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 >> 田勇健(田永健), 男

田勇健(田永健)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被中共法院秘密判刑八年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青岛市
有关恶人: 刑事庭长孙志远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8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8-2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孙淑英(田勇健之妻) 田勇健(田永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09: ◇山东省青岛大法弟子田勇健,7月31日傍晚,平安回家,状态很好,就是瘦了30斤,牙掉了几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9/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2299.html#1788233847-9

2017-08-06: 山东青岛大法弟子田永健结束8年冤狱,于2017年7月31日,已顺利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6/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2145.html

2017-07-23: 山东省青岛市田勇健冤狱将满 狱方不许家人接人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将于7月31日期满出狱。他于2009年8月1日因运输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被绑架并被青岛即墨法院非法判刑8年,非法关押到山东省监狱至今。近日,田勇健家人给监狱打电话053187072650咨询接人事项,狱警说要通知当地610接人,家人不能单独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1/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1466.html

2015-05-18: 青岛田勇健已经在监狱关押六年 身体状况不好

2015年5月5日,田勇健的妻子到山东省监狱探望丈夫。看到丈夫田勇健面色苍白,身体消瘦,体力不支,身体状况很不好。田勇健已经在监狱关押六年了,田勇健说长期的关押使他精神压力很大,很难入睡,失眠严重。田勇健几次请求保外就医,监狱十一监区区长陈岩多次拒绝。在济南市山东省监狱内仍关押着多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8/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8596.html#155180914-2

2015-05-17: 青岛法轮功学员田永健在山东省济南省监狱遭受迫害

2015年5月5日上午9点,田永健妻子去济南省监狱会见田永健,当天会见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有20多人,但只有田永健和家属会见时狱警进行监视,家属怀疑狱警怕田永健说出他们的迫害罪行,才进行全程监听,这次家属看到田永健比以往更加的消瘦,气色很不好看,精神状态很消沉,家属让他多吃点饭,田永健告诉家属他现在消化不好,而且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5月3日,副监区员陈岩找他谈话时,他提出要调到警官医院调养治疗一段时间,但陈岩说需要跟监区长李伟请示,但至今没有得到监狱有关人员的答复,田永健显得很是消沉,家属看到自己的亲人如此的境况,非常痛心,也非常希望监狱有关人员将心比心,对田永键的身体状况进行一个全面的体检,如有病况尽快给予治疗,同时呼吁国际社会正义人士给予声援,人命关天,如果田永健本人有什么闪失,济南监狱逃脱不了责任和干系。

田永健于2009年8月1日被青岛国保非法抓捕,后被非法重判8年,一直被关押在济南省监狱,如今已是第6个年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7/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309597.html

2013-12-26: 山东省济南省监狱非法剥夺青岛田勇健家属的探视权

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省监狱的青岛法轮功学员田勇健在家属去探望时,遭到监狱方无理阻挠,声称田勇健在里面“表现不好”,非法剥夺家属的正常会见权利。

2013年12月10日上午九点左右,田勇健家属从青岛赶5个小时的长途车,风尘仆仆的来到监狱会见厅办理会见单,打算看望已经半年没有见到的田勇健,值班人员看到是来接见田勇健的会见卡,于是跟旁边的同事小声嘀咕了一会后,告知田勇健家属稍等一会。

大约十多分钟后,一值班人员向家属说“田勇健的值班队长不让见,田勇健在里面表现不好!”家属问道:“田勇健在里面怎么表现不好了?我作为家属可以劝劝他,我们都已经半年没有见面了。”值班人员只是搪塞道:“你可以直接跟监区队长联系。”家属说只有监区座机电话,队长电话没有,可否提供一下,遭到值班人员以队长电话保密为由拒绝。

家属无奈走出会见厅,给监区打电话,接通后,家属问对方贵姓,对方不予回答,家属要找一下陈监区长,对方回答不在,去会见厅了,联系不上。家属又问田勇健怎么在里面表现不好了?对方不回答,直接把电话挂断,家属再打就没人接了。家属不停的打,终于接通,对方却不停的逼问家属在哪里打的电话,先告诉他地址后,再告知田勇健在里面的情况。家属看清其流氓嘴脸,不予配合,挂断电话,就此中断此次会见田勇健的行程。

