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南阳 唐河县 >> 李进科(李景科,李金科,李進科), 男, 38

个人情况: 南阳唐河县人民医院医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南阳
有关恶人: 恶警师宝龙
迫害情况: 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0-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01: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的罪恶
……
八、李进科穿了半年“约束衣”

李进科,三十七岁,唐河县人民医院职工,二零零三年二月第二次被送进劳教三所,劳教期三年。入所后他就绝食抗议,二零零三年绝食五次,最长一次达二个月。每天恶警们对他野蛮灌食。他在多种场合下高喊“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施以长时间地毒打、上绳、电棍电(还将电棍插到嘴里猛电)、“坐沙发”等酷刑,恶警还唆使其他犯人对他进行残酷折磨,使他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摧残,身上伤痕累累。

李进科从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开始便被恶警施以“约束衣”等酷刑,直到“十一”前后,恶警仍在给李进科戴此刑具。每到夜晚,撕心裂肺的叫声便会回荡在劳教所的上空。由于长期遭受折磨,现在体重只剩下七、八十斤,然而恶警仍在继续迫害他。恶警所长在多个场合扬言说准备对李进科进行注射药物迫害。在许昌劳教所里,李进科遭受了许多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和摧残。有一次李进科为争取自己的信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三大队中队长贾子刚将高压电警棒插入李进科嘴里猛电击,造成嘴流血和肿胀多天,进食困难。

李进科不向恶警屈服,时常遭受橡胶棒抽打、拳打脚踢,多次连续长时间的绳刑,高压电警棒电击,以及用手铐将他长时间吊挂。恶警指派两个吸毒犯人包夹、监视并强迫长时间干活,从早上七点半干到晚上十点半,多次加班到第二天早上五点。稍有不想干,包夹人就狠拧他大腿上的肉,逼迫他日夜苦干,不让睡觉。为抵制迫害,李进科绝食一个月抗议劳教所的非法虐待,凶残狠毒的狱警:三大队大队长时宝龙、中队长贾子刚,对李进科多次粗暴灌食,用管子插入李的鼻孔,有意慢插管子使其增加痛苦,故意插伤他的鼻腔和胃部,灌食后用手铐将其吊起来不让自由,不让睡觉。现在李进科被邪恶的许昌劳教所迫害得精神恍惚,接近失常的状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的罪恶-348945.html

2007-07-17: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事实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是邪党迫害河南省男性大法弟子的主要基地,北京市调遣处自二零零六年,往该所劫持了20多名大法弟子。八年以来,有三名大法弟子被此劳教所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和精神失常。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恶警不但对其罪行无任何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使迫害步步升级。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所长闫振业、副所长姚松峰、姜清泰及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队队长师宝龙是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

* 用尽邪招逼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大法弟子李进科,南阳市唐河县医院医生,已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邪恶判劳教三年。多次被打的头破血流,大腿内侧被吸毒犯们抓、捏的常年青紫,十个脚趾甲被恶警们用脚跺的全部瘀血呈黑色。进科曾多次绝食抗议无理迫害,被非法加期半年。2006年5 月份,劳教所仍拖着不放,李进科又绝食抗议。恶人杨国旗在恶警的授意下,对进科百般折磨,邪招用尽:逼李进科去厕所吃大便、喝尿。令人发指的是:杨国旗一伙竟把阴茎往李进科口里塞。

大法弟子谢会建2006年4月被绑架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因其坚定信仰,恶警沈建伟折磨完他,又唆使“包夹”犯人继续折磨:熬夜、面壁、蹲军姿。并威逼谢会建对着血旗宣誓,谢会建不配合。恶警赵志民大声吼叫:“不宣誓,全号人都不准睡觉,班长、“包夹”的减期全部扣掉。”吸毒犯杨国旗正当着班长,很能领会恶警的意思,一次就逼谢会建连续做800个俯卧撑。

2006年底,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又开办洗脑班,大法弟子雷中长和谢会建一起不配合邪恶,拒绝宣誓。恶警赵志民对二人施加迫害,给二人上绳。雷中长已是50多岁的人了,耳后尚有上次劳教时电棍电过后留下的疤痕。那次劳教时因他异常坚定,恶警沈建伟给他上绳时,先把绳子泡在水里。浸过水的绳子捆上人后,更紧,能煞到皮肉里面去,沈建伟吼道:“雷中长,我让你带着绳印进坟墓。”这次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因长期劳教,身体极度虚弱。恶警沈建伟对雷中长狠的咬牙,对中长拳打脚踢,猛抽耳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7/159031.html

