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市 >> 宋成会, 女, 3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9-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11: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二)
前言
迫害致死案例
非法判刑案例
非法劳教案例
非法抓捕、关押案例
暴力洗脑迫害案例
经济迫害案例
结语

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梁晋川任局长期间,米易县至少有2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10、宋成会(又名宋君)女,30多岁,米易县丙谷人。2000年6月20日在米易撒莲乡拖船沟开法会时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被挟持到四川简阳女子监狱迫害。

1999 年10月因和同修在家切磋被非法抓捕,关进看守所,被副所长朱成龙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背后铐了一夜后又被内江来的警察一阵拳打脚踏。(因当时有一内江同修来米易与功友交流在一同修家和十几个同修同时被抓),宋成会多次被非法关押并遭毒打,于2000年6月20日在米易撒莲乡拖船沟开法会时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2000年11月24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被挟持到四川简阳女子监狱迫害。其丈夫承受不了这严重的打击离家出走,家中留下仅10岁的女儿全靠七十多岁的老祖母抚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1/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二)-238745.html
2010-06-26: 四川省米易县“六一零”罪行累累

...宋成会在看守所被所长朱成龙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背后铐了一夜后又被警察一阵拳打脚踢。...

...据不完全统计,米易被非法判刑的有:

王元品、庄德林、李银奇、张正焕、张洪英、宋成会、周盛会、郭光秀、朱召杰、朱明春、阕发秀、唐兴荣、吕涛、张家霜、杨顺发、曾世华、罗江平、廖远富、刘坤伍(刘龙云)、胥斌、徐天福、黄显坤、范胜美、范跃海、吴桂芳、张贵超、熊聂珍、李会琼、李发会、李国琼、任富万(又叫龚光雷)、张家荣 唐兴荣 高龙英 张正焕 罗世美周建先、龚顺会、杨兴春等四十人(四十二人次)。其中张洪英、张正焕被非法判冤狱二次;二零零五年以后被判冤狱的有:吕涛、张家霜、张洪英(第二次)、高龙英、张正焕(第二次)、罗世美、周建先、唐兴荣、龚顺会、杨兴春(云南武定法院冤判);...

...撒莲:王元品、宋成会、周盛会、罗江平、徐天福、李会琼
丙谷:庄德林、张正焕(两次)、范胜美、张贵超、熊聂珍、高龙英、罗世美
攀莲镇:杨顺发、廖远富、刘坤伍(刘龙云) 、杨兴春、张家荣、阕发秀
草场:李银奇、郭光秀、李国琼、任富万(又叫龚光雷)(教师)
挂榜:张洪英、唐兴荣、李发会、龚顺会
普威:胥斌
垭口:黄显坤、范跃海、吴桂芳
城关:周建先(退休教师)、张家霜、吕涛、朱召杰、朱明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6/226009.html

2009-07-02: 四川米易县多位大法学员遭迫害事实
四川米易县周盛会、宋成会、王元品等大法弟子于2000年6月集体学法时被恶警绑架、殴打,2000年12月被非法判刑,分别被四川省德阳监狱和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劫持迫害。以下是这些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一、被迫害大法学员基本情况

王元品 男 61岁 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湾崃村二社
庄德林 男 65岁 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镇沙沟村四社
李银奇 男 40岁 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草场乡
周盛会 女 63 岁 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湾崃村二社
宋成会(宋君)女 30多岁 米易县丙谷人
张正焕 女 62岁 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镇沙沟村五社
张红英 女 39岁 家住米易县攀莲镇

二、被非法判刑的简单经过

2000年6月20日,米易县几十名大法弟子在撒莲镇拖长河沟集体学法,交流心得,不料却来了大批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强行赶到公路桥上。大法学员宋成会(别名:宋君)识破阴谋,坚决不上公路,被四个警察强行抬到公路上。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场面混乱。