家属在今年5月13日去探望田勇健时,也同样遭到狱方的无理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6/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4503.html

2013-10-01: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田勇健家人探视被拒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田勇健,于2007年8月和范延启被非法抓捕并非法判刑八年,范延启被非法判刑十年,至今两人仍在济南市山东省监狱遭受迫害。中共所谓的法院连判决书都没有给家属,家属多次索要未果,给高级法院写申诉书也没有回应。

2013年9月13日,家人中秋节前去探望被狱警非法阻止在监狱门外,监区的狱警连出来都没出来(以前都是电话通知后,队里出来狱警跟家属见面谈话后决定是否会见,谈话内容多是提问:你认为法轮功怎么样?田勇健被抓你怎么看?你对法轮功是×教怎么看?诸如此类的问题)。门卫打电话给十一监区说明家人姓名和田勇健的亲属关系,回话说不能见。家人问原因,门卫说监区队长说了算,就给家人十一监区的电话053187072680让自己问。

家人打進去问贵姓,狱警说你有甚么事就说,家人说大老远的来探视田勇健不知为甚么不让见?回答说“你见了不起好作用,不能见”。家人说快过节了,让见一面吧,大老远的坐火车5个多小时。对方说周二才能会见,家人说以前不是超过一个月时间后,周一到周五都可以会见吗?对方说已经改了,就挂了电话。家人再打了几遍就不再接电话了。

山东省监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李伟区长、陈岩副区长、郑杰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0555.html

2013-03-30: 山东省监狱剥夺田勇健家人探视权

青岛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已快四年了,其父母已到古稀之年,身体还没康复的母亲每天都在盼望狱中的儿子早日回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田勇健家人去省监狱会见田勇健,那里的恶警相互推诿,刁难田的家人,致使会见未果。

因很长时间没来探视了。家人到监狱后先给田勇健存款两百元,完毕,去办理会见手续时,那位女警暗地里偷偷的笑,不知道在笑甚么,她把证件放在桌上,先给后面排队的人办理会见,办理完了都去会见了,田的家人就问那位女警怎么没有给办理?

女警说,先把存款单据递给她,她再做解释。家人就给了她,女警说:田勇健在里面表现的不好,还对家人说“你前几次来,违反了我们这里的监狱监规,队长不让见。”家人问哪个队长不让见,女警说:不是哪个队长的事。

家人无奈,就来到了狱政科,想让工作人员联系十一监区的队长,没想到的是,科室的人员没有搭理的。家人跟狱政科的李科长反映,听办理会见到女警说,田勇健在里面表现的不好,作为家人应该见面劝说,请他帮忙联系,李科长手里的活不停的忙着,还跟在他身边的人商量着甚么,家人再三恳求,李科长为难的说,不让见,是监区长的事,我也管不了,别的还可以,就法轮功的不行。

邪党的监狱就这么刁难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家人想,好不容易大老远的从青岛坐火车到济南来,狱警们这么处处刁难不让见。就这么回去也太不划算了。就再给监区长陈岩打电话吧。

家人出来找了公话给监区长陈岩打了电话并问他监狱为甚么不让会见田勇健?陈说因为家人违反了监狱规定,当家人问他,听说田勇健在里面表现不好,陈说,你听谁告诉你的,让谁给你解释。家人接着又问,甚么时候可以会见?陈说:你得给我做个保证,对法轮功表态。

就这样,田勇健家人去济南监狱探视又一次扑了个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0/山东省监狱剥夺田勇健家人探视权-271534.html

2011-11-06: 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的田勇健田已从济南警官医院出院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即墨市恶警绑架,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被邪党公检法非法判刑八年,田勇健上诉,十月十六日青岛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田勇健被劫持到位于济南的山东省第一监狱。家属多次依法探监,都遭监狱无理拒绝。

田勇健亲人十月份去探监,才被告知田勇健因皮肤病八月二十二日被送济南警官医院。仍然非法阻止探视。十一月一日家人再去探望,见到人了,说十月二十七日从警官医院监区医院出院,人消瘦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8756.html

2011-10-23: 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被转到济南警官医院

田勇健8月22日就已被非法转到济南警官医院至今。亲人10月份去探望才被告知因
皮肤病转院治疗。仍然非法阻止探视。现具体情况未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3/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8212.html

