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常德市 >> 宋折梓(宋浙梓,宋哲梓), 女, 57

个人情况: 常德市东郊供销社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湖南常德市武陵区城东234号
拘留时间: 2004年5月31日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四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25
家庭成员: 儿女: 袁东兰(袁东楠,袁冬兰,袁冬楠,夫刘湘陵)
夫妻/父母: 宋折梓(宋浙梓,宋哲梓)
女婿: 刘湘陵(妻袁东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1-21: 母亲被迫害致疯 女儿女婿被非法开庭
在湖南省常德市有这样一家三口,母亲宋浙梓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女儿袁冬兰也开始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路。母亲是一个很能干的生意人,承包了东郊百货商店,一家二百多平米的店面,生意红火,收入颇丰。女儿也在店内帮助母亲打理生意,一家人按法轮功教导的做好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又忙活生意,其乐融融。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幸福的家庭在中共恶党的迫害下,支离破碎,一家三口均陷囹圄。马上就是辞旧迎新阖家欢聚的除夕之夜,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在计划着怎么样过个热闹欢乐的年,而这一家三口却经历着人间惨剧,无比凄凉辛酸。昔日能干的母亲宋浙梓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价值十几万元的商场被搞垮,存在银行的钱被冻结;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三年多,被洗脑迫害致神志不清(具体情况见明慧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九日的报道)。女儿袁冬兰,又名小薇,三十岁。二零零二年袁冬兰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袁东兰在郴州街头被非法抓捕。袁东兰是一个美丽的姑娘,为人善良、勤劳、温柔。在流离失所的五年里,她坚定地修炼,讲真相,曾两次被非法抓捕都走脱。一个月后,九月十一日晚,她丈夫、大法弟子刘湘陵在长沙市一医院内被三名便衣警察左右夹攻,非法抓捕。

袁东兰的丈夫刘湘陵在修炼前,因屡次参与群架斗殴,在当地“小有名气”,还为此坐过牢。父母、家人都拿他没办法。后在一些法轮功学员多次善意规劝和讲真相下,刘湘陵也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修炼后的刘湘陵,摒弃所有恶习,认认真真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做事,踏踏实实做人,修炼前后的他判若两人。父母和家人为之欣喜。袁东兰被迫流离失所后,刘湘陵独自一人承担起养育孩子的责任,毫无怨言。

据传,九月十二日,常德恶警将袁东兰、刘湘陵送去武陵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过程中他们两个把手铐脚镣取下,可惜在犹豫片刻中没有走脱。恶警将他二人毒打得半死,袁东兰(小薇)挺过来了;刘湘陵实在承受不住,在酷刑逼供之下被迫承认给常德当地人装两套卫星接收器之事。十二月六日,武陵区法院又对袁、刘二人提起非法起诉。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袁冬兰、刘湘陵被常德市武陵区法院一审开庭,目前仍不知道具体判决情况。据传邪党欲将袁冬兰非法判决重刑,也企图判刘湘陵的刑。两位善良的大法弟子又面临更残酷的迫害,他们九岁的儿子也将面临失去父母的爱护,不得不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一个完美的家庭,被中共恶党给迫害的如此凄惨。

我们紧急呼吁国际社会、追查国际、国际人权组织和一切(包括常德本地的)善良的人们出手相救,采取有效措施,立即制止中共恶党的人权迫害,营救宋浙梓,营救刘湘陵、袁冬兰夫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170747.html

2008-01-18: 宋浙梓被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8/170571.html

2006-03-07: 营救在长沙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宋浙梓
湖南常德东郊供销社退休女职工宋浙梓,57岁。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修炼,2004年8月,宋淅梓被武陵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刑4年后,关押于湖南长沙女子监狱,遭受长期迫害,导致她精神恍惚,身体严重不适。2006年2月她的家人前去探望,女子监狱不准看人,说她因不守监规,取消她被家人看望的权利。

宋浙梓1998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得到了很大的受益。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为了证实法轮功的清白,于2000年4月、10月两次去北京上访,只因讲了真话,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回来后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市二看守所和拘留所),绝食6天后才被放出来。几天后又被绑架绝食6天才放人。

