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 武汉市女子监狱(汉口监狱,宝丰路女监,武汉市第一女监,湖北女监) >> 庞丽娟, 女, 67

庞丽娟
庞丽娟
个人情况: 曾在广州军区空军医院工作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
个人近况: 2010年12月19日 迫害致死 (2010-12-2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7-06-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49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31: 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
......
三、监狱迫害案例

......
医生庞丽娟被折断椎骨

在汉阳五里墩一带,庞丽娟医生曾是许多人赞不绝口的名字。庞丽娟,家中四代军人,六十年代她在广州军区空军医院工作,转业后调湖北省外运公司做工会主席,一九九二年她自己开设诊所行医。修炼大法后,庞丽娟医生更加善待病人,无论贫富,有求必应。

二零零一年,五里墩派出所因庞丽娟修炼法轮功将她关进陶家岭洗脑班迫害五个多月。当地民众自发到洗脑班要人。庞丽娟出来后,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婆婆拉着她的手,久久不愿离去。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武汉市“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策划了一场全市大抓捕。 当日凌晨,五里墩派出所、汉阳区国保以及汉阳区“六一零”谎称诊所被盗,要庞丽娟开门,趁机绑架了她,并将她家洗劫一空。

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庞丽娟绝食抗议十四天,恶人用竹片撬开她的嘴,灌入一杯白色的流食──一种神经破坏药物,庞丽娟明显感觉异常,口干难受,精神亢奋。

后“六一零”操控检、法两院,以非法持有子弹罪(庞丽娟系军人家庭,家中保留了一些子弹作为纪念)非法判处庞丽娟三年徒刑。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庞丽娟被关进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二监区。监狱先后派人找庞丽娟谈话。她们不谈“非法持有子弹罪”,却要庞丽娟放弃法轮功信仰。庞丽娟以亲身感受告之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她们走后让“包夹”折磨庞丽娟,迫使逼迫庞丽娟站军姿,每天长达十八小时。

庞丽娟数次递交申诉材料,结果都石沉大海。二零零八年十月,她们将庞丽娟单独关押,夏香红、高小婷等恶警指使犯人对庞丽娟施加各种酷刑,一种酷刑叫“挖墙”:人离墙一米远,头顶墙壁支撑身体,身体其它部份不许触墙,这是日后庞丽娟椎骨骨折的根本原因。

监狱使用株连政策,导致“包夹”拼命折磨庞丽娟,每天对这位六十七岁的老人打几十个耳光,直打得她流鼻血;其他折磨手段还有:揪耳朵;用皮鞋踢,庞丽娟的胸、肋,身上青紫斑斑;秋衣经常被撕破,后背被“包夹”疯狂的揪掉皮肤,鲜血直流。

有一次“包夹”竟用撮箕撮了一堆大粪,揪住庞丽娟的头发使劲往大粪里按、揉、搓,还将她的牙齿打掉一颗,恶臭令人窒息,连一旁站着的“包夹”都要呕吐。事后恶警高小婷还责骂庞丽娟怎么把大便拉在这里,并强迫庞丽娟把地拖干净,脸上的屎不准用热水洗(当时天气已冷),也没有肥皂,任何人都不敢借给她肥皂。

一次,“包夹”胡容在拼命殴打庞丽娟时突然心脏病发作,脸色惨白,呼吸困难,身体不能动弹,显然是遭报了。这时,庞丽娟以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慈悲之心,迅速实施抢救,使之及时脱离危险,同时告诉她法轮功没有错,你们打法轮功学员不对,迫害法轮功对你们不好。法轮功学员的慈悲正念震慑化解了邪恶。

二零一零年新年,庞丽娟非法刑期快到期了。三月,庞丽娟感觉腰部疼痛,有“包夹”骂她是装的。狱警见庞丽娟迅速消瘦,体力不支,将庞丽娟送到汉阳医院检查,发现腰部三个椎体已经骨折。当时狱警不让进行任何处理,马上将庞丽娟送回监狱,路上由于颠簸震动,庞丽娟又被折断了三根椎体。监狱医院在此情况下不施行任何治疗,就这样庞丽娟在极端痛苦的状态下在监狱医院的硬板床上躺了一个多月,直到六月二十二日被家人抬回家。