2011-09-06: 田勇健陷冤狱 家人探视再次受阻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被中共法院秘密判刑,法院不通知家属请律师、旁听,不给家属判决书,秘密把田勇健送山东省监狱,而且监狱还把他定为“黑户”,家属多次依法探监,监狱都无理拒绝会见。田勇健身体状况堪忧。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田勇健家人再次冒雨赶到济南省监,要求会见,监狱的警察陈岩仍然以所谓的“三个问题”为由剥夺家人的探视权,并说山东省都是这个规定,家人要求他出示相关文件,他说他不是监狱长,不能拿。

家人告诉他修炼法轮功无罪,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他蛮横地说你这样说就不让见。当家人继续善意的讲大法真相时,他恼羞成怒的威胁说:你违反监狱规定,信不信,我打“一一零”报警。

无奈之下,家人下午找到监狱长办公室,因办公室无人,又来到狱政科,投诉十一监区队长陈岩剥夺自己探视亲人的权利。某工作人员阴沉着脸,看也不看她,爱理不理的说,不让见有不让见的理由。家人给他讲真相说:我跟田勇健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为人真诚善良,修炼之后身体健康了,道德也高,处处忍让别人,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这个人一听就开始撵家人走,又到其它部门反映也是如此。

在上一个月十九日探视时,家人也同样被十一监区队长李伟拒绝会见,理由是不配合他们做“转化”迫害。

这“三个问题”从何而来,被山东省监狱这般堂而皇之的用来随意剥夺亲属的探视权?田勇健被枉判八年重刑,家人至今不知道原因,山东省监狱不但强制修炼人放弃信仰,还要逼迫家人共同参与,否则就拒绝会见。目前田勇健家属已向政法委、监狱管理局、人大、检察院等多个部门投诉,控告山东省监狱的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6/田勇健陷冤狱-家人探视再次受阻-246331.html

2011-07-06: 田勇健被秘密判刑 家人九次探视不得见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被中共法院秘密判刑,法院不通知家属请律师、旁听,不给家属判决书,秘密送山东省监狱,而且监狱还把他定为“黑户”,家属九次依法探监,都不允许会见。

非法抓捕,避开家属与律师秘密判刑

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范延启,被即墨市通缉,派出所非法抓捕,警察从他们身上搜去人民币一千二百元,还有诺基亚3100手机一部。

警察把人关進即墨市看守所,却没有通知家人,这是违法的。家人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给他打电话无人接听,很担心他,就四处打听寻找,终于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在即墨市看守所找到了田勇健,听看守所值班人员说:“九月二十三日田勇健已经判刑八年,他不服已经口头上诉了。”家人要求会见,被值班人员以甲流为藉口拒绝了,并告诉家人可以寄钱寄物。

事后,家人请来北京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十月十六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家人的情况下,维持原判了。

法院一再拒绝给予判决书和裁定书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家人和律师来到即墨市人民法院索要判决书,但刑事庭孙庭长无礼对待,撵他们走,还试图用手推律师。

家人去青岛市人民法院,给审判长吕燕打电话索要判决书,她的回答是判决书和卷宗已经被即墨市法院拿走了,让家人还是去即墨市法院要。

家人还曾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十二日、十六日、二十三日、十一月十日、十二月四日去即墨市法院索要判决书,但遭到办案人员赵德志和他办公室跟此案无关的工作人员(其人在二零一零年已调到即墨市华山镇任职)的冷落与无礼对待。

直到现在他们依然没有依法拿到即墨市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和裁定书。

法院把人秘密送监狱,监狱把人内定为“黑户”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当家人去即墨看守所,给田勇健送钱物时,却被值班人员告知,维持原判,人已提走,送往济南,具体甚么地方不清楚。听到这一消息,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家人在山东省监狱打听到了田勇健的下落,家人向值班人员询问了田勇健的情况,值班人员边看电脑边说:“田勇健是黑户,电脑里没有他的个人任何信息。”家人就把即墨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不给判决书、以及他们执法犯法行为告诉他们,希望他们理解并要求见到当事人,因为家人很担心当事人的身体状况。

看守所虐待田勇健

在即墨看守所,律师见到当事人时:田勇健当时正在绝食来抵制这场迫害,遭到工作人员的野蛮灌食,鼻子插着管子,管子的一头挂在耳朵上,人很瘦弱,声音很小,满头污垢,胡子几乎跟头发一样长,在被非法关押的这一两个月满身臭气熏天……

