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咸宁 通城县 >> 魏月秀, 女, 6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31: 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邮政局法轮功学员魏月秀遭骚扰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多,通城县邮政局法轮功学员魏月秀听到有人敲门,一开门,就看到通城县邮政局女职工吴艳明带着一男子(穿便衣),进屋,男子向魏月秀要“粮食本”,魏月秀不配合;男子把手机交给吴艳明,要她给魏月秀照像,魏月秀及时制止,立即上厕所避开。等魏月秀出来,这二人走了。

第二天,在麻将室看到吴艳明,魏月秀就问她,“昨天你带来的那个人是哪里的?”她说不知道。“不知道你怎么把人带到我家里来?”她说,“是局长谢先立叫带去的。”

过几天,魏月秀遇到局长谢先立,就问他前几天来的那个人是哪里的?他说是县公安局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1/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3186.html

2017-04-17: 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大法弟子魏月秀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上午,湖北咸宁市通城县今年69岁的魏月秀带着《关于不予办理身份证的不公正对待的一封公开信》到县政府大楼,被五个门卫拦着不让进,魏月秀只好站在门口,见上班人就发,有的人接,有的人不接。其中有一个人走进后又回来,把信还给魏月秀,嘴里还说一些胡话。魏月秀就当面给他讲自己的情况,他就叫去信访办。

魏月秀只好到信访办。这次,信访办的人接待了魏月秀,并叫魏月秀坐,等会公安局来人见你。魏月秀前几天把一份《关于不予办理身份证的不公正对待的一封公开信》给了信访办的人。

一会儿,公安局来了三个人,都穿着便装,一个叫张定二,一个叫胡龙兵,另一个不认识,圆脸,中等个子,他们是县国保大队的。魏月秀就给他们讲真相,张定二装着在听,偷着给魏月秀照相,照相机很小,象手表,魏月秀知道后就制止。张定二就把照相机放在桌上,圆脸中等个子看了看照相机,说是坏的,意思说像没照好。胡龙兵就继续暗中照相,用手机照。魏月秀发现后就急忙制止。张定二就叫胡龙兵出去了。

张定二和胡龙兵问这信是谁帮助写的,魏月秀不予回答,继续讲真相,他们问魏月秀还炼不炼法轮功,魏月秀说,这么好的法,怎么不学呢?他们见问不出什么,胡龙兵拿着一份《关于不予办理身份证的不公正对待的一封公开信》走了。一会儿,圆脸中等个子转回来,走到魏月秀面前问话,魏月秀就问他姓什么,他不回答,赶忙走了。魏月秀发现,这个圆脸警察前胸挂着一个象手表样的东西,是微型录像机,也是照相的。魏月秀就回家了。

几天前,魏月秀把一份《关于不予办理身份证的不公正对待的一封公开信》给了县检察院和县民政局,他们收了。魏月秀曾经把这封信用邮局寄信的方式邮寄给县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及副局长等,但都没有音信。

今年六十九岁的魏月秀,二个儿子意外离世,没有退休金,没有养老金,没有低保,无依无靠。连补办个身份证都这么难,国家有法,执法人员却故意有法不依,故意执法犯法,这是“依法治国”吗?这是依宪执政“吗?这是人权最好时期吗?完全不是!

最近,全国一些地区出现法轮功学员被无罪释放的情况,这说明法轮功真相已经在逐渐深入人心,执法人员在逐渐觉醒,执法人员不愿成为江泽民和共产党的陪葬品。在此,忠告那些至今仍然站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一边的各级人员,要看清目前的形势,不要替邪恶的江泽民迫害善良买单,不要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永远的遗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7/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5733.html#174170341-1





2017-02-21: 湖北通城县七旬魏月秀办身份证被拒

湖北咸宁市通城县魏月秀,今年69岁,通城县邮政局职工家属,在当地办理补办身份证时被拒绝,相关人员的借口是她没有放弃法轮功。

魏月秀没有经济来源,还要养孙子,每月靠女儿的接济,生活很清贫。依据国家法律规定,像她这样年纪的人,每月能依法领取几十元补助费和办理低保,可她没有身份证,想补办身份证,警察却不给办。

在修炼法轮功前,魏月秀女士经常头痛,还有风湿性关节炎、肾炎、冠心病等,由于到医院治疗效果不好,加之天性善良,就经常跑庙求佛拜佛信佛八年多,想寻求解脱。一九九六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头痛的老毛病就很快好了。从此,她开始真心修炼法轮功,她的头痛、风湿性关节炎、肾炎、冠心病等疾病很快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不仅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好了,心情也愉快了,每天生活得很充实和快乐。

在法轮功被迫害的十八年来,魏月秀女士六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劳改(三年)、七八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十几万元,在武汉女子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等黑窝里遭受吊铐、反铐、药物迫害、暴力殴打、长期不准睡觉、长期不准上厕所等酷刑迫害,导致双眼几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

