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2-2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重庆 >> 铜梁区(铜梁县) >> 李正英(女儿赵凤霞), 女, 69

个人情况: 前铜粱县关溅镇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铜粱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7-0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赵凤霞
夫妻/父母: 李正英(女儿赵凤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9-09: 重庆女子监狱唐安智对几位六旬老太太的折磨
……
69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正英的自述

在一监区,我曾昏倒多次,包夹犯人刘燕、刘召军从二楼将我拖到一楼监舍,说我装死。几个罪犯轮流踢、打,用扫把戳我、泼水。后来我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刘燕报告给唐安智,刘燕说:“唐警察(唐安智)说了,她装死耍泼,把她抬出去,甩到外面操场坝暴晒,看她还敢不敢装死,死了用席子一裹就完事了。”

唐安智和一监区狱警,每天轮流审讯、问话。包夹犯人每天强迫我站着背监规、写心得体会、诽谤师父、诽谤大法。但我每天都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大法的美好、神奇。包夹犯人刘燕、刘召军看后撕烂,逼我按她们的要求写。不按她们的要求写,就每天从晚上站着写到天亮,每天熬通宵。

为了逼迫我所谓“转化”,每天逼迫我看诽谤大法的碟片,逼我骂师父,骂大法。刘燕、刘召军写好所谓“断绝书”,我不照抄就不让我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用勺子吃饭,她们还用擦厕所的臭毛巾堵我的嘴,经常打我的耳光,刘燕把我左边耳朵都打聋了。我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我每天还被迫站军姿、坐小板凳,屁股都坐烂了。

重庆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导致我的眼睛至今看不清,脚走不稳,脚杆肿胀直到大腿,全身疼痛,屁股至今都坐不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9/重庆女子监狱唐安智对几位六旬老太太的折磨-373553.html

2018-09-01: 重庆女监狱警:死了用席子一裹就完
文:李正英

我叫李正英,现年六十九岁。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我被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

在一监区我曾昏倒多次,包夹犯人刘燕、刘召军从二楼将我拖到一楼监舍,说我装死,同互监李红、杨洋、吴久方,还有两个一楼的组长轮流踢、打,用扫把戳我、泼水。后来我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刘燕报告给唐安智,刘燕说:“唐警官说了,她装死耍泼,把她抬出去,甩到外面操场坝暴晒,看她还敢不敢装死,死了用席子一裹就完事了。”

我满身青一块紫一块,走路一拐一跛走不稳。狱警叫来外面的眼科医生、骨科医生、肿瘤医生,用仪器检查(全部自费),检查出我腰椎变形,脊椎、颈椎压迫了神经,脚杆(方言:小腿)短了三公分;我的眼睛玻璃球浑浊、角膜炎、白内障,脖子有多颗肿瘤,医生说危险必须开刀。

唐安智和一监区警官,每天轮流审讯、问话。包夹每天强迫我站着背监规、写心得体会、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我每天都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大法的美好、神奇。犯人包夹刘燕、刘召军看后撕烂,逼我按她们的要求写。不按她们的要求写,就每天从晚上站着写到天亮,每天熬通宵。

为了逼迫我所谓“转化”,狱方每天逼迫我看诽谤大法的碟片,逼我骂师父,骂大法。刘燕、刘召军写好所谓“断绝书”,我不照抄就不让我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用勺子吃饭,她们还用擦厕所的臭毛巾堵我的嘴,经常打我的耳光,刘燕把我左边耳朵都打聋了。她们打够了,每天还叫来两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楼组长(犯人)殴打我,我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我每天还被迫站军姿、坐小板凳,屁股都坐烂了。

重庆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导致我的眼睛至今看不清,脚走不稳,脚杆肿胀直到大腿,全身疼痛,屁股至今都坐不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重庆女监狱警-死了用席子一裹就完-373180.html

