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沙坪坝区(沙区) >> 邹孝军, 男,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市沙坪坝
迫害情况: 两次被非法劳教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4-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9-04: 重庆市沙坪坝新桥片警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7年9月2日晚7点,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邹孝军刚进家门,就看见新桥派出所片警段渝与新桥朝阳社区书记谭洁在其家中,段渝讲:“就几分钟,来看一看就走,我知道不能说服法轮功学员。”邹孝军本着法轮功学员的善心,以平和的口气明确告诉来访者:“摄像是不合法的,法轮功弟子只是有自己的信仰,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临走时,段渝说今后有事直接通知我,邹孝军告诉段渝你不要来,对你不好。

新桥派出所片警段渝1800836217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4/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35.html#179404738-1

2017-07-08: 重庆沙坪坝新桥派出所警察段渝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

从2017年3月开始,新桥派出所警察段渝与社区人员一起不断的上门骚扰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已知有岳春华,黄建军,徐永培,陈萍,邹孝军等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望法轮功学员们多静心学法,向内找,正念清除邪恶,绝不承认警察佩戴有录像,录音设备上门骚扰这种违法行为。

新桥派出所:65211379段渝1800836217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8/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0776.html

2015-09-18: 重庆沙坪坝新桥法轮功学员邹孝军家人被骚扰

9月14日上午, 沙坪坝新桥社区、新桥派出所各一名人员,来到邹孝军妻子的单位打听情况, 未见到他们要找的人后离开。

9月14日中午, 沙坪坝新桥社区主任卢萍与两个新桥派出所警察和一个社区工作人员来到邹孝军母亲住宅(汊渝路), 他们向照顾母亲的邹孝军的三姐打听情况:问邹孝军离婚没有?手机号码是多少?现在租房没有等情况。 最后走之前,明确告诉三姐,他们就是为邹孝军最近写了什么信(指诉江)而来。

法轮功学员邹孝军6月24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起诉书,6月25日晚已收到最高检察院盖章收签的信息, 这是以法控告。 现在中国大陆已有17万多人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这是大势所趋, 希望所有社区人员、派出所人员及相关人员, 你们可要早识正邪, 辨善恶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6/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5822.html#15915233822-1

2015-07-04: 遭洗脑班、劳教所迫害 重庆邹孝军控告首恶江泽民

重庆居民邹孝军,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还曾两次被非法劳教。鉴于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邹孝军于2015年6月24日将江泽民告上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并且已得到签收回执。
以下是邹孝军在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中的主要内容: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一九九六年七月,我在沙坪坝一小书店看到《转法轮》第二卷,我购回家,一口气看完,从此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路。修炼法轮功后,我真的体会到没有病的滋味,走多远的路都不觉得累,重活、脏活能主动承担。同时,我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我当时在一家外企食品公司工作,曾获得过三项发明专利,是公司的技术骨干,我做事为别人着想,在矛盾冲突中能忍让,与上级主管、同事关系融洽。

江泽民挟持警察迫害善良

首恶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对法轮功迫害。我于二零零零年六月被迫辞职,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

二零零四年,我无意中救了一个警察。事情是这样的,一次与家人从沙坪坝转盘地下通道路过时,看见两人搏斗,二十多岁的持刀者正准备向抓住他手的中年男子行凶,我立即上前,同中年男子一道制服了持刀者,把他送到沙坪坝公安分局。这时才得知中年男子是沙坪坝公安分局的警察。这件事情重庆六三零电视台做过报道,我被称为见义勇为者。

然而后来,我却两次被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警察绑架。一次是二零零五年十月。我被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警察绑架到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一次是二零零七年九月,我再次被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警察绑架。我质问参与绑架的公安分局一科的李某:“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凭什么绑架我?我还救过你们公安分局警察。”李某竟回答说,见义勇为的事他们晓得,但是对法轮功他们就是要迫害。

