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四平 梨树县 石岭监狱(四平监狱,石岭子监狱,男) >> 石国良, 男, 40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吉林省九台市纪家镇大榆树村
拘留时间: 2007年5月9日
有关恶人: 狱警李军、李成、恶犯颜德全、郑伟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5-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20: 石岭子监狱八年酷刑 九台市石国良被迫害致残

吉林省九台市法轮功学员石国良,今年四十岁,二零零七年五月,在长春南关区被绑架,枉判八年,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石岭子监狱,遭八年各种酷刑和奴工迫害,致使石国良患有胸膜炎积水、心脏病、肚子疼、高血压等,几乎丧失劳动能力。

在修炼前,石国良是离开农村进城打工的纯朴男孩,一直在饭店从事厨师行业。在这个社会中,贪婪、欺骗、暴力等种种不道德的事司空见惯,石国良也随波逐流,与纯朴善良见行见远。直到一九九八年,石国良修炼了法轮大法,明白了人来到世上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各种不好的思想、行为都没有了,他的内心是平静、开阔的。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石国良因坚持修炼大法而被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在四平石岭子监狱遭受非人折磨。下面是石国良自述他在四平石岭子监狱的遭遇。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殴打、高强度奴工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我被绑架到长春市南关区分局,被铐在铁凳子上不让睡觉、打耳光、威胁恐吓,到五月十日晚上六点左右,被转移至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在第三看守所期间,我曾被狱警刘铁打耳光,被犯人陈小光、刘中华、大申(外号)三人殴打,每天被强迫奴役,卷牙签(果盘水果上扎的签)。

这种在食品上扎用的签,实际上,在看守所的包装现场卫生情况极差,到处都充满着灰尘、垃圾和有毒的原料。很多犯人上完厕所,从不洗手,看守所几乎是一个多月才允许洗澡,很多犯人在卫生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得了严重疥疮,脓包、脓水使全身奇痒无比,为了完成高定额的规定任务,在抓完疥疮后,手不洗,就继续“卷签”。有的犯人患有肺结核、肝炎、性病等,就这样,也天天做“卷签”。

每天从早六点到晚八点,一直坐在木板铺上卷,有时甚至到半夜十二点,每天完不成规定的任务,就会排着队被管号的犯人头用鞋底打嘴巴。这种超负荷的奴役使我的身体经常被累的几乎崩溃,我每天被迫从事高强度的奴役劳动,却一分钱的报酬都没有。

四平石岭子监狱:酷刑折磨

1. 全身遭毒打 伤痕累累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我被强行绑架到四平石岭子监狱进行迫害。在四平石岭子监狱里,有些犯人在狱警授意、煽动的情况下,每天处心积虑想尽办法不停的折磨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甚至有些良心泯灭、道德全无的犯人则更加肆无忌惮的勒索、虐待我与其他大法弟子。当时在狱警赵建平的唆使下,犯人杨喜臣、袁有志(迫害庞士坤的主要凶手之一)、邸少全(迫害死董凤山的主要凶手之一)、颜德全(迫害梁振兴的主要凶手之一)、王亚中(音)、孙超对我开始了残酷的迫害。

他们围着我,把我堵在电视架下殴打,我在用力挣扎摆脱时,头部撞在电视铁架上,顿时流血不止。即使这样,狱警赵建平非但不予制止,反而指使犯人继续殴打。他们把我按倒在地踹、踢踩我的手指、脚趾、腿、肚子以及胸和腰,手指、脚趾被踩的全是血泡,腿被踢肿至一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肚子、胸和腰被踢成内伤,至今仍未痊愈。袁有志用鞋底打我的睾丸,颜德全则捏、挤我的睾丸,狠拽狠打,造成睾丸囊肿,杨喜臣是犯人头,在旁边威胁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他们用棍子疯狂的打我的后背。

在迫害我四个多小时后,我的身上到处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由于我被迫害的失血过多,几欲昏迷时,他们为了销毁罪证(当时有监控,后因迫害死大法弟子董凤山,其家属要求看监控录像,监狱谎称没有安,于二零零九年拆下了监控),将我身上的血衣强行扒下后,把我拖到管教室,监区长尹守中让犯人王云国用缝衣服的针线在没有任何消毒的情况下,将头部的伤口缝上,并且一直没有为我拆线,致伤口感染长脓,后一个学医的法轮功学员帮我把伤口上的线头拆下,至今我的头部还留下三公分的伤疤。然后在尹守中、赵建平、武铁等恶警的唆使下,又给我戴上刑具锁在床上监禁大半月有余。事后,狱警赵建平为推脱责任,跟家属谎称我有自杀倾向。

2. 殴打:右耳被打鼓膜穿孔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在恶警周继佳的纵容、授意下,犯人孙刚、刘忠和、孙绍攻将我堵在床空,把我的鼻子打出血,右耳打鼓膜穿孔,至今右耳不好使。周继佳、武铁极力维护此三人。

3. 群殴、电击:舌头伤残

二零一二年四月份,石岭子监狱又一次开始对大法弟子迫害,让我目睹了其对大法弟子武鑫宁、邵长普、李文、朱海山等血淋淋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到七月期间,我因不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狱警与犯人强行给我洗脑未果,在身体有多种疾病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七月六日八点左右,监区长周继佳、狱警李成、李军、犯人颜德全、郑伟、刘中吉把我带至管教室(因管教室没有监控录像),对我进行一整天的残暴迫害。打嘴巴、踢小腿骨、用拳头狠打头部,郑伟往我的身上浇凉水(因恶警知道我已经被迫害的胸膜炎积液,见凉就呼吸困难),一直折磨到当晚四点多钟。

狱警李军给我戴上手铐,监区长周继佳监督用刑,犯人颜德全、郑伟把我摁在地上,李成用两根电棍电击我的肋骨和腿部。我在强大的电流的冲击下,导致痉挛,全身抽搐,头脑空白,在无意识的状况下,几近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后被恶警们造谣说我是自残),当时口水和鲜血搅混在一起,喷溅了一地。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把我及时送往医院,恶警周继佳继续毒打我,导致颈部受伤,至今经常疼痛。当晚约八点十分左右,在把我折磨的几乎丧失活动能力的情况下,才把我送到四平市医院,将受伤的舌头缝了九针。

