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船营区 >> 崔正淑, 女, 35

崔正淑
吉林市朝鲜族大法弟子崔正淑
个人情况: 朝鲜族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致和街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2003年8月12日 迫害致死 (2003-08-2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2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733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崔正淑
夫妻/父母: 崔仲铉
孙子/孙女: 朴永鹤
祖辈亲人: 徐彩玉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1-02: 女儿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八旬老人控告江泽民

家住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现年八十二岁的徐彩玉老人,在一九九七年全家有幸修炼法轮功后,全家人都得到了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幸福!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徐彩玉老人全家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特别是女儿崔正淑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五岁,儿子永鹤当时只有九岁。

二零一五年五月当局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之后,当年八十岁的徐彩玉老人托人代笔写诉状,控告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为冤死的女儿讨公道,还法轮大法清白!徐彩玉老人在控告书中陈述了全家人修炼的喜悦和女儿被迫害的事实。

下面是徐彩玉老人在控告书中的部分陈述:

我女儿崔正淑,朝鲜族,出生于一九六八年七月七日,大专文化,毕业于吉林省白城财贸专科学校。女儿娴熟、漂亮、善良。

女儿被两次非法劳教 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女儿崔正淑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两次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正月,约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吉林市政府门前炼功证实法轮大法好,崔正淑被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刑警队的恶警作为这次公开炼功的“组织者”抓捕,遭受酷刑折磨后,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因制作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吉林市“六一零”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非法劳教三年,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劳教所警察为了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用剥夺睡眠这一恶毒手段折磨崔正淑。有一次,在三十三天里,崔正淑仅睡了二十二个小时的觉,直至生命垂危。在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进食困难的情况下,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在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

崔正淑在劳教所期间被迫害得非常严重,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迫害。回到家后,原本反应机敏的她变得沉默寡言,生活不能自理,行走困难,浑身疼痛难忍,昼夜咳嗽,不能入睡、吃饭,到最后完全不能进食,双手双脚逐渐失去知觉,双耳失去听力,身体各部位损伤严重。

虽经家人精心照顾,但终因身体损伤太严重,在痛苦的病痛中煎熬的度过了四个月后,在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悲惨的离开了人间,年仅三十五岁。

幼小的孩子失去了妈妈、年轻的丈夫失去了妻子的那份痛苦和割舍,我们七十岁的父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痛彻肺腑的心痛与忧伤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现在回想起依旧是泪流满面。

一个原本幸福的美满家庭就这样被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善良人的打压迫害运动给摧毁了。

妈妈永远在孩子的心中

我的外孙他叫朴永鹤,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五日生,他曾有一个最幸福的家庭和最疼爱他的妈妈,刚一出生,妈妈崔正淑就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永鹤,希望他的未来美好、幸福。并把所有的母爱都倾注于他。他出生以来的成长日记和记录他每一步成长的照片、录像,都倾注和留下了妈妈对他的爱。

妈妈去世后,九岁的永鹤不止一次的哭着要妈妈。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和妈妈一起嬉戏、玩耍,孩子眼中就流露出不易察觉的伤感……永鹤曾在一次作文中写道:“听说北山荷花池的荷花开了,吃过晚饭,我急忙拉着妈妈的手去看荷花……”

我们家住在吉林市船营区致和街,吉林市北山公园脚下,北山有一个很大的荷花池,每年荷花盛开的时候,我的女儿崔正淑都带着儿子去看荷花,并告诉儿子荷花的品格是出污泥而不染。问小永鹤:想妈妈了?他点了点头,然后用报纸挡住了脸……

我的女儿离开我们后,我每月九百多元的退休金就是全家的收入:除每月房租五百元外,永鹤每月得交三百元学费和伙食费;家里的生活费就只剩下一百多元了,相当拮据。永鹤的爸爸失业后曾开食杂店,因不赚钱不干了,靠打零工赚点钱。七十多岁的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为了家里的生活,我一度为了供小鹤上学,给人打工,每天工作十一个小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永鹤刚满十六周岁。此前七月,朴永鹤初中毕业,已达到普通高中入学分数,因家中经济困难只得辍学,出去找单位当学徒,赚钱养活自己。

