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许昌市 >> 沈月红(沈越红,夫杨建军), 女, 30

个人情况: 河南省潢川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许昌市
拘留时间: 2007年1月21日
有关恶人: 许昌市公安局、北大派出所李红伟、苗中凯等恶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1-27
家庭成员: 儿女: 杨建军(杨建君)
儿媳: 沈月红(沈越红,夫杨建军)
夫妻/父母: 杨兴亚 邢秀枝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01: 杨建君被非法判刑十年 妻子控告元凶江泽民

河南潢川县沈月红女士,今年四十三岁,全家多人修炼法轮功,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只因按“真善忍”做好人,十六年来,她全家被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多人被抓捕、劳教、判刑、离世。近日,沈月红女士已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对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要求将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
以下是沈月红女士陈述的她全家十六年来所遭受迫害的事实。

我丈夫杨建君遭受绑架、毒打、游街、劳教、判刑

我丈夫杨建君,河南许昌县湛涧乡小店人,河南大学外贸经济系本科毕业,他于一九九六年在开封上大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处处以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大学毕业后在河南许昌长葛市一个大型日资外企上班。他为人豁达、真诚善良、乐于助人,对工作有高度责任感,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很快就得到日方高管器重,半年后,就被提拔为部门科长。

江泽民出于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为了给法轮大法说一句公道话,杨建君秉承对“真善忍”的信仰,第一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关押,后被单位保释出来;

二零零零年七月,杨建君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后,被许昌610国保警察带回,关押在许昌市高桥营看守所。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早上,许昌市610、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苗仲恺、魏都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文建伟、刘苏萍、各派出所警察很多人来到许昌市看守所,将杨建君和许昌另外九名因修炼法轮功而被绑架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五男五女)叫出来,把他们押上警车,要将他们拉到许昌辖区内(五县一区)开上千人的宣判大会,游街示众。

当天上午,警车把他们拉到禹州市公安局院内,每个人都被用绳子五花大绑,两只胳膊被反纽在背后,押上一辆大军用汽车。在开往宣判会场的途中,有很多群众围观。会场四周警车密布,戒备森严,到会场后,把他们从车上一个个弄下来,蹲在地上,用一根长绳子把他们十个人一个接一个串起来,在宣判大会的最后阶段时,把他们都押上会场,并排站在会场前排,每人身后由两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按着肩膀拧着胳膊。每次宣判大会的最后,男主持人都会用严厉高声喊到:“把他们押下去,立即执行!”象是宣判死刑犯一样。

当天中午,又将他们拉回禹州市老看守所,关到一间屋子里。屋里只有门上有个小洞,那是供犯人打饭用的洞,地上是齐脚深的脏水。当天下午又把他们拉到襄城县,和在禹州一样的遭遇,晚上拉回许昌市看守所,第二天被拉到许昌县、鄢陵县,第三天被拉到长葛市、下午到魏都区。就这样,炎热的夏天,十名法轮功学员在三天中被“宣判”了六次。

二零零零年八月底,杨建君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到许昌第三劳教所。他失去了工作,直到二零零三年才被释放出来。

二零零七年元月,我们一家三口在许昌租房住。一天,我丈夫出去理发,回来的路上,被许昌市公安局、许昌县国保大队一大群警察跟踪到门口,还未进院门,在门口外被这几名恶警疯狂的群殴,他被打倒在地,警察围成圈,用穿皮鞋的脚在他身上、头上、面部猛踢。我丈夫当时被踢的口、鼻窜血,面目全非。

另有几名恶警冲到楼上,从我怀里抢走仅十个月的女儿杨一帆,把我拖到楼下,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对我大打出手,四个警察把我摁在地上,脸朝地,双手反捆使劲上抬,其中一个恶警拿脏布塞住我的嘴,另一个抓住头发,猛力抽打。我的嘴被打出血,脸打得青肿,下巴黑青,仅十个月大的女儿被惊吓的大哭不止。正在打我时,邻居家的围墙突然倒塌了一片(大约掉下有三十来块砖头),砖头掉到房东院子里,这些恶警吓的停下了手。我丈夫又被恶警从门口抬进院里。