因这一整天折磨,我没有吃一粒饭,喝一滴水,加上严重受伤,我基本处于半晕迷状态,至半夜十二点钟才将我送回监舍。在这期间,恶警不顾我生命安危,给我戴着刑具,还对我踢打恐吓。自这次迫害后,因舌头的伤至今功能还有障碍,吃饭、睡觉时,经常咬住舌头,造成身体每况愈下。

后来我回到家得知,我的家人因我这次被迫害致残后,四处奔走为我讨说法,并在这过程中,得知我被强行转化遭电棍击昏一事,狱方企图找一些刑事犯来作伪证,说我不是被电棍击昏的、是自己看电视心脏病犯了。更甚者,还威逼假释人员如果不配合作伪证,监狱方将其收监,致使假释人员家属在此高压恐吓下,吓得病倒了。我的家人在向吉林省监狱管理局投诉我遭受四平监狱警察及其犯人的摧残、殴打迫害的实际情况,但得到的答复却是否认体罚、暴力殴打的事实,说我自身的伤痕是自残的结果。

4. 强制奴役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因为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心脏病、高血压、胸膜炎积液、腹痛、睾丸囊肿),无力被奴役的情况下,狱警王赫勋、犯人蒋长伟、于永福逼我干活未果,把我带到管教室,犯人蒋长伟打我嘴巴,王赫勋拳击我的胸部,把我打致晕迷才停。这一过程,好几个人在管教室的窗户外看到。在下午四、五点钟,生命垂危之际,才被送往医院抢救。在身体极度虚弱、一点也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我被强制出院,强制出工(每天都在充满垃圾的车间地上躺着)。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被转至公主岭监狱,监狱里的恶警经常用极其恶毒下流的语言骂人,人格受尽侮辱。

四平石岭子监狱:“死亡名额”、强制洗脑迫害

在石岭子监狱,为了达到对我的洗脑迫害,在赵建民(恶警)的唆使下,刑事犯杨喜臣、袁有志、孙超、邸少全、颜德全、王亚中(音)逼我认罪。袁有志跟我说:“打死你是有‘大罩’的,打死了也没有责任,有上面罩着,你的命就值个签字的钢笔水钱。”然后就开始了对我的酷刑折磨,并把我锁在床上,逼我背所谓的三十八条监规,因不背所谓的三十八条监规,经常被强制坐小板凳,并遭受辱骂和踢打。

几个犹大和刑事犯围着我讲污蔑大法的话,在这期间,我反驳他们,他们便打骂我,我不说话,他们也打骂我,怎么做,他们都想尽方法折磨我。每天都被逼看污蔑大法的光碟和听看那些文痞科痞和宗教痞写的诽谤、诬蔑大法的文章。

二零一二年上半年,又对我们五个大法弟子集中洗脑迫害,并且恐吓我们,“六一零”来了,必须全部转化,并且给了二个死亡名额。恶警周继佳嚣张的对我说:“有四个名额,其中就有你一个,在我手上已经死了二个了,我不照样升官发财吗?”当天就开始一整天的酷刑折磨,打嘴巴、踢踹、浇凉水、电棍电刑……直至伤残。

这八年来,由于我不配合他们所谓“转化”,经常连续五、六个月不让购物(包括生活上的必须用品)、买的纯净水不让喝、不让订餐(由于我被迫害导致多种疾病,监狱里的食物极差,严重营养不良,使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我除了被强迫洗脑、干奴工,活动范围只能在床上,并配有专门负责迫害我的犯人。由于我不配合他们“转化”,限制上厕所等,在生活上的细节进行刁难,并经常被他们打骂。

对我的家人迫害

这八年来,不但对我的残酷迫害,我的亲人因我被迫害,在精神和身体上也遭受了巨大伤害。

我姐姐从延吉坐车十多个小时来监狱看我,恶警却以各种借口阻止姐姐与我见面,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姐姐只能无助的在监狱的大门口痛哭。我被强行绑架到监狱的当天,被迫害的头破血流,监狱为了推脱责任,恶警赵建平谎称我有自杀倾向,通知我的亲人,我的母亲来见我,看到儿子被折磨的身体消瘦,神情恍惚,母亲的心里非常难过、悲伤。

二零一二年,我被迫害致残,监狱以各种借口阻止家人见我。我爸妈到政府各部门讨说法,各部门都是推脱、欺骗、威胁。七十来岁的双亲为我在风雨中各地奔波,为我保命。家中九十三岁的奶奶病倒在床,八十八岁的爷爷即得照顾奶奶,又担心惦记着我。弟弟、妹妹每天为我的被迫害担惊受怕,以泪洗面。哥哥既惦记着我,又担心着为我奔走,而父母亲几欲身心崩溃,哥哥不得不放下手中工作,陪着他们。我的叔叔、姨、表姐弟们都轮番的陪着我的父母为我奔走,阻止石岭子监狱对我的迫害。

这八年来,在四平石岭子这个人间地狱,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我在监舍里经常看到法轮功弟子被押往厕所或管教室,让我们故意听到他们在受刑时的惨叫声,听的毛骨悚然,令人心寒,这是狱警有意的安排制造恐怖气氛,让我们每天都经受这种恐怖的精神折磨。

就我所目睹:刑事犯邸少全、于凤武、王艳双(音)、韩双等在恶警武铁、郝玉林的唆使下,将大法弟子董凤山拉到厕所(专门摧残大法弟子的地方)毒打,当时惨叫声与被毒打时发出的“嘭嘭”声传遍整个走廊。二天后得知,董凤山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梁振兴被犯人朱勇华用点着的报纸烧其屁股;大法弟子庞士坤被迫害致死(被迫害成肺结核,死前因无力练队列,曾向武铁请假说身体不行了,练不了了,武铁逼他继续练,犯人孙刚还逼他多练,还殴打过他);大法弟子于连和被刑事犯金泰素(音)打死;大法弟子王学殊(被迫害成肺结核)曾有人见过死前被恶警李志强在监狱医院打的满嘴是血。这些所有的经历血腥、残暴、毫无人性。

如此的暴力、虐待大法弟子的情景,连四平石岭监狱的犯人们个个竟噤若寒蝉;监狱的其他狱警竟也熟视无睹、无人问津。那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干的都是践踏法律、侵犯人权的罪恶,在这里看不到法律、看不到正义、所看到的都是邪恶,其邪恶程度罄竹难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0/石岭子监狱八年酷刑-九台市石国良被迫害致残-315951.html

