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芜湖 繁昌县 >> 徐凤柳(徐风柳),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
拘留时间: 2007年8月24日
有关恶人: 县六一零及恶警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9-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25: 安徽芜湖市繁昌县大法弟子徐凤柳仍被非法关押
继上次5月25日,徐凤柳(音)、张金芳等大法弟子因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繁昌县派出所已暗中盯梢很长时间了。铜陵市顺安镇学员张金芳,通过取保候审的形式,于6月15日被家人接回家。徐凤柳仍被非法关押,还有一名学员情况不知,恶警主要企图查真相资料来源。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5/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1571.html

2018-07-18: 安徽省繁昌县法轮功学员徐凤柳遭绑架情况补充
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法轮功学员徐凤柳2018年5月28日在家中被繁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现被非法拘禁在芜湖市看守所,期间被殴打、灌食,并且遭严管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8/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1190.html

2018-06-20: 安徽繁昌县徐凤柳被非法刑拘 老父母无人照料
徐凤柳,安徽省繁昌县法轮功学员,五十七岁。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多年来一直在家孝顺父母,如今父母已八十多岁了,更需要她照顾,不料在五月二十八日被国保警察绑架,至今仍被关押在繁昌县看守所。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凤柳体弱多病,肚子上面还长了一个大水瘤,无处能医治,非常痛苦。学了法轮大法后,有一次学法,看别人都盘着腿学法,她也想把腿盘上,有一同修问:你能行吗?她说:我能行。说着就把腿盘上了,学着学着,她发现瘤缩小了,她上了趟卫生间,衣服湿了一片,是水瘤破了,淌了一身的黄脓水,几天后,瘤子收口,好了,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粒药,就是读着法轮大法书《转法轮》就好了。

修炼中,徐凤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体无病一身轻。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到多次迫害,有一次在安徽省女教所,看到警察打两位老同修,她就护着,不让警察打她们,警察就冲着她来了。牢里的米发霉发臭,牢里的人吃了又拉又吐,只有凤柳站出来抵制,警察因此怀恨在心,就发毒馒头给她吃,这时有个声音告诉她:有毒不要吃。她感应到了,馒头有毒不能吃,饿也不吃,几天下去也不觉得饿。不久,迫害她的一帮狱警调走了。

走出女教所,徐凤柳更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就是这样一个大好人,现又被非法抓进看守所,老母亲哭的眼皮肿的老高,眼只剩一条缝了。

老父母盼孝女归,家里的亲人需要她啊!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法轮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徐凤柳自身受益了,她也想让更多的好人和她一样,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是大善之举。希望公,警,法,司不明真相的人,赶快了解真相,明善恶,赶快放徐凤柳回家。

繁昌县国保大队:0553-7973628
繁昌县看守所:0553-7913480

请海内外正义人士营救徐凤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0/安徽繁昌县徐凤柳被非法刑拘-老父母无人照料-370031.html

2018-06-16: 安徽省繁昌县法轮功学员徐凤柳遭绑架
安徽省繁昌县中药师、法轮功女学员徐凤柳2018年5月28日在家中被繁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繁昌县看守所。

徐凤柳,原是安徽省繁昌县医药公司中药师,1997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7月后,曾多次遭非法抄家、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监视居住、非法传讯等迫害,于2007年8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安徽省女教所遭残酷迫害。

繁昌县国保大队:0553-7973628
繁昌县看守所:0553-791348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6/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9878.html

2015-07-04: 遭劳教所迫害 中药师徐凤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原安徽省繁昌县医药公司中药师徐凤柳女士因修炼法轮功,曾一度被关入安徽省女教所迫害。在长期的精神高压下,再加上奴工劳役,恶劣的生活环境,导致她原本健康的身体每况愈下,到出狱时已经皮包骨头。现在徐凤柳控告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徐凤柳女士,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很短时间后,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就变得无病一身轻了,心情也变得开朗、宽容、善良,工作上任劳任怨、不争不斗,得到大家的信任。

徐凤柳在控告书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开始后,我作为法轮功修炼者深受其害。我曾遭多次非法抄家、多次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监视居住、非法传讯等迫害。

下面是我被绑架、非法关押三次的具体时间、地点及实施单位:

第一次: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夜里十二点左右,我在家里睡觉被县公安局及县城关派出所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县公安局一科尤松柏(音)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行政拘留我十五天(注:在家睡觉能扰乱治安,那全国人是不是都不能睡觉了)。关押地点:县拘留所。

