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重庆其它 >> 邓阳生, 男, 74

个人情况: 重钢型钢厂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8-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2-04: 重庆大渡口法轮功学员邓阳生于十二月二日下午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4/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50136.html

2011-12-07: 重庆市邓阳生老人再次被绑架迫害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邓阳生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廿五日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天。这位老人曾经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被当地恶警闯入家中绑架抄家。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廿三日上午十一点廿分,邓阳生老人的桌子上的台灯突然灭了,这时正在用电锅做饭,认为停电了,一看屋里的开关都是好的,老人知道是走廊电厢里的电闸被人拉下来了。以前发生过警察到他家门外先把电闸拉下来后在等待邓出门,将其绑架走!来人等一会儿没见开门,就在门外丁丁当当撬门。

老人从门上的猫眼看见外面一人,另一人躲在门背后看不见,问:干什么的?他吞吞吐吐的回答说,社区的,看看入户情况。当时一想电闸是他们拉的,一定强盗来了,没开门。不法人员一直在门外丁丁当当撬门,约廿多分钟才走。

廿五日下午,大渡口公安分局三个便衣警察来到邓阳生家门前撬门,老人问,干什么的,他们说,你楼上厕所漏水看一看。刚开门,三个警察闯进来了,说你要跟我们去一趟。邓阳生老人往客厅的凉台上走,大声喊强盗抢人呀!强盗抢人呀!但没见一人出来,同时给在上海工作的二女通话时将当时发生的事件告诉了二女儿。

不一会儿来四、五个人,其中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警察说,把他拉出来!七、八个警察一齐跑来拉邓阳生老人,老人坐在凉台的地板上左手紧拉着铁栏杆,一个警察恶狠狠地把手扳开拖到客厅里。老人的右手抱着楼梯柱子,一个警察把右手扳开拖到门外!当时恶警们在非法抄家。

邓阳生老人被绑架到重庆中梁山的洗脑班。到洗脑班时已下午三点四十分,进房间后谭医生给测血压80-240,隔半小时再一次测血压80-240。医生要他吃药,老人说,在家从来没有过高血压,从九五年修炼法轮功之后至今已十几年没吃过一片药也没检查过身体。晚上吃饭时没吃饭,吃不下去。

老人被非法关押整七天,没吃一口饭,于十二月二日下午三点回到家。

在这山上专门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两层楼,距离大公路行驶半小时。洗脑班里有政法委书记郭某、社区胡主任(街道)工作人员、警察、专门做洗脑转化的贾、兰,王、郑、(男)、王等等等,他(她)们大都是退休教师,充当了中共邪党邪教的帮凶,不择手段的逼迫你放弃信仰。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至十一月六日重庆地区有三百四十几人遭受迫害,其中有二百五十七人遭绑架,有二十二人被非法劳教,有六十几人遭到邪党居委会或恶警的骚扰、恐吓。中共当局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这样野蛮无理,让国人感到羞耻与痛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7/重庆市邓阳生老人再次被绑架迫害-250265.html


2011-10-12: 重庆法轮功学员干大姐被大渡口公安分局警察多次骚扰
十月九日大渡口公安分局警察和六一零人员上午闯入跃進村法轮功学员干大姐家中,進屋之后眼睛四处盯,见到一本明慧周刊后追问是哪里来的,强迫她说出来。下午又一次闯入她家中,逼著她说出来,还威胁说,判你八年。详细情况待查?在八、九、十月份多次闯進她家中威胁、逼迫她放弃信仰。

十月十一日(星期二)上午九时左右,邓阳生在新世纪超市出口梯子台阶上坐下,台阶两旁货柜摆的裤腰带和皮具,一名便衣假装看货一连看了几样东西,当我起身和一位女同修说话时,便衣站在右侧偷听,这时我盯了他一眼,他又跑到左侧窃听。只要一出门就有便衣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2/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7764.html

2011-03-17: 重庆市大渡口公安分局对邓阳生的迫害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邓阳生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这位老人被当地恶警闯入家中绑架抄家。以下是邓阳生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九点多钟,我正在屋里坐着,开启空调休息,突然空调停了,照明也停了。这时走到前门,看门上方的电闸全部正常,就认为停电了。其实是分局的恶警故意把门外走廊里的电闸拉下来了,待我出门时抓捕,未遂。

三十日上午九点多钟,我正在开启小风扇学法,突然又停电了。这时,我到前门开门看走廊里的电闸时,刚出门迈出一步,从左侧出来一便衣警察何某把我的左手按住,随着又来一个便衣警察刘斌把我的右手按住,推到屋里,一边一个恶警按住强行戴手铐背铐着。这时,我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没有犯法,你们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是有罪的!