2013-11-03: 石国良遭残忍迫害 家人提控告

吉林省九台市法轮功学员石国良,二零零七年五月被绑架,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非法刑九年,在四平石岭监狱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被迫害致心肌炎、胸积水,一次被恶警电击的过程中,他全身抽搐,导致舌头几乎被咬断。石国良现已被转到公主岭市监狱关押迫害。

石国良的母亲和姐姐日前对四平市石岭监狱警察提出控告。以下是控告书的主要内容:

石国良,男,三十九岁,吉林省九台市纪家镇大榆树村民,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七年五月被绑架,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非法刑九年,现已被转到公主岭市监狱关押。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石国良入狱的当天,恶警赵建平就指使犯人袁有志、邸少权暴力殴打石国良。犯人袁有志掐住石国良的脖子,邸少权则掐住石国良的睾丸,狠拽狠打。在剧痛难忍的情况下,石国良用力挣扎摆脱时,头部撞在电视铁架上,顿时头部流血不止。此时狱警赵建平非但不予制止,反而指使犯人继续殴打。狱警刘兆辉手持电棍疯狂朝石国良的后背击打,致使石国良身上到处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直到石国良失血过多、几欲昏迷时才押往监狱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此情此景,围观的服刑人员有十几人。打完后,狱警赵建平将石国良用手铐、脚镣锁住,监禁大半月有余。

如此的暴力、虐待四平石岭监狱的犯人们个个竟噤若寒蝉、无人应声;监狱时原其他狱警竟也熟视无睹、无人问津。事后,狱警赵建平以石国良有自杀倾向为由,让我们家属前来劝解。而此时的石国良身体瘦削,神情恍惚、欲言又止,这给我们家属以极大的心痛和精神压力。

二零零九年,石国良遭受种种迫害,导致心肌炎、胸积水,走路直喘粗气。监狱的医生说:“应该做开胸手术”。然而石国良这样的身体,却依然被狱警强迫参加奴工劳役。警察王赫勋经常以干活不积极、速度太慢为由,对石国良殴打、辱骂,且指使犯人于勇福、蒋长伟助其毒打石国良石国良被群殴至昏迷状态,生命垂危之际,才被送往医院抢救。整个过程有好几个人在警察的办公室看到。在身体极度虚弱,胸积水没有完全排除的情况下,石国良即被强制出院,并以坐小板凳的方式对其进行体罚。

几年来,石国良在监狱经常遭受监区长周继佳、警察王赫勋的残酷殴打。非人的折磨导致石国良胸膜积水、胸膜炎,身体非常虚弱,在长期的体罚虐待的情况下,每天还要被迫参加劳动。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当时的十一监区副监区长周继佳带领狱警李成、李军,还有犯人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带至办公室,因办公室没有录像监控。李军给石国良戴上手铐,犯人颜德全、郑伟将石国良摁在地上踩住,李成用电棍电击石国良的颈部和背部,周继佳监督用刑。电击的同时,郑伟又往石国良的身上浇了一盆凉水,致使石国良全身湿透,以便加大电棍电击的力度,在高压的电击过程中,石国良全身抽搐,在万分痛苦和被折磨下,几近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挣扎中血水搅混在一起,溅满了屋地……

即便这种情况,周继佳和狱警李成、李军依然没有停手,直至中午十一点钟左右,又指使犯人郑伟对石国良一阵狂殴后,才将石国良送至监狱医院。石国良的伤口被缝九针,住院半月有余,从此石国良的说话发音出现了严重障碍,早晨说不出话,发不出声音,直至中午才能慢慢说出话来,且吃饭经常咬到自己的舌头。

面对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虚弱的亲人石国良,我们家属悲伤至极。向吉林省监狱管理局投诉石国良遭受四平监狱警察及其犯人的摧残、殴打迫害的实际情况,但得到的答复却是否认体罚、暴力殴打的事实,石国良自身的伤痕是其自残的结果。

我们不禁要问,是谁给了这些警察可以任意殴打、体罚被监管人员的权利?什么样的法律和政策允许警察可以指使犯人采取暴力殴打、体罚被监管的人员?这种法西斯的流氓行径,在社会上更是一种犯罪行为,为法律所不容,为社会所不齿!

四平市石岭监狱周继佳、刘兆辉、李军、李成、王赫勋、赵建平等六人已经严重侵犯了石国良的人身权利,同时触犯了我国《刑法》,故意伤害和滥用职权虐待、殴打被监管人员的罪行。

我们家属强烈要求各级主管机关领导核实查清此事:

一、对我儿石国良实施保外就医的措施。

二、对于周继佳、刘兆辉、李军、李成、王赫勋、赵建平等六人违反《监狱法》的予以行政处罚;对其行为触犯法律、法规的人予以刑事追究。

三、对受不法指使故意殴打他人、伤害他人身体的服刑人员袁友志、蒋长伟、于永福、邸少权、颜德全、郑伟予以加刑处理。严肃法律法规及其监管制度、惩前毖后、以正视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石国良遭残忍迫害-家人提控告-282185.html

2013-10-31: 四平监狱将35名法轮功学员转到公主岭监狱
八月六日,吉林省四平监狱将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十一监区的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到公主岭监狱迫害。
......
石国良在吉林省公安医院。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姓名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31/四平监狱将35名法轮功学员转到公主岭监狱-282033.html

2013-10-28: 石国良在吉林省四平石岭子监狱遭受迫害简况

石国良在2007年3月份在长春南关区被恶警绑架,被枉判9年。2008年8月15日,恶警唆使刑事犯颜德全捏石国良睾丸,邸少全踩石国良手指,袁有志用鞋底打石国良的脸和嘴巴,邸少全用拖布擦石国良嘴里流出的血。警察赵建平在旁边看着。

2009年6月20日无缘无故恶警唆使刑事犯孙少功、孙刚、刘忠和又把石国良打的满嘴流血。

2009年农历腊月28日在四平监狱医院检查出石国良患有肺结核,以后监狱医院又说胸积水、心包结 、胸膜粘连。姜院长说得开胸治疗。

2012年7月6号,监区长周继佳和干事李君在旁边看着,警察李成用电棍电击石国良石国良失去知觉把舌头咬破,在这样的情况下周继佳还打石国良的嘴巴子,在四平医院把石国良的舌头缝了9针。

2013年3月10日,警察王赫勋让石国良干活,石国良干不了活。刑事犯将长伟打石国良石国良又进了监狱医院。

2013年春夏之交,石国良身体极度虚弱,在不能走路的情况下,每天由刑事犯于永坤背着上三楼出工现场。石国良每天都被强迫躺在出工现场的地上。

2013年7月份,从四平监狱医院转送长春某监狱医院继续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8/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1866.html#1310280184-1

