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市 >> 彭光珍(彭广珍,彭广贞), 女

彭光珍(彭广珍,彭广贞)
母子俩几年前的合影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攀枝花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4-03
家庭成员: 儿女: 徐浪舟(徐郎州,徐浪周)
夫妻/父母: 彭光珍(彭广珍,彭广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6-14: 一位坚忍的攀枝花母亲(图)

2014年6月12日上午9:30,一起法轮功学员要求国家赔偿案,在四川省高级法院开庭审理,11点左右休庭,现等待法院判决。近几年,国内各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遭受严重迫害,在要求国家赔偿,目前仅这一例得以立案。这是一位70岁的老母亲长达数年的艰辛,顽强地为死去的儿子讨公道。
一家人 天地两隔

“儿子五岁时我丈夫就去世了,我守寡几十年独自把一双儿女拉扯大,容易吗?儿子是我的希望,是我的依靠,我儿非常孝顺善良,他曾对我说‘今后就是要饭,也要背着妈妈一道’。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健健康康的,才39岁就被害死了,他们(指五马坪监狱)还说他们没有责任。”

上面的话,是照片中老人的控诉。这位老人叫彭广贞,身旁站着的是她的儿子──被迫害惨死的攀枝花市优秀警察徐浪舟。

老人和儿子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修炼路上他们不断归正着自己,身心受益其乐融融。和众多修炼人家一样,这一家人本来过着宁静安稳的日子,不料风云突变,中共原党魁江泽民竟然对这群放下名利的修炼人下毒手,先是漫天撒谎大肆污蔑,再进行残酷迫害,欲从“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一心向善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于是,这个和美的小家庭散了:儿媳选择离婚带走了幼小的孙子,而作为依靠的儿子则于两年前在冤狱期间被蓄意谋害,现如今,老人家独自一人孤苦度日。

寻真相讨公道 一路艰辛

之前因儿子被冤判八年半,这位坚毅的母亲就坚持不懈到各级部门为儿洗冤,她理直气壮地告诉每个人:“国家法律从来没有禁止修炼法轮功,媒体的宣传都是造假污蔑。信仰法轮功、讲真话说实话,是公民的权利。我儿子是好人,不应该被关在惩罚犯罪的地方,应该无罪释放。”同时她向各级部门揭露攀枝花警察刑讯逼供、栽赃陷害徐浪舟。

谁知道,她自己竟因此被关进公安局、看守所,后来还被判刑两年。为逼迫老人停止申冤、放弃信仰,公安局警察让她坐老虎凳,吊“鸭子浮水”(双手从后背上绳,整个人被离地吊挂),直至老人昏厥过去几乎没有鼻息,警察才慌忙掐人中抢救;在看守所,恶人又多次对她高强度恐吓,导致她每次全身抽搐、手脚冰凉,最后恶人们怕出人命才放了她;在监狱服刑期间,老人被关在严管室7个月不准出来。

儿子的去世,对老母亲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但是这巨大的悲痛没有击垮老人,这两年来,她始终以坚忍的毅力走在艰难的鸣冤路上,经历风风雨雨,誓要替儿讨还公道。

在徐浪舟离世的第二天(2012年3月19日),乐山五马坪监狱便瞒着家人,擅自签字拒绝尸检(如图,邱云南为五马坪监狱九监区副监区长,该监区为入监队)。随后,乐山检察院又当面向家属撒谎:“我们已经做了尸检,是正常死亡。”可当家人要求看报告时,检察官顿时哑口无言并低下了头。

为阻拦尸检,五马坪监狱和乐山检察院处心积虑,设置了重重障碍。为求得鉴定公正,家属始终坚持在省外联系司法鉴定所,可联系的几家鉴定所,一经乐山检察院电话联系之后,都找理由推脱了,最后终于签定的一家,也相当不合常理地对老人处处防范,连尸检报告都不给老人。做尸检时,老人是现场唯一的家属,可两个女警却将老人强行拖离。

后来老人到五马坪监狱索要病历和尸检报告,遭到几个狱警的凶狠围攻,并多次放言要强行火化遗体;狱警还把请来的北京律师拉到一边威胁,并卑劣的通过北京司法局下令律师所立即召回律师。

老人希望找到一个政府部门主持公道,接待的人开始很同情愤慨,但一提及法轮功,立即推脱躲避或还以冷言冷语,有的则以一副政治面孔对监狱进行袒护,似乎在这些人看来,针对法轮功修炼人的一切犯罪在中国都是许可的、是不用承担责任的。