恶警抢走了我们的私有财产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资料设备和五千元左右的现金,我丈夫被恶警反绑着手臂押走,半个月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许昌第三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和女儿被许昌市“610办公室”的主任宋某和魏都区公安分局的孙丽娜和被称作小涛、小恒的人在宾馆与住处非法讯问、监控了整整三天。

一月二十四日,我被老家潢川县的公安接回,我和女儿被直接囚禁在洗脑班(一个废旧的学校教室里)。一月二十六日凌晨五点多,我逃出洗脑班。女儿在洗脑班哭了一整夜,后被当地610人员送给我母亲。后来我悄悄带走女儿,和女儿一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杨建君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非法劳教期满后,杨建君又被许昌“610”头目宋某直接交给河南林州公安,(在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因林州一资料点被恶警破坏后,恶人又构陷到他)因此杨建君又被关押在林州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月被林州法院非法判刑十年。杨建君上诉,二零一零年四月,河南安阳中级法院执法犯法,仍维持原判,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杨建君送进河南新密监狱迫害。在林州看守所关押期间,我丈夫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再一次被警车拉着,在林州红旗渠广场被游街示众。

八年多过去了,我丈夫杨建君目前仍被关押在新密监狱。

我被劫持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五月,流离失所中的我一路艰辛,带着两岁的女儿准备去许昌第三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杨建君,晚上我敲开了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的家门,好心的王海松一家收留了我们这对难中的母女。不料被监视跟踪的恶警发现,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几辆警车开到王海松家门口,一、二十名警察跳下车,破门而入。因我不配合他们,喊“法轮大法好”,被一名三十多岁的胖警察拿着鞋子猛抽我的脸很多次,我当时被打的眼冒金星,嘴角出血,完全不顾及幼小的女儿惊恐的感受,并在王海松家楼上楼下翻箱倒柜抄家。在女儿伸着小手喊妈妈的哭声中,七、八个警察把我抬上警车,劫持到许昌魏都区公安分局,用手铐把我铐在椅子腿上。一个身穿便衣的女人一直在不断的辱骂我。当天又把我绑架到许昌市看守所。

王海松也因此受牵连,被许昌魏都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家中的电视、VCD、卫星接收器、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抄走,并被许昌魏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送进河南新密监狱,同时王海松又被原单位许昌通用机械厂无理开除工职,失去生活来源。

我在许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公安局的人要求我签字把我女儿送进孤儿院。女儿离别时的哭喊声让我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十一天滴水未进,看守所不管不问,最后我晕倒在地。因为在看守所炼功发正念,被看守所所长和狱警郑洁戴上脚镣手铐,一次在查号时,一狱警在我双盘的戴镣的脚上使劲碾踩,当时脚脖被碾破,在场的女号犯人都吓哭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我再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七、八个男犯人按住强行灌食,他们把管子从我鼻孔插到胃里,我拼命挣脱,把管子拔出,使他们没有得逞。狱警郑洁暗中唆使监室中的吸毒犯、小偷经常骂我,每顿饭一个小馒头,菜汤里漂着虫子、烂菜叶,还有泥沙,根本吃不饱肚子。

在许昌看守所每天强制劳动——磨锡箔纸,每天从早上七点干到晚上天黑,少的磨几百张,多的磨上千张,一天活儿干下来腰酸背痛。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身体迫害中,我身体出现长期低烧,胸腔积水,监号里的吸毒犯骂我装病。我面黄肌瘦,在出现生命危险时,我被强行戴着脚镣拉到医院抽胸腔积水,并出现肺结核症状,身体极度衰弱。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下午,许昌市魏都区法院对我和王海松、常青开庭。开庭时,法院不准许群众进场旁听,连我们的家属也不准许一人进场旁听。开庭过程二十几分钟时间,草草收场。我被许昌魏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送进河南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一家人妻离子散 家破人亡

