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浙江 >> 温州 乐清市 >> 陈忠升, 男, 38

个人情况: 公安民警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浙江省乐清市江镇清芙路17号
有关恶人: 乐清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头目瞿纪福、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景生
迫害情况: 非法判劳教二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9-0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忠升 陈忠升的妻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3-16: 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法轮功学员谢秀芳家被非法抄家

2016年3月2日,乐清市国保大队警察,带了数人想非法闯入大法弟子陈忠升家中。陈忠升极力反抗,闭门不开,问其此行目的等,邻居也出来劝阻国保离开,僵持了近一个大上午,才作罢撤队。

2016年3月3日,乐清市竹屿镇派出所,因受乐清国保指使,非法闯进谢秀芳家中。当时他们夫妇都在外上班,只有他们的女儿在家,派出所人员非法持有空的搜查证,将谢秀芬家的《转法轮》、《洪吟》、《法轮大法义解》等数本大法书籍劫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6/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5417.html#16315224631-1

2008-02-28: 浙江金华十里坪劳教所虐待法轮功学员陈忠升

浙江乐清法轮功学员陈忠升被关在金华十里坪劳教所,其家属去接见陈忠升时,发现劳教所恶警给陈忠升戴上手铐,其家人看了以后非常担心。他母亲以泪洗面。据悉陈忠升在劳教所遭各种非人的虐待,三餐吃不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8/173258.html

2008-01-27: 曝光浙江十里坪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是恶党自720后非法关押全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场所,所内直属中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队。现任直属中队头目为张元峰和郑旭东。该中队一直跟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直到现在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冯海富、朱作新、陈忠升等人仍加以各种形式的迫害。

坚持炼功的,恶警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戴手铐、捆绑,纵容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背劳教所制度的,恶警就给法轮功学员加期;不配合走队列的,恶警就挑唆劳教人员来攻击法轮功学员;恶警不许法轮功学员使用自己的钱,只许买少量生活品,不许法轮功学员随便说话,两名包夹紧随其身,稍有不是恶人就会谩骂,法轮功学员还被强制参加劳动,而又不能获得减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71180.html

2006-10-15: 浙江乐清市大法弟子陈忠升被送金华十里坪劳教所迫害

浙江省乐清市大法弟子陈忠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邪恶之徒在去杭州的返途中,在乐清高速出口站被乐清公安局610邪恶之徒绑架。在二十天内封锁一切消息加重迫害陈忠升,并非法判处陈忠升劳教两年送金华十里坪劳教所继续進行强化洗脑转化。

邪恶之徒并非法抓捕陈忠升的爱人,拘留了十天。可见邪党无视法律、宪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5/140233.html

2006-09-24: 浙江温州市陈忠升再次被绑架劳教

浙江温州市法轮功学员陈忠升与夫人七月下旬,前往杭州等地,看望曾经在狱中共过患难的难友,7月23日回“家”(自从2002年夏天他出狱后,一直在当地警察的严密监控下,居无定所过着逃亡的生活),在半路上还未到家,就被乐清市公安局绑架,关在乐清市公安局看守所,公安当局没有给家属任何法律文书。8月24日,陈忠升又被非法送到十里坪劳教所迫害。

陈忠升,家住温州乐清市清江镇清英路8号,在雷达部队当过18年兵,退役时已是正营级军官,转业后任当地公安局交警,修炼法轮功已多年,2000年初第一次被捕,关入浙江金华龙游十里坪劳教所。因为对法轮大法矢志不移,在狱中吃尽苦头,连续十多天坐老虎凳,每天两餐每餐2两,手脚都被铐在老虎凳上,不让睡觉,大小便也在老虎凳上,如此残酷的刑罚没有改变他的信仰。

希望国际社会强烈关注陈忠升先生的安危,全力营救他早日脱离虎口。现在他夫人和妹妹家电话都受到严密监控。

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中认识陈忠升的浙江民主人士范子良、戚惠民说;“陈忠升先生是个大好人,他在狱中也不忘做好事、做善事,给狱友的帮助真是无微不至,赢得了大家对他的尊敬,人们从他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精神威力无比,修炼法轮功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好人!”

范子良2001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劳教二年。已年近古稀的范子良表示,能认识陈忠升先生这样的人是这生的荣幸。不久前在多家网站发表了范子良的文章“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范子良表示,“说实话我在入狱前对‘法轮功’的一些理念和行为可以说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共党说‘法轮功’是‘×教’。”“然而通过与这些‘法轮大法弟子’的接触和了解,我不但没有从他们的身上看到‘邪气’,相反,从他们身上折射出来的正气──真、善、忍,让我和其他难友们肃然起敬。尤其是陈忠升先生不畏暴政酷刑、坚持信仰、捍卫真理的勇气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凡是见过法轮功的人,都会感慨万千、心悦诚服。我有许多法轮功朋友,大多是在监狱里相识的。有多位还亲临寒舍叙旧。他们的行为举止、思想品质,在物质享受上完全是苦行僧式的:不吸烟,不喝酒,甚至不喝茶──一杯白开水就知足了,待人诚恳、助人为乐。”