有打死人恶名的山东省监狱拒绝家属会见,更令家人担忧

家人曾在楼道上看到过关于山东省监狱的一则报导:二零零九年六月,历下区环卫局犯罪干部谢晓刚、蔡问杰、李大朋打死了蒙阴法轮功学员吕震。

家人到山东省监狱要求会见田勇健,工作人员说现在甲流不允许会见,家人说:“亲人、亲戚、朋友都很关心他的处境,来一趟不容易,用内部电话跟他通个电话可以吧。”工作人员说:“还有气呢,没气了早就打电话通知了。”监狱人员竟说出这样的话,如果真等到人没气了,那一切不是太晚了吗?

监狱人员还说人到了这里就没有自由了,剥夺政治权利了。

家人告诉工作人员说:“看见法轮功的小册子知道,你们这里很出名迫害死了五、六个法轮功学员,蒙阴法轮功学员送到你们这来时间不长就被你们警察指使恶人打死了……

还没等家人说完,工作人员就把小窗户关闭了,家人随手拉开小窗户,工作人员又关闭了,嘴里说着“我忙着来,我忙着来。”此工作人员在二零一一年一直没有出现,询问有关人员,他们回答说你别问。监狱怎么那么怪怪的呢?

田勇健在监狱境况堪忧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家人接到田勇健从省监打来电话,告诉家人一月二十日可以去会见他,必须拿结婚证、身份证、戴口罩。一月二十日家人在省监二楼见到了田勇健:脸色苍白,以前消瘦的脸比以前胖了一圈,让家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田勇健在家时吃肉、吃鱼时生活的很好,都没有胖成这样,在省监呆了三、四个月就变成这样?再仔细的看了看眼睛怎么左眼还有一红点。家人问他怎么了,他却摆了摆了手,示意不要问。

三年中家人九次探监,九次被无理拒绝

田勇健在山东省监狱非法关押这三年中,家人曾九次依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要求会见,却被有关工作人员给剥夺了探视权。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家人上午八点四十分就在省监会见厅等候会见,大约十点二十分左右,来了一个警官,身高一米八十左右,带着一副黑色墨镜,此人是省监副队长陈岩,和田勇健家人谈话:“你和田勇健怎么认识的?”家人回答:“我们怎么相识、相恋、结婚有必要告诉你吗?”警官又说:“你必须回答三个问题才能会见,第一、你对法轮功甚么看法?第二、你对田勇健判刑八年有啥意见?第三、你炼不炼法轮功?”法律甚么时候规定家属会见要回答这三个问题了?!

家人说:“法轮功教人以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类的道德素质,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他们修炼人对人真诚善良忍耐,不打人不骂人多好啊,如果人与人都能按真善忍做人,社会将多么好,哪有偷抢掠夺杀人放火的事情发生?”接着家人还跟他讲了一个于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发生的法轮功学员救人的真实故事。

家人还把亲身受到的福报告诉警官,让他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那样他也会得到福报。最后警官却说不让见了。

家人说:“家里人都很关心他,这么远的路程来一趟不容易,你不让我见太不近情理。”后来那警官就说:”那就见一面吧,不许说话!”当家人在二楼见到田勇健时,见他两只眼睛红红的,不知道他在里面遭受了甚么待遇?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家人在办理完会见登记时,坐在电脑前的警官看着电脑有点犹豫(显然电脑里有田勇健的“黑材料”),坐在他旁边的一位警官随手拿起电话说:“我打个电话问问领导。”随手就把小窗户关闭了。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他们把家人的证件递出来说:“教导员不让见。”家人问他:“为甚么不让见?你们执法犯法,剥夺我的探视权。”他们没听完家人说的话就把窗户关闭了。

