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阳江 阳东县 阳江市温泉监狱(温泉劳改场,阳江监狱,温泉茶场,男) >> 黄江, 男

黄江
广州黄江被邪党人员绑架,家人挂牌伸冤遭监控。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广东省广州东山区
拘留时间: 2007年3月20日
有关恶人: 广州东山区610、东山区建设街派出所恶警及当地居委会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八年徒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3-21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黄潜(黄浅)(广州购书中心) 黄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2-01: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
——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纪实(二)
(接上文)
....
四、营救亲人
....
(四)黄江家人挂牌鸣冤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广州市越秀区法轮功学员黄江在出门上班 时被一帮恶人当街绑架,劫持到“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当天下午,建设街派出所、建设街综治办、旧北园社区居委会、广州槎头洗脑班的恶警、广州六一零 便衣特务共十多人还劫持黄江到他家门口,骚扰,威胁家属,并妄图强行进行抄家。
黄江的家人认识到不能让中共迫害自己的亲人,于是去洗脑班附近挂展板,曝光中共的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自己的亲人。展板内容为:

黄江家人挂牌鸣冤
“迫害善良,天理何在!还我儿子,还民公道!
我儿子黄江,一直坚持真善忍信念,在家是个善良孝顺的孩子,在单位勤勤恳恳的工作,在社会上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没有退休金,儿媳没有工作,孙子才两岁多,全家就指望黄江,尽管生活不富裕,但一家人都健康、和谐。
可天有不测风云,三月二十日,黄江在出门上班时却被一帮(包括建设街综治办、派出所在内的)恶人当街无辜绑架,无任何法律手续!无任何法律依据!这就是声称“以法治国”“创建和谐社会”的政府所为!
绑架无辜、迫害善良,破坏和谐,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我强烈要求政府部门立即无条件归还我儿子,还民公道!”
黄江家人挂牌伸冤时,很多人看到后抱不平,对邪党不法人员采用的方式表示气愤。有人建议去电视台对记者说;有人建议去香港登报纸,他还帮忙写文章:我是来 自××,不知道是为什么,共产党会无缘无故把我儿子就这样抓进去了,麻烦香港记者帮帮我的忙,我也很担心……;有人说去市政府,躺在他们车子上,跟着他 们,他走哪就跟哪,他吃什么你吃什么。有个妇女很同情,说她儿子是军区的高级领导,打算回家让其儿子退党…… 菜市场一位管理人员听到旁边人说“站在这无济于事”,反问道:’如何没用,只能这样了,就站在这里!”;当有巡警过来问怎么回事,正准备撕展板时,周围的 人制止,说:人家那么大年龄,就不要搞了。最后巡警也只好讪讪的说:“你不怕‘丑’就站在这里。”法轮功学员家属要无辜的亲人回家,做的是最正的事,没有 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有行恶的人才怕出丑,才要掩盖其罪恶。
参与绑架的恶人害怕自己的恶行曝光,强迫黄江家人签字保证不去挂展板。恶人去黄江 的家里威胁他的妻子说,要把小孩送儿童院,把她绑去洗脑班。在黄江家的门口有两个“保安”守着(后不在门口设岗,改在楼下守着),致使他们全家无法买菜, 无法正常生活。恶人还打电话威胁说下了文件,要送他的妻子去洗脑班。后,中共进行报复,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绑架了黄江的姐姐黄潜,并诬判四 年。(【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广州黄江被邪党人员绑架,家人挂牌鸣冤遭监控(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232942.html


2010-01-31: 广东省阳江监狱迫害纪实
(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阳 江监狱,始建于一九五九年八月十三日,位于广东省西南部,下设十四个监区,二零零三年二月被命名为“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而今,阳江监狱沦为迫害法轮功 的黑窝,是广东省内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的邪恶监狱之一,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累累罪行。
......
黄江,男,二零零二年七月被湛江市公安局和邪恶的“六一零”非法抓捕,几个小时内就被直接送到湛江市霞山看守所非法刑拘;一年多以后,被非法判八年徒刑。抢走他的几千元现金、电脑、刻录机等,到现在都没有归还。在湛江市霞山看守所,听警察和里面被关押的人讲,以前迫害大法弟子很残酷,警察直接就指使被关押的人打大法弟子,晚上起来炼功被打得很厉害。那里以前有女仓,女狱医(当时管仓)对他讲,她是如何逼大法弟子长时间下跪等事。那里的所长绰号叫“卡佬”,因为他以前是专门送犯人上监狱的卡车司机,由于巴结上一任所长,被提为所长。所以那里的警察和拘押者背地里都叫他“卡佬”,他一身横肉,没文化,很暴力,一心追求钱,对拘押者极尽吸血之能事。本来看守所的拘押者是没被判刑的人,没有任何理由强迫他们劳动的。但是这个“卡佬”用尽一切手段吸他们的血,强迫大家奴役劳动,每天长达十七个小时以上,连监头监霸都是十六个小时劳动。“卡佬”用任务逼管仓的警察,警察又逼拘押者。我在里面也被强迫超长时间奴役性劳动,吃得也差,骨瘦如柴,并且视力急剧下降,离开看守所后一段时间才恢复。黄江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劫持到阳江监狱继续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1/217314.html