下面是该文介绍关于陈忠升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部份:

陈忠升,男,38岁,浙江省乐清市人,曾为部队军官、公安干警,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开除公职,于2000年10月10日,被温州市当局非法劳教二年。同年11月30日,由乐清市看守所押往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劳教。2001年1月28日,该所为了达到洗脑的目的,在该所四大队直属中队二楼第三个宿舍,对他采取了为时十天的酷刑。

28日20时许,所部一些恶警对他進行简单的问话后,令他脱下衣服,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坐在靠背木椅上,底板是两根细铁棍,然后用胶带把他的四肢绑在椅子上,不得动弹,不许睡觉,不许大小便;每天只给一点点米饭,一点点开水。

平常人一、两天不睡都受不了,他们长达十天时间不让睡觉!在漫长的痛苦中,陈忠升熬得眼泪嘀叭嘀叭往外涌,有时眼皮实在支撑不住,稍微一闭,就遭到拳打、冷水浇身或捏乳头。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目光呆滞、神志不清,好似植物人,同时出现多种幻觉。

在此期间,狱头们每天只给他一点开水,吃两顿,每顿一点米饭,半块小豆腐乳,或者给点甚锦菜甚么的,饿得他干渴的发烧;厕所不给上,尿憋不住只能尿裤子,又臭又脏更冰冷,令他欲死不成,欲活活不了。本来140斤重的魁梧身材的他变成了皮包骨头。

那时正值严冬大寒,房间还开着窗户,寒风刺骨。他身上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冷得全身直哆嗦,牙齿直打颤,日日夜夜久坐之后,腿脚冻僵硬了,肿得很大,皮肤绷得紧亮,一触即破。就这样,他忍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承受着痛不欲生的生死折磨。

这种酷刑持续到第十天才松绑。不久,他被转入新的强制措施──非人的禁闭和“隔离转化”。这种惩罚有时比直接的肉体惩罚还要痛苦,它会把人逼疯的。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才能挺得过来啊!

解禁松绑后,他腿脚钻心地痛,痛得不能睡,睡了痛醒。须有人架着他才能站稳、才能移步……

他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仰深深地感动了难友们,赢得了难友们由衷的敬意。接下来的日子他在难友们的帮助和关怀下,加上自身特有的军人身体素质,他的身体慢慢地有所恢复好转。

平时他也时常力所能及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难友们,以自己的行为告诉周围的难友们甚么是真、善、忍。

出狱后,他依然修炼他的“法轮大法”,依然传递着“法轮大法”的真、善、忍(美)。

当然,当局也始终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时不时地会用各种手段威胁他及家人。他们一家根本没法过上正常人应该过的基本生活。

现在,陈忠升先生又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未经审判,非法送到十里坪劳动教养(8月24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4/138558.html

2006-07-28: 流离失所的浙江省乐清市大法弟子陈忠升被绑架

2006年7月24日,浙江省乐清市大法弟子陈忠升,在高速路出口处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邪恶之徒强行绑架。

大法弟子陈忠升是去年8月恶人欲绑架其去参加浙江省610办在宁波开办的洗脑班时,陈忠升以正念抵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歹徒们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地闯出,从而被迫流离失所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8/134216.html

2006-01-01: 陈建华被酷刑迫害致死 宁波市警方提出30万封口

2005年8月20日左右,浙江省610恐怖办公室在宁波市鄞州区西山阁宾馆开办为期45天的强制洗脑班,在当地绑架大法弟子参加洗脑班,并放言不“转化”就劳教。乐清市大法弟子陈忠升8月15日上午在公司办公室遭到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头目瞿纪福、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景生带着20多个恶警包围,恶徒们扬言非要强制他参加浙江省610办在宁波开办的洗脑班,陈忠升以正念抵制,被迫流离失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7702.html

2005-09-28: 浙江省乐清市大法弟子陈忠升被迫流离失所

目前,大法弟子陈忠升被迫流离失所,家人亲朋好友及同修都不知道其下落,特别是其母亲身患绝症,知道儿子的情况后,痛苦不已,精神受到极大创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8/111378.html

2005-08-19: 8月15日8时30分左右,浙江省乐清市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景生带着恶警,来到大法弟子陈忠升所在办公室欲行绑架其去强制参加浙江省610办举办的邪恶洗脑班,扬言非要去参加洗脑不可,不转化就劳教,大法弟子陈忠升通过发正念在师父慈悲救度保护下巧妙脱离,现在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9/108734.html

