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徐州 邳州市 >> 赵荣彩,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徐州邳州市土山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9-26
家庭成员: 儿女: 赵荣彩女儿
夫妻/父母: 赵荣彩 张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14:  江苏省邳州市翁洪武、刘梅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7年5月12日早上6点48分,江苏省邳州市土山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翁洪武,警察一度还企图绑架翁洪武的家属王成侠,因为王成侠的母亲半身不遂需要她照顾,警察才作罢。翁洪武当晚被劫持至邳州市国保大队,至今未归。

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赵荣彩、钟邦顺,赵荣彩当天回家,钟邦顺于13日早上回家。

5月13日早上,土山派出所警察又绑架刘梅等5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4/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8007.html


2015-10-06: 江苏省邳州市公安局和太山镇派出所警察于8月29日下午,绑架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结止到9月29日,邳州市和土山镇放回9名法轮功学员,而且都是夜里到家。其中没有法轮功学员赵荣彩母女二人。

土山镇赵荣彩,在8月29日被绑架之前,2010年被非法判刑4年,在南京监狱,受尽屈辱和折磨,坚修大法心不动。于2015年3月左右回家。才几个月的时间,因为诉江又被绑架到徐州看守所,一直在绝食。家里有80多岁的老婆婆,和刚上幼儿园的小女儿,没有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6/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7141.html

2015-09-23: 8月29日下午,江苏省邳州市公安局和土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土山镇村民赵荣彩母女二人,并且殴打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3/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6195.html

2015-09-05: 江苏省徐州市土山镇魏向英、赵荣彩被绑架殴打

上星期,江苏省徐州市土山镇法轮功学员魏向英、赵荣彩等十余人被徐州市“610”和公安局抓走,并残酷迫害和殴打。赵荣彩的头发都被抓下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5168.html

2014-04-20: 请帮助搜集南京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赵荣彩的责任人

江苏法轮功学员赵荣彩被南京女子监狱持续迫害四年,生命垂危。请知情者曝光详情及参与迫害相关机构和个人详细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0/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0255.html

2014-04-04:赵荣彩在南京女子监狱遭迫害 不能自理

江苏省邳州市土山镇法轮功学员赵荣彩,自从二零一零年被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后,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危急状态,现在的她骨瘦如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每天被饲管灌食。

赵荣彩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在集市上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邳州市张楼看守所。赵荣彩家中还有四个孩子,最小的才六岁,赵荣彩强烈要求回家,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她被折磨得脱了相,非常虚弱,警察只好给她办“取保候审”,但始终未出示任何相关的法律文书和手续。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赵荣彩在家中被土山镇派出所警察曹强等和邳州法院的三个人绑架,并被直接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法院的人声称已经对她非法判刑四年半。不法人员同样没有向她及家人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等。赵荣彩的几个孩子再次陷入无人照管的境地。

南京女监为了“转化”赵荣彩,曾专门从洪泽湖监狱找来女恶警曹新红,担任“转化”赵荣彩的攻坚组头目,单独对赵荣彩实施系列迫害,但均告失败。

狱方还设计让亲戚去“转化”她,也没有得逞,就不允许她的亲人探监,家人询问关于赵荣彩的情况,狱警也一概说“不知道”。

赵荣彩是江苏徐州市邳州市(邳县)土山镇街北村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赵荣彩与丈夫张伟多次遭邪党迫害。张伟于二零零八年被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迫害。赵荣彩曾于二零零五年被绑架,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江苏镇江句容女子劳教所迫害,至二零零八年夏才出狱。

赵荣彩再次被绑架后,她的多位家人也被迫离家,现年十岁的小女儿在妈妈被绑架时还不到六岁,地方政府和派出所人员,还以各种无理借口不给孩子上户口,导致孩子至今不能正常上学,跟着多病的老奶奶艰难度日。

赵荣彩在狱中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她一次次被折磨至奄奄一息。呼吁外界紧急关注她的状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4/赵荣彩在南京女子监狱遭迫害-不能自理-289550.html