魏月秀老人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一年,被迫害了18年。18年来六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劳改、七八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十几万元,在武汉女子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等邪恶黑窝里曾遭受吊铐、反铐、冻、睡死人床、药物迫害、野蛮灌食、暴力殴打、长期不准睡觉、长期不准上厕所等酷刑迫害,导致双眼几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在这期间,被侮辱,被虐待,被歧视,被奴工,被殴打,被逼熬夜,被限制大小便,被长时间吊铐,等等,都是常见的事……在武汉女子监狱的‘反省监号’(约四平方米)遭受残酷迫害……那年我五十四岁,双手反铐,再吊起来,一次被非法关吊二十八个昼夜,另一次被非法关铐二十五个昼夜,不让大小便,吃饭是犯人喂,一次包夹说我默背经文,硬是把桌子上的脏抹布往我嘴里塞……在严寒的冬天里,我住六楼一间房,她们把房子的三扇窗户打开,扒光我的衣服,我被迫一丝不挂的在凛冽的寒风中被逼迫站了连续七天七夜……在被迫害中,我能活着回来,能有现在这样,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很多人不死即残……”

在遭受迫害的期间,魏月秀的二个儿子相继意外离世。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某一天,由于复印法轮功真相资料,魏月秀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后,在家中被绑架,非法关进县第一看守所。警察到她家去诈钱,说什么给多少钱取保候审就可以放人。大儿子为了救妈妈回家,用五分的高利息借了四千八百元(其中取保候审二千五百元,伙食费一千三百元)把她接回家了。由于儿子没有工作,家中没什么积蓄,就外出到浙江打工赚钱,帮人开小车还债。

魏月秀回家后第19天,检察院来人把她骗去,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判三年。警察多次去浙江找她大儿子,大儿子多次招待这群人,花了十几万元。魏月秀出狱回家后,大儿子没回家过年,正月初十晚上二点多,他开车,开到一个拐弯处的池塘中淹死了,只有四十多岁。大儿子的儿子,当时十多岁,没人管,魏月秀只有带着他。

小儿子在通城县一个工厂上班,后来解散了,到邮政局做合同工,开车送邮件。由于610、国保人员和单位保安经常到魏月秀家骚扰,要绑架她到洗脑班,魏月秀被迫外出,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小儿子徐书雄被当地黑社会头子用铁棒打死后扔到新桥下的河里,当时一个钓鱼人发现新桥下面的河里有一具漂浮的尸体,就报案。有很多人观看,没人打捞尸体。魏月秀刚从外流离失所回家,发现儿子不见了,知道这个消息就去看,就花二百多元钱请人打捞上来,发现竟然是他的小儿子。当地警察至今没有破案。此后,小儿子的儿子,由魏月秀的儿媳带着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1/湖北通城县七旬魏月秀办身份证被拒-343352.html

2015-07-21: 被酷刑折磨 湖北老太控告元凶江泽民

六月二日,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法轮功学员魏月秀写下《刑事控告状》,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指控他犯有酷刑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入室抢劫罪、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虐待被监管人罪、侮辱罪等。

六十六岁的魏月秀女士,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非法抄家七、八次,在武汉女子监狱、沙洋劳教所、何湾劳教所和县看守所等黑窝里,曾遭受吊铐、反铐、冻、睡死人床、药物迫害、野蛮灌食、暴力殴打、侮辱人格、长期不准睡觉、长期不准上厕所等酷刑迫害,导致双眼几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

以下简述魏月秀控告首犯江泽民的事实和理由:

在沙洋劳教所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魏月秀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邓平宝(女,已经被迫害致死)再次去北京依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她俩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她俩不说住址,都被戴上了反铐。由于魏月秀个头矮,手不长,戴反铐半小时后就受不了。她被劫回通城县第一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就在大年三十的前两天,把她非法送到沙洋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沙洋劳教所,她被逼迫种菜做奴工。一个多月后,她不“转化”,被非法送到武汉何湾劳教所,被逼迫做信封,抽出废布角的纱线加工成抹机器的抹布,等等,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后来,看到她不“转化”,就又把她转送到武汉一个戒毒所里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某一天,由于复印法轮功真相资料,魏月秀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后,在家中被绑架,非法关进县第一看守所。警察非法提审她,逼迫她说出还有哪些人参与?她一个人全部承担了。警察到她家去诈钱,说什么给多少钱取保候审就可以放人。她的儿子为了救妈妈回家,用五分的高利息借了四千八百元(其中取保候审二千五百元,伙食费一千三百元)。

放回十九天后,县法院黄法官一天来她家四次,说主任要了解法轮功,要了解她本人,想请她去一趟,要她坐他的摩托车一起去,她不坐,直接走去了。

到法院后,黄法官又说主任在新法院里,坐他的轿车去,她信以为真,就上车了。她上车后,就直接开到县第一看守所。她才知道受骗了,就不下车。她问:“你们执法机关为什么骗人?”他们说:“中央要开十六大了,把你关一个月就放人。”她不愿下车。他们警察几个人,推的推,抬的抬,拖的拖,硬把她非法关进了看守所。

