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市 >> 蒋竺君(蒋祝君), 女

个人情况: 四川音乐学院美院英语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8-28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蒋竺君(蒋祝君)
夫妻/父母: 蒋宗林(蒋公) 谢成新(谢成兴)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1-28: 成都高级工程师一家又遭新津洗脑班骚扰

成都高级工程师蒋宗林一家三口被非法拘禁在新津洗脑班将近一年,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回家后,仍受到门卫监视、社区人员上门骚扰;女儿蒋竺君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上班途中被绑架、并被强行入室查看、录像。二零一六年一月,一家人却被告知新津洗脑班人员要来所谓的“看一下”他们,以延续和美化迫害。

成都原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遭五年冤狱,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期满后,还没离开监狱,就被金牛区“610”劫持至新津洗脑班(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继续关押迫害。蒋宗林的妻子谢成新、女儿蒋竺君等亲友,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前往洗脑班要求释放蒋宗林,结果谢成新、蒋竺君母女被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等骗进洗脑班非法拘禁。

新津洗脑班对外打着“法制教育中心”的幌子,背地里却是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其罪恶罄竹难书。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王明蓉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不到十日便被迫害致死。原成勘院职工谢德清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610办公室、府南派出所等联合绑架、暴力殴打,再次送新津洗脑班关押,二十多天后被迫害致死。谢德清生前艰难的说了几句话:新津洗脑班曾强制送他到医院进行所谓身体检查并给他注射、输入了不明药物,近十多天内食水难进。老人离世时,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

强迫造假 蹊跷来电 蒋竺君被迫离家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成都市金琴社区尹××和抚琴街办张宇先后找到蒋宗林妻子谢成新,说市610包小牧、徐丹等人要找他们一家“看一下”,所谓“回访”。过程中特别问到蒋宗林及女儿蒋竺君在什么地方上班、什么时候开始上班,等等私人问题。谢成新表示不接受所谓的“回访”。(“回访”一词多用于商业上,指对产品和服务满意度等的调查,是进行客户维系的常用方法。而新津洗脑班对蒋宗林一家完全是非法拘禁、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的犯罪行为,绝非提供什么服务之类。用“回访”一词无疑是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次日晚八点,抚琴街办张宇与尹华彬来到蒋宗林家,再次表达新津洗脑班包小牧等人要来,对二零一三年洗脑班对他们一家的非法拘禁做一个“了结”,要求并强迫他们一家人所谓的“配合”。张表示说,可以不说话,但不能表达不同的看法或事实真相。蒋家人拒绝,指出,这种为迫害抹粉的所谓“看望”完全是造假,更是对个人尊严的践踏。此外,他们一家人长期以来受到610系统人员经常性的上门骚扰,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他们不能接受。

张宇等表示,要想正常生活,就要“配合”他的工作,配合完所谓的“看望”表演,就可以正常的生活。

蒋家人感到奇怪,正常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人最起码的权利和状态,说天赋人权也好、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也好,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还要强加条件去交换,而且是这种有悖人性的条件?

见蒋宗林一家人不愿配合,张宇表示感到很为难,说,他工作上将不得不经常和他们一家打交道了。蒋竺君表示,上门骚扰他们是不会开门的,不合理的行为他们是不会接受的。张说,可能由不得你的意志了。

谈话中,张宇多次表示,他不希望因为“工作”原因和蒋宗林一家打交道,但没有办法,作为抚琴街办610主任,他要做他的“工作”。

次日,也就是一月十九日下午,蒋竺君上班时突然接到一号码为87705678的来电,一女性在电话中先自称是蒋的朋友,最后又说不认识,表面上问了一些没头没脑的问题,却明显在套话蒋是否“在上班”。当时是下午三点十分左右。一个多月前的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蒋在上班途中的必经之路上被金牛国保警察和610人员劫持绑架,当时是下午二点零左右。一月十九日这天,由于上班时间的调整,下午两点前后的这个时间段,蒋没有出现在上次被绑架的地点。

