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望都县 >> 台玉龙(台玉容,苔玉荣,台玉荣), 女, 36

台玉龙(台玉容,苔玉荣,台玉荣)
台玉龙(台玉容,苔玉荣,台玉荣)
个人情况: 开理发店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贾村乡南贾村
个人近况: 2001年12月19日 迫害致死 (2007-11-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7-11-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28: 妻子被害死 河北望都县农民控告首恶江泽民
河北省望都县贾村乡南贾村农妇台玉龙坚持信仰真善忍,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时年三十六岁。她丈夫周宝东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通过邮局的快递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书,控告元凶江泽民“致使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他在控告状中说:“在江泽民当任时,对法轮功修炼者下达了 ‘名誉上搞臭、 经济上搞垮、 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指令下,致使全国公、检、法、610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迫害。我妻子台玉龙就是在这种指令下被迫害致死。”

正义法律人士表示,江泽民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故意杀人罪、滥用职权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故意伤害罪、酷刑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群体灭绝罪、利用邪教组织(中共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

下面是周宝东在控告状的事实与理由中的摘要: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农历十月二十八日)县、乡“610”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十八人,乡副书记牟平军、陈志强带一帮人在理发店将正在给人理发的台玉龙强行绑架到乡政府,并对两名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殴打,后转入望都县小西堤洗脑班迫害。

县洗脑班每间屋子的门窗都用钢筋封闭,两米多高的围墙上插上玻璃,台玉龙、刘巧珍、刘素乔、刘志英、胡立平、崔焕英、崔彦茹、谢芳、孙杏坤九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十二月十三日,县“610”头子尚红志、王会敏强迫九人在寒风中跑步,消耗他们的体力,谁不跑就打谁。

第四天下午,王会敏、尚红志带领四五个恶徒把九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捆在死人床上输液,每人两瓶,输后不许去厕所。床上连一个纸屑都不许留,钉子冒老高,在捆他们时,尚红志皮笑肉不笑地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我们买的拴狗的皮带”,中共邪党人员们完全没有人性的在迫害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把他们的两只手捆在床头,两脚捆在床尾,一动也不能动。

台玉龙被关在寒冷的室内输液(和台玉龙同室的有崔换英、刘素乔),不一会儿她浑身发抖,恶徒把她送去了县医院。从此以后台玉龙被单独隔离。尚红志、王会敏等在给其他九名没绝食的学员开会时恼羞成怒地说:台玉龙涮了我们,纯粹装傻。

第五天,尚红志勾结县医院黑心医生给九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王会敏亲自带领四五个恶徒把他们捆在椅子上,黑心的医生在配合作恶。因刘巧珍唾液带血送去了医院。在医院,尚红志给刘巧珍说,台玉龙涮了我们,花了我们四、五百元钱,全身检查什么病都没有。县医院医生说她是装傻。

第六日,隔壁屋的刘巧珍、崔换英听到台玉龙声音洪亮地喊:“有人吗?有人吗,我要解手。”恶徒说,不吃不喝解什么手,憋着吧,那人就走了,台玉龙喊了有两三次,也没让她去厕所。

七日早,台玉龙却突然去世,直到傍晚才通知我们。我们见到她的胳膊有伤,恶徒见状赶紧把我们强行带离,不让任何人接近遗体,三十多持枪武警包围了现场,家人只得远远的看着台玉龙的脸。台玉龙的尸体在望都县中医院。610及警方对外封锁消息,拒绝亲人、村里人探视。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只让看了台玉龙的脸部,当我们要看身体时,立即被他们强行推出赶走。

未经家人同意,邪党人员擅自尸解,二十多天后强行火化。火化前,台玉龙的姐姐和我妹妹来到遗体旁,看到台玉龙的嘴里有血,手是青紫色的张着,青紫的胳膊粗的象腿,右眼青紫,两眼窝塌陷,腹部塌陷是空的,两腿粗的吓人,我妹妹周志芳喊:“哥,嫂子是被打死的。”吓的恶徒们立即把她拉走,并立即火化遗体。

