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金堂县 >> 付利琼(傅利琼,付丽琼), 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9-16: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谌玉琼被邪恶绑架

2012年8月22日,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谌玉琼,在农村家中被当地邪党人员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遭受迫害。

至今,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的金堂县法轮功学员共有三人:谌玉琼、付丽琼、李文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6/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2862.html


2012-04-11: 付利琼被绑架到成都新津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左右,四川成都金堂县“六一零”伙同成都市青羊区新华西路派出所等七、八个恶人在成都文殊坊旁一家化妆品店铺以诱骗方式将付利琼绑架到成都新津洗脑班迫害。目前家人无法与付利琼见面、联系。

付利琼,女,四十三岁。一九九五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四川锅炉厂(金堂县)设计处工作。九六年,付利琼看到了丈夫张城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改变,自己也逐渐体会到修炼大法的美好,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他们夫妻俩在工作和生活中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工作期间就担任最复杂最麻烦的锅炉空间弯管设计项目(一般同事都不愿意或不会做的),经常受到领导和同事的赞扬,他们和同事、邻居关系很好。他们自己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不给老人增加负担。同事们还经常把家务事拿到他们家来做,也顺便帮他们照看孩子,他们就这样幸福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厂里保卫科的人经常骚扰他们,强迫他们放弃信仰,还监视他们的行动。为了维护信仰的权利和正常的生活环境,他们被迫将孩子托付给父母照看,夫妻二人于九九年十一月到北京去上访。被金堂县公安和保卫科非法劫持到金堂看守所关押,之后又被非法反复关押五、六个月。回家后,被厂保卫科监控。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左右,厂保卫科一伙人强行闯入家中准备实行绑架,付利琼想从三楼跳下走脱时不慎脊椎、尾椎粉碎性骨折。在师父与大法的呵护下,伤势很快好转(医生都觉得很神奇)。二零零一年,伤势刚有好转,恶人又将付利琼绑架到看守所,后转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里付利琼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捆绑双盘腿、灌浓盐水、毒打、侮辱等是家常便饭。因付利琼等大法学员坚持炼功,被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大法学员遍体鳞伤,以至内伤、昏死,痛几个月。

还被关入小间,长期受虐待,不准洗漱,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 ,用开口器给她灌盐水,致使她多次把大小便拉在身上,还强行脱下她的裤子来擦地面。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有一次,为了逼迫付利琼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张小芳叫几个吸毒犯强行把她的腿双盘上,双手反捆在背后,用二厘米粗的大绳子使劲的捆上双腿和手,摔在厕所里几天几夜,由几个吸毒者看守,不准其他任何人接近和知道,待她痛的昏死过去后,才解开绳子把她的手、脚放出来,不准其他任何人接近。她的双手臂和双腿被绳子勒过的地方都起了很大的水泡。她哥来看她,奇怪大热天怎么还穿罩住手指的衣服就掀起来看,看见到处都是大水泡,伤心的哭了,并责问带她出来的警察怎么回事。警察推说不知道并把她迅速带走,不再准她家人接见。这些只是冰山一角,由于邪恶怕曝光还有更多的迫害都是在其他人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干的。

在这期间,丈夫张城也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里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回家后,单位领导反复的逼迫他们写保证,他们还是没有安宁的日子过,只好离乡背井到成都去打工谋生。两口子起早贪黑好不容易做了一个小生意,生意刚刚有了起色,比较顺利了。又发生了上面的一幕。这种赶尽杀绝的做法充份暴露了恶党的邪恶本质。

期盼各界正义与善良人士和国际机构或团体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迫害,帮助营救饱经折磨的付利琼,帮助恢复他们原本安宁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1/付利琼被绑架到成都新津洗脑班-255490.html


2012-04-03: 成都付利琼被绑架到洗脑班 家属要人遭拒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四川成都金堂六一零、政法委等伙同成都青羊区某派出所七八个恶人在商铺里强行将付利琼绑架至成都新津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付利琼的丈夫至新津洗脑班要人,一李姓人员连面也不让见,说是要找六一零出所谓手续。
第二天,付利琼的丈夫和原厂同事等人下午去了金堂县政府找六一零主任,六一零人员将他们带到附近的信访局,信访局人员推说他们不参与此事,在亲属的再三申诉下,对方电话联络了相关人员,后来主任范某、何某、书记肖某等六七人出来见家属,但拒绝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3/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5114.html

2009-06-20: 我见到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一次成都某地一法轮功修炼者付利琼(大学毕业)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张小芳叫几个吸毒者强行把她的腿双盘上,双手反捆在背后,用2厘米粗的大绳子死劲的捆上双腿和手,摔在厕所里几天几夜,由几个吸毒者看守,不准其他任何人接近和知道,待她昏死过去后,才解开绳子把她的手、脚放出来, 不准其他任何人接近。她的双手臂和双腿被绳子勒过的地方都起了很大的水泡。她哥(在政府工作)来看她,奇怪大热天怎么还穿罩住手指的衣服,就掀起来看,看见到处都是大水泡,伤心的哭了,并责问带她出来的警察怎么回事。警察推说不知道并把她迅速带走,不再准她家人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0/203069.html