2013-07-08: 吉林省九台市石国良被迫害生命垂危,呼吁紧急营救

吉林省九台市纪家村村民石国良,男,三十七岁,二零零七年五月,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长春市南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之后被劫持到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石国良被非法囚禁在四平石岭监狱近五年里,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狱警唆使犯人凶残折磨迫害,监区长周继佳监督用刑。在电击之前,犯人郑伟往石国良身上浇凉水,以便加大电流电击,电了两三次。石国良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头脑失去意识,在电击的过程中全身抽搐,石国良把舌根几乎咬断。又被迫害致心肌炎、胸积水,走路都直喘粗气。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石国良的母亲、姐姐去四平石岭监狱探望石国良,被告知今天见不了了。家属一再追问为什么不让见?僵持两个多小时,监狱才告知家属:石国良因身体情况已经住院,在长春新康监狱医院。石国良被迫害 生命垂危。

目前石国良的亲人各处奔走,找有关部门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石国良回家。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周三)石国良的亲人去医院要(接)石国良回家。请同修整体配合营救石国良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8/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6400.html#1377232535-1

2013-07-04:石国良在吉林四平监狱遭迫害 生命垂危
六月二十八日,石国良的母亲、姐姐去四平石岭监狱探望石国良,被告知今天见不了了!家属一再追问为什么不让见?僵持两个多小时,监狱才告知家属:石国良因身体情况已经住院,在长春新康监狱医院。

家属急急忙忙赶到长春新康监狱医院已是下午三点半了,监狱医院推脱说已下班不让见。

家属哭诉石国良受迫害经过,非常坚定表明态度今天一定要见到儿子,否则绝不离开!院方无奈安排了见面:石国良步履蹒跚走到接见室、非常憔悴、说话都很吃力,接见十分钟左右就被撵了出来!家人非常担心。

六月三十日,石国良的母亲接到自称监狱方的电话说:“石国良生命垂危,正在抢救”,要求家属赶紧到医院来。家人急急忙忙打车到长春来到了医院,院方称石国良已出院。

家人不知所措、不敢想象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直接去了监狱管理局,找曲姓处长要求知道真相,没人理睬。石国良的母亲就在监狱管理局门前哭天喊地:我儿子做好人被迫害成这个样子?没人理、没人问!杀人犯、强奸犯参与迫害好人却得到减刑。电视里天天报道国外的丑闻,我今天就让所有人都知道,让中国人知道、让全世界人知道:我们的遭遇。后来曲处长说:明天(七月一日)你们去医院吧,我都联系好了。

七月一日,石国良父母到了监狱医院被告知没人联系,不知道情况。石国良母亲非常气愤,到监狱管理局找到曲处长责问为什么骗人?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怎么忍心折腾我们?曲处长问石国良的母亲你有什么要求?石国良母亲说,首先我儿子必须回家!曲处长说我们正在办理,明天(七月二日)答复你,你来医院吧。

吉林省九台市纪家村村民石国良,男,三十七岁,二零零七年五月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长春市南关区派出所绑架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南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之后被劫持到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石国良被非法囚禁在四平石岭监狱近五年里,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狱警唆使犯人凶残折磨迫害,曾被迫害致心肌炎、胸积水,走路都直喘粗气。就这样的身体情况,四平石岭监狱恶警还强迫他参加强劳,石国良根本干不动活,恶警王赫勋对其毒打,还指使犯人于永福、将长伟对其毒打,直到石国良站立不住倒在地上。这一过程,好几个人在警察办公室的窗户外看到。在当天下午四、五点钟,石国良出现昏迷送去医院抢救。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上午,在四平石岭监狱十一监区长周继佳带领狱警李军、李成,犯人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带到办公室,这时其他犯人都出工,因办公室没有监控,李军给石国良戴手铐,犯人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摁在地上、踩住。李成用电棍电击石国良的颈部和背部,监区长周继佳监督用刑。在电击之前,郑伟往石国良身上浇凉水,以便加大电流电击,石国良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电了两三次,头脑失去意识,在电击的过程中全身抽搐,石国良把舌根几乎咬断。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也没有将他及时送医院,而且在中午十一点钟左右,犯人郑伟又去殴打石国良。后石国良才被送监狱医院,缝了九针,住了大约半个月。从那以后,石国良早上发不了声音,中午才能慢慢说出话,吃饭时经常咬住舌头,强健的身体在里面被折磨的总是无力,因吃东西费劲,身体更显虚弱,家人看见非常担心。

据内部消息,就石国良被强行转化遭电棍击昏一事,狱方企图找一些刑事犯来作伪证,称其不是被电棍击昏的、是其自己看电视心脏病犯了。作伪证涉及一些释放和假释人员。更甚者还威逼假释人员如果不配合作伪证,监狱方将其收监。致使假释人员家属在此高压恐吓下吓得病倒了。

直接责任人:四平石岭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周继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石国良在吉林四平监狱遭迫害-生命垂危-276199.html

2013-04-27: 吉林九台石国良被四平石岭监狱迫害严重

吉林省九台法轮功学员石国良于二零零八年在长春市南关区法院被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石岭监狱迫害。近期家属接见,看到他被人搀着走,不能自理,迫害的很严重。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监狱拖着不给办。人命关天,邪党草菅人命,家属无可奈何,感到无助。

建议九台同修尽快和家属配合营救在四平石岭监狱被迫害严重的法轮功学员石国良。迫害的详细情况见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大陆综合。后续可继续补充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7/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2559.html

2013-04-22:吉林四平石岭监狱恶警王赫勋、周继佳等毒打石国良

四平石岭监狱恶警王赫勋迫害法轮功学员仍然冲在最前面,仅在2013年这几个月中,先后两次对法轮功学员石国良、孟凡奎施暴。

在这之前,法轮功学员石国良在四平石岭监狱已被迫害致心肌炎、胸积水,正常走路都直喘粗气,监狱医生都说应该做开胸手术。石国良就这样的身体条件,四平石岭监狱恶警还强迫他参加强劳,石国良根本干不动活,恶警找借口说他干活不够积极,干活速度太慢,在3月10日上午,恶警王赫勋对其毒打,还指使犯人于永福、将长伟对其毒打,直到石国良站立不住倒在地上。这一过程好几个人在警察办公室的窗户外看到。在下午四、五点钟,石国良出现昏迷送去医院抢救。