我一气之下去北京上告,但无人敢受理,我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恶警怕我们上告,把我父亲绑架关押在县拘留所当人质,并威胁不许上告,给一万元赔偿,否则决不放人。我们家人无奈只好答应不上告,才把我父亲放回,我们全家悲愤至极。从此十六岁的大女儿变得少言寡语,十三岁的小女儿经常在梦里哭着喊妈妈。我们全家人所承受的身心痛苦用人类的语言无以言表。

江氏集团对修炼者所造下的罪业桩桩件件惊世骇俗,人神共愤,天怒人怨,希望你们秉承天意,主持公道,为国除害,为民伸冤,为苍生造福,将江泽民团伙绳之以法,还我们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8/妻子被害死-河北望都县农民控告首恶江泽民-311553.html

2010-12-07: 台玉龙(Tai,Yulong),女 ,36岁,河北省望都县“六一零”多次办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迫骂人,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用不许上厕所、面壁、关黑屋、殴打、锯片抽眼、“死人床”、野蛮灌食等多种手段折磨。台玉龙就是在这样的迫害下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去世。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贾村乡“六一零”头目、副书记牟平军绑架台玉龙等十八人到洗脑班。尚红志、王会敏强迫台玉龙、孙杏坤等九名绝食抗议的学员在寒风中跑步,消耗体力,跑不动就打。

十四日下午,尚、王二人带领四、五个恶徒把她们分别捆在“死人床”上,两只手捆床头,两脚捆床尾,一动不能动。然后强行输液,野蛮灌食,不许上厕所。

第七天,十八日早上,三十六岁的台玉龙突然去世。尚红志等人假惺惺的把断气的台玉龙送往县中医院,下午才通知家属。三十多名持枪武警包围了现场,家人只能远远望着台玉龙的脸哭泣。未经家人同意擅自解剖尸体。火化前,台玉龙的姐姐和小姑子看到台玉龙嘴里有血,右眼青紫,两眼窝和腹部塌陷,手臂青紫,胳膊粗得像腿,两腿粗得吓人。小姑子惊喊:“哥,嫂子是被打死的!”恶人们吓得立刻把她拉走,马上强行火化。

接着把台玉龙的公爹劫持到拘留所做人质,给一万元赔偿,威胁不许上告,否则决不放人。她丈夫悲愤至极,十六岁的大女儿从此变得少言寡语,十三岁的小女儿经常在梦里哭着喊妈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7/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2)-233379.html

2007-10-28: 河北望都县大法弟子孙杏坤被迫害事实
河北省望都县张过村孙杏坤,女,四十岁,曾经身患多种疾病:妇科病、腿疼及生产期落下的腰痛病,那时洗一次头没等洗完腰就疼的不能立直,腿疼使她不能干地里的农活,只要干农活就发病,就打针、吃药。孙杏坤自从九八年得法后,浑身疾病不翼而飞,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丈夫见她的病好了也开始了修炼,一家人幸福美满。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说从此以后不让炼了,法轮功学员们心很痛苦,要向政府讲明真相,从此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下面是孙杏坤诉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实。

1999年7月20日,同修们去北京上访,有搭便车的、有骑自行车的、有步行的。我与几个同修一起到车站坐车,到那儿才知道,交通要道设卡、所有车辆要检查,警车在公路上巡逻,不许法轮功上访。我们只好绕道步行来到望都县城,一进城看到路边就有好多同修被围困在墙角,等我们到火车站一看,那么多的人。火车、汽车都已停运。县城一片混乱,全城充满了邪恶,到处是警车、警察。县、乡各级政府全部出动,真有天塌之势。

同修陆续被抓捕,我也被抓,把我们关进城内小学,(因学校放暑假)学校的教室都装满了,被抓的同修职业不同,由农民、工人、教师。我们每个人都用祥和的心态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我们身心受益的事实。

县城所有机关的人都参与了进来,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看管我们,让我们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我们说是假的,电视就坏了。他们费了好大劲也没弄好,只好作罢。我们知道是师父在帮我们。我们背《论语》、背《洪吟》。他们不让背,我们同声齐背,经久不息,背书声响彻天空。