2008-10-19: 四川泸州罗水珍自诉遭受的迫害
......张小芳为转化法轮功学员,采用野蛮灌水后不准上厕所大小便的毒招,让人不得不屙在裤裆里,又冷又臭,流在地的屎尿就用各自的冬衣去擦干净,擦脏的衣物不准洗,必须扔掉,好多人的衣服被丢得所剩无几。遭此折磨的人有:张素清、付丽琼、岳丽永、于卓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9/188046.html

2005-10-17:一个叫付里琼的大法弟子突然晕倒在地,被送往医院,经检查她的血压已升到200多,医生全身查遍了,发现小腹那里有一大包鼓起,经询问,才知她有几天没小便了,最后用导尿管排了一大盆小便来。从医院回劳教所后,恶警又让罪犯人员打她,还抓伤了她的肝脏,又把她关在一个单独的小间里,并在她身上贴满了污辱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字条。

恶警张小芳用尽一切恶毒的妄图迫害大法弟子,恶毒的辱骂师父和大法弟子,还把碗和食物挂在大法弟子的胸前或臀部,让其他人员嘲笑取乐。整个劳教所充满了恐怖和阴森,使人不寒而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7/112575.html
2005-07-16: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酷刑图示

捆绑双盘腿
用绳子把两腿双盘勒紧,然后绳子通过两肩把两手反绑在背后,半小时后脚就被捆肿了,还要勒出血,手、腿的难受滋味难以言表。两恶警踩在两膝上,可痛晕死,非常残忍。脚失去知觉,伤口会流脓,脚、腿上长鸡蛋大的脓包。受过此刑的大法学员有:黎云、付利琼、何玉梅、钟水蓉、王红霞、耿小俊、郑才先、苏世辉、

灌浓盐水
这是一种极残忍的酷刑。大法学员被几个人按倒在地,坐在身上,用铁开口器把牙齿撬开固定在最大档(牙齿都要撬松,开口器另一端就顶在了喉管,喉管都要顶出血。然后,开始灌食盐兑的浓盐水,浓盐水灌在喉部位会憋气的,很容易窒息而死,而且浓盐水对胃的损伤极大。这是一种酷刑,痛苦的滋味比死还难受。由于用了开口器,灌的任何东西進去是吐不出来的,如不咽進去就出不了气。而且浓盐水是吞也吞不進,在喉部堵着,时刻有生命危险。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赵忠玲、黎云、王红霞、付利琼、邓忠素。更有朱银芳被灌浓盐水和大便致死。

毒打
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大法学员遍体鳞伤,以至内伤、昏死,痛几个月。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有:张世清、李光青、陈晓玲、刘霞、吴玉萍、尹发凤、付利琼、陈金华、唐天敏、王红霞、李雪梅、朱银芳、李玉华、李冯琪、赵忠玲、杨太英、许萍、何玉梅、钟水蓉、耿小俊、郑材先、高燕、杨绍培、苏世辉、吕燕飞、陈富珍、祝跃辉等等。

侮辱
大法学员尹发凤被扒光衣服一丝不挂在镜子面前罚站两晚上。
戴纸帽、穿纸衣,上面写着骂人的话,不戴就毒打。受此侮辱的大法学员有:付利琼、耿小俊、郑材先、王红霞、邓忠素。
冬天寒冷,把大法学员苏世辉衣服扒光,只穿一条内裤和胸罩冷冻,还要受其它刑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9.html

2005-04-05: 北京恶警的暴虐和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的凶残

大法弟子付利琼,因坚持炼功,而被关入小间,长期受虐待,不准洗漱,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 ,用开口器给她灌盐水,致使她多次把大小便拉在身上,还强行脱下她的裤子来擦地面。有一次在操场上,张小芳当众叫人强行脱光利琼的衣裤,捆绑盘腿近二十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5/98917.html

2004-10-04: 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

我是不久前才从劳教所刚释放出来的法轮功弟子,我所看到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就是酷刑迫害、人格侮辱、药物摧残和强制洗脑。这样的事情简直举不胜举,真是罄竹难书。

大法弟子赵忠玲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强制“转化“的,恶警张小芳将她单独隔离,不准任何人接近,然后几个杂案犯包夹她,每天大把大把的药强迫她吃下去,如自己不吃,就用“开口器”灌。几十天后的一个凌晨,发生了所谓的“自杀”。以后到医院,在头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恶警张小芳又把赵忠玲关在房间里,门、窗都关上,杂案犯又在她身上踩,强迫她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这叫甚么“教育、感化”。

恶警张小芳用惯用的隔离手段,用药物来迫害一个坚信大法的大法弟子吴世莲。在被迫害的几十天里,吴世莲没有被药物造成身体极度痛苦而屈服,一个姓毛的警官凶恶的说:“对吴世莲『十滴水’加量!”

