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七台河 勃利县 >> 高淑华, 女, 4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
有关恶人: 三大队教导员刘铭、大队长牛晓云,副队长孙宝莲、王丹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4-20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七台河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24: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高淑华讲述遭迫害经历

提起高淑华,十年前,在勃利县很少有不知道她的,因为警察绑架她被列为所谓“大案”,高淑华被关进医院后,在警察的看管下成功走脱。勃利县中共人员当时是如临大敌,非常恐慌,通缉她,惊动全县到处抓她……

高淑华是如何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以及中共江泽民、曾庆红集团打压法轮功后她所遭遇的情况,请听她的自述:

一、喜得大法

我于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出生,今年55岁。我是一九九八年开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记得是我妈过生日(黄历二月二十九)之前一个星期左右我得的法,是听邻居介绍我才学的。

我当时心情不好,家庭不和睦,哪家有顺心的事啊?我总跟丈夫吵架,骂他不骂死他都不解恨。为什么呢?我丈夫哪方面都好:没脾气、干家务、把钱都交给我、对老人还孝顺……。就是有一点,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他有外遇,我心情很压抑。心情不好就上火,一上火嗓子就肿疼,嗓子沙哑,说不出话来,让人给揪一揪能好受一些,现在好了还有一个死肉。我学大法前还有妇科腰痛病,本来丈夫上一天班很累,还得天天给我按摩;我还有腰间盘突出的症状。

我家东院邻居阿姨和我们处的很好,她们老俩口非常关心我,经常开导我。下了班,晚上我没事愿意上她家,有时她们也找我过去。阿姨的老伴当时学法轮功,劝我学法轮功,说法轮功好。他跟我说:大法师父让人向善,学了这个功,家庭和睦,祛病健身有奇效,身体也健康了。

那天晚上我上她家,她丈夫把大法书《转法轮》拿来让我看。翻开书我一看师父的照片,看师父挺亲切的,好象在哪见过;我又看目录,有“吃肉问题”,是第七讲。我当时不愿意吃肉,我有好奇心,就先看看师父是怎么说的,因为佛教中说不能吃肉,是戒律。看完这小节,回家我就开始流鼻涕,但没有象感冒那样难受的感觉,我当时不知道是咋回事(以后看大法书才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排身体的脏东西,我没吃药就好了,修炼前我也不愿意吃药)。邻居一听我说的情况,就说:你快上学法点,你快上学法点。他可能认为我根基好吧,就是让我学法去。学法点在哪我也不知道,白天我要上班呀。晚上他领我去了,是离我家不远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家,女主人也是学大法的,她把屋子让出来,愿意让附近的法轮功学员到她家集体学法。

我去了,当时没有大法书,当时大法书很缺。女主人给我介绍一个人有书,看她学没学。也是师父安排的,我们去了,结果她没学,就把大法书给我了。我说我给你钱。她说:你给啥钱呀,俺们也不学,也不看,搁那也是搁的,那就给你吧。就这么的我就有大法书了,学了这个法以后就放不下了,就知道好,谁说啥我也不放,早晨晨炼,白天上班,晚上学法,一天非常快乐。

不怕你们笑话:我在学校上学时是劣等生,你说弹啊、唱啊、写啊、算啊……我什么都不行,不愿学习,不愿看书,就连小说我也不愿意看,我啥都不爱好,就是愿意干活。可大法书迷住我了。我能学进去,看进去,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跟师父说:我指定做真修弟子!就象发愿似的。得了这个法就信了一点不动摇。学法以后我突然一下就不骂人了,不和丈夫吵了,身体不知不觉也都好了,也不用丈夫天天给我按摩了,我丈夫也轻松了,他说法轮功是好。

这么好的大法,可是突然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就不让炼了。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让炼了?为什么要污蔑?我心情挺压抑的。我虽然也去了北京,但是当时北京到处抓人,我也没做啥,就无可奈何的回来了。后我被绑架迫害三次。

二、第一次被绑架

我第一次被绑架是在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勃利县非法部门继中共打压法轮功后,想第二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新起街道想当(迫害法轮功)标兵(那年他们真评上标兵了),全县它们先下的手。年头多了,我也想不起街道的人是谁了,那天街道的两个人上我家,说学法轮功的得挨家登记。我说登就登吧。她们说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啊!她就在表上写:炼啊。她就捅咕另一个人小声说:回去咱就说她不炼。我一听,我说:那可不是我说的啊,那不算。

隔了三天吧,我也记不准日期了,是十月上旬的时候,天没冷但也不暖和了,街道的人上大李姐(注:是李淑珍,遭迫害后现不幸离世)家,我当时也在大李姐家。街道的人说我:正好你也在这,你们俩都上街道去一趟。俺俩就去了。当时到街道(办)的时候也没注意到有警车。进屋一看屋里有警察四个,其中有县政保科的孙成义,其他人不认识。张牙舞爪、比比划划问我俩炼不炼?俺们说炼啊!就给我们抓到新起派出所了。还问,你上没上北京?我们说去了。去北京干啥?我们说师父受污蔑,当弟子的就在家挺着?我们炼功也受益了,也没病了,我们怎么能不替师父说话呢。不到两小时,就把我俩送拘留所了。那时候全县就我俩先被非法关进去的,给我俩录像了(在电视上报道了)。隔几天又陆续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拘留所装不下,把我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分到后院(看守所)关押,后来拘留所又增加一个监室,把我们又转回拘留所关押。

非法关押了我俩两个多月,过完二零零零年元旦后,在一个大雪天把我们放了,每人罚了四千块钱,又另交伙食费七百元。过完大年,警察到我家还要绑架我,我当时没在家,在我妈家,他们不知道我妈家,没绑架成。

三、第二次被绑架

第二次是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绑架我。(注:勃利县法轮功资料点遭到多次破坏,法轮功学员很多被绑架、劳教、判刑,有的被迫流离失所。人们看不到法轮功真相资料,高淑华很着急。为了让受中共蒙蔽的民众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中共是邪的,她上宽带,购买电脑和打印机等制作真相资料给民众。)