面对赤裸裸的暴力威胁和官官相护,老人没有退缩,以顽强的毅力自己去搜集证据。善良的人们知道了老人一家的情况后,都非常同情并真诚的施以援手。最后,老人拿起法律武器,向五马坪监狱提起国家赔偿,并上诉到四川省高级法院。

在要求赔偿期间,老人依然不断遭遇冷眼漠视和蛮不讲理:

- 在省监狱管理局,老人办理完要求赔偿的申请后,又向该局信访室投诉“广元监狱、五马坪监狱擅自设立规矩,要求家属到“610”开证明才允许会见”,接访人当场打电话到监狱,核实到了确有此事,可过后接访人却要求老人去监狱索取书面证据才受理。

- 老人于2013年10月向四川省高院提起国家赔偿诉讼,一直未得答复。三个月后老人去问进展,对方却以超期为由不予受理,并收去了受理凭证。老母亲只有跑到邮局找来证据。在事实面前省高院无从推脱,才于2014年1月24日立案。

- 高院已决定审理此案后,却没有按法律规定公开开庭。通知开庭日期时就告诉老人只准许三个人到庭旁听,后又改成只准三个家属去,到临场又改口说不准旁听。不知是因为律师和老人联合抗议,还是法院人员良心发现,最后法院主动让亲友入场。

进入开庭审理,老人请的律师王全璋、陈以轩非常专业的提出了相关质询并要求对方举证,五马坪监狱与省监狱管理局仅提交了监狱犯人和警察的证词、造假的病历以及明显受操控制成的司法鉴定书,意图以此证明监狱没有违法行为并且对徐浪舟的死亡没有责任。监狱连律师要求调取的关键录像都没敢提交。律师熟练运用相关法律予以有力的驳斥,并明确指出,赔偿义务机关对监狱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以及对徐浪舟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根本没能有效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老母亲的陈述和揭露更是入骨三分,她当庭指出五马坪狱政科科长王政强不诚实,批评监狱所谓证词不足采信,因为监狱的残酷和违法就连狱警都不敢随便说。老人伤心地讲述了儿子的优秀孝顺和突如其来的死亡,审判长和省监狱管理局代表张伟也由衷地表示同情。老人态度明确地说:“这个案子我一定要告下去,哪怕告到联合国。”

最后陈述中老人说:“我儿就因为坚持信仰被判重刑,现在连官方《法制日报》关于14种邪教的认定文件都在证明: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因为法轮功从头到尾就是正,教人做善良人、做诚实人、做好人……”吓得审判长连忙叫停,不准她继续陈述关于法轮功方面的事。双方陈述完毕后,审判长宣布休庭。

案件回顾:优秀警察蒙冤离世

法轮大法学员徐浪舟,生前是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一位优秀警察,长的高大帅气,秉性单纯善良。自修炼大法后,他按照“真、善、忍”标准为人处事,平时与人为善,几次默默捐助希望工程,工作中执法公平,任劳任怨,因表现突出他连续四年被评为市先进工作者,当地媒体曾多次报道过他的先进事迹。

可这样优秀的一个人,只因为坚持信仰、坚持事实真相而被开除公职、被关押、被劳教、被判重刑。他经历了“上刑床”、几万伏电棒电击、捆警绳五花大绑暴晒、高温奴工、吊打等各种酷刑。魔难中,徐浪舟依然表现出了大法学员的智慧善良和坚强豁达,赢得了有良知的狱警的称赞。历经八年苦难冤狱,眼看再过半年徐浪舟就要获释,却突然被残忍地杀害了,他的死疑点重重。

一位孝顺儿子,一位优秀警察,一位坚持信仰的修炼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了人世。年迈的老母亲将一直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而那杀人凶手,至今依然被庇护着逍遥法外。我们不禁要问:中国,你究竟怎么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4/一位坚忍的攀枝花母亲(图)-293462.html

2012-06-23: 九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四川攀枝花优秀交警徐浪舟死于中共监狱的非人折磨
自从儿子出生后,徐浪舟就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每逢过年时,儿子总渴望的问:“爸爸回家过年不?” 如今徐浪舟走了,他九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亲爱的爸爸了。
徐浪舟是四川攀枝花市一名优秀交警,专职处理交通事故,曾被同事誉为“警察界的人才”。他坚定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非法劳教二年九个月,非法判刑八年半,在狱中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徐浪舟被迫害经历