这样的话、这样的行径只有发生在中国,因为政府的各级人员都被江泽民挟持、指使着在迫害善良。

两次洗脑班、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早上九点,重庆市沙坪坝区土湾街道综治办人员江丽(女)与一名土湾派出所的警察来我家,要我去街道办事处,去后才知道对我专门办洗脑班,将我非法关押在土湾街道会议室五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晚上七点,沙坪坝土湾派出所一男一女两名警察来我家,叫我到土湾派出所去一趟,土湾街道综治办主任刘秉天在派出所等我。刘秉天对我说,只要承认是受骗上当就可以回家。我对刘秉天讲:“我学法轮功是自觉自愿,不存在受骗、上当问题。”晚上十二点后,我被关押在土湾街道会议室,由两名土湾派出所警察看守一夜。第二天,刘秉天与两名街道人员把我劫持到沙坪坝歌乐山酒家洗脑班。五天后,洗脑班头目李凤久(沙坪坝区政府综治办主任)叫刘秉天又把我转到在井口先锋街地质仪器厂招待所办的洗脑班。我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我与另五名法轮功学员在沙坪坝平顶山二棵树农家乐喝茶时,被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警察绑架到沙坪坝公安分局审讯,晚十点把我关到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三十七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此次迫害由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长欧礼常主导。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上午九点,我与另七名法轮功学员在沙坪坝区附近一车站被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政委虞斌等警察绑架到沙坪坝天星桥派出所,下午一点沙坪坝公安分局一科科长刘某与另两名警察把我送到土湾派出所。晚上七点,土湾派出所警察余某问了我几个简单问题后,余某与另一位警察把我送到沙坪坝白鹤林拘留所。余某对我说:“你被判十五天治安拘留。”十五天后,土湾派出所警察余某、周某又把我转送至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土湾派出所余某(本案承办人)与警察周某、警察江某与另一名协警把我送到沙坪坝人和劳教转运站,到转运站后,警察余某(承办人)拿出判我两年劳教的判决书让我签,我拒绝签字后,被强制送进劳教转运站。在人和劳教转运站被关了二十几天后,由转运站警察劫持重庆北碚西山坪男子劳教所迫害两年。

在劳教所所遭受的酷刑、体罚折磨

面壁站立:从早上六点三十分至晚上十二点。

坐小凳:从早上六点三十分至晚上十一点。

殴打:一次劳教所警察胡跃劲(音)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彭亮打我头部,第二天才发现头上冒了一个包起来。

罚站:一次站晕过去后,吸毒劳教人员张佐全把我拉起来用拳根击我后背,事后我后背痛了一个星期。

不让睡觉:一次凌晨两点钟,中队教导员李修喑叫我起来谈话,二点半才回去,三点多钟,副中队长胡跃劲又叫我起来谈话。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在重庆北碚西山坪男子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严管二组。一天中午,监舍组长吸毒劳教人员付亚强把我坐的小凳拿到窗前放下,让我面窗而坐,窗外的冷风扑面而来,两小时后,我的身体仿佛被完全冻僵了。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七日,监舍吸毒劳教人员六二六(绰号)对我拳脚相加,暴打累了才住手。

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在非法超期关押了三天后才被沙坪坝土湾街道人员和土湾派出所人员接回家。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北碚西山坪男子劳教所七大中二中队变成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严管迫害,逼迫放弃信仰。七大队大队长田晓海,胁迫吸毒犯监控法轮功学员每天面壁站立,从早上六点三十分开始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后,连吃饭都只准站着吃。以中队指导员李修喑为主谋的警察,在监舍过道上叫嚣:“三天搞定,只要结果,不择手段。”