二零零七年初,全县当时没有资料点,我就自费买机器打印资料。当时我家在东城平房住,当时平房安网线的很少,我上网下载资料就被国保大队注意了(出事后才知道)。一天下雪,我开着大门往外扫雪,国保大队队长史万新(我当时不认识他)穿便衣和安网线的人进到我家,说看网线。我说你看网线干啥?安网线的人问:你家网线好使吗?我也不懂好不好使。肯定是出差了,我要不怎么能找小卞靖呢,卞靖当时在我家正忙着呢。他们在屋瞅一圈就走了。后来猜测国保大队知道我上网,就和网络公司在我的网上做手脚,再到我家看网络有没有问题,进行确认,以后就对我监控了。在绑架我之前,那时候能上网,但是就给我们记录了。我当时电脑是两个系统,俺家孩子在常人网上聊天,他们都有记录,这是他们把我家孩子找去问才知道的。

他们另一方面是蹲坑监视我们。俺家隔壁是公安的亲属,蹲坑点就设在他家(这是事后知道的),有熟人发现有可疑人在我家房前屋后转悠,让我注意点,我也注意,可是他们四班倒(轮换),一天24小时监控我,我不知道。(我被绑架)出完事了,我在医院被抢救时,新起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和我家丈夫熟悉)看见我了,他跟俺家丈夫才说:不知道是你媳妇啊,俺们在那疙瘩(东北方言:地方的意思)蹲两个月的坑,四班倒,要知道是你家就告诉你呀。那就是过完大年就把我监视起来了,过后办案警察对我说:都知道谁谁有你家的开门钥匙。他问我家丈夫都谁有你家的钥匙?俺家丈夫说:我家的钥匙凭什么给外人?他确实不知道,他不修炼,我没告诉他。我丈夫不承认,说没有。警察说没有啥?警察就说有谁谁谁,都说出名了,那俺家丈夫也不认识谁。

我是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多被绑架的。那天电脑不好使,找的卞靖到我家看看。县公安局局长高云军和610主任郝永波带领20多名警察把我家围住,两名警察翻墙跳进我家院里,强迫我打开了大门,这些人进来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非法抄家,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在我家抢走电脑一台,两台打印机,一台激光黑白打印机,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还有《九评》及大法资料,现金五千多元,还有我丈夫工资折(后来工资折给了),都搜走了。把卞靖绑架了,然后非要把我带走。我一个良家妇女从没见过这种邪恶的场面,我当时被突如其来的惊吓,身体抽搐昏过去了,后来把我用救护车拉县医院抢救。

在医院检查心脏不好,以前我心脏很好,从这次迫害以后才有心脏偷停的毛病。在医院又开始大流血。在医院的八天期间,二十四小时都有警察轮班看守。在医院期间我一直大流血,大夫说是惊吓引起的,干治治不好,他们公安也看不起了,要给我送七台河警官医院。我在医院八天期间我不能吃喝,俺家孩子听他们办案的小声说:她(指我)不说她的经过什么的,就给她整七台河警官医院去。我听说七台河警官医院看管的很严,我知道我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我不想被他们继续迫害,我就想找机会走脱。当时在县医院老位置住院处的西侧平房区,屋里两个警察看着我。四月二十四日夜里,警察看我很虚弱,俩警察都睡了,我趁机走脱(事后在县医院住院费是警察让我丈夫结算的,能有2000多元)。

四.流离失所的日子

时间是四月二十五日凌晨两点左右我走出了医院。我还怕追赶,我拖着虚弱的身体一路小跑。当时东北的季节是凌晨三点左右天就放亮了,我必须在天亮前离开县城,进入离城二公里左右的山中。我不敢打车坐车,不敢走大路,一路小跑进山,翻过几座山,还进了墓地,天还没亮,真是阴森可怕,当时天气还很冷,我真冷啊!我只穿着一件在家干活穿的旧衣服,拉锁还是坏的,棉袄还瘦小。我无处藏身,有家不能回。这时天已亮了,我在山上的树林中看山脚下的公路上,警车呼叫着,一路鸣着更使人恐怖的警笛奔驰,进入了公路旁的村屯。

后来知道:当警察他们发现我走了,问我孩子,你妈呢?孩子就哭,说:我妈你们给整哪去了?我睡着了我不知道啊。警察说那上你家吧。女儿说那就上俺家吧。回家没有看到我。警察说,那就上你姥姥家看看。姥姥家也没有我。

在我走脱之后,警察到处找我,他们动用了大批的警力带着枪,封锁了各个道口,检查所有车辆,连车后备箱都让打开看。我的家人都被严密监控,县里和乡下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盘问了。和我有来往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牵连了,警察到他们家中逼问我的下落。他们下很大功夫了,我和我丈夫的亲属家都去找了,我丈夫走哪他们跟哪,目的是能找到我。

有一次警察找到我丈夫的朋友家,问我丈夫的朋友看没看到我,我丈夫的朋友没好气的说:她炼法轮功碍我啥事?!警察说,她丈夫上你家了。朋友说,她丈夫上我家,她就得在我家啊?!丈夫的朋友把他们说一通。

我当时的处境非常的困难和艰险。我不能再走了、怕碰见人,我在山里坐了一天,天黑了,我才下山,到了一个亲戚家,亲戚看见我吓的够呛,说警察刚走。亲戚不敢收留我,怕被牵连。我只有一人在一个没人住的空房子里住了七天,我不能出屋,怕被别人发现。当时的四月,黑龙江的天气还是很冷,特别是夜间,更冷,把我冻得够呛。后来我实在忍受不下,就烧火了,被邻居发现,我就不能在本地呆了,我又连夜坐火车离开本地。