2002年7月12日又在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中经历了各种折磨(明慧网2004年12月20日报道她在里面迫害的经历),绝食86天,劳教所恶警怕她死在里面,向家人索要8000余元后,于2003年12月5日才勉强放她回家。

2004年3月5日上午9点,武陵区610、居委会、城东办事处及城东派出所,派出4辆警车,十几名警察,将正在街道经营的宋淅梓家的门面团团围住,把她及其小女婿绑架,她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5月 31日,她请工匠在家安装铁门,下午突然有20多名不法人员闯進了她家,翻箱倒柜的抄家,把她再次绑架。她被非法关押在常德第二看守所。

2004年8月武陵区法院将宋淅梓非法秘密判刑四年。宋淅梓被强行送往湖南长沙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因宋浙梓不放弃修炼,长沙女子监狱对她长期进行迫害,长时间的劳役、经常灌输诽谤大法的话语,还强迫穿狱衣、背监规。长期的精神折磨导致她精神恍惚,身体严重不适。2006年2月她的家人前去探望,女子监狱不准看人,说她因不守监规,取消她被家人看望的权利。

几年来,宋浙梓一家被这场迫害搞的家破人散,首先是价值十几万元的商场被搞垮,存在银行的钱被冻结。大女儿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长沙女子监狱,2005年11月才被释放;小女儿流离失所至今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7/122257.html

2005-12-15: 湖南常德市邪恶之徒仍在迫害大法学员
大法弟子董福云已失踪几天,估计已被邪恶之徒绑架到洗脑班;多次屡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宋哲梓在湖南长沙女子监狱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而邪恶之徒仍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5/116547.html

2005-11-13: 长沙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犯罪事实补充
已知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还有:湘潭的莫利琼、新化的罗巧利、衡阳的王平、岳阳的李望喜、廖翠、李莲春(60多岁)、常德的宋浙梓、怀化的杨晓辉、李世荣、唐清英、肖桂英、谭建阳、长沙的张富荣、康瑞琪、赵莲琴(68岁)、邵阳的禹菊香、株洲的张和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3/114458.html

2004-12-20: 湖南省常德市东郊供销社退休职工宋浙梓的诉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0/91834.html#2004-12-19-kg-1

2004-12-20: 湖南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真实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0/91814.html

2004-09-05: 湖南常德市武陵区不法法院以“精神病”诽谤55岁的法轮功学员宋浙梓的辩护人高嘉秀,不准高嘉秀代理辩护,2004年8月2日宋浙梓被非法秘密开庭判刑四年。

宋浙梓是湖南常德东郊供销社退休女职工,家住常德市武陵区城东234号。因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而遭到了常德市武陵区610办公室的长期迫害,5月31日被不法人员抄家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常德第二看守所。6月24日常德市检察院通知她家人说她被起诉了,叫请律师。

宋浙梓家人为请律师四处奔波。在强权高压下没有律师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好不容易请到一位辩护人高嘉秀,办好了委托代理的一切手续。7月7日早上8点,高嘉秀带着委托书和自己身份证来到了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五楼刑庭第三个办公室,找到了毛庭长,当毛庭长接过宋浙梓的委托书说道:“宋浙梓是政治问题。”

高嘉秀回答:“不管她是什么问题,在我心里她是一个好人我就为她辩护。”高嘉秀问毛庭长什么时候开庭。毛庭长说:“这段时间很忙还要学习毛主席的延安精神,那就下个礼拜五也就是7月16日问信吧!”