她的儿子知道后送来三百元,她的丈夫送来五十元,看守所都收到了。十几天后,警察们不但不放人,还非法庭审,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诬判三年有期徒刑,直接非法送进武汉女子监狱。她的亲人送到看守所的三百五十元钱也不退回给她。

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

一进武汉女子监狱,马姓教导员就大声骂她,罚她站军姿。她不“转化”,就很快被分到“严管队”。严管队真是邪恶,用暴力逼迫“转化”,不“转化”就加戴刑具关禁闭。

一、吊铐

由于魏月秀不“转化”,在点名时,不答“到”,不戴犯人胸牌,不穿犯人服,不看诬陷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的录像,不做体操,也就是一切都不配合警察的违法要求,警察就以“不服改造”为理由,把她关进监狱里的“禁闭室”,就是臭不可闻的“反省监号”,把她的双手放在背后戴上反铐,吊在铁门上,双脚尖刚好触及地面,头向前,腰部几乎成九十度,长期保持这一个姿势,这一吊就是连续二十八个昼夜,共计六百七十二个小时,大小便都不放下来。

当这二十八个昼夜过后,出禁闭室时,魏月秀已经几乎瘫痪,不能直腰,不能走路,不能抬手,铐子深陷在肿大的肉里,血肉模糊,完全由几个犯人架着回监室的。那一年,魏月秀已经五十四岁。

二、反铐

由于魏月秀认为自己不是罪犯,在点名时不答“到”,不戴犯人胸牌,警察就以“不服改造”为理由把她第二次非法关进监狱里的“禁闭室”(“反省监号”),把她的双手放在背后戴上反铐,叫她面对贴有三副对联的墙壁站军姿,不准动一下身体,长期保持这一个姿势,这一反铐就是连续二十五个昼夜,共计六百个小时。大小便都不取下手铐,不准休息。

三、奴役

二十五个昼夜后,魏月秀被放回监室,逼迫她参加奴工生产,做打火机,穿电线,做霓虹灯,加工衣服等等,每天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任务就延长劳动时间,睡觉时间很少,还不准上厕所。在监室里,女包夹用刷子蘸上大便小便往她脸上涂抹,侮辱她;还编歌谣骂她;用脚连续踢她的额头四脚;在寒冷的冬天用塑料桶盖扇风,冻她;等等。专门欺侮她,对她进行人格侮辱。

四、扒光衣服冻、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暴力殴打

在监狱期间,看到用硬的办法不能“转化”魏月秀,警察就用伪善的办法,把她带到邪悟者之中,故意让她们互相交流,看看怎么样。结果魏月秀曾一度被欺骗,接受了所谓的“转化”。不过,两天后,魏月秀她清醒了,认为“转化”是错的,她就立即找警察写了严正声明,声明自己的“转化”是错的,她还要坚持信仰法轮功继续修炼。

这一声明,却招来了整个监室犯人的集体和轮流殴打,有的用脚踢,有的用手打,有的用竹棍打,打得她整个身体都疼痛,鲜血直流,妄图用暴力和挨冻的办法逼迫她“转化”。在严寒的冬天里,将她一个人非法关押在“反省监号”里,将三扇开的窗户打开,让她挨冻。开始,值班警察叫女犯人脱她的衣服,只留下短裤和胸罩,让她在凛冽的寒风中站着。

不久,姓张的警察队长来了,叫女犯人把她的三角裤和胸罩全撕烂了,让她一丝不挂的在凛冽的寒风中站了连续七天七夜,不准睡觉,不准休息,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澡,不准洗脸,不准漱口,不准穿衣服,不准走动。用这样的方式逼迫她“转化”。

那时正值监狱里的领导来参观,她们看到魏月秀一丝不挂地站着,就问是怎么回事。魏月秀说:“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你们共产党这样做就是在侮辱妇女。”她们一句话也不说,扭头就走了。

五、药物迫害

在监狱期间,魏月秀多次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但是警察用八次野蛮灌食的方式迫害她。有时是几个人按住她后进行灌食;有时是强制性插鼻导管,野蛮灌食;有时是用医院妇科用的窥阴器撑开牙齿后,往嘴里灌食;有时是用打针输液的方式,用药物迫害。狱医就给她输液打针,可是她的双眼却越来越不行,视力急剧下降。这说明狱医用了毒药,故意摧残她的身体,用药物迫害逼迫她“转化”。

由于魏月秀长期遭受酷刑的迫害,到快刑满的时候,她的双眼视力严重下降,几乎双目失明,生命已经奄奄一息。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五日是她刑满释放的日子,她丈夫的单位的保卫科人员、她的儿子、她的女婿三人把她直接接回家中。

回家后,她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她的双眼就恢复了视力,全身也恢复了健康。她回家后一个月,武汉女子监狱的穿制服的林队长和另一名女警察到她家里来进行所谓的“回访”,魏月秀热情地招待了她们,并给她们俩讲了法轮功真相,她们俩笑着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1/被酷刑折磨-湖北老太控告元凶江泽民-312718.html