家属老母亲和哥哥及姐姐接见看到石国良走路不能自理,还得人搀扶,心里非常难过。质问监狱警察,怎么把人打的这样了?恶警找不到理由,家属多次找监狱要求放人,负责接待处理这事的教育科长周继佳(以前是教育监区副区长,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说要给他办保外就医,家属多次找他要人,他一直推托不放人,而且让家属找找人,找关系才能放人。

最近几天前,家属接见石国良看到他得别人掺着走,对周继佳说,我们要一个健康的人,把人迫害的不成样子了,就这样讲人权,就这样和谐社会,我们要告你们!周继佳有些心虚害怕。但,邪党就这样虚伪、欺骗、拖延草菅人命,弄得老人家无可奈何、又着急、有悲伤、又难过,却又无助。希望国际社会正义组织,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尽快营救出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石国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2/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2360.html#13421234027-1
2013-03-17: 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凶残折磨石国良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石国良因身体虚弱不配合劳动,又遭到四平石岭监狱一名年轻管教扇耳光,用手推和打,致使石国良心脏衰竭,手发抖,身体极其虚弱,现住四平石岭监狱医院。家人非常气愤,准备起诉,同时对石国良现在的身体状况十分担忧。
石国良,男,三十七岁,吉林省九台市纪家村村民。二零零七年五月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长春市南关区派出所绑架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南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之后被劫持到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石国良被关到四平石岭监狱十监区二分区队。狱警赵建平(现已调到八监队当狱警)经常唆使犯人迫害石国良

一次犯人袁友志、邸少权等发疯的围上石国良就打,一个人掐住脖子,一个人掐住他的睾丸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由于被掐住睾丸,疼痛难忍,石国良在挣脱时头撞在挂在高处的电视架上,顿时头部鲜血直流。狱警赵建平一直不制止,后来看着血流不止,才押着石国良去了监狱医院包扎上。然后用脚镣将他锁在床上,两个多星期才放下来。

后监狱赵管教通知家属谎称石国良有自杀倾向,让家属去劝解。由于石国良拒签所谓的“五书”,在四平石岭监狱经常受折磨,二零零九年导致石国良得了胸膜炎腹水,在胸腔积水没有完全排除的情况下,被强行要求出院,每天给发一些根本就不起作用的药物。

二零一零年七月,石国良的母亲去探监,发现儿子打电话手拿话筒都颤抖。今年四月监狱发给石国良家属一份保外就医通知单,让家属拿这份通知单去当地派出所办保外就医手续,那张通知单上明确写着石国良患胸膜炎积水,已不能再关押狱中。家人找到纪家乡派出所,所长张海有意不给签字,致使石国良继续在四平石岭监狱被迫害。

二零一二年年七月六日上午,在四平石岭监狱十一监区长周继佳带领狱警李军、李成,犯人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带到办公室,这时其他犯人都出工,因办公室没有监控,李军给石国良戴手铐,犯人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摁在地上、踩住。李成用电棍电击石国良的颈部和背部,监区长周继佳监督用刑。在电击之前,郑伟往石国良身上浇凉水,以便加大电流电击,石国良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电了两三次,头脑失去意识,在电击的过程中石把舌根几乎咬断。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也没有将他及时送医院,而且在中午十一点钟左右,犯人郑伟又去殴打石国良。后石国良才被送监狱医院,缝了九针,住了大约半个月。从那以后,石国良早上发不了声音,中午才能慢慢说出话,吃饭时经常咬住舌头,强健的身体在里面被折磨的总是无力,因吃东西费劲,身体更显虚弱,家人看见非常担心并质问周继佳,对方不给任何回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6/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凶残折磨石国良-271017.html

2013-03-15:吉林四平监狱恶警对石国良的摧残
吉林省九台市法轮功学员石国良,在四平监狱遭恶警与犯人折磨,被迫害致肺结核、胸膜炎腹水,在遭受电击摧残时舌头咬掉一块,至今说话困难。

石国良,男,三十九岁,九台市纪家村村民,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长春市南关区派出所绑架,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南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石国良被劫持进四平监狱。

石国良被关到十监区二分区队,狱警赵建平(现已调到八监队当狱警)经常唆使犯人迫害石国良。一次犯人袁友志、邸少权等发疯的围上石国良就打,邸少权卡住他的睾丸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袁友志摁着石国良的头往三角铁上撞。石国良的头顿时鲜血直流。狱警赵建平一直不制止,后来看着血流不止,才押着石国良去了监狱医院包上。然后用脚镣将他锁在床上,两个多星期才放下来。石国良被恶警李成、刘兆辉用电棍电,被刑事犯郑伟砸盆(用凉水往身上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5/吉林四平监狱恶警对石国良的摧残-270983.html

2013-01-06: 四平监狱恶警电击折磨 法轮功学员石国良舌根被咬破

吉林四平监狱十一监区从二零一二年五月中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邵长普、李文、石国良三名法轮功学员遭非人迫害,其中石国良情况最严重。

七月六日上午,恶警、恶犯在用谎言、恐吓不能达到目的的情况下,对石国良施用电刑迫害。狱警李军给石国良戴上手铐,恶犯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摁在地上、踩住。恶警李成用电棍电击石国良的颈部和背部,监区长周继佳监督用刑。石国良在电击中舌根被咬坏。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也没有将及时送医院,而且在中午十一点钟左右,犯人郑伟又去殴打石国良、李文。

石国良才被送监狱医院,缝了九针,住了大约半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6/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7494.html

2011-05-07: 请通知家属到九台市纪家乡派出所办理手续,营救石国良

请通知家属到九台市纪家乡派出所办理手续,尽快去石岭子监狱接回石国良

石国良,男,三十七岁,吉林省九台市纪家村村民,二零零七年五月被长春市南关区派出所绑架,后被南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八年被劫持到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石国良的母亲去探监,发现儿子打电话手拿话筒都颤抖。今年四月监狱发给石国良家属一份保外就医通知单,让家属拿这份通知单去当地派出所办保外就医手续,那张通知单上明确写着石国良患胸膜炎积水,已不能再关押狱中。请看到此消息的当地同修,通知家属再次到当地派出所去办理手续,尽快接回石国良

邮编:130500
地址:吉林省九台市纪家乡派出所
张海 所长
相关信息
派出所电话:0431-825883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6/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0158.html

