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市 >> 秦学贤, 男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4-1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郭凤勤(郭凤琴) 秦学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9-16: 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六一零”近期恶行
.......
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周口沙南国保大队八、九个恶警(其中一个是女的)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秦学贤、郭凤琴夫妇家中。当时秦、郭俩人都出去了,只有两个外孙女在家。恶警问他们到哪里去了,两个女孩回答“给小孙女看病输液去了”。恶警向一个女孩要了郭凤琴的手机号码,又让给她姥姥打电话,让她夫妇俩先回来一个。郭凤琴接了外孙女的电话往家走,走到她家附近的街口,看到商店旁边停着一辆警车,一个女警察在那看着。她马上意识到有情况,随即转身离开。恶警的绑架阴谋落空后,在秦学贤家里开始翻箱倒柜,实施抢劫,一直折腾到中午十二点多,抢走了卫星接收器(俗称“锅子”)等家用物品。逼得年过花甲的秦学贤夫妇至今有家难回,带着九十六岁的老母亲到处流离失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6/229707.html

2007-04-08:河南周口公安分局迫害大法的恶人言行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流氓集团开始残酷镇压大法,在邪党的谎言欺骗、高压恐怖和利益诱惑下,周口分局的恶人们泯灭良知,助恶为虐,采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七年多以来,大法弟子被非法监禁者三百人次以上,罚款、勒索一百五十万元以上,被迫害致死者三人,劳教六十余人次,判刑七人,更有大量被迫害流离失所者、家庭破碎者、丢职失业者、家徒四壁者本文将其部份恶人之言行予以曝光,请周口父老乡亲和海内外人士明察共鉴。

河南周口市原是个隶属于周口地区的县级市。撤地设市后,原周口市更名为川汇区,在周口地盘的公安局归属到现在的周口市公安局,并以沙颍河为界,设立沙南、沙北两个分局。其中迫害大法的一班人马基本没动,原来的局副政委李凤丽升任沙南分局政委,国保副队长高峰升任沙南国保大队长,国保大队长李育正降为沙北国保副队长,副队长黄金启爬上了沙北国保大队长的位置(后调到周口市公安局办公室),帮凶汪勇升任沙北国保副队长(后调看守所),其余帮凶如刘迎东、侯红旗、王国胜、刘峰等仍在两分局继续充当马前卒的角色。

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恶人

1、幕后黑手李凤丽

李凤丽年过不惑,浓妆艳抹。她从一个乡派出所的户籍员起家,一步步爬到公安分局政委的位置,用尽了浑身解数。在搞钱上李可谓大手笔,上世纪八十年代她在蔬菜乡派出所当户籍员时,就收情人康某某赠送的别墅一套。李调南郊乡派出所、调公安局,一路绯闻不断。

李对部下施之以威,临之以利。几个恶警头目相互之间吹胡子瞪眼,在众人面前张牙舞爪,但在李凤丽手里无一不是俯首帖耳,惟其马首是瞻。李为人阴毒,工于心计,一贯藏在幕后部署、指挥迫害。

周口市中心医院医生、大法弟子田友莲与李的父母同在检察院家属院居住。李的父母生病,常喊田医生去其家中扎针输液,两家关系很好。田医生到李的办公室讲真相,劝她善待大法弟子,将来可得福报。李听了没几句,说:“你有什么话,就到国保大队去反映吧”。田医生依言到了国保大队,当场被那帮恶警劫持,投到看守所关了几个月。

2、人称“笑面虎”的高峰

高峰人称 “笑面虎”,阴险圆滑,喜怒无常。多年来对大法弟子的跟踪、监控、抄家、绑架,他都是一马当先,一直到现在,还在死心塌地的为邪党卖命。

高峰捞钱有“三部曲”:一是开门收礼,大法弟子被他绑架之后,家人买礼品或带现金到高峰家通融,高一概“笑纳”;二是非法罚款,一罚就是几千元,直接交到他手里,至于他交给单位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一次对粮食局王某和电业局史某某两个大法弟子各罚五千二百元,开始答应开两张二百元的收据,后来高峰鬼眼珠一转,连二百元的白条也免了;三是对家庭条件较好的大法弟子反复敲诈。礼也接了,款也罚了,放人的时候还要勒索一把:“再给我拿一千”。那些喽罗们说高峰“十年不发市,发市吃十年”。

高峰打人时多采取劈脸扇耳光,一巴掌下来五个指印。他正与大法学员有说有笑,突然间就翻脸,又打又骂。一次,高峰和大法学员、水利设计院退休女工程师李思英谈话,笑着说“李工啊,我是很尊敬你们这些知识份子的。我抓你这是奉差办事,到社会上咱们就是朋友。”说话间,高峰看到李坐在那里腿着盘,登时如恶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给我把腿拿下来,撅那去。”说着照她的左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3、绰号“恶棍”的李育正

李育正是同行公认的“恶棍”, 打人最多,下手最狠,不加任何掩饰的坏。李色厉内荏,在街上见了大法弟子不敢抬头。

李育正拼命捞钱,长期包养“二奶”。他在纺织路当派出所长时,有一天抓住个“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该人的父亲当晚送给他现金七万元,他第二天就把人放了。中共迫害大法以后,李育正更是有恃无恐的捞钱。对家境贫寒、无油水可榨的大法弟子则恨之入骨,百般摧残。如大法弟子张师营失业多年,妻子离异,上有耄耋老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子,被李育正绑架后,照其脸部、裆部狠揍猛踢,嘴里狂嗥:“张师营,你一个下岗的穷工人,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不整你整谁?”