鉴于之前遭遇到的跟踪绑架,蒋竺君不得不放弃工作,被迫离家。

曾遭洗脑班捆绑式迫害 回家再被跟踪监视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蒋宗林五年冤狱结束,却被直接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脑班继续非法拘禁。十二月二十二日,蒋宗林妻女及亲友到新津洗脑班要求见人,母女俩也被劫持。

蒋宗林一家三口都被洗脑班非法拘禁后,殷舜尧妄图弄成一个“全家人洗脑”的 “典型”,作为其向上邀功的所谓“成绩”并欺骗世人。新津洗脑班将蒋宗林一家三人捆绑迫害,利用对家人的担忧,在三个人之间来回欺骗、恐吓,以株连式迫害相威胁。洗脑班人员多次对蒋竺君表示,如不表示妥协、表示放弃信仰的权利和向善的本性,其父也不能回家。殷舜尧对蒋竺君说:把你们在这儿关两年……中国那么多家庭,毁掉你一个算什么?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由于新津洗脑班要内部装修,蒋竺君被非法拘禁近一年后回家,一家人终于团聚,但却受到门卫监视(由抚琴街办610出面支付监视的“工资”),以及社区人员的定期上门骚扰。十一月六日,也就是蒋竺君回家的第二天,金牛区及抚琴街办、社区的一大帮610人员上门后,一社区人员的钱包被蹊跷“遗忘”在蒋家约半小时。

蒋宗林一家不堪其扰,被告知殷舜尧等“市上的”610人员要去他们家时,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外出暂住。二零一四年三月蒋竺君回成都家中取东西,被抚琴派出所警察由成都一路跟踪至都江堰。

诉江陈情 遭半路劫持

二零一五年八月,蒋竺君及家人相继就自己及全家所受迫害向最高检提起对江泽民的诉讼。蒋竺君在诉状中特别述及新津洗脑班的强制“转化”,给自己身心造成严重伤害。所谓“转化”不仅是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更是对人性尊严的严重践踏、对良知的彻底摧毁。它逼迫公民说谎、逼迫公民出卖良知、逼迫公民颠倒黑白……这一切一切,都是在从根本上败坏人类。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正是江泽民犯下的罪恶之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午,蒋竺君按平常时间上班。下午一点五十左右,刚下公交车,就被跟踪而至的金牛国保警察和610人员劫持,强拉硬拽塞入一黑色车内。其中一自称名叫王平波的国保警察绕着弯儿地问着关于诉江的事。然后,包括片警梁秀丽在内的两名抚琴派出所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进入蒋家,甚至不顾主人抗议强行打开存放个人隐私和私密物品的衣柜强行查看、录像。

610系统人员一方面对蒋宗林一家各种公然的违法骚扰、侵犯人权,给他们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另一方面,还口口声声“看望”他们一家,岂不是莫大的讽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8/成都高级工程师一家又遭新津洗脑班骚扰-322811.html

2013-10-03: 畏惧明慧网曝光 成都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

九月十九日,家住成都抚琴小区营通街8号院的谢成新女士,被约上百的警察、国保、610、街道办、社区人员绑架到金牛洗脑班,非法关押。

谢成新的丈夫、原成都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和女儿蒋竺君,已被新津洗脑班分别非法关押了一年及九个月。

十九日当天,很多人分批来到她家,家中到处坐满了人。下午4点多,谢成新当着他们的面,接受了来自《大纪元时报》记者的采访,一开始那些人不知道是大纪元的来电。

大纪元报道也称,谢成新说警察就在她身边。大纪元记者要采访街道办的张所长,张开始不肯接听,后接听了但态度非常恶劣,不愿就非法监禁蒋父女一事作实质性的回答,最后还粗暴地挂断电话。