2009-09-14: 黄江在广东阳江监狱等处遭受的迫害
广东法轮功学员黄江2002年7月被“610”非法抓捕,非法判刑,在广东阳江监狱等处遭受的迫害。下面是他诉述所遭受的部份迫害。

我叫黄江,2002年7月,我被湛江市公安局和邪恶的“610”非法抓捕,几个小时内就被直接送到湛江市霞山看守所非法刑拘;一年多以后,被非法判八年徒刑。他们抢走我的几千元现金、电脑、刻录机等,到现在都没有归还。

在湛江市霞山看守所,听警察和里面被关押的人讲,以前迫害大法弟子很残酷,警察直接就指使被关押的人打大法弟子,晚上起来炼功被打得很厉害。那里以前有女仓,女狱医(当时管仓)对我讲,她是如何逼大法弟子长时间下跪等事。那里的所长绰号叫“卡佬”,因为他以前是专门送犯人上监狱的卡车司机,由于巴结上一任所长,被提为所长。所以那里的警察和拘押者背地里都叫他“卡佬”,他一身横肉,没文化,很暴力,一心追求钱,对拘押者极尽吸血之能事。本来看守所的拘押者是没被判刑的人,没有任何理由强迫他们劳动的。但是这个“卡佬”用尽一切手段吸他们的血,强迫大家奴役劳动,每天长达17个小时以上,连监头监霸都是16 个小时劳动。卡佬用任务逼管仓的警察,警察又逼拘押者。我在里面也被强迫超长时间奴役性劳动,吃得也差,骨瘦如柴,并且视力急剧下降。离开看守所后,一段时间才恢复。

我于2003年11月被送到阳江监狱。从到的那一天起,阳江监狱就开始对我进行的所谓的转化。我被直接送到九监区,找几个犯人组成所谓的“互监组”24个小时监视和迫害,派一个警察陈镇廉专门迫害我。这个警察思维非常扭曲,受共产邪党的毒害很深,在他的身上看不到真的东西,他的眼里只有目的,其他理论上的东西可以随意编造、甚至信口开河、篡改事实。他自己的爷爷被共产邪党饿死,他还入党,他是这么一个认贼作父的人。

我一入监,陈镇廉就几乎天天就向我说他的那套歪理。一开始他非常关心我的生活和身体状况,想用情来感化我,又让家里人来看我,劝我转化。当这些不起作用后,慢慢的露出真面目来。他们的那一套是非常有序的,看得出他们的每一步设计得非常精细,可以肯定陈镇廉的背后还有不少人与他一起工作,一起对我的情况在不断的研究,制定策略,他们往往利用心理学的一些知识来制定讲话内容、方法、对策,用尽一切心机在害人,他们拿纳税人的血汗钱在做这些无聊甚至邪恶的事,所用的手段无非就是:引诱、逼迫、欺骗、暴力,无耻之极,他们却还觉得自己高明。

刚开始,叫我家人来劝我转化,甚至几个人来,当面劝说写信劝说,反正就是软磨硬泡。给压力给家人,让家人反过来给我压力。警察往往同时使用多种方法来转化我,甚至恐吓我,陈镇廉说:你转化了才能平安出去。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你自己想。我说你不用恐吓我,我不怕。从头到尾一直都是在用情来磨我。

不让睡觉

所谓的“互监组” 除了看管我之外,另一个主要任务就是劝说。就是用现在中国所流行的那些非正常的思维和理论:什么“胳膊扭不过大腿”、“早转早减刑,早日回家”、“回家后没人管随你练”、“在人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等等等,总之就是磨我的意志,配合暴力转化。他们开始逼迫我看他们的转化材料,接着又诱逼我写阅读心得,一开始他们要求写几个字就行,内容不拘(可见他们是一步步的引诱逼迫),不写又不让睡觉。

