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广州 海珠区(昔称河南区) >> 朱宇飙, 男

朱宇飙
广州市律师朱宇飙
个人情况: 律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广东省广州海珠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6-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0-31: 中共法庭现形记之六:百般阻挠并报复律师
.......
九、为打击报复而对律师非法劳教、判刑

▼广州律师朱宇飙为法轮功辩护遭报复、判刑

朱宇飙,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律系,后读在职研究生,从事法律工作十多年。朱律师维护人权,办案不随波逐流,不为名利而做,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他曾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立案三起,進行法庭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二零零七年朱宇飙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受到十三种酷刑迫害,除身体外露部份外,体无完肤。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朱宇飙律师再遭绑架,因证据不足,朱律师的案子被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但“610”却迟迟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对朱宇飙律师非法开庭,在中共邪党人员操控的所谓法庭上,朱律师说了一句话:“我的辩护律师一个被迫解聘,一个被绑架。”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被当局强行“邀请”出去“喝茶”,说开庭时开车送她过去,然后拖时间,千方百计设了圈套不让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庭参加。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下午,朱宇飙律师被广州市海珠区法院诬判二年。朱宇飙的母亲当庭斥责所谓“法官”受“610”控制,违法乱判,给法律蒙羞。法官无言以对。随后朱宇飙被劫持到广东省北江监狱迫害。二零一二年,二年冤狱期满,朱宇飙又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迫害100天后,朱宇飙才得以出“狱”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31/中共法庭现形记之六-百般阻挠并报复律师-281863.html

2012-11-13: 历年迫害广州朱宇飙的部份相关责任人(之三)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飙,自2007年2月10日首次遭到绑架以来,至今将近六载,共历经三次绑架:
2007年2月10日,在番禺区大石街道地界遭绑架;
2010年8月18日,在其住所被绑架;
2012年8月17日,在韶关北江监狱直接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
历经一次非法劳教:
2007年3月12日,被非法劳教二年;
历经一次非法判刑:
2011年7月13日,被非法判刑二年;
历经一次非法洗脑:
2012年8月17日,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
历经二次非法拘押:
2007年2月10日,番禺沙湾镇福冲村公安基地看守所;
2010年8月18日,海珠区看守所。
历经二次非法抄家:2007年2月、2010年8月。

这期间,朱宇飙被非法剥夺聘请律师的权利,其亲人被非法剥夺上庭旁听的权利,其家人被骚扰、被恐吓,朱宇飙本人则遭受多种酷刑折磨、精神折磨,行恶者天良丧尽之罪恶,令人发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3/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5409.html

2012-10-27: 历年迫害广州朱宇飙的部份相关责任人(之二)

广州律师朱宇飙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判刑,饱受两年冤狱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被直接从监狱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朱宇飙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已一个多月,目前生命垂危。亲友请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并以各种渠道紧急营救。

朱宇飙遭迫害乡情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文章《广州律师朱宇飙被“法制学校”迫害 生命垂危》及十月十二日文章《冤狱期满被劫入洗脑班 朱宇飙律师生命垂危》

下载历年迫害广州朱宇飙的部份相关责任人(之二)(250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6/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4493.html

2012-10-12:冤狱期满被劫入洗脑班 朱宇飙律师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广州律师朱宇飙在两年冤狱期满之日,被广东省北江监狱伙同广州市“六一零办公室”非法劫持到广东省法制教育所继续关押、迫害。
朱宇飙从八月二十日开始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强制灌食,现朱宇飙人消瘦,高血压,随时会生命垂危,但广东省法制教育所仍非法拘禁,不放人。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是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专门劫持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迫害的黑监狱,曾致死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最新一例是佛山市四十八岁的女企业家吴白梅女士,出所两天即离奇死亡。
正义律师朱宇飙

女儿只有几岁的朱宇飙律师,中山大学法学硕士毕业,曾在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任律师。他是一名道德高尚的律师,坚守做人道德良知,敢于不畏强权,维护弱势群体个人的合法权益。特别给底层群体辩护,经常是低价、折价,甚至没报酬。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

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间,朱律师曾分别为三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

朱律师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无罪辩护后,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说:“觉得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朱律师的辩护是以中国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因此谁都不知道怎样应答。

朱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做了一名真正的律师应该做的事情,本来是在维护法律秩序,却因此被广东省司法厅有关人员称为所谓“反革命”,列为公安局被控“头号人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2/263934.html

2012-10-11:广州律师朱宇飙被“法制学校”迫害 生命垂危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遭冤狱二年后,被中共不法人员从监狱直接劫持到所谓的“三水法制学校”(实为强制洗脑班、黑监狱)继续迫害。朱宇飙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已一个多月,目前生命垂危。亲友请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并以各种渠道紧急营救。

广州律师朱宇飙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判刑,饱受两年冤狱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被直接从监狱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朱宇飚的父亲,一位曾主持过联合国科研项目的中山大学退休物理教授,不相信作为一个司法机构会这么不讲法律,这位七十六岁的老人和律师赶了二百八十多公里路,在八月十七日早上八点前到达韶关北江监狱,第一时间办理接人手续,却被告知朱宇飙已经被接走了。