2011-12-01: 赵荣彩遭南京女子监狱暴力洗脑迫害

江苏邳州市土山镇法轮功学员赵荣彩,今年正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目前在南京女子监狱遭暴力洗脑迫害,据悉人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赵荣彩在集市上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邳州市张楼看守所,家中撇下四个孩子,最小的才六岁。赵荣彩强烈要求回家,九月初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人都走样了,非常虚弱,恶警只好给她办了所谓“取保候审”。(家里人始终未见任何相关的法律文书和手续)。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多钟,江苏省徐州地区邳州市土山镇派出所的曹强等人和邳州法院的三人,闯进赵荣彩家,再次将她绑架,并直接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宣称对她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不法人员同样没有向她及家人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等。她家中几个孩子再次沦落无人照管的境地。

据了解,南京女监为了“转化”赵荣彩,专门从洪泽湖监狱找来所谓洗脑“专家”女恶警曹新红,担“转化赵荣彩攻坚组”头目,将“攻坚组”设在五监区五楼,单独对赵荣彩实施系列迫害,均告失败。

赵荣彩从今年九月底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南京女子监狱恶警对她进行穷凶极恶折磨,毫无人性可言目前赵荣彩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人奄奄一息,邪党监狱仍不放人,还想变本加厉继续对她实施残酷迫害。

赵荣彩是江苏徐州市邳州市(邳县)土山镇街北村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赵荣彩与丈夫张伟多次遭邪党迫害。张伟于二零零八年被邪党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

赵荣彩也曾于二零零五年被绑架,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江苏镇江句容女子劳教所迫害,至二零零八年夏才出狱。

呼吁外界关注南京女子监狱的暴行。请知情者曝光南京女子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详细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赵荣彩遭南京女子监狱暴力洗脑迫害-250046.html

2011-02-23: 江苏徐州法轮功学员绝食回家再遭非法抓捕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多钟,江苏省徐州地区邳州市土山镇派出所的曹强等人和邳州法院的三人,强行把赵荣彩带走。其丈夫张伟被恶党非法判刑四年半,赵荣彩本人也是被恶党非法关押二年之久,赵荣彩本人通过绝食抗议一个月之后才被恶党送回来。赵荣彩同修刚走入正常生活又被恶党非法抓走。呼吁有正义感的善良人营救赵荣彩

2010-09-18: 江苏邳州市法轮功学员张伟、赵荣彩夫妇仍遭受非法关押

江苏邳州市法轮功学员张伟、赵荣彩夫妇,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自99年7.20以来多次惨遭迫害。张伟于2008年非法抓捕并判刑4年,现被关押在洪泽湖监狱。妻赵荣彩2006年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南京句容女子劳教所迫害至2008年夏。

2010年3月31日,赵荣彩在集市上再次被非法劫持,现关押在邳州市张楼看守所,家中撇下四个孩子,最小的六岁。赵荣彩因强烈要求回家,于9月初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赵荣彩现在身体极度虚弱,人都走样了。

同时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徐宁(女,33岁)、王成侠(女60岁左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8/229789.html

2010-04-03: 江苏省皮州市大法弟子赵荣彩被绑架

江苏省皮州市土山县大法弟子赵荣彩在2010年3月31日下午跟世人讲真相时,被赞成镇派出所抓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3/220880.html

2009-12-24: 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的纍纍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4/214922.html

2008-04-24: 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将赵荣彩关小号迫害

江苏省邳州市法轮功学员赵荣彩目前正被江苏省句容女子劳教所迫害。
据确切消息,法轮功学员赵荣彩拒不向邪恶妥协,拒穿囚服,不写“四书”,并向其他犯人讲真相。现劳教所正在把赵荣彩关“小号”严管迫害,并以要延期相威胁,同时不准打电话,不准亲人接见等。现赵荣彩整个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情况令人担忧。
请知情同修提供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严管队)详细情况和讯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4/177097.html

2008-03-31: 江苏省劳教局与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唐国防(教育处处长)是江苏省劳教局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要分子。法轮功被迫害近八年来,唐国防与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的洪鹰、周英狼狈为奸,采用了各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肉体、精神上的摧残。

八年来,至少有:刘冬梅、周信芳、孔庆梅等20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疯,迫害成精神分裂。有许多人(无法统计)被打伤。由于长期不给睡觉,致使有些人精神恍惚失常。由于不给大小便,有的人憋不住尿在裤子里。恶警利用的打手们就用脚踢或用凳子砸她们的下身,有的大便在裤子里,打手就将带有大便的裤子套在她们头上,受尽人格的侮辱和人身的折磨。