2011-05-03: 石国良狱中病重 九台市纪家乡派出所长不让保外就医

石国良,男,三十七岁,吉林省九台市纪家村村民,二零零七年五月被长春市南关区派出所绑架,后被南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八年被劫持到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石国良的母亲去探监,发现儿子打电话手拿话筒都颤抖。今年四月监狱发给石国良家属一份保外就医通知单,让家属拿这份通知单去当地派出所办保外就医手续,那张通知单上明确写着石国良患胸膜炎积水,已不能再关押狱中。可是纪家乡派出所所长张海有意不给签字,通知单一个月就过期,现在已二十多天,石国良的家人正奔波于此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9995.html

2011-04-06: 四平监狱长李文栋主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李文栋,现任吉林省四平监狱(又名四平石岭子监狱)监狱长,曾任四平监狱狱办企业石岭水泥厂的厂长。李文栋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主使对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其中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多的被致伤残,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三月份以来,四平监狱继续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三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邵长普被迫害致重伤。

....
二、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生前在四平监狱遭到过残酷的迫害,使梁振兴身体出现多处损伤,头部有约三厘米直径圆形塌陷,左侧外耳撕裂,经常出血,鼻骨骨折,门牙掉两颗,声带已因灌食等严重损坏,说话声音嘶哑、微弱,已无法大声喊话,被灌食后,不把插管拔出,多次遭到狱警及犯人的多把电棍的电击及群殴,后背等处有多处疤痕。

在狱中遭受迫害时的梁振兴

吉林省松原地区法轮功学员孟凡奎、许彦刚,三十八、九岁。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后背被刑事犯用三角带打得皮开肉绽,满后背长出的疤痕有一毫米厚。当时打两位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三根皮带都打断了,又改用三角带轮番抽打。整个后背一片烂肉,惨不忍睹。刑事犯人回来还显示其害人有手段说:“孟凡奎真能抗(能忍受的意思),肉都打烂了也没吭一声,用牙签往手指里插的时候,孟凡奎才叫出来。”

七十一岁的高维喜被关到十监区(原教育监区)一区队。狱警李海峰、包夹犯人韩井军对扛着行李的高维喜走几步踢一脚,嘴里一边骂一边踢,一直到劳动现场。有一次,李海峰唆使几个包夹犯人张春山、陈闯等在一间空屋子里用电线和三角带猛抽七十一岁法轮功学员的后背、大腿、臀部,抽得老人跪在地上嘴里直流口水。犯人张春山看后说: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恶徒这才停下来。至今过去一年多了,老人背上的伤疤还清晰可见。高维喜老人刚进监狱时身板挺直,现已被迫害的驼背很厉害。

法轮功学员石国良被关到十监区二分区队。狱警赵建平(现已调到八监队当狱警)经常唆使犯人迫害石国良。一次犯人袁友志、邸少权等发疯 的围上石国良就打,邸少权卡住他的睾丸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袁友志摁着石国良头往三角铁上撞。石国良的头顿时鲜血直流。狱警赵建平一直不制止,后来看着 血流不止,才押着石国良去了监狱医院包上。然后用脚镣将他锁在床上,两个多星期才放下来。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6/四平监狱长李文栋主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图)-238638.html

2011-01-12: 四平石岭子监狱建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又设十一监区,专门迫害没有写“五书转化”的大约十五、六位法轮功学员。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有:石国良、武鑫明、贾景和、李文、李生、徐宏军、刘洪才等。

从二零一零年十月份开始,四平石岭子监狱对本监狱所有没有写“五书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徐宏军因拒不“转化”,被管教杨铁林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吴铁、王思铭等因不“转化”把脖子电的全是血泡。

法轮功学员徐红卫拒绝写“五书转化”,被四个管教同时用四根电棍电,脖子、嘴全是血泡,空气中弥漫着焦糊味儿。十二月份,家属接见日时,怕迫害被曝光,因此不让家属接见她。

十二月中旬,法轮功学员刘国权被绑架至此,管教指使刑事犯孙刚让其背监规,写“五书”,刘国权不配合,刑事犯孙刚立即就打他。

具体迫害责任人:
周继佳,原十监区教育科副科长,主谋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调到新成立的十一监区,继续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帮教”刘达鹏(邪悟)。
刑事犯(从十监区调去的):彦德全(彦老六)、狄六子(绰号)、孙刚(特别邪恶)、张保才、双子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四平石岭子监狱建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234794.html

2010-08-11: 四平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一)

吉林省四平监狱对外宣称为国内最好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是所谓“教育、转化、挽救”,这完全是在欺骗世人。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是极其恶毒、残忍,迫害形式又十分隐秘,对外、对内封锁消息,其形式很象当年德国“纳粹集中营”,外人很难知道其内幕。笔者亲身经历了这些迫害,现如实地把自己在四平监狱中所见、所闻记录下来,但这只是其中的极少一部份,更多迫害真相不久将会大白于天下。

从二零零四年至今,已知的在四平监狱被迫害致死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包括:王殿仁、董凤山、庞世坤、于连和。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监狱实施各种酷刑折磨,手段包括:拳打脚踢,打耳光,抻大挂,关小号,用木棍、胶皮棍、板子打击,铁条、三角带、塑料管(又称小白龙)抽打,多把电棍电击,用力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扫帚把插入肛门,强迫吃辣椒、辣根等。
以下是我在四平监狱所了解的部份迫害案例:
....
(七)石国良遭受的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石国良,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与高维喜老人同时被送入四平监狱,被非法关押到二区队,管教员武铁。
石国良刚来不久的一天,大家白天出工后,在监舍遭到孙超、谢本志、邸少权等多人毒打,逼迫石国良转化。为抵制迫害,石国良奋力挣脱后一头撞向电视架角铁,当时头就被撞破昏迷,躺在地上血流一地。这时尹首东进了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石国良,假惺惺地问:“怎么了,谁弄的?”孙超等说:“自己撞的。”尹说:“是这样。”然后就走了,对打人之事一字不说,因为这都是其背后指使的。过后看到石国良被戴上脚镣,头上缠着纱布。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1/228195.html

2010-04-16: 法轮功学员石国良被关到十监区二分区队。狱警赵建平(现已调到八监队当狱警)经常唆使犯人迫害石国良。一次犯人袁友志、邸少权等发疯的围上石国良就打,邸少权卡住他的睾丸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袁友志摁着石国良头往三角铁上撞。石国良的头顿时鲜血直流。狱警赵建平一直不制止,后来看着血流不止,才押着石国良去了监狱医院包上。然后用脚镣将他锁在床上,两个多星期才放下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6/221651.html