离开监狱前,监区区长、监狱管理科的干部找庞丽娟谈话,问她回去还炼不炼法轮功,庞丽娟坚定的回答:法轮功绝对没有错,并把自己受折磨迫害的事情告诉她们,她们谎称不知道,要知道一定会制止的。庞丽娟严肃的告诉她们,你们这种行为动摇不了我,只会给你们自己脸上抹黑,我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人民,希望你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三年非人折磨后,庞丽娟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份被抬回家。回家时,人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同事、亲友、街坊纷纷上门看望,很多人看到医生现在的样子,都流下了眼泪。庞丽娟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上七时三十分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1/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246046.html

2011-04-28: 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图)
... 庞丽娟六十七岁是武汉军医,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在广州军区空军医院工作,其间获得过无数奖励和荣誉。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汉阳五里墩派出所、汉阳区国保大队以及汉阳区“六一零”等一帮人,将庞医生关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为了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庞医生绝食了十四天,期间他们粗暴地用竹片撬开庞医生的嘴,灌入一杯白色的流食。灌食后庞医生明显感觉异常,口干难受,精神亢奋,如同服用激素药物一样。在经过了多年的非人折磨后,庞医生被抬回家时已是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8/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图)-239575.html

2010-12-21: 武汉市退休医生庞丽娟被迫害离世

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六十七岁的退休医生庞丽娟,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庞丽娟在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凌晨的大搜捕中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期间遭受严重折磨和药物摧残。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所谓非法刑期期满,家人用担架将庞丽娟抬回家。在近半年的时间里,由于身体被迫害严重没能恢复,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上七时三十分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3922.html

2010-11-04: 好医生庞丽娟遭冤狱摧残 奄奄一息

在“高山流水”、“琴台知音”的故乡,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五里墩一带,提起庞丽娟的名字,许多人特别是老人们都会赞不绝口,众所周知,她是一位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尽心尽职、德高望重的好医生。这样一位老人,经过了三年冤狱非人折磨后,被抬回家时已是骨瘦如柴,令人惨不忍睹,很多人都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回家后不久,家人将庞医生送到武汉市一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医生都感到非常震惊和难以置信,说她的骨质怎么可能疏松到这种程度,这是很不正常的。另外还检查出庞医生有骨髓瘤,估计只能活十几天。然而凭着顽强的毅力和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庞医生硬是坚持着活了下来。她多么希望有一天能站起来,走出去,重建她的诊所(诊所被搞垮了,损失四、五万元),因为这一方众生需要她,她要为百姓好好看病,排忧解难……

目前庞医生每天还在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身体内毒素使庞医生背部、腰部象无数针扎一样难受,骨头抽搐的疼,有时后背象火烧一样发烫难受,后腰一大块皮肉象铁板一样干硬,钻心般又疼又痒,不能弯腰。三年的摧残迫害,除了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不知看守所和监狱给她暗中下了什么样的慢性毒药。在历史故事或文艺作品中,那些用毒药残害善良人的卑鄙行为是所有人不齿的邪恶行为。

毒药摧残的只是一个人的肉体,然而对善良、正信的打压迫害,则是比毒药还要恶毒与邪恶的,因为它摧残的是人们心中最珍贵的道德与良知。

一、好医生遭当局劫持 民众要人

庞医生今年六十七岁,家中四代都是军人干部,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在广州军区空军医院工作,其间获得过无数奖励和荣誉,转业后调往湖北省外运公司,担任过工会主席,是一位正直善良的好干部。1992年开始在自家开诊所,常为群众排忧解难。工作的繁忙和社会风气的不正,也令庞医生困惑和疲惫。为了调养身心,不让子女为自己的健康分心,庞医生开始寻找各种气功养生之道,终于法轮功纯正而又博大精深的法理,以及祛病健身的奇效吸引了庞医生。

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的庞医生以更加善良真诚的良好心态,对待每一位病人,无论贫富贵贱、年龄身份,有求必应,尤其是老年人和家境贫困的穷人,即使一时无钱付医药费,庞医生照样耐心周到地为病人看病,她的善良真诚不知感动过多少病人和家属。