我和女儿本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只因我们炼法轮功,祛病健身、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违犯任何法律,就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女儿被迫害致死-吉林市八旬老人控告江泽民-358885.html

2010-02-13: 吉林大法弟子崔正淑遗孤朴永鹤近况

吉林大法弟子崔正淑被迫害致死已八年了,她的儿子朴永鹤今年十六岁,目前在吉林市三十一中读初三,今年考高中。

吉林市大法弟子崔正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两次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恶警指使恶人在30多天里不许崔正淑休息,在三十三天内她仅睡了二十二个小时(明慧网曾报导)。她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濒临死亡,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以保外就医放她回家。崔正淑于四个月后的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含冤离开人世。

永鹤在母亲去世后一直与姥姥、爸爸生活在一起。七十多岁的姥姥是家里的顶梁柱,为了家里的生活,姥姥一度为了供小鹤上学,给人打工,每天工作十一个小时。现姥姥每月九百多元的退休金就是全家的收入:除每月房租五百元外,永鹤每月得交三百元学费和伙食费;家里的生活费就只剩下一百多元了,相当拮据。其实永鹤家一直靠别人接济过日子。永鹤的爸爸失业后曾开食杂店,因不赚钱不干了,现在在找工作。

永鹤一家是朝鲜族,家庭观念和汉族不太一样。因为女儿修炼大法被迫害致死,姥姥心疼外孙,一直帮助抚养,因此儿媳很不满意,希望老人不要管外孙,要给老人买房子另住,老人不忍离开。最困难的时候,老人的儿子、孙子都住在老人家,否则说老人不管孙子,老人一直非常有压力,就这样已经照顾孩子八年了,在此期间修炼大法的姥爷也因病含恨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3/218108.html

2006-11-26: 吉林市船营区不法官员利用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一日吉林市船营区在沙河子“盛顺汽车旅店”办的第一个洗脑班。当时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共有11人,分别是李再亟(现已被迫害死),崔正淑(现已被迫害死),王秀芬(现已被迫害死)姜贵林,刘明伟,王艳,夏影,赵秋梅、孙丽清、郝占军、还有左家农村夫妻俩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读一些诬陷大法的书,和关于党员不让炼功的书。学到一定时间后就让去干活,打扫厨房、擦玻璃等,都是又脏又累的活,而且一干就是一天。

无论是吃饭、干活、洗脑、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七天后,把十一个人又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把这11个人送还到“盛顺旅店”。这期间把在家的(只要知道是炼功的)人全都劫持到这里洗脑。当时总共绑架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都是船营区的),他们利用伪善、欺骗、恐吓等诸多手段企图让学员放弃信仰。当时是只要写保证书就可以回家。不写的就被再次送入拘留所十五天,有两次拘留的就可以强行被劳动教养。当时有九名女大法弟子,二名男大法弟子被强行送入劳教所内进行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6/143309.html

2006-07-01: 发生在黑嘴子劳教所的暴行

我曾经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关押一年。其间所见、所闻及亲身经历的一些事实,足见劳教所是一个灭绝人性、惩善扬恶、不择手段的想把好人变成坏人,把坏人变成更坏的人的地方。对关押在这里的大法修炼者,若不放弃信仰,邪恶之徒用尽招数进行迫害。有的管教亲自动手用电棍电,打嘴巴,加期;有的则利用犹大进行迫害。手段残忍、卑鄙。有的人承受不住,违心的向邪恶妥协,有的走向邪悟、有的走向反面。对那些仍坚信“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恶人恨的咬牙切齿,真有想把这些人置于死地而后快的感觉。被非法在这里关押过的同修,每当回忆起那段地狱般的经历,仍不寒而栗。