唐国防一度时间就住在女子劳教所。带着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攻坚”,所谓“攻坚”就是将一名法轮功学员单独封闭起来,利用吸毒劳教做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身心侮辱,体罚,不给睡觉,不给吃饱饭,不给大小便,毒打。

法轮功学员高玉兰,几乎两年没有睡过多少觉,一天不超过一两个小时,甚至整天整夜不给睡觉。由于长期缺觉,二只眼皮睁不开,邪恶的吸毒人员在恶警的唆使下,将她的两只眼皮用铁夹子夹起来,致使高玉兰两只眼睛视网膜脱落。

法轮功学员王吉萍,被至少6-7人压在她身上,抓着她的手强迫她写放弃信仰的“三书”。王吉萍的肋骨被打断,不能行走自理。恶人仍不放过她,长期折磨,致使她两根肋骨坏死,小肠化脓,家人抬着回去。家人将她送到医院,两根肋骨被拿掉,腹腔全是脓,只得清洗。

法轮功学员朱瑞峰,被毒打的脖子缩在胸腔里伸不直,后来去镇江某医院拉伸。

法轮功学员吴顺珍,吸毒犯用蚊香烧她的腰部,头往尿桶里压等等。

法轮功学员邓金妹、朱進梅,直到期满回家被打的内伤还没有好,经常疼痛。

法轮功学员藉建霞,打手们用小凳子把她的头砸破,鲜血直流,腰部打伤,眼睛打青,邪恶的打手专门扭掐她的胸部,从乳房到腰部一片青紫,惨不忍睹。

法轮功学员巩锦绣,打手用铁衣架抽打身体,抓着头部往墙上撞,头发被一把一把地抓落在地上。

法轮功学员奚留英,邪恶用铁夹子,夹她的乳房,冬天把她衣服剥光,用尿桶装冷水从头浇到底,一次用四桶水,头发一抓就是一撮掉下来,眼睛打肿看不见东西,拉到医院治疗。

法轮功学员胡珍茹,60多岁,恶人不给她睡觉,强行要她站在反着放的板凳四脚上,经常摔倒在地上,眼镜被打碎,恶人还用拖把捅她的下身。

法轮功学员翟裕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周英、洪鹰带着6-7名吸毒卖淫女强行压在地上,直接用杓子将米饭往她嘴里塞,乘机打、掐、扭她的嘴,洪鹰恶狠狠地说:把你的嘴打成猪嘴看你还吃不吃,一直绝食一年,加期半年,灌食一年半。

法轮功学员赵荣彩,由于不愿意写她们的那些肮脏的邪话,在恶警孙萍的示意下,吸毒犯把她打成脑震荡,脸色苍白,呕吐,躺在水泥地上起不来,后来拉到医院治疗。

法轮功学员王建萍,绝食抗议非法关押,6-7名吸毒犯将其强行压在地,有的踩她的脚,有的踢她的腿,有的打他的嘴,用杓子直接灌食,由于多次绝食,她的牙齿被恶人快要撬光了。

法轮功学员王惠兰,在恶警孙萍的指使下,全身被打的都是伤,青一块,紫一块,不是罚站就是罚蹲,腿肿、脸肿,不像人样子。

以上仅举几例,也只是冰山一角。

2007 年11月,唐国防企图学着别人样子召开全体法轮功学员答疑会。内容当然是反面的,然而全体法轮功学员当场当其面揭露了三大队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采用的恶毒的手段和邪恶的招数来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唐国防假惺惺地批评恶警要注意方式,然后气急败坏地说:“今天就是共产党十恶不赦,也轮不上你法轮功。”最后言不由衷地说,“不要指望这些人能『转化’”,灰溜溜地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31/175544.html

2008-03-24: 目前句东女子劳教所还非法关押着多名大法学员,其中有王建平、王慧兰、李丽、赵荣彩、胡珍如、刘琴芳,以及一些新近被非法关押進去的大法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5012.html

2008-01-12: 赵荣彩被送往江苏句容女子劳教所摧残
江苏省邳州市大法弟子赵荣彩因坚持信仰于二零零六年五月末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抓捕,遭非法逼供,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八月初赵荣彩被恶警送到江苏句容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赵荣彩遭野蛮迫害,几次昏死过去。

