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宿州监狱(安徽省第三监狱,男,女) >> 费章金, 男,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安徽马鞍山当涂县
个人近况: 2007年9月23日 迫害致死 (2007-10-3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7-10-3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64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13: 安徽马鞍山市被迫害致死的三位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安徽省马鞍山市被迫害致死的三位法轮功学员陈守道、殷贤良、费章金的部分情况,其中陈守道、殷贤良都是在二零零四年底被马鞍山市看守所迫害生命垂危后去世的。

(一)陈守道被马鞍山市看守所迫害致死

陈守道,当年七十三岁,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人的脸色白里透红,状态很好,见人就讲真相。因传播法轮功真相,在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下,金家庄公安分局先后三次搜查,抄家。先拘留他三天后放回,在二零零四年他又被非法抓到马钢盆山农场洗脑班迫害。因坚定信仰修炼法轮功,他被送到马鞍山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那年天气最冷,因陈守道不放弃信仰,在严寒的冬天,在看守所被迫坐在水泥地上,被用冷水浇身。大冬天不给他被子盖,不给睡觉。每天用冷水从头浇到脚,用冻刑冻他。

陈守道出现生命危险时,在腊月的一天晚上被抬回家,回家后不能吃,只喝一点水,吃了就吐。人瘦得皮包骨,用针挑皮都挑不起来,从迫害到回家不能吃,五个月后,在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去世。

陈守道离世后,金家庄公安分局又抄家搜查,竟把床抬走,用铁锹挖,说埋了东西,吓得他老伴腿直打哆嗦。抄家抄得精光,陈守道老人生前一件遗物都没留下。

(二)殷贤良被马鞍山市看守所迫害致死

殷贤良,当年六十多岁,被人举报,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被当地610非法抓到马钢盆山农场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他坚定修炼,不放弃炼功,被送到马鞍山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他在那被打,打得爬不起来,污辱他叫他吃大便,把屎往他嘴上塌。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殷贤良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南湖劳教所。因他身体已被迫害得衰极,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南湖劳教所拒收。公安人员就把他丢在南湖劳教所门外不管,开着警车就跑了。好心的路人给他家人打电话,他家人才把他接到家。在家身体一直不好,二零零九年八月去世。

(三)费章金被合肥劳教所迫害致死

费章金(音金)大概被迫害时四十多岁,马鞍山市当涂县薛镇乡人,家庭贫寒,近亲结婚,有一对儿女,有精神病。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是乡里公认的大好人。二零零四年中共不法人员迫害费章金时,百姓上书要求放了费章金,可是当地610执意要迫害他,非法判他三年,于二零零五年九月把他送入安徽宿州监狱。

在宿州监狱,费章金抵制所谓的“转化”,被几名警察用三根电棍电,被用三尺多长的木棍在他身上乱打一气,多远都能听到“噼哩啪啦”的打击声,一连二十来天。二零零五年十月,警察唐传友等人连续几天用高压电棍电击费章金。警察把费章金转至一监区(原8分监区,又叫打纱队),继续对他迫害,其间警察指使犯人陈国兴、王九林对费章金灌热饭,用钢针扎嘴唇等方式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费章金在宿州监狱被迫害致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3/安徽马鞍山市被迫害致死的三位法轮功学员-389949.html

2011-02-26: 安徽第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一名叫代志峰的法轮功学员(濉溪人)绝食抗议酷刑摧残,监狱医院院长彭姓恶警指使犯人当面将大便掺进食物里,用螺丝刀撬开嘴强行灌下,该法轮功学员05年出狱后失去联系。另一叫方应舟的法轮功学员(安庆人)绝食抗议迫害,彭姓恶警指使犯人边灌食边用注射针头轮番刺十指,中间针头断在手指里,恶人又用手术刀划开手指将断针取出。

恶警卢阳对一名拒绝写转化书的法轮功学员胡思奎(合肥人)用电棍电击其生殖器,强迫法轮功学员蹲下,然后猛劈双腿成180度,造成韧带撕裂。

一老年法轮功学员费章金(马鞍山人)本来身体就被迫害的很弱,被绑架进监狱后,恶警授意看管的犯人对其长期恫吓、打骂,由于长时间承受身心的迫害,该法轮功学员骨瘦如柴,最后被迫害致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6/安徽第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236860.html