每天都有同修被公安从不同地方押回,有的从北京、有的从半路。经过 4天的时间,确认全县八个乡的所有大法修炼者全部在册,一个都不缺了,并且每个乡扣留几个所谓的辅导员关押在拘留所,才让各乡把人接回。我们回到贾村乡政府后, 让我们每人交押金500元。说是如果我们十月一日不到北京上访就归还。因我们不拿押金,我与丈夫刘署良,还有孤寡老人王同震又被邪党委书记贺东、派出所所长杨之江送县拘留所关押,十几天后由家人交2660元才被放回。

事隔不久,乡副书记耿新起带领一群恶徒来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让我骂师父,我说:“共产党也不能叫人骂街呀,作为农民我们没有土地,三口之家只有一亩二分地,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连温饱都解决不了,你们为什么不管。”他们说不归他们管,我说:“你们属不属共产党管,我们没的吃你们不管,我们炼功你们却这么干涉。”他们说我态度恶劣把我绑架到乡政府。

2000年十月的一天,耿新起带领一群恶警来到我家,让我骂师父,我不骂,就把我强行绑架到乡政府,同时被抓的还有十几个同修,每人交罚款1000元就可回家,他们完全是为了钱在作恶。我与苏会立因不交罚款被耿新起、副乡长朱军乐等四人毒打,让我头顶着墙,弯腰90度,两只胳膊向后抬至过腰,两恶徒一人拿一把笤帚分别站在我的两侧,让我骂师父,我不骂。耿新起用皮鞋尖踢我的腿,两恶徒用笤帚打我的两只手背,条帚打烂了再换一把,再打烂了再换一把。直到他们打累为止,朱军乐咬牙切齿的打我耳光足有一分钟。这就是共产党的干部,所谓的人民的公仆。

每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日都到学员家中骚扰,如4月25日、5月13日、6月4日、7月1日、7月20日、10月1日、元旦他们都如临大敌,所有交通要道设防,所有车辆要检查,阻止学员上访。

2000年元旦前我与同修们一起租车去北京上访,当我们到了约定地点时,有人告诉说政府不让车动。没办法,我们只好步行到保定辗转来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抓,送往前门派出所,我们一直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用胶皮棍打我们。不一会儿就抓满了人,就把我们送往第四监狱,我们背《论语》、背《洪吟》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因我们不告诉他们姓名和住址,北京的监狱都满了,4天后我们被送往东三省,我与好多同修被送往辽宁鞍山,从北京到辽宁的高速公路被封,沿途都是荷枪实弹的军队,押送我们的车辆前看不到头、后看不到尾。

到了辽宁鞍山监狱,我们分别被关进各监室,每个监室连刑事犯共30人,每个监室都有监控,刑事犯两个人一班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监视,不让我们学法、炼功、说话,他们也不敢偷懒儿。我们连续不断的齐喊法轮大法好,见我们喊各监室的同修也一齐喊,监狱的管教象无头苍蝇乱作一团。后来我们开始炼功,恶警象疯狗一样的冲入监室制止,好多同修被恶警铐在窗户上呆了一宿。第二天是元旦,外边的高音喇叭唱着国歌,室内用电棍和我们说话,问我们的家庭住址和姓名,如不说就捆在椅子上,几根电棍噼里啪啦同时在身上放电。有一同修正念很强,恶警在电她时心想:我是金刚不坏之体,师父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霎时电流电向恶警,吓的恶警再也不敢迫害她了,其它各种刑罚,如坐飞机、骑摩托、老虎凳等都不敢给她用,见她还总是客客气气的。

每天早上监狱的头目要到各监室视察,刑事犯都要说感谢政府、谢谢领导关心之类的话。第二天也让我们说,我们说,我们只会说法轮大法好,如果喊错了可别怨我们。最后只好不了了之。我于2001年1月23日回到家中。

邪党党徒在望都县东关大队临时组建“六一零”洗脑班,六一零主任尚红志任头目,其他成员由各校调拨。贾村乡由党委副书记牟平军(男,三十多岁)牵头,派出所和计生办随叫随到。这些人经常到学员家中肆无忌惮的抓人、抄家为所欲为。