朱父情绪较激动地向监狱主任肖某要人。肖某狡辩说:“我交人不是交给你,而是交给朱宇飚所在的当地政府。”辩护律师质问他是根据甚么这么做,哪 条法律规定不给家属接人走,肖反而盘问辩护律师是谁?并说交人是按他们的规定办事。朱父提出要看儿子出狱的签字手续,肖说:“我凭甚么给你看,这是我们内部的权力。”朱父问他儿子是甚么时候走的,肖说:“我为甚么要告诉你?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此时的肖某彻底撕下电话中的伪善面孔,完全是一个无赖嘴脸。

从八月二十日开始至今已一个多月里,朱律师一直以绝食抗议,现在已生命垂危。尽管这样,警察仍不让朱的父母见儿子,但不时要朱律师妻子去看他,诱惑他妻子劝他“转化”。

朱宇飙律师,中山大学法学硕士毕业,曾在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任律师。他是一名道德高尚的律师,坚守做人道德良知,敢于不畏强权,维护弱势群体个人的合法权益。特别给底层群体辩护,经常是低价、折价,甚至没报酬。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

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间,朱律师曾分别为三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 朱律师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无罪辩护后,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说:“觉得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

朱律师是正直善良的好律师,是父母的好儿子,妻子的好丈夫,女儿的好父亲。这样的一个好人,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无就受到这样的迫害,真是天理不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1/广州律师朱宇飙被“法制学校”迫害-生命垂危-263893.html

2012-10-10: 广东省广州朱宇飙律师在三水洗脑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在三水洗脑班受迫害严重,他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已一个多月,生命垂危,

请法轮功学员正念加持他的父母及其他家人去洗脑班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0/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3862.html

2011-09-13: 英才蒙冤 广州法院又添五桩罪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下午,在第二次非法庭审中,朱宇飙律师遭广州市海珠区法院诬判二年。朱宇飙的母亲当庭斥责所谓“法官”受“六一零”控制,违法乱判,给法律蒙羞。法官无言以对。朱宇飙现被劫持在广东省北江监狱遭受迫害。

在所谓“法庭”上,朱宇飙律师没有穿囚服,而是穿着自己的便衣,他从被绑架到看守所至今一直不穿囚服,抗议非法迫害。

非法宣判刚一落音,朱宇飙七十多岁的母亲厉声质问审判长邹世发:“你身穿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制服,却被非法、乱法组织『六一零’所控制。我儿子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合法,信仰法轮大法合法,你的所作所为给法律蒙羞,破坏了和谐社会,给国家造成诸多不安全因素……今天的舞台是我们的,你是被告,我们是原告!全世界都在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听不见吗?!”邹世发无言以对。邹世发和“公诉人”海珠区检察院的陈心敏多次听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然而在中共的操控下,还是自己选择了迫害。他们读完所谓判决书后,不敢面对朱母的责问和劝善,匆匆溜走。

对这第二次非法庭审,海珠区法院显得十分心虚,邪恶招术层出不穷。首先此次开庭时间,超期近三个月;其二是通知时间匆忙,下午两点三十分非法开庭,上午十一点三十分才通知家属;其三是故意选择在辩护律师没空的情况下开庭,辩护律师再三申请改在十四日或延后,法院不准,造成没有辩护律师到场的情况下开庭;其四,整个法庭除朱宇飙母亲外,全是警服人员,完全不公开审理。

而在海珠区法院第一次庭审时,“六一零”还导演了一出丑剧。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对朱宇飙非法庭审这一天,朱宇飙的母亲还未动身,居委会、街道、“六一零”等单位来了十多人,说可以带朱宇飙律师的母亲進法庭。老人信以为真,就上了他们的车。在车上,这伙人装模作样地联系法院,结果说无旁听证,不能進法庭,并以此为藉口把车开到很远的地方请老人去“喝茶”。当然,喝茶是假,软禁是真,光茶桌上就有十个人。在老人的强烈要求下,这伙人看看折腾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明知到了法院,庭审也就结束了,所以才放了老人。致使老人没能旁听开庭。同时,非法开庭时,法庭旁听席上全部坐满了中共安排的人员,意思是其他人即使能来旁听也没有位置了。这种流氓地痞做法,大概只有中共才能做出来,这也证明了中共的虚弱。

在此案中,朱母为朱宇飙请了两位辩护律师,但一位在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的干涉下被迫退出,另一位竟莫名其妙地“被失踪”了。中共法律规定:家属、亲人可以作为当事人的辩护人。因此朱宇飙的母亲决定亲自为儿子辩护。但中共当局以朱母是法轮功学员为由,拒绝其作为朱宇飙诉讼代理人出庭并不准旁听。