2002年3.05电视插播事件后,很多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吉林市大法弟子崔正淑(已被迫害致死)因不写“五书”,管教张雪松表面上不打骂她,可暗地里叫犹大班委郭俊芹(农安人)、李凤丽(长春人,绰号“二管教”)及一些帮教迫害崔正淑,晚上不让崔正淑睡觉,罚站,白天不让与其他的人说话。寸步不离的看着,走路都用手拽着。稍有不听,就大声训斥。还逼迫崔正淑读污蔑大法的文章。有个大法弟子因被迫害的不能走路,郭、李就让崔正淑一人每天背她上下6楼,瘦小的崔正淑背不动,累的满头大汗。一次,看崔正淑实在累的不行了,五小队的一大法弟子去帮忙,郭俊芹不让,还把要帮忙的大法弟子一顿骂。背了很长时间。每天早5点就起床,晚上9点多才睡觉,有时还要被“帮教”迫害到后半夜。白天还要抱大捆的纸页子上下楼,每天除了吃饭、上厕所用极少的时间外、其余时间不停的劳作,长期的身心迫害,使崔正淑得了肺结核,每天咳嗽、双腿浮肿。别的大法弟子不许过问,郭还每天向管教张雪松汇报,幸灾乐祸的说崔正淑病的如何如何。后来崔正淑被迫害致死,犹大们还用来欺骗其他学员,说崔正淑因不吃药而死。管教张雪松却没人性的说:死了好。

通化一学员被迫违心写了“五书”,可犹大李凤丽、郭俊芹向管教汇报说这个学员是假决裂,在管教张雪松和两个犹大的迫害下,这个学员切腕自杀(注:这种行为违背大法法理。但我们必须看到,这是恶警凶残迫害所造成的)。后来虽然抢救过来,但却落下了残疾。管教张雪松还强制一个不写“决裂”书的大法弟子与一个浑身长满疥疮的人睡一个被窝,看看是否能传染上,什么损招都使。

2002年10月末,白山吴运华被劫持到劳教所,吴承受不住,就写了“五书”。渐渐的,吴走向邪悟,开始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做了帮凶。她从此得到大队长张桂梅和小队管教的信任,经常用小恩小惠拉拢她,给她减期、送点日用品等,致使吴更加凶恶,在对大法弟子的所谓帮教中,任意体罚大法弟子。吴把大法弟子施亚珍(60多岁的老太太)白天捆绑上,强迫她坐在小凳上;晚上和另一个犹大张秀娥(舒兰县人)把老太太两胳膊背后捆绑上,脸朝墙站着。还不许说话、不许闭眼睛,把老太太的眼睛、嘴用透明胶粘上。每天都站到半夜11、12点左右。一次,吴运华竟连续4天不让老太太上厕所,把老太太憋的脱下自己的衬衣往衬衣上小便,吴把老太太推倒,连打带骂,说什么也不让便。害的老太太她几天不能吃喝,嘴唇干裂,面目憔悴。更有甚者,大法弟子朱喜玉不配合邪恶,说“法轮大法好”,吴把手伸到朱喜玉的嘴里抠,几次把她的嘴抠出血。致使朱喜玉的嘴唇肿的又厚又长。有一段世间,吴每天到车间的第一件事就是迫害朱喜玉,用绳子把她绑上,打她、骂她,还用绳子把朱喜玉捆上拖,每天从6楼拖到1楼,再从院子拖到车间,收工后又拖回来,拖上6楼,每天往返至少有100米的路,把朱喜玉的后背、臀部都磨烂了。朱喜玉绝食,吴给她灌食,淌到水泥地上的收起来连泥带水还往朱喜玉嘴里倒,把朱喜玉的牙都别掉了。吴运华还把没洗的臭袜子塞到朱喜玉的嘴里,外面用透明胶粘上。这一切,都是在管教的眼皮底下干的。