2015-06-04: 北省咸寧市通城縣雋水鎮魏月秀被綁架 已回家
6月2日早上8點,通城縣雋水鎮法輪功學員魏月秀在縣城發邀請函時,被一名四、五十歲的便衣警察抓住手不放。這人隨即打電話,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胡漢雄開著一輛黑色的車子來了,要魏月秀上車。魏月秀不上車,兩個人把她推到車裏,車立即開到公安局。魏月秀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到公安局魏月秀還是不停的講真相,勸善,又喊「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公安局的人也對她沒有任何辦法。李英燦說:「放人。」魏月秀推著車子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4/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大陸綜合消息-310414.html

2014-11-20: 湖北通城恶警黎成刚殴打六旬妇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八点钟,湖北通城县法轮功学员魏月秀、华桃凤、黄爱华三人去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法轮功学员方四凤的情况。

魏月秀先来到一楼黎成刚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一句话都没说,黎成刚就手指着魏婆婆,恶狠狠地大声呵斥:“谁叫你来的!?谁叫你来的?!我数一、二、三,如果你还没出去,我就要打你!”

这时魏月秀带着微笑说:“你不要这样嘛……”黎成刚刚数到二,就对着魏婆婆身上打一猛掌,人被打到墙壁上。魏月秀老人用手撑着墙壁,人才没有倒下去。魏月秀往大厅跑,黎追到大厅,双手抓住魏后背的衣服,用猛力往地上一推一搡几下,再用猛力往前一送到大厅铁门那里。

魏月秀在大厅大声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黎又立即用手狠狠捏住魏月秀的左手,另一只手开门,气急败坏用尽力气地把魏婆婆摔出大厅。她的手腕处的皮都被抓破了,呈青紫色,肿起很高。尽管魏月秀大声喊,整个公安局没有一个科室的人开门出来说句公道话。

在公安局被警察这样殴打,魏月秀就讲给公安局两道门卫听,到公安局信访办、监督科,监督科的人不接待。上午还到县医院检查了伤势,到照相馆拍了照。

下午魏月秀到了检察院、法院反映自己被打的情况,他们都不怎么接待。她又到县政府反映情况,县政府的门卫无论如何不让她进,因他们认识魏月秀是炼法轮功的,以前魏婆婆去过县政府讲真相,门卫被县领导训斥过,如再让她进来了就要拿掉他们的饭碗。其实中共人员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这样视而不见,无理压制。

最后魏月秀又去了县政府对面的县信访办,他们接待了,但打电话给公安局监督科,监督科说她是炼法轮功的。魏月秀对信访办的人说: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法轮功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救人的佛法……

听说华桃凤也被黎成刚打了,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0/湖北通城恶警黎成刚殴打六旬妇女-300525.html

2014-06-21: 湖北通城县法轮功学员魏月秀被绑架经过

2014年6月17日8点多钟,湖北省通城县65岁的法轮功学员魏月秀到县政府给政府官员送劝善信。送了十几封信后,她来到了610办公室将信送到一姓胡的官员手里,姓胡的人在房间大声呵斥她,说不听这一套。魏月秀对他讲了一下真相,见他还是不要,就说:你不要我就到别的办公室送。胡某就跟到走廊大声喊叫,随后打电话给门卫,又打电话给公安局。魏月秀到一楼准备继续发信,被几个门卫围上来,随后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张定二、黎成刚开车来了,黎成刚抢走了魏月秀的包并说“没收”。黎成刚抓住魏月秀的手用力一拉,她往前一倒,因黎没松手,否则摔得怎样,后果将不可设想。黎成刚又用拳在魏月秀肩膀上拍打,要她快上车。魏月秀不上车,说:“我写封信给政府官员,我又没做什么错事,不妨可以把信念给大家听听,看我写坏了什么?你们杀人抢劫的不管,嫖娼卖淫的不管,一个修‘真、善、忍’好人却不放过。”

魏月秀不上车,黎成刚就在她背上双手两重掌把她打进车里,把她劫持到隽水派出所问话,一路上她高喊“法轮大法好”。在隽水派出所,她不配合他们,不答理他们,只说要马上回家。后又被拉到国保大队。黎成刚和姓胡的恶人还骂大法师父,骂魏月秀魏月秀说:为什么天要灭共产党,共产党真是邪,看你们这些官员出来,又打人又骂人,没有道德,难怪天要灭这邪党!