7月16日上午八点高嘉秀打电话询问开庭日期后,骑车到法院,当来到五楼刑庭第一个办公室门口时,高嘉秀见到了毛庭长就在第一个办公室里面,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常德市武陵区610办公室的郭宏明和戴曦。

法院了解到高嘉秀炼法轮功,串通居委会,给高嘉秀及她家人施加压力,挑起其丈夫打她。后来,高嘉秀数次去法院询问开庭月日期,法院百般刁难她,并诽谤说:你有精神病你不能代理。

7月28日法院来人通知宋浙梓说:你的代理人有精神病不能代理。8月2日,几个人冲入监房,强逼宋浙梓穿囚衣,说今天开庭。宋浙梓拒绝开庭,拒绝穿囚衣,被不法人员强行按住穿上囚衣、戴上手铐、拖上警车。

审判庭里,有武陵区610的几个人,没有宋浙梓的家人,也没有宋浙梓的辩护人。审判长是位女法官,副审判长是毛庭长,现场戒备森严。据说,当时传说常德市要审一个大人物,市里所有炼法轮功的都被严密监视着,不准外出,由居委会开工资。法院周围150米都有人严密把守不允许人经过。

不法法庭在一开庭就宣布说:宋浙梓的辩护人高嘉秀有精神病,不能出庭進行辩护。强加给宋浙梓莫须有的罪名,并宣判刑期四年。

55岁的宋浙梓,年轻时体弱多病,长期医治不见好转,1998年年底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99年江××团伙迫害法轮功后,宋浙梓因说明法轮功真象,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在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遭受折磨,恶警怕她死在里面,向家人索要8000余元后,于2003年12月5日放她回家。2004年5月31日下午五点钟左右,一伙人突然闯進了她家,不分青红皂白的在她家翻倒柜,强行将正在炼功的宋浙梓从三楼抬下来,硬把她塞進汽车的座位底下,绑架到610洗脑班(青峰煤矿)招待所。洗脑班头目易公英抢走了她家的钥匙,交给了城东办事处政法委书记、610恐怖组织头目单仁伟。6月1日,单仁伟、龙××一伙人在没有任何证件、没有旁证人的情况,又一次洗劫她家,连她孙女攒的40元零用钱都被拿走了。

2004-08-29: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于2004年8月2日上午,对大法弟子宋浙梓進行秘密审判,辩护人高嘉悦,原名高家秀。宋浙梓因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基本的公民权被剥夺,审判的过程中法院150米不允许任何人進入,最后,法院对宋浙梓非法判四年刑。

2004-08-10: 湖南常德东郊供销社退休女职工55岁的宋浙梓,5月31日被不法人员抄家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常德第二看守所。武陵区不法人员6月18日以“涉嫌组织、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为名陷害宋浙梓老人,为進一步的迫害作准备。宋浙梓老人在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于2003年底释放。

宋浙梓,家住常德市武陵区城东234号。年轻时体弱多病,长期医治不见好转,1998年年底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宋浙梓因说明法轮功真象,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恶警怕她死在劳教所,向家人索要8000余元后,于2003年12月5日放她回家。

2004年3月5日上午9点,武陵区610、居委会、城东办事处及城东派出所,派出4辆警车,十几名警察,将正在街道经营的宋淅梓家的门面团团围住,把她及与其小女婿绑架,非法关押了一个月。5月31日,她请工匠在家安装铁门,下午突然有20多名不法人员闯進了她家,翻箱倒柜的抄家,把她再次绑架。现在宋浙梓被非法关押在常德第二看守所。

2004-08-05: 2004年5月4日,宋折梓在常德市三岔路发传单,被护城乡派出所便衣警察抓住,拘留半个多月,于2004年5月21日出来。5月31日,她请工匠在家安装铁门,下午五点多钟被恶警从三楼抬下来,在抬下楼时宋折梓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们用手捂她的嘴按她的头。在车上,恶警用极其卑鄙的手段把她按在汽车底下,致使她全身发紫,现在被关押在常德第二看守所。

宋折梓平日无故被绑架,是因为常德护城乡派出所的恶警想大捞升官发财的政治资本,对她在5月4日发传单被抓一事做文章,并整理材料送交检察院,事后恶警在宋折梓不在家的情况下大肆抄家。过后拿一张搜查证给她看,并把她八岁的外舅生女的四十五元零花钱偷走,真是无耻之极。警察只会偷、抢、绑架,抓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5/81055.html

