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锦州市 >> 张静,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锦州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9-03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多次迫害  电击/电刑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1-30: 三分队法轮功学员高广清,被连续4天4夜不让睡觉,还得干活;法轮功学员方彩霞、魏洪波、王霞被电刑;一分队法轮功学员邢飞、吴艳秋、李波被一分队长周谦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四分队队长张秀云用电棍电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何辉、杨凤英、周海艳、张静、刘丽娟。经常听到电棍啪啪声和惨叫声。残酷折磨进行了二十天,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毒打折磨,但是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妥协,都拒绝放弃自己的信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30/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3)-419140.html

2007-09-10: 远近闻名的好人被锦州市女儿河派出所绑架
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警察从八月二十五日到九月三日绑架了7名法轮功学员:景翠珍、盛福吉夫妇、尤老太太、郭立光及另两名学员、李忠山(现在仍有3人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对常有、张静、金孟兰进行了非法抄家、绑架未遂。

现在,仍有警察及联防人员在监视郭立光、姜立庆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伺机绑架,警车每天上门骚扰多次,造成多人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孩子上大学都不能去送,两家的小孩子因父母流离失所而无家可归。造成社会治安混乱、老百姓不能安居乐业。

一、两位年近六旬老人遭绑架 二百多名村民和亲友到场声援

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女儿河乡腰汤村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和七十多岁的尤老太太在讲真相时被派出所不法警察及联防人员(“盯梢”的)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晚11:50至凌晨3点半不法警察对景翠珍进行了三次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三车,并绑架了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

盛福吉、景翠珍夫妇受到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女儿河派出所的刑讯逼供,景翠珍被毒打致双目充血青紫、嘴唇肿大出血、上衣前襟满是血污、双手一直背铐、手铐勒进肉内、双手肿的象馒头,膝盖青紫。景翠珍要求上厕所,警察不让,造成景翠珍尿湿裤子。派出所警察王定科说:“她自己撞的,没人打”。质问他们为什么打人,分局刑警队姓柴(或“才”)的警察扬言:“爱哪告哪告去”,太和区区长扬言:“(对景等)往死里整”。盛福吉、景翠珍夫妇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

景翠珍、盛福吉夫妇被绑架后,来自至少三个村的二百多名村民和亲友自发赶到现场、并跟到派出所,很多亲友连夜守候,向警察说明二人的善良为人。这种场面令警察非常震惊:这年头还有这么有得民心的村官儿吗?女儿河乡派出所警察见证此场面的同时,也见证了景翠珍、盛福吉夫妇在乡亲们中的口碑和威信。

女儿河乡腰汤村大法弟子景翠珍,修炼前身体一直不太好,甚至是哭笑无常,常年劳累造成视力很差。自炼大法后,其精神面貌一新,总是乐呵呵的,总是助人为乐,只要她知道谁家有困难了,就主动去帮助。有个村民二十多年前借了她家二千元钱,她从不念不问此事,好象忘了,最近把钱送来,来人说真不好意思,孩子都这么大了,这回宽裕,说啥也得还了。她住河边,人们拖好地,到河洗拖布,到冬天她天天去河刨冰窟窿,为大家洗拖布提供方便。冬天雪后,每次都可见她扫雪的身影。

她大伯子,脑血栓后遗症,不能劳动,房子给儿子用了,她俩口子主动给盖了二间平房和好几个猪圈。使她嫂子能做豆腐、养猪糊口养家。

她丈夫盛福吉,任村长二十多年,清正廉洁,账目清楚,不占公家分毫,有时甚至公家请客,他自己却回家吃。办事公道,耐心,农村分地争争夺夺是常发生的事,他都能耐心丈量,以理服人,化解矛盾,而且村民到他那办事只要合理,总是希望而来,满意而归。即使不合理,不合政策也能细致解释,向来不急不躁。这两年选村长,他说年岁大了,主动退,但村书记和村民们非让他当会计。人们说:盛福吉当会计我们放心。虽然也是独生子女但他俩管教有方,孩子已大学毕业。

知情人都不理解女儿河乡派出所警察的做法:抓这么好的人干嘛?为什么不去管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

二、远近闻名的好人李忠山遭绑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多,女儿河派出所伙同太和分局出动警车、警察,绑架了正在家中干活的李忠山,并非法抄家,抄走了能够使人道德回升、心性提高的大法书籍。

李忠山,男,四十多岁,家住华山村崔金岭,是个远近闻名的好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家庭和睦,邻里之间相处容乐,体现了一个修炼者的风范。他们家四口人,两个孩子上学(一个读高中、一个小学)。为了培养两个孩子上学,省吃俭用,家里养了猪、鸡。给他家粉饲料的人都说:李忠山是个好人,我常年在外卖粉饲料,像李忠山这样的人见的太少了。李忠山总是笑呵呵地讲: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应该按照李老师的话去做,与人为善、做好人。李忠山是这么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不计个人得失,没和任何人红过脸。在家孝敬父母,在外吃亏忍让。这样一个好人被绑架,村民、邻里都不理解:把好人抓起来就是恶党每天宣传的“和谐”吗?