邳州市土山镇大法弟子赵荣彩,女,四十岁,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被邳州邪恶国保大队警察从家中绑架至居住地派出所,非法审讯四天后又被非法劫持到邳州刑警大队,秘密审讯近一个月。恶警未出具任何法律手续先后非法抄家两次,抢走mp3一个,手机一部。其丈夫(修炼)同家人多次到邳州公安局找相关人员要求放人均遭无理拒绝。请律师出面要求邳州国保大队告知赵荣彩具体情况也被拒绝。家人再次找律师帮助却得知该律师已被有关部门恐吓不敢再出面说话。后赵荣彩被强行送進邳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国保大队长高阳邪恶地说“你〔赵〕不说一个字我也照样把你送進来了。”这期间赵荣彩不妥协,一身正气,堂堂正正的向非法审讯她的警察们讲述法轮大法真相,并正告他们不要向大法弟子行恶…一些警察明白了真相,一些警察说:再听你说我们也要炼法轮功了。

恶警未从赵荣彩口中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所谓材料,又把她非法押送到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强制洗脑,企图使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赵荣彩继续绝食抵制非法迫害,并掰坏恶人洗脑用的光盘。绝食期间(一个多月)遭到野蛮的灌食迫害,恶警把一位原本十分健康的大法弟子摧残得奄奄一息。即使这样恶警仍不肯罢休,于当年八月初又把昏迷不醒的赵荣彩秘密地送到江苏省句容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劳教二年的手续上未注明任何理由也无赵荣彩本人签字)自赵荣彩被非法抓捕至今,恶警未给她家人出具任何相关法律文书。

至今,赵荣彩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句容女子劳教所非法迫害,并且恶警仍不允许她丈夫接见。据悉,江苏句容女子劳教所三大队(赵荣彩所在的严管队)近期对赵荣彩迫害十分残暴,曾经一个多月未叫赵荣彩睡觉, 赵荣彩几次昏死过去,被恶管教用针狠扎人中扎醒过来…现在身体十分虚弱,骨瘦如柴,情况令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170140.html

2007-10-22: 多名法轮功学员正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遭折磨
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目前还有很多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遭受迫害。

恶警的手段极其邪恶,包括体罚不让睡觉、罚跪、抄书、用小方凳四脚朝天,强迫学员两脚站在上面写字等,常用邪恶的“教科书”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不按恶人的要求去写去说,就会遭到不同成度的迫害。有的学员学法、默写经文,被发现后,恶警就对她们采取封闭迫害,進行强化洗脑和体罚。狱警还利用吸毒犯等当“包夹”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给“包夹”加分奖励,发放报酬等。下面曝光部份法轮功学员正在被迫害的情况,为笔者亲眼所见。

王惠兰,女,四十五岁,南京市人,于二零零七年四月被非法劳教。劳教人员贾玉红、王昕等人对大法弟子王惠兰拳打脚踢,王惠兰被打的胸、腹部重伤,便血。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康复中心的陈姓主任对其灌食,投不明药物,使王惠兰大脑失控,当晚七时人窒息,现详情不明。参与迫害王惠兰的有:狱警洪鹰、周英、孙萍等人,句东女子劳教所所长助理缪琪、政委牛忠萍。

李莉,女,四十七岁,南京市人,为坚持学法,炼功反迫害,狱警指使“包夹”不让她睡觉,并用胶带将她两眼皮粘住,不能闭眼,不让洗漱等,不给个人卫生需要的一切,并允许包夹任意对大法弟子進行摧残。

李秀芳被摧残的一只脚已不能正常行走,还被强迫抄写谤师谤法的话一百遍。

何晶,女,五十一岁,常州市某医院妇产科医生,七月份被非法劳教至今,她自带的一切日用物品均被恶警抢走,恶警扬言,表现不好,不给使用。她因为反迫害,常遭到迫害。

胡珍如,女,六十一岁,南京大厂人,由于在洪鹰、周英的唆使下,遭到吸毒人员和其他人员的毒打,现大脑留下后遗症,经常下半夜不能入睡,现两眼视力急剧下降,一只耳朵被撕掉,痛苦不堪。