2006-07-08: 大法弟子李进科、岳彩云、赵勇忠、王铁壮因不放弃信仰,受尽了三所的所有酷刑。王铁壮,南阳某工商局副局长,因不放弃信仰被无限加期,精神受强烈刺激。岳彩云被非法关了四年,恶警用电锤打他,脚趾甲盖被打掉,不能干活,还说是装的,精神被迫害的有些失常。赵勇忠被迫害的吃大便,还有姚三中,高某某,还有叫不上名的功友被迫害死。这些都是真实的,无法言表的恐怖。赵国安被迫害关小号,三天后不知去向,还散布赵国安有病住院后回家。其实赵国安被迫害三天后致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8/132476.html

2006-04-04: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恶警贾志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贾志刚,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劳教所)三大队一中队中队长。2004年2月,因迫害大法弟子李進科的行为被揭露,为掩盖恶行,所长阎振业同意三大队大队长师宝龙的安排,让贾志刚到三大队当秘书。贾志刚,在二大队当中队长时,以心狠手辣,会整人出名。以下是贾志刚在2003年的罪行录。

2003年3月,司法部在劳教所、监狱搞了一场针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行动,被起名为“春雷行动”。贾志刚积极参与迫害,当时一中队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如徐发领(河南新乡人)、李進科、吴增魁(河南三门峡人)、庞良(辽宁某部消防警官)、王铁壮(河南南阳人)、王玉昆、吴军庆(河南漯河人,左手被致残)等。

2003年7月,迫害大法弟子王俊(河南项城人),使用“上绳”酷刑,共上了七绳。

2003年8月,与当时的指导员刘天勋共同迫害赵国安,使用“上绳”酷刑,上了三绳。

2003年9月,大法弟子李進科在开会时,喊了“法轮大法好!”,被贾志刚电击绳捆,并上老虎凳迫害。

2003年10月,迫害大法弟子李進科。因为贾志刚背后指使包夹无辜辱骂、殴打李進科,为了抗议此恶行,李進科绝食抗议。但贾志刚依然指使包夹变本加厉的迫害他,并天天灌食迫害。

2003年11月,大法弟子李進科了解到贾志刚迫害自己的真实行径,再次绝食抗议,要求大队、所里处理此事。但是没有任何反映,大队百般包庇贾志刚;贾志刚还以增期威胁李進科的“包夹”,要他闭嘴。在贾志刚的怂恿下,把李進科强行送到二大队進行迫害。贾志刚又以测试卷达不到他们的要求的借口,与徐祖盛共同迫害赵国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4/124410.html

2006-02-10: 白开水灌胃 河南许昌劳教所酷刑惨不忍闻
大法弟子李进科为抗议包夹犯人无故打骂,多次绝食抗议,最长一次达两个月,一中队恶警队长与犯人轮流施暴灌食。一个包夹犯人后暴内幕:“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也不想这么干,我要不干,老贾收拾我。”李进科把这事反映到中、大队,并以绝食抗议,恶警贾志刚反过来威胁包夹犯人:“你还想不想要减期?想不想早日回家?闭住你的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0/120485.html

2006-01-14: 为利所驱 许昌劳教所恶警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南阳市大法弟子李金科坚决不写“三书”,被“三所”恶警多次打得死去活来。今年5月底,“三所”召开劳教学员大会,只因李金科在会上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赵志民(队长)就亲手把李金科打晕死过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118604.html

2005-07-05: 汤克玉、李进科等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遭残酷迫害

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劳教所)里,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在那里强行苦力劳动,强行洗脑转化。在那邪恶充满的人间地狱里,不但剥夺人的一切生存权利,大法弟子还受着毫无人性的残暴迫害,手段之残忍几乎无法形容。汤克玉、李进科受的迫害只见一斑。

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有一次开会时,邪恶之徒闫所长在会上侮辱、谩骂法轮功,还说要坚决狠狠打击法轮功。这时大法弟子汤克玉站起来反驳闫所长,并高喊“法轮大法好”。立刻,汤克玉被几个恶徒拖到外面,就被暴打一顿,后被关进密室,五花大绑,进行更残酷的迫害:几个人拿着警棍,一遍接一遍的电在汤克玉身上、腿上,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两脚被打得象发面馍,脸被打肿了,嘴里全部被打烂了,嘴唇肿起来很厚,牙被打落了,饭也吃不成了,脸上的皮鞋底印迹好长时间下不去,被打伤的腿很久不能走路。这还不完,迫害期又被延长了四个月。