恶警张小芳认为学员耿小俊“转化”不好,她就用惯用的手段对耿小俊進行迫害,并且用绳索把她的腿以盘腿的形式捆起来,致使她的脚肿得很大,双腿从下到上起了很多大鸡蛋那么大的泡。试问张小芳这叫“教育、感化”吗?

这里的警察,不管文化程度有多高,都是道德极其败坏的人,因为她们强迫大法弟子骂低级下流、不堪入耳的话。恶警王珊还叫嚣着说“就是不准你做好人……!”

试问这像一个警察应有的品德吗?付丽琼不骂自己的师父,被恶警张小芳扇了很久的耳光,然后叫杂案五花大绑像对耿小俊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把她腿捆起来。

在2003年4月26日那天,是潘姓警官和唐姓警官值班,中午吃过午饭,她们把所有的人都关到了寝室里。由于大法弟子朱银芳抵制邪恶的迫害,恶警们叫杂案犯把她从院坝拖到洗澡室里之后,我们听到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不一会儿就甚么声音也没有了,大法弟子朱银芳就这样被邪恶迫害死了。

在七中队的人,所谓“转化”的大法弟子,她们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年逾花甲的老人,每天的生产劳动都在20个小时上下,甚至是通宵,这些都是经常的事。恶警看见谁不顺眼,打、骂是家常便饭,她们说这就是劳教。这里的人说:“表面上莺歌燕舞、歌舞升平,背地里却血流成河。

2004-08-17: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是迫害全川大法学员的法西斯集中营。自99年7.20以来,那里非法关押四川大法学员数千名,五、七、八、九中队是长期非法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势力的黑窝。被非法劫持在那里的大法学员,过着暗无天日非人的生活。现在仅把七中队恶警、恶人迫害大法学员的真实见闻揭露出来。
......

对在黑窝坚持炼功的大法学员,恶警们使用的迫害招更为歹毒,她们指使杂犯将大法学员的双脚搬上双盘,用细绳将双腿缠得严严实实的,将双手反捆在背后,把臭袜子塞在嘴里,再用三指宽的胶布封住。恶警强迫大法学员要坐24小时,可这种酷刑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痛得人死去活来,豆大的汗珠顺着脸滑下来湿透全身。有许多学员就是在这种邪恶的高压下被迫唯心的写了“三书”。经过这种酷刑折磨的同修被绳子勒的痕迹很长时间都在,有的腿被勒烂成了永远伤痕,有许多同修很长时间不能行走。恶警指使杂犯和犹大,将坚定的大法学员成大字型铐在铁门上、窗子上,折一个猪八戒的帽子戴上,再在大法学员脸上、身上贴满诽谤大法的恶毒语言。大法学员耿小春、傅利琼、王红霞等许多大法学员都遭受过这样的迫害。

2003-09-04: 七中队恶警张小芳(队长)残害大法弟子手段毒辣凶残,只要大法弟子不放弃修炼,就不准洗漱、上厕所、睡觉、换洗衣服,只给正常饭量的三分之一。后来看不起作用,又变本加厉地给坚定的大法弟子一次灌五杯水,并不许上厕所。数九寒天很多大法弟子只得把大小便都拉在了裤子里,然后再穿干。

坚定的大法弟子付利琼,被张小芳叫人脱下她的外衣只穿一条内裤在操场上罚站了几个小时。

成都 金堂县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1-28: 四川省嘉州监狱:
地址: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1号信箱,邮编614009
(一个监区为一个分箱,如9监区即1号信箱9分箱)
电话:0833-2349097

2017-12-10:
目前知道参与骚扰学员的人有:
杨柳派出所:刘江  电话:18981867291
      周杨  张晓帅
赵镇政府:廖英
江源村:  卿立学 电话:13689064838
      刘丽君 电话:13551864486
      税林 廖春晓 栗凤英 郑昌泽 何清勇 温晓静 赵尚莲
江源村20组组长:杨平
金堂县社区矫正小组组长:徐某某


2017-06-03: 法院法官:唐何 028-68611413 (此人参与非法审判范明凯夫妇)
检察院公诉科:郑家茂 84968909 参与非法起诉范明凯夫妇公诉人:王永雪
检察院检察官:陈世体 13880899018
水城派出所:陈瑞刚(所长) 18180665367
杨柳桥派出所:张晓帅、赖力(此二人诱骗霍芙蓉及女儿构陷其丈夫范明凯)
平桥派出所:座机:84956026
清泉派出所:座机:83655577
邓勇 18980500377 曾剑 18982279697
赵渡派出所:周林(副所长、梅林社区片警)警号:015980 电话:18981867069
尧中海(梅林社区片警)警号:015934 电话:13880328811
国保:陈力 18180665367 18981867117
陈福钢 18981867871

2017-01-18: 金堂县国保陈力
陈力18180665367 18981867117

2016-11-23: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检察院
公诉科 郑家茂 028-84968909
检察官 陈世体 13880899018

金堂杨柳派出所
警官 张晓帅
警官 赖力

2016-09-11: 【金堂县公安局】
局 长: 潘 智 办公 028-84934999
家宅 028-8770069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