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舒兰市 >> 林松柏,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舒兰市
个人近况: 2015年1月 迫害致死 (2007-02-1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7-02-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245
交叉列在: 吉林 > 长春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31: 一家四口多次遭残忍迫害 舒兰市杨俊峰含冤离世
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杨俊峰,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智障,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发现独自在家中离世。他父亲杨国枢和弟弟杨俊琦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六年,至今还在监狱中;母亲林松柏被多次迫害后,一病不起,于二零一五年初含冤离世。

杨俊峰与父母及弟弟一家四口原本十分美满、幸福,全都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乐于助人、邻里相安。但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这种幸福安静的生活就彻底被破坏了,一家多次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五点多钟,父亲杨国枢与母亲林松柏被警察绑架到北城派出所进行殴打并给杨国枢“上大挂”(一种酷刑,把人吊起来),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二十四小时,杨国枢的腰椎间盘活活被抻离了位,手铐勒进肉里,肉翻了出来,鲜血染红了两臂。警察李卓又指使勤杂工姜某某用鞋底打林松柏十几个耳光。所长杨树华、副所长杜玉琢、指导员王鑫长、警察李卓、朱兆和以及勤杂工姜某某等六人一起折磨杨国枢。先用衣服蒙住杨的头,六个人开始拳打脚踢,头部、胸部、前身、下肢一起打,然后给杨国枢灌芥末油,再按住杨国枢的身体往下压,有人坐在他的腹部“荡秋千”。警察李卓用手打杨国枢的耳光,觉得手疼,就用鞋底打;用烟头熏;用塑料袋套住杨国枢的头、堵住他的口、鼻,憋得他成窒息状态,之后就对他非法劳教。杨国枢回家后很长时间不能行走,半年多了腿还是一瘸一拐的。

林松柏在北城派出所也遭到毒打,警察用脚镣将她的脚铐上,勤杂工姜某某用脚踹其右半脸,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拽掉好几绺。他还将一束胶皮条子两头捆上,胶皮头上结着疙瘩,往林的脸上、手上抽打,用脚踹,并扬言要将其肋骨踹折。警察李卓用矿泉水瓶子打林松柏的后背,用钥匙往林的脸上戳。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北城派出所的数个警察雇用110开锁人员,非法打开杨家住宅楼防盗门,将杨俊峰绑架。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林松柏因为参加法会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因身体原因被拒收,警察转而将她强行送到舒兰市精神病院洗脑班迫害九十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初,杨俊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六年四、五月份,舒兰市北城派出所警察在菜市场南端大道上又绑架了杨俊峰,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后,于次日一早强迫其回家开门预谋绑架其在家父母,被正念抵制未能得逞,恶警见阴谋破产,只好把杨俊峰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舒兰市“六一零”邪恶组织在吉舒镇举办洗脑班,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和林松柏原单位(学校)又到家骚扰,弄得邻里不安、人人厌烦。由于恶人的不断骚扰,杨俊峰一家已经没法正常生活,父母二人只好投奔在长春打工的弟弟杨俊奇。杨俊峰则因为有工作(舒兰市自来水公司)仍留在舒兰。九、十月份,舒兰市教育局借口林松柏的学校找不到她(其实是想利用单位这种共产恶党的特殊体制形式来迫害她,她已退休),协同“六一零”打报告给财政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工资,后来林松柏找到学校领导讲明真相,才补发给她。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晚七时多,警察到杨俊峰家骚扰,因叫不开门,竟气急败坏地关掉他家的电闸。到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一家四口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

警察先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绑架了杨俊峰,之后警察胁迫杨俊峰到长春去找杨国枢。二月一日早晨,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李卓等人将杨俊峰从看守所非法提到国保大队进行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直到二日后半夜三点多才押回看守所。

二月二日晚十八时在辛和带领下,国保大队警察李甲哲、李卓等六、七人伙同长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警察七、八人,到杨国枢和妻子居住地(宽城区芙蓉路65316部队军宅11栋201室),将杨国枢和他的妻子林松柏绑架。当天19时左右,杨俊奇从外地出差回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地,将手反背戴上手铐,用长围巾勒住他的脖子,令他呼吸困难,手铐勒进肉中,至今还留有伤痕。警察把他抓到西三条派出所进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一家四人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杨俊峰被迫害的走路直不起腰来,母亲林松柏被迫害得记忆力减退。但迫害仍然在持续。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十几个警察用两名女人以收水费为名骗开杨俊峰家门。一家四人又被十几个警察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来串门的亲戚四人。其中一人放回,被勒索5000元押金。舒兰市环城派出所和北城派出所抄了杨国枢的家,抄走电脑六台,现金一万多元。杨国枢一家和他的三位亲属被非法关押在南山看守所,任何人不许接见。杨国枢的妻妹去环城派出所要杨国枢家的钥匙,环城派出所不给。不几天,环城派出所又将杨国枢的家抄了一遍,这次又抄走杨家现金(数字不详)。林松柏于四月二十五日回家,杨国枢、杨俊峰于五月六日回家。