在所谓“三天搞定”中的最后一天,我被喊到中队警察的值班室。当时室内有六、七名警察。田晓海问我为什么不“转化”,我对他说:“在单位是我技术干部,优秀员工,我只是信仰法轮大法,信仰根本不存在任何违纪、违规,更不可能触犯任何法律。我只是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十二月二十五日下半夜两点,李修喑派人把我叫醒,让我穿上衣服去办公室“谈话”。来到值班室,李修喑讲了这样那样的理由,想让我在“转化”书上签字,我明确告诉他:“我不会签字的。”两点三十分回到监舍,刚睡下不到一小时,我又被值班的警察胡跃劲(音)叫醒,让我去办公室。我又一次穿上衣服去了值班室。我看到吸毒劳教人员彭亮也在那里。胡跃劲把我带到大队部山坡下一隐蔽处,指使彭亮打我。他一打我,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彭亮用手来封我的嘴,结果慌乱中他的右手大拇指插入我的口中,我下意识地闭嘴,彭亮慌忙地抽出手来,这时我躺在地上不动了。李修喑听到我喊“法轮大法好”后过来了,看见我躺在地上,就叫彭亮、胡跃劲把我抬回值班室。李修喑命令彭亮把我脸上、身上擦一下抬回监舍。彭亮被我下意识咬破的手指擦我脸时,把我满脸沾上了他手上的污血。当胡跃劲和彭亮把我抬回监舍门口时,我清醒过来,大声喊道:“彭亮打人了!彭亮打人了!”我只感觉胡跃劲和彭亮做贼心虚把我抬入监舍的床上后,慌忙地转身跑掉了。

十二月二十六日早上,我发现头上被彭亮打了一个包,上午警察上班后,只要有警察从关押我的监舍路过,我就大声喊:“彭亮打人了!”一个在巷道值班的吸毒犯冲我说:“谁打你了?”“彭亮打我了!”我说,他问我有什么证据,我说他来打我时,右手的大拇指被我下意识咬破了。我开始绝食反迫害,于是警察叫我坐下。我绝食了八天,警察天天来看我,也有警察威胁我说:“不吃就灌。”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因全身浮肿,站立时支持不住,向后倒,吸毒犯张佐全(音)上来就把我从地上拉起,朝我背后就打。我的后背被张佐全打得痛了一个星期。由于我向所长反映情况,警察有三个月不准我接见。

二零零九年八月下旬,重庆市司法司要来人检查。为了避开检查,李修喑把我拉到劳教所中心医院住院。住院期间,我明确告诉劳教所医生:“我全身浮肿是从早到晚坐小板凳坐出来的。“医生知道情况后,基本上未开什么药。十一天后我又被送回七大队。

当非法刑期还有八天时,我连坐板凳都困难了。我被拉到劳教所中心医院住院,直到非法劳教期期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4/遭洗脑班、劳教所迫害-重庆邹孝军控告首恶江泽民-311845.html

2011-11-23: 邹孝军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经过
文/重庆法轮功学员 邹孝军
重庆沙坪坝法轮大法学员邹孝军,现年四十八岁。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邹孝军被沙坪坝区国保支队恶警无端绑架,后被劫持到重庆北碚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两年。以下是邹孝军自述在西山坪劳教所所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以薄熙来为首的重庆市委指使西山坪劳教所对七大队二中队(专管法轮功学员的中队)进行所谓“整顿”,实质上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迫害。

七大队二中队变成了封闭中队,被非法关押在该中队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被严管起来。以七大队大队长田晓海为首的恶警,胁迫包夹法轮功学员的吸毒犯强制法轮功学员每天面壁站立,从早上六点三十分开始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后才准休息,连吃饭都只准站着吃。以中队指导员李修谙为主谋的恶警,在监舍过道上叫嚣:“三天搞定,只要结果,不择手段。”

一天我正在面壁站着,一个叫王复礼的吸毒劳教犯,从后面狠狠地踢了我一脚后跑掉。在所谓“三天搞定”中的最后一天,我被喊到中队警察的值班室。当时室内有六、七名警察。田晓海问我为什么不“转化”,我对他说:“在单位我是技术干部,优秀员工,我只是信仰法轮大法,信仰根本不存在任何违纪、违规,更不可能触犯任何法律。我只是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凭啥子‘转化’?”我说: “你指使人强制让我们法轮功学员从早上站到深夜,如果我们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了,你是直接责任人。”