就是这样一位人们交口称赞的好人,却在2001年被五里墩派出所警察无理关进了陶家岭洗脑班长达五个多月,强迫进行“转化”,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不让老百姓修炼法轮功。当地群众闻讯后非常义愤,许多群众自发到洗脑班为庞医生说好话,希望他们马上放人。

庞医生回来后,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婆婆拉着她的手,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关切地问候,感叹不已,久久不愿离去。人们纷纷奔走相告,更希望庞医生能够平平安安,好好为大家看病。

二、大抓捕

然而邪党的阴谋却无情的打破了善良人们的美好愿望。2007年6月23日,武汉市“610”(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阴谋策划了一场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

6月23日凌晨1时左右,五里墩派出所、汉阳区国保大队以及汉阳区“610”等一帮人,身着便衣摸到庞医生家门口,他们谎称诊所被盗了,请庞医生去看一看。门一打开,四、五个彪形大汉如狼似虎般扭住庞医生胳膊拖下楼强行塞进小车,庞医生拼命挣扎并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将庞医生的家抄了个底朝天,把家中电脑、打印机等财物洗劫一空,连一个小小的录音机都不放过,一些群众对这种流氓土匪行为感到非常反感。当晚在五里墩派出所里,庞医生仍心平气和地对派出所的人讲道理,但无人理睬。

第二天庞医生被关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在那里为了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庞医生绝食了十四天,期间他们粗暴地用竹片撬开庞医生的嘴,灌入一杯白色的流食。灌食后庞医生明显感觉异常,口干难受,精神亢奋,如同服用激素药物一样。懂得医学知识的庞医生曾质问他们灌的是什么,他们却置之不理。有一次看守所王所长从监室门口路过,庞医生隔着铁门向王所长叙说自己在这里遭到的非法迫害,王所长却说了一句:“不知道”,就扬长而去。

庞医生多次提出申诉,并请律师为自己辩护,然而律师却迫于淫威高压,不敢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最后武汉市“610”操控检察院、法院十分荒谬地以非法持有子弹罪(庞医生系军人家庭,家中保留了一些子弹作为纪念),强行非法判处庞医生三年徒刑。

三、遭三年冤狱摧残

2008年1月18日,庞医生被关进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二监区。令人讽刺的是,监狱先后派来很多干部找庞医生谈话,她们都不谈所谓的“非法持有子弹”的问题,却都要求庞医生放弃法轮功信仰,写反对法轮功的“三书” (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庞医生心怀善念,以自己的亲身感受向他们讲述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相。不久她们便撕下伪装开始了对庞医生的残酷迫害。她们指使“包夹”(监狱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强迫庞医生站立、蹲军姿,每天长达十八小时之久,用粉笔在脚下划圈,稍微一动,就拳脚相加,同时在地上墙上写满辱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脏话,几个包夹也在旁边不停地辱骂,以此来折磨庞医生的精神和肉体,许多人就是被这种恶毒手段折磨得两腿浮肿,昏倒在地。

几个月的非人折磨没有动摇庞医生的坚定信仰,在被折磨迫害期间,庞医生多次向上级部门写申诉材料,申明信仰无罪,法轮功没有错等,但都石沉大海。2008年10月,她们又将庞医生单独关押,搞所谓的强化“学习”(其实就是强制洗脑),加重迫害,强行灌输一些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的宣传,同时二监区的夏香红、高小婷等恶警指使叶中静(音)、胡容等几名包夹犯人每天不断对庞医生进行体罚、辱骂等各种折磨,除罚站、罚蹲外还有挖墙(一种刑罚,脚离墙一米远,头顶在墙上,两手背后不许扶墙,完全靠头的力量撑住身体,非常痛苦)。

由于监狱采取恶毒的株连政策,将包夹犯人的减刑与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率”捆在一起,几名包夹便拼命地折磨庞医生。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每天要被包夹打几十个耳光(经常打得流鼻血)、揪耳朵、用皮鞋踢胸、肋,青一块紫一块,秋衣经常被撕破,后背被包夹疯狂的揪掉一块皮肉,鲜血直流。