三、金梦兰遭非法抄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当地治保带一个警察(自称“片警”)进入金梦兰家。先是东张西望,然后金梦兰上哪儿,警察跟着上哪儿。金的丈夫质问警察:“你总跟着她干啥?”警察自知无趣,没言语。不一会儿,警察打电话,大约四十分钟,来了6个警察,外面停几辆警车(据目击者说,大小车辆共七辆),警察进屋后翻箱倒柜,从金梦兰屋中没发现什么,就又到儿子住的屋。十几岁的小孙女在屋,看到警察翻东西,就说:“你们瞎翻啥呀?”一个警察听到后,恶狠狠地说:“你再说给你也带走。”折腾大约在晚八点左右,金梦兰出现血压升高、抽搐、休克状态,警察告诉家人给120急救打电话,家人不配合,警察看没办法,给120急救打电话。过一会儿120车到了,一个警察命令式地叫大夫给金打针,金的丈夫上前制止“不能打针,出现后果咋办?”一个警察说:“打针,打完针带走。”金的丈夫说:“不能带走,人死了咋办?”另一个警察极其凶恶地说: “人死了我们不管,有上边管,死了我们就把她扔大道上去。”

四、常有、张静遭非法抄家 绑架未遂

在绑架李忠山的同一天,八月二十七日,女儿河派出所不法警察还分别对女儿河乡华山村崔吉岭屯的常有、河西村的张静进行了非法抄家;常有走脱,绑架未遂;张静不在家,绑架未遂。恶警把张静家孩子学习用的电脑抢走,还威胁孩子。

张静修炼前她是“病秧子”,肺结核、胸膜炎,上集二里的路回来得在炕上躺半天,喘半天,还有附体,上来那劲真是生不如死,干不了家务活,地里活更谈不上了。自她修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家庭乐融融的,亲友们街坊邻居,上至婆母,下至孩子,而且教子有方,今年孩子考上了大学。张静乐于助人,宁可放下自己的活,也帮别人的忙,对个人利益看的很淡,孩子考上大学,亲友赞助,她说服了家人,逐一把钱退给亲友,在亲朋好友、街坊邻里中口碑很好,大家说:大法真好,从张静那我们就看到大法的好。

五、雇佣“联防人员”撕毁大法标语、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期以来,女儿河派出所以每月200多元工资雇佣20多名所谓“联防人员”,专职撕毁大法标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骚扰。谁都知道: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大法弟子贴标语、发传单是在救人,这些“联防人员”所做的就是在干扰佛法度人,这种迫害善良、与佛法为敌的行为是要遭天谴的。把这20多人陷入这种断送自己未来的境地,女儿河派出所负责人罪不可赦。

在此也提醒20多名所谓“联防人员”:别人的工作是用力气换钱,你们干这种事是在用命换钱,这种事不管你干成干不成,只要参与了就犯天法。迫害佛法、撕毁大法真相资料而遭恶报的例子太多了,等恶报落到你头上的时候后悔就晚了。大法弟子告诉你们这些是为了你们能在佛法面前清醒、理智的给自己摆放一个好的位置,以对佛法的善念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0/162447.html

2007-09-03: 自二零零七年三月至今,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指使小岭子派出所、女儿河派出所屡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刘立涛、王孝民、盛福吉、景翠珍、尤老太太、乔忠霞、梁××、郭立光、李忠山等,并非法抄家。法轮功学员常有、张静、金孟兰也被非法抄家、绑架未遂。

太和分局、小岭子派出所迫害刘立涛,用流氓手段恐吓刘妻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小岭子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了正在上班的新民乡宋家沟村法轮功学员刘立涛,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私人物品,并绑架了刘立涛的妻子。太和分局一个胖乎乎的矮个警察恫吓刘立涛妻子说:“这不是派出所,什么刑具都有,不行我给你送进去,不行我站你身上撒尿。”老实本份的刘妻吓得浑身哆嗦。

几个月后,宋家沟村村民联名要求释放刘立涛,小岭子派出所又以此为名非法关押刘立涛妻子一夜。太和分局和小岭子派出所、伙同太和区检察院、法院,在锦州政法委、太和区政法委的指使下,对刘立涛非法判刑。

