶徒才让她上厕所暂停这种酷刑片刻,接着又将她的双手腕铐在大会议室的窗框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才打开铐子。

洗脑班恶首陈崎屹看高顺琴不“转化”之意,致使恶徒将她双手腕吊铐到食堂小餐厅的窗框上,白天九点多钟到晚上零点,吊铐十五、六个小时,吊铐中,高顺琴头昏、目眩、心慌,她一次次通过看守人员向当班某医生反映,某医生根本不理。直到高顺琴支撑不住了,看守人员再次催促医生来时,她已昏死过去了,这时警察才打开铐子。

武昌杨园洗脑班费尽心机,在精神上、肉体上折磨高顺琴,也动摇不了她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为了“转化”高顺琴,刚刚用罢酷刑的胡绍斌、陈崎屹一伙,开始对高顺琴嘘寒问暖,套近乎,并经常要她丈夫、母亲来洗脑班软化高顺琴。但胡绍斌、陈崎屹一伙用尽软硬兼施的手段也改变不了高顺琴,恼羞成怒,最后非法判高顺琴劳教。

在杨园洗脑班遭受酷刑的不止高顺琴一人,法轮功学员朱邦福、刘丽敏、君浩都曾在洗脑班被恶徒摧残,折磨得死去活来,手铐卡在他们的手腕里,血肉模糊……恶首陈崎屹怎么也不下铐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5/208989.html

2003-09-10: 武汉大法弟子朱邦福于9月9日上午在武昌区得胜桥集贸市场上班时被恶警绑架,绑架者包括武昌公安分局中华路派出所与黄坡区公安分局的共6名恶警,朱邦福现下落不明。望见此消息的善良人伸出援助之手。朱邦福,现年62岁,2000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今年曾写申诉状到湖北省各级公、检、法控告非法劳教他的单位,令恶徒非常恐慌。

2003-02-15:学员朱邦福60岁的老人,被打手才斌贴在墙上后无退步,用脚踢胸部,连踢三脚,当时气已经被踢断了,气接不上来,人已经快死掉,但心里明白,用尽全身的力气,用了很大的力气,这样才吸了一口气进来,才把气接上来。这次他是死里逃生,活过来了。又一次五打手一齐将朱邦福围在核心,拳脚耳光一顿毒打后晕倒在地。又一次被五打手一齐毒打,一顿拳乱打、脚乱踢,被踢了脾脏站不起来,几个月不能走路,不能咳嗽。这一脚是殷少刚所为。
2001年10月15日朱邦福被恶警高君安拳打脚踢,甩在地下,扯住耳朵到处乱拖,戴上手铐,用电棍威胁,又强制洗冷水澡,淋灌以后不准穿衣,只让穿裤头,坐在水泥地上,大门打开冷风直往身上灌,冻得浑身发抖,又不让吃饭,身受重伤,又冷又饿,当天被恶警高君安迫害得只剩一口气。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6/44605.html

2001-11-26: 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干警教唆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严管班”每天处于极度紧张气氛中。在2001年头几个月,情况极为恶劣,暴徒方斌及其手下每天都找法轮功学员的碴,任何不合他们心意的事情都是他们整人的理由。打人时经常群拥而上,暴徒方斌经常带头打,拳打脚踢肘拐膝顶,还有专打腰、掌砍喉咙等,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在地上滚,长达1小时。被打最多的是汪俊学员,几乎没断过,还有朱帮福、钱昌胜、周培、张伟杰、曾祥刚(四川广安人 )等学员也是经常挨打,学员钱昌胜曾被打断一根肋骨。

暴徒除殴打外,还使用体罚等手段。如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蹲军姿态(腰必须挺直),一蹲就是半天,换脚步须向暴徒方斌打报告,同意后才行。另外也常罚站。还有,如“三步顶墙”(面墙;距墙三脚长,手背在身后脚不动,以头撞墙,保持身体倾斜头顶墙姿势长时间不动)或“顶床柱”,“蝙蝠”(一只脚站立,一只脚侧抬平,双臂张开,全身长时间贴墙)等等;上百次连续蹲下起立;几十次连续向后转,或以手支地,全身绕此点转,直到晕眩倒地。暴徒方斌逼迫朱帮福学员(已60岁)仰着头举着抄写了“劳教人员三十条”(法轮功学员不认为自己是犯人,拒绝背诵)的信纸背诵,在他下巴下面点一根烟,如果背不会,头不准低下来。(不能背诵“三十条”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转钟12点以后才让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6/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干警教唆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20424.html

武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27)

2020-05-14: 武汉市江汉区610书记 王勇 027-85481802

武汉市政法委:
电话:027-82402767、027-82402413
书记 殷玉梅 027-85481689
610小组长 胡曙光 027-82402767
防范办:027-82402903、027-82402907
维稳办主任 崔正军 027-82402467027-85311811
610主任 邓斌 027-82863396、13317199999、027-82402420
610副主任 陈仕国 027-82402903027-87403060

湖北省公安厅:027-67122288

湖北省政法委:
电话:  027-87237073、87232446、87824302
防范办:027-87233234、87233496、87133820办87133985

2019-12-14: 湖北省监狱管理局:02767815001
武汉市江汉区610书记王勇027-85481802

武汉市政法委:电话:027-82402767、027-82402413
书记殷玉梅027-85481689
610小组长胡曙光027-82402767
防范办:027-82402903、027-82402907
维稳办主任崔正军027-82402467宅027-85311811
610主任邓斌027-82863396、13317199999、027-82402420
610副主任陈仕国027-82402903宅027-87403060

湖北省公安厅:027-67122288

湖北省政法委:电话:027-87237073、87232446、87824302
防范办:027-87233234、87233496、87133820办87133985

2019-05-24: 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武汉市中级法院:
地址:武汉市江汉区常青路156号
邮编:430024
电话:027-656863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