下午五、六点,谢成新被带离家中,当时楼道、楼下小区、街道上都站满了人。之后她被关在金牛洗脑班,监守的人住满了一层楼,新津洗脑班的徐丹和王秀琴也在其中。他们逼着谢成新在徐丹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一个所谓转化蒋家父女的什么文件上签字,然后就是追问她请律师的具体情况。

逼迫签字为他们圆谎的闹剧之前就曾发生过:五月七日,新津洗脑班引诱谢成新去洗脑班探望家人,结果包小牧、徐丹将她叫到办公室,逼她在一份拟好的证明上签字以掩盖他们的罪恶,他们要谢成新撒谎说明慧网发表的三篇文章(即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的《建筑研究所所长五年冤狱后再被劫持 妻子控告》、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的《成都蒋竺君遭新津洗脑班酷刑折磨》、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的《成都金牛区610伙同洗脑班持续迫害蒋宗林一家》),是盗用她的名义写的。谢成新自述说:

“当时包小牧威胁:你们家的事中央都知道了。你好好配合我们。我不希望你们家成为第一个典型。如果你今天不配合,你就别想回去,就不是留在我们这儿了,由公安带走,让他们找你谈,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考虑。说着,她就给公安局打电话,让那边半个小时后来带人。

“我当时就想,他们是不讲道理的,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和女儿不就是因为来看人,就被他们扣押在这儿的吗?这明显是非法扣押,他们没有任何理由,但我女儿至今没有放出来。我当时非常害怕,担心再一次被他们扣押在洗脑班,就违心的按照他们的要求写了声明,他们这才让我见到了我丈夫和女儿。现在我郑重声明:那几份资料虽然不是我写的,但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并没有盗用我的名义。”

这一次,邪党徒摆出如此夸张的仗势,胁迫一位性格谦弱善良的老太太,证明他们对控告新津洗脑班感到非常惧怕和恐慌。大纪元记者也证实,十九日致电参与控告新津洗脑班的几位正义律师时,发现他们的电话都处于不正常状态。

事件回放:

谢成新的丈夫,原成都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和女儿蒋竺君,已被黑监狱——新津洗脑班分别非法关押了一年及九个月,谢成新在申告无望的情况下,为家人聘请了四位维权律师,对这一公然藐视法律、长期非法拘禁善良公民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控告。

九月十六日下午,谢成新和律师来到洗脑班要求见当事人,洗脑班如临大敌,电话招来110警察,可警察根本不上前询问情况,只在一边观望,最后洗脑班让律师、家属从侧门上开的一个小窗口望了几眼两位被害人。

九月十七日,四位律师与家属到成都市检察院反映违法行为并递交了刑事控告函,第二天他们又分别到市人大、市政法委、市法制办、市纪委及市群众接待中心递交了投诉控告信。纪委说不归他们管,让他们去上访中心,法制办则打来电话说是政法委的事情,他们管不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3/畏惧明慧网曝光-成都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280663.html

2013-09-21: 成都建筑专家与女儿被劫数月 家属请律师维权
原成都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及女儿蒋竺君,被黑监狱——新津洗脑班分别非法关押了近一年和九个月,家人在申告无望之下,为他们聘请了四位维权律师。
九月十六日下午,家属和三位律师来到洗脑班要求见当事人,洗脑班如临大敌,电话找来110警察,最后让律师从侧门的小窗口望了几眼两位被害人。

九月十七日,四位律师到成都市检察院反映并递交了刑事控告函,第二天他们又分别到市人大、市政法委、市法制办、市纪委及市群众接待中心递交了投诉控告信。纪委说不归他们管,让他们去上访中心,法制办后打来电话说他们管不了,是政法委在管。