两个恶警根本不听,恶警刘斌两手拳头捏的紧紧的,咬牙切齿的在我眼前比划几下,威胁我。坐在沙发上,因为两手背铐着的,背不能靠沙发,直立坐着约两小时之后,我要解小便时站起来,恶警何某恶狠狠地说:你干啥?我说:我要解小便,这是我的自由。恶警何某说: “从现在起没有你的自由了。”这时,把左手铐解了,恶警拉着左手铐到厕所。

之后恶警对我非法抄家。刘斌、何某从上午九点多钟打手机,喊来国保支队华勇等二十多个警察,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衣的。有的来了,一会又走了,又来几个,前门一直是开着的。开始抄家,从上午十点钟,参加人数十馀人,一直到下午五时。

恶警长时间抄家,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家里应该存有大量现金。从楼上楼下所有箱子柜子里的东西,一件件的翻。甚至在凉台上挂的塑料口袋里装的破布也取下来看了看。每屋子翻遍了也没找到现金。

下午五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名恶警按住强行把我两手铐住,推進电梯下楼,警车停在小区公路上,又强行把我推上警车。车行驶途中时,一警察接到电话说:先到分局。恶警何某说,先把他送到看守所,我们把饭吃了来,但还是先到了分局。

在分局,恶警刘斌、何某等提审时,做了笔录,我保持沉默没说话,恶警自编一份材料,要我签字,我没签字。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把我送到看守所迫害,在办公室办理登记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五个人凶狠狠的,把我推到靠墙的铁管处站立,几个人一齐上来按住,强行靠铁管如一字形双手铐住。这时,我在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有罪的!”恶警根本不听。

站立约二十多分钟后,我脑袋痛的很厉害。这时一警察搬来板凳叫我坐,因两手如一字形铐在铁管上,我说坐不下去。恶警说;你只能侧身坐下,只能坐下半边身子。一小时办理登记后,恶警何某要我在上面签字,我说你们是非法绑架关押,你们是有罪的。恶警说:你不签字,我们一样的关押你。之后强行把我送進111舍,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钟,这一天只有中午在家吃一个小月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7/重庆市大渡口公安分局对邓阳生的迫害-237705.html

2011-02-01: 重庆马王村派出所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邓阳生遭骚扰和跟踪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邓阳生离开重庆,回湖南农村探亲之后,马王村派出所的警察带着小区、社区的负责人,撬开邓阳生家,闯進屋抄家。之后,又派便衣警察晚上在他家看守,等待非法抓捕邓阳生邓阳生没回家,所以,抓捕未遂。最近,便衣又在跟踪邓阳生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邓阳生正在家休息,突然听到门外有声音,当他把门打开,两警察站在门前,其中一个自我介绍说是马王村派出所的,姓向,接着问邓阳生:你叫甚么名字?邓阳生没回答。又问:你的子女不在家?邓阳生回答说:在外地打工。又问:甚么地方打工?邓阳生没回答。又问:你到外面去聚会没有?到外面去炼功没有?邓阳生回答说:在屋里炼。警察向某有些生了气说:中央说你那是×教,你知道吗?不许炼。邓阳生回答说:中共邪党说了不算数。法轮功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重庆马王村派出所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235603.html

2011-01-18: 重钢集团型钢厂不法官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重庆钢铁集团型钢厂中共党委迫害法轮功学员邓阳生从未停止过。二零一一年元旦刚过,党委派出几人来骚扰,在楼门前按门铃,听到铃声随即回应,也不见人影。他们在小区调查情况,问邻居看见邓阳生在家没有等等。

邓阳生二零零七年在湖南农村探亲期间,被当地公安局两次非法抄家、绑架,据警察孙元阳说是型钢厂党委联系并委托他们干的。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邓阳生去重庆小泉园,被当地蹲坑的便衣拦路绑架,关進大渡口看守所折磨三十三天之后,又送到洗脑班折磨六十天。这时党委写一个扣款条,从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起,每月扣发工资九十元,扣一段时间后,改为每月扣发七十五元(公司发给职工的菜篮子钱),一直扣至今天,已有九年之久。