赵荣彩,女,四十岁,徐州邳州市人,因坚修大法,被当地六一零在无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将其强行抓進地方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赵荣彩以绝食進行反迫害,并在洗脑班抵制播放邪恶录像。六一零恶人在没有任何理由和没有户口、也没有对其出示劳动教养决定书的情况下,强行将她送到句东劳动教养一年半。在洪鹰、周英等人的指使下,吸毒劳教人员对赵荣彩進行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不让睡觉、大小便、洗漱等,做一切事情必须写申请。现还在继续遭受迫害摧残。進劳教所后,当地六一零将她的户口补上,这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而所为。

王建平,女,五十二岁,盐城市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零年被送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后绝食抵制迫害,生命垂危(当时体重只五十斤),通知家属带回。因她坚持修炼,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邪恶的六一零仍不放过她,她三次被劳教、五次被送劳教所,都因绝食抵制,生命垂危后被带回。在今年六月三十日,由当地六一零再次强行送到劳教所,其中有三大队周英副教导员也参与了此事,由当地六一零翻墙头私闯民宅,将王建平强行非法抓走。当晚,从盐城市强行带到句东劳教所,她以绝食反迫害,三大队副教导员洪鹰,周英亲自指使吸毒人员强行灌食。其中,再一次强行灌食时,使王建平小便失禁,而恶警洪鹰不但不停止灌食,还叫嚣:一粒米饭都不许剩下。在强行灌食中,王建平被她们撬掉一个半门牙,灌食时没有使用流汁,而是直接用的烫饭。现在她身体非常弱,每天都要人扶着行走,个人生活需人料理。劳教所不让她打电话和家人联系。她丈夫九月份从盐城来看望,劳教所也不让会见,其丈夫便写了留言条,请三大队的警察带给她,也被她们扣下了。王建平现在还在遭受迫害。

籍建霞,女,五十岁左右,南京市人,现被非法关押在句东劳教所,遭到了非人迫害。在三大队洪鹰、周英等恶警的指使下,吸毒人员王昕等人对她進行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不让睡觉、用抹地布沾上小便,塞在她的嘴里、用小凳子砸她的头、对其阴部進行施暴、体罚、罚站、罚蹲等等,使她神经错乱,身体被吸毒劳教人员掐的青一块、紫一块。她被封闭迫害长达四个月之久,现在被强迫奴役,每天很晚才收工,还被强迫抄写言行规范数遍,还要写所谓“思想汇报”。

正告大队长陈克兰、洪鹰、周英、孙萍、练少华、丁慧、戚冬梅、牛忠萍、周瑞英、缪琪、陆雪芹、吴文洁、贺燕、张燕、王艾等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为了金钱继续跟随中共再出卖自己的良知、迫害大法弟子了。善恶必报是天理,珍惜生命,为自己留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2/165026.html

2007-09-23: 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在句容市,是所谓的“文明劳教所”,从2000年就开始关押大法学员,以前三大队、四大队是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地方。直至现在,三大队还非法关押着五、六十名大法学员。

恶毒的教导员有:洪鹰、周英,他们对大法学员采取狠毒的咒骂和体罚,暗示、怂恿吸毒人员对大法学员行使暴力,致使大法学员胡珍如、吴荣朵、席霞等等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他们用小凳子倒过来四脚朝天放置,强迫大法学员赤脚蹲在上面抄写邪恶的材料,如不听从就用扫帚的塑料柄捅学员的下身,用拖把柄暴打,用铁衣架叠起来打脸和头。大法学员们被打的鼻青脸肿,头打破了,肋骨也给打断了,还不给治疗。

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就强行灌食,恶警让其他大法学员在边上看着她们野蛮的灌。大法学员的鼻子、嘴、咽喉都在强行的暴力灌食中造成了创伤,恶警然后再假惺惺将受到残害的大法学员拖往康复中心,假借治疗的名义,在医务人员的灌食中加進些见不得人的损害人体的不明药物,造成大法学员大脑麻木,过一段时间后,会觉的头很痛,嘴很苦。等到大法学员要恢复饮食,恶警们又使出了强迫大法学员写谩骂老师与大法的语言来换取吃饭,洗碗,洗澡,大小便等等,每一次都要罚抄二张邪恶的书籍,恶警们把时间安排的满满的,大法学员一天只能睡一,二小时的觉。