徐浪舟生于一九七三年,五岁时父亲去世,他便承担起了送妹妹上幼儿园、帮妈妈做家务的责任,他从小就很懂事,从不乱花一分钱,经常用妈妈给的零花钱买菜回家,令邻居吕阿姨羡慕不已。

一九九四年,徐浪舟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思想行为,在炼功后的短短时间内,身心都发生了巨变,身患的疾病消失,身体健康;处理交通事故更加公平、公正,请吃不去,将红包丢在地上也不收,年终无法拒收的保险公司送的红包也一分不少地捐给希望工程,而且工作更加认真负责,踏实敬业,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

一、上访被无理开除、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来,中共宣传机构做了一系列诬蔑法轮功的报导,徐浪舟认为报导的是不实的,是栽赃陷害,造谣造假。徐浪舟相信政府,为了对国家和负责任,就去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被绑架并押回攀枝花关进拘留所,几天后才放回。随后单位要徐浪舟在信仰法轮功与交警工作之间作选择,徐浪舟的选择是:法轮功和工作都要。最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无理开除。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徐浪舟去攀枝花市政府信访办上访,准备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澄清事实,结果话没说完就被信访办工作人员举报到公安局,被市公安局“六一零”非法抓捕以后,又被绑架到户口所在地东区大渡口派出所。当天晚上关在派出所的地下室,没有床、没有凳子,室内什么都没有。攀枝花人都了解攀枝花的气候是属于早晚穿棉衣中午穿纱,温差很大,冬月的天气,徐浪舟穿着单薄的衣服,被冻了一晚上。第二天又被非法送进了看守所,拘留了一个月才释放。

二、在看守所、劳教所遭酷刑

二零零零年,徐浪舟在自己家的户外炼功,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内向犯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警察迫害“上刑床”连续十三天(手和脚呈大字型被手铐固定在铁床上,胸部横绑粗铁链,二十四小时不能动弹,吃喝拉撒全在上面,人极度痛苦)。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徐浪舟被攀枝花市六一零系统非法劳教两年,后送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徐浪舟在新华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因坚持信仰,劳教所警察可以拿几万伏的电棒触到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触到的地方马上烧一个洞,冒烟。劳教所继续施用酷刑要徐浪舟放弃信仰,几个警察动手,强制按在地上捆警绳,脚踩在徐浪舟脸上,半边脸摁在砖碴上,脸上被摁伤了,流出了鲜血,绳子都勒进了肉里,五花大绑后,丢在大热天的坝子里晒太阳。徐浪舟从劳教所出来时脸上还有伤痕,肩膀上还有捆过的绳印。

徐浪舟在劳教所被强迫烧砖,温度很高,砖还是火红的,就叫徐浪舟去捡,捡出的砖放在坝子上还能点燃纸烟。一般的衣服穿着进窑出来后就全变红了。所以大热天三、四十度也都要穿上棉衣棉裤,手上套上剪下的棉衣袖子再在袖子上垫上汽车轮胎胶皮,才能进去捡。三十岁以上的年轻人进去只能捡两分钟,多数捡砖的人出来后都无法站立,全身是灰,都称出砖的人为“兵马俑”、“陶土人”。就这样熬过了两年,因徐浪舟不放弃做好人的信仰,又被加期九个月。

三、再遭绑架逼供、被非法判刑

徐浪舟被非法劳教时,其妻子承受不住迫害的压力,与徐浪舟离了婚。徐浪舟从劳教所出狱,满身伤痕,住在妹妹家恢复身体一年多也不得清静,国保警察经常骚扰。为了生存,徐浪舟和别人合伙开涂料厂用以糊口,生产刚刚上路,就又遭受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上午九时,徐浪舟正在涂料厂上班,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秦刚、邹勇军、孙支文等十多名警察绑架,恶警们全部穿便衣,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跟土匪一样,用黑袋子把徐浪舟的头蒙住,直接绑架到盐边新县城B区金谷酒家二楼会议室刑讯逼供。