后来他们打开了小窗户,有一个有点秃顶的警察(二零一一年再没有见到)说:“田勇健为甚么要炼法轮功?还不如强奸女人囔!”家人听了无语,心想:作为一名号称“为人民服务”的警察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中共的警察竟如此道德败坏,善恶不分。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天降大雨,家人在办理会见手续后,来到大厅等候区等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被做会见工作的人员唤过去,让去办理会见的地方等着,家人问为甚么,还没有见到人就让走,是谁的指使?家人走到门口处,刚好碰到陈岩从外面進来,家人问:“为甚么不让我见就让我出去?”他没理家人,迳直奔二楼去了。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家人刚办好会见手续,里面的工作人员告知,一会儿,队长出来跟你谈话,大约等了十五分钟左右,陈岩过来了说:“炼功人不让见,你对法轮功表个态让你见,”家人说:“法轮大法好,世界上的人都知道。”最后,还是没有让见。可见中共监狱警察是听不得真话的。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当家人在谈话区域和队长谈话时,竟莫名其妙的被别的警官录像,谈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到他们下班时就结束了谈话。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家人在办好会见手续时,陈岩还是以那三个问题为藉口,剥夺了家人的会见权。

在整个过程中,中国公民完全处于被任意宰割的无权地位,而相关公检法和监狱机构却可以随意执法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3/田勇健被秘密判刑-家人九次探视不得见-243860.html

2011-04-13: 山东省监狱罪恶内幕曝光

山东省监狱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九十一号,是山东省的所谓“样板监狱”,常年有国内外各界人士参观,在押人数一般保持在三千多名。其内部真实 情况很少为外人所知,大部份对外宣传的报导,包括电视以及外来参观人员所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经过精心伪装的假相,骗人骗己。监狱的所谓“管理”完全是在“教 育”人的幌子下奴役人、残害人、毁灭人性,系统化、制度化地纵容再犯罪。无论是狱警(上至监狱长,下至办事员)还是在押人员,各种违规违纪甚至违法犯罪行 为天天有,很多甚至是骇人听闻的。
一、内部基本情况曝光
....
二、残害法轮功学员内幕曝光
(一)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简介
....
(二)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简介
四 百一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受过不同程度的严管迫害。据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他们受到的酷刑超过一百五十多种,大约有五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明慧已报导 过)。很多不配合恶人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严管组遭迫害,少则一个多月,多则半年,甚至九个多月;有的被关在小号里,戴着手铐脚镣,一天只给一个小馒 头,一块咸菜。屋里只有一张床,冬天冰冷,夏天酷热,狼狗看门,几个月下来体重下降几十斤,极度虚弱;有绝食反迫害者就遭野蛮灌食。

二零零七年六月至二零零九年六月,这两年是严管组迫害最严重的(二零零九年六月吕震被迫害致死的,殴打现象越来越少)。以下是部份受迫害弟子的情况:
二零零六年以前入狱的:
....
二零零七年以后入狱的:
....
田勇健:二零一零年入狱,被邪恶帮教班长王梦泉,包夹张孝友罚坐小板凳,每天十几小时,至今已超过九个月。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山东省监狱罪恶内幕曝光(图)-238984.html

2010-11-06: 青岛法轮功学员田勇健已被山东省男子监狱迫害逾一年

青岛法轮功学员田勇健被送到山东省男子监狱迫害一年多了,至今没有收到来自即墨市院的所谓一审判决,其妻子曾连续四个月前去看望丈夫,都被所谓教导员拒之门外,藉口是说她给其丈夫打手势是在打手语、暗语,在传播法轮功信息。后来,田勇健的父亲和妹妹见到了田勇健,见他人明显瘦了,年纪轻轻也变老了。警察说田勇健在里边不听话,一警察还对其妻子说:“田勇健(如果)强奸妇女、偷盗抢劫俺还佩服他,搞法轮功俺就瞧不起他。”现在警察竟堕落到如此地步了,真是悲哀啊!

据说,在里边警察不让田勇健睡觉,导致田勇健精神、身体状况很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6/232073.html

2010-11-04: 山东省监狱剥夺法轮功学员田永健家属的探视权

2010年10月25日法轮功学员田永健的家属去探望田永健,一个头发微秃的狱警打电话给11监区,11监区陈姓警察说田永健“表现不好”不能见,拒绝家属接见。田永健的妻子询问为甚么不让见?谁不让见?一黑长脸狱警吼道:共产党不让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951.html

2010-04-26: 山东即墨市法院诬判田勇健 拒给家属判决书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田勇健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八年,田的家人曾七次找即墨市法院索要判决书,至今也没有收到。从庭长到院长都声称:法轮功的案子不能给。甚至不告诉家人田勇健被关在何处。这种完全不可理喻的违法行为,令人不禁质问:这些法官们在害怕甚么?

