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市 >> 姜湃(姜派,江派), 女, 34

姜湃(姜派,江派)
年仅三十岁的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法轮功学员姜湃被骗捕后在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
个人情况: 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大庆市龙凤区厂西
个人近况: 2007年6月28日 迫害致死 (2007-07-0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2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6-13:14年大庆两千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3/14年大庆两千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3)-275034.html

2012-08-25: 大庆市国保支队冯海波仍在犯罪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大庆市乘风庄法轮功学员金庙庆、姜德荣、张增海在给张增海儿子家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时,被大庆国保支队冯海波和东湖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警察非法抢走张增海的家门钥匙,到张增海家非法抢劫。抢走现金六万多元(警察说的),存折两个,银联卡、银行卡多个,电脑主机、大法书、眼镜盒(里边装着手机)诸多物品。又把张增海妻子和到他家来串门的同修祖晶华绑架。
在此之前,另有四个警察到金庙庆家入室抢劫,抢走大法经书和手提电脑。之后金庙庆妻子宋丽想到金庙庆的朋友张增海家诉说自己家刚才的遭遇,正赶上恶警在张增海家抢劫,结果也一并被绑架。

当天晚上张增海妻子和祖晶华被放回,金庙庆、张增海、姜德荣、宋丽被带到龙南医院检查身体,张增海出现心脏病症状被放回,由于宋丽被看守所检查出血压高,拒收,警察勒索宋丽一万元钱办所谓的取保候审,第二天上午被放回。三天后(八月十日),警察勒索姜德荣老母亲一万元后,将姜德荣放回(姜德荣绝食四天)。目前金庙庆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让胡路区看守所。

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在国保支队主要成员钟鸣、冯海波等人的直接指挥、参与下,遭绑架、酷刑折磨与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据不完全统计,自二零零六年初以来冯海波指挥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共五十起左右,仅二零零七年~二零零八年明慧网披露的被绑架人数就将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姜湃就是被国保支队迫害致死的。几年来,国保支队的魔爪伸向哪个家庭,哪个家庭就面临人财两空,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国保警察走到哪里,就会给哪里带来不幸与灾难。

明慧网上有篇报道中描述:“我被强行带到车上押往大庆公安局,一路上国保支队工作人员冯海波等人威胁、恐吓、暴力谩骂例如:今天就扒你的皮、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心脏脱落、不转化就火化等恶毒的语言,当时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到大庆公安局晚上被他们铐在铁椅子上,双手反扣背后,指着铁椅子说一会儿就给你通电,知道“姜湃”都死了吗?(注:姜湃,法轮功学员,女,三十四岁。大学文化,未婚,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在短短的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时间就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迫害致死。)然后往桌子上摆一堆矿泉水,几瓶芥末油,三个人把我围住,冯海波抓住我的头发往上揪,另外两个人用口罩洒上芥末油捂住我的鼻子、嘴,反复两次憋得我心脑昏胀剧痛,浑身哆嗦神智不清……”

冯海波他们每绑架一位法轮功学员时都讲:“你们知道姜湃怎么死的吗?给姜湃坐了三天铁椅子,姜湃直跳霹雳舞(指坐在铁椅子内电刑)。”冯海波等给姜湃戴上手铐、脚链,几十斤重,铁椅子的臀部还有一个洞。冯海波等将姜湃迫害的身体虚弱后强行将其关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然后又绞尽脑汁给姜湃编造几十页纸的谎言逼迫姜湃父亲签字。

姜湃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两度被送到大庆油田总医院,但他们仍不放人。姜湃临终前母亲看到不省人事的女儿,就讲女儿没被绑架迫害以前是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现在看到女儿被迫害的如此惨景,失声痛哭、诉说,医生都看不下去。冯海波等不叫姜湃父母哭,还威胁姜湃父母不准申诉,不准讲,不准告。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下午,大庆市国保支队冯海波、孙洪亮等四名恶警以有人举报为借口,绑架了让胡路区青年出租车司机包相金,扣押了他的出租车,将包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计算机主机、接收电视的“大锅”、MP3、人民币数百元与大法书籍、数据等私人财物,并将包相金非法关押进大庆市看守所,家人到公安局不断找冯海波要求释放亲人。冯海波蛮横地说:“人是我抓的,就判你了,就不放你,你能咋的?”还满不在乎地说:“你们可以请律师!”又说:“大庆的律师没有敢接法轮功案子的!”有一次,包相金的老父亲单独一人去国保要人,冯海波竟然指使手下把老人反扭胳膊推出门外。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正月十三)下午三时左右,大庆公安分局东安分局社区五队片警丁彩凤冒充物业人员敲门,谎称楼下漏水,欺骗迟贤道打开家门。丁彩凤进门后,国保支队大队长冯海波与东安分局副局长孙万库带十多名警察相继入室,强行绑架、非法搜查。

恰巧法轮功学员唐增叶(女,四十岁左右)前来探望迟的父母,警察非法搜查她的提包,发现了她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个笔记本电脑与两万现金(部份钱币印有法轮功真相词语),就将她拖上警车。因撕毁自己的电话号码本,唐增叶遭警察暴力殴打。

迟贤道的父母都已七、八十岁,身患重病。母亲因腿骨骨折拄双拐才能行走,父亲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她为尽儿女孝道,二零一零年新年期间,将二老从山东老家接到身边亲自照顾。刚接来,老父病重住院。此时,正是老人刚出院的第二天。

两名女警把迟贤道与其老父母控制在沙发上不准走动,其他男警在冯海波与孙万库的指挥下,对各个房间实施了长达四小时的非法搜查,搜出了一些法轮功书籍、资料与少量的真相光盘、真相钱币等物品及卧室内的台式电脑和一部笔记本电脑、三台家用打印机、二个U盘、四个读卡器和mp3等物品。冯海波等把这些物品当作犯罪“证据”大肆拍照。他们把卧室说成是“作案现场”。

警察要带迟走,迟说:“我不能跟你们去,我妈明天要做手术、我爸不能自理,孩子上学。你们能给孩子做饭吗?我爸妈谁照顾?”

可怜的老母亲抱着女儿哭着不放手,祖孙三人流着眼泪恳求警察不要带走迟贤道。

一个善良的警察忍不住说:“就这样的还抓她干啥?”