当时我手里只有五百元钱,就辗转流落到外地。当时为了不暴露,我家亲人,包括我丈夫和孩子我谁都不能联系。后来我就到了外县的一个小屯要到一个亲戚家,当时下火车还没亮天,我不知道亲戚家在哪住,把我冻得够呛,等天亮了有人家烟囱冒烟了,我才能敲门打听,我找到亲戚家住处时,亲戚家也没开门,我就在外面等着,等他们开门后发现了我,让我进屋,我把实情说了,他们也很害怕。他们的邻居也总上他家玩。为了不让邻居发现我,邻居一来,我就藏在小后屋里。老太太害怕,睡觉的时候就突然吓醒了,坐起来说:哎呀妈呀,这样的日子咋活呀?我想这不给人家带来压力了吗,我就离开了他家,只好远走他乡到外地过着流离失所的艰难生活。

二零零九年七月份我回来了,但是一般情况不敢出屋,怕被人发现。丈夫怕我再被抓,他上班就把我反锁在屋里。

五、第三次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在勃利我第三次被绑架。那天下午6:30左右,在母亲家往回走的途中,走到水务局和社保局之间位置处,很快就要到家了。一辆警车从后面追到我面前停下,下来两个人管我要身份证,这两个人一个是国保大队的史万新;一个叫大鹏的人(后来知道是董野),三十多岁,挺胖,一米八的个子。我当时也认不出史万新,史万新也认不出我了(可能是我的手机被监控定位了,因为他们知道我丈夫的手机号,我丈夫和我通过话)。我说你凭啥管我要身份证?史万新和董野强行把我拖上车,带到公安局,抢走我包中私人物品,里面有两部手机、真相币、护身符,还有长途客车的广告名片,有七台河通往依兰的、牡丹江的、密山的,还有林口的,坐这些车我不用进客运站,在路上截住就可以坐,我不坐本地的车,本地的车熟悉面孔多,我怕被别人看见。

在公安局有副局长高云军,史万新说:哼,小样的,地方没少呆,这么多名片。他们提起二零零七年绑架我的事,说卞靖和卞宝利都给我举报了,怎么怎么说的(公安骗人的伎俩)。史万新写了一些东西让我承认。我说我啥都没有。他说你认不认识他俩?我说我不认识。他说:就在你家抓的小男孩你不认识?我说我不认识!他们就骂骂咧咧的说:你有老足腰子,你不承认。我说我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他们说,那你们功友上那都可亲了,还不认识?他们说: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跑,看你的警察都犯错误了,你们不是学真善忍吗?这时候也不真善忍了?他们说他们怎么怎么好。我说:我是好人你们都抓我,你们还这么好那么好啥?好,你们把我放了才叫好呢。

在公安局屋里全是监控,让我坐老虎凳长达5、6个小时,铁环卡进我脚脖的肉里,后来痛的我不敢走路。对我逼供到半夜,白玉钢和大鹏,还有一个开车的把我连拉带拽的整上车,给我送到看守所,途中被白玉钢殴打。第二天白玉钢审问我,让我承认他们提出的问题,我没有配合。

大约在县看守所关押七天,把我送到七台河看守所关押。在七台河看守所感觉心脏部位难受,头晕迷糊。非法关押了我一个半月之后,又劳教我二年,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在把我送劳教所的前二、三天,七台河不法人员把我拉七台河二院给我照胸片,做心电图,检查说我没啥毛病。

我在勃利被绑架后一直到送劳教所,这时候家里谁都联系不上我了,我上哪去了也不知道了,他们没告诉我家,也不让和我见面。当时在市看守所家里给我存的钱没给我,也没给我转到劳教所就拉倒了。

六、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七台河公安局法制科张某把我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

刚到劳教所时,有一个叫牛晓云的队长,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转化,不转化就体罚。当时齐齐哈尔有一个63岁的老太太,还有一个姑娘28岁,没转化,一夜没让睡觉。因我不转化,就对我进行体罚,让我坐小板凳,强迫看佛教录像,强行转化我。两个帮教犹大按着我的手指在她们打印好的转化书(连看都不让我看)上签名按手印。有一个大庆的法轮功学员,犹大强按她手指头按手印,把手指头都压变形了,后来干活抓牙签都不敢抓。我跟帮教说:你们这么做,我不承认。自从这以后,我心里很难受,上火苦恼,导致口腔溃烂,吃不下去饭,睡不着觉。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家人来看我,劳教所看我父母和我姐姐都修炼,之后我被停止接见。那年腊月二十一、二十二,我丈夫去看我,我听警察她们之间通话不让见我,存钱可以。我丈夫回来还得哄骗我妈说看见我了,要不怕我妈上火,我妈心脏不好,后来家里几次看我都不让见,再后来我丈夫答应劳教所的一些保证才让见我。在大年前,我决定写严正声明:被强迫写的保证书、转化书等等不利于大法的材料全部作废。我把严正声明交给四大队队长牛晓云,我当时在四大队。牛晓云她说我:你是跟我走,还是跟你们师父走?我可不能跟她走,我遭那么多罪不白遭了。我写完声明,给我加期二十天,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才放回家的。

我写严正声明后,劳教所她们状态就跟以前不一样了,对我就象黑脸疯似的,就开始看上我了,一对一让普犯看着我,不让我和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有动作暗号也不行,不能和大家一起上餐厅吃饭,不许出屋上厕所,屋吃屋拉,在便桶里,禁闭我长达40多天。后来就撵车间奴役干活。

在劳教所没有人的尊严,我在劳教所做了两年的奴工,两年期间我过着非人的生活。做劳役以至苦役装牙签,完不成任务扣分,完不成任务晚上回到班级(宿舍)还让接着干。有出口到意大利的牙签,是在工作条件、卫生环境特别恶劣,苍蝇乱飞,气味难闻的情况下完成的。我们在劳教所吃的窝窝头邦邦硬,菜汤上面是虫子,下面是泥底子。