更有甚者,有一次包夹竟用撮箕撮了一堆大粪,揪住庞医生的头发使劲往大粪里按、揉、搓……,牙齿被打掉一颗,恶臭令人窒息,连一旁站着的包夹都要呕吐。事后恶警高小婷还责骂庞医生怎么把大便拉在这里,并强迫庞医生把地拖干净,脸上的屎不准用热水洗(当时天气已冷),也没有肥皂,任何人都不敢借给她肥皂。

还有一次,包夹胡容拼命地殴打庞医生,突然出现了心脏病发作的症状,脸色惨白,呼吸困难,不能动弹,显然是遭报了。即使这样,庞医生仍然以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之心,正念慈悲地救助她,迅速对她掐人中进行抢救,使她及时脱离了危险。同时告诉她法轮功没有错,你们这样做不对,迫害法轮功对你们不好。法轮功学员的慈悲正念震慑化解了邪恶,从这以后包夹们的邪恶气焰收敛了许多。

除了殴打折磨,犯人们有时也会用一些软招,如跪在地上哀求:你赶快“转化”吧,要不然我们都不能回家,我们想早点回家……

可想而知在这样一个魔鬼般的黑窝里,庞医生一个善良的老年妇女是怎么熬过来的呀!

四、坚持自己的信念

2010年新年后,庞医生牢狱快到期了,中共人员邪恶的手段也使尽了,恶人们便表面上放宽一点,如允许每月到监区超市买一百元的生活品(监狱商品特别贵)。每天早上7:30至下午5:30到监狱工厂做奴工,六十多岁的老人和年轻人一起拉布、绕布、裁布,晚上还要罚站到十点钟。有一段时间搞所谓半天奴役半天所谓“学习”,表面说是“学习道德教育”,但庞医生发现里面诽谤法轮功的内容,便断然拒绝了所谓的“学习”。

大约在三月份,庞医生开始感觉腰部很疼,包夹骂她是装的,后来狱警也看见庞医生身体迅速消瘦,体力不支,她们怕承担责任,就请示监狱领导派车将庞医生送到汉阳医院进行检查,才发现腰部有三个椎体已经骨折,当时没有进行任何处理,便马上将庞医生送回监狱,路上由于颠簸震动,又折断了三根椎体。她们将庞医生送进监狱医院,却不进行任何治疗。就这样庞医生在腰部折断五根椎骨,痛苦不堪的状态下,在监狱医院的硬板床躺了一个多月,直到6月22日被家人抬回家。

在离开监狱之前,监区区长、监狱管理科的干部曾找庞医生谈话,问她回去还炼不炼法轮功,庞医生坚定的回答:法轮功绝对没有错,并把自己受折磨迫害的事情告诉她们,她们谎称不知道,要知道一定会制止的。庞医生严肃的告诉她们,你们这种行为动摇不了我,只会给你们自己脸上抹黑,我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人民,希望你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庞医生这样一位深受群众尊敬、爱戴的老人,经过了三年非人折磨后,被抬回家时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令人惨不忍睹。同事、亲友、街坊邻居、群众闻讯后纷纷上门看望,很多人看到庞医生被摧残成这个样子,都流下了伤心的眼水……

凭着顽强的毅力和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庞医生硬是坚持着活了下来,目前庞医生每天还在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897.html

2010-04-19: 湖北武汉女子监狱仍劫持数十名法轮功学员

自1999年7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就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窝。虽然严密封锁迫害信息,但仍传出法轮功学员宋玉莲、许光临、苏克珍被其迫害致死、刘伟珊、龚月明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等众多恶性事件。从民间不完全统计有名有姓有一百五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在此监狱遭残酷迫害。

迄今,武汉女子监狱仍劫持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狱方封锁消息,不让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接见,处境令人担忧。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武汉的牛庆阳(64岁),被非法判刑 9年;付少珍(66岁),被非法判刑3年;陈曼被非法判刑5年,胡惠芳被非法判刑3年,谌红艳被非法判刑4年,陈丽萍被非法判刑4年,庞丽娟被非法判刑,谭淑琴被非法判刑4年,张秋莲被非法判刑3年,柳玉红被非法判刑2年,范长英被非法判刑2年,周红梅被非法判刑3年;麻城的李春梅、谢琼英、胡丽平三人被非法判刑7年。罗田的南民被非法判刑5年;浠水的杨淑芬45岁,被非法判刑8年;周绮47岁,被非法判刑5年;荆门的李艳华,黄石的黄静芳被非法判刑7 年;石首的刘琼被非法判刑2年;宜昌的蒋国芳被非法判刑3年;樊昌华被非法判刑3年。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的恶警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