副局长孙万库对迟说:“我们带你回去问话,三个小时就送你回来。……我们是人性化执法。”并再三郑重向老人、孩子承诺:“我保证,三个小时就把人放回来。”

迟不相信,坚持不去。纠缠了很长时间后,孙万库失去了耐心,冲迟贤道大喊大叫:“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抬也得把你抬走!”又叫来两个警察连扯带拽地架走迟贤道。老母亲拽着女儿不放手,被拽倒在地,因为腿不好使站起来又倒了。光着袜底、未穿外衣的迟被拖到楼下,抬上警车。

二位老人从地上爬到门口,老母亲没办法追上女儿,躺在门外冰凉的水泥地上,绝望地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发出阵阵干呕。

好心的邻居来搀扶老人回屋,指责孙万库说:“你们这要是弄出人命来怎么办?”孙万库很不高兴地说:“那是他自己想死,也不关我什么事!”一步从躺在门口的老母亲身上跨过去,扬长而去。

十多个警察押着弱女子满载而归。身后迟贤道的家中,白色木质地板上布满杂乱的鞋印和一个个烟头;被子翻了一床,箱柜全打开、翻得乱七八糟,房间内一片狼藉……祖孙三人面对一派劫后惨象大放悲声。

沉重的打击之下,二老病情加重。迟面临中考的儿子忧心忡忡无法专心复习功课。祖孙三人失去依靠,日日以泪洗面,盼孙万库兑现承诺,放亲人回家。迟贤道一直没有回来,远在山东工作的丈夫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工作,请假回家照顾儿子与病中二老。

事情发生不久,明慧网曝光了唐增叶与迟贤道被绑架的消息。由于迟的儿子为维护妈妈出言冲撞过警察,冯海波及手下怀疑是迟的儿子泄露了消息,就向610谎报迟的儿子在网上散布流言,给这个未成年的初三学生上了黑名单。还扬言说,看他未成年,否则把他也抓起来了。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中午,大庆市让胡路区东湖八区法轮功学员张立新出去办事回家的路上,被大庆国保支队冯海波带人伙同东湖分局警察绑架。

冯海波当即抢走张立新随身带的家门钥匙。警察象土匪一样,进门就开始到处乱翻,每一个墙角、床底、柜顶都不放过。灯罩被打翻掉到地上,摔的满地玻璃碴子他们也不管。抢走张立新的私人电脑台式、笔记本各一台、激光和彩喷打印机、手机两部、大硬盘三个、MP3五个、优盘五个、大法经书两套等私人物品。甚至连墙上的所有大小福字,大法师父的大小法像、法轮图全都摘走,这些警察连小电子钟里两节电池都得抠走,小灵通充电器及所有手机、mp3充电器都偷走了,钱包里几十元钱也揣到他们的兜里。警察打着执法为民的旗号,干的却是执法犯法的坏事!

更过份的是,冯海波等人连一个八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神志不清醒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指使手下强行把老太太弄到卧室让她躺着,老太太一再说不躺着,警察还要强制她躺下,张立新立即制止恶警的非法行为:不许强制老太太!这样他们才让老人坐起来。过后警察把这个老人交给两个不认识的人看管(张立新的丈夫和两个女儿都不在家),强行把张立新带走。直到晚上七点多,老太太把大便便到裤子里,弄得到处都是,恶警才不得不将张立新放回家。

冯海波甘愿充当邪党打手,至今仍然继续不断的绑架和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持续的给他讲真相,给他写劝善信挽救他,一次次苦口婆心向他劝善,他却一次次的继续做着坏事。

在此再一次正告冯海波:再不醒悟,等待你的只有天理的惩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5/大庆市国保支队冯海波仍在犯罪-261968.html

2008-10-01: 冯海波是大庆市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
冯海波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是迫害、指挥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部门,冯海波是迫害大庆市各区县大法弟子及家人的主要凶手。

大庆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机构有: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各公安分局、各级610、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劳教审批委员会、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社区居民委、街道办、物业保安队、大法弟子的工作单位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有警察、社区片警、社区清洁工、社区门卫、物业保安人员、居民区楼长、下岗人员、大法弟子的单位领导等。

冯海波与上述机构及人员相互勾结,进行长期监听大法弟子的电话,监视大法弟子的行踪,监控大法弟子的行为,以达到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更可恶的是要挟大法弟子不修炼的家人告密大法弟子,不告密就拿工作、工资、奖金来要挟。近两年大庆市迫害大法弟子尤其严重,近期已有多名大法弟子因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被判刑、劳教,都是冯海波直接参与迫害造成的。

冯海波经常带领一些警察绑架大法弟子,并抢劫大法弟子家的财、物。杨继军、王安民、尹彦虎、赵姓女警(恶警抢劫大法弟子家时她识别哪些文字资料与大法有关)等,都是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它们将大法弟子绑架后带到大庆公安局国保支队进行刑讯、迫害。

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迫害大法弟子的刑讯黑窝有几处,在大庆公安局某楼的一楼有一个,在某楼的508室(5楼)有一个,他们内部把在这屋里刑讯逼供叫“住宾馆”,里面有各种刑具。坐铁椅子、抹芥末油是他们惯用的手段,明慧网上有篇报道中描述:“我被强行带到车上押往大庆公安局,一路上国保支队工作人员冯海波等人威胁、恐吓、暴力谩骂例如:今天就扒你的皮、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心脏脱落、不转化就火化等恶毒的语言,当时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到大庆公安局晚上被他们铐在铁椅子上,双手反扣背后,指着铁椅子说一会儿就给你通电,知道姜湃都死了吗?然后往桌子上摆一堆矿泉水,几瓶芥末油,三个人把我围住,冯海波抓住我的头发往上揪,另外两个人用口罩洒上芥末油捂住我的鼻子、嘴,反复两次憋得我心脑昏胀剧痛,浑身哆嗦神智不清”。

冯海波讲:“你们网上说的都是真的(指刑具、迫害下流手段)。”大庆大法弟子张忠、姜湃就是冯海波等警察迫害致死的。冯海波他们每绑架一位大法弟子时都讲:“你们知道姜湃怎么死的吗?给姜湃坐了三天铁椅子,姜湃直跳霹雳舞(指坐在铁椅子内电刑)。”冯海波等给姜湃戴上手铐、脚链,几十斤重,铁椅子的臀部还有一个洞。冯海波等将姜湃迫害的身体虚弱后强行将其关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然后又绞尽脑汁给姜湃编造几十页纸的谎言逼迫姜湃父亲签字。

姜湃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两度被送到大庆油田总医院,但他们仍不放人。姜湃临终前母亲看到不省人事的女儿,就讲女儿没被绑架迫害以前是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现在看到女儿被迫害的如此惨景,失声痛哭、诉说,医生都看不下去。冯海波等不叫姜湃父母哭,还威胁姜湃父母不准申诉,不准讲,不准告。

冯海波等警察,你们也是为人父母、儿女的,当你们的儿女或父母因做好人、救人等善行而被用各种酷刑、各种下流手段迫害死,你们是什么心情?你们扪心自问,你们的良心何在?你们敢对自己的儿女、妻子、父母等家人讲你们在迫害一群世界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吗?你们用各种酷刑折磨致死大法弟子,你们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你们怎么偿还?你敢对你们的亲人讲,你是一个对的起天地良心的人吗?