一路上警察林立,律师与家属多次被他们当成访民围上盘问。

律师们表示:象这样彻头彻尾的非法拘禁已经构成犯罪,责任人都应被判处三年至七年的有期徒刑。

受害人蒋宗林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五年冤狱期满当天,被成都金牛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抚琴街办合谋劫持至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十二月二十二日,蒋宗林妻子、女儿、兄弟等前往新津洗脑班,要求释放蒋宗林,结果洗脑班头目殷舜尧以及金牛区六一零人员以卑劣的手段将蒋宗林的妻女骗进了关押楼中非法拘禁。洗脑班对绝食抗议的蒋竺君进行了暴力灌食,致使其一段时期颈项僵直。

新津洗脑班惯用下毒药、暴力灌食等残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四月份,蒋的妻子获释,却被威胁“出去后不准接触法轮功,如果不配合等等,随时将你再抓进去。”

其亲友依法上访鸣冤,竟然也遭威胁。“610”指使蒋亲戚所属街道派出所上门威胁,完全一副黑社会做派,他们说:以后不准联系他们那家人,你儿子在哪个学校上学?我们随时会再来找你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1/成都建筑专家与女儿被劫数月-家属请律师维权-280111.html

2013-04-11: 成都蒋竺君遭新津洗脑班酷刑折磨

成都原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五年冤狱期满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还没离开监狱,就被金牛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劫持至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蒋宗林的妻子谢成新、女儿蒋竺君等亲友,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前往新津洗脑班要求释放蒋宗林,结果谢成新、蒋竺君母女被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等骗进洗脑班非法拘禁。

目前,谢成新虽被释放,蒋宗林、蒋竺君父女仍被非法关押。据悉,蒋竺君遭到新津洗脑班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当天,谢成新、蒋竺君母女被恶徒拉进洗脑班后,匆匆与蒋宗林见上一面,洗脑班人员及金牛区“610”人员、抚琴派出所警察就不让她们离开了。母女俩被非法扣押在洗脑班。

当时母女俩被警察强行分开,谢成新见到蒋竺君被两警察重重地推倒在地。

后来谢成新在离开洗脑班前,见过女儿蒋竺君三次面。第一次她见到女儿时,蒋竺君泪水长流。她注意到女儿的嘴唇发乌,她询问女儿原因时,“包夹”人员称:“她好些天没有吃饭了,当然是乌的了。”这说明当时蒋竺君一直在绝食。

谢成新第二次见到女儿时,她发现蒋竺君颈项直杠杠的,不能活动,这时的蒋竺君很可能由于绝食,遭受到了洗脑班恶人的残酷迫害。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年三十那天,谢成新与她女儿一起吃了饭。可能那时蒋竺君已经停止了绝食。

谢成新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走出洗脑班,出来的前几天,最后一次见到女儿,当时蒋竺君告诉她母亲,她遭受到了同法轮功学员詹敏一样的折磨。

据明慧网报道,詹敏遭到精神和肉体迫害有:被绑“死人床”野蛮灌食、输不明药物:手、脚、腿都用绳子捆绑固定在木板床上,身体不能动弹,上面插胃管,下面插尿管,几天几夜强行灌食、输液。输的液体中含有不明药物,致使詹敏身体越来越差,最后出现神智不清的状态。

詹敏曾遭到的迫害情况

詹敏是成都市新津县法轮功学员,多次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多次受酷刑折磨,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内。詹敏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洗脑班,到十二月二十九日,遭受了整整八个月洗脑迫害。

詹敏为了抵制迫害,一直绝食,她被关押在一间小屋里,洗脑班的所谓工作人员王雪芹、周琴等人白天晚上轮流值班看守她,不许她闭眼睡觉,还企图罚她站。绝食四天后,在洗脑班主任布置安排下,由教导科主任殷舜尧亲自上阵,带领该洗脑班医生周琴、医生张某、王雪芹等人开始对詹敏进行第一轮强行灌食、输液。恶人们将詹敏五花大绑的绑在一张木板上,用绳子将她的双脚、双腿、双手都分别固定在木板床上,由于身子被固定不能动,便给詹敏插上导尿管排尿,强行灌食的胶管从鼻子插到胃里后,也给固定在那里,不给拔出,想什么时间灌就什么时间灌。就这样,詹敏的身体被插上各种管子进行着灌食、输液、导尿,且五花大绑固定在木板上几天几夜不能翻身。