第二次:

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我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被举报,遭孙村派出所绑架,后有县公安局与县城关派出所非法抄家,当天夜里我被关进县看守所。第三十七天,县公安局下达非法逮捕通知,四月三十日被检察机关决定不起诉放回家。共被非法关押时间为一百一十五天。

这次关押在非法提审中,尤松柏一再强调:“她(指我)以前被拘留过一次,这次按照两高的司法解释怎么也得判她几年”。

第三次: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被繁昌县国保大队万浦建(音)伙同其手下从家中强行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时间为七百六十天。我至今都没有明白:我一个平民百姓怎么能够破坏法律实施?又有哪一条法律被我破坏没有得到实施?利用的是哪个组织?组织形式是什么样的?我在其组织中担任何种职位?又是如何利用该组织的?如果这些都是虚构的,那么是谁在歪曲法律陷害好人?

在这旷日持久血雨腥风的十六年中,这场非人道的邪恶迫害给我及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在我第一次被绑架时,那一夜我母亲彻夜未眠,担心、害怕熬到天亮,天刚亮就去派出所找我,当得知我被非法拘留关押,母亲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子病倒住进了医院。几年没回家过年的弟弟和弟媳,腊月二十八日一到家就忙着跑公安、跑拘留所,家人还遭恐吓:如果我不写“保证”(保证不炼了)就可能转到看守所等等。一家人哭哭啼啼,一片悲戚。

第二次被绑架,弟弟为了营救我,几个月都没回自己的家。他自己的生意、工作几乎是处于停滞状态,直接经济损失难以估计。这一年我儿子刚刚小学升初中,也是从儿童到青少年的过渡期,无论是身体的成长还是性格及世界观的形成对其今后的一生都是极其关键的。我是单亲家庭,我被绑架后对儿子身心伤害极大。我从看守所回家后,过了一段时间就把儿子从他父亲处接回来,发现十三岁的儿子背驼了(现在背还有点窝),人也面黄肌瘦,还沾染了上网吧打游戏的恶习,这给我后期对他扶养教育带来很大的难度。

第三次被绑架,他们抢走了私人物品如电脑、打印机、便携VCD(两个)、MP3等,当时我正在家吃早饭,上高三的儿子正准备上学去(高三提前开学),突然闯进两警察,一个是城关派出所高某,另一个姓张的不认识,高某手拿着张纸晃了下,说是搜查证。就开始动手,将我家翻的一片狼藉,抄出一本《转法轮》、还有几张真相光盘等,他们把这些铺在地上大量拍照,想以此作为迫害证据。大约半小时后国保大队队长万浦建带来了很多警察,四、五个人拉胳膊、抬腿将我塞进警车,关进县看守所。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绝食第五天,遭到魏(音)姓所长及四、五个犯人强行野蛮灌食,口腔多处被撬烂,使我遭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徐凤柳在控告书中还讲述了她在安徽省女教所被迫害的事实:

九月十三日,我被县公安局副局长胡立宝、方克、还有一个女的劫持到安徽省女教所继续迫害。在这个黑窝我经历了强行洗脑、剥夺睡眠、劳工奴役、殴打、辱骂、关禁闭等残酷折磨。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晚,遭当晚值班警察是王露露殴打。二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每晚劳动回来一进监室不让洗漱,要背“五要十不准”。我和法轮功学员鲁秀梅没背,还有胡霞红(常人)头痛也没背,这时王露露路过监室门口并停了下来,大声吼叫着说:胡霞红,你给我站起来。胡霞红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王露露迈着八字步邪气十足地绕着胡转了一圈(大概是看在哪下手),突然走到胡的身后用手猛掐胡的背部颈脖,只见手指掐的很深,好像进到肉里。胡痛得下蹲并大哭。王又顺手揪起胡的头发往上扯,这样反复揪打,胡的嘴在流血,全监室的人都被这恐怖的场面惊呆了,我就对王制止说:“你不能这样”。王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就叫人将胡拖到她的狱警室。胡在那被折磨昏死过去。然后叫来狱医抢救。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被许礼红(生产队长)叫到狱警室,进去看到胡躺在对面办公室地上。我一去,许礼红先将我一顿辱骂,随后王露露从对面办公室过来,进门后,迅速将门关上并搭上小栓,然后发疯式的朝我拳打脚踢,王一手揪着我的头发,一手用拳猛击我的头部,再用脚猛踹我的小腹,出手之快,下手之狠,都是我难以想象的,我被打的头晕目眩,摔倒在地(地上有一把被王扯掉的头发)。我大声尖叫(曝光她的恶行),一直在旁观看的许礼红打开门出去叫来两个吸毒犯看着我,一会儿李桂群来了(人称李政委),李一进门就扯着嗓子朝我喊:“你胆子不小啊。并对许礼红说:整她的材料,把她送到三监去(三监是安徽省第三女子监狱)”。