作为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学不上法,炼不了功,是最痛苦的。

七、家人遭受的伤害

我人憨厚,没啥心眼。我在家时既当姑娘又当儿子,活一般都我干。把我绑架,特别是我被劳教后对我家人伤害很大,特别是我爸爸,我被劳教后,对我爸来说就象天塌一样,我爸吃不进去饭。我没被绑架前,我爸家有活就愿意找我干,我要有事不能去,我爸就生气,我能让老人生气吗,锯烧火柴也愿意找我干,因为我在木材厂上班,我会用电锯锯木头。我爸离不开我,我爸不善言表,在心里闷着,憋出病,得了幽门癌,二零一四年七月初一不幸离世,享年82岁。

我爸向来以说服教育孩子为主,从没打过我;可是在法轮功被打压后,我第一次被绑架时,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我爸就上火了。我回来,我爸爸说:孩子呀,你蹲笆篱子(坐牢的意思)多犯不上啊,你就不炼呗。我说:爸爸,我修炼身体好了,我要不修炼我丈夫有外遇我能受得了吗,我能跟他过吗?他就咋给我钱,对我咋好,我也不能跟他过呀,就这个气,男女夫妻这个事,我能忍他这样吗?就因为我学法我才忍着的,我哪能放弃呢,我不放弃。我爸爸因为我不放弃,他生气了,我哪知道我爸急眼了,在吃饭时,我和我爸坐对面,他冷不防的端起饭碗向我砸来,我本能头一歪躲过饭碗,可是饭碗把墙都砸个坑。我爸爸从来不对我这样过,这都是中共把他吓的,他为我担心。

我被绑架后,我丈夫很苦,没有了寄托,没有了依靠,他一下子老多了。我流离失所期间我老公公去世,我都没法奔丧尽孝。我从劳教所回来丈夫还是提心吊胆怕我出事。

迫害了我把亲属都影响了,害怕中共,不认可大法。有人说我不管丈夫和孩子了,我做好人,中共把我抓走了我怎么管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4/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高淑华讲述遭迫害经历-350122.html

2012-11-08:◇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结束两年非法劳教,已从哈尔滨戒毒所出来回家。谢谢同修正念加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8/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5044.html

2012-06-30: 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3、加期

在戒毒所,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狱警就会以各种理由非法加期。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戒毒所法制科(科长梁雪梅)、管理科(科长刘明)制定文件,其中有一条,大意是:法轮功学员入所时间半年以上,思想不转化的,加期一个月。并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份,在三大队走廊张贴公告,对法轮功学员张林文、张淑英、刘少华、陈敏加期一个月,高淑华加期二十天。所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加期迫害。

任何警察故意让你干而你想不干的事,以此加期迫害,例如:讲法轮功真相、炼功、背经文,不写诽谤大法的作业、不背所规队纪、不唱邪党歌曲、不看电视等等,都会被加期,而且为了挑起其他劳教人员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给法轮功学员所在班的全体人员加期。有一次,鹤岗法轮功学员刘慧收藏的大法经文被恶警发现了,刘慧被加期三天,刘慧所在班级的普教每人加期一天。法轮功学员单淑琴因为炼功,她所在班级普教每人加期一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30/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259587.html

2011-08-14: 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十多年来一直干着助纣为虐的事,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表面上打着戒毒的招牌,关押的多数是法轮功修炼者;喊着人性化管理,干着非人性的事。

现在,法轮功学员刘绍平经哈市二医院确诊为甲亢,张林文是甲状腺结节,必须手术,但现在戒毒所还不放人。

法轮功学员陈敏,初期因痔疮行走困难,不能参加奴役劳动,到医务所看病,管教串通医生说是“装的”,没有病,不给开病假条,还要求陈敏干活。在那非人性迫害下,陈敏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有一天上楼时晕倒摔到楼梯下,这才领陈敏到前楼拍片检查,颈椎长满骨刺,压迫头痛,还有心脏病。在一次所领导检查时问陈敏为什么不劳动,陈敏讲述了自己的病情,教导员刘铭气急败坏地说:“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当即把陈敏从班里叫出来,在一个没有床的房间里扔过来一条破旧的被子,让陈敏白天黑夜在地上躺着。

三大队教导员刘铭是2011年4月份调入三大队的,大队长是牛晓云,副队长孙宝莲、王丹。她们上任后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写作业、不写纪实,每月加期2天,如果有病不参加劳动,经医生开假条的每月扣5分,没有假条的每月扣10分(10分为1天)。恶警找法轮功学员刘绍平、张林文、张淑英、高淑华、陈敏所谓的谈话,问是否坚修大法,以此为由强行加期30天,在她们绝食抵制下减去10天,加期20天。

造假事例:2010年7月1日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后,10月份上面某单位领导到戒毒所调查,大队长刘巍让刑事犯刘淑杰说谎,调查组的人问于晓华的情况,刘淑杰说没有这个人。

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地址:哈尔滨市道外区先锋路副239号
邮编:1500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4/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5323.html

2011-02-15: 高淑华被迫害不能自理 家属要人遭推诿

黑龙江省勃利县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高淑华,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再遭勃利县国保大队绑架,勃利县公安局迫于家属要人的压力,在七月末八月初把高淑华从勃利县看守所转到七台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县公安局长高云军和国保大队长史万新,一面谎称这个案子勃利说了不算,归七台河市管了;一面暗地里凑诬陷高淑华的材料,要非法劳教高淑华,于八月十日由县国保大队董野通知高淑华的丈夫到县国保大队签了劳教高淑华的票子。

高淑华在七台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被迫害的生活都不能自理,却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继续迫害。

据家属说,高淑华没炼法轮功前,身体多病,从小就心脏不好,有心脏偷停的毛病,生命随时有危险,家人和我们老人都担忧, 恐怕有个三长两短。自她炼了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健康了,白白胖胖的,而且性格、脾气都好了,一心为别人着想。原来她在木材厂工作,工作可认真了和班上的人都处得很好。