十一月十五日下半夜两点多钟,李修谙派人把我叫醒,让我穿上衣服去办公室“谈话”。来到值班室,李修谙讲了这样那样的理由,想让我在“转化”书上签字,我明确告诉他:“我不会签字的。”回到监舍后,刚睡下不到一小时,我又被值班的警察胡跃劲(音)叫醒,让我去办公室。我又一次穿上衣服去了值班室。我看到吸毒劳教人员彭亮也在那里。胡跃劲把我带到大队部山坡下一隐蔽处,就指使彭亮打我。他一打我,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彭亮用手来封我嘴,结果慌乱中他的右手大拇指插入我的口中,我下意识的闭嘴,彭亮慌忙地抽出手来。这时我躺在地上不动了。李修谙听到我喊“法轮大法好”后过来了,看见我躺在地上,就叫彭亮、胡跃劲把我抬回值班室。李修谙令彭亮把我脸上、身上擦一下抬回监舍。彭亮被我下意识咬破的手指擦我脸时,把我满脸沾上了他手上的污血。当胡跃劲和彭亮把我抬回关押我的监舍门口时,我清醒过来,大声喊道:“彭亮打人了!彭亮打人了!”我只感觉胡跃劲和彭亮做贼心虚把我抬入监舍的床上后,慌忙地转身跑掉了。

十一月十六日早上,我发现头上被彭亮打了一个包。上午警察上班后,只要有警察从关押我的监舍经过,我就大声喊:“彭亮打人了!”一个在巷道值班的吸毒犯冲我说:“谁打你了?”“彭亮打我了!”我说,他问有什么证据?我说他来打我时,右手的大拇指被我下意识咬破了。

从此我开始绝食反迫害。于是警察叫我坐下。我前后绝食了八天,但精神很好, 不觉得饿。警察几乎每天来看我,也有警察威胁我说:“不吃就灌”。可能是警察认为我敢咬人,只好算了。后来我专门给彭亮道过歉,也说明我不是有意咬他。

十二月三十日上午,李修谙叫我去值班室,让我给他讲法轮大法。我正准备给讲时,他突然从值班室墙上取下警棒拿给我,让我打他,我说为什么?他说他是邪恶该被打。我告诉他:“我从不打人、骂人。”就是这样李修谙还是缠了一个多小时才让我回监舍。二零零九年一月份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李修谙叫人喊我去值班室。我去后,李修谙把我引到大队部一山坡下对我说:“今天我们两人都去圆满,如果肚子饿,我们可以先去食堂把饭吃了再回来。”我当时就感觉好笑,心想,未必你还想让我跟你表演一回自焚升天的闹剧吧?他又缠了我一个多小时,我始终都只给他讲一句话:“我根本没有想过圆满的事。”两次的怪异行动,使我略明白了一点李耍的招是啥意思。

二零零九年二月份的一天下午,由于全身浮肿,我站立时已经开始支持不住了,向后倒,吸毒犯张佐全上来就把我从地上拉起,朝我后背就打,我又开始高呼:“法轮大法好 !”值班警察胡跃劲听见呼声后冲到关押我的监舍门口对我说:“邹孝军,你除了喊‘法轮大法好’还会啥子?”我对胡跃劲说:“打人是犯法的,打人是犯法的!”我的后背被张佐全打的痛了一个星期。

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我全身开始浮肿,走路困难,心脏跳动异常。西山坪劳教所郑副所长来到七大队严管组说了很多言不由衷的话,他临走时,我向他反映:“我全身浮肿。”没过两天,七大队的全部法轮功学员被用车子拉到劳教所中心医院体检。由于我向所长反映情况,警察有三个月不准我接见。