恶警秦刚、邹勇军、黄津勇等人轮番上阵,昼夜不停的提审折磨徐浪舟,徐浪舟被吊了一天一夜,三天两夜不能睡觉。这帮恶警自知违法,不敢向徐浪舟出示身份证件,每次作笔录都故意空出讯问时间、地点、讯问人、记录人等栏目不填,采取弄虚作假手段,将讯问时间填成每隔四小时提审一次,讯问地点由金谷酒家改为盐边县公安局,强迫徐浪舟承认“诬陷证据”。秦刚强迫徐浪舟签字,徐浪舟不签,秦刚说:你不签、不认,老子弄死你!他们是强迫人签字后再填内容。徐浪舟被折磨得神智不清。

绑架时国保警察抄走了徐浪舟随身带的一个包(后来证实包内装的是涂料厂的帐本、收据及现金三千多元),但警察硬说其包里有一包法轮功资料,并且不承认包里有钱,恶警邹勇军还欺骗涂料厂的工人去作伪证。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盐边法院非法开庭,徐浪舟揭露了警察的暴力取证恶行,并申明在被酷刑折磨的神志不清时所言一切作废。

因心虚,法院未敢立即判刑。在六一零办公室等对法院的强压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盐边法院第二次非法开庭,审判长不顾法律尊严,迫害善良,对徐浪舟非法判刑八年零六个月。

四、在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绑架到四川省广元监狱非法关押。二零零五年七月,徐浪舟仅因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打了一下招呼,就被冉伟、何仲等关禁闭十五天,徐浪舟曾被绑架犯何兵殴打。

广元监狱非法关押六年,都不准他给家人打一次电话。他的老母亲从攀枝花七次来探望他,监狱恶警都毫无人性的拒绝他们母子相见。

二零一零年冬天,徐浪舟被转监到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拒穿劳改服,被狱警指使犯人将他所有的衣、裤剪烂,只让他穿一条内裤。徐浪舟为了揭露狱警的流氓迫害,绝食抗议。二零一一年一月份,徐浪舟的家人去看徐浪舟时,才知道这种下流无耻的迫害。直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五马坪监狱才让徐浪舟的家人给徐浪舟寄衣、裤和一千元钱。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十二月期间,徐浪舟因在五马坪监狱医院打坐炼功被监区长发现,就带回七监区一栏杆被吊铐,毒打一个星期,奄奄一息时不得不送往成都警官医院,徐浪舟在监狱期间一直不配合邪恶,坚持正信,经受了难以想象的非人折磨。

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五马坪监狱通知徐浪舟的家人去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说是徐浪舟的胃穿孔需做手术。三月八日,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彭光珍在儿子徐浪舟昏迷中被迫签字。手术三天后,徐浪舟能喝稀饭,医院不让彭光珍护理儿子,彭光珍只好在外面找旅馆住下。三月十八日晚医院通知说徐浪舟死亡。

徐浪舟的遗体现在四川新都殡仪馆,家人要求公正法医重新验尸,查明徐浪舟的死因。

五、家人经历磨难

徐浪舟自从儿子出生后,就不断地遭受中共的关押迫害。在狱中,徐浪舟给儿子的信中一再叮嘱他:在学校要尊敬老师,爱护同学,做一个品学好的孩子。每到过年时,儿子都渴望的问:“爸爸回家过年不?”为了不让幼小的心灵遭受伤害,家里人没有敢告诉他的父亲被非法关押的事情。 如今,才九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亲爱的父亲了。

几年以来,徐浪舟的母亲彭广珍为蒙受冤屈的儿子坚持不懈的找有关部门申诉。在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折磨徐浪舟的恶行曝光后,行凶的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怀恨在心,多次威胁恐吓彭广珍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彭广珍因向有关部门申诉和揭露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栽赃陷害徐浪舟的恶行,在外被市国安伙同攀枝花市东区国安人员绑架,并抄了她的家。抄家时,无任何手续,警察不穿警服,不开警车,偷偷摸摸。

彭广珍被绑架到攀枝花市东区公安局,遭刑讯逼供,先是坐老虎凳(双手双脚被手铐铐在铁椅子上,不能动,越动手铐就越紧),后又被吊鸭儿浮水(双手从后背被绳子捆上,并被吊起,脚尖离地,全身的重量全部承重在手上),痛得大汗直淌,直到被迫害得出现严重的心脏病态,全身抽筋,手脚完全失去了知觉,差一点休克了才被放下来。