折磨几天下来,詹敏已极度虚弱,肝区隐隐作痛,洗脑班授意周琴请来花桥镇医院医务人员给詹敏抽血到医院检查,一查是乙肝。绑架到洗脑班前完全健康的詹敏,几天的功夫就被最野蛮最残忍的强行灌食折磨成这样。

即使这样,他们不但不放人,且在第一轮几天几夜的野蛮灌食折磨后,没过几天,又开始对她第二轮强行灌食、输液。仍然是第一轮灌食时的酷刑:手、脚、腿都用绳子捆绑固定在木板床上,身体不能动弹,上面插胃管,下面插尿管,几天几夜强行灌食、输液。再后来又是第三轮强行灌食。特别是他们强行给詹敏身体输入些不知是什么的药物,使詹敏的身体越来越差,到后来甚至出现神智不清的状态。

2、强制洗脑

在新津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一栋六层的楼房里,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关在一房间里面,各房间终日紧闭,每位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有两个经过该洗脑班培训的所谓“陪教”日夜监管着。连半夜上而厕所都要跟踪监视。洗脑班规定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不准背经文、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不准讲大法真相。每天上、下午几小时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逼迫法轮功学员看。如果违反规定,就会遭受酷刑,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逼疯,有的被迫害致死。这里是成都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大最邪恶的黑窝。二零零四年的七、八月间,洗脑班从外地找来专门进行“转化”迫害的所谓“高手”,不分白天黑夜地轮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由于詹敏的身体情况,那时她基本是成天躺在床上,恶人们经常趁每天深夜,等詹敏精神疲惫时,来对她轮番轰炸,当仍不起作用时,几个人就强制把詹敏从床上拖起来按在椅子上坐下,强制她握着笔,再由他们用力握着她的手强行在铺好的纸上一笔一笔的划,写所谓的“保证书”。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他们真是用尽了招。

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之所以在生死面前能够坚定自己,是因为他们从修炼中达到了实践与理性的升华,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明白了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都是切身体会到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不畏强权、不惧酷刑折磨,理性平和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种高尚的情操令了解真相的世人感佩、尊敬,然而这却成了邪恶的中共邪党教育出来的邪党邪恶人员迫害的借口,想要强行“转化”他们。这是什么世道啊?

谢成新从三月四日离开新津洗脑班黑窝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在这一个多月里,不知她女儿蒋竺君又面临了什么样的迫害?她的丈夫蒋宗林正经受什么样的折磨?六十多岁的老人,被劫持到该洗脑班前,已被德阳监狱非法关押五年多,前不久家人见到他时,身体非法虚弱,不知他还能承受多久这样残酷的折磨?父女俩近况如何,真是让人揪心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1/成都蒋竺君遭新津洗脑班酷刑折磨-271945.html

2013-02-23: 成都蒋宗林一家三口仍被囚洗脑班 蒋竺君绝食反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原成都市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蒋宗林的妻女等到新津洗脑班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在此已两个多月的蒋宗林,被洗脑班头目殷舜尧,伙同金牛区六一零人员非法拘禁,现一家三口仍被关在洗脑班。

洗脑班人员毫无人性,蒋宗林的亲戚两次前去探望三位亲人都不准见面。蒋宗林的女儿蒋竺君日前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可能遭到灌食。新津洗脑班惯以下毒药、暴力灌食等残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3/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0324.html

2012-12-25: 蒋宗林五年冤狱后再被劫持 妻女要人遭绑架

成都原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结束五年冤狱后,十月十五日还没离开监狱,就被金牛区610及抚琴街办合谋劫持至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至今已两个多月。