这次枉法裁判,到是在判决书上处处提到朱宇飙律师收集的资料中写的“天灭中共恶党,退党团队保平安”,也明确的注明了辩护律师的辩护观点:我国刑法未明确规定修炼法轮功是有罪,因此审判朱宇飙不具备合法性。朱宇飙律师拒绝在所谓的法律文书上签字,并提出上诉。

朱宇飙律师一九九四年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律系,后读在职研究生,从事法律工作十多年。朱宇飙维护人权,办案不随波逐流,不为名利而做,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他曾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立案三起,進行法庭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却于二零零七年被中共冠以“反革命”罪名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朱宇飙律师在其住所再遭绑架。朱宇飙律师只是家中有订书机、打印机,“六一零”、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等却以荒唐的“预备作案”为由阴谋构陷朱宇飙。期间,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二次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补充侦查,但“六一零”却迟迟不放人,并操纵法院将其非法判刑二年,劫持至广东省北江监狱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3/英才蒙冤-广州法院又添五桩罪(图)-246656.html

2011-09-03: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近况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被邪党广州市中级法院所谓终审枉判2年,现已转至广东韶关北江监狱。

6年前朱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在法庭上明确的指出:“对大批法轮功学员進行法轮功活动的行为,仅以两院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的通知,就施之以刑罚,实在是破坏了我国法律的严肃性,违反了我国基本法律确立的一些基本法治原则。 极具讽刺的是:时至今时中共迫害朱律师竟然仍拿这两院的通知来与刑法三百条挂钩。这说明对中共邪党丝毫不能抱有幻想。只能加大力度讲真相,让民众三退,彻底解体邪党。

望公检法司的人员不要漠视真相资料。做出明智的选择,善待法轮功学员。早日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6182.html

2011-07-16: 广州大法学员朱宇飙被非法判刑二年

2011年7月13日下午2时30分,中共邪党控制下的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对广州大法学员朱宇飙非法判刑二年。

其中邪恶招术层出不穷。首先此次开庭时间,大大超期了近三个月。其二是通知时间匆忙。下午2时30分非法开庭,上午11时30分才通知家属。其三是又选择在辩护律师没空的情况下开庭,在辩护律师再三申请改在14日或延后而不准。造成没有辩护律师到场的情况下开庭。其四,整个法庭除朱宇飙母亲外,全是警服人员。完全不公开审理。

“审判长”邹世发和“公诉人”海珠区检察院的陈心敏都是经大法学员多次讲真相的,然而在邪党的操控下,还是自己选择了迫害。他们读完所谓判决书后匆匆的走了。不顾朱母的责问和劝善。

不过此次判决书到是处处提到朱宇飙先生收集的资料中写的“天灭中共恶党,退党团队保平安”。也明确的注明了辩护律师的辩护观点:我国刑法未明确规定修炼法轮功是犯罪。因此审判朱宇飙不具备合法性。

参加人员还有:代理审判员:刘卫鸿、马兰、书记员:毛盈超、周晓韵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逸景路333号,海珠区人民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6/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244022.html

2011-05-14: 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被六一零“喝茶”软禁经过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广州市海珠区法院非法开庭,图谋進一步迫害朱宇飙律师。非法开庭时,旁听席上全部坐满了邪党安排的人员。

在此前,朱宇飙的母亲委托两位维权律师辩护。二零一零年一月中旬,广州市中共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律管处)沈副处长找了其中一位律师“谈话”,违法要求“写出辩护词要先审查”,朱宇飙律师的母亲为了这位律师的安全,只好解聘。

没想到,中共践踏法律的司法人员对另一位为朱宇飙律师无罪辩护的律师的做法比“谈话”更恶劣,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位律师被弄得不见了人影,有关单位却推说“不知他的去向”。朱宇飙律师母亲要求查实,要这位律师继续完成已委托任务。直到二零一一年四月底,才把这位律师放出来了,海珠区法院便急急忙忙决定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非法开庭。

朱宇飙律师母亲要求以证人的身份出庭,并把户口簿、身份证件等交给了法院,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去法院查询,最终却没有收到通知。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开庭时,居委会、街道、六一零说可以带朱宇飙律师的母亲進法庭,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开始信以为真,他们在车上假装联系法院,结果说无旁听证,不能進法庭,把车开到很远的地方“喝茶”。

朱宇飙律师母亲强烈要求下,上午十一点三十分才赶到海珠区法院,非法开庭却结束了,只能把事先写好的诉讼信交给法院,转交给当时的审判长是邹世发。

在“喝茶”时,茶桌上有十个人,朱宇飙律师的母亲怒斥他们,问他们为甚么要追随邪恶,一个姓赵的六一零分子说:“我要吃饭”,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说:“你就不考虑比吃饭更重要的事吗?”赵说,“下次再听你讲课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被六一零“喝茶”软禁经过-240772.html

2011-05-09: 朱宇飙律师被非法审判 旁听席全被六一零抢占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广州市海珠区法院非法开庭,图谋進一步迫害朱宇飙律师。非法开庭时,旁听席上全部坐满了邪党安排的人员,意思是其他人即使能来旁听也没有位置了。这种流氓地痞做法,也只有中共恶党才能做出来,也证明邪党心虚。朱宇飙律师只是家中有订书机、打印机,当局便以荒唐的“预备作案”为指控并非法起诉。