1、殴打。
2、关反省监号。
3、上手铐,用手铐的刑罚有很多种,如背铐,吊铐等。
4、罚站,罚站的刑罚花样百出,如面壁站、站圈子、暴晒罚站、暴冻罚站、粪坑边喂蚊子罚站等等。
5、“挖墙”(方言)。即人离墙一定距离,弓着身子头顶墙,身体倾斜,头顶在墙上,身体倾斜角度越大,头上受力越大。
6、捆吊。
7、刁难上厕所。上厕所要向包夹打报告,往往是多次,还被限定时间。上厕所还要在罪犯的催促与谩骂中进行。
8、摧残性灌食。
9、不准睡觉。
10、高强度、超负荷的奴工。例如:武汉学员钱友云曾被罚连续做奴工十七天,人迷糊了,连钩针怎么动都不知道了,中途一个梁姓狱警说让她休息一会,钱友云刚上一会床,狱警张彩虹气愤的抓起她,不准睡,又从新做事。
11、精神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793.html

2009-03-21: 武汉市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庞丽娟
湖北省武汉市女子监狱二监区二分监区恶警夏向红逼迫大法弟子庞丽娟写下“三书”,庞丽娟清醒后声明在威逼诱骗下所写“三书”作废,后继续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197540.html

2007-07-02: 武汉市区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6月22日武汉市区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被绑架者包括:杨国民及其妻子左茹(未修炼),杨玉娥及其丈夫程德汉(未修炼),程静,冯玉,盛红艳,胡勇军,郭义松,刘翠莲,庞丽娟。其中杨玉娥已回家,李真真据说当时已走脱。此次实施抓捕的是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全国各地公安局一处是610的爪牙,实施抓捕任务的几乎都是各地公安局一处实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58035.html

2007-06-30: 湖北省武汉市610伙同各辖区派出所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湖北省武汉市610伙同各辖区派出所,在2007年6月23日凌晨1点多钟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并进行了非法抄家,破坏资料点。其中汉阳区琴断口街派出所协助610绑架了琴断口街旺达社区的大法弟子庞丽娟,并非法疯狂抄家,抢夺了电脑和打印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30/157819.html

武汉 江汉区 武汉市女子监狱(汉口监狱,宝丰路女监,武汉市第一女监,湖北女监)联系资料(区号: 27)

2020-05-14: 汉口监狱五监区:
地址:湖北省江汉经济开发区江达路28号五监区,邮编430024
电话:027-83556010(该电话是汉口监狱咨询电话)
汉口监狱监狱教育科(实际是“610”)张主任张维(音)(又有自称是华科长的人接听)电话:+86 027 83556019
汉口监狱狱政科电话:02783556018、02783556186
汉口监狱会见登记处电话:02783556027
汉口监狱政治处电话:02783556016
汉口监狱其他电话:
刘科长:027-83556021
胡科长:027-83556014
袁科长027-83556022
不知具体部门:027-83556001 027-83556009

2020-02-13: 湖北省汉口监狱: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经济开发区江达路28号,邮编430024
电话:027-83556010(该电话是汉口监狱咨询电话)
汉口监狱狱政科电话:02783556018/02783556186
汉口监狱会见登记处电话:02783556027
汉口监狱政治处电话:02783556016
汉口监狱其他电话:
刘科长:027-83556021
胡科长:027-83556014
袁科长027-83556022
不知具体部门:027-83556001
湖北省监狱管理局:02767815001

2019-12-30: 汉口监狱五监区:
地址:湖北省江汉经济开发区江达路28号五监区,邮编430024
电话:027-83556010(该电话是汉口监狱咨询电话)

汉口监狱监狱教育科(实际是“610”)张主任张维(音)电话:+86 027 83556019(此人态度缓和,可讲真相)
汉口监狱狱政科电话:02783556018、02783556186
汉口监狱会见登记处电话:02783556027
汉口监狱政治处电话:02783556016
汉口监狱其他电话:
刘科长:027-83556021
胡科长:027-8355601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