一次,七大队新来不久的大队长鲜明,来到严管组,他讲了很多话,可我一句都没听明白,当他走到门口回转身来讲的一句话我到听清楚了:“啥子人哟,我们用了各种办法,都转化不了。是冰山也该溶化了,是洋玉板也应该磨光了。”

二零零九年八月下旬,重庆市司法局要来人检查。为了避开检查,李修谙把我拉到劳教所中心医院住院。住院期间,我明确告诉劳教所医生:“我全身浮肿是从早到晚坐小板凳坐出来的。”医生知道情况后,基本上未开什么药。十一天后我又被送回七大队非法关押。

当非法关押还有八天就要满期时,我连坐板凳都困难了。一个姓蒋的警察又用车把我拉到劳教所中心医院。见到医生后,听警察对着医生的耳朵讲:“这个人还有八天满教了,大队长鲜明说---就让这人住在医院住到期满。”

在劳教所中心医院待了八天后,我艰难地回到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3/邹孝军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经过-249735.html


2011-10-08: 重庆市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家人被骚扰
近日,重庆市沙坪坝区的警察和社区人员无理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人。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左右,沙坪坝区新桥派出所、沙坪坝区土湾派出所以及两地社区人员共五人,来到法轮功学员邹孝军的父母家里,看邹孝军不在,就要求家里人签什么字,家里人不同意。晚上十一点左右这帮人再次来到邹孝军的父母家里骚扰。邹孝军父亲八十六岁,已有几年生病长期卧床,心脏安有启博器;母亲八十四岁也是心脏病,当时就被吓得旧病复发。在这种情况下,土湾、新建二村社区人员陈小风厚着脸皮引诱邹孝军母亲在他们带来的纸上按了手印(邹孝军母亲没文化,耳朵聋),恶人才离去。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前,沙坪坝区新桥派出所、沙坪坝区土湾派出所以及两地社区人员八人来到法轮功学员何祖泽的三姐家骚扰。当时只有何祖泽的三姐夫在家,恶人叫他给三姐打电话,三姐说自己忙回不去。等晚上回家时,等了几个小时,不法人员还在家。当时三姐非常气愤告诉所有来的人:去年我妹被绑架,你们把她弄到医院查出那么多毛病后放回,你们经常来找她,她只想身体健康,做个好人,啥子意思吗?恶人说了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后离去。

十月四日上午沙坪坝区新桥派出所、街道综治办主任等人员八人来到法轮功学员徐永培在南岸区的女儿家,找到徐永培,要求签什么字,徐永培就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恶人看徐永培的态度,只好离去。后来恶人又打他女儿手机,徐永培女儿也一口回绝恶人的非法要求。

沙区土塆街道新建二村社区人员:陈小风(女)
沙区新桥街道综治办主任:将元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8/重庆市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家人被骚扰-247657.html

2011-09-04: 重庆沙坪坝区新桥法轮功学员邹孝军家人受到骚扰

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重庆新桥社区主任卢萍(女)与另一个二十多岁女社区人员窜到汉渝路、法轮功学员邹孝军的父母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4/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6258.html#119403319-1

2011-08-16: 重庆见义勇为的公民两次被非法劳教

重庆法轮功学员邹孝军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他曾经见义勇为,制止歹徒行凶。可是这样的好人却两次被非法劳教,近期又被当地警察骚扰。

二零零四年的时候,邹孝军与家里人从沙坪坝转盘地下通道路过时,看见一名二十多岁持刀歹徒正准备向一抓住他手的中年男子行凶时,立即上前抓住歹徒,同中年男子一道与歹徒激烈搏斗,制服了歹徒,把犯罪分子送到沙坪坝公安分局时才得知中年男子还是着便装的沙坪坝公安分局警察。这件事重庆630电视台作过报道。