中共邪党人员对这次开庭作了精心策划安排,首先串通中大街道“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及居委,装好心人,叫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去喝茶,说开庭时开车送她过去,然后拖时间,千方百计设了圈套不让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庭参加。朱宇飙律师的母亲没能出庭参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8/朱宇飙律师被非法审判-旁听席全被六一零抢占-240316.html

2011-05-07: 广州海珠区法院非法庭审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飙
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上午九点,广州海珠区法院非法庭审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7/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0237.html

2011-05-07: 有关广州市朱宇飙律师被迫害的情况补充

海珠区公安分局“610”非法起诉朱宇飙律师至检察院,因材料证据不足,检察院两次退回。而“六一零”经构陷材料,目前第三次又非法起诉到检察院,检察院非法起诉到海珠区人民法院,其中藉口是:在抄家的物品中有“打印机,订书机”,被构陷为 “准备工作,制造条件,是犯罪预备”。中共邪党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请问每个家庭都有菜刀,难道都预备杀人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6/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0158.html

2011-04-30: 广州海珠区法院图谋非法庭审朱宇飙律师

广州市海珠区法院第十法庭(海珠区逸景路330号)图谋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上午八点四十五分非法庭审朱宇飙律师。

朱宇飙律师被非法关押已有八个月了,家属委托的两位律师,一个在无奈的情况下解约,而另外一位律师遭受非法拘禁,未能联系得上,直到最近,在朱宇飚家人的强烈要求和坚持下,才被释放,重新与委托人联系。

朱宇飙先生,中山大学法学硕士毕业,曾在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任律师。他是一名道德高尚的律师,坚守做人道德良知,敢于不畏强权,维护弱势群体个人的合法权益。特别给底层群体辩护,经常是低价、折价,甚至没报酬。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

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间,朱律师曾分别为三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朱律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无罪辩护后,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说:“觉得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朱律师的辩护是以中国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因此谁都不知道怎样应答。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朱宇飙律师在广州番禺法轮功学员林志勇的家中被广东警察绑架,被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半。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广州律师朱宇飙在其住所被非法抓捕、随即被非法抄家,现场有十多个公安,没有一个与案件无利害关系的他人在场见证。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及非法组织“六一零”非法构陷朱宇飙。期间,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二次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补充侦查。但“六一零”却迟迟不放人,耍花招继续迫害。

朱宇飙的家属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底委托了一位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可是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干扰律师工作,朱母不得已、为了这位律师的安全,被迫辞退律师。

家属刚从律师处得到消息,检察院已从起诉且法院迅速开庭,拒绝其母亲作为朱宇飙诉讼代理人出庭并不准旁听,因为她是法轮功学员。

这个案件的办案人姓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30/广州海珠区法院图谋非法庭审朱宇飙律师-239862.html

2011-03-15: 广州中共法院欲于三月十五日上午十点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具体法院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5/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7563.html

2011-02-28: 广州律师朱宇飙遭迫害情况

广州律师、法轮功学员朱宇飙,被广州海珠区公安局“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和构陷,报检察院批捕后,现检察院因证据不足,材料退回公安局。

朱律师过去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就有个学员也是因证据不足,退回“六一零”补充证据,结果最后审理时,“六一零”把搜到的未装订《九评》的数百页纸,当成数百本《九评》从而达到所谓够量刑的数量。

朱律师这次聘请辩护律师,“六一零”就要司法局律师管理处施压,威胁其中一名律师不能做公正的无罪的辩护。完全违背了司法独立、公正、公义的原则。最终导致朱家为了这位律师的安全考虑取消辩护委托。朱母去司法局论理时,竟遭威胁:连她也要抓。老人家义正词严地责问他们败坏了国家法律。他们理屈词穷,没办法解决问题,竟叫来了朱家所属街道居委的人员把朱母带走。失去司法机构的应有职责。

然而也有更多正义的律师要求为朱律师辩护,正是这个原因,我们要提防中共耍花招:材料退回,就是回到所谓刑侦阶段,按中共的所谓法律,辩护律师就不容易见当事人了。而且中共迫害法轮功还有劳教、洗脑班等避开辩护律师的更邪恶手段。

所以我们还要進一步的向这些有关部门人员更广更细的讲清真相,并发正念清除干扰这些人的邪恶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8/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36817.html

2010-12-11: 广州律师朱宇飙被中共绑架的补充报导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有人敲朱宇飙律师家的门,说朱宇飙的车被人撞花了,朱宇飙觉得来人怎么不按门铃,敲门声音仓促,很不礼貌,就不理他。但他们继续敲,并声称是小区保安说他的车被人撞花了,朱宇飙开了门,两名埋伏在他家门口的便衣冲進他家,保安站在一旁,随后冲進去的是海珠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成员。(此人在2007年也迫害过朱宇飙),非法抄家的一个多小时的过程中,先后到他家的有十几个人,基本都是便衣,只有南澳派出所的警察(胖胖的片警)是穿制服的,最先冲進去的两个警察把朱宇飙带到新港街派出所,对朱宇飙進行非法讯问,晚上,把他非法关押在海珠看守所。家属已为他请了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3486.html