2014-08-16: 重庆公检法断电绑架善良老太入狱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晚十点多钟, 重庆市铜粱区公检法、六一零伙同少云镇政府、司法所、街道一帮人断掉李正英老太太家的电。大热天的,老人看四处都有电,以为是闸刀线断了,一开门,十几个恶徒冲入家中,把李正英老人绑架,并抢劫走电脑、手机、大法书和师父像片。
李正英老人被直接劫持到重庆市女子监狱(九龙坡区走马镇)关押迫害。次日,生活不能自理的女儿赵风霞被强送去敬老院。

女儿炼法轮功重见光明 被劳教迫害致残

李正英女儿赵凤霞三十多岁时一场大病,双眼突然看不见,在重庆三院住院治疗无效,医生都说治不了。正绝望时,邻床病友的亲属,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诉她修炼法轮功。李正英老人急忙找到《转法轮》读给她听。不多久,她眼睛就能见光明了,震动重庆三院所有医生!

李正英老人,是二级残疾人,过去也有十多种病无法医治,生活不能自理,梳头穿衣家务全靠丈夫和老母亲;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在修炼中身体全好了。她处处与人为善,帮助周边穷人学生,为五保户担水、洗衣、义务洗几个厕所,从不计个人得失, 把自己平时节余的钱支援受灾地区好几处,寄去从不留名和姓,有次给北京某地受灾寄去的钱,那边不知钱是谁寄的,后发现是铜梁关溅邮寄的。李正英还被锏梁县评为残病人大代表,选为政协委员。

二零零七年,赵凤霞为了照顾年迈的外婆,去重庆找工作。九月上旬的一天上午,凤霞和妈妈一起去看一位朋友,路经重庆上清寺人民小学,顺便给门卫讲真相,不料那门卫拿出了手铐,铐住了凤霞的妈妈,随即又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很快就来人把她俩带走,说三天就放人。可三天后,李正英女儿赵凤霞被关进了江北区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劳教,送往臭名昭著的石马河女子劳教所黑窝迫害一年。九十多岁的外婆听说女儿与外孙女被非法劳教,一急之下去世了。

在劳教所,赵凤霞不配合恶人,那里恶警包夹对她进行了种种迫害,遭受过毒打、扒光衣服、强制蹲站、不准睡觉等等迫害。在邪恶高压迫害下,赵凤霞一度说不出话来,劳教所邪恶之徒就强制她吃药,强制打针,致使她生命奄奄一息,半年后保外就医。

从劳教所回家不久,赵凤霞就出现走路无力,拉肚子,拉出的全是脓血,几天不停拉,从那以后,就站不起来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几年过去了,赵凤霞仍然不能正常站立。

遭入室绑架 仅一天被判刑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铜梁县国保大队伙同东城派出所、东城街道办、居委会等一群中共人员骗李正英老人开门后,将李正英与她女儿赵风霞强行抬走,直送铜梁县全德镇成志农家乐洗脑班迫害。次日,铜梁县法院在洗脑班对李正英老人非法宣判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当时审判长甘大菊、审判员谢黎、陪审员唐明友、书记员龙泳行。

当时很多群众看到中共人员绑架母女俩后都在骂:这些走狗一天吃多了没事干,专抓善良人,这次又把走不得路的人拉去,不知要下什么毒手,害这母女俩,这个世道太坏了,好人当成坏人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洗脑班解体,李正英老人回到家中,仍受中共少云镇,政府、派出所、少云司法所、县司法局、县法院、东方社区人员骚扰。十一月十二日,县司法局组织八人到李正英家强行她开门签字,李正英拒绝开门。十一月二十八日,司法局又组织八人去骚扰,李正英老人拒绝开门,不收判决书。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中共不法人员们又去骚扰李正英老人,威胁再不开门,他们就采取行动,把李正英带走,把女儿赵风霞送去敬老院等警告。李正英开门告诉他们,我信仰是合 法的,修炼大法做好人没错,你们三番两次来强迫我签字、报到,我为了对你们生命负责,为了你们的平安,不能签字配合你们,那是在把你们往地狱推。参与迫害单位与人员:少云镇镇长、派出所、少云司法所曹会兰、县司法局周主任、东方社区朱勤,法院甘太菊、谢黎。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中共人员鬼鬼祟祟,用下三烂手段断电,让李正英开门后把她绑架入狱;次日,当地公,检、法、街道要把生活不能自理的赵风霞强送去敬老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6/重庆公检法断电绑架善良老太入狱-296062.html