彭广珍又被送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进行迫害。在看守所期间,彭广珍曾多次遭到恐吓,由于精神压力非常大,每次提审时她的身体都出现严重的心脏病态(全身抽筋,手脚冰凉),直到他们看到实在不行了,怕出人命,才不得不放人,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3/九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259294.html

2010-04-27: 攀枝花市仁和区法院预谋对法轮功学员彭广珍非法庭审

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彭广珍已被非法关押半年。今悉:攀枝花市仁和区法院预谋2010年5月7日对彭广珍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7/222117.html

2008-02-04: 攀枝花市徐浪舟一家九年来的遭遇

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徐浪舟从儿子出生后,就不断地遭受迫害,现在其儿子已有9岁了,每到过年时,儿子就要问:爸爸回家过年不?听了真让人心酸!为了不让儿子幼小的心灵遭受伤害,家里人没有敢告诉他的父亲被非法关押的事情。

象徐浪舟这样的家庭,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中共江氏集团在中国制造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不知毁掉了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制造了多少人间悲剧。

几年以来,徐浪舟的母亲彭广珍为蒙受冤屈的儿子坚持不懈的找有关部门申诉。在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折磨徐浪舟的恶行曝光后,行凶的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怀恨在心,多次威胁恐吓彭广珍

2007 年3月28日上午十点左右,彭广珍因向有关部门申诉和揭露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栽赃陷害徐浪舟的恶行,在外被市国安伙同攀枝花市东区国安人员绑架,并抄了她的家。抄家时,无任何手续,警察不穿警服,不开警车,偷偷摸摸。彭广珍被他们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市东区公安局,刑讯逼供,先是坐老虎凳(双手双脚被手铐铐在铁椅子上,不能动,越动手铐就越紧),后又被吊鸭儿浮水(双手从后背被绳子捆上,并被吊起,脚尖离地,全身的重量全部承重在手上),痛得大汗直淌,直到被迫害得出现严重的心脏病态(全身抽筋,手脚完全失去了知觉,差一点休克了才被放下来)。后又被送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进行迫害。在看守所期间,彭广珍曾多次遭到恐吓,由于精神压力非常大,每次提审时她的身体都出现严重的心脏病态(全身抽筋,手脚冰凉),直到他们看到实在不行了,怕出人命,才不得不放人,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

徐浪舟,男,三十多岁,汉族,高中文化,原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队优秀警察,专职处理交通事故。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思想行为,在炼功后的短短时间内,身患的疾病消失了,身体健康了。徐浪舟炼功前抽烟、喝酒、打人(特别是对事故逃逸司机,抓着就打)、请吃也去,送钱、送礼也要,而炼功后去掉了所有恶习,再也不打人,请吃不去,送礼、送钱再也不收。工作认真负责,踏实敬业,处理交通事故又快又好又公正,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攀枝花市电视台还为徐浪舟做过报导,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反复迫害。

目前徐浪舟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广元监狱,从2005年1月被送到四川省广元监狱迫害至今,不许家人探视、通电话。现在究竟人怎么样,音信全无,家人多次找当地610开证明探监,“610”人员不给开,家人打电话到监狱问讯,监狱工作人员一听到是找徐浪舟的,马上就挂断电话。

据知情人士透露,广元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残酷,在监狱内,他们不给法轮功学员菜吃,在管教人员的指使下,由4-5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犯人们经常用狼牙棒(木板上钉上很多钉子)打法轮功学员;用皮带(有铁的那一头)抽法轮功学员;将烧开的水浇成一股细水从法轮功学员的头上淋下来;有的肋骨被打断几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詹伟明,监狱强制“100%的转化”,不“转化”就被严管,24小时不准睡觉,听说徐浪舟也被迫害得又黑又瘦,经常肚子疼,吃不下饭,身体极度虚弱,处境令人担忧。

自1999年7月22日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徐浪舟同大陆很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多次遭受迫害: 1999年7月22日以来,中共宣传机构做了一系列诬蔑法轮功的报导,徐浪舟认为报导的是不实的,是栽赃陷害,造谣造假。徐浪舟相信政府,为了对国家和人民负责任,就去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被绑架并押回攀枝花关进拘留所,几天后才放回。随后单位要徐浪舟在信仰法轮功与交警工作之间作选择,徐浪舟的选择是:法轮功和工作都要。最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非法开除。