邹孝军,出生于六三年七月二十七日,重庆市沙坪坝人,曾是重庆第一食品厂职工,有三项发明专利。在修炼法轮功前,体质较弱;一九九六年修炼后身体健康,从未得病。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两次遭到劳教迫害。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邹孝军被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绑架。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长欧礼常来看守所问情况时,邹孝军就直接告诉欧礼常:“我曾经救过你们沙坪坝公安分局的警察,属于见义勇为公民,我只是信仰法轮大法,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

邹孝军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从劳教所回家后,邹孝军坚持修炼法轮功,照样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在家不到一年时间,二零零七年九月又被沙坪坝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绑架。当邹孝军责问他们为什么绑架,我只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曾经救过你们分局警察,属见义勇为公民。当时在场的公安分局一科的李宏回答:“见义勇为的事他们晓得,但法轮功人员他们要管。”

法轮功学员本来就是按真、善、忍要求,才成为见义勇为的公民。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中共邪恶人员在迫害善良。

这次绑架后,恶警非法劳教邹孝军两年。在西山坪男子劳教所,邹孝军不放弃信仰,被恶警、包夹迫害,全身浮肿、四肢麻木,连正常行走都非常困难,两次被送劳教所中心医院,在医院解教前,医院的周院长对邹孝军说:“回去后赶快去住院。”

又遭骚扰、恐吓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中午,沙坪坝新桥派出所女片警罗某某与一位女协警,以及新桥社区女性人员来到邹孝军家骚扰,要求在所谓的不外出、不宣传法轮功等的保证书上签字,不然会如何。晚上,新桥社区委员会女书记卢萍与-位女性人员再次来到邹孝军家骚扰,再次要求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6/重庆见义勇为的公民两次被非法劳教-245446.html

2009-11-05: 重庆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恶行导致多人被迫害致死

重庆市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位于沙坪坝区小龙坎新街四十三号。多年来,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政策,参与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绑架、关押、折磨,导致多人被迫害致死。现揭露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如下:
......
黄镇、李宗兰、李秀英、余光河、邹孝等被非法判刑、劳教

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下午,在沙坪坝区平顶山二棵树喝茶的六名大法弟子被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这六名大法弟子为:黄镇,男,非法关押在合川县看守所;李宗兰,女,被渝北区法院判四年监禁,非法关押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李秀英,女,被渝中区法院判三年监禁,非法关押在永川女子监狱。余光河,男,被巴南区公安分局送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邹孝军,男,被沙坪坝区公安分局送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秦大群被迫害致死。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212115.html

2008-12-13: 奥运下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人员名单(十一月):
杨国刚、李文龙、冯飞、成定根、田维良、王显华、邹孝军、徐小华、夏俊明、林德才、余富荣、任东川、朱志林、杜汉文、唐全、屈明洪、万兴林、游大力、夏道平、张银明、张平、郑鹏、孟雪涛、张革、亢洪、罗蛟禹、汤毅、王志海、谢晋、李常利(音)、秦大群、苏国红,(以下人员六十岁以上)夏吉清、唐志仲、张兴渝、江锡清、朱德富、陶于奎、石世田、段辉明、张培生、陈民国、陈孝敬、汪建雄、姜辛、袁正友、高乐之、王贤明、邓力平、袁应江、刘光弟、盛建辉、龚延昭等。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13/191490.html

2008-11-30: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49名大法学员

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四十九名大法学员,七大队二中队即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专管中队非法关押着其中四十六名大法学员。

1、其中七大队一中队现非法关押着一名大法学员:

七大队一中队即所谓“整训队”。大法学员亢宏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初被劫持到此时,双脚被迫害的不能行走,三天后他就被拉到劳教所中心医院迫害。劳教所于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将亢宏拉回一中队时,他的双脚仍然不能行走,又被迫害致大小便失禁,神智不清,其情状惨不忍睹。

2、七大队二中队非法关押着四十六名大法学员:

一组:任东川、袁应江、罗蛟禹、王治海
二组:孟学涛、邓力平、王贤明、张革(盲人)
三组:张银明、高乐之、袁正有、李昌兴、张平、姜辛、郑鹏
四组:汪建雄、万兴林、夏道平、游大力、陈明国、陈孝敬
五组:段辉明、屈明洪、古胜学、张培生、石世田、唐全
六组:杜汉文、朱自林、陶于奎、王显华
七组:邹孝军、徐小华、余富荣、林德才、夏俊明
八组:李文龙、朱德富、田维良、成定根、冯飞
九组:夏吉清、江锡清、张兴瑜、杨国刚、唐自仲

3、劳教所中心医院现非法关押着二名大法学员:
谢锦、苏国宏

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一点,有五男一女在二中队的办公室找大法张学员银明谈话,要求张银明做线人,条件是可以让张银明恢复自由,当时遭张银明拒绝。

张银明,四十四岁,重庆市九龙坡区黄角坪人,被迫害期限是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至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七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0/190762.html

2008-02-05: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

邹孝军,四十五岁,重庆市沙坪坝人,一九九六年得法。邹孝军曾是第一食品厂职工,有三项发明专利。修炼前体质较弱,修炼后身体健康,从未得病。一九九九年,为维护大法,邹孝军辞职上访。二零零五年三月,邹孝军与持刀抢匪肉搏,义救沙坪坝干警,但于当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关入西山坪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5/171803.html

2007-04-05: 重庆沙坪坝区被绑架的六名大法弟子近况

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下午,在沙坪坝区、平顶山二棵树喝茶的六名大法弟子被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

从绑架大法弟子恶警口中得知,国安人员跟踪了其中带手机的同修,还有一名同修有国安安排的特务跟踪。

黄镇,男,现在还被关在合川县看守所。
李宗兰,女,被渝北区伪法院判四年监禁,现在在永川女子监狱。
李秀英,女,被渝中区伪法院判三年监禁,现在在永川女子监狱。
馀光河,男,被巴南区公安分局送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三个月,现已回到家中。
邹孝军,男,被沙坪坝区公安分局送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现已回到家中。
秦大群,男,被沙坪坝区公安分局送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现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165.html

沙坪坝区(沙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9-01-03: 重庆第一中级法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塔街道紫薇支路36号 邮编:401147
电话:023-67679119
立案电话:023-67679000
信访电话:023-67679100
电子邮箱:cqyzfy@cqyzfy.gov.cn
网址:www.cqyzfy.gov.cn

2018-08-29: 相关信息:邮编631331
重庆市沙坪坝区陈家桥桥南社区:主任 陈月琴 、副主任 易兵
重庆市沙坪坝区陈家桥街道办事处
重庆市沙坪坝区陈家桥派出所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陈青路163号 电话:65633179
相关人员:简副所长 罗兵(警察)等
希望知道以上详细信息的同修给补充。

2017-10-21: 沙坪坝区“610办公室”:
沙坪坝区610政委,虞斌023-63755224
沙坪坝区610队长,刘伟,023-63755335
沙坪坝区政法委书记:王余果
办公室主任龚旺023-61706130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小龙坎新街43号 邮编400030
电话 023-63755110 电话:(023)65313309
沙坪坝区分局局长陈江渝 电话 023-63755190 公开邮箱 spbxjntanɡ20132013@163.com
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厅:023-63852702 重庆市政府办公厅: 023-63854491
重庆市长公开电话: 023-63854444 重庆市公安局办公室:023-63701664

2017-10-01:
重庆沙坪坝区各地派出所电话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联芳派出所
地址:显丰大道10旁边
电话:(023)68608941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童家桥派出所
地址:童家桥正街175号
电话:(023)65311758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
地址:小龙坎小新街43号
电话:(023)65313309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山洞派出所
地址:平正村6号
电话:(023)6553183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