2013-12-28: 重庆市铜梁县李正英已回家 仍遭骚扰
重庆市铜梁县法轮功学员李正英于2013年11月5日洗脑班解体回到家中,仍受中共少云镇,政府、派出所、少云司法所、县司法局、县法院、东方社区干扰迫害,非法判李正英3年,缓刑三年。

2013年11月12日,县司法局组织人员8人到李正英家强行李正英开门签字,李正英拒绝开门。

2013年11月28日,司法局又组织8人到居住地,李正英做好人,没有错,拒绝开门,不收告决书。

2013年12月24日上午,恶人又去找李正英开门,威胁再不开门,他们就采取行动,把李正带走,把女儿赵风霞送去敬老院等警告。李正英开门告诉他们,我信仰是合法的,修炼大法做好人没错,你们三番两头来强迫我签字、报到,我为了对你们生命负责,为了你们的平安,不能签字配合你们,那是在把你们往地狱推,我听师父的。司法局人员放下警告决定书走了,走时说我们还会来。李正英郑重慈悲告知不要来,来做朋友得救,我欢迎,决不签字顺从,为了你和家人平安,千万别来了,参与单位人:少云镇镇长、派出所、少云司法所曹会兰、县司法局周主任、东方社区朱勤,法院甘太菊,谢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7/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4567.html

2013-11-07: 重庆市610在九、十月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7/重庆市610在九、十月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82365.html

2013-11-04: 重庆铜梁县李正英女士被非法判刑三年 监外执行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铜梁县政法委、610、伙同国保、东城街道办事处、东城派出所多个恶徒一伙绑架李正英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位于全德镇成志农家乐。铜梁县法院对李正英非法审判,铜梁县法院审判长甘大菊、审判员谢黎、陪审员唐明友、书记员龙泳行。

十月二十四日,铜梁县法院在全德镇成志农家乐洗脑班对李正英老人非法宣判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4/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2215.html

2013-10-29: 炼法轮功重见光明 重庆善良母女再次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铜梁县国保大队伙同东城派岀所、东城街道办、居委会等一群中共人员骗李正英老人开门后,将李正英与她女儿赵风霞强行抬走,直送铜梁县洗脑班迫害。

当时很多群众看到后都在骂:这些走狗一天吃多了没事干,专抓善良人,这次又把走不得路的人拉去,不知要下甚么毒手,害这母女俩,这个世道太坏了,好人当成坏人整。

赵凤霞女士三十多岁时双眼突然看不见,炼法轮功重见光明,二零零七年与母亲一起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劳教,赵凤霞被迫害奄奄一息,至今仍然不能正常站立。她母亲李正英老人也是一个残疾人,一只眼睛是假眼。

赵凤霞女士,善良朴实,对老人小孩彬彬有礼,一次车祸死里逃生,又一次大病双目失明,在重庆三院住院治疗无效,医生都说治不了。正绝望时,邻床病友的亲属,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诉她修炼法轮功。这位大姐曾经得了绝症,在床上躺了十几年,每年花了上万元的医疗费,仍然落得骨瘦如柴,头发全部脱落,只等着進鬼门关了,后来她试着修炼法轮大法,结果竟神奇般康复了,头发也长好了,六十多岁的她看上去富态高贵,容光焕发。

赵凤霞的母亲急忙找到《转法轮》读给她听。不多久,她眼睛就能见光明了,震动重庆三院所有医生!