大法弟子郭淑学,不写“五书”被管教张雪松狠狠的打了一个大嘴巴。犹大郭俊芹、李凤丽还不许她和别人一起洗漱。不许与别人说话,每天眼睛只能看着墙。一次在饭堂吃饭,张雪松当着其他管教和那么多大法弟子的面不让郭淑学吃饭,回车间后,告诉帮教不许她上厕所。非典期间,犹大吴运华发烧被隔离,值班管教王晶却让郭淑学去隔离室陪着,听吴运华帮教,郭淑学不去,王晶拽着她的脖领子,连拖带骂。邪恶为了让郭淑学写“决裂”书,连续三个月不许她睡整宿觉,几乎每天都夜里11点后上床。隔几天就帮教一宿,犹大们两小时换一次班,一次连续4天4夜没让郭淑学合眼。还罚站。犹大们把她围在中间,轮番说教,说的都是诬蔑大法、辱骂师父的话,犹大李凤丽写了一张骂大法的话,贴在墙上,被郭淑学撕碎后李又写一张,贴在郭淑学的后背上,被郭淑学严厉警告后拿下。犹大郭俊芹整天看着郭淑学,连吼带骂。非典期间,连续几天不许她洗漱,甚至不许她看别人一眼。动不动就向管教打小报告。大队长张桂梅还找来劳教所所长范友兰亲自转化郭淑学,当时在场的有张桂梅、王晶、还有一些帮教,郭淑学向她们讲大法真相,有的帮教暗暗用眼神鼓励她,这些人有的是违心的。有的帮教则完全站在邪恶一边,替邪恶说话。劳教一年期满后,劳教所用给郭淑学送洗脑班相要挟,逼郭淑学写决裂书,郭淑学不写,她们就不放其回家,本来早八点就应该放人,可一直等到晚上三点才把郭淑学放出劳教所。

通过大法弟子的不断讲真相,有的管教也明白大法弟子是好人。曾有一个管教看到大法弟子遭迫害,眼里含着同情的泪水。有的偷偷的告诉大法弟子,这样的时间不会太长了。有的还在暗地里帮助大法弟子。只可惜当时这样的管教太少了。这个恶党太坏,制造出这样一个邪恶的劳教制度,逼迫这些警察害人。明白真相的警察都不愿意参与迫害,可它却用名利引诱,拉人下水。特别是年轻的小管教,刚来时,还很善良,时间一长,为了名利,糊里糊涂的参与迫害。但愿这些警察都能够觉醒,不再为邪党卖命,不再参与迫害我们的同胞,不再迫害我们的兄弟姐妹。大家共同起来,早日结束这场无理智的迫害。在考验每个人的良知的大是大非面前,真正的用自己的良心去做事,不为名利左右。只有这样,才有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31887.html

2005-09-22: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一)
六年多来,黑嘴子劳教所前后关押过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靠着对法轮功学员的施以酷刑、奴役劳动、精神折磨等手段,使一个行将破产的劳教所起死回生,由原关押一百多刑事犯,到数千善良人遭非法关押迫害。劳教所建大楼,增大队,添人马,踩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苟延残喘,法轮功学员却在精神与肉体双重折磨下,据不完全统计,已有10人致死(她们是长春市的殷淑芸;梅河口市的玄洪桂;长春市的王可非;吉林市的王秀兰;吉林市的崔正淑;白山市的张玉兰;四平市的韩翠媛;长春市的侯丽君;永吉县的郭雅玲;桦甸市的王秀云),多人致残、精神失常。令人痛心的是至今还有超过1千名法轮功学员遭受非法关押,迫害仍在继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2/110953.html

2005-03-19: 吉林朝鲜族大法学员崔仲铉,继女儿崔正淑被迫害致死后,于2004年10月21日含冤离世。崔仲铉的女儿崔正淑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摧残后,被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于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

崔仲铉,七十多岁,朝鲜族人,吉林市第一粮油加工厂中心粮库退休职工,车队修理工。修炼大法前,身体多病,糖尿病(血糖达四个加号)、心脏病、静脉曲张、高血压、风湿性关节炎,每月需花费几百元医药费,1998年得法修炼后,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身体好了。