后来黎成刚等说魏月秀没文化,不可能写出那样的信,魏月秀说是她自己写的。他们不信,拿来纸笔让她写,果真是她写的。快写完的时候,也快到12点钟了,他们要吃饭了,就叫魏月秀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1/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3714.html

2014-01-23: 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法轮功学员魏月秀遭到绑架 已回家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通城县法轮功学员魏月秀在县城附近的石泉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孔天云诬告,石泉村村主任黎家很快赶来,石泉村中共党员黎落才也在旁边起哄,抓住魏月秀不放手,并打电话给隽水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很快来了,把魏月秀绑架到县国保大队。

县国保大队的恶警张利瑜和县610的恶警李英灿非法审问魏月秀魏月秀都不回答问题,只是给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下午五点左右,魏月秀回家了。

请当地知情人士补充石泉村村主任黎家、村民孔天云、黎落才的电话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6072.html

2014-01-19: 湖北通城县隽水镇法轮功学员魏月秀一度被绑架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湖北通城县隽水镇法轮功学员魏月秀在县城七家铺向路人讲真相送年历时,突然从屋内冲出一人,气势汹汹自称是中共党员孔天云,扯住她的包,见包里还有真相年历和光碟等,立即拖住她的自行车不让走,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给其村长黎佳打电话。黎佳赶到后,随即向隽水派出所、“610”、国保大队打电话。随后警察马上先后赶到,把魏月秀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一阵后,李英灿、张定二又把魏月秀绑架到国保大队继续迫害。魏月秀一直向他们讲真相,于下午四点多走出公安局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9/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5910.html#14118225950-7

2013-01-17:湖北通城县魏月秀老人遭种种酷刑迫害经历
湖北咸宁市通城县现年六十四岁的魏月秀女士,坚持修炼使她受益的法轮功,十三年来四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劳改、七八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十几万元,在武汉女子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等邪恶黑窝里曾遭受吊铐、反铐、冻、睡死人床、药物迫害、野蛮灌食、暴力殴打、长期不准睡觉、长期不准上厕所等酷刑迫害,导致双眼几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

魏月秀老人的身上,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法西斯野蛮政策体现得淋漓尽致。以下是魏月秀老人遭迫害的亲身经历。

魏月秀女士,通城县邮政局职工家属,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前,经常头痛,还有风湿性关节炎、肾炎、冠心病等,由于到医院治疗效果不好,加之天性善良,就经常跑庙求佛拜佛信佛八年多,想寻求解脱。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头痛的老毛病就很快好了。从此,她就开始真心修炼法轮功了,她的头痛、风湿性关节炎、肾炎、冠心病等疾病很快在不知不觉中好了,她感到法轮功太神奇了。她的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好了,心情也愉快了,她每天生活得很充实和快乐,家庭其乐融融。

上访说公道话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的某一天,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到魏月秀所在的炼功点上去干扰,说不准继续学法轮功,还想收缴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学员们就各自回家了。同年七月二十日晚,知道中共要迫害法轮功,魏月秀就和其他的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包车到湖北省省政府依法上访。当车到达武汉郊区时被堵截,魏月秀她们一行法轮功学员就下车徒步到省政府门口,守候在那儿直到天亮,早晨到附近公园集体炼法轮功后,被武警强行拉上大巴车,运送到一体育馆,那里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被非法审问,做记录后,一个个放了。七月二十二日,魏月秀也回家了。

回家到达通城县城附近的铁柱港时,看到设有卡,过往的人都被问,不准法轮功学员上访,回城的人也要被盘问,上访过没有?如果上访过,就会被非法扣留。她知道这个情况后,就智慧的钻進了一个熟人的小车里顺便回家了。回家后,她依然相信法轮功,坚持学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八月在电视上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的消息后,她就想到北京去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九九年九月十八日,她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上平时积攒的大儿子给的六百元钱,就独自一人上路了。她先问好路,就乘汽车到武昌,再乘火车到北京。十九日早晨,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她独自一人顺利的到达北京西站,再顺利地到达天安门广场。在途中,前后的人都被查身份证,唯独不查她的身份证。在天安门广场,她转了几圈,才发觉两天没吃东西,真的饿了,就到附近的餐馆吃点东西。看到餐馆门前一棵大树下坐着很多人,像是学法轮功的,一问,果然是的,就和他们呆在一起。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魏月秀她们几个人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家信访局上访。進去后,一个警察问:你是从哪儿来的?叫甚么名字?看到其他法轮功学员都不说,她也不说。警察就搜身,发现了火车票和带来的一本单位的信纸,知道是湖北通城县来的,就送往通城县驻京办,非法关押了两天,通城县公安局警察、派出所吴姓女年轻警察和邮政局办公室主任郑文等人来到北京。那个吴姓女年轻警察还非法搜她的身,把她身上带的剩下的三百多元钱抢去了,没有收据。他们把她带到颐和园去玩,花费三千多元。后来知道这三千多元是从她丈夫的工资中强行扣除的。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魏月秀从北京被劫持到通城县,非法关押到县第一看守所。

在县看守所,由于魏月秀参与集体绝食反迫害,恶警就非法把她用铁铐子锁在“死人床”上四天進行迫害,大小便都在床上排泄。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她的丈夫拿出三千元担保金,伙食费七百多元,她才回家。