2004-07-17: 湖南常德大法弟子宋浙梓被迫害一事明慧网于7月9日有所披露,最近邪恶之徒准备在常德武陵区法院开庭审判她。

2004-07-09: 常德市东郊供销社退休职工宋折梓,长期身患多种疾病,四处求医多方治疗,却没有半点起色,就在她十分绝望之际,修炼了法轮大法,时间不长她身体上的疾病不翼而飞奇迹般的好了,至此她对法轮大法更加坚定坚信。

自从江××一伙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她为证实大法進京和平上访被恶警绑架,长期关押在监狱。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宋折梓在株洲白乌龙邪恶中心经过86天绝食,恶警怕她死在监狱承担责任,才勉强放她出狱。

半年来,宋折梓先后五次被恶警绑押监狱,每一次宋折梓都以正念正行,并在其他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发正念的情况下闯出监牢。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宋折梓在家请瓦匠安装门,下午突然有20多人莫名其妙地闯進了她家,不分青红皂白、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在她家翻箱倒柜的抄家,强行把她家的大法书抄走,接着又把她从三楼抬下来,放進汽车座位底下。宋折梓面对恶警的强暴高呼“法轮大法好!”他们用手强行捂住她的嘴按住她的头,致使她喊不出声音来;一路上恶警们始终把她按在汽车座位的底下,致使宋折梓身上多处青一块紫一块的。

宋折梓被强行绑押到洗脑班,洗脑班的易主任和城东办事处的政法委书记610负责人单人伟强行拿走她家的门钥匙,一个姓龙的恶警再一次到她家翻箱倒柜,她家又一次遭劫,可恶的是就连她家外甥女放在冰箱里的四十元零花钱也给摸走了。

几年来,宋折梓一家被常德市610迫害得家破人散,首先是价值十几万元的商场被搞垮,存在银行的钱被冻结。大女儿用手机发“法轮大法好”的短信,被判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沙女子监狱;小女儿流离失所至今下落不明

2003-08-25: 湖南常德大法弟子宋浙梓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白马垄劳教所已一年之久,现已绝食抗议2个多月,生命危在旦夕。邪恶之徒们仍不放她,把她四肢绑着天天打点滴。7月中旬的时候她的家属去看过她一次,现情况不明。

2002-12-20: 湖南省常德市玉园宾馆是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恐怖场所,座落在市北站原县招待所,里面比监狱牢房还阴森,已非法关押了32名大法弟子。据玉园宾馆内部人士说,大法弟子们在里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每间房间关一个大法弟子,其中每晚都有2—5个犹大对大法弟子進行车轮战。

其中有一个叫宋浙梓的法轮功学员,50多岁,她自己开了一个商店,她是被一群便衣抬上警车的,在警车里她大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过路行人都见证了警察的丑恶行为。

她被送到玉园宾馆,每晚4、5个犹大不让她睡觉,对她進行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宋浙梓坚定不屈,邪恶之徒气急败坏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判了她2年劳教,现已被送到了更惨无人道的湖南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

2002-10-14: 湖南常德市邪恶之徒将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长期劫持。其中一名五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宋浙梓(七月被绑架)被非法送往株洲市白马垄女子劳教所

2002-07-30: 湖南常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实纪录

我的母亲名叫宋浙梓,常德市东区供销社退休职工。是98年11月得法的。得法前因身体不好有内风湿,夏天不能喝冷开水,腿脚麻木、静脉曲张,连上楼都吃力。学过多种气功、试过多种民间偏方、信过许多小道治疗方法、也到过许多医院检查(医院居然说我母亲没病),可就是治不好。以前我母亲脾气很暴躁,喜欢骂人。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后,身心得到了很大的受益。也使我和我姐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取缔了,我们都感到不解。于是2000年4月我母亲去北京上访。

常德的“610”办知道了我母亲上访的事后,就要我母亲单位的领导去北京找人,我母亲因没找到信访办就回来了。知道我母亲回来后,常德的“610”强行把她抓到常德市城东派出所关了2天,家人担保才准回家,并罚款4000元,说是到北京找人的路费由我们出。