1999年大法迫害开始后,崔仲铉一直坚持修炼,出去发传单、讲真象。女儿崔正淑和女婿多次被绑架、抄家、劳教及恶警骚扰。在2000年正月,约200多名大法学员自发到吉林市政府门前炼功,其女儿崔正淑被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刑警队的恶警作为这次公开炼功的“组织者”,進行酷刑折磨,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一年。2002年3月,崔正淑被吉林市 610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再次绑架,并非法判劳教三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恶警恶徒的疯狂迫害,有一次在三十三天里只睡了二十二个小时。在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進食困难的情况下,恶警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就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回到家后虽经家人精心照顾,但终因身体被迫害损伤太严重,于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

女儿崔正淑被迫害致死,对崔仲铉造成很大的打击和精神压力,同时还要承担起照顾外孙的责任。2004年7月间,崔仲铉身体表现病业严重,于2004年10月21日也含冤离世.

2003-12-06: 朴××,女,40岁,朝族,吉林市拘留所的管教。此人极其邪恶、猖狂。因为吉林市拘留所女管教就她一人说了算。朴××在所里为了谋取个人私利,争先进,多捞奖金,提职升官,四年来她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下了毒手。自从99年7月20日以来,她为达到个人目的,拼死拼活地为江泽民卖命,迫害法轮大法学员。

因为整个吉林市地区的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后都往这个所送,四年来朴××在对待法轮功学员上用尽了一切恶毒的手段迫害女大法弟子。吉林市地区数千名女大法弟子,不管是老、少、病、残、甚至白发花甲的60多岁、70多岁的老太太,人人都遭受过朴××的辱骂。这个女恶警素质太差了,经常血口喷人,用脏话损人。朴××每天早上上班一进监室,刑事犯她不管,专门针对法轮功人员。一进屋两只手还叉着腰,扬个脑袋,瞪着两只凶狠狠的眼睛,无论和哪个大法弟子说话时,开口就是三字经,她打大法弟子嘴巴子是常事。发现谁要炼功,背经文,她就发疯似地审问谁领的头,扇耳光,用脚踢,用拳头往墙上撞,罚站、蹲小号。我们大法弟子都是修炼祛病健身、做好人的,炼功学法是我们的权利。狱警有什么权力剥夺呢?

有一次朴××和刘明伟谈话,朴污辱大法,刘明伟向朴严肃地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许你污辱大法。”朴恶狠狠地上去就给刘明伟一个大耳光。打得刘明伟口鼻出血。

还有一次在监室内翻大法资料,把崔正淑的衣服全扒光,光着脚,就穿一个小内裤,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站了两个多小时。寒冷的三九天,冻得崔正淑嘴发紫了,身上和脸都发青了。这个罪,这个苦谁能受得了呢?可是大法弟子崔正淑全承受过去了。朴××的心是黑的,完全没有人性。还有一次李冬梅炼功打坐,朴××恶狠狠地一把抓住李冬梅的头发,从板床上一直拉到地上,把头发给拽下来一大把,疼得李冬梅趴在地上,眼前直冒金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5/61854.html

2003-08-21: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8月19日报导/吉林省消息,吉林市朝鲜族法轮功女学员崔正淑在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野蛮摧残后,于2003年8月12日死亡。

消息来源说,36岁的崔正淑,朝鲜族,家住吉林市船营区致和街,毕业于吉林省白城财贸专科学校。2002年3月,崔正淑在制作法轮功真象资料时被吉林市610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警察抓捕,并判劳教三年,关押進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消息说,崔正淑在劳教所四大队关押期间,因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遭狱警残酷迫害,曾在33天里只被允许睡觉22小时。劳教所直到崔正淑的身体被摧残到极度虚弱、生活已经不能自理、進食困难的情况下,才于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崔正淑因身体被折磨损伤太重,经抢救不治,于2003年8月12日死亡,身后遗下一幼儿。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0431-5384-312转6104)一名女狱警日前证实崔正淑曾在该队关押,但对崔正淑的死亡不肯作正面回答。