随后不久,六十多岁的杨国枢,去舒兰市公安局打听杨俊琦的情况并依法要求放人,找到负责人张玉林,张玉林问上告材料谁写的,杨国枢未答,随后政保科的人把杨国枢拉到北城派出所。杨国枢被舒兰市610走后门、送礼,以见不得人的手段绑架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杨俊琦在北城派出所还受到暴力袭击:警察齐文亮先狠狠地打了他十来个耳光,往鼻子里灌芥末油,又用指头压迫颈动脉导致他昏死过去,送去市医院抢救方苏醒。后来,杨俊琦被酷刑迫害后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清晨,北城派出所警察将杨俊峰与母亲林松柏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

长期的迫害使杨俊峰生活很难自理、智力有缺陷。母亲林松柏被多次迫害后,一病不起,于二零一五年初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清晨,杨国枢、杨骏琦父子二人同法轮功学员朱继发,在310庙会期间传真相光盘时被警察绑架。上午9点多,警察去杨国枢家抄家,抢走电脑2台,打印机4台,刻录机3台,还有大法书籍和其它真相资料共装走几个编织袋,把杨俊峰也带走了。

杨国枢、杨骏琦被枉判六年,朱继发被枉判三年半。现在杨家只留下智力有障碍的杨俊峰,无人照顾,度日艰难。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调集市区和各乡镇派出所大量警力混合编组,于晚上十点左右统一行动,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舒兰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有十三人被绑架(包括一名家属),还有多人被骚扰。因为是深更半夜,人们熟睡中被吓醒;老人和孩子被吓的大声哭喊;有位女学员穿的是短裤,有的警察竟然连衣服都不让穿上就要强行带走……
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8/9/1/17172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31/一家四口多次遭残忍迫害-舒兰市杨俊峰含冤离世-373152.html

2009-05-13: 大法弟子林松柏也于四月二十五日正念闯出魔窟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3/200766.html#095131933-13

2009-04-11: 舒兰市杨国枢一家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吉林省舒兰市杨国枢一家被十几名警察绑架。杨国枢一家都是大法弟子(妻子林松柏、长子杨俊峰、次子杨俊琦)。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来串门的亲戚四人。其中一人放回,被勒索5000元押金。舒兰市环城派出所和北城派出所抄了杨国枢的家,抄走电脑六台,现金六千多元。
杨国枢一家和他的三位亲属被非法关押在南山看守所,任何人不许接见。杨国枢的妻妹去环城派出所要杨国枢家的钥匙,环城派出所不给。不几天,环城派出所又将杨国枢的家抄了一遍,这次又抄走杨家现金(数字不详)。现在杨国枢一家和他的三位亲属被关押已十一天,任何消息没有。

杨国枢一家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乐于助人,自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这种幸福宁静的生活就被破坏了。杨国枢一家多次遭到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五点多钟,杨国枢夫妇被恶警绑架到北城派出所進行殴打并给杨国枢“上大挂”(一种酷刑,把人吊起来),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二十四小时,杨国枢的腰间盘活活被抻离了位,手铐勒進肉里,肉翻了出来,鲜血染红了两臂。恶警李卓又指使勤杂工姜某某用鞋底打林松柏十几个耳光。所长杨树华、副所长杜玉琢、指导员王鑫长、干警李卓、朱兆和以及勤杂工姜某某等六人一起折磨杨国枢。先用衣服蒙住杨的头,六个人开始拳打脚踢,头部、胸部、前身、下肢一起打,然后给杨国枢灌芥末油,再按住杨国枢的身体往下压,有人坐在他的腹部“荡秋千”,还把办公桌放到他身上。警察李卓用手打杨国枢的耳光,觉得手疼,就用鞋底左右开弓打杨的脸;用烟头对着杨国枢的鼻子狠狠的熏;用塑料袋套住杨国枢的头、堵住他的口、鼻,憋得他成窒息状态,之后就对他非法劳教。杨国枢回家后很长时间不能行走,半年多了腿还是一瘸一拐的。林松柏在北城派出所也遭到毒打,恶警用脚镣将她的脚铐上,勤杂工姜某某用脚踹其右半脸,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拽掉好几绺。他还将一束胶皮条子两头捆上,胶皮头上结着疙瘩,往林的脸上、手上抽打,用脚踹,并扬言要将其肋骨踹折。恶警李卓用矿泉水瓶子打林松柏的后背,用钥匙往林的脸上戳。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吉林省舒兰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北城派出所的数名警察雇用110开锁人员,非法打开杨家住宅楼防盗门,将杨的长子杨俊峰绑架。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林松柏因为参加法会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因身体原因被拒收,恶警转而将她强行送到舒兰市精神病院洗脑班迫害九十天。二零零五年十月初,长子杨俊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舒兰市“六一零”邪恶组织在吉舒镇举办洗脑班,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和林松柏原单位(学校)又到家骚扰,弄得邻里不安、人人厌烦。由于邪恶的不断骚扰,杨国枢一家已经没法正常生活,夫妇二人只好投奔在长春打工的二儿子杨俊奇。杨俊峰则因为有工作(舒兰市自来水公司)仍留在舒兰。