50来岁的法轮功学员周盛会被警察毒打着,但她还是不顾一切地大喊着“学员们,请站到公路两边,不要影响交通秩序”。 此时又有警车开来了,警察用录像机录下了这混乱的场面。

法轮功学员曾建军被警察毒打,衣服被扯得稀巴烂,还被推下河中。这天不法官员策划出动了很多人,有米易县全体公安人员、县政府的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还有攀枝花市的公安人员、市政府领导和工作人员等等。车辆一长串,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组成几道人墙,将法轮功学员堵在桥上,并开始大量抓人,共非法抓走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的有:曾国仲、白朝霞、于有琼、罗江平、曾世华、王元品、张洪英、庄德林、李银奇、张正焕、周盛会、宋成会、胡兴玉等。

经过剪辑、加工的录像,当晚在米易电视台的米易新闻中就播出,栽赃陷害法轮功堵塞交通,把这莫须有的罪名强加法给法轮功。被抓捕的大法学员遭到市县公安、国安人员的刑讯逼供和残酷折磨,几乎都遭到警察的毒打和体罚,比如:王元品被攀枝花公安局一处的2个警察打了34警棒,罚顶墙,戴手铐一个星期、罗江平和曾世华被合戴一副手铐一副脚镣多天。曾国仲、白朝霞、于有琼、罗江平、曾世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零六天,年近80岁的胡兴玉老人和攀莲镇的六七个大法弟子被攀莲镇的书记严继清、王争明等劫持到攀莲镇乡政府,被他们辱骂了半天才放回家。有7名被非法判刑。

2000年8月17日,政保科宣布对王元品等人抓捕,强迫拉去遊街示众。大法学员被警察五花大绑,两个警察押一个大法学员遊街,遊街时不准说话,只要说话警察就用毛巾把嘴塞起。

2000年12月17日,米易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对这次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進行审判。法庭上只有公检法三家的人,没有旁听,不准大法弟子说话,由公诉人(李核)胡言乱语诬陷后,就将王元品等人判刑:周盛会8年,宋成会4年,王元品3年半,张红英4年,张正焕4年,庄德林3年半,李银奇3年半。判决书上没有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的名字。

庄德林、王元品、李银奇他们三人于12月28日被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周盛会、宋君、张正焕、张红英四人于12月27日送往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

三、王元品等人曾经遭受的迫害

(一)王元品遭受的迫害

王元品于1997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来的多种疾病全部痊愈。当大法遭到污蔑、陷害、践踏时,王元品作为亲身受益的大法弟子,理所当然要为大法说公道话。于1999年12月上旬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北京天安门遭到派出所警察的绑架,又遭攀枝花驻京办工作人员的非法搜身、勒索,禁闭一天,只给吃了一餐饭,每人被勒索现金61元。遣返回米易后,被米易政保科勒索罚款200元。

2000年1月,王元品、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胡兴玉、阕发秀、阕发芝等大法弟子又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张红英当场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然后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强迫王元品等大法弟子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现调攀枝花国安)将王元品等人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王元品被警察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参与迫害的有:驻京办工作人员、米易公安局的警察、各乡镇调去参与迫害的官员。撒莲镇有白廷飞。白廷飞还当众羞辱张红英。

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勒索罚款每人200元,伙食费150元。参与迫害的有: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政保科成员)、吴学明(看守所长,现已退休)、朱成龙(看守所副所长、现任所长)等人。

2000年3月撒莲镇办第一期洗脑班,强迫大法弟子听邪党的造谣宣传,逼迫写保证书。还要進行体罚,做奴工、脏活。参与迫害的人有:唐礼华(原武装部长),陈林平、白廷飞(治安室人员),龚自国(镇政府工作人员)、宋立华(镇妇联主任)。