在一次禁毒综合治理会上,他们把大法弟子汤克玉五花大绑和另外两个吸毒人员被押在台前。此时大法弟子李进科站起来,指责他们的违法行为,而后又高喊“法轮大法好”,恶徒当场把李进科拖出会场,拖进密室,恶徒和恶警一起开始对李进科进行残酷折磨,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后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了,两个恶徒拉着李进科的手从密室里把他拖了出来,路上他吐了一大滩鲜血。在折磨李进科的同时,也对汤克玉在另一间密室进行了折磨迫害。

在这之前,因李进科不转化,恶警和恶徒对他进行了多次非人的折磨,绑绳吊打、警棍毒打、牙刷刷肛门、拔阴毛,把大腿掰开抓大腿肉,抓得鲜血淋淋,拿警棍打十个脚趾头,脚趾甲被打掉,疼的昏死过去

迫害者有恶警队长谭军民,干事孟广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5/105516.html

2005-01-03: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3/92732.html

2004-08-17: 赵永忠,男,现年35岁,孟州市人,由于坚修大法,于2002年腊月二十八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赵永忠抵制邪恶,绝食持续一个多月,常被野蛮灌食。赵永忠被非法关押至今,时常受到非人虐待,包夹殴打和谩骂,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长期的迫害致使赵永忠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和摧残,理智不清。然而三大队恶警却扬言诬陷他是因练法轮功出了精神病。众所周知,对于精神病人除医院治疗外,还要用平和语气来劝说,引导其精神恢复正常。相反,中队指导员沈建伟却经常用挑衅、讽刺、恶语中伤的话来刺激赵永忠。一看到赵永忠平静几天,沈建伟就故意挑衅、刺激他,不让赵永忠安稳,使赵越来越不理智。恶警还无耻的得意洋洋的胡说赵永忠是炼功练的才如此。

李进科,南阳市人,医生。因坚修大法、抵制迫害而多次绝食遭非人折磨,导致精神失常,与赵永忠有类似遭遇。

2004-07-25: 2003年二月份,春节过后,大法弟子赵永中绝食达50多天,李進科证实大法,恶警用电警棍往他嘴里乱捣,致使嘴和脸多次变形,几天不能吃饭。

2003年5月份,也就是所谓的“春雷行动”期间,恶警对38名长期坚修大法不屈服的大法弟子分批关進劳教所2楼的夫妻室进行强行转化,当时,在劳教所院内、走廊、房间内到处都贴有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标语,每天利用广播为它们打气。暴徒把吴军庆捆起来,把岳彩云挂起来,就是所谓的“烤全羊”,被折磨的长时间卧床不起。雷中长、李進科、赵永中、刘详夫被捆十几绳。荆伟伟在饭厅因喊“法轮大法好”、胡兵拒决打防“非典”疫苗都被不同程度的迫害。

2003年7月份,在所谓的测试中(看是不是被转化,讲一些诬蔑师父及大法的话),赵永中、李進科、王铁壮、庞良、岳彩云等先后受到迫害,我被沈某捆了四绳,一绳就是20分钟。

2003年10月份,记得我和王铁壮、赵永中、李進科等被迫害,被多次捆绳。

从2003年11月份开始,劳教所规定坚定的大法弟子要有包夹跟着,半夜起床也不例外,致使包夹想法报复被包夹的大法弟子。

2004年3月15日左右,劳教所开始搞“强化教育、深化巩固”运动,当时我和赵永中、李進科、王铁壮、陈维防、岳彩云、叶红春、曹桂文、王俊、吴军庆、金朝付、汤克玉、关小广等先后都被迫害,只一次上绳就把叶红春、曹桂文捆成休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7/25/80181.html

2004-02-16: 李进科是河南唐河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因坚持讲大法真象,现第二次被关押到许昌劳教所,被施以绳刑、穿约束衣等酷刑,使他的身体由原来的140斤瘦到70—80斤。

2004-02-14: 大法弟子李进科,37岁,唐河县人民医院职工,2003年2月第二次被送进劳教三所,劳教期三年。入所后他就绝食抗议,2003年绝食5次,最长一次达2 个月。每天恶警们对他野蛮灌食。他在多种场合下高喊“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施以长时间地毒打、上绳、电棍电(还将电棍插到嘴里猛电)、“坐沙发”等酷刑,恶警还唆使其它犯人对他进行残酷折磨,使他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摧残,身上伤痕累累。

2003-10-27: 2003年10月15日明慧网报道了“大法弟子李进科从四月来被施‘约束衣’酷刑”,以下是李进科所受迫害事实的补充。

大法弟子李进科,男,37岁,河南省南阳唐河县医院职工,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健康,乐于助人,工作兢兢业业。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进科因揭露迫害真相,被唐河县公安局的不法分子、政保科恶警非法抓捕,判劳教2年送往河南省许昌劳教所迫害。