型钢厂党委对另一名退休工人法轮功学员段绍明的迫害手段极为残暴:二零零一年元月十六日,段绍明被跃進村派出所绑架送到大渡口洗脑班折磨之后,不久被厂党委强行送到公司医院精神病科灌输精神病人的药物,不久恶化;第二次又强行送進公司医院精神病科,就死在那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重钢集团型钢厂不法官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35006.html

2010-01-11: 二零零九年重庆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统计

中共邪恶之徒薄熙来和王立军在辽宁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薄熙来和王立军调来重庆后,重庆又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特别是2009年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以来,迫害逐步升级,邪恶到下指标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迫各区、县公安机关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

重 庆市江北区国保支队恶人梁世滨,从99年迫害开始至今,一直就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难以计数的同修被他绑架,有被判刑的,有被劳教的,有被他绑架到洗脑班 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有被他迫害失去生命的。同修的家属去找梁世滨,梁世滨扬言说:“我做不了主,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给我下的密令,这回我们还是手下留情了 的,不然我们还要抓很多的法轮功。”

薄熙来来重庆后,安插的亲信除了王立军以外,还有方海洋,任重庆市沙坪坝区区长。此人紧跟薄熙来和王 立军,使得沙坪坝地区今年成为重庆市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占迫害总数的20%。就重庆市沙坪坝区嘉陵厂在2009年就有11人被非法劳教,有5名法轮功学员 被劫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迫害,6名被非法劳教监外执行。

2009年从明慧网搜索到的重庆地区有18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 其中有6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约18人遭非法判刑,76人遭非法劳教,有5名大法弟子黄正兰、王柳珍、银世珍、段少明、李進遭精神病院迫害。其实实际数 据远远大于188名,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同修遭迫害的情况还无法统计。

被迫害致死的六位大法弟子,张理郧85岁,崔秀琴72岁,江锡清66岁,郭传书62岁,严光碧55岁,汤毅46岁。即55岁以上的老人占83%。可见薄熙来和王立军之流可恶到连老年人都不放过。简直是丧尽天良。
……
129. 2009年11月24日,重庆市大渡口区的大法弟子邓阳生,遭重庆与老家湖南两地公安追踪迫害。邓阳生是重庆钢铁集团退休职工,已年满74岁。11月24 日晚,大渡口区国保支队队长华勇、市公安局李×等人闯到邓阳生家里,追问2007年9月30日抄家时那些电脑、打印机、纸是谁买来的?并宣布对老人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16081.html

2009-12-07: 重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童家桥派出所的犯罪事实(图)
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图)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一直紧跟邪党政策,甘愿充当中共打手,迫害善良民众,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事件当事人、知情人進行恐吓、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抄家、刑讯逼供以及非法劳教。现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的纍纍罪行公布于众。
......
四、绑架劳教七旬法轮功学员邓阳生

法轮功学员邓阳生,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是重庆钢铁集团退休职工,已年满七十四岁。自从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晚,邓阳生被大渡口区“六一零”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了大法书籍和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在被劫持到公安局和看守所的两天时间里,邓阳生遭到强行背铐、双手成一字形绑铐、罚站等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因修炼以来十几年未犯的高血压突然发作,头部剧烈疼痛,恶警们怕承担责任,赶紧将邓阳生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六点,大渡口区国保支队的华勇(队长)、王东林、市公安局李×到邓阳生家里追问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抄家时,那些电脑、打印机、纸是谁买来的?之后叫邓阳生签字,被拒绝,华勇、王东林在笔录上签了字。李×对邓阳生非法宣布: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55.html

2009-11-28: 七旬退休职工遭重庆与湖南两地警察追踪迫害
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的大法弟子邓阳生,是重庆钢铁集团退休职工,已年满74岁。自从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近二年多来,遭重庆与老家湖南两地公安追踪迫害。
2009年11月24日晚,大渡口区国保支队队长华勇、市公安局李×等人闯到邓阳生家里,追问2007年9月30日抄家时那些电脑、打印机、纸是谁买来的?并宣布对老人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2007年9月30日晚,邓阳生被大渡口区610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了大法书籍和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在被劫持到公安局和看守所的两天时间里,邓阳生遭到强行背铐、双手成一字形绑铐、罚站等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因修炼以来十几年未犯的高血压突然发作,头部剧烈疼痛,恶警们怕承担责任,赶紧将邓阳生放回家。