更让出乎预料是王露露竟跑到对面办公室大声哭诉:“你们要为我做主啊”。这就是所谓的警察——泼妇无赖都汗颜。我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她们为了进一步加害我,在李桂群的授意下,由当晚值班的莫姓(音)医生(瘦高个女的)参与制造伪证,黑白颠倒说我打了王露露。然后把我和胡都关了禁闭,

禁闭室位置比较隐蔽,位于食堂顶层,而且中间有几道铁门封锁,外来人员很难找到或发现,几平方米的小黑屋里布满了油灰,地上是地板砖,四面墙是黑色软包,吃喝拉撒全在里面,不给洗漱,不给床板,就睡在冰冷的地砖上,而且当时我只穿了内衣。

第二天一上班,林芸(二大队队长)、潘磊(副所长)等轮番轰炸,辱骂、恐吓不绝于耳。过了两天林芸带了罗毅、何新、赵曼丽、慈玲玲把我叫到禁闭室隔壁的小值班室,逼我承认打了王露露,慈玲玲并出示由莫姓医生参与合伙拍的手机上假照片(照片是一只手腕背面红紫),说王露露手腕背面红紫是我在制止她打胡时被我掐紫的。我说:“你们在造假。”慈玲玲恶狠狠揪着我的头发,打我两个嘴巴子,并追问道:“你说谁造假?要不是党的政策好,今天就搞死你。”她们按自己的想法写了她们要的内容,然后要我按手印,我没有配合他们。

她们又在不明真相的劳教人员那里散布谣言,说我打干部,想以袭警罪构陷我。在禁闭室我能感到她们给我提供的食物不安全,好象下了药,所以我每天只吃早上的一个馒头,其它饭菜都不敢吃。她们在劳教人员中调查来调查去,最后自圆其说,不了了之。在那冰冷的地砖上我度过了六天六夜。期间他们一直逼迫我写所谓检讨书,因此事他们非法延期我一个月。

五月八日,我从禁闭室被放出来,直接被转往四大队。刚到四大队,李桂群就赶到,说:“没有人打你哦,不要乱说”。在四大队我被严密的看管,无论在劳动车间,还是在宿舍,我都不能单独行走,否则叫“脱离互班”。互班其实就是包夹犯人,包夹怕被扣分,所以对我很严很凶,这给我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再加上繁重的劳役,每天要奴役工作十几个小时,警察为了更多的榨取我们的劳动力,就缩短吃饭时间,来延长劳动时间,一、二百人排队打饭,半个小时不到就结束,最后打饭的人刚吃几口,就被叫集合,吃不饱肚子是常有的事。

在这种长期的精神高压下,再加上奴工劳役,恶劣的生活环境,导致我原本健康的身体每况愈下,到出狱时已经皮包骨头。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结束了两年零一个月的黑暗苦难岁月,我从安徽省女教所被家人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4/遭劳教所迫害-中药师徐凤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311894.html

2008-08-30: 曝光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方翠娥,铜陵:强迫“转化”,酷刑处罚,被折磨的精神失常,现已回家。

鲁秀梅:鲁秀梅和张君茹在一个组,张君茹用邪悟一套灌输给鲁秀梅,恶警赵曼丽更是用各种方法折磨鲁秀梅。鲁秀梅因不写年终评审被延期。晚上罚1-2点才睡觉。

何维玲,合肥:坚信大法,冬天飘着大雪,被恶警关在洗澡间,睡在冰冷的地砖上,脸身浮肿严重,女教所不定期抽血和检查身体,发现她病严重后,怕承担责任放她回家了。

卢淑玲,砀山:冬天每天白天劳动后,还被罚站,罚站到夜里2-3点。不准家人见面。恶警还在她家人面前搬弄是非。望砀山地区的大法弟子去她家讲真相。

徐风柳:不许家人探视,不许正常睡眠被关禁闭。一个礼拜后,调出二大队。

罗丽琴,宿松:2007年底,被非法劳教,至今未和家人见面,也不准家人送衣物。

胡玉平:整天被罚站,脚浮肿,恶警利用劳教人员迫害她,打骂是家常便饭。有一次夜里3点左右,一大法弟子上厕所,发现林芸在对胡玉平大打出手。

目前,还有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吴兰英、杨会珍、杨玉兰、路俊华、韩芳梅、姜慧、陈文芳、洪彩霞,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胡玉平、徐风柳、卢淑玲被从二大队分散到一、三、四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30/184993.html