1999年11月23日,徐浪舟去攀枝花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上访,准备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澄清事实,结果话没说完就被信访办工作人员举报到公安局,被市公安局“610”非法抓捕以后,又被绑架到户口所在地东区大渡口派出所。当天晚上关在派出所的地下室,没有床、没有凳子,室内什么都没有。攀枝花人都了解攀枝花的气候是属于早晚穿棉衣中午穿纱,温差很大,冬月的天气,徐浪舟穿着单薄的衣服,被冻了一晚上。第二天又被非法送进了看守所,拘留了一个月才释放。

2000年徐浪舟在自己家的户外炼功健身,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内向犯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警察迫害“上刑床”连续十三天(手和脚呈大字型被手铐固定在铁床上,胸部横绑粗铁链,二十四小时不能动弹,吃喝拉撒全在上面,人极度痛苦)。

2000 年3月15日,徐浪舟被攀枝花市610系统判非法劳教两年,后送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徐浪舟在新华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因坚持信仰,劳教所警察可以拿几万伏的电棒触到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触到的地方马上烧一个洞,冒烟。劳教所继续施用酷刑要徐浪舟放弃信仰,几个警察动手,强制按在地上捆警绳,脚踩在徐浪舟脸上,半边脸摁在砖碴上,脸上被摁伤了,流出了鲜血,绳子都勒进了肉里,五花大绑后,丢在大热天的坝子里晒太阳。徐浪舟从劳教所出来时脸上还有伤痕,肩膀上还有捆过的绳印。

徐浪舟在劳教所被强迫烧砖,温度很高,砖还是火红的,就叫徐浪舟去捡,捡出的砖放在坝子上还能点燃纸烟。一般的衣服穿着进洞出来后就全变红了。所以大热天30-40度也都要穿上棉衣棉裤,手上套上剪下的棉衣袖子再在袖子上垫上汽车轮胎胶皮,才能进去捡。 30岁以上的年轻人进去只能捡两分钟,多数捡砖的人出来后都无法站立,全身是灰,都称出砖的人为“兵马俑”、“土陶人”。

天气很热,劳教所警察还不给水喝,只有喝下雨时的雨水,虫子都长起来了,一股恶臭,还不够喝,热天太渴了,只有爬在废水沟里喝几口,但是都要被监工的犯人打,由于缺水喝,中午吃饭是经常有人昏倒饭厅。凡是从新华劳教所出来的人都说:新华劳教所简直是十足的人间地狱。就这样度过了两年,因徐浪舟不放弃做好人的信仰,又被加期 9个月。往哪儿“转化”呢?徐浪舟炼功以后去掉了以前的恶习,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连续几年都是优秀警察,这样的好人是不是要把他转坏呢?

徐浪舟在劳教所时,其妻子承受不住迫害的压力和徐浪舟离了婚。徐浪舟从劳教所满身伤痕的回来,住在妹妹家恢复身体一年多也不得清静、国保警察经常骚扰。回来后上无片瓦,八方借钱,为了生存,徐浪舟和别人合伙开涂料厂用以糊口,生产刚刚上路就又遭受迫害。

在2004 年4月9日上午九时,徐浪舟正在涂料厂上班时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等人绑架。参与绑架的秦刚、邹勇军、孙支文等十多名警察,他们全部穿的是便衣,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与土匪一样,强行用黑袋子把徐浪舟的头蒙住,直接绑架到盐边新县城B区金谷酒家二楼会议室暴力取证。恶警秦刚、邹勇军等人把徐浪舟吊起来迫害,吊了一天一夜,三天两夜不准睡觉。秦刚、邹勇军、黄津勇等人轮番上阵,昼夜不停的提审折磨,由于心虚理亏,也不敢向徐浪舟出示身份证件,每次作笔录都故意空出讯问时间、地点、讯问人、记录人等栏目不填,采取弄虚作假手段将讯问时间填成每隔四小时提审原告一次,讯问地点由金谷酒家改为盐边县公安局,强迫徐浪舟承认“诬陷证据”(秦刚强迫徐浪舟签字,徐浪舟不签,秦刚说:你不签、不认,老子弄死你!),他们是强迫人签字后再填内容。徐浪舟在被非法的暴力取证过程中已被折磨得神智不清……。

绑架时国保警察收走了徐浪舟随身带的一个包(后来证实包内装的是涂料厂的帐本、收据及现金3000多元),但警察硬诬陷说其包里有一包法轮功资料并且不承认包里有钱,而且国保人员邹勇军欺骗徐浪舟所在涂料厂的工人去作伪证……。