然而,大渡口区国保支队的恶警对邓阳生的迫害却没有就此罢手。邓阳生2007年底回老家湖南湘乡市金薮乡的农村探亲,住在侄儿家。2008年5月21日晚7时,金薮乡政法委书记陈建国、当地派出所所长刘朝辉以及五、六名警察,开车至邓家院内,他们下车后直奔楼上楼下各个房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走了一本《转法轮》,一个MP4等物品。在他们开出的清单上,只有湘乡市公安局字样,没见警方姓名、时间。

当时邓阳生在楼上南头房间里,门里面是锁着的,一恶警把门踢开,门上的锁踢烂了,進屋后推他下楼,到楼下时推他上警车去派出所。陈建国还威胁说:“重庆公安科派来一位彭科长,已经来到湘乡一个多月,蹲点调查你的情况。你必须在三天之内离开这里回重庆,若是再看见你在这里,我们对你不客气。”

第二天,邓阳生不得已离开,一路上无论是住旅馆,还是坐火车、大巴车,均有便衣警察跟踪,甚至到了几百公里以来的冷水江市、广州市,都有便衣跟踪盯梢。

几经周折之后,邓阳生再次回到湖南湘乡市金薮乡的侄儿家。2009年9月11日,湘乡市公安局警察邓元阳、王良、政法委书记陈建国等一行八、九个人,闯入邓家,不由分说强行抄家,在楼上楼下翻箱倒柜,屋里被翻得一片狼藉,并将邓阳生非法劫持到湘乡市公安局。邓的亲戚不得已交了3000元“押金”,写了“保证书”,才将邓阳生领回。

2009年10月12日,邓阳生回到重庆后,发现位于大渡口区朵力小区的家里,大门已被损坏,门栓、保险、瞄眼等部位被损坏,门只能勉强关上。屋里的电脑硬盘、电源线及其他电脑配件失踪了,但其他财物并未损失。这显然不是一般的小偷所为。

大渡口分局的警察不仅多次用仪器非法探测邓阳生的家里情况,还安排邓所居住的小区保安对他進行非法监视跟踪。10月13日上午,小区一位工作人员和负责治安的刘队长跟随邓阳生到了邓的家中,因邓阳生女儿搬家时收拾了一大包东西装在编织袋里放在客厅,刘队长進屋后,不由分说打开编织袋一阵乱翻,没翻出他想要的东西来。邓阳生平时出门,门岗的保安就会拿起电话报告,之后就会有便衣跟踪他。

邓阳生回家后的第三天,便有一位自称是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姓李的警察,和一位身着红色上衣的便衣警察,在门外大声叫喊,要求邓阳生开门,邓没有理会他们。

2009年11月24日晚6点钟,大渡口区国保支队的华勇(队长)、王东林、市公安局李×到邓阳生家里追问2007年9月30日抄家时,那些电脑、打印机、纸是谁买来的?之后叫邓阳生签字,被拒绝,华勇、王东林在笔录上签了字。李×对邓阳生非法宣布: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8/213439.html

2007-11-23: 重庆大渡口分局、国保支队非法劫持七旬老人
重庆大法弟子、七十二岁的老人邓阳生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被当地恶警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审讯。十月二日邓阳生被放回。以下是他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九点多钟,我正在屋里坐着,开启空调休息,突然空调停了,照明也停了。这时走到前门,看门上方的电闸全部正常,就认为停电了。其实是分局的恶警故意把走廊里的电闸拉下来了,待我出门时抓捕未遂。

三十日上午九点多钟,正在开启小风扇学法,突然又停电了。这时,我到前门开门看走廊里的电闸时,刚出门迈出一步,从右侧出来一便衣警察何某把我的左手按住,随着又来一个便衣警察刘斌把我的右手按住,推到屋里,一边一个恶警按住强行戴手铐背铐着。这时,我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没有犯法,你们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是有罪的!”两个恶警根本不听,恶警刘斌两手拳头捏的紧紧的,咬牙切齿的在我眼前比划几下,威胁我。

坐在沙发上,因为两手背铐着的,背不能靠沙发,直立坐着约两小时之后,我要解小便时站起来,恶警何某恶狠狠的说:你干啥?我说:我要解小便,这是我的自由。恶警何某说:“从现在起没有你的自由了。”这时,把左手铐解了,恶警拉着左手铐到厕所。我在沙发上坐着时,穿着短袖汗衬,右前方四百毫米直径座的风扇吹来,左前方中央空调风吹来,几个钟头实在承受不住时,穿长袖衣时,才把右手铐解开。