2010-10-18: 中共广州当局利用亚运会迫害法轮功事实

第16届亚运会将于2010年11月12日至27日在广州進行。本文收集的部份事实表明,中共正在利用举办亚运会加重迫害法轮功。担任广州亚运会组委会执行主席的广东省省长黄华华,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已在台湾、加拿大、美国等多国(地区)被起诉。

一、非法、严密的监控法轮功学员
二、邪恶宣传,在民众中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
三、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四、部份迫害案例
五、结语
......
(三)广州正义律师、法轮功学员朱宇飙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广东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再次遭中共当局绑架,目前已经被当地中共检察院所谓的“逮捕”。朱律师二零零七年被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半。

朱宇飙先生,中山大学法学硕士毕业,曾在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任律师。他是一名道德高尚的律师,特别给底层群体辩护,经常是低价、折价,甚至没报酬。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

八月十九日,海珠区公安分局警察把拘留通知书送到朱父母家,通知书说“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涉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给以刑事拘留。朱母签了名并按了手印,但发现,通知书的办案人处没人签名,追问下,他们个个推搪,最后据说是负责者说,这是广东省公安厅统一的规定:办案人一律不签名。这是一个新招术。看来这些人也怕以后遭清算,心虚到不敢签名,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恶报。最后一个警察透露,办案人姓陈。一个恶人还说,对朱律师已跟踪了很久了。此外,他们抄家连个抄去物质清单都没有,真是流氓抢劫。

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间,朱律师曾分别为三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堪称经典,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 例如:朱律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无罪辩护后,法庭出现了戏剧性的场面: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因为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他们都知道朱律师的辩护是以中国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是最正确的辩护,没有反驳的理由,因此谁都不知道怎样应答。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说了这样的话:“觉得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

之后,朱律师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魏应新、宋虹锋出庭辩护。在为宋虹锋做无罪辩护时,法庭同样出现上述的尴尬,指控人无赖地说:“这是政策……”朱律师平静地说:我想提醒法官,这是法庭,等政策上升为国家法律再说。

朱律师在辩护过程中讲到法轮功被定性问题没有经过法律程序,利用公安部六条针对法轮功的法规来判罪法轮功学员是违反执法原则的。此问题戳到了中共邪党的痛处,中共法官三次粗暴打断朱律师的辩护,最后那法官理亏而恼羞成怒,竟然说:你再说就驱逐出法庭……

在为以上三名法轮功学员的辩护中,中共警察如临大敌,场面一次比一次恐怖,街道戒严,对参加出庭的人,一改常态,要求出示身份证,还要非法搜身、检查、询问,非法在法庭内外用摄像机、照像机拍照,阻止其他法轮功学员旁听,过后还骚扰现场旁听的正义人士。

期间,司法厅有关人员诬蔑朱律师为“反革命”,并威胁朱律师退出辩护。在威胁朱律师退出辩护无效的情况下,中共法庭竟安排在朱律师另一场普通案件庭审时,同时开庭,以达到让他不能出庭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辩护的目的。

(四)广州法轮功学员张元博遭诬判4年

2009年7月9日,广州法轮功学员张元博在家中被恶人以切断电源的方式骗开家门后强行闯入,非法抄家,所抢夺的电脑、打印机、MP3、现金等价值2万多元的财物一直不予归还。当时,张元博、阿英夫妇及前来探访的朋友黄小瑜等均遭绑架。

张元博被非法关押后,家人多次打听其开庭的日期,法院及律师总是含糊其辞,一会说是2010年3月11日,一会又说是10号左右。直至3月9日上午10点,家人才接到律师通知,说当日下午2:30开庭。

当天天气很冷,最高气温才摄氏12度,下午3点才看到张元博被警察带来,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光着脚穿着拖鞋。法官匆匆做了审理后,当张元博做最后辩诉刚刚讲了一分钟时间,法官就强行打断了发言,宣布休庭。

2010年5月28日下午在天河看守所,张元博在被绑架、非法拘留10个月后,被天河区法院非法诬判四年。家属至今仍未曾要到判决书。

张元博这是第二次身陷冤狱。张元博和他的兄弟之前曾同被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数年,其兄弟已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8/231149.html

2010-10-11: 广州正义律师、法轮功学员朱宇飙遭绑架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导)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广东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朱宇飙律师,再次遭中共当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至今已经五十多天了,目前已经被当地中共检察院所谓的“逮捕”。朱律师二零零七年被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半。

朱宇飙先生,中山大学法学硕士毕业,曾在广东广大律师事务所、恒益律师所任律师。他是一名道德高尚的律师,特别给底层群体辩护,经常是低价、折价,甚至没报酬。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

正义辩护令中共法庭尴尬

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间,朱律师曾分别为三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堪称经典,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