2001年2月11日(农历正月19)牟平军带领恶徒来到我家,强行把我与北贾村王同震绑架,劫持到县六一零洗脑班迫害。到那儿一看,恶徒已绑架了四个乡的十几名同修。我们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对我们恐吓、打骂。八天后我们被放回家。之后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躲过了无数次的抓捕。因恶徒无数次的抓捕,我的婆母被吓得有了恐惧症,丈夫吓的放弃了修炼,整宿整宿的不敢睡觉,每天生活在恐惧中,对我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从此以后,六一零洗脑班开始了源源不断的抓捕学员,强制被抓学员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进行洗脑。学员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晚,牟平军在贾村乡疯狂抓捕大法学员,到十二日抓捕各村大法学员十八人送往县洗脑班迫害。霎时刮起了大风,凛冽的寒风足有拾级,苍天都为之愤怒。刘素果、孙建芝、孙玉芝、刘计芬、俎坤英等九人没绝食。让他们每天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进行洗脑。我与台玉龙、刘巧真、刘素乔、刘志英、胡立平、崔焕英、崔彦茹、谢芳九名同修绝食抗议。

十二月十三日,“六一零”头子尚红志、王会敏让我们九人在寒风中跑步消耗我们的体力,谁不跑就打谁,后让我一人在寒风中冻了一天,晚上把我关在一个小黑屋里,每间屋子的门窗都用钢筋封闭,两米多高的围墙上插上玻璃,不让去厕所,没有床,没有取暖设施。晚上六一零主任杨兰海值班,我在室内喊我要去厕所,杨兰海说,只要你吃饭就让你去厕所,我说,这就是你们和我们的区别,我们修大法不重形式,想学就学,不想学就走,没人强迫我们,不象你们干什么都讲条件。我们只是在做好人、更好的人、以致超常的人。就这样杨兰海一夜没让我去厕所。第二天一看我的嘴唇全部裂皮,才让我去厕所并和其他同修在一起。十四日早上,朱海涛嫌我起床晚打我耳光。

十五日下午,王会敏、尚红志带领四五个恶徒把我们九人分别捆在死人床上输液,每人两瓶,输后不许去厕所。床上连一个纸屑都不许留,钉子冒老高,把我的衣服都挂破了。在捆我们时,尚红志皮笑肉不笑地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我们买的拴狗的皮带。”他们完全没有人性的在迫害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把我们的两只手捆在床头,两脚捆在床尾,一动也不能动。在输液期间,因台玉龙在寒冷的室内输液,不一会儿她浑身发抖,恶徒把她送去了县医院,因去医院时是从我们屋内拿的我的被子,他们谎称台玉龙的屋里冷先给她盖上。从此以后我们再没有见到台玉龙

尚红志、王会敏等在给其他九名没绝食的学员开会时恼羞成怒的说,台玉龙耍了我们,纯粹装傻。 十七日,尚红志勾结县医院黑心医生给我们九人强行灌食,我是第八个,王会敏亲自带领四五个恶徒把我捆在椅子上,黑心的医生在配合他们作恶。我给他们讲,医生应该是救死扶伤,而你们却拿着人民的生命开玩笑。他们假惺惺的说,只要你吃饭,就不灌你了。六一零恶徒问我,你怎么才吃呢?我说:“在这里我一口也不吃,只要你们放我回家,在家我就吃饭。”四、五个恶徒按住我的头,凶狠的撬我的牙,撬得我满嘴是血,黑心的医生把管子插入我的嘴里,给我灌食,食物和血水从我的嘴里流出,流的我浑身都是。之后恶徒把我从新捆在死人床上,随后我的手、嘴开始发紧,牙在慢慢的咬紧,我极力的控制也无济于事,我开始大哭作为缓解的办法,尚红志怕人听到我的哭声就用棉被捂上我的头,没被灌食的同修给我掀掉,尚红志还给我盖上,把我的头捂的严严的。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我们给他讲善恶报应,尚红志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对王会敏说:“当你回到家中,在吃饭时,告诉你的父母、妻儿在这里对我们的迫害。”他不屑一顾的说:“ 行、行。”谢芳说:“你们怎么那么狠心,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到一起的。”王会敏说:“就是,我们是百里挑一。”如此邪恶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王会敏和几个恶徒将最后一个同修强行灌食后,把我们捆好后,尚红志对恶徒们说:我和他们一起聊聊。我说:“拳脚难使人心动 狂风引来秋更凉”,尚红志说:“嗬,还给我做诗呢。”我说:“我不是给你做诗,我给你背一段经文《秋风凉》吧。‘邪恶之徒慢猖狂 天地复明下沸汤 拳脚难使人心动 狂风引来秋更凉’。”尚红志一语没发,呆了一会儿走了。