在沙洋劳教所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魏月秀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邓平宝,女,已经被迫害致死)再次去北京依法上访。突破重重困难到达北京后,直接到天安门广场。在那里,她俩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恶警问她们是从哪儿来的?叫甚么名字?不说就戴反铐。她俩不说,都被戴上了反铐。由于魏月秀个头矮,手不长,戴反铐半小时后就受不了,就说了。她被再次送到了通城县驻京办,通城县公安局去人把她再次绑架回通城县,非法关進了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后,就在大年三十的前两天,把她非法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沙洋劳教所,她被逼迫种菜做奴工。一个多月后,她不“转化”被非法送到武汉何湾劳教所,被逼迫做信封,抽出废布角的纱线加工成抹机器的抹布,等等,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任务就挨打,或者不准睡觉。早上要求做操,她不配合做操而炼法轮功,坏人就打她,恶警叫好几个包夹打她,打她的头、脸。后来,看到她不“转化”,就又把她非法转送到武汉一个戒毒所里迫害。在离期满的时间只有两个月时,她曾经被邪悟者欺骗而“转化”。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期满回家。回家后,很快知道自己所谓的“转化”错了,就立即发表严正声明,重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某一天,由于复印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后,在家中她被绑架,非法关進县第一看守所。恶人非法提审她,逼迫她说出还有哪些人参与?她一个人全部承担了。恶警到她家去诈钱,说甚么给多少钱取保候审就可以放人。她的儿子为了救妈妈回家,用五分的高利息借了四千八百元(其中取保候审二千五百元,伙食费一千三百元)。放回十九天后,县法院黄法官一天来她家四次,说主任要了解法轮功,要了解她本人,想请她去一趟,要她坐他的摩托车一起去,她不坐,直接走去了。到法院后,黄法官又说主任在新法院里,坐他的轿车去,她信以为真,就上车了。她上车后,就直接开到县第一看守所。她才知道受骗了,就不下车。她问:“你们执法机关为甚么骗人?”他们说:“中央要开十六大了,把你关一个月就放人。”她不愿下车。他们恶警几个人,推的推,抬的抬,拖的拖,硬把她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她的儿子知道后送来三百元,她的丈夫送来五十元,看守所都收到了。十几天后,恶人们不但不放人,还非法庭审,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诬判三年有期徒刑,直接非法送進武汉女子监狱。她的亲人送到看守所的三百五十元钱也不退回给她。

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

一進武汉女子监狱,马姓教导员就大声骂她,罚她站军姿。她不“转化”,就很快被分到“严管队”。严管队真是邪恶,用暴力逼迫“转化”,不“转化”就加戴刑具关禁闭。

一、吊铐

由于魏月秀不“转化”,在点名时不答“到”,不戴犯人胸牌,不穿犯人服,不看诬陷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的录相,不做体操,也就是一切都不配合恶警的要求,恶警就以“不服改造”为理由把她第一次非法关進监狱里的“禁闭室”,就是臭不可闻的“反省监号”,把她的双手放在背后戴上反铐,吊在铁门上,双脚尖刚好触及地面,头向前,腰部几乎成九十度,长期保持这一个姿势,这一吊就是连续二十八个昼夜,共计六百七十二个小时,大小便都不放下来。当这二十八个昼夜过后出禁闭室时,魏月秀已经几乎瘫痪,不能直腰,不能走路,不能抬手,铐子深陷在肿大的肉里,血肉模糊,完全由几个犯人架着回监室的。那一年,魏月秀已经五十四岁。

二、反铐

由于魏月秀在点名时不答“到”,不戴犯人胸牌,恶警就以“不服改造”为理由第二次把她非法关進监狱里的“禁闭室”(“反省监号”),把她的双手放在背后戴上反铐,叫她面对贴有三副对联的墙壁站军姿,不准动一下身体,长期保持这一个姿势,这一反铐就是连续二十五个昼夜,共计六百个小时。大小便都不取下手铐,不准休息。墙壁上贴的对联,一幅是骂法轮功师父的,一幅是骂法轮功的,一幅是骂魏月秀的(骂她是魏大苕)。有一天,魏月秀趁包夹犯人不注意,想办法把骂法轮功师父的对联毁掉了,却遭到了被恶警唆使的女包夹犯人的报复。女包夹犯人把绳子一端系在魏月秀所戴的反铐子双手上,让绳子越过禁闭室的窗户,再让绳子由女包夹犯人拿着,女包夹犯人用力一拉,就把魏月秀吊了起来,疼得魏月秀大叫不止。几分钟后,也许是女包夹犯人拉累了,就把魏月秀放下来了。这个女包夹犯人立即遭到恶报,她突然不能张口吃面包。也许是良心发现,她把面包喂给魏月秀吃,魏月秀就张口吃了,并给她讲了真相,那个女包夹犯人不能张口的嘴突然又好了。女包夹犯人知道迫害大法弟子是错的,知道自己遭到恶报了。从此,这个女包夹犯人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三、奴役

二十五个昼夜后,她被放回监室,逼迫她参加奴工生产,做打火机,穿电线,做霓虹灯,加工衣服等等,每天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任务就延长劳动时间,睡觉时间很少,还不准上厕所。在监室里,女包夹用刷子蘸上大便小便往她脸上涂抹,侮辱她;还编歌谣骂她;用脚连续踢她的额头四脚;在寒冷的冬天用塑料桶盖扇风,冻她;等等。专门欺侮她,对她進行人格侮辱。