例如:朱律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无罪辩护后,法庭出现了戏剧性的场面: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因为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他们都知道朱律师的辩护是以中国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是最正确的辩护,没有反驳的理由,因此谁都不知道怎样应答。

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说了这样的话:“觉得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

之后,朱律师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魏应新、宋虹锋出庭辩护。

在为宋虹锋做无罪辩护时,法庭同样出现上述的尴尬,指控人无赖地说:“这是政策……”朱律师平静地说:我想提醒法官,这是法庭,等政策上升为国家法律再说。

朱律师在辩护过程中讲到法轮功被定性问题没有经过法律程序,利用公安部六条针对法轮功的法规来判罪法轮功学员是违反执法原则的。此问题戳到了中共邪党的痛处,中共法官三次粗暴打断朱律师的辩护,最后那法官理亏而恼羞成怒,竟然说:你再说就驱逐出法庭……

在为以上三名法轮功学员的辩护中,中共警察如临大敌,场面一次比一次恐怖,街道戒严,对参加出庭的人,一改常态,要求出示身份证,还要非法搜身、检查、询问,非法在法庭内外用摄像机、照像机拍照,阻止其他法轮功学员旁听,过后还骚扰现场旁听的正义人士。

期间,司法厅有关人员诬蔑朱律师为“反革命”,并威胁朱律师退出辩护。在威胁朱律师退出辩护无效的情况下,中共法庭竟安排在朱律师另一场普通案件庭审时,同时开庭,以达到让他不能出庭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辩护的目的。

迫害中明辨是非,坚定信仰

朱律师在中山大学求学期间,正是中山大学里学炼法轮功蓬勃兴起的时期,因此也接触和了解过法轮功。

在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的初期,他受中共造谣的影响也曾困惑过,然而在了解真相后,毅然接手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辩护,并为此阅读了法轮功的所有著作,在这个过程中,他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朱律师也因此坚定了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成为一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朱律师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去了欲聘他做公司法律顾问的法轮功学员林志勇家。半小时后,正遇到“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非法围抄林家。此时朱律师坚持自己是法轮功学员,结果被绑架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朱律师回家后,司法部门又超越劳教时间,做出一年行政处分,借他被绑架期间遗失律师工作证需补发之机,让他写出不再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的保证书。朱律师不写就扣发了他的律师证,司法部门并声称:即使不借补发,也可借年度注册要扣发他的律师证,剥夺了他的律师权。但朱律师没有妥协。当局的无端迫害使朱律师的工作一直受到影响和干扰,严重影响了他的正常生活,不仅如此,中共还派人跟踪他。然而中共的迫害让他更加明辨是非、善恶,坚定了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信心。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朱律师遭到绑架,其原因至今仍是个谜。拘留期已过,中共还搞非法逮捕!关心他的朋友与律师界的朋友谈起,也有正义的律师想为朱律师辩护,精神可嘉!

望公检法人员以朱律师为榜样,做出正确选择

朱律师过去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时,在辩护词中指出:“我国对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是严厉的,但是这些基本规定却没有任何只言片语提到法轮功。也就是说,法律并没有规定法轮功是邪教。”

朱律师同时指出:“对大批法轮功学员進行法轮功活动的行为,仅以两院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的通知,就施之以刑罚,实在是破坏了我国法律的严肃性,违反了我国基本法律确立的一些基本法治原则。

同为法律人,本律师建议控方和合议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条和第4条确立的“法无明文不为罪”以及“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特权”原则,依法停止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指控和审判。”

希望公检法人员在是非面前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赶快停止协同中共迫害善良的好人,立即释放朱律师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要再执法犯法、助纣为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1/230833.html

2010-10-05: 广州市第三劳教所的罪恶
......广州市第三劳教所是广州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里对大法、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我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那里也受到很邪恶的迫害。我了解到的有:

林志勇,大学毕业,与妻子在家里同时被邪恶绑架,据说林志勇到劳教所后不久曾遭受毒打;

汪和,大学体育教师,曾被迫害得行走不便;

朱宇飙,律师,在中共邪党的专治下不让为自己辩护;

汪宏发,被劳教迫害期间,其父亲悲愤交加,含恨病逝,而劳教所却一直阻止其家人去探视、报信;

乔光清,军队转业干部,被三次非法劳教;

有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据说他身上钉有钢板,后来被迫害的钢板错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5/230587.html

2010-08-29: 朱宇飙律师被绑架情况补充

朱的户口在广州海珠区,其父母家还有他的一个房,海珠区公安分局三个警察8月18日(或是19日)曾到其父母家,叫其父母开朱律师的房检查,但只看了一下,并没翻东西。朱母估计到朱的番禺住处抄家的也是这三个人,因为2007年朱被绑架时也是这三个人来抄家。