同年9月29日我母亲与当地的功友二十多人一起去北京再次上访,在郑州被截后关押在常德市第二看守所,因她是第二次上访就把她判了一年半的劳教,送株洲因血压太高被送回来,第二看守所把情况汇报给省里,省里批示解除劳教放人回家,可邪恶的“610”骗说放人回家,却直接送到市拘留所,搞转化洗脑班,每个月还要向拘留所交340元的伙食费。如不交伙食费就不准家属探望,交了钱也只能在交钱的时候看一次,你想下次再看它们又向你要钱。一起骗去的有二十多位功友。每天给她们吃的都是一个菜——水煮烂白菜叶。一年四季喝的、洗的全是自来水,还时不时对她们拳打脚踢、精神虐待,逼着她们写“三书”保证书、转化书、揭批书,说写了才准放人。

拘留所专门设有“转化室”,他们想要“转化”我母亲,我母亲不肯,他们就找来二十多人强行把我母亲拖到转化室,把她一个人关在里面,还弄伤了她的脚,24小时轮番对她進行精神虐待,不让她睡觉,折磨了二十多天,看我母亲仍然坚持炼法轮功,他们后悔说该不把我母亲弄出来,阻碍了他们“转化”后面的大法弟子,就这样他们的邪恶计划破产了。

2002年4月我母亲和其他坚定的功友陆续绝食,6天后她们用正念闯出了魔窟。我母亲被关押了18个月之久。放出来的功友每个都派有专人监视和跟踪。我母亲只在家中呆了8天,就又被邪恶的“610”、武陵区委、城东派出所、居委会、区供销社领导一行三十多人强行带走了。理由是有人打了三个匿名电话说我母亲会去北京自焚,这么荒唐的理由都找得出来。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我母亲单位上政保科的李开政报的。因我母亲去买菜没向他“汇报”,那天他问我们,我们不仅没告诉他,还严厉的说了他一顿,希望他别助纣为虐。谁知他记恨报复(因他在看守我母亲期间经常打被关押的功友,我母亲出来后把他的恶行告诉别人)。被抓走后又直接送入拘留所,我母亲坚决不配合邪恶继续绝食,绝食第五天时,我们去向他们要人,他们竟然向我们勒索一万六千元钱,我们不答应,他们又把价码降到八千元,我们不给,五千也不干,他们的目的就是诈钱,我们说要出了什么事所有的责任由他们全部负责,他们害怕了,最后通过家人的多方努力终于在绝食六天后把我母亲放了出来。

可邪恶迫害我母亲还没有结束,2002年7月12日,我母亲又被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四五个人强行把我母亲抬上车,为了阻止他们的这种恶行,他们把我的手臂都弄紫了。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践踏人权,乱抓无辜。我母亲在车中一路高呼着“法轮大法好”。后来打听送到了“610”新办的裕园宾馆转化班。听说这次全市大量乱抓无辜是因为7月11日常德市市长陈军文在常德电视台公开说“对法轮功的人绝不手软”。

我姐已于一个半月前因发短信息讲清真相被人告发被迫流离失所了。听说他们也要抓我,正四处打听我是否去上过网,我母亲抓走后第三天我也离家出走了,我不希望向我母亲那样被邪恶强行带走,因为他们对法轮功的人是不讲法律、不讲人权的,随时都可以到处乱抓人。至今发稿日期止我母亲已经绝食十八天了(被抓的那天就开始绝食以抵制邪恶对她的迫害)都没放出来,还不准任何人去探望。望各界人士能伸出援助之手,停止邪恶集团对善良百姓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30/34059.html

常德市联系资料(区号: 736)

2018-06-03: 常德市检察院
电话号码:+86 736 779 2037
常德市鼎城区司法局
电话号码:+86 736 738 2667

主管案件人的母亲电话(姓罗)15211225212

常德市鼎城区610主任和社区综治办
贺主任
临江居委会——0736-738372513875157105、15173650898
周胜:15173653173、18711647695
610办公室:13873683100