2000年4月24日晚大法弟子在拖长河沟学法,遭到唐礼华、龚自国的绑架。遭绑架的大法弟子有:王元品、廖国美、余友琼、宋君、曾平兰、庄福先等。在撒莲镇,宋君遭到丙谷派出所恶警用电棍电脚心。王元品、廖国美、余友琼、宋君、曾平兰被米易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其间,大法弟子遭到强行洗脑、非法审讯、戴手铐。王元品被看守所管教林海戴手铐太紧了,手被铐肿了。每人被勒索罚款200元,生活费150元。参与拍害的人有:撒莲镇的唐礼华、龚自国、丙谷派出所的警察、政保科的柴发祥(成员,已遭恶报)、周林(政保科成员)、看守所的朱成龙(副所长,现任所长)、林海(看守所成员)。

2000年12月28日,王元品等被送到德阳监狱二监区,陈平(二监区监狱长)、邱慎二监区管教)唆使杀人犯吴某某对王元品非法搜身,检查时,王元品的鞋被割开、被子被撕开检查,还打了王元品两个耳光。

陈平、邱慎唆使、利用杀人犯李某某、文科、赵作祥等对大法弟子打骂、洗脑,唱邪党歌曲,不唱就遭毒打;背不到监规就打手心、跑操、站军姿,脚都站肿。一个大法弟子被一个犯人包夹,实行24小时监控。

一天晚上12点过,陈平把大法弟子曾世华叫到值班室,强迫曾世华转化时,陈平照曾世华胸部猛击一拳(陈平是德阳监狱四大打手之一,自称一拳有800斤力),曾世华被打的差点闭气。

庄德林、李银奇在二监区,受不了它们的残酷折磨而被所谓的“转化”。

2001年5月,王元品被转到四监区,王志光(四监区监狱长)、赖登州(管教)强迫大法弟子刮细铜线(几毫米细),一人一天刮10公斤的奴工。中午、晚上(其他犯人都能按时休息,包括中午。唯独大法弟子)还要遭受迫害。监视大法弟子的人5米远站一个,不准说话。长达四个月之久。

大法弟子张跃因不放弃大法,王志光唆使赵志柯(已遭恶报)等几个杀人犯对张跃暴打,张跃的右手掌骨一根骨折,几个犯人用脚猛踢张跃,张跃的肝部受伤。晚上,张跃又被弄到顶楼暴打,张跃的肋骨被打断两根。

在六监区,代成忠(六监区监狱长)、任伟、李卫东、徐会兵(管教)等强迫大法弟子做奴工,每天十多个小时。每人每天刮纸配书5000—7000本。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迫害。罗江平、刘韬因坚持信仰,不放弃大法,被强迫奴役劳动两天一夜36个小时。

2003年3月下旬一天下午,马爱军(德阳监狱长)、石军华(副监狱长)、黄副监等制造了一场黑色恐怖:动用了全监狱的警察、防暴队、武警,全副武装,围墙上5米远架一挺机枪,警报长鸣。在这种恐怖的气氛下,其他犯人被吓得发抖,把16名大法弟子弄出去,13名到五监区会议室、3名关禁闭,强行洗脑迫害,逼迫人人过关。

2003年5月23日,在全监狱大会上,马爱军、石军华宣布了17条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法。会上宣布大法弟子王元品、胡刚记过处分,多名大法弟子被转监迫害。
12月19日刑满释放时,监狱发放车旅费、生活费140多元,加上代金卷15元,共计160元,由送王元品回米易的李卫东掌管。王元品的火车票88元、吃了一碗面条3元,剩下的50多元被李卫东霸占了。

12月20日到米易丙谷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强迫王元品画押、按手掌印、指纹等迫害,要王元品三个月到派出所报到。

2004年3月,政保科的杨梓华(科长)、周林(成员)及撒莲镇的夫成龙到王元品家骚扰,质问王元品,为甚么不到派出所报到。

2007年10月13日,丙谷派出所的原指导员吴建刚等两个警察及撒莲镇的王争明(镇书记)、孙章伦(原武装部长)、冯时寿、江永菊等共七八个人到王元品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3本,又绑架王元品到乡政府洗脑迫害。