19日,海珠区公安分局警察把拘留通知书送到朱父母家,通知书说“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涉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给以刑事拘留。朱母签了名并按了手印,但发现,通知书的办案人处没人签名,追问下,他们个个推搪,最后据说是负责者说,这是广东省公安厅统一的规定。办案人一律不签名。这是一个新招术。看来这些人也怕以后遭清算,心虚到不敢签名,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恶报。最后一个警察透露,办案人姓陈。一个恶人还说,对朱律师已跟踪了很久了。

还有,他们抄家连个抄去物品清单都没有,真是流氓抢劫。

朱律师是个道德高尚的律师,特别给底层群体辩护,经常是低价、折价,甚至没报酬。报纸曾两次报导他的事迹。邪党对这样的律师不断迫害,真是天理不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60.html

2010-08-26: 朱宇飚律师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

广州朱宇飚律师现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朱宇飙于2010年8月18日又被广州市海珠区610非法绑架(已报导),家属收到一份拘留证,但没有执行人的签名!据公安的解释说是上面统一的规定,对于法轮功都是这样做的。这是公然的非法绑架。

朱律师曾因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于2007年被绑架和非法劳教,回家后,律师证迟迟不给办理,造成他工作、生活极大不便,虽然他的为人和工作能力得到同行的认同。年初,律师证已补办出来,但被有关部门扣住不发,要求朱律师写下保证书作为交换,被朱律师拒绝了。律师证的事情一拖再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6/228796.html

2010-08-24: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宇飚被迫害情况补充
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朱宇飚现仍在海珠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4/228760.html

2010-08-22: 广州律师法轮功学员朱宇飙被绑架情况补充
朱宇飙8月18日下午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在海珠区看守所。当时他妻儿与五岁女儿回了老家,妻子无工作。家中无人,估计朱在外被绑架后劫持到家,在当晚被抄了家,现场一片狼藉,家人衣物、小孩玩具被翻得满地都是,电脑、大法书被抄走,抄家后家里的窗户、空调大开,恶人扬长而去。绑架单位与恶人不详,被关押地点不详。

第二天,朱的母亲到朱的单位“金悦律师事务所”看到恶人也在场,但胸卡都反扣着,不知甚么人。他母亲提出要见儿子,恶人说不能见。请知情法轮功学员补充或更正。

相关资料:
朱宇飙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律系,现为律师,父母为中山大学教授,家住番禺南国奥圆雅典3区10座402。曾在2007年2月9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8年4月出来,出来后被吊销律师证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35.html

2010-08-21: 广州律师朱宇飙又被绑架
2010年8月18日,朱宇飙律师又被绑架,并被抄家、搜书、拿走电脑,当晚由海珠区新港派出所押送到海珠区看守所。

朱宇飙律师在中山大学法学研究生毕业,零五年曾为三位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于2007年2月10日被绑架并非法劳教(已做过报导),2008年4月30日回家。回家后,因坚持信仰仍骚扰不断,律师证被扣,造成他工作、生活极大不便,现又遭此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1/228597.html

2007-06-12: 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广州律师朱宇飙被关進劳教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在广州天河区伪法院,朱宇飙律师为无辜受害的法轮功学员高焕莲做了一场精彩的法庭辩护:这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这是律师应有的本色,也是广东省律师界的骄傲。有关朱宇飙律师的报导,我们做以下具体补充。

据到场人士回忆:当朱律师为高焕莲做完无罪辩护后,法庭出现了戏剧性的画面:审判官、法官等个个哑口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他们都知道朱律师的辩护是以中国相关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是最正确的辩护,没有反驳的理由,因此谁都不知道怎样应答。

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的说了这样的话:“觉的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

后来,朱律师又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魏应新、宋虹峰立案,出庭辩护。为阻止朱律师在广州中级法院为宋虹峰的辩护,法院刁难朱律师,同一时间安排开两个庭。

朱律师立案三起,在为以上三人的辩护中,警察如临大敌,场面一次比一次恐怖,街道戒严,对参加出庭的人,一改常态,要出示身份证,非法搜身,检查,询问,非法在法庭内外用摄像机、照像机拍照,过后就骚扰现场旁听的正义人士。

事后,司法厅有关人员向广大律师所诬蔑朱律师为“反革命”。幸好,该单位领导水平高,驳斥了投诉人:“法庭上的辩护词,不能追究。”但也告诫朱律师,不要再介入此事。

不久,从侧面得知,朱律师被公安局监控,恶人真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二零零六年约十月份,朱律师主动向广大律师所提出调入恒益律师所。二零零七年一月至二月,又有受害法轮功学员请朱律师依法伸张正义,他不顾个人的安危,又介入此事的调查。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朱律师到林志勇家,被恶人绑架。三月二日,被非法搜家,从朱律师本人到他的家里,都没有任何“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所希望的“疑点”,但却无辜非法羁押朱律师已达四个多月,至今也不通知家属。

经多方查询,得知朱律师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广州花都第三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2/156754.html

2007-02-15: 广州大法弟子梁文坚夫妇等人被非法抓捕的更多情况
继2007年2月12日报导的关于广州大法弟子梁文坚夫妇被抓捕的情况,现進一步了解到其中有学员朱宇飙、吴江燕等学员一起被非法抓捕,但还有其他一同被抓的学员名字不知道,请知道详情的学员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101.html