今年九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不希望发生的事再次发生,大庆市八百垧公安分局局长李大明出车祸死亡,就在他死亡的前几天,他还在不遗余力的绑架迫害大法弟子,明慧网对他的恶行给予曝光,可他还不能及时醒悟。

在此正告冯海波等大庆少部份警察:你们最清楚公安内部近年因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报的事,你们不要不信,给自己的生命多留些空间和时间。你们经常看明慧网,其实你们是最了解大法弟子的人,你们经常到处查找谁能上明慧网,谁能做真相资料,从而破坏大法弟子用于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资料点和迫害上网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判重刑。在这些行为中,你们仔细想过吗?你们能得到什么?你们能得到身体的健康还是家庭的幸福?你们在抓捕杀人犯,各种打砸抢偷也这么卖力吗?你们无非觉得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欺侮,而且大法弟子的家人大多也非常善良,不愿让被你们迫害的大法弟子遭更多的罪而向你们送些人情费,你们觉得这些钱好花吗?天灭中共邪党是必然,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别再为中共邪党做替罪羊了,受损失和伤害最大的只能是你们自己。我不想多说什么了,道理你们自己能衡量开,希望你们从此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释放你们抓捕的大法弟子,别再拿大法弟子慈悲的劝告不当回事,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为自己的家人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186953.html

2008-08-20: 大庆国保、看守所是害死姜湃的元凶
黑龙江省大庆市年仅三十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姜湃被迫害致死一年多了,对于她的死,国保大队和市看守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国保大队一位警官讲:“姜湃被抓到国保大队,经过三次“冲锋”(就是灌芥末油)使她喘不过气,鼻涕一把泪一把,让她说什么她就得说什么!”

灌芥末油,对身体伤害极大。受过此刑迫害的人,身体表面没有任何外伤,看不出一点受刑的痕迹,可是内伤极其严重,一般人难以承受。被害人一般表现为:呼吸困难、窒息、胸痛、胸闷、咳嗽,吃不进东西。一位一同被抓的大法弟子说:“被灌芥末油后,食道象被开水烫过一样,一个劲吐沫,吃东西困难,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上这种酷刑,邪党恶警一般选在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先是把大法学员抓来后,锁进特制的铁椅子内,手反铐在背后,脚分别扣在两个半环扣在一起的圈里,双脚固定在一个位置不能动,在特制的地环内,全身动弹不得。恶警一般白天审讯的时候,威胁、恐吓、诱供,看问不出结果,就开始谩骂,一边谩骂一边说:“看我怎么收拾你”。然后派一个人或两个人专门看管大法学员,不让睡觉,不让闭眼。恶警们一般前半夜睡觉,半夜睡醒后,恶警们象地狱中的魔鬼一样,突然闯进来,然后不由分说揪住大法学员的头发后拽,他们一般三到四个人配合,先是迅速强行戴上浸满非常呛人、辛辣气味的芥末油口罩,令人胸闷异常,感觉要窒息一样,喘不上气来,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淌,然后捂住;或头上罩上抹了芥末油的塑料袋,封口直到窒息,不断重复;或往眼睛和鼻子的周围涂抹芥末油;或戴上口罩往里面倒辣椒油、芥末油。

姜湃被骗说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到单位去上班,家人信以为真,也很高兴,她已被迫失业七年了;可姜湃上午九点钟左右刚到单位门口,就被等在那里的卧里屯分局的恶警绑架走了,三十日被关进市看守所。期间被公安逼供迫害得咳血,伴有昏迷。六月二十六日,姜湃身体极度虚弱,昏迷不醒,被送入大庆油田总医院二部十六病区抢救,在核磁共振检查时,中共警察还动手打她,拽她的头发。六月二十七日,在姜湃完全昏迷不醒48小时抢救无效的情况下,一家人心急如焚,含着泪去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市人民检察院、龙凤区人民检察院要求放人,还是不放,说“要走法律程序”。 这天深夜1时左右,一个年轻、纯真的女孩子,就这样被恶党及其恶徒夺去了生命。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根据目击者说:姜湃离世前两周,被两名犯人架着去提审,同监室的人讲:姜湃是在星期六早上就不行了,因为市看守所星期六和星期日没有医生,如当天有医生能抢救过来,后来同屋的犯人用自己的办法折腾两个多小时,而在这个过程中,市看守所不及时向上汇报或及时送医院抢救。

国保大队李育林声称姜湃死于“脑膜炎”,而市看守所一姓张的领导声称姜湃死于“心脏病”,说她经常吃素,营养不良导致心脏病复发,这完全是中共官员们一贯的信口雌黄。大庆市看守所现在仍然用极为野蛮的方法对大法弟子进行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0/184414.html

2008-06-11: 黑龙江省肇源县刘艳霞的上诉状
上诉人:刘艳霞、女、汉族,小学文化,1962年6月25日生于黑龙江省肇源县。

职业:肇源县粮食经销公司买断职工。

住址:肇源县东方红街5委23组12号。

肇源县人民法院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我三年零六个月。本人对以上判决不服,理由如下:

一、 2007年10月9日,国保支队工作人员派人到我家,告诉我不许进京上访,我回答没有这个想法,在家整理秋菜,准备腌白菜。约半小时左右又来四、五个人,全是便衣,进屋不由分说就翻东西,我要求通知我的家人,他们说不行,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大庆的公安,用手铐把我双手铐上,让两个人看着,(我家上下楼)他们不让我上楼,他们在楼上自行抄拿私人物品。一个多小时后下楼他们草草写了一个单子,让没有参加抄拿物品在场的公安王晓东签字,他连看都没看就签字,但我不知他签的是什么,当时没有说是扣押清单。现在从清单上显示,家中当时存放现金一万三千多元人民币(因已谈好第二天交饰品柜台租金),手机三部等其他私人物品至今没有退还,也没有写在清单上。这种非法行为、违法程序所证实的一切在法律上是不生效应的。

二、我被强行带到车上押往大庆公安局,一路上国保支队工作人员冯海波等人威胁、恐吓、暴力谩骂例如:今天就扒你的皮、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心脏脱落、不转化就火化等恶毒的语言,当时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到大庆公安局晚上被他们铐在铁椅子上,双手反扣背后,指着铁椅子说一会儿就给你通电,知道“姜湃”都死了吗?(注:姜湃,法轮功学员,女,三十四岁。大学文化,未婚,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在短短的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时间就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迫害致死。)然后往桌子上摆一堆矿泉水,几瓶芥末油,三个人把我围住,冯海波抓住我的头发往上揪,另外两个人用口罩洒上芥末油捂住我的鼻子、嘴,反复两次憋得我心脑昏胀剧痛,浑身哆嗦神智不清,在这样状态下思维紧张、混乱、麻木、记忆不清的特殊环境下所说、所写不能作为法律依据,与事实真相有很大差异,在强制、酷刑威逼、诱骗下(和我说买商品不算什么事,准备放我们回家,车就在门外等着呢)。误导思维,理智不清时形成的文字材料是违法犯罪,严重侵犯人权。不按他们的要求回答问题就威胁我用酷刑,提回公安局给我上刑。