在法轮大法遭受迫害的十六年中,我和我的家人只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做个好人,就被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二零零三年,我丈夫杨建君正在许昌第三劳教所关押期间,我的公公,法轮功学员杨兴亚,于二零零三年在开封给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遭绑架。当时我公公、婆婆、小姑子在开封做生意时租房住,警察到我公公家租住的房中抄家时,又把我婆婆——法轮功学员邢秀枝绑架走,关进开封看守所一个月,我公公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开封劳教所。房东因胆小怕事,强迫撵走小姑子,逼她搬家。可怜的小姑子当年只有十七岁,面对这突然的变故,父母哥哥因修炼法轮功而失去人身自由都不在身边(当时我和建君还没认识),在开封举目无亲,无依无靠,流落街头……

我公公从劳教所回来后,身体出现严重病业,二零零五年九月,在医院中,因担心我和建君的安危,在极度恐惧不安中离世,双眼都未能闭上,去世时年仅四十九岁。当时家人在医院太平间到殡仪馆为公公办理丧事时,公公家租房的房东撵我们走,我和丈夫(当时正流离失所中)租住的宾馆、医院附近到处布满“610”的便衣,在殡仪馆还有人偷偷拍照。在我公公尸体还未来得即火化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带着有病的母亲,在恐怖中匆匆离开开封,公公的后事留给我的小姑子,一个年仅二十一岁的小妹妹处理。第二天火化时,我们一家人都不在现场,真是凄惨悲凉。三天后,我和丈夫在郑州租住的房子被警察抄家,房子里面的私人财物被洗劫一空,我们走脱了。

我的婆婆、法轮功学员邢秀枝于二零零三年在开封被恶警抄家时绑架走,在开封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从此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六年六月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二零零八年五月我在许昌被绑架时,在我的老家河南潢川县,我的父亲刚刚病逝几个月,我的父亲在生病期间,面对公安抄家,抓捕制造恐怖加重病情,在担忧我和女儿的安危中离世。我母亲在思念父亲的悲伤中,听到女儿被绑架的消息,冠心病复发,蹲在地上,腰部受伤,从此落下病根。

我的女儿,二零零六年三月出生,从她出生就每天与我生活在害怕恐惧之中。十个月时父亲被绑架劳教判刑,和我一起被绑架进洗脑班,之后又随我滇沛流离,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两岁多时,恶警当着她的面殴打我,并把我强行带走。我被绑架后,女儿被许昌公安送回潢川,交给我年迈的母亲抚养,远离父母,以至后来见到外婆家来亲戚,她都害怕的躲到门后,不敢出来,她的外婆面对此情此景,心疼的整日以泪洗面。

我从监狱出来后,无家可归,只好回到老家潢川,带着女儿,在娘家搭一间简易的活动板房,忍受着酷暑和严寒,艰难度日。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丈夫杨建君仍被关押在河南新密监狱,每天强制劳动十个小时,狱警现在还在以加期相威胁,逼迫他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他在狱中每天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

监狱的接见日时,我带着女儿千里迢迢坐车七、八个小时,赶到监狱去看望丈夫时,只能隔着玻璃,用电话在被狱警监听的情况下说十几分钟的话,有时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狱警把电话掐断。