2007-11-17: 安徽宿州监狱奴役法轮功学员

安徽宿州监狱以华腾公司为名,对外招揽外贸加工活,强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服装厂奴役,而且奴役强度非常大,奴役时间也非常长,一般是每天早晨六点多钟出工,晚上十一点多钟甚至更长时间才收工。若不参加奴役或奴役时间达不到恶人们的要求,就加大迫害。

现在在六监区,法轮功学员王羽就是因为完成的奴役量不够而被关进小号。今年春天在四监区,法轮功学员沈学安(音),因坚持信仰不参加奴役,被铐在窗子上三、四个月,沈学安全身都被铐肿起来了。

这样的奴役强度一般的犯人也承受不了。今年十月九日五监区的犯人李其中(音、外号小云南)因没完成任务被犯人毒打后,又被警察毒打,被逼的跳楼自杀。合肥法轮功学员李林也关在这个监区。五监区监区长是邓洪武(音),教导员是陈雷。一监区的李富民(音)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份因生病没有完成生产任务(打纬纱),被关进小号一个月,放出第二天就强迫其干活,因承受不了跳楼身亡。监狱对外宣称是畏罪自杀。一监区长是王怀强,教导员是雷波。

法轮功学员费章金就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10:30—11:30在五监区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方应舟也被关在这个监区。法轮功学员纪广杰被迫害的高压270,等等许许多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7/166710.html

2007-11-05: 零七年十月,八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
零七年十月,八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其中七人被迫害致死在零七年九月,一人被迫害致死在刚刚过去的零七年十月。据明慧网资料初步统计,零七年一至十月期间,至少有九十五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八个迫害致死案例发生在七个省和直辖市,其中湖南省二例;黑龙江省、河北省、吉林省、重庆市、四川省、安徽省各一例。女性法轮功学员有三位,占百分之三十七点五;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四位,占百分之五十。中共和江氏集团自九九年七二零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来,三千一百零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已经得到证实。实际被迫害致死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恶曝光后,在全世界正义善良人们的共同谴责下,中共公开承认了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独立调查报告指,中共从两千年至二零零五年间,每年平均处决一千六百多名死刑犯,但同一时期,却有高达四万一千五百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很可能是强摘自法轮功学员。

今年八月以色列警方逮捕了四名人体器官走私犯,他们供认所贩器官来源于中共的政治犯、死囚和法轮功学员等。此消息发表在以色列最大的报刊上。

自由时报十月二十四日报导,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志军今年三月来台湾,就在下榻的台北福华饭店大厅为准备赴大陆换肝病人审查病历资料进行术前评估。目前有五十余位曾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换肝的台湾病人,正受邀回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参加移植病人的座谈会,全部花费由医院买单。报导说,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又称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号称是全亚洲最大的换肝中心,一年换肝可达六、七百例。自由时报指,事实上,来台拉生意不只天津医师,嘉义泌尿科医师黄士维表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器官移植血液净化科主任林民专,每年也都会来台和换肾病人聚会。

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近日公布的对北京军队医院、辽宁省锦州市法院、广西民族医院等单位的调查录音中,清楚的显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在继续。虽然中共今年五月一日通过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表面上禁止器官买卖,但暗地里却继续干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勾当。

中共不仅没有实现其申办奥运时改善人权的承诺,而且行恶不止,手段更加隐蔽和黑社会化。

明慧网曝光的迫害案例显示,自前公安部长、现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今年三月向全国下达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的命令以来,大陆各地警察连续疯狂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手段恐怖恶劣。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或在单位被绑架或失踪,然后下落不明。抓人的警察及责任人拒绝告诉被抓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关押场所、拒绝亲人面见,甚至互相推诿、矢口否认抓人事实。四川新津,广西容县等地都有知情人士透露,法轮功学员遭遇绑架时被用头套蒙着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恶性事件不断发生。

河北邓文阳再次被绑架,送保定劳教所约十天被迫害致死

邓文阳,男,三十多岁,河北秦皇岛市山海关大法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多次被邪党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邓文阳再次被绑架,送到保定劳教所约十天被迫害致死。家属被强迫签字同意火化。