自从2007年10月9日晚用酷刑至今,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有时心悸、头疼、头麻木、有很多事记忆不清,记忆力减退。

三、(1)我是中国的合法公民,享有宪法保护权,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同时享有国际法公约的相关法律保护权。

自 99年7月20日以后,政府对法轮功不公正的处理意见,本人抱着对政府的极大信赖和希望,依法上访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希望政府对法轮功修炼者予以了解。上访途中被接回本地,扣押三千元人民币,抵押三个月退还,至今未还,还被强制性劳动教养。本人认为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和责任。对国家、对民族的负责,这也是做一个好人的最基本道德。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华的优良传统文化造就了文明古国风采,缔造了历朝历代的风流人物。

(2)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准则,在最低层次上,祛病健身有奇效,讲与人为善,真诚善良,忍让,处处为别人着想,以致更高境界的好人。乔石委员长当年在社会上搞过社会调查,证实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是×教的说法是江泽民面对法国记者的采访,不负责任的说法轮功是 ×教,然后由人民日报社论《法轮功是×教》的报导而来,这是言论误导。强权、任何个人的意见都不等于法律,江泽民与人民日报犯有诽谤罪。法轮功不是迷信,中国的老人讲:积德、损德的因果。也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社会上的人都讲真、善、忍,社会的风气会怎样呢?人人都从内心想做好人,改正一切不良的嗜好和不文明的言行,自束其心,天下必定太平昌盛。而且炼功的人来去自由,没有固定的组织和庙宇,大家都是自愿义务为大家服务,没有人强加谁做什么,所以不是宗教,没有宗教的形式,更谈不上邪教。

在近九年的不公正对待下,在电视、广播不实言论的误导下,许许多多的善良、可贵的同胞,卷入这场本不该发生的浩劫之中,使中华文明古国蒙羞。公然践踏法律,草菅人命,执法犯法,在中华大地重演历次政治运动的悲剧。使人在不理智、不明真相的时候被利用,当替罪羊。峰回路转时,会有很多无辜的人遭到被清算的罪名,可悲的下场。历史的教训太多了,就拿文化大革命来说,当年参与造反的人,二十年后有多少人被追究法律责任的。这透过现象看本质,窥一斑可知全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也是本着极大的善心、耐力,不希望在强权、谎言蒙蔽下的世人被利用,走上一条不归的可怜之路。我们没有政治诉求,默默的付出,坚忍着一个又一个不公正的对待。

历史如转轮,自有承平日。历史走过这一页时,如梦方醒就晚了。以史为镜可知兴衰,古往今来,天灾人祸降临之时,特别是特大灾难降临之时,都是人类道德处于低下的乱世,善恶有报是天理。从这一角度上讲:法轮功学员在世上是在行大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别人好,是道德高尚的人,是真正的爱国、维护法律、宪法尊严的人。

综上所述,我要求无罪释放,回去调养身心,并且赔偿全部损失。包括经济损失、身心名誉损失,及造成的相关家庭子女损失,退还一切私人物品。

上诉人:刘艳霞

2008年6月1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1/180077.html

2008-02-02: 大庆大法弟子控诉中共邪党二零零七年恶行

申诉状

申诉人:大庆全体大法弟子

事由:对大庆地区有关公、检、法人员在二零零七年非法抄家、绑架、拘留、逮捕、酷刑折磨等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件提出申诉。

要求事项:

一、依法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李卉、刘志高、刘艳霞、黎炳英、陈凤珍、王桂华、周文彦、尹桂荣、杨金凤、李云彪、彦秀丽、韩德发、崔洪艳、于春艳、隋玉敏、瞿艳艳、崔玉梅、董文武、周文艳、施宝生、李春英、张亚琴夫妇等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依法追究大庆市公安局林国利;国保大队钟明(音)、李玉春、刘保峰、张宁宁;卧里屯公安分局张义清;红岗分局孙化呈、林水、李金瑞、魏涛;八百垧公安分局于长军、王欣鹏、黄明海;萨区分局梁胜利、李安波、王松、钟玉珍、赵景洲、何凌志、刘建华;铁人分局孙秀范、范春明、王涛;喇嘛甸公安分局王秉胜等有关人员;萨区、红岗、新村、大同、龙凤、让湖路检察院对应的法院等有关人的法律责任。

三、依法赔偿由此给被害人和家人造成的一切损失,退还强抢的一切财物。

四、公开恢复被害人的名誉。

事实与理由:

姜湃,女,三十岁,未婚,大学文化,原黑龙江省大庆市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迫害致死,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姜湃被骗到单位去上班,走到单位门口时被等在那里的大庆市公安局、卧里屯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被有关恶徒酷刑折磨三天后才送到市看守所,目击者说她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体十分虚弱,躺在看守所的板铺上起不来,时而咳血,食水难咽。两个月后六月二十六日家人亲眼见她在油田总医院监护室内,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昏迷不醒,身上有青紫处、浮肿、打着氧气,身上还有溃烂的地方。原本一米七零的个头、健康的她已奄奄一息,妈妈扑过来拉住她的手哭着呼唤她的名字,这时从她的眼角溢出了泪珠,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睁不开眼睛。害她的直接凶手卧里屯公安分局副局长张义清扬言“不死不放人”。另一直接凶手大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支队长钟明(音),在姜湃被迫害致死的当天,家人哀求放人,他说:“死不了,死了我负责。”姜湃就在当天六月二十八日深夜被迫害死,后逼家人匆匆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171569.html

2008-01-04: 大庆市恶警把迫害法轮功敲诈钱财当作升官发财之道
......
龙凤厂西法轮功学员姜湃被绑架后,为了在她身上出点“成绩”,卧里屯分局政委张义清伙同大庆国保支队的队长钟明等恶警,对她施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导致原本健康的她吐血、昏迷,两度送进医院抢救。被绑架仅两个月就被凌虐致死,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4/169580.html

2007-12-31: 大庆地区2007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统计
根据明慧网报导统计,大庆地区二零零七年从年初至年末,遭绑架、关押与骚扰的法轮功学员约为70人以上,其中遭非法判刑者约为9人(崔洪艳、于春艳、隋玉敏、瞿艳艳、彦秀丽、韩德发、刘志高、杨金凤、尹桂荣);遭非法开庭审判但详情未知的3人(周文彦、施宝生、李春英);被非法劳教的约5人(铁志杰、崔玉梅、李云彪、董文武、柴树湖)。另有被迫害致死者共有7人(张洪权、马冰、张宝英、周述海、姜湃、刘生、倪文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169363.html