2009-07-20: 吉林四平石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野蛮的折磨和奴役。以下是部份案例。

1、董凤山,松原市大法弟子,由于坚持修炼,不配合四平石岭监狱的恶警及其它恶徒,在恶警的指使下,几名刑事犯人于2008年10月28日将其带到卫生间进行残酷迫害。参与迫害的恶徒有:路彦丰、于凤武、韩双、王国祥、邸少全。董凤山人是自己走着去的,但却是被架着回来的,第二天就不行了,送往医院不久后就含冤离开了人世。而将董凤山迫害致死的五名恶徒不但没有遭受法律的严惩,有的还得到了减刑。

2、梁振兴,长春市大法弟子,因坚持修炼被恶警戴上脚镣坐板。恶警指使、纵容刑事犯人打骂、迫害他。参与迫害的恶徒有:颜得全、朱永华、王恩国等。

3、高维喜,大法弟子,已七十多岁。因坚持修炼,在四平监狱第十监区被韩井军、赵凤阳等恶徒疯狂的迫害。七十多岁的老人被他们打的遍体鳞伤。

4、石国良,大法弟子,在第十监区被高明龙等恶徒迫害,背部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四平石岭监狱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压榨和奴役,一天八个多小时的工作量,一周只有一个休息日,如果赶上过节放假,耽误的时间就要从休息日中扣除,这样一来,每周基本上就没有休息日可言了,如果法轮功学员不能完成任务,恶徒们就会在恶警的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逼迫着去完成任务。在奴役法轮功学员期间参与打骂、迫害的恶徒有:马文哲、刘文军、韩井军、高明龙、王燕双、杨喜臣、刘忠河、孙刚、袁友志、孙绍攻、张士忠、王庆元等。

我所看到的只是四平市石岭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更多案例、更多详情、更多真相还望知情者给予补充。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902.html
2008-05-01: 长春市邪党法院秘密重判多名大法弟子
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高维喜、石国良、王福霞、杨德芳被非法关押近一年后,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被邪党南关区法院非法开庭重判,王福霞、石国良被非法判九年,高维喜、杨德芳被非法判七年。据目击者说,邪党南关区法院在对这四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后,又有对另外一拔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具体人名不详。

大法弟子高维喜、石国良、杨德芳、王福霞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绑架,于今年早些时候被南关区法院和市中级法院审理,都因证据不足驳回。

长春市邪党人员把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非法抓捕的几十名大法弟子,不久前分到各个检察院秘密非法审判迫害,特别是长春市绿园区法院和长春市南关区法院,自从九九年后非法审判迫害大法弟子严重。

据可靠消息,长春市绿园区法院于四月三十日(星期三)3点,秘密审判这些已经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法轮功修炼者。邪党人员命令该院所有人员都要参加这次所谓的“公审”,却不把开庭的时间通知有关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这充份暴露了中共的邪恶和虚弱,暴露了中共邪灵欲毒害世人强拉世人陪葬的用心。

这些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后,大多数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邪党人员抓捕他们的原因是他们在一起开“法会”,也就是聚会,就是大家在一起谈谈修炼法轮功的心得和体会。这种对任何人都没有伤害的聚会,多年来一直被中共所仇视所害怕。他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到底遭受了怎样的对待,是外界一直关心的,也是看守所公安局等部门一直在回避着掩盖着的话题。但是,一些盖也盖不住的事实是: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抓的人中,退休工人王玉环被迫害致死;冯立平被殴打致骨折;陈彤被野蛮灌食而住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177602.html

2008-04-03: 长春中级法院再次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长春中级法院再次对法轮功学员高维喜、王福霞、石国良、杨德芳非法开庭审判。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高维喜、石国良、杨德芳、王福霞四人被长春南关分局曙光路派出所恶警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第三看守所。南关区公安局恶警为了“立功”,把他们四人的材料作为所谓大案报到南关区法院。

二零零八年一月份,长春南关区法院曾秘密开庭,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都作了无罪陈述。南关区法院以证据不足将此案驳回南关区公安局。

之后在吉林省公安厅企图罗织罪名对四人判刑而不断施压下,南关区法院将此案上报长春市中级法院。市中级法院同样以证据不足驳回。现在,长春市中级法院再次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3/175662.html

2008-03-31: 吉林延边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后面临被非法开庭
2007年,延边四名法轮功学员王福霞、石国良、高维喜、杨德芳被非法抓捕。据准确消息,3月31日上午在长春开庭,其中一位法轮功学员的母亲已到长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31/175519.html

2008-02-28: 请关注长春高维喜、石国良、杨德芳、王福霞被迫害现状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四十名大法弟子在吉林省长春市某小区聚会时被绑架,之后又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其中有的大法学员已被释放,有的被非法劳教。而高维喜、石国良、杨德芳、王福霞四大法弟子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第三看守所,邪党恶警正对他们進行非法判刑。

高维喜、石国良、杨德芳、王福霞四人是被南关分局曙光路派出所恶警绑架的,恶警对他们采取了不让睡觉连续审问的手段進行折磨。面对警察的审问,四人表现的义正词严,始终给警察和相关人员讲道理,坚信:我们没做错,告诉人真相没错,修“真善忍”没错,我们是无辜的。四人中,高维喜是七十岁的老人,王福霞也六十多岁。

南关区公安分局想要“立功”,把他们四人的材料作为所谓大案报到南关区法院。一月份,法院曾秘密开庭,四人家属闻讯赶到,法院人员很惊慌,问:“你们怎么来了?你们怎么知道的?”家属说:“我们是家属,有权知道。依法应该是你们负责通知我们,你们失职,我们也来了,这没错吧。”法院只好让四家各出一位家属,登记身份证后入场。据在场的人讲,四人在法庭上都作了无罪陈述,利用这个机会向世人讲大法好,使在场的人深受感动。

初审后,南关区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省公安厅不断催促,企图罗织罪名对四人判刑,南关区法院说那只能上报市中级法院。市中级法院同样以证据不足驳回,省公安厅仍不罢休,中级法院告知那就只能上报上级法院。目前案子仍在市中级法院,主管办案人孙立琴。