可万万没想到中共恶党江泽民团伙就不让老百姓炼了,高淑华和其他炼法轮功的一样心地善良,看着老百姓有病看不起了、有病治不好了就把自己炼功受益情况告诉别人,怕人对法轮功不理解、不明白,把真相告诉别人。就因为这点事,她在二零零七年过完年不长时间就被县公安局绑架了。当时有公安局的郝永波、史万新、高云军、白玉刚等约二、三十个警察开了几辆车,把她家包围住,翻墙入屋,高淑华当时就休克了。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放过,把高淑华抬上车绑架走了,还把人家电脑等物品,还有三千三百块钱都抢走了。

高淑华在医院苏醒后趁人不注意光着脚就走了。中共公安人员象对杀人放火的坏人一样(其实真正的坏人他们就不管了)到处抓、堵、搜她。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被迫离家三年多的高淑华回家看父母,于傍晚四、五点钟再遭绑架,当时是在中房大厦附近,被县公安局的高云军、白玉刚、史万新开一辆小车绑架的,在车里强迫高淑华在一个单子上按手印(这些是在绑架若干天后在七台河市看守所见到高淑华后家属才知道的)。

勃利县与七台河市公安局互相推诿

当家属和高淑华联系不上时知道又被绑架了,非法关押在哪里家属不知道。过了几天,七月二十七日家属去公安局要人,没找到公安局的主管局长高云军,七月二十八日家属又去公安局,高云军到处躲家属,家属还是把他找到了。家属说:你心里没愧的话你躲啥。就这样,高云军和家属来到国保大队办公室,董也和史万新对家属说:有话慢慢说,高淑华现在在七台河(非法)关押,不归勃利县管了,你们去七台河要人吧。

八月五日(星期四)家属上七台河市公安局要人,主管局长朱孔勤对家属说:(高淑华)人虽然在我们这里关押,但案子还是你们勃利县办,高淑华是我们上勃利县办事,县公安局让我们顺便把她捎回来(关押),因勃利县看守所没有女号。

家属说:高淑华因为有病炼的法轮功,她从小心脏就不好,有冠心病、心脏偷停,生命随时有危险,如今在你们这关押,加上她心里的压力,你们不能二十四小时看护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朱孔勤说:高淑华要是这个情况,你们写个申请交到县公安局长李胜录批一下,拿到我们这里就放人。

家属也不知道朱孔勤是往县里推,家属从七台河回到勃利县从八月九日一直到十一日在勃利县公安局等了三天也没见到李胜录。信访办的庞卫说:市公安局的朱局长专门派了两个人来勃利县解决你们的问题,你们回家听信吧。

家属就回家等了三天没听到回信,就又去市公安局找朱孔勤。以前找朱孔勤他都对家属伪善,这次不善了,对家属吼道:高淑华的事是你们勃利县的事,我们说了不算,不归我们管,你怎么还找我?高淑华被你县抓了三天后就被定两年劳教,你们还不知道,还不回勃利县要人。

就这样,家属找县,县公安局往市推;找市,市往县推。找市公安局的朱孔勤能有四次。八十岁的老母亲在二姐的搀扶下,上楼下楼,有的楼层有五、六层,这样也没结果,家属无奈就回来了。

不能自理的高淑华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

高淑华在七台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还是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康复中心继续迫害。在七台河非法关押期间,高淑华身体非常虚弱,是打着针挂着吊瓶送走的,送走时都没通知家属见一面,因送走的第二天,家属又一次上市局找朱孔勤要人,朱孔勤都没说高淑华被送走的事,还瞒着家属。

高淑华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康复中心体检不合格,第三天通知高淑华的丈夫拿着钱和户口本去接高淑华,两天后等高淑华的丈夫准备去时,戒毒所又不让去了,说正在给高淑华检查身体。

后来家属在戒毒所见到高淑华时,高淑华说:来到戒毒所七天都起不来床,下地得有别人架着。

家属上戒毒所,每次都找管理科长杨明军要求放人。杨明军头两次都说:身体检查不合格就放人,第三次时杨就变卦了,给家属那文件看说:有三种病这里不留,抽风、丧失劳动能力和精神失常,以此理由不放人。

可是高淑华在戒毒所的情况并不好,生活都不能自理,洗衣服都不能洗,家属给高淑华拿去不用搓洗的强力洗衣粉,戒毒所都不让,让买他们那里的高价普通洗衣粉。

六一零、戒毒所推诿不放人

高淑华家属(特别是父母都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一直挂念高淑华的身体状况。老人最心疼儿女,老人对儿女的情况最了解,所以家属一直奔波在要人的路上。当看到戒毒所杨明军的态度有变后,家属想到还是跟当地有关系,因为当地六一零不签字,人是不能送走的,高淑华的身体状况不好,当地不给戒毒所好处,戒毒所是不能留高淑华的。

家属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开始上县六一零找郝永波要人,一开始郝永波见到家属说:这个案子是七台河批的,我们县归七台河管,咱说了也不算。再以后找郝永波,郝永波就躲家属,根本找不到人了。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戒毒所是接见日,家属决定还去戒毒所要人。这次老母亲、大姐、二姐、高淑华的女儿女婿都去了(一月十日晚坐了一夜火车)。

上午接见高淑华时,家属对高淑华说:妈今天领你回家,务必把你领走。一家属说:今天家里人全来了,关键时别忘喊师父。监听的工作人员听了这话,强行断掉对讲机的电源,不让对话,家属接见中断,高淑华被带回监室。家属质问工作人员(是个女警察):姑娘,你咋这样呢?话没说完,咋不让说了。工作人员说:你们说的是啥话?家属说:说啥也不犯病,没让我们说完话,我找你们科长去。