十二月二十二日,蒋宗林的妻子、女儿、兄弟等亲友、同事前往新津洗脑班,要求释放蒋宗林。结果洗脑班头目殷舜尧以及金牛区六一零人员以卑劣的手段将蒋宗林的妻女谢成新、蒋竺君骗进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楼中,非法拘禁。

这天上午,蒋宗林的妻女谢成新、蒋竺君等亲友们费了很多周折来到了偏远的新津洗脑班外要求见蒋宗林,里面的人请示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开门,一开始只准直系亲属进去,亲友力争了几分钟,最后都进去了。

洗脑班人员黄忠志、李某带着蒋宗林的亲友去了会议室,要求进来的每个人都要登记,还一再声称这个见不得人的洗脑班是什么“正规机关单位”,要“按照制度来,按照程序来”。但亲友们都不配合这个荒唐的规定,问他们:如果是正规单位,国家是否授权你们关押人?你们关人时走没走程序?为什么连手续都不给家属出?黄忠志只好心虚的说:公安机关送来我们就关。避而不敢承认是否法律授权的执法机关。

约一小时后,洗脑班头目殷舜尧、包小牧来了,殷舜尧称“只有直系家属进来谈”,但大多数人都进了会议室,亲友们要求他今天就放人,殷舜尧借口说他没有权力决定放人,应该找金牛区反映。家人说找过了,都说不负责,说人关在你们这儿。殷说:(金牛)区里的人一会儿会来,可以当面对质。并以各种自相矛盾的理由不准蒋宗林的女儿蒋竺君去见多年未曾见面的父亲,只准蒋宗林的兄弟一人看望。

而之前,洗脑班只准过蒋宗林的妻子见过两次,每次竟只给几分钟,话都没说几句。蒋宗林说很冷,刚带来的衣服不够。而之前洗脑班骗家人,说蒋不冷,有空调。

殷舜尧现场又威胁说:“十多个人攻击国家正规机关,是什么性质,把事情搞复杂了。”亲友回复:“你们不把蒋宗林非法关在这儿我们谁会来?再说我们没有攻击。”当亲友提问洗脑班的执法权力时,殷舜尧耍无赖说:“单位的性质问题,你没资格同我讲。”

蒋家兄弟见了蒋宗林,看到他的身体状况明显很糟糕,眼睛也看不清楚了,牙齿都不好了,午饭几乎没有吃。蒋宗林眼泪不断,说很想回家。包小牧还在一边训斥:“思想不转化就不能出去。”亲友知道这种情形,更加担心蒋宗林。

亲友们出门吃午饭,并等候洗脑班与金牛区商议的答复。几次电话过后,下午三点半,蒋宗林的妻女、兄弟三人再次来到洗脑班。一进门,洗脑班人员就对蒋的妻女说:“你们娘儿俩可以去看蒋宗林。”

接着他们又让蒋的兄弟单独去会议室见殷舜尧以及金牛区来的一个高个子和两个抚琴派出所警察,然后无耻的告诉他:她们两个(蒋宗林的妻女)就留在这儿了。又说:“我们调出录像看了,知道来的都是各区的骨干(注:洗脑班大门外左上角有一个大摄像头)。”

蒋的兄弟对洗脑班这种猖狂的非法行为感到既震惊又无奈,最后只有痛心的独自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5/蒋宗林五年冤狱后再被劫持-妻女要人遭绑架-266928.html

2007-09-06: 营救八月初被绑架数名成都大法弟子

四川和成都邪恶之徒八月初绑架数名成都大法弟子,至今已经一月了。

现已知钟芳琼、刘嘉被关入金花洗脑班,沈小都、李如珍被关入新津洗脑班。成都大法弟子蒋宗林的妻子谢成新、女儿蒋祝君日前已回家,蒋宗林已被转出成都看守所,下落待查。徐筱蓉、王明勋无任何消息,请同修关注。其馀同修情况不详。

自五月成都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后,八月十五日,又一名大法弟子黄敏在青羊医院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6/162208.html