二零零六年九、十月份,舒兰市教育局藉口林松柏的学校找不到她(其实是想利用单位这种共产恶党的特殊体制形式来迫害她,她已退休),协同“六一零”打报告给财政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工资,后来林松柏找到学校领导讲明真相,才补发给她。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晚七时多,恶警到杨国枢家骚扰,因叫不开门,竟气急败坏的关掉他家的电闸。至二月四日,全家又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早晨,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李卓等人将杨俊峰从看守所非法提到国保大队進行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直到2日后半夜3点多才押回看守所。

二日晚十八时在辛和带领下,国保大队恶警李甲哲、李卓等六、七人伙同长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警察七、八人,到杨和妻子居住地(宽城区芙蓉路65316部队军宅11栋201室),将杨国枢和他的妻子林松柏绑架。19时左右,杨的次子从外地出差回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地,将手反背戴上手铐,用长围巾勒住他的脖子,令他呼吸困难,手铐勒進肉中,至今还留有伤痕。恶警把他抓到西三条派出所進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杨国枢一家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杨国枢一家多次被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林松柏被迫害的记忆力减退,长子杨俊峰被迫害的走路直不起腰来。警察对他们的酷刑令人发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1/198783.html

2007-10-03: 警察如土匪 舒兰大法弟子杨国枢一家遭绑架、抢劫
我叫杨国枢,家住舒兰市城建局二号楼三单元六零二室。我一家四口都是大法弟子。

2007年1月26日上午九点多钟,吉林省舒兰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北城派出所的数名警察雇用110开锁人员非法打开我家住宅楼防盗门。当时我长子杨俊蜂在室内休息,这些警察不由分说就对他拳打脚踢,逼问我和我妻子的下落。恶警打完后用黑头罩扣上头部将我长子绑架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并在我家没有人的情况下非法抄查,没有搜查记录和开列扣押物品清单,没有被搜查本人和家属以及邻居或其他证人在场。

这种明火执仗的抢劫、打家劫舍的行径,不是土匪又是甚么呢?

2007年2月1日早晨,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李卓等人将我长子杨俊峰从看守所非法提到国保大队進行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直到2日凌晨3点多才押回看守所。

2日晚十八时在辛和带领下,国保大队恶警李甲哲、李卓等六、七人伙同长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警察七、八人,到我和妻子居住地(宽城区芙蓉路65316部队军宅11栋201室),以查看顶楼是否漏水为由诈开房门。進门后一恶警勒住我的脖子,致使我不能喘气更不能说话,一恶警给我戴上手铐,将我押到车上。他们将我和妻子林松柏抓绑架到西三条派出所,而李甲哲、李卓继续在我的住处蹲坑,等我的次子杨俊琦回来。19时左右,我次子从外地出差回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地,将手反背戴上手铐,用长围巾勒住我儿子的脖子,令他呼吸困难,手铐勒進肉中,至今还留有伤痕。恶警把他抓到西三条派出所進行迫害。

对于这种严重违法的单位和个人,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2007-02-16: 吉林省舒兰市杨国枢全家四口都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杨国枢一家四口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恶警先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绑架了杨国枢的大儿子杨俊峰,之后恶警胁迫杨俊峰到长春去找杨国枢。杨国枢与妻子林松柏、二儿子杨俊奇一起在长春打工、做生意。于是二月四日杨国枢一家被恶警从长春劫持回舒兰,两处住所都被抄家,具体损失还不清楚。

杨国枢一家四口原本十分美满、幸福,夫妻二人还有两个儿子全都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乐于助人、邻里相安。但自从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这种幸福安静的生活就被破坏了。先是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接着是各种敏感日的骚扰,正常的家庭生活完全被打破了。

二零零零年,杨国枢被恶警绑架到北城派出所進行殴打并给他“上大挂”(一种酷刑,把人吊起来)二十四小时。杨国枢回家后很长时间不能行走,半年多了腿还是一瘸一拐的。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林松柏因为参加法会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因身体原因被拒收,恶警转而将她强行送到舒兰市精神病院洗脑班迫害九十天。