家属一直在戒毒所等着,中午杨明军在食堂吃完饭回来,家属在登记大厅看见了,杨明军上二楼(办公室),家属母亲就跟着上,杨明军拧住老母的胳膊不让上,老母说:你拧我胳膊干什么?杨明军说:我不是拧你胳膊,我是扶你。无奈只得同意母亲上楼,母亲说:我老伴儿这么大岁数了,自从女儿被关到这里一次也没来过,这次来了坐了一夜火车也不容易,还没和女儿说上话就不让见了,也得让他上楼,你们说一说到底咋回事。后来杨明军勉强同意所有家属都让上他办公室了。

家属质问杨科长,话没说完,为什么不让接见了。杨科长说:高淑华挺好的,你们跟她说的啥话呀?家属说:你听我说这话犯不犯毛病,高淑华有冠心病、心脏偷停,来到年关了,我们怕她想父母万一犯病,让她喊师父,关键时只有师父能救她,这犯病吗?杨说:行行,我们错了,我安排时间从新让你们接见。家属也没执意要见高淑华,就是给杨明军讲真相要求释放高淑华

家属说:国家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炼法轮功不犯法。我女儿因为心脏不好才炼法轮功。她就因为这个被关在这里,现在身体又不好了,请你们放了她,她要是杀人放火我就不找你们了。

杨说:这里关的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法轮功(学员),你说放人就放人了,这是有程序的,说着拿出文件让家属看,说得省劳教局批。

家属说:那你们把高淑华的病历拿给我们,我们找劳教局。杨不给。家属说:你说她是有病还是没病,有病给拿病历,无病你们白纸画黑道给开个证明。杨不给开。杨说:我没说她没病,我们给她药,她都吃了。家属说:你给她吃啥药,吃毒药呀,我们不放心,七台河的刘淑玲在这里就是被你们害死的。

杨说:你说高淑华就说高淑华,你说人家干啥。家属说:你说文件规定丧失劳动能力就放人,有个老太太都六十多岁了,路都不能走,我们看着每次家属接见都由两个人扶着,人都这样了你们都不放人,你们也没按文件办,说话不算数,是执法犯法。高淑华也是你们说体检不合格就放人,结果她多次体检不合格你们也不放人,是不是我们县六一零给你们什么好处了。杨明军笑了没有任何反映。后来杨明军下楼,不知是给谁打了一个电话说:老太太提出的条件我一个也没答应。

到了下午三点半以后,也没啥结果,又进来不少警察。家属说杨也不听了,其他警察也七嘴八舌。四点以后,杨说:你们该回去,我们要下班了,放人不可能。你说放人就放人了,人是在我们这里寄存,放人我们说了不算。家属说:你们说了算,你们有权。这样互相沉默了一会,母亲就抽了,五、六分钟后,二姐也抽了,眼睛睁不开,嘴说不出来话,手脚不会动,被人抬到楼下大厅,母亲还在楼上,外甥女一劲喊姥姥,姥姥。也不知是谁,一会给老母掐人中,一会给嘴里塞药,后来母亲神智逐渐清醒,眼没睁开问:杨科长在吗?杨科长忙说:在。母亲说:我们不能走了,不走了。杨说:这里是办公室,我们都下班了。母亲说:那我们就上你家住。杨说:不行啊,我明天上海南。母亲说:那就放我女儿。杨说:不行,你们该回去。

杨明军把家属扔在屋里,他们都下班走了。家属无奈也走了。

从那以后戒毒所很恐慌,把高淑华由三大队转到四大队(严管队)家属和高淑华再也联系不上了。本来十一月二十一日还有一次接见日,高淑华丈夫去见高淑华都没见到,不让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5/高淑华被迫害不能自理-家属要人遭推诿-236317.html

2010-08-29: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被绑架

黑龙江省勃利县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高淑华,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再遭勃利县国保大队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此前,她被劫持在勃利县看守所,家属探视权利一直被剥夺。

勃利县公安局迫于家属要人的压力,在七月末八月初把高淑华从勃利县看守所转到七台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县公安局长高云军和国保大队长史万新,一面谎称这个案子勃利说了不算,归七台河市管了;一面暗地里凑高淑华的材料,要非法劳教高淑华。并于8月10日由县国保大队董野通知高淑华的丈夫到县国保大队签了教养高淑华的票子(这又是不合法的);然后由国保大队白玉刚到七台河市看守所通知高淑华,劳教二年,准备在8月18 日送走。

高淑华被非法劳教的消息是8月14日高淑华家人在七台河市看守所探视高淑华时才知道的。在这之前,当得知高淑华转到七台河市非法关押后,高淑华的母亲和她二姐于8月11、12日连续两天到七台河市公安局说明情况,七台河市公安局朱孔勤局长说:“这个案子还是你们勃利办,高淑华本人是我们到县局办事,县局让我们把高淑华捎回七台河市看守所关押。”当朱局长得知高淑华曾患有冠心病和心脏偷停的情况后说:我们同意勃利县放人,你们回去吧。

这样高淑华的母亲和二姐又回到勃利县公安局继续要人。这时主管局长高云军和国保大队长史万新都回避高淑华家属,不见人,让国保大队董野见家属说:“这个案子我们说了不算,你们找七台河吧。”

家属说:“你们别来回支我们了,人是你们抓的,教养票子是你们下的,打酒管提瓶子的要钱,我们哪也不去了,我们就找你们了。抓高淑华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站不住脚,你们把人放了会得福报;一旦把高淑华冤判形成事实,一旦高淑华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造下的罪业无法挽回,拿命都偿还不起,还殃及你们的子孙后代,到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我们是为你们好,不让你们造业,为你们前程为你们家人着想,我们才一次一次找你们。呵护善良得福报,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会遭恶报的。高淑华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也没有罪。即使你们把她非法送走了,她还有回来的那一天,可是你们做的错事就无法挽回了。我们为你们着想,别执迷不悟了,不要为一己私利打击报复高淑华,奉劝你们马上做出明智的选择,放人!”