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山海关公安局警察张德岳、付勇等劫持了二十二名大法弟子。邓文阳也在那天被绑架。八月三十日,邓文阳被送往保定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送回家。

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河北省山海关公安局长赵然和六一零头子张德岳带领三十余警察,再次闯入邓文阳家中,强行把他从床上绑架走。当时邓文阳只穿背心和裤衩,没让穿外衣,就被抬上警车。邓文阳的老母亲被惊吓的当场昏倒在地。

九月二十六日被公安绑架的大法弟子还有赵春明、何秀杰、邓桂云、董玉贤、王桂芹等。

邓文阳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拘留所一晚,次日没经任何手续就被送往保定劳教所。仅十天左右,大法弟子邓文阳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被迫害致死。

邓文阳,原山海关桥梁厂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开平区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后来又转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加重迫害。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天,高阳劳教所的恶警们把十几个大法弟子强行带到厂房,让每个人蹲着,然后把两只手各铐在两边,半小时电击一次。恶警强迫邓文阳用这种姿势蹲了十多天,直到晕倒才把手铐打开。

据一名当时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诉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唐山开平劳教所接到司法部指示,男大法弟子全部转到保定高阳劳教所,保定高阳劳教所条件非常差,特别邪恶,我与高树存、邓文阳、李琪越等十名被分在高阳第五大队,第五大队是最邪恶的大队。当天晚上,恶警让我们站在大院内,不给饭吃,恶警让刑事犯人用电棍击我们,还用最邪恶的酷刑,摇电话:把两只手两只脚通上电,接在手摇电话上,恶警不停的摇。把我们十个人折磨到下半夜,才给安排一个地方,给点饭吃(每人两个干巴黑馒头,还没有咸菜),住处条件很差,住在一个废工房里,四面透风,冬天很冷,没有取暖设备,和刑事犯住在一起,一个工房内住一百来人。”

山海关公安局一科科长张德岳和成员付勇,几年来一直充当邪党马前卒,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二人几乎参与山海关每一次迫害。

吉林六旬老人王玉环被迫害致死,家属十五天之后才知道

王玉环,六十多岁,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一个平和善良的老人。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王玉环老人与当地数十名大法弟子同时被警察绑架。直到十月九日,家属才得到消息说王玉环已经去世。据透露,王玉环老人已于半个月前的九月二十四日在长春市中心医院去世,家属是在十五天之后才知道的。


大法弟子王玉环

王玉环老人因坚持信仰,八年内被长春警方非法关押十多次。她曾被绑在老虎凳上三天两宿,被折磨得脚踝露出了白骨,手臂筋骨也被警察反复劈折而断;她被警察用电棍电击面部至焦糊,被用烟头烤眼球,被用竹棍扎两耳,被折磨的全身血肉模糊……;她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警察扒得一丝不挂,成大字型绑在硬木板上达二十六天,受尽警察、监医和男犯的侮辱。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吉林省公安厅、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对在二道区召开法会的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抓捕,当场绑架了王玉环、冯立平等三十八人,随后大范围的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波及全市各个区,被牵连的大法弟子非常多。据估计此次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总数在六、七十人左右,并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

大法弟子被分散劫持到长春市二道区的六个派出所:东盛路派出所、和顺派出所、吉林街派出所、东站派出所、荣光路派出所等,遭到连夜非法提审。王玉环被抓到长春市荣光路派出所。当晚,王玉环、杨丽、冯立平、千根太(音)四位大法弟子,又被市局国保大队提到长春市净月潭一秘密地点连夜审讯。王玉环被送回荣光路派出所时,已是遍体鳞伤,是被两个人架回来的。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的卫生科科长李显东,自称是处理王玉环事件的联系人。但他从来没有主动同王玉环的家人联系过。问他遗体现在哪里,他开始说不知道,后又说:他做不了主,说的不算,他只是联系人。

从王玉环被抓直到现在,相关责任部门──长春市公安局、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长春市公安医院,没有一个人主动找家人说明情况。王玉环的家人感到非常无助,不知如何处理此事,也非常害怕警察等威胁迫害。