我们屋四人,被灌食后,崔彦茹、胡丽萍、谢芳都肚子痛,出现了跑肚的症状,喊来了尚红志、王会敏等人,可他们却不许去厕所。尚红志幸灾乐祸的说,你们慢慢待着吧。这样的恶人就是所谓生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党培养出的好干部。王会敏、杨兰海、朱海涛等他们都是各校在职校长、主任及教师,他们的邪恶程度超乎人的想象。试问这些人能教出怎样的学生,中华民族的希望在哪里?

十八日晚我被释放。十九日早,台玉龙突然去世,死后家人见到她的胳膊有伤,手是青色的,恶徒见状赶紧把她的家人强行赶走,不让任何人接近遗体,三十多持枪武警包围了起来,家人只得远远的看看玉龙的脸,邪恶怕台玉龙的家人闹事,把台玉龙的公爹绑架关押在县拘留所当人质,并威胁不许上告才肯放回。这时玉龙的大女儿十六岁、小女儿只有十三岁,从此她的大女儿少言寡语,小女儿经常在梦中喊妈妈,家人从不敢在孩子们面前提玉龙半句。每到母亲节,她的大女儿都要为她写悼念词,可怜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就承受着连大人都无法承受的思想压力。

这只是八年来中共迫害大法的冰山一角。他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数之不尽,对大法弟子家人的伤害说也说不完。直至今天他们都没有停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天灭中共在即,希望这些人赶快悬崖勒马,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8/165399.html

2007-07-05: 河北村妇修大法受迫害 丈夫重压下病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29.html

2006-04-14: 河北台玉荣被害死时可能已被开膛破肚
河北保定市望都县台玉荣2001年12月19日被迫害致死。台玉荣的遗体在望都县中医院时,据说已经被开膛破肚。

台玉荣,女,36岁,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贾村乡南贾村人。2001年12月12日,被望都县贾村乡党委副书记穆平军等人绑架进望都县“洗脑班”。台玉荣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到望都县610办公室主任尚红志指使邪恶之徒们多次毒打、灌食,台玉荣在绝食第三天,被送到医院输液,而后就将她单独关在一间屋里,将原来和她同屋的两个大法弟子调到隔壁房间,两天后,又将所有大法学员全部移至最东头房间,只留台玉容一人在最西头房间。第七天,即12月19日,台玉荣身亡。

台玉荣的遗体在望都县中医院时,610办公室及警方封锁消息,拒绝亲人、村里人探视。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只让看了台玉容的脸部,当家属要看身体时,立即被他们强行推出赶走。据说,台玉荣的遗体已经被开膛破肚。

之后,有关人员赔偿家属一些钱了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4/125198.html

台玉容(Tai, Yurong),女,36岁,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贾村乡南贾村人。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610”的尚红志、姚小宾,为了自己升官,昧着自己的良心,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贾村乡法轮功学员苔玉荣被“610”的恐怖分子们绑架,直到被毒打致死。
2001年12月12日台玉荣在自己开的理发店里,刚刚给自己的婆婆理完发,贾村乡党委副书记穆平军带领十几个人闯進理发店将她抓走,送至望都县“洗脑班”。同时被抓去的还有贾村乡其它8个村的19名大法学员。

台玉容等大法弟子在洗脑班上不配合邪恶之徒的命令、指使,坚持绝食抗议。在这期间,在610办公室主任尚红志的指使下,邪恶之徒们多次给她们灌食,将手脚绑在床上强行输液,不让大小便。台玉容在绝食第三天,被送到医院检查,而后就将她单独关在一间屋里(将原来和她同屋的两个同修调到隔壁房间),两天后,又将所有大法学员全部移至最东头房间,只留台玉容一人在最西头房间。台玉容在绝食的第七天,即12月19日身亡。