田勇健自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起失踪,他家人四处寻找打听,没有任何消息。八月三日日下午,警察闯到田家搜查,家人始确定田勇健被绑架。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有搜出任何东西。家人问田勇健的下落,警察撩下一句话:“等电话。”

后来家人去田勇健户口所在地李沧区浮山路派出所报案,接待警察小姜说:“人被抓是公安抓的,不用找了,正在侦察中,有事就打电话通知了。”家人等了一个半月,仍没有任何音讯。田勇健的母亲承受不住打击,于九月三日突发脑溢血,经青岛市经济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两次手术,仍未能脱离危险期,因昂贵医疗费用,只好回家疗养。

家人一面照顾卧床不起的老人,一面寻找田勇健的下落,终于在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得知田被非法关押在即墨市看守所。但警察不让见人,仅告之:田被判了八年,已上诉。

得知这一消息,家人于十月九日赶往即墨市法院,见到刑事庭庭长孙某,问起:为甚么把人非法抓捕、关押、判刑,却没有通知家人?孙称有关法轮功的案子只在公告栏里张贴。孙并承认是九月二十三日非法判决,田勇健被判八年,范延启被判十年。

家人质问:判了刑为甚么不给判决书让亲友知道,因何事被判重刑?家人有获得判决书的知情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第182条解释:“判决宣判后应当立即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近亲属”。作为法院庭长的孙某竟说:“在哪儿有?哪儿写着?”

十月十二日中午,家人第二次到即墨市法院,找到副庭长赵德志,赵承认自己是对田勇健、范延启非法庭审及判刑的主要责任人,但拒绝给判决书,说“不能给”,他还称不知道《刑诉法》第182条的解释。

家人找到庭长孙某的路上碰见一女职员,询问她:“即墨市法院判了刑应该给判决书吧?”女职员肯定的说:“你问他要,应该给你。”

在庭长办公室见到庭长孙某,孙说:“有法律依据也不给。”李先生说他知法犯法,问孙的姓名以及工号,孙说:“我已回答完,请你们出去吧,我还有别的业务”。同时还用手推李先生,就这样家人被迫离开即墨市法院。

同一天,家人请的律师在即墨市看守所见到田勇健,他已经绝食三、四次,鼻孔里插着管子挂在耳朵上,脸色苍白,说话声音很小,胡子几乎跟头发一样长,两手遭背铐着,本来就瘦小的身躯,显得更虚弱无力。

十月十六日,家人第三次来到即墨市法院见到庭长赵某,赵说:“我只是办案人员,没必要不给判决书,你们等一下,我去跟领导商量商量。”大约过了十分钟,赵回来后,没搭理在走廊里等候他要判决书的家人,就迳直進了办公室把门关闭,家人推门進去,问他要判决书。赵说:“领导交代不能给。”然后撵家人走,说再不走,就按扰乱公务罪处置。跟赵同一办公室的三四个法官也同时动了粗嗓子。

家人问庭长孙某判决书的事,孙说:“别的刑事案可以给,就法轮功的不给。”最后叫人把家人赶走。

十月二十三日,家人去即墨看守所给田勇健送钱物,被警方告知:“别送了,二审已下,人已经提走送往济南,具体甚么地方不清楚,你就是现在去看他也不一定让见。”家人一听愣了,直接去即墨市法院庭长室见到孙,孙只字不提把田勇健送往济南的事。

十一十日,家人终于拿到中院的二审判决书复印件,判决书宣判时间是十月十六日。孙某、赵某均说十月十日刚上诉,结果十月十六日就闪电般下了二审判决,而且律师、家人都不知道此事。为甚么这么快就下达了?有甚么法律程序?随后家人去即墨市法院见到赵某,赵蛮横的说:“不给判决书,你们愿上哪告上哪儿告。”当家人问田勇健被送往具体地方,他说不知道。

家人去即墨看守所问田勇健的下落,当时值班室在场的四、五个警察都说不知道。

十二月八日上午,家人在信访办公室见到院长刘某,问:为甚么即墨市法院不给判决书,并要他在《即墨市法院群众来访处置工作流程登记表》的背面写明原因?刘某口气很横说“不给”,也不写原由。