之后恶警对我非法抄家。刘斌、何某从上午九点多钟打手机,喊来国保支队华勇等二十多个警察,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衣的。有的来了,一会又走了,又来几个,前门一直是开着的。开始抄家,从上午十点钟,参加人数十馀人,一直到下午五时。抄走的物品有:楼上客厅:师父法像,真善忍,法轮佛法,《论语》等四个大镜框。全部大法书籍等。设备耗材等:笔记本电脑一台,无线上网卡一套,210打印机一台,三星激光一体机一台,惠普打印机一台,DVD刻录机一台,塑封机一台,录音机一台,A4裁纸刀一台,大订书机二个,移动硬盘一个,U盘三个,mp4二个,mp3二个,手机二部,(一恶警约60岁,长白脸,1米7几的个子,他说把手机拿走,你们可以使用),A4纸39包,各种颜色的墨水数瓶,耗材等。已刻好的光盘40多张,白光盘5、600张,《九评》已做好的没送出去的,216页的小册子l6本,其它资料等。和这无关的如“万年历”(内容较详细)也拿走了。恶警用长时间抄家,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家里应该存有大量现金。从楼上楼下所有箱子柜子里的东西,一件件的翻。甚至在凉台上挂的塑料口袋里装的破布也取下来看了看。每屋子翻遍了也没找到现金。至今没见到抄家的清单。

下午五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名恶警按住强行把我两手铐住,推進电梯下楼,警车停在小区公路上,又强行把我推上警车。车行驶途中时,一警察接到电话说:先到分局。恶警何某说,先把他送到看守所,我们把饭吃了来,但还是先到了分局。在分局,恶警刘斌、何某等提审时,做了笔录,我保持沉默没说话,恶警自编一份材料,要我签字,我没签字。之后,国保支队华勇来了,因笔记本电脑加密码,他们也打不开,华勇说,邓阳生你这一条龙生产,干脆来给我们当教练好了。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把我送到看守所迫害,在办公室办理登记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五个人凶狠狠的,把我推到靠墙的铁管处站立,几个人一齐上来按住,强行靠铁管如一字形双手铐住。这时,我在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有罪的!恶警根本不听。站立约二十多分钟后,我脑袋痛的很厉害。这时一警察搬来板凳叫我坐,因两手如一字形铐在铁管上,我说坐不下去。恶警说;你只能侧身坐下,只能坐下半边身子。办理刑拘登记后,恶警何某要我在上面签字,我说你们是非法绑架关押,你们是有罪的。恶警说:你不签字,我们一样的关押你。之后强行把我送進111舍,已经是晚上十二点钟,这一天只有中午在家吃一个小月饼。

十月一日下午两点多钟,两名武警来到111舍,把我夹持到值班室,几个人按住,强行把两手铐住,推到审讯室里,有两名警察,年轻的警察打开电脑,他自我介绍说:在2002年重庆小泉园事件是我来提审你的。然后开始提问:我一直沉默不语。这时警察自编了一个笔录,读给我听。要我签字,看我没说话,最后警察记录:他不签字,一直低头不语。接着把一份向检察院的起诉书,读了一遍,有哪些权利,可以请辩护律师,但要经过他们同意等。这时我喊出声音来说,头痛的很厉害。警察也说:你外地打工的女儿说,你以前有过高血压,求我们照顾一下你。就这样结束了审讯。

十月二日上午九点多钟来了一位女医师,在值班室给检查血压,一检查高血压230、又复检一次还是高血压230.我回到舍房躺着,这里的头和几个岁数大的人都说,你这么大岁数不能上山去,去了你就回不来了。早上起床时他们要我不起床,一直躺在板上。不一会儿来警察说;要来人打降血压针,吃降血压药。我回绝他们说,我炼功后已经十三年没打针,没吃药,通过炼功一直保持血压正常。警察还问舍房的头,他来吃饭没有?头说:進来后没吃一口饭,连水也没喝一口。到下午两点多钟,来两名武警把我扶到办公室。分局的警察见血压这么高,给在外地打工的女儿联系,因她们工作忙,不能及时回来,就委托一位同学的丈夫,他将我接送回家的。当时警察何某把已准备好的表要我签字,我没签。警察何某怕承担责任,在附近找来三位年轻女性群众签字,警察何某向她们交待说;你们在上面签字,不负甚么责任,只是证实一下我们把人放了就行。在看守所出来时,还我的物件中,有几十元钱没有了,皮带也换成一条烂皮带。这时接我的年轻人,要去找警察要回来,我劝他不去了。