五月九日长春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发生后,很多大法弟子的家属都在积极找相关部门要人,有的很快就回来了。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的家属也经常去看望他们亲人,减轻迫害。

高维喜、石国良、杨德芳、王福霞四人的家属始终在积极努力,多次找相关部门,过程中很多人都了解了真相,有的说:“不就是印传单吗?算的了甚么?”有的说:“那么多人命关天的大案不办,还折腾法轮功,真没事儿干了。”谁也不愿管这个事,谁也不愿接这个案子。

从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至今,高维喜等四人在第三看守所被羁押了整整十个月,已经远远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期限。这让法院、律师都感到不可理解,为甚么非要把简单的事情搞大搞复杂呢?知法执法违法,又是为甚么?中共恶党对待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政策就是不讲法律,随心所欲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8/173268.html

2008-01-07: 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图谋陷害法轮功学员
邪党不法人员在不通知亲人及家属的情况下,预谋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在长春市南关区法院秘密对高维喜、王福霞、杨德芳、石国良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7/169789.html

2007-06-14: 长春大法弟子石国良、王福霞、杨德芳、高维喜被绑架补充消息
长春大法弟子石国良五月九日被绑架,六月十一日长春市南关区公安分局恶警通知石国良的家属并告知已被“批捕,已起诉到检察院”。石国良家属向恶警要人,恶警拒不放人。据了解,和石国良一起被绑架的同修也已被非法批捕,恶警已经起诉到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4/156795.html

2007-06-01: 5月9日长春大法弟子被绑架情况补充
大法弟子被送到第三看守所,家属去三看也不让见人,只能存衣物和钱,被迫害到甚么程度,不得而知,找到分局,分局推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又推到三看,推来推去,耗费了精力财力,至今也没见到家人。

高维喜、王福霞、石国良、杨芳现均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156048.html

2007-05-14: 吉林长春市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的补充
5月9日下午,大法弟子徐毓妨参加40人法会被邪恶绑架,当晚遭到抄家,现非法关押在八里堡拘留所。望长春大法弟子正念加持,积极营救。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下午三时许,约四十名大法弟子在位于长春市二道区北八道街长江小区的大法弟子王丽丽家陆续出小区时被便衣警察绑架。

五月九日被南关分局绑架的大法弟子杨芳、石国良(音)被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高维喜、王福霞还在南关区分局。

据悉,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常世革的公司并没有被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4/154773.html

四平 梨树县 石岭监狱(四平监狱,石岭子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434)

2016-11-16:对吉林省梨树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责任单位信息:
梨树县政法委:
610副书记李长富0434-5234610、5223984宅5223502、15643458333、13304359610
梨树县法院:
副院长李仁13630745999(主管刑事庭)
刑事庭庭长田文军13904359898、0434—3196048
刑事庭副庭长李 楠0434—3196046

梨树县检察院:
地址: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南大路260号,邮编136500
大厅公诉科:04345275241、04345275242
刑检科主任检察官姜彤辉04345275512、04345275507
刑检科检察官王志国17604345127、04345275512、04345275507
刑检科某检察官04345275509

梨树县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南大路260号,邮编136500
局长姚广宇
副局长左海滨13943316628、18043407008、04345254008
副局长孟智群13604343798、04345254001
国保大队长王明山18629859933、15590236999、04345254041
国保副队长马文洋18543417077、13154343456、18043407082、13154343456、04345254045
国保教导员张喜昆18543417076、15004468567、1804340728、04345254041
国保警察杨文18043407083、15981598900、04345254041、04345254044

四平市国保支队头目:王某、徐某04343130475


2014-06-05: 四平监狱地址:四梅线石岭邮局135信箱(四平市石岭)吉林省监狱
邮编:136505

主管改造监狱长:高平
电话:0434-3312318
部分办公电话号码:(区号:0434,总机54622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4)

2011-05-03: 吉林省九台市纪家乡派出所
张海 所长
相关信息
派出所电话:0431-82588310

2008-02-28: 附: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电话区号:0431
单位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景阳大路
单位电话 :87685400 邮政编码 : 130011
孙天琴(主要审理高维喜、王福霞、石国良、杨德芳等四人案子)电话 88558970
姜博仁 办公室主任 88558405 87685888
李湘凡 副主任 88558412 87677041
尹彦久 副主任 88558411 87629042
郑玉芹 副主任 88558519 87621118
韩 松 秘书科 88558413
任翠艳
田庆明 秘书科 88558410 87685684
尚洪涛 秘书科 88558415

王国峰
孙小鹏 陪审员办公室 88558291 87628664
何 欣 微机通讯科 88558416
安 宁 微机通讯科 88558416
杨尚辉 微机通讯科 88558416
王兴杰 总机 88558708
谭民 监控室 88558285
张栩 档案科 88558271
张河宁 档案科 88558271
何长茹 装备科 88558112
王明成 装备科 88558507
遇淑云 装备科 88558507
周 越 财务科 88558521
随晓东 财务科 88558521
李 浩 综合科 88558515
刘彦吉 综合科 88558513
祝 航 综合科 88558513
王国峰 综合科 88558517
文印室
冯 丛 政治部副主任 88558431 87690985
王素贤 干部处 处长 88558460 87690987
曹丽华 干部处副处长 88558705
于 冰 干部处副处长 88558453
华子琳 干部处副处长 88558455
李雪 干部处副处长 88558455
韩新健 干部处副处长 88558456
张景波 干部处副处长 88558458
周其巍 干部处副处长 88558402
曹丽华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05
于国乔
李运利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01 87628649
韩喜臻
周立新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03 87628721
薛财宝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07
陈洪喜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07
赵 翔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09
殷明玉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09
杨翊爽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11
张佳春 考评委员会办公室 88558711
冯 丛 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 88558431 87690985
喻德强 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 88558438
吕东玲 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 88558439
张德权 老干部处处长 88558282 87624211
李虎臣 老干部处处长 88558281
姜国平 老干部处处长 88558281
张晓伟 宣传教育处处长 88558437 87690993
高平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43
丁洪波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50
何其刚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45
杨立群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48
黄发科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51
赵星天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52
王贤成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44
吴政宏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446
刘树峰 宣传教育处副处长 88558713
赵国 图书资料室研究室主任 88558433 87690977
于 兵 图书资料室研究室副主任 88558436
赵 璐 图书资料室研究室副主任 88558432
杨矜铁 图书资料室研究室副主任 88558435
韩会志 图书资料室研究室副主任 8855843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