田勇健被绑架、判刑、上诉、关押的整个过程,山东即墨公检法机构完全不通知他的家人。田勇健家人曾先后七次找即墨市法院索要判决书,而且八个月已过去了,至今既没有收到即墨市法院下达的一审判决书,也没有接到法院把田勇健关到甚么地方的通知。即墨市法院的法官们在心虚甚么?在害怕甚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45.html

2009-11-01: 关于青岛大法弟子田永健被迫害的情况补充

青岛大法弟子田永健于2009年8月1日起与家人失去联系,后经多方打听家人于2009年9月29日下午在即墨伪看守所找到了他,但警方不让见人,并口头告诉家人:田永健已被判了八年,他不服,他已上诉了。得知后,2009年10月9日家人来到即墨伪法院,见到刑事庭孙志远庭长要判决书,孙说:“9月23号判的,田永健被判八年,同时还有即墨的范延启被判十年,判决书不能给!”家人说因为甚么判的?孙说:“法轮功嘛,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家人告诉他: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刑诉法》的问题解释地182条“判决宣告后,法院应当立即将判决书送达被告人的亲属”,孙说:“有法律依据也不能给!”。家人后在10月12号、16号、23号共四次去向孙要判决书未果。

家人在10月23号去即墨看守所给田永健送衣服时,警方说:“田永健二审已下,维持原判,人已被送到济南监狱,现在你去也不一定能让你见人。”。

就这样一审在即墨伪法院,二审在青岛伪中级法院,未跟家人打招呼,也未送达判决书,就匆匆所谓判决了。

据了解,田永健在即墨看守所曾绝食三、四次以抵制对他的非法判决,并遭警方野蛮灌食的迫害。

据说即墨大法弟子范延启已与家人失去联系,至今无人去送衣物,如有知情者请立即与他家人联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211617.html

2009-10-30: 即墨法院诬判大法弟子田永健、范延启

山东即墨法院于九月二十三日对大法弟子田永健、范延启非法判刑。田永健被判八年,范延启被判十年。

从绑架到诬判的整个过程,邪党公检法都是在违法、秘密中進行,不但不通知家属,甚至当田永健家属打听到消息后,四次索要判决书,所谓法官都拒绝交出,惧怕被曝光罪恶。

青岛大法弟子田永健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前后被绑架,其家人自此就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后经多方打听,才知道田永健被非法关押在即墨看守所。九月二十九日下午,田永健家人找到即墨看守所,但狱警不让见人,但口头告诉家人:田永健已被判了八年,他不服,已上诉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田永健家人到即墨法院,找到刑事庭孙志远庭长要判决书,孙说:“九月二十三日判的,田永健被判八年,同时还有即墨的范延启被判十年,判决书不能给!”家人说因为甚么判的?孙说:“法轮功嘛,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家人说: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刑诉法》的问题解释第182条“判决宣告后,法院应当立即将判决书送达被告人的亲属”。孙说:“有法律依据也不能给!”家人后在十月十二日、十六日、二十三日共四次去向孙要判决书未果。

家人在十月二十三日去即墨看守所给田永健送衣服时,警方说:“田永健二审已下,维持原判,人已被送到济南监狱,现在你去也不一定能让你见人。”

就这样,一审在即墨法院,二审在青岛中级法院,从未跟通知家人,也未送达判决书,田永健就被非法判决了。据了解,田永健在即墨看守所曾绝食三、四次,抵制对他的非法判决,并遭警方野蛮灌食的迫害。

另外,即墨大法弟子范延启的家人也不知范延启下落,至今无法去送衣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30/211417.html

2009-10-19: 青岛市被非法判刑的田勇健已绝食抗议多日
这是对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青岛大法弟子田勇健绝食抗议非法判刑”的补充。下面是相关单位的地址和部份电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9/210671.html

2009-09-15: 青岛大法弟子田永健被绑架至王村劳教所
青岛大法弟子田永健于八月初被绑架后,恶警一直不通知家人。家人多方托人打听,到处寻找,于近日才得知田永健已经被绑架至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迫害。

其间田永健的母亲因为急火攻心,出现脑中风入院治疗,使得其家庭雪上加霜。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5/208347.html