广州 海珠区(昔称河南区)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9-09-15:
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分局新港派出所: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42号5幢
电话:020-84199876、020-84462782
传真020-84198606

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南洲路655号
电话:020-84175647、020-84175682
2019-09-04: 广州市司法局
原局长卢铁峰(已于2016年2月26日遭恶报身亡)
原局长吴善积(2018年4月被严重警告处分)
原副局长王文生(2018年9月因涉嫌严重违法而落马)
廖荣辉,书记、局长 020-83100001、13825006666
何世光,纪检监察组长 020-83100002、13178821900
袁英宽,副局长 020-83100005、13922702236
谭祥平,副局长 020-83100013、13902258351
何友汉,副局长 020-83100011、13380038016
刘庆国,副局长 020-83100010、13609728000
张建山,副局长 020-83100008、13378464986
鲁义华,副巡视员020-83100009、13500005196
沈佳良,副巡视员020-83100016、18529119963
谢洁,副巡视员020-83100018、13925126088
李毅,副巡视员020-83100017、13922466089
张应林,副巡视员020-83100015、13316259868
徐显干, 020-81209362、13802950304
黄怀强,020-81341795、13902200991
越秀区政法委:
610主任卢锦豪13005196466身份证440103197302070011
原610主任郭静之13503025027身份证44010219590810361X

越秀区珠光街道
副主任:刘子丰(负责综治科) 020-8318135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2-11-18:
历年迫害广州朱宇飙的部份相关责任人之四

以下是部分不同时期在职人的信息:

159、广州市国保支队一大队大队长:

李德超,1975年四月22日生,茂名化州人。
手机:13925110707


160、广州市国保支队二大队大队长:

廖章平,1968年八月21日生,梅州市梅县人。
手机:13922233252

161、广州市国保支队恶警:

李勤郎,1979年九月3日生。
手机:13922233707、13802500609

162、广州市国保支队一大队主任科员:
陈卫忠

163、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方兴锋,1980年十一月16日生,湖北襄樊枣阳人。
手机:13925171279

164、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卢文玫,1979年九月21日生,汕头市澄海区人。
手机:13924119952
地址:广州市越秀北路234号后座之三306房

165、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陈凯荣

166、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张家灿

167、广州市国保支队六大队副大队:
张莉,1956年四月4日生,黑龙江省哈尔滨人。
手机:13076819126、13076819124、13076819128、13602790882、13076819127

168、原广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工办主任:
刘永军,1970年八月19日生,北京市人。
手机:13925088787

169、广州市国保支队副调研员:
刘莉

170、广州市国保支队反恐三大队警员:
殷秀梅,1981年五月30日生,新疆伊犁伊宁人。
手机:13802929337

171、广州市国保支队七大队副大队长:
宫朋,1979年一月19日生,陕西咸阳渭城人。
手机:13925088810

172、原广州市国保支队五大队副大队长:
廖志颖,女,1974年四月3日生。
手机:13829749781
地址:广州市庙前直街12号602房

173、广州市国保支队二大队副主任科员:
陈宁,1971年八月6日生,湛江遂溪人。
手机:13076797985、13924006400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景泰街大金钟路92号102房

174、广州市国保支队科员:
王涛,1979年五月27日生,陕西榆林绥德县人。
手机:13924006766

175、广州市国保支队:
张镇平,1968年八月21日生。
手机:13924126300

176、原广州市国保支队政工办警员:
杨宇,1980年四月19日生,辽宁葫芦岛建昌县人。
手机:13825182828

177、广州市国保支队三大队警员:
夏源兴,1977年四月2日生。
手机:13922499229、13925033629

178、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贾怀昌,1970年九月12日生。
手机:13076797974、13609029819、13076797969

179、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陈国安,1950年二月8日生。
手机:13076797975

180、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刘健英,1955年八月1日生。
手机:13076797757

181、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赵祎琼,1981年四月6日生。
手机:13922340065

182、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宋良根,1966年五月5日生。
手机:13808889775、13076797980
地址:广州市白云路筑溪西街18号501

183、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林晓芬,1964年十二月5日生。
手机:13076797764、13922108123

184、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王森,1978年十一月3日生。
手机:13926117892

185、广州市国保支队警员:
鄂姝,1980年八月25日生。
手机:13924062452

186、广州市国保支队610办警员:
古君华,1971年十月20日生。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9-03: 广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仓边路28号
电话:(020)83210000
审判长:丁阳开
审判员:唐晓辉
代理审判员:周晶
书记员:廖燕洁

韶关北江监狱
地址:广东省韶关市北郊黄岗
邮政编码:512032
联系电话:0751-8836114
传真号码:0751-8836481
监督电话:0751-8836040
电子邮箱:jyj_bjjy@gd.gov.cn 或gdsbjjy@56.com
监狱长王南华、副监狱长唐爱民

2011-05-31: 法院为何不让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1/法院为何不让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出庭--24172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