日前,高淑华的年迈体弱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她二姐为营救高淑华,为阻止公安人员做恶害自己,继续奔走在要人的路上。

目前高淑华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在此呼吁国际国内的正义人士都来关注这件事,营救高淑华出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32.html

2010-08-15: 黑龙江省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被绑架的情况补充

2010年7月20日被绑架的黑龙江省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是在2007年4月25日走脱后再外流离失所三年多后回到勃利县再一次被绑架的。

2007年4月17日,勃利县公安局副局长高云军,国保大队史万新,白玉刚,庞伟等一群警察开着几辆警车突然包围并闯入了高淑华的家,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高淑华突然昏厥过去,恶警把她抬走送县人民医院抢救,同时抢走她家的电脑,刻录机,打印机,录音机,各一台,她丈夫刚开的3300元现金也被抢走。

在医院被抢救期间,公安对高淑华24小时监视,在医院呆了8天8夜后高淑华走脱。2010年7月20日左右下午5点30分高淑华回到勃利县来到她妈家,晚6 点20分左右离开她妈家,去朋友家的路上于6点30分左右在中房大厦附近被史万新,白玉刚等绑架。大家分析可能是手机监控的原因(当时带手机,并与警车相遇都没认出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5/228316.html

2010-08-03: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被绑架情况补充

七月二十号,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在大街上走被恶警绑架,到现在十多天过去了,家人一直没见着。亲人去看守所不让见。她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心急如焚,想起高淑华眼泪直流。老人身体不好,走路都不稳。上一周老人不顾虚弱的身体,冒三十度的炎热天气,在女儿搀扶下,去县公安局要求见高淑华。公安副局长高云军竟然无赖地说:“谁见过高淑华,她不是跑了吗?”“去六一零找郝永波(头目)去,我们不管。”他们的敷衍,推诿给老人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身体更虚弱了。

更可恶的是派街道人员去给老人施加压力,说什么“老人在闹事,在找他们的麻烦”,极力阻止老人出门,不让老人往上找。最近听说高淑华被转到七台河市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3/227890.html

2010-08-02: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被绑架的补充说明

高淑华在七月二十号在大街上走被恶警绑架以后,到现在十多天过去了,家人一直没见着。亲人去看守所不让见。她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心急如焚,想起高淑华眼泪直流。老人身体不好,走路都不稳。

上一周老人不顾虚弱的身体,冒三十度的炎热天气,在女儿搀扶下,去县公安局要求见高淑华。主管公安副局长高云军竟然无赖的说:“谁见过高淑华,她不是跑了吗?”“去610找郝永波(610头目)去,我们不管”。他们的敷衍,推诿行为给老人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身体更虚弱了。更可恶的是派街道人员去给老人施加压力,说什么“老人在闹事,在找他们的麻烦。”极力阻止老人出门,不让老人往上找。最近听说高淑华被转到七台河市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7849.html

2010-08-01: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被绑架的补充说明

据了解分析,法轮功学员高淑华从外地回到勃利县,她的行踪已经被恶警掌握。她从外地回到勃利县不久就被绑架。说明新起街道和新起派出所参与此次跟踪和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7769.html

2010-07-31: 黑龙江省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被绑架情况补充
据了解分析,黑龙江省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从外地回到勃利县,她的行踪已经被恶警掌握。她从外地回到勃利县不久就被绑架。说明新起街道和新起派出所参与此次跟踪和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1/227744.html

2010-07-29: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被绑架
七月二十日左右,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在流离失所中被恶警绑架,现被关在勃利县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高淑华被七台河市和勃利县恶警迫害住院,后走脱,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9/227676.html

2007-07-03: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数名大法弟子遭绑架劳教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44岁)、卞靖(20岁)、卞宝利(43岁)、李淑琴(43岁)、初文泉(43岁)近日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以下是迫害事实经过。

2007年4月17日下午2时,大法小弟子卞靖在大法弟子高淑华家中被勃利县公安局新起派出所等恶警十余人绑架到勃利县拘留所。高淑华当场休克后送县医院,于4月25日正念走脱。卞靖当天遭国保副队长恶警白玉刚、张启华、张群生的辱骂及暴力殴打(拳击,皮带抽、电击等)。

2007年4月17日晚6时,七台河市公安局、勃利县公安局国保、新起派出所、元明派出所等十九名恶警到大法弟子卞靖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下,史万新用卞靖的钥匙,拿着空白搜查令强行对卞靖家进行非法抄家,当时抄走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各一套,及贵重的私有物品,卞靖及其父亲卞宝利的身份证。晚8时许将大法弟子卞宝利绑架到勃利县行政拘留所连续迫害2天。几个恶警拽着卞靖的手签字、按手印,对大法弟子所做的笔录都是栽赃陷害。

4月25日下午4-5时左右,在大法弟子高淑华从医院正念走脱后,勃利县公安局各派出所对全县大法弟子及亲属家进行搜查。元明派出所所长隋文东、恶警韩英春以搜查高淑华为名在卞靖奶奶家进行非法搜查时,当发现家一卧室锁着门时,找来恶警史万新,白玉刚等,史万新用电话找来开锁人员非法开锁,当发现有电脑时,又找来高云军、毕洪海等,非法抢走卞靖姑姑家的电脑及其附属物品。

4月30日中午11时许,大法弟子卞宝利及其儿子卞靖被非法刑拘,送至勃利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4月30日晚6-7时,恶警史万新、白玉刚利用门卫以欺骗手段骗开卞靖奶奶家门,第二次进行非法搜查。史万新说:卞靖说你家有一块硬盘放在床头柜上。可奶奶家根本没有床头柜,这时恶警史万新给勃利县看守所打电话让卞靖接的,说在床头柜里,奶奶说我不认得什么,东西都扔了。这样二人在床下找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找到灰溜溜地走了。后来了解到当时恶警史万新给卞靖打电话时新华派出所恶警于立志,曹旭把电棍支在卞靖的身上逼迫孩子接的电话。