四、扒光衣服冻、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暴力殴打

在监狱期间,看到用硬的办法不能“转化”她,恶警就用伪善的办法,把她带到邪悟者之中,故意让她们互相交流,看看怎么样。结果魏月秀曾一度被欺骗,接受了所谓的“转化”。不过,两天后,魏月秀她清醒了,认为“转化”是错的,她就立即找恶警写了严正声明,声明自己的“转化”是错的,她还要坚持信仰法轮功继续修炼。这一声明,却招来了整个监室犯人的集体和轮流殴打,有的用脚踢,有的用手打,有的用竹棍打,打得她整个身体都疼痛,鲜血直流,妄图用暴力和挨冻的办法逼迫她“转化”。在严寒的冬天里,将她一个人非法关押在“反省监号”里,将三扇开的窗户打开,让她挨冻。开始,值班恶警叫女犯人脱她的衣服,只留下短裤和胸罩,让她在凛冽的寒风中站着。

不久,姓张的恶警队长来了,叫女犯人把她的三角裤和胸罩全撕烂了,让她一丝不挂的在凛冽的寒风中站了连续七天七夜,不准睡觉,不准休息,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澡,不准洗脸,不准漱口,不准穿衣服,不准走动。用这样的方式逼迫她“转化”。那时正值监狱里的领导来参观,她们看到魏月秀一丝不挂的站着,就问是怎么回事。魏月秀说:“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你们共产党这样做就是在侮辱妇女。”她们一句话也不说,扭头就走了。

五、针扎大腿

在邪恶酷刑的逼迫下,在她自己天目所看到的一些景象的误导下,她再次又误认为“转化”是对的。十七天后,她又醒悟了,觉得“转化”是错的,她又立即写了严正声明,再次遭到毒打,用暴力逼迫她“转化”。如:用补衣服的针扎刺她的大腿,用胶布封住她的嘴,用粉笔在她站军姿的脚的周围画上圆圈,在圆圈的周围写满自己尊敬的师父的名字,逼迫她长期反铐着双手站立,不能休息,如果要休息,就得踩着师父的名字走出圆圈来。多邪恶呀!

六、药物迫害

在监狱期间,她多次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但是恶警用八次野蛮灌食的方式迫害她。有时是几个人按住她后進行灌食;有时是强制性插鼻导管,野蛮灌食;有时是用医院妇科用的窥阴器撑开牙齿后,往嘴里灌食;有时是用打针输液的方式,用药物迫害。狱医就给她输液打针,可是她的双眼却越来越不行,视力急剧下降。这说明狱医用了毒药,故意摧残她的身体,用药物迫害逼迫她“转化”。

由于魏月秀长期遭受酷刑的迫害,到快刑满的时候,她的双眼视力严重下降,几乎双目失明,生命已经奄奄一息。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五日是她刑满释放的日子,她丈夫的单位的保卫科人员、她的儿子、她的女婿三人把她直接接回家中。

其它迫害

回家后,她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她的双眼就恢复了视力,全身也恢复了健康。她回家后一个月,武汉女子监狱的穿制服的林队长和另一名女警察到她家里来進行所谓的“回访”,魏月秀热情地招待了她们,并给她们俩讲了法轮功真相,她们俩笑着走了。从此,魏月秀又投身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二零零五年的某一天,魏月秀骑着自行车到本县九岭区马港镇向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和贴不干胶,被一不明真相的世人(此人叫菊梅,女,已经遭恶报死亡)诬告,县国保大队的李英灿和张定二两个恶警绑架了她,把她按進警车,非法送進县第二看守所。她沿途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坏人抓好人”,很多人都看到听到了。恶警还非法抄了她的家。在看守所的前二天,她没有绝食,后来觉得还是要绝食反迫害,就连续绝食,绝食的第八天,她被无罪释放。但是,她的自行车被恶警抢走了,至今未归还。恶警还想敲诈勒索她的钱,被她拒绝了。

魏月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先后遭受了很多酷刑迫害。例如,睡觉、上厕所排泄,都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是天赋人权。无论是在沙洋劳教所、武汉何湾劳教所、武汉戒毒所、武汉女子监狱,长期不准魏月秀睡觉、长期不准魏月秀上厕所,简直就是太普遍了。不“转化”,长期不准睡觉;奴工生产任务完不成,长期不准睡觉;不配合恶警的要求,长期不准睡觉;非法关“禁闭”,长期不可能睡觉。剥夺人的睡觉时间和权利,不准上厕所,突显共产邪党反人性、反人类、反文明的本质。