船营区致和派出所(432-2122-837)一男警则承认一直跟踪监视崔正淑:“我们主要是盯着他们夫妇。”该警察说,崔正淑的父母住在该区,崔正淑的户籍归北极街派出所。北极街派出所(432-2130-673)一男性警员没否认崔正淑的死亡。

据资料,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包含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又称吉林省女子劳教所),自99年7.22以来,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约3000多人,占总关押人数的80%,该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者進行残酷的肉体折磨及精神摧残。

据不完全统计,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重刑、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至少8人;迫害致精神失常1人,迫害成植物人1人;迫害未成年人5人;迫害老年人9人;迫害残疾人1人;迫害致伤残180多人。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用尽惨无人道的迫害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折磨、洗脑。

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的8名法轮功学员是:殷淑芸、王可非、张玉兰、于丽新、韩春媛、侯丽君、陈举文及一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2003-08-19: 吉林市朝鲜族大法弟子崔正淑被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所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19/55849p.html

2003-08-22: 吉林市船营区朝族大法弟子崔正淑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劫持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恶警野蛮摧残,生命垂危。恶警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担负责任,就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崔正淑于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

崔正淑,女,36岁,朝族,家住吉林市船营区致和街,大专文化,曾毕业于吉林省白城财贸专科学校,2002年3月因制作向世人讲清真象的资料时被吉林市610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被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关押期间因坚修大法遭恶警恶徒的残酷疯狂迫害,有一次在三十三天里只睡了二十二个小时。在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進食困难的情况下,恶警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就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因崔正淑在劳教所期间被迫害得非常严重,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迫害。回到家后虽经家人精心照顾,但终因身体损伤太严重,四个月后,于2003年8月12日,虽经抢救但仍于上午9点含冤而死。

崔正淑的被迫害致死是在江氏犯罪集团“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对千千万万大法弟子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追忆同修崔正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22/56048p.html
 
黑嘴子劳教所、吉林市人民政府电话:
http://foflg.net/unproj/china/text.jsp?did=1722

http://minghui.tv/pics/0005/Oct/14/p1.jpg
http://minghui.tv/pics/0005/Oct/14/cui_yonghe11.jpg

吉林 船营区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0-09-10: 迫害单位和个人:
长春路派出所电话 43264882372
长春路派出所警察:张瀚午
长春路派出所警察 李斌 电话 15843296816
长春路派出所办案人 王权 电话 13644470021

船营区检察院办案人 姜乃嫒 电话 17604420789地址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167号
邮编 132012
所长 杨少秋
副所长 孙东峰
副所长 刘国
办案人 王权 电话 13644470021

吉林市船营区政法委副书记、610负责人 王宏家 13944677270
吉林市船营区610头目张青山 15948676100
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
船营分局局长 13009153377 64826901
副局长 朱化轩 64826903 64826904

大队长 高新 43264826911 13944278900

舶营区公安分局,赵芯女士冤案负责人:李春宏,男
刘建华 1384461482
国保教导员 刘建华 13844614822 43264835886
政委 4326482690
肖勇 43264826905
政治处主任 43264826906
纪检书记 43264826907
吉林市船营分局法制科
科长 张春亭 13904405351
王淑莲 051683562759
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 地址:吉林市船营区解放中路227号 邮编:132041
43264827666
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检察长副书记:原满 13304405199 43264827177
副检察长 孙东建 13704314566
王雪 43215043215021

船营区检察院办案人 姜乃嫒 电话 1760442078
监所处处长 项某 15044270666
吉林市看守所 43264819129 43264819047 43264819020 43264819014
所长朱宝林 43264819031 43264819032 13804417779
副所长丛茂华办 43264819029 1390442299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吉林市致和派出所恶警恶行在当地曝光(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20/100098.html
在恐惧、思念和逃亡中生存的孩子们── 失去父母的法轮功学员孩子们的故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9/8534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