2004 年9月14日盐边法院已进行了一次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徐浪舟揭露了警察的暴力取证恶行,并申明酷刑折磨中神志不清时所言作废。因“证据不足”,法院迫于众怒未能立即判刑。在610办公室等对法院的强压下,2004年11月1日,盐边法院第二次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审判长不顾暴力取证的诬陷事实,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用攀枝花市610恶警诬陷的材料,不顾法律尊严,迫害善良,对徐浪舟非法判刑8年零6个月。2005年1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广元监狱继续迫害至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4/171742.html
2007-04-11: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彭广珍为儿子申冤被绑架情况的补充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大法弟子彭广珍在攀枝花市西海岸街口被两个便衣一边一个挟持到出租车上非法带走。二十八号下午看见三辆警车开到弯腰树,从警车上下来一群攀枝花市国保便衣将戴着手铐的彭广珍住处抄家,现在彭广珍被非法的关押在攀枝花市看守所,请大家加持发正念。

2004年,彭广珍的儿子徐浪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被绑架后遭受攀枝花市国保警察邹勇军等人的酷刑逼供后,被国保警察邹勇军等人栽赃陷害,后被非法的判了8年半的有期徒刑。

几年以来,彭广珍为蒙受冤屈的儿子徐浪舟坚持不懈的找有关部门申述,为此,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折磨徐浪舟的恶行曝光后,行凶的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怀恨在心,多次威胁恐吓彭广珍。2007年3月28日,彭广珍因向有关部门申诉和揭露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栽赃陷害徐浪舟的恶行,在女儿家被攀枝花市国保便衣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1/152602.html

2007-04-04: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彭光珍为儿子申冤被绑架
2007年3月28日,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彭光珍在女儿家被绑架,原因是她为儿子(法轮功学员)徐浪舟被非法判刑,到处去找各有关门部讲理。由便衣带着彭光珍到她的出租房处抄家,甚么都没有,现在彭光珍被关押在甚么地方情况不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4/152163.html

2007-04-03: 攀枝花市大法学员彭广珍被警察非法带走
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晚上八点钟,攀枝花市炳草岗派出所警察到彭广珍家敲门,叫开门,查户口,等了一不会儿,门没开就走。

二十八号上午十点左右在西海岸街口看见彭广珍身挎一个包,已经被两个便衣一边一个挟持到出租车上非法带走。二十八号下午看见三辆警车开到弯腰树,从警车下来一群便衣将戴着手铐的彭广珍住处抄家,现在关押在何处尚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3/152068.html

攀枝花市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9-09-28: 攀枝花市弄弄坪派出所:
电话:8123315555、8123318678
所长杨绍辉13908141227
黄明坤13037731705

东区公安分局:
电话:8122222232
副局长熊中伟13882383669
副局长江雪艳13882394567
巡警大队大队长刘刚13882365466
治安大队大队长李德钢13980344336
网路安保和情资大队大队长涂航13458111616
国保大队大队长石磊8122226390、13808142910
国保大队教导员王希斌8122233456、15984575386
攀枝花市看守所:8122512589

2018-04-12: 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
所在科室 职 务 姓 名 V网小号 手机号码
国保支队支队长 贺建川 611001 13808149648
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蒋州银 13808143622
610办 副主任 刘华云 611005 13808142956
安宝成 611002 13808140999
610办 张柏林 611004 13808147396
610办 罗勇智 611019 13982376062
610办 郑 渊 18908141108
610办 袁 斌 13320710882
综合大队大队长 熊中伟 611999 13882383669
综合大队 廖红兵 13808142225
综合大队 邹 红 13980351499
综合大队 郭 祥 18982348566
一大队 教导员 孙支文 611011 13882315396
一大队 张崇贵 611012 13882311200
二大队 大队长 段 青 611222 13508232266
二大队 张 璞 611333 13982358383
机动大队大队长 陈 岗 611022 1388239394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邹勇军 611015 1398236699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曹 鹏 611016 1398236802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0-04-27:
攀枝花市仁和区法院刑庭庭长:李宗敏,办0812-2903723,手机13550902089
承办法官:张云林,办0812-2906527,手机13219812260
攀枝花市仁和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冯寒,电话:13982390977
承办检察官:蔡洪明,电话:1390814991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