安徽费章金被酷刑摧残致死

最近,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在致欧洲议会议长汉斯•格特珀特林的信中提到:“九月二十三日,我会见了联合国酷刑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先生,他撰写的有关中国酷刑的报告得出结论:被拘押者当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高智晟律师也曾见过诺瓦克先生,他认为大约有二十五万法轮功学员目前仍被关押。”

大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医院、洗脑班等迫害场所,遭受着惨绝人寰的酷刑摧残。

费章金,男,四十多岁,安徽鞍山当涂县大法弟子,因坚持信仰,于二零零五年九月被非法送入安徽宿州监狱,多次遭到酷刑折磨。监狱洗脑基地对他进行强制洗脑,警察指使在押人员毒打他,用三尺多长的木棍在他身上乱打一气,很远处都能听到“噼哩啪啦”的打击声,一连二十来天。二零零五年十月,警察唐传友等人连续几天用高压电棍电击费章金。恶警还指使犯人陈国兴、王九林对费章金强行灌热饭,用钢针扎嘴唇等方式折磨他。

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中午10:30左右,费章金被人搀扶到监狱犯人卫生所,11:30被迫害致死。

有目击者看到费章金的遗体被送上救护车,身体发青。关于费章金的死亡原因,一种说法:系狱医吊水致死;另一种说法:被恶警指使犯人王同、韩明勤、丁某某强制灌食致死。恶警对外宣称他死于心脏骤停。

*  *  *

迫害八年多来,中共的一系列邪恶暴行丝毫动摇不了法轮功修炼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只能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真面目,唾弃中共,越来越多的人顺天意汇入解体中共的洪流中。由《九评共产党》引发的大陆三退大潮,已使中共邪党走向全面彻底的解体直至灭亡。

中共和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邪恶迫害必将在最可耻中收场,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元凶及其追随者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5/165986.html

2007-10-30: 费章金被安徽宿州监狱迫害致死,二名大法弟子生命垂危
安徽大法弟子费章金,于2007年9月23日中午在宿州监狱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纪广杰、孙方熙等人遭恶警残忍迫害,目前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中。

合肥叉车厂大法弟子王洪荣是被宿州监狱恶警迫害致下肢瘫痪、直至生命垂危时才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下旬被放回家的,回家两个月便含冤离世。

大法弟子费章金被迫害致死

马鞍山当涂县大法弟子费章金坚持自己的信仰,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恶警多次用酷刑折磨,致使身体很快衰弱,2007年9月23日中午10:30左右被搀扶到监狱犯人卫生所,11:30被迫害致死。

有目击者看到费章金的遗体被送上救护车,身体发青。关于费章金的死亡原因,一种说法:系狱医吊水致死;另一种说法:被恶警指使犯人王同、韩明勤、丁某某强制灌食致死。恶警对外宣称他死于心脏骤停。

一监区教导员:雷波,监区长:王怀强。王同是杀人犯,安徽芜湖人,第一次杀人被判无期徒刑,释放后不久再一次杀人,被判重刑;韩明勤,原系阜阳交警支队长,因1300多万元财产来历不明判11年;丁某某,原阜阳市卫生局医生,因贪污被判刑。现在宿州监狱对大法弟子野蛮灌食都是这三人,其中王同主灌(非常邪恶),另两人协灌。

大法弟子费章金,男,40多岁,被非法判刑3年,于2005年9月送入安徽宿州监狱。监狱洗脑基地曾对其进行强制洗脑,恶警指使吴利(曾经被邪恶蒙蔽的学员,安徽肥西人)等用棍毒打费章金,用三尺多长的木棍在他身上乱打一气,多远都能听到“噼哩啪啦”的打击声,一连二十来天。2005年10月,恶警唐传友等人连续几天用高压电棍电击费章金

恶警把费章金转至一监区(原8分监区,又叫打纱队),继续对其迫害,其间恶警指使犯人陈国兴、王九林对费章金灌热饭,用钢针扎嘴唇等方式迫害。

纪广杰、孙方熙等大法弟子遭迫害 生命垂危

现在大法弟子纪广杰(男,合肥人)在一监区被迫害,现血压高至上270,低压210,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中。纪广杰于2003年7月19日被安徽合肥不法人员非法羁押,被判刑7年,并于2004年11月从合肥看守所转宿州监狱,遭惨无人道的折磨。