2008-06-18: 曝光安徽省合肥女子劳教所罪行
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迫在车间劳役,分两个车间,生产电脑数据连接线,车间焊锡味道严重,令人感头晕头痛、熏眼、喉咙干痛。从第一道工序到第三十道工序,每天劳役达十多个小时,从早上六点起床,除去三顿吃饭时间,直到晚上九点多。其中还有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

恶警不准法轮功学员离开规定的范围、不许说话、按时上厕所、喝水要三、四个人一起,叫做“互帮到位”。如果脱离“互帮”,恶警就罚打扫厕所,拎水,抄写四大板块作业任务,二这些必须在晚上下班后完成,有时候到凌晨三、四点才能睡觉。如果不写思想汇报、帮教手册,不参加评审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恶犯就施以打骂、罚坐、不准睡觉、非法延期、没有菜只能吃白饭等迫害。

对拒绝“转化”或拒写思想汇报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派专人二十四小时看守,任意打骂凌辱,不准上厕所、睡觉、与任何人接触,每天强迫“学习”各种所谓“转化”资料。

目前,法轮功学员汤章菊仍在二大队遭迫害;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胡玉平、徐风柳、卢淑玲被从二大队分散到一、三、四大队迫害。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周明风、盛诗琴、过军、黄书英、史然、王璐璐、慈玲玲、何新、张燕、侯景艳。

在此正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天网恢恢,善恶有报,一切迫害善良的必将难逃天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8/180475.html

2007-09-06: 安徽繁昌县徐凤柳、朱胜华、魏仁凤被绑架
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安徽省繁昌县大法弟子徐凤柳、朱胜华、魏仁凤被县六一零及恶警非法抓捕绑架。恶警从徐凤柳家非法抄走电脑一台,激光、喷墨打印机各一台,并掠走她做生意的货款一万八千元,及家中生活现金、私人存摺(数量不详)。

目前徐凤柳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朱胜华被非法关押在芜湖市看守所,魏仁凤非法关押地不详。

此前,徐凤柳二零零二年曾被非法关押过一次,朱胜华先后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还被非法劳教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6/162222.html

芜湖 繁昌县联系资料(区号: 553)

2018-07-18:芜湖市看守所:
联系电话:0553-8371385
投诉电话:0553-8371265
市检察院驻看守所监察室投诉电话:0553--8372195
地址:芜湖市弋江区火龙岗镇白马山村芜湖市监所中心
邮编:241070

芜湖市公安局:
地址:芜湖市鸠江区赤铸山东路,邮编241000
局长热线电话:0553-2931111
局长:桑保庆
副局长:胡建平、方林红、张平、许红斌
市纪委驻公安局纪检组组长杨建伟
政治部主任施安新
办公室:0553-2937159、0553-2937158
监所管理支队:0553-2937759
信访举报电话:0553-2937559
信访接待科:0553-2937562、0553-2937563
组织宣传科:0553-2937126、0553-2937132
新闻中心:0553-2937161、0553-2937162
纪委(监察室):0553-2937176、0553-2937572



2011-05-30: 以下是可能涉及的人员信息:
安徽省繁昌县委政法委:办公室电话、传真(0553-7872915)
1、殷琼:安徽省繁昌县委政法委书记,7864656(办)、7864282(宅)、13905532121
2、王根松:安徽省繁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7973626(办),7873195(宅),13905537043
3、牛建华:安徽省繁昌县委政法委副书记、防范办主任,7876610(办),7873121(宅),13956182177
4、强光菊:610办公室副主任,7878839(办)13966007640。
5、祝柳艳:安徽省繁昌县委政法委办公室主任,7872915(办)、7879157(宅)、13956203637
6、施红生:安徽省繁昌县国保大队,分管法轮功,13965203945
7、丁志胜:安徽省繁昌县国保大队,13856255357
8、盛某(不详):安徽省繁昌县看守所副所长,1396522823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