李正英老人以前是铜梁关溅镇职工,过去也有十多种病无法医治,生活不能自理,梳头穿衣家务全靠丈夫和老母亲,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思想在法中升华,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在修炼中身体全好了。处处与人为善,帮助周边穷人学生,拥军送物,为五保户担水、洗衣、义务洗几个厕所,从不计个人得失,把自己平时节余的钱支援受灾地区好几处,寄去从不留名和姓,有次给北京某地受灾寄去的钱,那边不知钱是谁寄的,后发现是铜梁关溅邮寄的。李正英还被锏梁县评为残病人大代表。

法轮大法给她们带来了生命的希望,欣喜之馀,她们决定要把自己亲身受益的事实告诉全天下善良民众,让所有善良民众明白法轮功是救人的“佛法”。

二零零七年,赵凤霞为了照顾年迈的外婆,去重庆找工作。九月上旬的一天上午,凤霞和妈妈一起去看一位朋友,路经重庆上清寺人民小学,顺便给门卫讲真相,不料那门卫拿出了手铐,铐住了凤霞的妈妈,随即又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很快就来人把她俩带走,说三天就放人。

可三天后,她们被关進了江北区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劳教,送往臭名昭著的石马河女子劳教所黑窝迫害一年。九十多岁的外婆听说女儿与外孙女被非法劳教,一急之下离去了。

在劳教所,赵凤霞不配合恶人,那里恶警包夹对她進行了种种迫害,遭受过毒打、扒光衣服、强制蹲站、不准睡觉等等迫害。在邪恶高压迫害下,赵凤霞一度说不出话来,劳教所邪恶之徒就强制她吃药,强制打针(可能是破坏神经的毒药),致使她生命奄奄一息,半年后保外就医。

从劳教所回来不久,赵凤霞就出现走路无力,拉肚子,拉出的全是脓血,几天不停拉,从那以后,这一个年轻妇女就站不起来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几年过去了,赵凤霞仍然不能正常站立。

赵凤霞父亲系核武部队的人,二零一零年参与体检时七种病都与核武器毒有关,检查出病时已是晚期,待病残办下来时,人已经去世了,借的二十几万医药住院费不给报销,知道情况的人都说苦了这母女二人。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关溅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善良的李正英老人后,并非法扣留到凌晨两点多钟,警察勒索家人五千元钱才放人。在此期间,铜梁县政法委丁某及关溅镇派出所副所长郭某不消毒器具就强行按着她抽血。铜梁县检察院雷明之,无任何证据将李正英非法起诉,铜梁县法院审判长甘大菊、审判员谢黎、陪审员杨林、书记员唐路明非法对李正英老人庭审。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铜梁县国保大队,东城派岀所、东城街道办、居委会等一群中共恶人,再次将李正英、赵风霞母女二人绑架,关押在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9/炼法轮功重见光明-重庆善良母女再次遭迫害-281894.html

2013-10-24: 铜梁县善良女士李正英遭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关溅镇派出所邪警绑架善良女士李正英后,并非法扣留到凌晨两点多钟,警察勒索家人五千元钱才放人。在此期间,铜梁县政法委丁某及关溅镇派出所副所长郭某不消毒器具就强行按著她抽血。

铜梁县检察院雷明之,无任何证据将李正英非法起诉。铜梁县法院审判长甘大菊、审判员谢黎、陪审员杨林、书记员唐路明非法对李正庭审,至今未宣判。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县政法委、610绑架李正英到洗脑班迫害。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281657.html

2013-08-03: 重庆铜梁县法轮功学员李正英面临非法庭审
重庆市铜梁县法轮功学员李正英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上午在关溅镇讲真相时被逯庚东、何云富等恶意举报,而遭关溅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溅派出所所长郭某等骗李正英家属说:交五千元钱放人。李正英的女婿被交了五千元后,关溅派出所警察骗李正英及家属说送他们回家,结果一到家,恶警就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一些私人物品。现在恶警進一步对李正英迫害,企图开庭迫害。

铜梁县检察院相关人员:雷明之
铜梁县法院相关人员:审判长甘大菊、审判员谢黎、陪审员杨林、书记员唐路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7586.html