潢川县公安局严重歪曲事实 抹黑法轮功

我一九九九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习法轮功著作《转法轮》,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法轮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炼者从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水平。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与本县法轮功学员吴世伟因向世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在新县火车站被新县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送到潢川公安局,抄家后被送到潢川县看守所,几天后我又被异地关押在息县看守所。三十七天后,我父亲被迫交了“保证金”才把我放回。我刚回家7天,潢川县公安局以我曾在二零零一年给潢川县政法委、公安局、县委写过劝善信为由,又将我非法劳教二年,潢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赵淼带人到家抓捕我时,我从后门逃脱,从此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我回到家乡后,才得知潢川县公安局赵淼、辛海军等恶人当年为了抹黑法轮功,将我与法轮功学员吴世伟在新县讲真相被绑架之事,严重歪曲事实,制造假新闻,以“在旅馆的床上抓住这对狗男女”为内容编成宣传页,向各街道、乡镇、村委派发,严重抹黑法轮功,欺骗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对我人格攻击侮辱,使我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以上所述,我和我的全家受到的一切不公正的对待,都是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所造成的,其行为违反了宪法和法律。由于“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因此江泽民应负法律责任。望检察院对江泽民进行立案侦查,将其绳之以法,为受害的百姓伸张正义,为民除害,还世间公道,还法轮功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杨建君被非法判刑十年-妻子控告元凶江泽民-313438.html

2011-01-15: 河南法轮功学员沈月红入狱前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沈月红携两岁幼女杨一帆到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家借住,准备第二天到许昌第三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杨建君,她的行踪被监视跟踪的恶警发现。第二天清晨六点左右,被许昌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進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杨建军沈月红夫妇及杨建军父母均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一年的残酷迫害中,杨家这个修炼家庭已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家庭的一个缩影。有关杨家被迫害详情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报导:《河南法轮功学员杨建君被迫害家破人亡》。

现仅就沈月红遭受的迫害做些补充。

五月二十日早上六点左右,许昌魏都区公安分局以局长宋某(宋兼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主任)带一、二十名警察乘几辆警车开到王海松家门口就跳下车破门而入。不顾幼小的杨一帆惊恐,当着孩子的面 直接对屋里的沈月红拳打脚踢。沈月红大声的制止他们,并喊“法轮大法好”,孩子紧紧的抱着母亲,其中的一名胖警察还用手掴沈月红耳光,用鞋和皮带抽打沈月红的脸和头,沈月红的头被打出包,嘴角出血。警察强行把孩子从沈月红的怀里抢过去,把沈月红抬上警车,绑架到许昌看守所。

在看守所,沈月红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十一天滴水未進。对此看守所置之不理。沈月红最后昏倒在地。沈月红炼功,遭到管教殴打,被戴上脚镣和手铐。十月份沈月红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被七、八个男犯人按住强行灌食。

这期间,她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九年三月,沈月红发高烧、胸闷、呼吸困难,仍被强迫干活,狱医曹广生还骂骂咧咧,说她“装病”。沈月红多次要求外诊,均被拒绝。直到第二年三月初才让她到医院检查。结果诊断出她患双侧肺结核,肺部大量积水,又患胸膜炎等严重病症。半个月内,由她胸部抽水三次共两千多毫升。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这时许昌公检法害怕承担责任,匆匆非法判决沈月红三年六个月徒刑,送往新乡女子监狱。

与此同时,大法学员王海松也被判刑三年。

沈月红的丈夫杨建君毕业于河南大学外贸系,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被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又被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刚从劳教所回到家又被安阳林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份被非法判重刑十年。现杨建军被关在新密监狱遭受迫害。

在此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来共同制止这场中共恶党对这群追求真理的、最善良的中国人的残酷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河南法轮功学员沈月红入狱前遭受的迫害-234908.html

2010-09-21: 河南法轮功学员杨建君被迫害家破人亡

夫妻遭殴打,恶警暴行与土匪无异

杨建君,男,三十四岁,大学文化。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当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对法轮功实施铺天盖地的打压、造谣与诬陷后,杨建君秉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依法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许昌第三劳教所。直到二零零三年他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元月的一天,杨建君一家三口在许昌租住的房子内,被许昌市公安局、许昌县国保大队一大群警察包围绑架。当时,七、八名警察闯入房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手续,就在他家实施抢劫和殴打。杨建君在房门口被这几名恶警疯狂的群殴,他被打倒在地,警察围成圈,用穿皮鞋的脚在他身上、头上、面部猛踢。杨建君当时被踢的口、鼻窜血,面目全非。