2007-10-08: 零七年九月,十六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十二人被迫害致死在零七年一至九月期间,其中七人被迫害致死在刚刚过去的零七年九月。据明慧网资料初步统计,至少有八十七位大陆法轮功学员在零七年一至九月期间被迫害致死。自中共九九年“七•二零”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来,三千零九十八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已被证实。

零七年九月的十六个死亡案例分别发生在以下各个省、市、自治区。其中黑龙江省、山东省、四川省各三例;湖南省二例;内蒙古、河北省、广东省、陕西省、和北京市各一例。女性法轮功学员有十二位,占75%;除有三人年龄有待进一步核实外,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十位,占62.5%;年纪最轻的是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杨宇新,男,年仅三十一岁,于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的记录显示,自零七年三月中共公安部长周永康向全国下达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的命令以来,大陆连续发生疯狂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他们有的被非法关押或非法判刑,有的失踪,有的已被迫害致死;大量被非法关押在中共劳教所、监狱等迫害场所的法轮功学员也因新一轮严厉打压命令,受到加剧迫害,迫害致死、致残案不断发生。据外电披露,早在二零零五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就受命在北京奥运开幕前消灭法轮功,并向全国公安部门下达迫害指令。

近日,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致信欧洲议会议长汉斯•格特珀特林,信中提到:“九月二十三日,我会见了联合国酷刑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先生,他撰写的有关中国酷刑的报告得出结论:被拘押者当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高智晟律师也曾见过诺瓦克先生,他认为大约有二十五万法轮功学员目前仍被关押。”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不仅没有实现其申办奥运时改善人权的承诺,而且随着零八年北京奥运倒计时加剧倒行逆施,正在以象征世界爱好和平,尊重人权的奥运会名义,变本加厉的实施其灭绝性迫害。

河北李志勤被绑架 三小时不到就被迫害致死

李志勤,男,五十一岁,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小枣村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份,李志勤曾因讲大法真相,被当地恶人举报,遭到宁晋县公安局“六一零”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到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打工糊口,一家人在赵县租房居住。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十一点左右,宁晋县“六一零”伙同赵县“六一零”非法闯入李志勤租住房中,非法抄家、绑架。李志勤被强行押回宁晋县,不到三小时就被迫害致死,遗体被宁晋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送往邢台市火葬厂火化。据悉,李志勤家人遭到宁晋县“六一零”的威胁,草草赔偿了一点点钱了事。

宁晋县“六一零”头目申建中是迫害宁晋县大法弟子的主犯,也是杀害李志勤的主要凶手。

内蒙古三十一岁杨宇新被毁尸灭迹 妻子被绑架

杨宇新,男,三十一岁,内蒙古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杨宇新与新婚一个月的妻子甄海燕被当地“六一零”及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三个月不到,八月二十七日杨宇新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一岁。尸骨未寒,他的妻子甄海燕于九月十日再次被绑架。绑架过程中,恶警说:“你不是上告吗?告就抓你。”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左右,内蒙古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所长德能山带领莫力达瓦旗“六一零”主任张世斌,和刘福清,敖力强,王宝娟等人,非法抓捕杨宇新、甄海燕夫妇。当时“六一零”主任张世斌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其余四、五个人将他抬上警车,送到大杨树镇西派出所。随后他们进行非法抄家,将杨宇新,甄海燕关押在莫力达瓦旗看守所。

九天后,他们将杨宇新带到洗脑班强行洗脑转化。杨宇新不配合,张世斌气急败坏的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杨宇新说:“不转化,我让你火化。”随即将杨宇新送回看守所关押。杨宇新坚持要求无罪释放,恶警指使号里的犯人毒打他,杨宇新开始绝食抗议。

期间,杨宇新的亲人两次去看守所看望均不让见,直到杨宇新被迫害致死后,家属才接到电话。杨宇新的遗体颈下显乌黑状,张着嘴,双手抱在胸前。

杨宇新尸骨未寒,九月十日下午三点左右,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所长德能山,带领莫力达瓦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闯入大杨树镇新华村甄海燕母亲家中,再次绑架甄海燕,由五、六名警察将她强行抬入车中,绑架过程中,恶警说:“你不是上告吗?告就抓你。”

甄海燕再次被绑架后,在没有通知家属、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内蒙古莫旗警察将杨宇新遗体匆匆火化,毁尸灭迹,销毁罪证。

内蒙古大杨树镇恶党党委书记闫立华积极追随江氏邪恶集团,直接策划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闫立华授权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良,政委姜恩武(现任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对全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导致大杨树地区大法弟子于秀兰、李海燕、刘岩等至少三人死亡,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等。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与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有李久成,刘桂祥,李福荣,王显成。

大庆刘生被摧残的骨瘦如柴 含冤离世

刘生,女,五十三岁,大庆采油五厂管理局供水公司退休职工。她一直坚持法轮大法信仰,遭邪党恶警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并被强行拆散家庭。

二零零六年六月,刘生在开荒户屯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恶警李文忠等人绑架,当时刘生正念走脱。一个月后红岗分局恶警董某等七、八个人,破窗闯入刘生住宅,又一次将其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仅一个月,刘生就被折磨致吐血,不能进食,一个月后正念闯出,从此流离失所。

但警察仍然毫无人性的经常骚扰刘生家人,不让家人上班,给家人造成巨大压力,刘丈夫承受不住,被逼无奈和她离婚。一个原本和谐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刘生去一法轮功学员家,被蹲坑的恶警绑架,恶警抢走打印机、纸张、mp3、电子书等私人物品及现金五百多元。在红岗区杏南警务室,刘生被恶警林水、李金瑞、魏涛等人拳打脚踢,打致吐血,当场休克。刘生醒来后,失去人性的恶警又继续殴打她,打的她全身青肿。家属当晚去看人,恶警怕其罪恶行为被曝光,不让见。

第二天,恶警将刘生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途中,刘生本着修炼人的慈悲给警察讲真相,竟被恶警李金瑞打的左耳失聪。

在劳教所,恶警魏涛不允许刘生上厕所,导致刘生留下了腹部剧烈疼痛症。直到刘生被摧残的不成样子时,恶警才通知家属接人,并向家人勒索两万元钱,家人拿不出钱,恶警才不得不放人。此时的刘生已被迫害的骨瘦如柴,面目皆非,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一十多斤降至六十斤左右。

由于刘生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回家后一直不能进食,不停的呕吐,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时多含冤离世。这是继黑龙江省大庆市女大法弟子姜湃于二零零七年七月被迫害致死后,又一名大庆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致死。
......