大法弟子孙方熙自从2007年3月从安徽白湖监狱转入宿州监狱,一直被关在小号(严管队),现在绝食,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中,恶警灌食,将其牙撬掉。孙方熙,安徽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原广播电视厅)工程师,2001年元月初被非法送到南湖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大法弟子沈学安,被非法关押四监区,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吊铐在监室的窗子上3、4个月,全身浮肿。

大法弟子王满意,被非法关押四监区,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背法,被恶警用电棍插在嘴里电击,整个口腔被电烂,一个多月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流汁。

大法弟子王羽,被非法关押六监区,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一直关在小号3个月,放出去几天,又关3个月,又放出去几天,再关3个月。

大法弟子方应舟,被非法关押一监区,被关小号5个多月,其间绝食被犯人张军(外号黑子不懂医)灌食,牙齿被撬掉,嘴唇被张军等人用钢针扎穿,舌头也多处被扎穿,并用钢针扎其十指,其中一根钢针搅断在手指内,犯人用刀划开取出(不打麻药)。犯人行恶,都是恶警指使,且恶警都在场。

恶警奴役在押人员致死

宿州监狱一监区(原8分监区,又俗称打纱队),现任监区长王怀强、教导员雷波,为了捞外快,从监狱外揽来许多外加工活,强迫犯人超强度干活,分配的任务干不完就不准睡觉,有人几天几夜都睡不到觉;对完不成任务的实施酷刑折磨,或送到监狱严管队(小号)折磨。

2007年中国新年前后,犯人李富民(音)因身体有病完不成任务,被送到小号关押,一个月出来后,身体仍未恢复,第二天又被强迫干活,李富民被逼走投无路,跳楼自杀。监狱对外宣称其畏罪自杀。

李富民死后,王怀强在犯人大会上叫嚣:分配的活必须干完,不睡觉不吃饭都要把活干完,否则的话就去死,死了李富民又能把我怎么样。

2007年10月8日左右,五监区的李其中(音)外号“小云南”,因完不成服装厂的生产任务,警察打他,犯人组长也打他,被逼得爬上四楼外墙上要自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0/165547.html

宿州监狱(安徽省第三监狱,男,女)联系资料(区号: 557)

2016-10-23: 安徽省宿州监狱洗脑班
洗脑班电话:0557-3723253头目黄启俊

2012-08-16:安徽宿州监狱主要实施迫害人:唐传友、黄启俊。
安徽宿州监狱洗脑基地监区长唐传友:0557-303968713305576300(手机)
安徽省宿州第三监狱:0557-3060631 0557-3033003
监狱长:冯家宝0557-3061826
政委:吕勇0557-3061517教导员:夏良民0557-3052363
副监区长:刘家忠0557-3059980
分监区长:黄启俊0557-3043062
指导员:姚松0557-3061373
办公室:0557-3040379
机械厂副教导员:武玉东0557-31668113063379
监管监区副教导员:赵永顺0557-3032300
监管监区办公室:0557-3060935
墉桥监区教导员:郑太平0557-3049175(宅)
恶警:李敏0557-3035506(宅)

2007-10-30:
安徽省宿州第三监狱:0557-3060631 0557-3033003
监狱长:冯家宝 0557-3061826
政委:  吕勇   0557-3061517
洗脑基地监区长 唐传友:0557-303968713305576300(手机)
教导员:  夏良民 0557-3052363
副监区长:刘家忠 0557-3059980
分监区长:黄启俊 0557-3043062
指导员:  姚松   0557-3061373
办公室:  0557-3040379
机械厂副教导员:  武玉东 0557-31668113063379
监管监区副教导员:赵永顺 0557-3032300
监管监区办公室:0557-3060935
墉桥监区教导员:郑太平 0557-3049175(宅)
恶警:李敏 0557-3035506(宅)

宿州市监狱(区号0577)

宿州市监狱 0557-304037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