卞宝利一家四口人,只有妻子一人上班,现单位在市县政法委、610的逼迫下准备以工作相威胁令其转化,老母亲76岁身患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风湿等多种疾病,由于儿子、孙子被非法抓捕、拘留、刑拘、劳教,现已出现精神障碍。

4月17日晚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大法弟子李淑琴。

5月9日大法弟子初文泉刚下班被恶警绑架。家中只有一个女儿上高一,孩子学习十分优秀,今年期末考试文科第一名,5月9日由恶警高云军等在绑架时抄走全家仅有的一千元生活费,孩子要求留下生活费时,恶警高云军说炼法轮功只配喝西北风。现孩子无人照顾。

6月26日卞宝利、卞靖、初文泉、李淑琴被强行非法劳教一年半。6月28日早4点50分,四人及七台河市一女同修被非法送至哈尔滨戒毒所和绥化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58097.html

2007-05-04: 黑龙江省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被迫流离失所
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修电脑中被举报,现在流离失所。勃利县各派出所正在各大法弟子家盘查,要求签字不收留高淑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4/154127.html

2007-05-01: 黑龙江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边境、李素琴等被绑架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于四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家被恶警绑架,在其家中的大法弟子边境亦被绑架,搜走电脑等物品。

另两位大法弟子李素琴和一位尚未知姓名的大法弟子在自己家中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153847.html

2007-04-28: 黑龙江省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被迫流离失所

勃利县大法弟子高淑华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修电脑中被举报,现在流离失所。

勃利县各派出所正在各个在册的大法弟子家盘查,要求“签字”不收留高淑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8/153720.html

2007-04-23: 七台河市勃利县高淑华、边境、边宝利、李淑琴被绑架

2007年4月17日下午3:20分左右,省公安厅恶人勾结勃利县新起派出所恶警、元明派出所恶警、县国保大队等恶警,非法到大法弟子高淑华的邻居家(高淑华的姐姐家),强行爬墙而过,绑架高淑华和在场的大法弟子边境(21岁),并非法抢走电脑、彩喷、《九评》及大法资料、私有物品。

下午4点多,邪恶之徒强行到大法弟子边境家绑架其父亲边宝利(大法弟子),并非法抢走大法资料及贵重的私有物品。

5点多,10多名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李淑琴,并非法抢走存折、电脑,价值1000多元做装饰品的mp3等私有物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3/153311.html

2007-04-21: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恶警再次绑架勃利县大法弟子

去年12月20日,七台河市公安局与勃利县国保大队出动多台警车和几十名警察,对勃利县大法弟子开始疯狂迫害,共绑架了十几名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十五点三十分左右,七台河恶警又一次在勃利县绑架了卞晶、李淑琴、高淑华等五名大法弟子,并对五名大法弟子进行了非法抄家,有几名大法弟子家的电脑被非法抄走,还有部份大法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153202.html

七台河 勃利县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8-03-27: 小五站派出所(区号:0464)
电话:8441616
张兵 13946541100
张力 13945581529
李崇 14704648821

勃利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黄松18904640023、8548118
黄松妻子伊淑梅13846408118、8548118勃利高中数学组
张文生13114643119
白玉刚13104600622
董野13251646234

政法委:
杨志杰8261070宅8268332、13104645555
李绪广 政法委 8269505、13019793505
李晓峰 政法委 8296665宅8693456、13351246655
周家有 政法委 8251320宅8697668、15904645557
张春雷 政法委 8278709、13846415709
610办:8533725
郝永波15184601657
付强 8535599 8537668 13946522097
胡涛 8524257 8546977 13304674977
赵鹏飞8586868 8580777 13945582055
石培河 8524257 13846489019
张福国8297259、13946577733
武海波8297259、13946572580

勃利县公安局
局领导
权威 13946596666 8535001 8665336
滕云 13903672524 8521836
高云军 13903674908 8535908 8529908
王东波 13904674978 8536717 8546957
滕玉波 15946403333 8571333 8580333
毕宏海 13359790700 8419777
孙玉 13945591857 8523697 8521798
马旭东 15246401000 8529783 8538663
办公室
王继忠 13945571918 8581797 8533205
姜斌 1514562066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1-02-15:
政法委书记 戴林8535599(办) 8524130<宅> 13284925777
610头目 郝永波 8537610(办)8543369 <宅> 家庭住址:世纪村b65单元302室
其女郝婧,勃利高级中学语文教师 电话:13845388434
其妻张丽君,勃利第二中学退休教师,8564276
610成员 赵鹏飞 8537610 (办)13945582055
国保大队长 史万新 8531579 8525199 13351143000
勃利县主管公安副局长 高云军 0454-8535908 8529908 13903674908
国保大队 白玉刚、董野
郑贵义 七台河看守所所长 13946531224
张文海 13904671603
郭固忠 13904656911

2010-08-15:
电话区号:0464
高云军 公安局长 8535908 85259908 13903674908
郝永波 610头目:8537610 办:8543369
赵鹏飞 (610)8537610 办13945582055
史万新(国保大队长)8531579 8525199 13351143000
主任,13946550880、13314640880、宅8281932、宅8284932、办8297021
王尊 公安局副局长 8297003  8263866  13904672200

2010-08-01:
区号;0464 邮编;154500
新起街道 高铁民 0464--8521673 15045252567
钱胜利0464—8521673 0464--8527848(8596828)
邹 艳 8521673 8542626 13946561928
新起派出所所长
蒋宏伟 8531190 8537345 13945573567
王文德 1580465038 于立志 13945592388 孙国亮 13664642555 朴万福13846405073 刘跃范13846486288张弘弢 15946443107 陈启军 13945571090李永波 13136791986 常友 1394563218尤丽丽 8103110 程凯 13946542333
高云军 公安局长 8535908 85259908 13903674908
郝永波(610头目)8537610办8543369 宅
赵鹏飞 (610)8537610 办13945582055
史万新(国保大队长)8531579 8525199 133511430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