迫害八年多来,中共的一系列邪恶暴行丝毫动摇不了法轮功修炼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只能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真面目,使越来越多的世人唾弃中共。当前由《九评共产党》引发的大陆三退大潮,已使中共邪党走向全面彻底的解体直至灭亡。

中共和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邪恶迫害必将在最可耻中收场,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元凶及其追随者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8/164145.html

2007-08-06: 短短两个月,年仅三十岁的姜湃被迫害致死
姜湃,三十岁,未婚,大学文化,原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在中共大庆公安、国安、检察院等非法关押、残酷折磨中,年仅三十岁的姜湃含冤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姜湃年迈的母亲悲痛欲绝,说:“是他们骗我找回孩子去上班,结果害死了我的孩子,叫我怎么活呀!”

二零零零年十月姜湃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逼迫买断工龄。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就这样失业了。但是中共警察仍不放松对她的迫害,几年来几次绑架、非法拘留她,并多次骚扰她的亲人。

零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被大庆市安全局秘密绑架。安全局企图收买她当特务,利用她的计算机特长,为安全局工作,姜湃严词拒绝,并以绝食抗议绑架,直到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被“保外就医”。

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在自家楼下又被恶警绑架,一星期后智慧闯出。

前不久,姜湃原工作单位欺骗她的家人说,没事了,让她回来上班吧。家人信以为真,也很高兴,因为她已被迫害失业七年了。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姜湃刚到单位门口就被等在那里的卧里屯分局的恶警绑架,后被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期间,姜湃被迫害的呕吐、昏迷,咳嗽、咳血不止,人消瘦得很厉害,无力行走,曾被送进医院抢救十多天。

家人多次去公安局要求放人,大庆市公安局张义清竟扬言“谁办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不仅如此,大庆市公安局还非法对姜湃下逮捕通知书。

六月二十六日,姜湃家人获知姜湃正在大庆油田总医院抢救。晚上,年迈的父母去医院看到姜湃在监护室内,被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有两名警察看守着。姜湃已经昏迷不醒,插着氧气管,双脚青紫、浮肿。

六月二十七日,姜湃已连续昏迷四十八小时且抢救无效,姜湃的家人心急如焚,含泪去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市人民检察院、龙凤区人民检察院要求放人,但他们还是不放,以“要走法律程序”来推脱。

六月二十八日深夜一时左右,年仅三十岁的姜湃,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被中共恶党在大庆的恶徒迫害致死,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姜湃至少是第六十位被迫害致死的大庆市大法弟子。在此之前,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大法弟子周述海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五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6/160253.html

2007-07-30: 曹力伟就任大庆公安局长后一直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四年三月,曹力伟(五十二岁)就任大庆市公安局局长,继续执行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最少有十二名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群众被迫害致死。他们是杨玉华、张洪权、许基善、崔淑萍、王成元、王洪德、郑延生、于庆林、李志、张忠、周述海、姜湃(刚刚被大庆公安虐杀)。曹力伟现任大庆市副市长,并主管迫害法轮功,此人是近三年以来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曹力伟不顾市民及一些领导的反感,与“六一零”邪恶恐怖组织勾结,命令市公安局及各分局包括让胡路公安分局、东湖公安分局、铁人公安分局、龙南公安分局、乘风公安分局、开发区公安分局、新村东安公安分局、龙凤公安分局、八百垧公安分局、会战公安分局、卧里屯公安分局等总人数约二百人警力,几乎在当天的同一时间内(早五时三十分),在全市范围大规模抓捕法轮功修炼群众,二十七名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事件突如其来,令受害人和旁观者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不法人员们绑架、抄家时不出示任何证件、不做任何说明、不留下任何凭证、不表明任何身份,抄家时凡是值点钱的东西诸如电脑、打印机、金银首饰、现金等全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甚至连好看点的拖鞋也被掠走。完全是黑社会式的绑架,强盗式的掠夺,流氓式的嘴脸。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六日,曹力伟指使大庆公安的不法份子,于光天化日之下悍然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修炼群众,并疯狂的抄家掠夺财物,被绑架的有:陈庆利、陆桂兰、燕骄辉(陆桂兰儿子)、刘波、曹风琴(七十岁,退休教师,老伴过世,一人生活)、尹桂容(六十八岁,家里打印机、电脑被抄)、杨金风(五十一岁)、梁亚辉(已释放)、洪兰英(已释放)、胡桂芝(已释放)、何秀英、施宝生、李春英、李桂香、李卉(已正念走脱)、仁秀平、周文彦、陈棋、赵淑坤、尹××、姜湃、刘艳霞等。

当大法弟子被绑架后,一恶警不知羞耻的公然当场对大法弟子说:“给二万元钱,我今晚就放你。要不,给弄台二手车也行。”赤裸裸的利用警察的身份进行敲诈勒索。当群众指责他们行为像流氓时,其中一个警察竟然歪鼻子瞪眼的说:就流氓,咋的?!再多嘴把你也整走!就连大庆市公安局内的一位处级干部自己都说:“大庆那些干警‘警服一穿,无法无天;盒子枪一挎,称王称霸!’”

曹力伟“领导”下的大庆公安队伍已经逐步的走下黑社会化。长期以来,他们和黑社会勾结,贩卖毒品、枪支、弹药、假币,开设妓院,包养娼妓,欺行霸市,无恶不做。他们是大庆社会治安的毒瘤和真正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严重的威胁着市民的日常生活。二零零五年一位十二岁良家幼女被强奸,由于钱权交易、警匪勾结,在曹力伟的唆使下被公安局认定为卖淫,拒绝女孩的投诉报警。女孩的父母告状无门,去了北京还是无人过问,愤怒之下冲击美国大使馆,震动中央高层才给予关注。于志波等人东窗事发,引发大庆市公安局龙南分局长于志波等十九名公、检、法“领导”为犯罪分子当保护伞丢官、落马、被查处。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大庆女司法干部胡女士的孩子被抢劫、伤害,但由于钱权交易,在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龙南分局长于志波的操纵下,案件被定性为治安案件,交二百元治安罚款便放抢劫犯王某等四人回家。胡女士不满意处理结果向有关部门控告投诉。为逃避办错案的法律责任,大庆市公安局和龙南分局集体制造假案,勾结抢劫犯报假案陷害胡女士。“全国优秀公安民警”办案人徐洪福用美国的“关塔那摩监狱”和“日本的宪兵队”对胡进行“帮助、教育、开导”长达十五小时。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凌晨三时,办案民警刑讯逼供后将胡女士推下五点五米高的二楼,重伤二级伤残,这就是在曹力伟一手策划下的震惊国内外的“女司法干部公安局坠楼”案件。

多行不义必自毙!大庆迫害法轮功的头目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曹力伟的前任就是例子:司家祥原是大庆市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2005年7月15日在大庆市红岗区参加“看项目,谋发展”的现场会途中突然车胎自爆,方向跑偏。司家祥不可思议似的从车窗射了出去,在去医院的途中死亡。