李育正抓人、打人、吓人,目的都是赤裸裸的一个字:钱。李育正绑架了大法弟子后,除明的罚款、吃请外,一些时候他还私下里单独索要,张嘴最少是一千元,一次,向大法弟子韩某某的家人敲了三千元。有一次,李在公开罚款之前私自讹诈一千元现金的丑事,被大法弟子的家人在国保院里高声嚷嚷着捅破了,众警察都撇着嘴笑,李育正“猫腻”败露,煞是狼狈,缩在屋里半天不敢露头。

4、酒后狂魔黄金启

黄金启的恶毒时隐时露,对大法弟子绑架、抄家,多指使手下人行凶。毒打大法弟子,他一般不亲自下手。但他气闷、酒醉或需要掏出“口供”时候,比其它恶人还要狠毒。如,有几次黄喝醉了酒,见了被劫持的男性大法学员,顿时象恶魔一样,“哇哇”怪叫着扑上前去,用手拽住头发狠命的往墙上连续猛撞,大法弟子头上被撞起大包,头发大把的被揪掉。

女大法弟子赴京上访被劫持回来后,黄金启、李育正跺着脚大骂:“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还不如卖淫的,卖淫的还能挣钱养活家。你们的脸比城墙还厚。咋不去跳大闸(沙颍河枢纽大闸,位于周口西郊)?大闸也没盖儿。”

一次非法抄家时,黄金启翻出七百元现金,瞅瞅没人注意,悄悄装入私囊。
黄金启调出之后,汪勇在公开场合破口大骂:“黄吼儿(黄的绰号)毒着哩,人滚蛋了,把队里钱(非法罚款)卷的一分不剩”。

5、“得志便猖狂”的汪勇

汪勇原在周口建设路派出所,因迫害大法特别卖力,上调到国保大队。汪物色“内线”,蹲坑跟踪,绞尽脑汁创“政绩”上爬。

汪勇初到国保时,想领着出去干坏事但不动风,为了捞钱、立功,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汪竟从原单位──建设路派出所纠集了三个臭味相投的恶警,开一部警车(司机酒气熏天),偷偷窜到大法弟子家行恶,一个晚上抄了吴桂芳、胡克英、宋霞、张敏、贾秀等六个大法弟子的家,将几个家人没当场给钱的大法弟子投进监狱,有的关了几个月,最长的关了一年多。大法弟子贾秀的家人当时给他六百元现金,让他先拿着,天明找来钱了再给他送去,他接了钱以后嫌太少,说“明天必须早早送钱,否则就带人”。贾秀的家人一商量,连夜送她到医院办手续住院。第二天汪又去了,听说贾秀有病住院了,不相信,当即跑到医院察看虚实。一看人确实在医院,悻悻的对她恫吓:“出了院咱再说,你这个事不算完。”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半,汪带几个恶警闯入年过古稀的大法弟子赵丙奎家非法查抄,翻了个底朝天,把其女儿的电视机、影碟机、三轮车都搬走了,又把他和女儿一起绑架,说他女儿是 “担保人”。威胁他女儿说:“找不到你妈就不放你。”吓得他女儿精神失常,他老伴(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在同一天,汪勇又领人抄了三家,将大法弟子陈大荣等三人劫持一天。

汪勇多次当着大法弟子家人的面炫耀:“只要拿钱我就放人,别看我是个副职,说了话可算数呀”。其小人得志的嘴脸和无耻榨钱的丑态暴露无遗。

二、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犯罪手段

1、监控、跟踪

周口国保的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跟踪是全方位的,电话、蹲坑、跟踪、安内线,无所不用。尤其是在迫害最疯狂的九九年到二零零二年,大法弟子的情况恶警都了如指掌。大法弟子串串门,或几个人在一块交流交流,见了人讲讲大法真相,很快就会遭到绑架。尤其是高峰,简直象个鬼魅幽灵。零五年高峰对大法弟子顾学敏长时间盯梢,于九月下旬将其绑架,投入看守所迫害,然后构陷黑材料报川汇区检察院批捕。周口市六一零头目于义云向川汇区施压,叫嚣:“对顾学敏、杨秀灵(另一名被抓捕的大法弟子)不重判,周口法轮功的势头就压不下去。”川汇区法院对顾学敏“判三缓五”。顾出狱后一直在家,有一天,她偶尔到街上走走,被高峰发现,气呼呼的找到六一零责问:“我们费多大劲才把顾学敏抓住,为啥把她放了”?于义云遂再一次施压,川汇区法院发传票对顾学敏“重新审判”,逼得年近古稀的顾学敏与老伴漂泊流离。

二零零零年“五一”期间,大法弟子秦学贤家来了两个辽宁的客人,第二天,恶警刘迎东即尾随而至,将客人和秦学贤夫妇一并劫持到国保大队,由李育政等人非法问讯。经打电话核实,俩客人都不是大法弟子。这二人高高兴兴来豫探亲访友,却被绑架,象审贼似的左盘右问,其中一位怒不可遏,拍桌子打板凳,痛骂李育正。众恶人十分尴尬,满脸赔笑,好话说尽,又出钱在宾馆登记了两间房,用车将一行人送去住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8/152362.html

周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6-02: 西华县东王营乡派出所相关人员电话:
邵所长13839465086
杨某18538633581
寇某18538633052

2018-05-28:西华县东营乡派出所:
办案警察:杨某18538633581寇某18538633052

2018-02-03: 项城有关讲真相电话(固定电话区号——0394)
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 局 长 马哲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