2017-06-23: 常德市检察院
电话号码: +86 736 779 2037
常德市鼎城区司法局
电话号码: +86 736 738 2667

2015-11-18: 看守所电话、0736-7798016
看守所所长【欧阳文祥】电话、13807368592
看守所副所长【朱立群】13975610318

2015-08-31: 石门县法院:
电话:0736-5323127 5324710
传 真:0736-5323127
立案庭: 0736-5335583
审监庭:0736-5336577
刑事庭:0736-5324362
2014-11-01: 湖南省常德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白鹤山,邮编415116
电话:0736-7898540

2014-10-21:
石门县公安局0736-5153606 \5322841\5150201传真0736——5150201转6012
石门县所街乡政府0736-5448016
石门县政法委0736-5322306
所街乡派出所0736-5448425

石门县拘留所电话:
0736-5323133
5335345、5323799、5324696、5338692、5336006

2014-09-30:
常德市陬市镇派出所:
陈坤  电话15073670808

2012-08-18: 参与迫害成员
鼎城610:0736—7373930(袁,办公室)
草坪镇综治办:13908414713(伍)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6)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法院:
副院长 王伟成 手机13907364263
审判长 陈朝阳 电话7713549
审判员 谢恋梅 书记员许成东
审判员 毛华灿 手机13974219562 宅电7715922 办电7517515
副局长 王华 手机13975666717
--------------------
5月31日参与绑架的主要人员如下:易桂初,常德市城东派出所教导员;
付中林,常德市武陵区红庙社区主任;
唐芳,常德市武陵区红庙社区主任;
曾凡敏,常德市城东派出所警察驻红庙社区恶警;
单人伟,常德市城东办事处610头目,手机: 13037365199;
龙治刚,常德市武陵区政保大队干事。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参与绑押宋折梓的主要人员:
易桂初:常德市城东派出所教导员
付中林:常德市武陵区红庙社区主任
唐芳:常德市武陵区红庙社区主任
曾凡敏:常德市城东派出所擎察驻红庙社区片警(邪恶)
单人伟:常德市城东办事处610负责人手机: 13037365199
龙治刚:常德市武陵区政保大队干事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3-15: 在湖南株洲白马垄劳教所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属呼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5/122903.html

2004-09-05: 法院诬陷辩护人是精神病 湖南省宋浙梓被秘密判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5/83430.html

2004-07-17:湖南省常德市东郊供销社退休职工宋淅梓,年轻时体弱多病,长期医治不见好转。九八年年底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九九年7.20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她于2000年5月進京上访,因没找到信访办只好返回家中,回家后却被带到城东派出所关押一天,并罚款5000元才释放。同年9月底再次去北京上访,在中途就被拦截回来,却被常德市武陵区“610”非法劳教一年,送往株洲白马垄劳教所,因有高血压劳教所拒收,押送回来。“610”一伙以办“转化班”为名,把她关押在常德市拘留所,并每个月要宋浙梓的家人出340元生活费,不出就不准见人。当时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几十人。直到2002年3月绝食绝水5天才被释放。(关押时间一年半)

出来后第六天,宋淅梓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邪恶的“610”一伙又强行把她抓進拘留所,他们抓人的荒唐理由是有匿名人打电话说:“宋浙梓要去北京自焚。”宋的家人如何向他们解释都不听,二三十人强行在她的大女儿家把人拖走。宋浙梓又绝食六天,她的家人前去要人并要其家人用财产担保才放人。

2002年7月13日,武陵区“610”及城东派出所的恶警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在宋浙梓的商店里强行把人抬上车,送往玉园宾馆洗脑班,由于她对大法的坚定坚信,抵制洗脑,她又被强行劳教一年半,送往湖南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她坚持按师父所讲的三件事去做,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恶警指使吸毒犯包夹折磨,最后她绝食八十六天,狱医实在不能从她身上抽出一滴血来了。恶警怕她死在监狱承担罪责,于2003年12月5日放她回家。并向她家人索要绝食期间的医疗费8000余元。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