孙玉生原是大庆市公安局局长在大庆任局长期间,大庆公安最少虐杀了十二名法轮功修炼群众。因此孙玉生遭恶报不断,二零零四年元旦,孙玉生在办公室突然瘫痪,痛的他生不如死,经查,他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这种病被国际医学界称为是“不死的癌症”。孙玉生常常被病痛折磨的眩晕、虚脱,连睡眠都不能,吃药比饭吃的都多,连他自己都说:遭这罪,真不如死了。

曹力伟同样也逃脱不了恶报的下场。现在曹力伟刚刚做完手术出院,连多说话医生都不允许。这仅仅是恶报的开始,如果曹力伟再继续善恶不分的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众,那更大的恶报就将拉开帷幕,更可怕的是将殃及他的亲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0/159852.html

2007-07-19: 据大庆石油系统内部消息,胡锦涛于今日(17日)已来到大庆,参加中石油系统举办的石油系统干部大会。近几日以来,大庆石油管理局从上到下层层签订“稳定责任状”都在“抓稳定”工作,对各类有上访倾向的买断职工和家属职工進行封堵,不准上访告状,特别从今天开始,管理局各企业稳定工作人员和很多党政干部被安排放下正常的工作业务,回到市区“搞稳定”,对有上访倾向的买断职工家属進行严防死守,不准出现“不稳定”事件。这充份暴露了邪党统治的中国社会下重重矛盾和邪党必将崩溃瓦解的大势。在此之前的“四二五”前后,大庆“610”和公安对大法弟子又進行了一次抓捕和迫害,至今仍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关押迫害,年轻的大法弟子姜湃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9/159166.html

2007-07-19: 大庆市姜湃被迫害死后,家人上告无门被迫同意火化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姜湃被迫害死后,她的父亲在上告无门、有冤无处申的情况下,在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及巨大压力下签字同意火化。7月7日有十几个警察在殡仪馆把守,遗体就这样被匆匆火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9/159085.html

2007-07-04: 姜湃被骗捕后遭迫害致死 老母悲恸(图)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在中共大庆公安、国安、检察院等恶徒两个月的非法关押迫害下,年仅三十岁的女青年、法轮功学员姜湃含冤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姜湃年老的母亲痛悔不已的说:“是他们骗我找回孩子去上班,结果害死了我的孩子,叫我怎么活呀!”

姜湃被迫害死的这个夜晚,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沉闷的巨雷接连在天空炸响,好似落在了屋顶上,闪电挂在了窗前。第二天正午又是滂沱大雨,老天也为之动容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4/158170.html

2007-07-01: 姜湃在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姜湃在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含冤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家人要讨回公道,恶警急于火化。一个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年轻生命,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被共产党在大庆的恶徒迫害死了。

姜湃,女,三十岁左右,大学文化,未婚,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底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迫买断工龄下岗。姜湃一直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由于邪恶的迫害,她多年来经常流离失所,多次被绑架、迫害。

零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被大庆市安全局秘密绑架。安全局企图收买她当特务,利用她的计算机特长,为安全局工作,但遭到姜湃的严词拒绝,并以绝食抗议绑架,被迫害到生命垂危之际,被送到医院抢救,后“保外就医”。但大庆市安全局没有放松对她的迫害,多次打电话对她進行骚扰,并要求她到安全局谈谈,但都被拒绝。

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在自家楼下被恶警绑架,一星期后绝食闯出。

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钟左右,姜湃在单位门口被大庆市公安局卧里屯公安分局绑架,后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姜湃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被强行灌食等迫害,致使其呕吐、昏迷,咳嗽、咳血不止,人消瘦得很厉害,并无力行走。在被非法关押之前,姜湃身体健壮,身高一米六八左右,体重一百四十多斤。

在这期间,姜湃曾被送往医院抢救十多天,并发现她患了胆结石。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副局长张义清和大庆市局的警察不顾姜湃的死活,去医院将姜湃又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张义清还扬言:“谁办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张义清密谋对姜湃進行非法判刑。

六月二十六日,姜湃家人获知姜湃在大庆油田总医院。晚上,年迈的父母去医院看到姜湃在监护室内,被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有两名警察看守。姜湃已经昏迷不醒,脚有青紫处、浮肿,打着氧气管,不能说话。一点点水到嘴里,姜湃就咳嗽不止。据目击者说,姜湃被一男警和一女警送到大庆油田总医院,形象看上去很凄惨。

六月二十七日,家人到各相关单位要人,仍然不放。家人到市公安局找,要求放人,那里的人说:给治,不放人。到卧里屯公安分局找,都互相推脱。

姜湃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含冤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家人要讨回公道,恶警急于火化。望得知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阻止恶警消灭罪证,帮助家人伸张正义。

大庆市的大法弟子行动起来,积极主动参与营救我们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曝光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行为,制止迫害。将迫害姜湃致死的一切恶人曝光,追究其刑事责任,直至法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59.html

2007-06-29: 大庆市姜湃被迫害昏迷 检察院拒不放人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大庆市大法弟子姜湃在单位门口被乙烯公安处绑架。被劫持期间遭到警方迫害(详情待查),导致咳血,时有昏迷。近两天完全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在大庆油田总医院住院二部十六病区抢救四十八小时不见好转。家人找大庆市检察院和龙凤区检察院要人,他们拒不放人。

姜湃,二十九岁,大学本科。姜湃于六月二十六日住進大庆油田总医院二部十六病区十二室。住院后到核磁共振检查时,警察在姜湃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动手打她,拽她的头发。当时有患者的亲人目睹了这一场景,患者的亲人说,“犯人就不是人啦!”姜湃一直昏迷,脚有青紫处、浮肿,打着氧气管,现在医院也检查不出来甚么病,只打营养药维持着生命。

六月二十七日,家里亲人到市局找,要求放人,那里的人说:给治,不放人。到卧里屯分局找,都互相推脱,人都不行了警察还玩忽职守。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6/29/157827.html

2007-06-22: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看守所的姜湃、刘志高生命十分危急
据黑龙江省大庆看守所传出消息,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看守所的姜湃、刘志高现在生命十分危急,请家里人快去要人。

姜湃是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被劫持到大庆看守所的,她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并呕吐、昏迷、咳血不止,还被强制灌食。现在她已无力行走,生命危急。

刘志高是位残疾人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早上十点左右,他正在上班就被六一零、大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片警等6、7个人绑架,并被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他绝食抗议,并被强制灌食,生命十分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2/157394.html

2007-06-06: 姜湃被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生命危急
多年来,大法弟子姜湃一直被大庆恶人绑架、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姜湃被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404号过渡监号非法关押。姜湃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并一直呕吐、昏迷、咳血不止。看守所一直给她强制灌食,已无力行走,目前生命危急。