2013-05-07: 重庆铜梁法轮功学员李正英、刘国莲被绑架、勒索
重庆市铜梁县法轮功学员李正英、刘国莲,四月一日上午十点多钟在关溅镇给向阳村逯某讲法轮功真相,被逯某打电话恶告到派出所,两人遭关溅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扣留到凌晨两点多钟,警察勒索家人五千元钱才放人。期间,铜梁县政法委丁某及关溅镇派出所副所长郭某不消毒器具就强行按著她俩抽血。
铜梁县公安局丁某及关溅派出所郭某等几人还闯到李正英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3074.html

2007-08-31: 重庆铜梁县李正英、赵凤霞母女遭非法劳教
重庆市铜梁县大法弟子李正英、赵凤霞母女被绑架后,被送重庆石马河女子劳教所迫害。。

重庆石马河女子劳教所,是原毛家山女子劳教所在二零零六年底搬去的黑窝。

李正英、赵凤霞母女二人去重庆找工作,顺便去看望重庆人民学校的老同学,被重庆上青寺派出所恶人绑架,送往大坪看守所迫害十五天。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不知把她们母女俩送往何处迫害,七月十一日家人得知在重庆石马河女子劳教所,赶去没见着人,十二日劳教所打来电话说,赵凤霞目前无法说话。

李正英于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前满身病业,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丈夫帮忙。修炼大法后,李正英按照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自己是个二级残疾人,还把节约的钱去支持贫困学校,和贫困老人,小孩,得到县领导和人民的好评,选为政协委员。

在九九年江氏邪恶疯狂镇压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县公安、610 等要李正英放弃修炼,不然就取消政协委员。二零零一年一月李正英不放弃修炼,被当地公安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迫害四个多月。

目前乡里小生意不好做,一家四口人要生活,为了找口饭吃,母女俩去重庆找工作,结果被非法绑架、劳教,家里还有一位92岁的老母亲在床上无人照看。这都是当地恶人为了升官发财,昧着良心发放劳教通知书,迫害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161882.html

2007-07-07: 重庆铜粱县大法弟子李正英及其女儿赵凤霞在重庆被绑架
重庆铜粱县大法弟子李正英及其女儿赵凤霞于2007年6月22日去重庆走亲戚,数天未回家,不知何故,八方打电话找人,都未找到,又过数天之后,才知道被关在重庆市大坪六店子看守所。该大法弟子家有生病卧床的一位年九十二岁的老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所以急需要其女儿们回家照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7/158271.html

铜梁区(铜梁县)联系资料(区号: 23)

2021-01-21: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国保 郭乂电话15826133023
重庆市铜梁区现任公安局长 夏斌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副局长 赵吉红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副局长 杨涛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副局长 高万洪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 杨发英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 李祥华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 赵廷刚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国保 610 赵安春 许公安
重庆市铜梁区巴川派出所 杨康 郭超 刘仪洪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 国保 叶茂川 电话13983288388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国保 陈青
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国保 汪亮 电话13883139471
重庆市铜梁区政法委 陈益国
重庆市铜梁区政法委副书记 陈光平13350393888
重庆市铜梁区防邪办 杨塑 电话18908397760
重庆市铜梁区检察院长 曾廷全 刘朝东 王田
重庆市铜梁区司法局 刘斌现调政协 电话13509425555
重庆市铜梁区司法局 刘武 电话13983288418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院长 张俊文 电话13908390722
重庆铜梁区法院副院长 张勇 电话13996190966 13983288389 13709415505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副院长 毕耀才 电话13983138168铜梁区副院长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 张仁文 电话13908352078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主任 赖萍电话13509426438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局长 王洪斌电话13509425059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纪检组长 肖杨帆电话13709427055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 汤献春,电话13983853705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 郭辉刚电话13500303012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 罗光模电话13527501788
重庆市铜梁区法院 杜雯文

2020-11-18: 巴川派出所:
副所长:杨康 15922566156
郭超 19802758173

2020-11-01: 重庆市铜梁区
重庆市政法委 陈世金
政法委书记 陈益国
国保大队长 叶茂川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