2004年2月12日,陈镇廉就对我说:你太清醒了,要糊涂了才能转化,让“互监组”看着我,一天只让我睡一两个小时,其它时间连眼睛都不让闭,一闭上眼睛就打,连续六天六夜,最后我站着站着就摔倒了,陈镇廉看我还是没有退缩,又换了一种方法:让晚上值夜看我的一个“互监组”,晚上睡觉时,每半个小时搞醒我一次,说其它监区也是这样。电白县电海中学高一学生、大法学员李鑫华就是被这样折磨的。晚上让李鑫华少睡觉,搞得他体质衰弱百病丛生,又好不了,糊涂了从而转化。

我刚进去的时候,别人告诉我,九监区后面的六监区一个法轮功(甘钦锋)三更半夜喊“法轮大法好”。有时出工时(经常是开完打击法轮功会议后),看到一些法轮功学员闭着眼睛,别人抓着四肢抬着出工,有的手脚还被铐着,而且好几个监区都同时出现这种情况。不让睡觉,是非常邪恶的手段。他们长期让我少睡觉,把我搞得身体很弱,病得厉害。



负责管我转化的警察陈镇廉,有时还动手打我。2004年初,我刚到阳江监狱没多久,陈镇廉看说不过我,说我对佛过份崇拜,就用一张纸写一个佛字贴在窗户上,强迫我对着这个佛字拜,我不干,他就要把我按在地上拜,我坐在地上用手撑住,他就用力按我的头,我脖子支撑不住,就听“哒”的一声被他按下去了,造成我的脖子受伤,走路看东西只能直挺挺的,不能向两边摆,几年后才可以向两边摆,到现在脖子还经常不舒服。陈镇廉还打过我几次。有一个管教育姓庄的警察,也打过我两个下午。“互监组”钟锦明也打过我多次,打我两肋、踢后腰。在我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他们还打我。

有一个叫余刚的经济犯,思想非常邪恶自私,由于有后台又有钱还有一点文化,整个监区都把他捧为明星,从监区长到普通犯人都捧着他。其他人出工,他出不出由他,过得很自在。他是看管我的“互监组”组长。他临出监时,专门用橡皮筋做了一个弹弓,把纸捏得硬硬的,弹我的脖子、手脚等处。我向陈镇廉报告,他也只是让“互监组”的其他人转告余刚不要打,实际余刚并不停止,打得更凶。他甚至还说过要用蛇来吓我,我觉得可笑。余刚还煽动、安排其他犯人来打我整我。



阳江监狱很邪恶。本来司法部和广东省司法局的《服刑人员守则》(就是所谓的监规纪律)里面规定,当警察讲话时,服刑人员要站立回答。但是阳江监狱所有的警察都是强迫服刑人员蹲着,这是侮辱人格和破坏监狱法的行为,破坏监狱法的人就是警察,也没见过有人反抗。而有人来检查时就没有叫服刑人员蹲,可见警察心里很清楚。刚进去时不知道就随着蹲了。陈镇廉找我谈话,一开始总是让我坐,一段时间我不放弃信仰,就迫使我蹲。我当时糊涂,因为我盘腿打坐很困难,就想趁机压压腿,就随他的要求了(这是极端错误的,修炼人怎么能给他们蹲呢?蹲相当于被污辱,又是顺从了他们的迫害,蹲下去以后就不好破除迫害了)。于是一出工他就找我谈话,一谈话就是几个小时往往是蹲几个小时,有一次让我蹲一个星期,蹲几天后我反抗才暂时作罢。其实蹲与打坐是不能相比的。蹲由于下肢血液不流通,造成下肢麻木,严重时神经坏死。

由于看守所的奴工,我身体很瘦,但是2003年底我到阳江监狱后,几个月内我身体恢复得非常好,手脚麻利。由于陈镇廉强迫我蹲,我于2004年下半年出现行路困难,上五楼很艰难,脸色煞白,心跳很快,平时几乎没有胃口,天冷时脚后跟裂开大口子,十个手指有九个麻木,脚经常抽筋,身体已经很不正常了。一直到07年08年脚才有所恢复,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正常。在我身体这么差的情况下,有时他们白天晚上都不让我睡觉,他们想的是要趁我危难之时加把劲把我转化。在我身体这样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他们还打我。