台玉容的尸体现在望都县中医院。610办公室及警方封锁消息,拒绝亲人、村里人探视。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只让看了台玉容的脸部,当家属要看身体时,立即被他们强行推出赶走。

请全社会各界正义之士、善良的人们关心此事,协助调查台玉容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惩治恶人。同时警告邪恶之徒,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善恶有报。

2004-04-01: 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恶警牟平军、朱军乐的恶行
2001年农历8月11日中午,正是收秋时节,牟平军带领几个恶人到大法弟子刘巧珍家,当时,她从地里收秋刚回家在院子里洗手。牟平军进院就说让刘巧珍去610办的洗脑班,她说不去,家中正收秋丈夫没时间,牟平军不听劝说要强行带走她,刘巧珍无奈,就跑出家门。牟平军没抓住刘巧珍,就把她的丈夫抓到乡里关押,另外一名大法弟子范志娟也没配合他们,恶人就把范志娟的父亲抓到乡里关押。

大法弟子刘巧珍从99年7月以来被多次关押和罚款:99年7月,她被乡里罚款500元;99年12月,被非法关押45天,公安局罚款3000元,看守所罚款600元;2000年6月,刘巧珍被非法关押45天,罚款200元,看守所勒索160元。

2001年12月10日晚12点左右,牟平军带着几个恶人跳墙闯入大法弟子刘巧珍家,进屋翻箱倒柜,找出大法录音一套,他们就把刘巧珍和本村大法弟子刘素乔一起带到乡派出所。恶人把刘巧珍铐在一间屋子的暖气上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她,之后又把她带到一间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用钢筋焊的小屋子里,把电灯拉灭,对她连打带踢,好几个围着她打,打得她双腿都是紫的。

当天被迫害的还有西贾村的大法弟子李美娟和李彦琴,她们因贴真相被恶人抓住之后,恶人狠毒的打她们,打得她们两个嘴里流血,脸肿得老高。第二天,牟平军又带领恶人先后在贾村乡8个村共抓捕大法弟子19名,他们甚至还抓了一个曾经炼过法轮功但现已不炼的叫李小树,到乡之后对她连打带踢,导致她的心脏病复发。

恶人把这19名大法弟子送到望都县洗脑班,两名贴真相的大法弟子被送到望都县看守所。几个月后,李美娟被劳教两年,李彦琴被劳教一年半。这19名大法弟子到洗脑班后,有几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恶人尚红志就指使手下把绝食的大法弟子绑在平木板床上强行灌食,几天后,小坤和刘巧珍正念闯出魔窟,而台玉荣被迫害致死。

刘巧珍从洗脑班闯出后,先在外面的亲戚家住,后来才慢慢地回家,可是回家时间不长,也就是2002年春天,刘巧珍的丈夫正好在房上,突然他看见一辆警车向他们家开来,他就赶快让刘巧珍上了房,刘巧珍刚到房上,恶人就来了,要带走刘巧珍。刘巧珍想:说什么也不能让恶人带走。她从房上跳下来,右腿摔伤。这时牟平军和朱军乐还要带走刘巧珍,她的丈夫说,她已经这样了,你们还抓她?恶人无理只得放弃。旁边一个恶人一直骂街,这时有一个老百姓叫刘建国的因看热闹走过来,听见骂街他就问了一句:“ 骂什么街啊?”恶人就说他妨碍公务,把他抓到派出所,对他连打带踢,说还要送他去看守所,后来本村书记把他保回来。从此以后大法弟子刘巧珍就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71392p.html

2002-03-02: 华北酷吏迫害善良不停 招致当地天灾人祸不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1939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1/25391.html

2002-01-13: 关于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台玉荣被当地洗脑班迫害致死案的责任者及相关电话
台玉容,女,36岁,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贾村乡南贾村人。2001年12月12日台玉荣在自己开的理发店里,刚刚给自己的婆婆理完发。贾村乡党委副书记穆平军带领十几个人闯进理发店将她抓走,送至望都县“洗脑班”。同时被抓去的还有贾村乡其它8个村的19名大法学员。台玉容一直绝食抗议迫害,于12月19日身亡。