从1999年大法遭难至今已经10年,王元品被非法抄家骚扰多少次,本人已记不清了。

(二)张正焕遭受的迫害

张正焕被绑架迫害八次之多:第一次是1999年8月,被丙谷乡政府绑架到乡政府强行洗脑,钟文武押着张正焕长跑大约一公里。

第二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公安抓捕,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了4天左右,被强行罚款200元,无任何手续。

第三次2000年元月25日左右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后送到攀枝花驻京办,攀枝花公安邱天明和米易撒莲镇的白廷飞等人,强迫把衣服脱的只剩内衣裤,只能在床上坐着,怕再去天安门。送回米易看守所后又勒索张正焕200元钱,不给任何收据。

第四次2000年6月20日张正焕在米易县撒莲乡和同修交流修炼心得,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等人骗到公路上,被廖红兵、饶琼等人抓捕,参与者还有杨梓华、刘兴云、周林、林海等人,以及撒莲乡政府和攀枝花市公安局的人。那次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有几十人。关在米易看守所后被管教刘起潮用手铐、脚铐把三个人连铐在一起两天,手铐铐了20多天。

2000年7月17日,米易开所谓的公捕公判大会,张正焕被县公安王德英和另一不知名的公安五花大绑的捆着遊街,途中怕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用毛巾塞嘴。2000年11月24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2000年12月20日被非法送往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三中队转五中队。三中队队长周曼丽、严干事、陈贤珍等人监管我们。五中队有:袁畅队长、方荣队长、王雪梅干事、陈莉干事、张明英犯人、蒋敏犯人、汪会犯人、吴小琼犯人等迫害大法弟子。养马河女子监狱的郭荣凤监狱长、邓监狱长、吕科长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人。

在监狱四年多遭受的迫害,使张正焕身体出现病态,被强迫打针,药中不知被加了甚么,使张正焕全身上下长满了毒疮,长达一年多,出现很多反常现象:不想吃东西、失眠、头晕头胀、心慌心跳、四肢无力,回家时皮包骨头。在监狱中经常遭体罚最长一次5个小时,长时间高强度劳动,到田里栽秧子90度弯腰一天干15、6个小时,经济上迫害,家里汇去的钱到走时都还有一百元不给张正焕。

第五次 2006年5月24日大法弟子张正焕、张远林、张远会、陈珠玉在张正焕家学法,遭恶人绑架,是被丙谷镇沙沟村4社农民李国志(李国志系恶警李雪松的父亲,原是丙谷镇副镇长,因犯男女关系被免职回家)举报,丙谷镇副书记、镇610头目杨武银、左某某等人到张正焕家,看到本地大法弟子揭露本地邪恶迫害材料中有它们的罪行,恼羞成怒,遂通知丙谷派出所和县国保大队,出动2辆汽车,有杨梓华、周林、李雪松、徐兴等恶警绑架了张正焕等四名大法弟子,抢走了张正焕的2台录音机和大法书籍,被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张正焕等四名大法弟子坚持向警察和犯人讲真相,正念正行,抵制邪恶的各种非法行为,拒交罚款,邪恶无赖只好放人回家。张正焕拘留14天,其他人的拘留7天。

第六次,2007年10月13日,中共召开17大,在农贸市场遭绑架到原头碾乡政府关押9天强行洗脑;

第七次,北京奥运会前,2008年7月30日米易县公安、国保、刑警、交警、派出所及各个乡镇、村、社、民兵倾巢出洞对大法弟子大肆抓捕。7月30日早上5点开始,分多路到各乡镇,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家骚扰、抄家、绑架。31日邪恶们还在行恶。被骚扰抄家的几十家,被绑架的三十多人。其中张正焕遭绑架,非法关押14天。