一名恶警从杨建君的妻子沈月红(法轮功学员)怀里抢走仅十个月的婴儿杨一帆,沈月红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救度世人!”恶警又大打出手,四个警察把她摁在地上,脸朝地,双手反捆使劲上抬,其中一个恶警拿脏布塞住她的嘴,另一个抓住头发,猛力抽打。沈月红嘴被打出血,脸打得青肿,下巴黑青,仅十个月大的女儿被惊吓的大哭不止。围观的妇女都吓的不敢看,男的都私下说:这和土匪啥区别。

恶警抢走了杨建君的私有财产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资料设备和五千元左右的现金,杨建军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许昌第三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元月二十二日,沈月红和女儿杨一帆被许昌市“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公室的主任宋某和魏都区公安分局的孙丽娜和被称作小涛、小恒的人在宾馆与住处非法讯问、监控了整整三天。

元月二十四日,沈月红被老家潢川县的公安接回,直接囚禁在洗脑班。元月二十六日凌晨五点多,沈月红逃出洗脑班,从此流离失所。

杨建君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非法劳教期满后,杨建君又被许昌“六一零”头目宋某直接带到河南林州,(因林州一资料点被恶警破坏后,恶人又构陷到他)因此杨建君又被关押在林州看守所,零八年十月被林州法院非法判刑十年。杨建君上诉,二零一零年四月,河南安阳中级法院执法犯法,仍维持原判,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杨建君送進河南新密监狱迫害。

妻子沈月红目前被劫持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五月,流离失所中的沈月红一路艰辛,带着两岁的女儿准备去许昌第三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杨建君,晚上她敲开了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的家门,好心的王海松一家收留了这对难中的母女。不料被监视跟踪的恶警发现,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几辆警车开到王海松家门口,一、二十名警察跳下车,破门而入,不顾幼小的杨一帆惊恐的感受,当着孩子的面直接对屋里的沈月红拳打脚踢,并在王海松家楼上楼下翻箱倒柜抄家。就这样,沈月红又一次被许昌魏都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关進许昌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王海松也因此被许昌魏都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家中的电视、VCD、卫星接收器、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抄走,并被许昌魏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送進河南新密监狱,同时王海松又被原单位许昌通用机械厂非法开除工职,失去生活来源。

沈月红在许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不配合恶警所长和恶警郑洁,而遭受到严重迫害,面黄肌瘦,长期低烧,胸腔积水,被强行戴着脚镣拉到医院抽胸腔积水,并出现肺结核症状,身体极度衰弱。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下午,许昌市魏都区法院非法对三名法轮功学员沈月红、王海松、常青开庭。开庭时,法院不准许群众進场旁听,连当事人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不准许一人進场旁听。开庭过程二十几分钟时间,草草收场。沈月红被许昌魏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现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一家人妻离子散

在法轮大法遭受中共邪恶迫害的十一年中,法轮功学员杨建君一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其父法轮功学员杨兴亚于二零零三年在开封讲真相时遭绑架,被开封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二零零五年离世。当时家人为杨兴亚办理丧事时,租住的宾馆到处布满“六一零”的便衣,在殡仪馆还有人偷偷拍照。最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一家人带着有病的母亲离开开封,后事只得留给杨建君一个年仅二十一岁的妹妹处理。

杨建君的母亲、法轮功学员邢秀枝于二零零三年在开封被恶警抄家时带走,非法关押一个月,从此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六年六月离世。现在杨建君家里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在家,无人照顾。

沈月红父亲刚刚病逝半年,母亲在思念父亲的悲伤中,接到女儿被绑架的消息,冠心病复发。接二连三的不幸使这个原本贫困的家庭受到沉重的打击。

杨建君夫妇的女儿杨一帆,二零零六年春出生,从她出生就每天生活在害怕恐惧之中。十个月时父亲被绑架劳教,随母亲被绑架進洗脑班,之后又随母亲流离失所;两岁多时母亲又被绑架判刑,并从此被迫离开了最疼爱她的妈妈。她目睹过父母遭公安恶警的当面毒打,她哭喊着用小手拉着妈妈不让恶警抓走,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太大的创伤,这期间小小的她所遭受的恐吓、喝斥、白眼、屈辱令善良人为之落泪。