2001年10月李进科被释放回家后,李进科到唐河县公安局索要自己被恶警抄走的《转法轮》,被恶警绑架到洗脑班。为抵制迫害,他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恶警怕担责任将其释放。2002年9月,政保科恶警无故窜到李进科所在的单位唐河县医院,几个恶人威逼他按指押、手印,李进科不与配合坚决抵制这无理要求,恶警就将他绑架到公安局,再次将他绑架到洗脑班,不久又将这位善良公民非法劳教,再次送往许昌劳教所。

在许昌劳教所里,李进科遭受了许多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和摧残。有一次李进科为争取自己的信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 。三大队中队长贾志刚将高压电警棒插入李进科嘴里猛电击,造成嘴流血和肿胀多天,进食困难。因李进科不向恶警屈服,时常遭受橡胶棒抽打、拳打脚踢,多次连续长时间的绳刑,高压电警棒电击,以及用手铐将他长时间吊挂。恶警指派两个吸毒犯人包夹、监视并强迫他长时间干活,从早上7点半干到晚上10点半,多次加班到第二天早上5点。稍有不想干,包夹人就狠拧他大腿上的肉,逼迫他日夜苦干,不让睡觉。为抵制迫害,李进科绝食一个月抗议劳教所的非法虐待,凶残狠毒的狱警:三大队大队长时宝龙、中队长贾志刚,对李进科多次粗暴灌食,用管子插入李的鼻孔,有意慢插管子使其增加痛苦,故意插伤他的鼻腔和胃部,灌食后用手铐将其吊起来不让自由,不让睡觉。

现在李进科被邪恶的许昌劳教所迫害得精神恍惚,接近失常的状态。

2003-10-15: 河南省大法弟子李进科因进京上访两度被捕,这是第二次被非法送往许昌劳教所。从今年4月份不法人员展开迫害行动以来,该所恶警队关押的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被疯狂迫害,所里原来用来接见劳教人员家属的“鸳鸯楼”,现已成为折磨大法弟子的“渣滓洞”。屋子里到处布满了刑具,墙和走廊里贴满诽谤大法的标语。
李进科从4月份开始便被恶警施以“约束衣”等酷刑,直到“十一”前后,恶警仍在给李进科戴此刑具。每到夜晚,撕心裂肺的叫声便会回荡在劳教所的上空。由于长期遭受折磨,现在体重只剩下七、八十斤,然而恶警仍在继续迫害他。恶警所长在多个场合扬言说准备对李进科进行注射药物迫害。

2003-11-04: 大法弟子李景科因坚持信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便遭恶警长时间上绳、棍棒拳脚相击。恶警贾子刚将高压电棍插入李进科嘴里电,恶警师宝龙还指使犯人用袜子塞入李景科嘴里,强行下跪,并将双腿捆在木沙发的扶手上几天不让放下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出很远。李景科绝食抗议,又遭到野蛮灌食,连续几个月的酷刑折磨,使他现在体重只剩下几十斤,精神恍惚。

南阳 唐河县联系资料(区号: 377)

2019-05-02: 唐河县检察院起诉局(科)办公室电话:0377-68966166
检察长孟宪英手机:13838772999
袁聚科手机:15737781738
政法委书记 吴庭凯手机:15188226836
公安局长 梁其武手机:13837776216
法院院长 张 山手机:13598200006
南召县督查大队长 柴 锋手机:13943953087

2014-01-09: 附:唐河县公安局机构:
1、警令部 办公电话:68958701
2、政治处 办公电话:68958702
3、纪检监察 办公电话:68967798
4、督察大队 办公电话:68968021
5、法制室 办公电话:68958707
6、控申科 办公电话:68967569
7、后勤科 办公电话:68969599
8、户政科 办公电话:68959701
9、出入境管理科 办公电话:68923099
10、刑警大队 办公电话:68968022
12、治安大队 办公电话:68959705
13、交警大队 办公电话:68937002
14、经济犯罪侦察大队 办公电话:68996266
15、国保大队 办公电话:68923451
17、公共网络警察大队 办公电话:68968017
18、禁毒大队 办公电话:68923451
19、巡警大队 办公电话:68958698
20、城管大队 办公电话:68923451
21、消防大队 办公电话:68930119
22、看守所 办公电话:68986696
23、行政拘留所 办公电话:68922691

2012-07-24:
唐河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得宝13503902258 ,办公室电话:0377-33929
唐河县国保大队李超139377585300377-689335370377-689216900377-68925384
唐河县国保大队李伟13803773262,电话:0377-68925810
唐河县国保大队警官赵宏岭1393776264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目睹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的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3335.html
大法弟子李进科在许昌劳教所遭酷刑 体重减少一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6/6759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