第八次 2009年4月14日,张正焕与大法弟子高龙英、罗世美、周建先到米易县麻陇讲真相,被米易国保大队的监控和跟踪,遭到杨梓华、周林、徐兴等人的绑架,随即四人的家庭均被查抄。被关押在米易看守所至今(2009年6月25日),没有放人。

(三)张洪英遭受的迫害

张洪英从1999年邪党迫害大法以来,遭到邪党法院的两次非法判刑:第一次4年,挟持到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第二次4年半,挟持到四川成都监狱,至今仍遭受折磨。

1999年10月15日,张洪英第一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门的警察暴打,一起的四个大法弟子全部被打昏,血流满地。然后送去北京东城区派出所关押8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星期受到非人虐待,规定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有时不准上。北京当时是冬天气温在零下24-25摄氏度,有两个女警察强迫我们把衣服脱了冻我们,其中有70多岁的胡新玉老人,攀枝花市恶警邱天明说是张洪英领头的,就打了她10个耳光,体罚弯腰站成90度数小时。在攀枝花驻京办参与迫害的人还有米易县丙谷乡政府的白廷飞和一个叫曾老五的人。

1999年10月22日,张洪英被送回米易县看守所,身份证被没收、500元现金被没收,没有给任何的解释和收据。关押期间天天戴手铐脚镣,长达50天,被罚站独凳一天,端水碗、顶墙、背监规是常事。天天被提审。从市政保科到县政保科的所有人都来审讯过张红英。参与的人有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杨梓华、周林,和其他8个不认识的警察。米易看守所的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刘启潮指导。攀枝花公安一科的彭科长、邱天明等人。

张洪英因参加2000年6月20日撒莲拖长河沟的法会,被米易伪法院非法判刑4年,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五中队。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被强迫背监规、静坐、连续每天被洗脑10个小时长达3个月。每天长达12小时的高强度奴役,强迫写“转化书”、写“保证”、写“批”。不写就送進监狱洗脑班洗脑、开批斗会斗争,用绳子捆紧关小间一个星期,疼的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滴。严格限制人身自由,不许和大法弟子说话、不准讲法轮大法、不准给家人写信,不准告诉家人自己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参与者:监狱长郭荣凤、郑监狱长、张监狱长
队长有:蔡庆华、袁畅、方荣、赖林
警察有:舒畅、李科长和特警队的20多名警察。

2006年11月2日,四川米易大法弟子张洪英、张家霜、吕涛在米易小得石发真相资料,被长江造林局攀枝花得石分局(原小得石储木场)派出所绑架,当天,米易县国安与攀枝花市国安人员一齐参与迫害三位大法弟子。他们把三位女大法弟子吊在窗户上、脚不沾地,抓她们的头发往墙上撞,吊了三天、把三人绑在一起,放在公共场合来污辱法轮功学员。2006年11月5日,三位大法弟子被国安人员转押到米易看守所。在转押过程中,周林等国安人员用黑塑料袋将她们的头套住,像运货物一样运到米易火车站附近的一个秘密黑窝,逼她们说出资料的来源。把张洪英铐在院子里冻了一夜,又把张洪英和吕涛合抱一棵大树铐在一起,冻了一夜。那是11月的冬天,天又冷又干燥,她们口又渴却不给一口水喝,后又被押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杨梓华、李雪松、周林、徐兴把她们从早上9点一直吊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连续吊了四天,手都被吊爪了,(周林还扳了好久才扳直)抓住她们的头发往墙上撞。

2007年7月17日四川省米易县法院在看守所秘密对吕涛、张洪英、张家霜非法宣判,吕涛被判刑5年,张洪英被判刑4年半,张家霜被判刑3年半。三位大法弟子分别被关押在三个监室,一个一个的判,法官周开琼等从看守所监室铁门的送饭口(大约7寸见方的一个口子)把判决书给吕涛、张洪英、张家霜看后叫她们签字,她们看了判决书都未签字,都把判决书扔出送饭口,不承认伪法院的诬判。