十月二日回家后,便衣警察随时跟着的。在外地打工的三个女儿已商定好了,十月十七日接我到外地同她们一起居住,便于照顾。分局的警察刘斌、何某威胁她们说;你父亲是属于监管分子,不能随便走动,必要时经过和我们联系,同意后才能离开重庆。但她们知道共产党整人厉害,株连九族,连家人孩子也不放过,只好放弃这种想法。

十月十三日九时我出门打公用电话时;刚开门,便衣在门外等着,同我進电梯下楼。到电话亭打电话时,他在亭前站着。等我打过电话离开时,便衣警察随即進电话亭查打电话号码。从十三日起,每天早上六时起至晚上八、九点钟在我家门外守着,有时是两人,有时按门铃骚扰,一直到二十日晚上七时才停止,共八天没出门。现在只要出小区门岗,就看到保安在打电话通知,就能看到便衣警察在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3/167040.html

2007-08-04: 重钢型钢厂原党委书记程光忠迫害厂退休工人邓阳生的铁证
二零零二年二月,重钢型钢厂退休工人邓阳生等五人邀约去重庆小泉园参加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刚進入小泉园内,被早已在那里蹲坑埋伏的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大家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集会、结社、出版、遊行、示威的自由。警察随意抓捕修炼“真、善、忍”的善良人,已经是属于执法犯法。重钢型钢厂原党委书记程光忠,也正邪不分,善恶颠倒,为了保住自己的官帽和地位,竟通知重钢退管处下令从2002年2月份起,每月扣发邓阳生的退休工资90元。截止2007年7月底,计66个月,扣发的工资总额已达5900馀元。

邓阳生多次找到程光忠,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给其讲明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并要求补发被其非法截留的退休工资。程光忠推脱说:你去找公司,是公司扣的。邓阳生将退管处管理科张科长的答覆说给程听,张说:“你被扣钱的事是型钢厂来人办理的,你要先去找型钢厂才行。”程听后一口否定的说:“张在胡说”。邓阳生又将区政法委的答覆说给程听,区政法委陈、邓两位主任说:“没有这个扣钱的政策,你去找你单位。”程听后却说:“扣你的这份钱,是厂里给的,厂里有权,可给可不给。”邓阳生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准备告状时,程光忠凶相毕露,气势汹汹的说:“我不怕你!我还要告你诬告罪。”邓阳生多次善意的忠告:法轮功学员是按照“真、善、忍”法理修身养性的善良人。怎么会诬告无辜的人呢!你整了好人,做了坏事,一定会有报应的。你要为你自己的未来着想!也应该为你的家人着想啊!程听后却说:“我不怕你,你怕没有那么厉害啊。”由此可见,程光忠一贯整人的本性,昭然若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4/160177.html

重庆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9-05-19:
迫害责任人相关信息:
1、八颗派出所:
邮编:401225
地址:重庆市长寿区八颗镇派出所
警察:车尧(手机可能是13896072406,也有可能是该所其他警察,但他的可能性最大)
2、彭聪
邮编:401220
重庆市长寿区公安局国保支队
3、公诉人信息:
检察官:李凌燕
检察官助理:伊雪萍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7号江北区检察院
电话:023-67560530
邮编:400025
4、法官信息:
审判员:王国平
书记员:王文静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江北区法院
邮编:400025
电话:023-67564005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刑庭:
郑旭:副庭长 023-67855854
肖学富:助理审判员 023-67564035
李万飞:书记员 023-67564035
汪琳琳:书记员 023-67564035
黄亚:助理审判员 023-67701792
杨丽:书记员 023-67701792
曹晓燕:书记员 023-67564022
王雪莲:书记员 023-67562337
许壮辉 023-67564023
部门值班手机 内勤 15730202712
卢君:书记、院长(主持法院全面工作) 023-67852581(同监察室)
李勇:副院长、政治处主任(分管政工、老干、党建、审判监督庭工作) 023-67756227
赵进:副院长(分管民一庭、民二庭、民三庭、民四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办公室工作) 023-67730427
朱德华:副院长(分管立案一庭、立案二庭、研究室工作) 023-67729252
付鸣剑:副院长(分管刑庭、未综庭、行政庭、审管办工作) 023-67756885
熊杰:纪检组长(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023-67721336
沈兴国:协助联系党建工作 023-67112786
曹海燕:审判委员会委员(协助分管民二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工作) 023-6756397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