2007-08-26: 成都市国安八月上旬绑架近二十名大法弟子

八月上旬,四川省成都市恶警绑架了近二十名大法弟子,其中包括《疾风劲草》的作者钟芳琼、着名法学家沈钧儒的孙子沈小都。疯狂的绑架发生在中共渲染所谓迎奥运倒计时之时。

八月一日、二日、三日,成都金牛公安分局一科出动数辆警车的恶警,突闯民宅或单位,公然绑架近二十名大法弟子,抢劫了满满几车私人物品。(成都公安一科即国安,是两个牌子一套人员。)

八月一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钟芳琼、刘嘉、李如珍及一黄姓大法弟子的丈夫。八月二日,蒋宗林、谢成新夫妇及女儿蒋祝君、刘帮成、祝仁彬被绑架;沈小都是八月三日被绑架;八月五日,陈劲松等八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八月八日左右,四川音乐学院教师徐姓大法弟子失踪。

这些疯狂的绑架是迫害法轮功首恶之一周永康、四川邪党省委书记杜青林直接操控的。

以下部份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情况:

钟芳琼,修炼前曾患世界少见的先天性血管瘤,被华西医院专家诊判为绝症。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而愈,修炼九年从未复发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钟芳琼遭邪党人员三十次绑架、非法关押,受尽各种折磨与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多年。她在《疾风劲草》一书中详述了她遭迫害的经历。

蒋宗林,原成都市政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其妻谢成新是成都市机关第二幼儿园教师,女儿蒋祝君是四川音乐学院美院英语教师。蒋宗林一家人多次遭邪党非法关押及抄家,一家三口都先后曾被非法劳教。蒋祝君在四川外语学院读书期间,就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非法停学半年,强行洗脑迫害,被强行隔离在校外住宿,被两名学生“包夹”。在被迫失学一年半的情况下蒋祝君顺利通过英语八级考试,而其中一名“包夹”学生就未通过。她的同学说:“你真有神保护。”

刘帮成是一位七十岁高龄的老干部。陈劲松是建筑设计师。祝仁彬是一位非常有修养的年轻学者。刘嘉原为某保险公司主任,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年轻人。沈小都曾被非法劳教、关押多次,受过多种折磨与迫害,其祖父是着名民主人士沈钧儒。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6/161552.html

成都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9-05: 都江堰市防邪办:
吴贤江 防邪办主任  13880208006
杨才发 现防邪办副主任 13881892533
都江堰市国保大队:
唐元林 国保大队大队长  13880515623
陈晓彤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13688080466
周波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13550046142
都江堰市政法委:
陈文 政法委书记 13980568722
冯毅 副书记 13880229006
周健 副书记 13608204018
周磊 副书记兼公安局副局长(负责国保大队)13908055218
都江堰市公安局:
达军 局长 13908042524
马福平 政委  13608203919
杨科 副局长 13666111995
唐科 副局长 13880098816
彭芑 副局长 13980807110
杨涛 治安大队大队长 13880822092
付庆福 副局长13982168300
王琦 副局长 13882101333
高赟 刑侦大队大队长 13348816555
向韬 刑队副中队长 13880000415
任胜远 龙池镇派出所所长 13688402299
龙池镇镇政府相关人员:
张显虎 镇党委书记 13982294028
王洪 镇长 13568805523
田黄鹤 人大主席 13981788609
周平 武装部长,镇政法委书记 13982231620
傅磊 副镇长 15982107181
周悫 副镇长 13881712346
曾智 副镇长 13880357551
肖伽 副镇长 13678066086
毛春妹 副镇长 13568914730
杨德发 副镇长 15884421115
仇纬 综治办主任 87106020

2020-08-04: 成都市公安局站前分局东客站地区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成华区邛崃山路68号附23号 邮编:610051
刘波13881999611
邹成诚13540629795
唐天灯17394979089
叶橙希1388006565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