针扎

我不肯蹲后,陈镇廉和“互监组”说我怕蹲,说是找到我的软肋,就继续暴力强迫我蹲,几个人抓我的手脚压我蹲的姿式,我坚决反抗,他们看这个不行又换新招。把我带到工场的仓库,陈镇廉有意走开,“互监组”中的李建辉、钟锦明两个人拿出针来扎我的脚,我高声喊,姓罗的大队长跑出来问为什么叫、吵别人,我说他们用针扎我的脚,姓罗的说哪里?我给他指伤口,姓罗的“批评”“互监组”说,不要在这里搞嘛,让别人看到不好,监舍那么静为什么不在那里呢?姓罗的又对我说,你顽固不化,我们为了转化你,在你身上花了多少精力,多少人在围着你转,你还不领情,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在水泥地上拖

在针扎后没几天,他们真的在空闲的监舍来迫害了。阳江监狱派了一个教育科的姓董的干事主持暴力转化。出工以后,监舍里人很少,正是他们迫害的好机会(他们做坏事是见不得人的)。姓董的先好言好语与我谈,看转化不了我,就也好言好语的说,你的身体太差了,先活动活动身体,我就活动手脚。他又劝我在水泥篮球场上跑一下步,我跑几步就跑不动了,他和陈就叫“互监组”拖着我在水泥地上跑,甚至把我的鞋子搞掉拖着我跑。篮球场的水泥地是很涩的,身体与地面水泥磨擦,很多地方破皮、血淋淋的。脚底板、脚后跟、脚趾头、脚面、膝盖,臀部、手肘部、后背、甚至肩部都被擦破皮,上衣和内衣、外裤和内裤,都被磨擦烂掉,红红的血浸透在上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4/208307.html

2008-06-04: 广州市公安近期迫害大法弟子部份犯罪事实
3、黄江,东山区大法弟子,在2007年3月20日早上8时多去上班,刚走到楼下,被广州东山区“六一零”、东山区建设街派出所恶警及当地居委会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绑架。后被绑架到槎头洗脑班。当天下午,警察还到黄江家中骚扰,威胁家属。

参与迫害责任人:
赖红星,建设街派出所专管法轮功的恶警,电话13178858168
李航,建设街派出所副所长
白洁,建设街综治办主任,
李主任电话: 83268230(单位)手机:13902211813
建设街派出所电话:83826850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4/179629p.html

2007-04-11: 广州黄江被邪党人员绑架,家人挂牌伸冤遭监控(图)
广州市越秀区大法弟子黄江,于2007年3月20日在出门上班时被一帮恶人当街绑架,劫持到“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非法关押迫害。这个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实质是法西斯罪恶洗脑班,位于广州市石井槎头西洲北路48号。

当天下午建设街派出所、建设街综治办、旧北园社区居委会、广州槎头洗脑班的恶警、广州610便衣特务共十多人还劫持黄江到他家门口,骚扰,威胁家属,并妄图强行進行抄家。

黄江的家人认识到不能让中共迫害自己的亲人,近段时间去洗脑班附近挂展板,曝光中共的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自己的亲人。

参与绑架的恶人害怕自己的恶行曝光,强迫黄江家人签字保证不去挂展板。恶人去黄江的家里威胁他的妻子说,要把小孩送儿童院,把她绑去洗脑班。现在在黄江家的门口还有两个“保安”守着,致使他们全家无法买菜,无法正常生活。恶人还打电话威胁说下了文件,要送他的妻子去洗脑班。目前恶人为了蒙蔽黄江家人,不在门口设岗,但是在楼下守着,致使黄江全家人生活在不安之中。
****************
展板内容为:
   迫害善良,天理何在!
   还我儿子,还民公道!

   我儿子黄江,一直坚持真善忍信念,在家是个善良孝顺的孩子,在单位勤勤恳恳的工作,在社会上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没有退休金,儿媳没有工作,孙子才两岁多,全家就指望黄江,尽管生活不富裕,但一家人都健康、和谐。

   可天有不测风云,3月20日,黄江在出门上班时却被一帮(包括建设街综治办、派出所在内的)恶人当街无辜绑架,无任何法律手续!无任何法律依据!这就是声称“以法治国”“创建和谐社会”的政府所为!