责任单位及个人电话:

李国英——原河北蔚县县委书记,现望都县县委书记。99年7月20日以来,直接参与蔚县境内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活动,致使五名大法学员遭长期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3年;无数大法学员遭非法罚款、毒打折磨、非法关押。李国英在调往望都县后出车祸,腿被撞断。最近因为贪污受贿、买官卖官等问题,受到河北省纪检委和组织部的调查。
区号:311
河北省望都县中医院院长——张淑淼
河北省公安机关举报热线电话:
省公安厅:311-303-3941转2051或2516;
石家庄市公安局:311-702-6911转3743
邢台市公安局:319-202-2253转2148
保定市公安局:312-202-0750
河北省望都县贾村乡东新村:353-126-132-8728
联系人——祖志英
通讯地址:(072453)
保定区号:312
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委610办公室举报电话:312-303-7610
望都县县委:312-772-1657
贾村乡政府:312-770-788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3/23070.html

2002-01-10: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台玉荣被当地洗脑班迫害致死
台玉容,女,36岁,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贾村乡南贾村人。2001年12月12日台玉荣在自己开的理发店里,刚刚给自己的婆婆理完发,贾村乡党委副书记穆平军带领十几个人闯进理发店将她抓走,送至望都县“洗脑班”。同时被抓去的还有贾村乡其它8个村的19名大法学员。台玉容一直绝食抗议迫害,于12月19日身亡。

台玉容等大法弟子在洗脑班上不配合邪恶之徒的命令、指使,坚持绝食抗议。在这期间,在610办公室主任尚红志的指使下,邪恶之徒们多次给她们灌食,将手脚绑在床上强行输液,不让大小便。台玉容在绝食第三天,被送到医院检查,而后就将她单独关在一间屋里(将原来和她同屋的两个同修调到隔壁房间),两天后,又将所有大法学员全部移至最东头房间,只留台玉容一人在最西头房间。台玉容在绝食的第七天,即12月19日身亡。

台玉容的尸体现在望都县中医院。610办公室及警方封锁消息,拒绝亲人、村里人探视。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只让看了台玉容的脸部,当家属要看身体时,立即被他们强行推出赶走。

请全社会各界正义之士、善良的人们关心此事,协助调查台玉容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惩治恶人。同时警告邪恶之徒,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善恶有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0/22869.html

保定 望都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7-12-13: 主审法官:杨洁淳 女 三十多岁 保定徐水人
望都法院
院 长:刘雪梅15033766188
副院长:刘顺河17731206886
黄秋更
谷琳琳
朱 辉: 13932253268 办电 0312-7829381
民 庭: 桑占全13931381907
田向磊 13191663372(曾非法主审郄坤英 )
连 征:13722278189
执行庭:张春龙
李树会 陈文通
法院联系电话:7829379
法院监察室投诉电话:7829371
法院内部号码段:17731206900至17731206999
区号:0312 邮编072450

望都检察院
检 察 长:孟耀斌18603129969
副检察长:陈明辉:15133235955
许永胜
案管办副主任:刘锦辉
办公室:王浩娜、赵敬娜、周俊菊、刘灵仙
公诉科:徐永刚:办电0312-7829386
批捕科:张静
检务公开领导小组
组长:孟耀斌
副组长:许永胜
成员:陈明辉、张占琪、吴树斌、李永红、熊庆丰、刘沛、郑云辉、郑磊。
举报电话:7732000 7721700 7829352
检务公开举报邮箱:wdxjcyjcs@163.com

公安局:
局长彭洪志135083120218
刑事副局长肖志勇13932253283 家住九龙小区
闫国杰13933291266
政 委:王哲斌
副政委李强13703126688、15103126686
政治处主任于红13930213915
法制科:李志军 13933286166
国保大队:
队长渠永光1853128673617732406725渠永光之妻赵春梅在望都县妇联工作
麻晓芳13933286029
周云学13832222059
魏国占13733390869

政法委书记:贾伟彬
副书记:赵耀辉 13513222351
吴树斌

城关镇派出所
所长朱少勇:15188972999、15175315951
副所长:赵振良13331200366
副所长:张建坡132312008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