太和分局、小岭子派出所迫害王孝民并殴打其母
三月二十日,小岭子派出所对宋家沟村法轮功学员王孝民进行非法抄家,王孝民被迫流离失所,八月二十日零点,小岭子派出所不法警察跳墙进入王孝民家院子,划开纱窗,跳进屋里,欲强行绑架王孝民未遂,僵持六个多小时,看门的警察声称“上边不发话,不能撤。”

王孝民六十多岁的老母亲脸颊被恶警打肿
早晨六点多,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又联合出动五辆警车、三十多名警察强行绑架了王孝民。六十多岁的王孝民母亲上前质问,当场遭到恶警殴打。对于王母被打一事,锦州市公安局、信访办、锦州市人大、太和分局负责人态度蛮横,表示“不管”。

不法警察以所谓“核实情况”为名绑架王孝民,声称“核实后马上回来”,绑架时也未出示任何手续,家属一再追问“人带哪去了?”派出所指导员刘旭才在几天后不得不补了一张拘留证、上面没有办案人的署名和日期,家属要求办案人署名遭刘旭拒绝。

女儿河派出所绑架盛福吉、景翠珍夫妇
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女儿河乡腰汤村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和七十多岁的尤老太太在讲真相时被派出所不法警察及联防人员(“盯梢”的)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晚十一点五十至凌晨三点半不法警察对景进行了三次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三车,并绑架了景的丈夫盛福吉。

盛福吉、景翠珍夫妇受到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女儿河派出所的刑讯逼供,景被毒打致双目充血青紫、嘴唇肿大出血、上衣前襟满是血污、双手一直背铐、手铐勒进肉内、双手肿的象馒头,膝盖青紫。景要求上厕所,警察不让,造成景尿湿裤子。派出所警察王定科说:“她自己撞的,没人打”。质问他们为什么打人,分局刑侦队姓柴(或“才”)的警察扬言:“爱哪告哪告去”,太和区区长也扬言:“(对景等)往死里整”。

盛福吉、景翠珍夫妇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
不法警察并造谣,说抄盛福吉夫妇家是尤老太太说的;又说后来被绑架的都是盛福吉夫妇说的,企图挑拨、离间法轮功学员。

女儿河派出所骚扰、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盛福吉夫妇被劫持到女儿河派出所后,郭立光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女儿河派出所前向亲属询问景翠珍被殴打的情况,遭警察非法扣押约九小时,目前便衣仍在郭立光家附近蹲坑。

八月二十七日,女儿河派出所不法警察分别对女儿河乡华山村崔吉岭屯法轮功学员常有、李忠山、张静进行非法抄家,并绑架李忠山;常有走脱,绑架未遂;张静不在家绑架未遂。八月二十八日,女儿河派出所警察闯进女儿河乡北汤村法轮功学员金孟兰家,造成金孟兰当场休克、不法警察绑架未遂。

正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一叶障目继续充当恶党的打手,不要在天灭中共的时刻成为中共恶党的殉葬品。自《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已超过二千五百万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内的党员。恶党政权正在土崩瓦解。“善恶有报”是天理,赶紧悬崖勒马上,停止罪恶行为,将功补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3/162017.html

锦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21-03-13:辽宁锦州白氏姐妹被凌海检察院非法起诉相关人员信息:

一、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邮编:121000
副局长:张久义 5178820办、13940694055
国保大队长:刘长杰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蕾(男)5165688办、13940696877
王庆岭(此案办案人)13504168877
参与本案抄家绑架的警察:李星、于柳(此二人现在直接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北郊派出所(辽宁省锦州市锦义街1200米,锦州市太和区营盘乡营盘村。电话4685110)
所长刘晋:13841638786(此案办案人)
教导员王洪:13500468707(此案办案人)
副所长张欣:13841615646(此案办案人)
副所长张某:15604063998(此案办案人)
治安警察祖立军:13941697778(此案办案人)
治安警察王庆岭:13504168877
警察:张阔
(以上人员全部参与迫害)
该派出所其他警察:
段伯禹 副所长 13841636951
郭大伟 治安警察 13464688634
郭雨时 治安警察 13342192211
吴凤祺 社区警察 15604968246
李非 社区警察 19804167212
于 洋(女)户籍 15640602087
王洪涛 消防警察 15698705876
宋猛 警察 15241503398
李继超 警察 13941661519
朱宇 辅警 13188138117
范标智 辅警 15754173575
高显峰 13841688012
贾岩 辅警 15141652621
赵亮 辅警 18004963661

三、辽宁省凌海市检察院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 56号
邮编:121200
办公电话:0416-8191070、0416-8191067
批捕科 0416-8107161
公诉科 0416-8107195
检察官:吉莹、王田(0416—8107127)、李玉冲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