恶警们用罚抄,谩骂,体罚,来强迫大法学员转化。其他恶警有队长:孙萍、赵金礼。恶警有:丁惠、华婷婷、练少华、戚冬梅、张静、许志琴、吴红燕,还有一个姓毛的也非常的恶毒,她以前是管严管组的,指使吸毒人员毒打不转化的学员。

有的大法学员由于在被迫洗脑时提出了不同的说法,为大法辩护,遭到罚蹲,还要罚抄,不准大、小便,有的大法学员被罚蹲到脚肿得不能走路,如郭娟玲由于连蹲了二天一夜,脚肿的几个月拖鞋都不能穿了,蹲的时候还要受到打骂污辱;朱火妹为大法辩护,也遭到罚蹲罚抄,不让大小便,最后弄了一身;李秀芳由于蹲的时间太长了,把脚都弄伤了,到放回去的时候,脚面还提不起来。

这一系列迫害只是我在一年中所见的,还有许多看不见的,因还有被单独关押的大法学员,我无法与她们接触,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楼上传来的击打声与哭声,她们受到的迫害还要严重的多得多。

第三大队监控大法学员的吸毒人员都称他们受到来自劳教所恶警的指挥,金晓红、王凤英、贾依红等劳教人员给大法学员肉体上留下了许多的伤痕。这是我知道的几个恶人,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不了解的黑幕。

另外还有在06年12月25日左右,有人来劳教所检查,劳教所的恶警把大法学员们藏在东间的小仓库里,不让在里面走动,不让大小便。在07年4月中下旬还有过一次,不过民警怕引起怀疑,强迫大法学员全部到车间里劳动,等参观的人走了才让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共产邪党所标榜的“文明劳教所”的所作所为,让人们真正的看到的共产邪党其丑恶嘴脸,面上一套,背地里却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用残酷的手段对待善良的人们。

以下是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有的已放回家,有的还被非法关押:
曹懿范,吴秋琴,袁金娥,将素根,金佩霞,郑翠芳,张英俊,朱素兰,孙召兰,胡珍如,朱瑞丰,陆玉英,张小新,刘解妹,刘琴芳,李绣英,王建平,叶绿容,肖玉珍,徐晓益,钱国琴,费代玉,李森,李季芳,荣彩珍,王春蓉,徐盘珍,李秀芳,周春孜,郭娟玲,朱建妹,赵荣彩,汤绣芳,王丽华,陈林,朱火妹,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3/163160.html

徐州 邳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16)

2018-10-04: 徐州泉山区法院电话:0516-83637779
徐州泉山检察院电话:0516-68963900
邳州看守所电话:0516-86994974
邳州市土山派出所电话:0516-86551160

2017-05-18: 邳(批)州市土山派出所:51686551160
所长 白:13805222588
邳州市公安局
局长 张军:51686334630
国保大队:51686299718
大队长 高扬:516862997285168622988513805222876
国保 吴猛:13805222117
邳州市公安局
国保 李自安:13815376637
于建龙:13852233444
杨自坤:13852060038
蒋幼鹏:13852238032
刘建明:13605221515
李银凤:13852233553
张福义:13905223745
邳州市610办:5168688961051686288578
副主任 刘兆和:13813725118
副书记 倪靖礼:5168662959513952271921
副书记 徐善军:15005223888
邳州市政法委:51686629589 书记 冯其谱
副书记 吴玉良:宅 51686228316
法治办:51686629590
综治办:51686629591

2015-07-15: 江苏省邳州市610陈强  陈强 0516-86288578 13705221122
运东派出所片警刘军  刘军 13952105367

2015-06-22: 邳州市610办、国安办 及 政法口领导电话,区号:0516

610办 0516-86288578
张宗强 0516-86994606 13905223000(610主任)
汪 颖 0516-86334606 13852060916(副主任,多次参与具体迫害)
罗少恒 13905222296(副主任)
陈 强 0516-86288578 13705221122(多次参与具体迫害)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16)

2014-04-20:
已知直接主管“攻坚”的恶人是曹新红,女,五十多岁,从江苏洪泽监狱抽调到南京,还有一个姓白的男科长,四十多岁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8-01-16: 江苏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6/17043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