十三年来,恶警先后非法抄了她的家七八次,非法抢走了她的师父的法像、法轮功书籍、炼功带、高档收音机二部等。除了魏月秀自己受迫害外,她的两个儿子相继离世。在魏月秀受迫害期间,当地恶警曾到江苏找到她的大儿子,敲诈勒索了十多万元。二零零九年正月初十,在江苏打工的大儿子因开车误入池塘里淹死了。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她的小儿子徐书雄被当地黑社会头子用铁棒打死,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这个案子至今未破,公安也没给一个说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7/湖北通城县魏月秀老人遭种种酷刑迫害经历-267899.html

2010-02-22: 武汉女子监狱:灭绝人性的系统迫害
......
例如:“反省监号”。其被称为“狱中之狱”,是监狱最苦的对方。武汉女子监狱的“反省监号”,一间约四平方米,一半是一个约两米长、一米宽、零点四高的水泥台子,另一半有一个蹬坑和一点走道连着一个進出的门,没有窗,只在一面墙上装着一盏灯,屋顶上有一个小圆孔,不能透光但可以向里灌气。“反省监号”没有任何人生存的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现在“反省监号”成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按规定关“反省监号”需要监狱长批准,最长一周,而现在法轮功学员被长期关,很多学员一关就是15天。如咸宁通城学员魏月秀,五十多岁,关“反省监号”时被扒光衣服,手铐反铐、双手吊起来,一次被关二十八天,另一次被关二十五天,不让大小便,吃饭是犯人喂,一次包夹说她默背经文,硬是把桌子上的脏抹布往她嘴里塞,包夹不小心塞快了,把自己的手弄破了,却诬说魏月秀有意咬她,难听话骂个不停。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218633.html

2007-05-26: 湖北咸宁地区通城县大法弟子魏月秀遭绑架
咸宁地区通城县大法弟子魏月秀,女,58岁。2007年4月19日到她姐姐家住的地方去讲真相,被当地国保大队杨雄(音)、张利瑜(音)、李英兰(音)等人强行绑架到当地拘留所拘留10天,其间大法弟子魏月秀绝食抗议迫害8天,回家以后身体相当虚弱,在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恶人又说要把他送洗脑班去洗脑,强行从她身上把她家钥匙抢走,非法到她家把师父的三个法像,法轮大法的图像,法轮大法真相日历,两本《转法轮》强行抄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6/155652.html

2003-06-23: 武汉女子监狱恶警将不服从、不写保证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到这里,反铐站着,不让睡觉,监狱干部、管教、犯人轮流给大法弟子洗脑。队里的魏月秀老人,50多岁了,不配合管教的要求,跟她们讲道理摆事实根本就没用,也是被用同样的方法折磨。包夹犯人一次说她默背经文,硬是把桌子上的脏抹布往她嘴里塞,犯人不小心塞快了,把自己的手弄破了,说是法轮功学员有意咬她,难听话骂个不停。管教来后,也帮着犯人,训斥法轮功学员。

2001-05-02: 王莉是湖北武汉学员,去年4月3日也被送往武汉戒毒劳教所女子六大队劳教。去年七月的一天,王莉闻知其他学员的经文被劳教所恶警抄走后,前去要还,但恶警不给。遂和陈益群等学员绝食十多天。绝食期间多次被强行灌食,并且每天还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王莉、陈益群、魏月秀三人不配合邪恶,经常在劳教所大厅、操场炼功,恶警们就授意吸毒犯严清、孙建丽、陈力、徐春枝等人多次对她们進行毒打。有次出早操时,陈益群不但拒绝出操,还在操场上炼功,顿时遭到徐春枝等十多名吸毒犯的毒打,被打得鼻青脸肿,而恶警们竟都熟视无睹。

咸宁 通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715)

2019-03-06:法院负责人; 游巍电话 15391669918
检察院负责人; 邓敬文 13217152188

2017-12-06: 检察院负责人;纪旭东 电话13872155498

2017-11-26:副局长;吴鲁海电话13907244358
国保大队长;胡龙斌电话13997544988
检察院;吴寿春电话18971811322 07154335011
黄美霞电话18871520035 07154359700
法院;华先江电话13307242126 07154862066
金煌电话17707159777 07154862008

2016-11-23: 现附以下电话号码:
通城县公安局:
局办公室 0715-4331110
国保大队 0715-4322491
看守所 0715-4359564
通城县政法委员会 办公室 0715-4322719
综治办 0715-4338060
维稳办 0715-4338061
通城县委办公室 0715-4322151 传真 0715-4324397
610办公室 0715-4354610
通城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0715-4322618 传真 0715-4322618
通城县政府 办公室 0715-4322559 秘书科 0715-4338172
综合科 0715-4322370
法制办 0715-4320523

2016-11-03: 通城县法院  主审法官吴红霞

吴红霞(庭长):15391669822 0715-4862061
院长:肖创彬 0715-4862066
看守所 0715-4359564
副院长:谭小军 13707244862
副院长:吴锋 15391679888
副院长:李曙明 15391669777
庭长:姜功仁 15391669923
庭长:游巍 15391669918

通城县检察院 办公室1 0715-4322004 办公室2 0715-4329461
政治处 0715-43381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