2003-09-07: 法轮大法学员陈忠升,男,38岁,浙江省乐清市人,原为公安民警。2000年10月10日,被温州市邪恶势力非法判劳教二年。同年11月30日,由乐清市看守所押往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劳教,于2001年1月28日,该所为了达到洗脑的目的,在该所四大队直属中队二楼第三个宿舍,对他采取了为时10天的酷刑。
28日20时许,所部一些恶警对其進行简单的问话后,令其脱下衣服,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坐在靠背木椅上,然后用胶带把他的四肢绑在椅子上,不得动弹,不许睡觉,不许大小便;每天只给一点点米饭,一点点开水。

平常人一、两天不睡都受不了,他们长达10天时间不让睡觉,在漫长的痛苦中,陈忠升熬得眼泪嘀叭嘀叭外涌,有时眼皮实在支撑不住,稍微一闭,就遭到拳打、冷水浇身或捏乳头。折磨得死去活来、目光呆滞、神志不清,好似植物人,同时出现多种幻觉。

每天约只给一点开水,吃两顿,每顿一点米饭,半块小豆腐乳,或者给点甚锦菜甚么的,饿得其口干渴得发烧;厕所不给上,尿憋不住只能尿裤子,又臭又脏更冰冷,另其欲死不成,欲活活不了,本来140斤重的中等身材的他变成了皮包骨头。

那时正值严冬大寒,房间还开着窗户,寒风刺骨,陈忠身身上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冷得全身直哆嗦,牙齿直打颤,日日夜夜久坐之后,腿脚冻僵硬了,肿得很大,皮肤绷得紧亮,一触即破,陈忠升也只是长久地在痛不欲生中承受着生死的折磨。

该所领导每天都带一些恶警来巡查。这种酷刑持续到第十天才松绑,转入新的强制措施--非人的禁闭和隔离转化,彷佛又進入新的噩梦。

松绑后,腿脚钻心地痛,痛得不能睡,睡了痛醒。须有人架着他才能站稳、才能移步。同时,双腿双脚尤其是左脚开始溃烂化脓,直到一年半以后,腿上那深色疤痕依然清醒可见。脓包好几个烂几个,有的脓包好了又烂,烂了再好,持续了7个月,到了2001年10月,腿脚化脓才基本好了,腿还有些瘸。

遭到这种酷刑后,至今他留下左脚掌神经麻木,使不上劲;左腿依然微肿;肌肉无弹性,摁下去弹不起来;若洗冷水澡,次日四肢便乏力等后遗症,身心遭受到严重摧残。

思想言论自由、人身不受侵害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然而劳教所却用这种酷刑强制洗脑,侵害公民的基本权利,严重违反宪法和有关法律,这是对国家宪法和法律的藐视,对人权的践踏。

只要是不妥协的都受到这种酷刑,在该所受到这种酷刑的还有:浙江金华的徐国伟、徐庆,浙江桐乡的杨杰,浙江诸暨的张力伟,杭州郑力敏等几十人。恶警们还利用劳教人员对大法学员進行包夹监视。每天24小时专人盯着,不准打电话,不准与他人谈话,不准带笔带纸,开始半年,家属来了均不许探望,就连衣服、生活用品、食品之类的也不许带進来。大多数日子,每天出工12小时;早上7点不到就出工,晚上9时30分收工,中间约有2小时多一点时间吃饭。

这就是浙江十里坪劳教所秉承江泽民和“610”办的旨意,对千千万万修炼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的迫害。

(注:陈忠升 住址:浙江省乐清市江镇清芙路17号 现已流离失所。)

温州 乐清市联系资料(区号: 577)

2017-09-14: 当地派出所:
警察瞿寅生18875832961、0577-62385350

2016-03-16: 执行人员电话:15088992929
陈登华 政治教导员 0577-61570200 13706777158
叶茅茅 61570211 13566233505
吴建清 61570206 13002692215
刘晓东 13868667587
卓贤银 61570207 18858729999
谷又林 副局长 专管 13868875098
郑可孟 610办副主任 61880996 62750159 13706771376

2014-11-02: 国保大队:
姓名 职务 办电 手机
朱锋 61570202 13806868687
陈登华 政治教导员 61570200 13706777158
彭增建 副大队长 61570201 13905879989
陈乐丹 副大队长 61570203 13968733311
叶茅茅 61570211 13566233505
潘建乐 13868708888
林佳友 61570203 13806601611
陈志远 61570210 13806860868
朱燕光 61570208 13968766998
夏澎 61570205 13968766677
吴建清 61570206 13002692215
卓贤银 61570207 18858729999
何瑞东 国保大队长 13905877088
刘晓东 打人恶警 13868667587
张育强 经办人 13505879199

局领导
姓名 职务 办电 手机
谷又林 副局长 专管 13868875098
伍建利 局长 61570001 13587872801
陈国利 政委 61570002 13906671019
杨相岳 常务副局长 61570003 13706779188
谷乐荣 副局长 61570005 13905875168
谷冶宏 副局长 61570006 135677660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