2003-08-29: 山东大法弟子田勇健已在青岛(李村)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快两年了,在里面受尽折磨。曾因抗议关押绝食十多天,瘦得皮包骨头。一次田勇健趁机往外跑,跑到半山腰又被恶警发现抓回去痛打一顿后关了半月多禁闭,手脚都带上铁镣。

2002-07-31: 青岛市大法弟子王涛、李光被非法绑架
青岛市大法弟子王涛、李光在7月20日左右相继被恶人跟踪、盯梢,非法绑架,不知去处。希望青岛市男大法弟子注意。3月份,青岛市做资料的田贺、魏伟、田勇健就相继出事,被送往李村非法劳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31/34097.html

2002-07-28: 被劫持在青岛李村劳教所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吴建国,即墨市大法弟子,制作光盘而被非法劳教3年。
周兴言,发真相材料,非法劳教3年。
田勇健,青岛市大法弟子,制作真相资料,非法劳教3年
姜丰义,莱西市大法弟子,拿真相资料被恶警抓住,非法劳教2年
杨乃建,青岛市弟子,发真相材料,非法劳教2年。
吕仁新,莱西市马连庄大法弟子,发真相材料,非法劳教2年
王德恒,莱西市马连庄大法弟子,发真相材料,非法劳教2年
傅征强:青岛市大法弟子,参加法会,非法劳教2年
匡荣浩,胶州市大法弟子,发真相材料,非法劳教2年
田贺,青岛市大法弟子,参加法会,非法劳教1年半
魏伟 , 龙口市大法弟子,参加法会,非法劳教1年半
王成碧,莱西市大法弟子,发真相材料,非法劳教1年。
目前,青岛地区被非法抓捕的男性大法弟子全部被送往李村劳教所,那里非法关押了近300名大法弟子,恶警采用不许睡觉、毒打等恶毒方式進行暴力洗脑。

由于济南市省女子劳教所爆满,青岛地区被非法关押女大法弟子现在全部被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8/33959.html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20-09-10: 青岛市南区香港中路街道办事处
地址;闽江路116号甲5号门 邮编266071 电话053266776800
办公时间8;30-—17;00
王栋梁;党工委书记 段展;副书记、主任 施董瑞;
人大工委主任 罗群;副书记、党建办主任 刘兆桐;
社会事务办公室主任 王瑶;办事处副主任、党政办公室主任 杜晓东;
办事处副主任、公共安全办(综治办)主任 张泽波协助杜晓东负责(综治办)杜正岩;江西路社区书记、站长 罗云成;
香港路社区书记、站长 王志杰
浮山所社区书记、站长 韩波;武装部长、五四广场社区书记、站长

2020-08-20: 青岛交运集团:0532-8580905585869552686230778580902585809032
投诉电话: 0532 96650
技术员 张宝国: 13869856687

青岛真情巴士集团:0532-86851249868512138685124988191000,希望有其他法轮功学员提供更多交管部门管理层联系方式。

2020-08-12: 青岛市司法局
王镭副局长:13506391561 办公室0532-85912289
李文渊:13854296778 办公室0532-8591223
基层处处长:杨电科1866390525 办公室0532-85912406

2020-05-27:
青岛市黄岛区法院 法官栾冲,办公室电话:0532- 86975193

检察官王菡菡,办公室电话:0532-83012356

2020-04-11: 青岛市中级法院:地址:青岛东海东路99号,邮编266071
谭世海 0532 83098027(办案法官)
庭长刘世明0532 83098006
副庭长王婧华0532 83099990 内线0532 83099188转12022
副庭长桑自源0532 83099593
赵彩霞0532 83098052(曾参与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2-10-16:
法院电话 024-85639601

2009-11-01:
孙志远:青岛市 即墨伪法院刑事庭庭长
赵某人 : 青岛市 即墨伪法院刑事庭副庭长
即墨市法院
地址:山东省即墨市振华街150号 (邮编:266200)
法院电话: 0532-85559817 0532-85559891
局长 办公电话: 0532-85559807
于振冰 办公电话: 0532-85559877
张永强副局长 办公电话: 0532-85559872 手机号: 13905423577
即墨市公安局
办公地址: 山东省即墨市振华街152号 (邮编:266200)
电话: 0532-88512061 0532-88512251
传真: 0532-8851373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