二零零三年三月,舒兰市邪恶到处骚扰、抓捕大法弟子,到杨国枢家撬门被正念抵制未能得逞。

二零零五年十月杨国枢去乡下帮助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收割庄稼,赶上当地一同修被恶警绑架,他与同修家属一起去派出所要人,被恶警所长杜玉琢认出,马上打电话向恶警局长辛和报告抓人。之后恶警就不断上门骚扰,尤其是恶警李卓(恶人榜上之恶警)三番五次去砸门,直到被邻居告知家里没人时才罢休。

二零零五年十月初,长子杨俊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六年四、五月份,舒兰市北城派出所恶警在菜市场南端大道上又绑架了杨俊峰,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后,于次日一早强迫其回家开门预谋绑架其在家父母,被正念抵制未能得逞,恶警见阴谋破产,只好把杨俊峰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舒兰市“六一零”邪恶组织在吉舒镇举办洗脑班,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和林松柏原单位(学校)又到家骚扰,弄得邻里不安、人人厌烦。由于邪恶的不断骚扰,杨国枢一家已经没法正常生活,夫妇二人只好投奔在长春打工的二儿子杨俊奇。杨俊峰则因为有工作(舒兰市自来水公司)仍留在舒兰。

二零零六年九、十月份,舒兰市教育局藉口林松柏的学校找不到她(其实是想利用单位这种共产恶党的特殊体制形式来迫害她,她已退休),协同“六一零”打报告给财政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工资,后来林松柏找到学校领导讲明真相,才补发给她。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晚七时多,恶警到杨国枢家骚扰,因叫不开门,竟气急败坏的关掉他家的电闸。至二月四日,全家又被绑架。

以上只是从侧面了解到的杨国枢一家被迫害的经历,而他们一家在此期间所遭受的精神、肉体上的痛苦是我们无法想像的。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16/149128.html

2007-02-09: 舒兰市国保大队伙同北城派出所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杨俊锋
2007年1月24日—25日,吉林省舒兰市国保大队伙同北城派出所恶警在家中绑架大法弟子杨俊锋,在刑讯逼供下,非法逼迫杨俊锋去长春绑架在长春正常打工的父母和兄弟(父亲,杨国枢;母亲,林松柏;弟弟,杨俊奇),现非法关押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并非法抄家(长春住址,舒兰住址)损失物品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9/148601.html

2007-02-08: 长春市大法弟子林松柏一家三口被绑架
长春市大法弟子林松柏(女)及其丈夫、儿子三人近日在家中被绑架。有知详情者请予以补充。

近日长春已发生几起同修被绑架的事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8/148563.html

2001-02-27: 吉林省舒兰市被非法劳教、关押大法弟子名单(部分)
吉林省舒兰被关押大法弟子名单(部分)
刘雨华,女,53岁,送资料,拘留30天。
孟凡义,男,37岁,上访,拘留75天。
王华,女,53岁,上访,拘留25天。
张廷芝,女,44岁,上访,拘留30天。
林松柏,女,53岁,上访,拘留45天。
于桂兰,女,42岁,上访,拘留15天。
陈仁哲,男,29岁,上访,拘留30天。
王显夷,女,50岁,上访,拘留30天。
韩影彬,男,26岁,上访,拘留25天。
车玉川,男,62岁,上访,拘留30天。
佟宇,男,22岁,在家被抓,被判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400.html

吉林 舒兰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9-15:
迫害主要责任人及参与者:
吉林市公安局副局长:尚涛
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侯斌
舒兰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董民13604464567
舒兰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于国辉18843267666
舒兰市政法委书记:范瑞军
舒兰市政法委副书记:王汉明:13674423166

舒兰国保大队大队长 董其明 13504750006
教导员 戢艳辉 13944290155
副大队长 张学涛 13904440503
警察 武迎春 13704345616
警察 陈万友 13844299066
警察 金明熙 13944293366
警察 李甲哲 13843235599
警察 杨贺成 15124381483
警察 于平 13504750219

南城派出所 所长 郭宏伟 13804440877
教导员 彭跃芳 13704340307
副所长 李英伟 13664420101
副所长 苗建新 13904440848
警察 张赞璟 13943253933
警察 王晶 15568222378
警察 倪丕源 13844297146
警察 曹政 18844261477
警察 王天征 18343265858
警察 张仕佳 13610764443
警察 张宏滨 15714325222
警察 魏菜 15886255959
警察 潘文志 15124415000
警察 姜泽航 13630639033
警察 于洋 18686689875
警察 王炳城 13843221112
警察 孙宇博 15044100061
警察 张津赫 13654320404
警察 张津赫 13654320404
警察 周立波 15886266355

吉舒派出所 所长 田晓光 13844292888
教导员 王喜伟 13904445299
副所长 李天宇 13943235165
副所长 王付刚 15124486651
副所长 田博文 15804329521
警察 李树江 13804440211
警察 娄延奇 1394325673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