姜湃,女,三十四岁,大学文化,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底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迫买断工龄下岗。姜湃吃饭是不沾一点油腥的,一直是素食。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中午,依法去北京上访,并在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大法和平请愿,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崇文区拘留所,姜湃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十天左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之际,被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大庆市龙凤区厂西派出所恶警非法侵入姜湃家中,意图绑架姜湃,因其没在家,没有得逞。但是警察没有放弃对她的迫害,三番五次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三年大年三十晚上和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四,恶警利用欺骗、恐吓等手段欲从家人口中探知姜湃,热电厂领导也多次给姜湃家人打电话,妄图知道她的下落。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被大庆市安全局秘密绑架,姜湃不配合邪恶。安全局企图收买她当特务,利用她的计算机特长,为安全局工作,但遭到姜湃的严词拒绝,并以绝食抗议绑架,被迫害到生命垂危之际,被送到医院抢救,后“保外就医”。但大庆市安全局没有放松对她的迫害,多次打电话对她進行骚扰,并要求她到安全局谈谈,但都被拒绝。

二零零六年 八月二十九日,姜湃在自家楼下被恶警绑架,一星期后绝食闯出。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钟左右,姜湃在单位门口被乙烯公安处绑架。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和大庆石化总厂公安处原是一家,隶属于大庆石化总厂,现重组后更名为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隶属大庆市公安局。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姜湃被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404号过渡监号非法关押。姜湃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并一直呕吐、昏迷,咳嗽、咳血不止,人消瘦得很厉害。看守所一直给她强制灌食,由人抬着,她自己已经无力行走。看守所还对她進行精神折磨,经常恶语相加,动不动就骂她“活不起了”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6/156358.html

2007-06-02: 大庆大法弟子姜湃遭受残酷迫害
黑龙江省大庆大法弟子姜湃于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被邪恶非法抓捕后,一直受到残酷迫害。从四月二十六日到三十日,不知她被非法关押在何处,也不知遭受了多少酷刑折磨,只知道四月三十日才被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姜湃一直呕吐、昏迷,曾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十多天。经医生诊断,姜湃患有严重的胆结石,可卧里屯公安分局局长张义清和大庆市局的警察去医院以“没病住甚么院”为由给姜湃办了出院手续,又将姜湃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张义清还扬言:“谁办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张义清邪恶的还将继续对姜湃進行非法判刑。

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抓捕的另一位大庆大法弟子杨金凤(现年 51岁,买断职工)现在大庆市看守所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已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曾多次找给杨金凤办案的铁人公安分局,让他们领着杨金凤去医院就诊。但毫无人性的铁人公安分局对此事无动于衷、置之不理。这不是在草菅人命吗?这就是恶党宣传下的“人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120.html

2007-05-26: 大法学员姜湃被大庆市看守所迫害的咳血不止
据悉,大庆龙凤大法学员姜湃于四月二十五日被非法绑架后关押在大庆市看安所404号过渡监室,一直绝食抵制迫害。每天一次被灌食后受到很大伤害,咳嗽、咳血不止,人消瘦得很厉害,只是由看守所狱医做简单处理了事,生命安危令人担忧。灌食有时由人抬着,有时自己扶墙走,监管人员经常恶语相加,动不动就骂她“活不起了”等等,使她身心蒙受极大伤害。

另据悉,大法学员陆桂兰被非法关押于五监区,杨金凤在406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6/155652.html

2007-04-30: 大庆市警察骚扰厂西大法弟子老杨
据目击者透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三时左右,两名身着黑蓝色上衣的警察,自报身份是龙凤公安分局的,敲响厂西大法弟子老杨(老太太)的家门,很长时间后两名警察才出来,一警察手里抱着一些东西,估计是大法书籍。

大庆地区大法弟子近期受迫害严重,目前已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近二十人。已证实被绑架的有:龙南北方市场高层和乐园、龙庆小区的刘波、梁亚杰、洪兰英、梁亚辉、何姐(任达校的妻子)、郁亚芹的妹妹、东风新村的陈庆利、路桂兰、石油管理局物资集团的李卉、李桂香、大庆市利民苑小区的陈奇、赵淑坤、采油四厂的司宝生、李春英、采油八厂四矿的周文彦、龙凤厂西的姜湃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30/153817.html

2007-04-28: 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大庆地区大法弟子陈庆利、陆桂兰与其子燕骄辉、刘波、梁亚辉(已释放)、洪兰英(已释放)、胡桂芝(已释放)、何秀英、施宝生、李春英、李桂香、李慧(已正念走脱)、仁秀平、周文彦、陈棋、赵淑坤、杨金凤、尹××、江派、刘艳霞被大庆市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8/153720.html

2006-09-04: 大庆市大法弟子江派被绑架,详情不明
有人发现黑龙江大庆市大法弟子江派在家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4/137087.html

2006-09-03: 大庆大法弟子姜派在自家楼下被恶警绑架
8月29日,姜派在自家楼下被恶警绑架。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互相配合,形成金刚不破的整体,发出最纯正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的一切图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3/137000.html

2004-02-02: 2003年8月份,大庆国安局恶警在货站蹲坑守候,绑架了大法弟子姜湃,抢劫了她携带的1万多元货款,并勒索钱财后才释放她,但还定期到她家進行骚扰,给姜湃和她的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痛苦。

大庆市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9-08-10: 法官:张欣悦 13359596629
公诉人:封光0459 5974201、13089060016
公诉人:丁宁15904596306

绑架瞿延来的主要办案人:

大庆市公安局龙凤东光分局副局长:姓杨
调查取证人:李云生 手机号:18603678527

2019-07-17:
大庆市中级法院 地址:大庆市萨尔图区东风路8号 邮编:163313 电话:0459-6329236
院长 洛大雨 13895753344
副院长 顾双彦 133045911516829008
副院长 和文平 18646660801
副院长 王言斌
副院长 荆元正(纪检) 139367008976829288
副院长 徐玉山政治部主任
副院长 赵亮
审判委员会委员
张润柏 13804689560
谢洪程 13936939383
许维生 13059076976
胡金成 13804671601
米沧星
庭长
刑一庭 周兴佳 15304692999
刑二庭 杨晶 15304860067
民一庭 姚鹏方 15304860100
民二庭 臧国燕 13555510206
民三庭 *邹吉东 13836951669
行政审判庭庭长 梁晓军
审判监督庭庭长 解恒奎 13946947201
刑一庭
杨晶 6829123 15304860067
赵政宏 6829130 15304860060
张丹(副庭长) 13936809198
陈世余 6829126 15304860059 13604665788
陈浩 6829158 15304860196
郑丽媛 6829270 18603672782
徐曼 6829270
于涛 6829129 13804666697
刘晓华 6829075 15845886558
姜云丰 6829097
刘国喜 6829503 15304860061 13059040900
李维靖 6829095
* 霍旺(法医?) 13936785308
刑二庭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7-12: 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恶警张义清的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2/15871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