张洪英、吕涛、张家霜从2006年11月2日被非法抓捕到现在2009年6月26日,已被非法关押两年零八个月了,其中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个月,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四)宋成会遭受的迫害

1999年4月,因和同修在家切磋,被非法抓捕,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被所长朱成龙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背后,铐了一夜后,又遭内江来的警察一阵拳打脚踢。(因当时有一内江同修来米易与功友交流,在一同修家和十几个同修同时被抓),宋成会多次被非法关押并遭毒打,于2000年6月20日在米易撒莲乡拖船沟开法会时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劳改4年,送四川省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迫害。其丈夫受不了打击离家出走,家中留下仅10岁的女儿全靠七十多岁的老祖母抚养。

(五)周盛会遭受的迫害

2000年周盛会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劳教所拒收。2000年6月20日在米易撒莲乡拖船沟开法会时被公安局非法抓捕,被米易邪党法院非法判劳改8年,送四川省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2/203761.html

2003-09-02: 1999年7月20日,江××开始迫害法轮功,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毒打、酷刑折磨、判刑,有的大法弟子被逼得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等等。
2000年6月20日,大约有几十名大法弟子在米易县撒莲乡二大队的拖船河沟(地名)的一个僻静处谈心得体会(此处距公路约百米远,很少有行人),不料却来了大批的警察,将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地强行押到公路桥上。一名叫宋成会(别名:宋军)的大法弟子识破它们的阴谋,坚决不上公路,被四个警察强行抬到公路上。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造成很混乱的场面。50来岁的大法弟子周盛会被警察毒打着,但她还是不顾一切地大喊着“学员们,请站到公路两边,不要影响交通秩序”。

警车开来了,警察用录像机录下了这混乱的场面。大法弟子曾建军被警察毒打,衣服被扯得稀巴烂,还被推下河中。这天不法官员策划出动了很多人,有米易县全体公安人员、县政府的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还有攀枝花市的公安人员、市政府领导和工作人员等等。车辆一长串,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组成几道人墙,将大法弟子堵在桥上,并开始大量抓人,共抓走十几名大法弟子。

当天晚上,米易县广播电视就播出了这一“特大新闻”,播出了这一组镜头,说法轮功阻塞交通,犯了“阻塞交通罪”。随后被抓去的这些大法弟子,有的被拘留,有的被非法判劳教(如:周盛会、宋成会、王元品、庄德林、张正环、张洪英等),有的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长的八年,最短的三年半。这些被判刑的大法弟子至今还处在非法的监禁迫害之中。

攀枝花市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9-09-28: 攀枝花市弄弄坪派出所:
电话:8123315555、8123318678
所长杨绍辉13908141227
黄明坤13037731705

东区公安分局:
电话:8122222232
副局长熊中伟13882383669
副局长江雪艳13882394567
巡警大队大队长刘刚13882365466
治安大队大队长李德钢13980344336
网路安保和情资大队大队长涂航13458111616
国保大队大队长石磊8122226390、13808142910
国保大队教导员王希斌8122233456、15984575386
攀枝花市看守所:8122512589

2018-04-12: 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
所在科室 职 务 姓 名 V网小号 手机号码
国保支队支队长 贺建川 611001 13808149648
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蒋州银 13808143622
610办 副主任 刘华云 611005 13808142956
安宝成 611002 13808140999
610办 张柏林 611004 13808147396
610办 罗勇智 611019 13982376062
610办 郑 渊 18908141108
610办 袁 斌 13320710882
综合大队大队长 熊中伟 611999 13882383669
综合大队 廖红兵 13808142225
综合大队 邹 红 13980351499
综合大队 郭 祥 18982348566
一大队 教导员 孙支文 611011 13882315396
一大队 张崇贵 611012 13882311200
二大队 大队长 段 青 611222 13508232266
二大队 张 璞 611333 13982358383
机动大队大队长 陈 岗 611022 1388239394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邹勇军 611015 1398236699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曹 鹏 611016 139823680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