   绑架无辜、迫害善良,破坏和谐,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我强烈要求政府部门立即无条件归还我儿子,还民公道!”
****************
黄江家人挂牌伸冤时,很多人看到后抱不平,对邪党不法人员采用的方式表示气愤。有人建议去电视台对记者说;有人建议去香港登报纸,他还帮忙写文章:我是来自××,不知道是为什么,共产党会无缘无故把我儿子就这样抓进去了,麻烦香港记者帮帮我的忙,我也很担心……;有人说去市政府,躺在他们车子上,跟着他们,他走哪就跟哪,他吃什么你吃什么。有个妇女很同情,说她儿子是军区的高级领导,打算回家让其儿子退党……

菜市场一位管理人员听到旁边人说“站在这无济于事”,反问道:“如何没用,只能这样了,就站在这里!”;当有巡警过来问怎么回事,正准备撕展板时,周围的人制止,说:人家那么大年龄,就不要搞了。最后巡警也只好讪讪的说:“你不怕‘丑’就站在这里。”

大法弟子家属要无辜的亲人回家,做的是最正的事,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有行恶的人才怕出丑,才要掩盖其罪恶。

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广州大法弟子和各地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帮助被迫害的黄江同修的一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1/152586.html

2007-04-10: 紧急救援广州大法弟子黄江及其一家人
黄江家有七十多的老母亲和未满三周岁儿子,妻子没有工作,母亲没有退休金,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黄江黄江于今年3月20日被广州市610恶警绑架到槎头法制洗脑班進行迫害,610恶警无异断黄江一家人的生活来源。

黄江的一家人正念抵制迫害,每天老母亲妻子儿子仨人挂着牌找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和要人。在此过程中,很多群众从而了解真相,对此恶人十分害怕丑事曝光。

两个恶人从4月7日下午4点开始,上到九楼坐在其家门口,不准黄江的家人出门,把黄江的家人软禁在家中,恶人甚至企图绑架黄江的妻子。软禁恶行还在持续,食物来源也被中断,情况变的十分紧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0/152463.html

2007-03-25: 广州大法弟子黄江被绑架的补充情况
广州大法弟子黄江被绑架的当天下午(2007年3月20日)已被劫持到广州槎头洗脑班迫害,当天下午建设街派出所、建设街综治办、旧北园社区居委会、广州槎头洗脑班的恶警、广州610便衣特务共十多人还劫持黄江到他家门口,骚扰,威胁家属,并妄图强行進行抄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5/151513.html

2007-03-24: 广州大法弟子黄江在光天化日下被绑架
广州东山区大法弟子黄江,在2007年3月20日早上8:30左右,正赶去上班,刚走到楼下,就被广州东山区610、东山区建设街派出所恶警及当地居委会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绑架。据目击者辨认出便衣中有建设街派出所的恶警。当天下午,警察还到黄江家中骚扰,威胁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4/151424.html

2007-03-22: 广州东山区大法弟子黄江在光天化日下被绑架
广州东山区大法弟子黄江,在2007年3月20日早上8:30左右,正赶去上班,刚走到楼下,就被广州东山区610、东山区建设街派出所恶警及当地居委会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绑架。情况有待于進一步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55.html

2007-03-22: 广州大法弟子黄江被绑架
2007年3月20日早上九点钟左右,广东省广州大法弟子黄江上班时,在其所居住的宿舍门口,被几个便衣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目击者辨认出便衣中有建设街派出所的恶警。当天下午,警察还到黄江家中骚扰,威胁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55.html

阳江 阳东县 阳江市温泉监狱(温泉劳改场,阳江监狱,温泉茶场,男)联系资料(区号: 662)

2016-07-27:台山市政法委:
地址:台山市台城中山路23号政府大院内
值班:0750-5612296
传真:0750-5622239
书记李健慈13802610036
610办公室:(直接参与绑架迫害的责任单位)
电话:0750-5982610
610主任李德南1370221623、13702216233
头目陈德沛13828001979
朱学文 13802610984

台山市公安局:
电话:0750-5612178、0750-5612222
副局长李锡钿13828011722分管国保
台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地址:台山市台城桥湖路111号
电话:0750-5612102
国保大队队长黄灼春13802612818
台山市看守所:
电话:0750-5672396、0750-5660515

2015-12-14: 政法委:台山市台城中山路23号政府大院内。
台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台山市台城桥湖路111号

台山市委610办公室:(直接参与绑架迫害的责任单位)(0750)5982610
直接参与迫害的主要负责人,陈德沛 13828001979
朱学文 13802610984
李健慈政法委书记13802610036
李德南常务副书记610主任1370221623
李健慈政法委书记13802610036李德南常务副书记610主任13702216233
(台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国保,原610主任)李锡钿13828011722.(台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黄灼春13802612818
政法委:台山市台城中山路23号政府大院内。 台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台山市台城桥湖路111号
(台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国保,原610主任)李锡钿13828011722.(台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黄灼春13802612818
台山市看守所:(关押场所)0750-5672396、0750-5660515
台山市市委办公室
值班: 0750-5529465、0750-552395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