妈妈被恶警绑架走后,小一帆被送到潢川县,跟着年近八旬体弱多病的外婆生活。现在她已经四岁多了,白天她和小伙伴玩耍时,看到小伙伴被其父母抱走时,她羡慕的眼巴巴的盯着,直到人家走的看不见时……她思念父母时,会在无人处无声的流泪,然而她却会在睡梦中哭喊着:妈妈…妈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1/229917.html

2010-04-12: 河南许昌市吕金平、孙丽娜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吕金平,男,四十八岁,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政法委副书记,手机号:13700895966

孙丽娜,女,四十岁左右,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负责人,手机号:13503895079。

此二人直接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其中,二零零九年许昌法轮功学员常青、王海松、沈月红被非法判刑三年或三年半;二零一零年三月许昌法轮功学员李淑华、曹凤月在被非法关押七个多月后,在所谓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劳教,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2/221400.html

2009-04-16: 河南许昌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九年四月,河南省许昌市三名法轮功学员常青、王海松、沈月红被许昌魏都区伪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刑期分别为三年、三年、三年半。目前常青、沈月红已被送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沈月红,女,三十多岁,河南潢川县人,二零零八年五月,她流离失所带着一岁多的女儿到同修王海松家,被许昌魏都区公安局恶警绑架。在许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不配合恶警而遭受到严重迫害,面黄肌瘦,胸部积水,被强行戴着脚镣拉到医院抽胸腔积水,并出现肺结核症状,身体极度衰弱。现已被送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

沈月红的丈夫许昌法轮功学员杨建军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河南林县看守所,林县伪法院非法冤判他刑期十年,杨建军正在上诉。他们的女儿今年两岁多,出生后就随父母流离失所,现在又被迫失去双亲。

法轮功学员常青,女,四十多岁,英语教师,因教学有方,深受学生及家长的尊敬爱戴。二零零八年六月在家中被许昌魏都区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关押至今。常青的女儿正在外地上大学,因母亲被非法关押而失去了经济来源,靠亲戚朋友资助才得以继续学业。

法轮功学员王海松,男,四十多岁,原许昌通用厂职工,因不放弃对法轮功信仰,多次受到迫害,曾被非法关押、劳教,遭受到毒打。二零零八年五月,被许昌魏都区公安局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并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工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6/199090.html

2009-04-10: 河南大法弟子沈越红被迫害出现肺结核病态

河南大法弟子沈越红目前正在新乡被迫害,现在出现肺结核病态,邪恶之徒要求家属前去商量,家属决定要人回家。

大法弟子杨建军目前在河南林县面临邪党伪法院第二次“审判”(一审被非法判10年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0/198735.html

2009-04-05: 许昌市大法弟子沈月红被迫害出现严重胸积水症状
许昌市大法弟子沈月红在看守所中被迫害出现严重胸积水症状,戴脚镣送医院抽水,恶警妄图把她送监狱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5/198392.html

2009-03-20: 河南许昌魏都区伪法院非法对三名法轮功学员开庭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下午,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伪法院非法对三名法轮功学员常青、沈月红、王海松开庭。开庭时,伪法院不准许群众進场旁听,连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不准许一人進场旁听。开庭过程二十几分钟时间,草草收场。

法轮功学员沈月红、王海松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在王海松家中被绑架,常青于同年六月在家中被绑架,三人在许昌看守所关押至今。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开庭时被戴着手铐和脚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0/197459.html

2008-09-25: 河南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常青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5月20日被许昌市魏都区分局恶警们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常青现仍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受迫害,现已三个月有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5/186549.html

2008-07-10: 王海松、孙月红、红业、长青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
河南许昌市大法弟子王海松、孙月红5月20日早上被恶警绑架、抄家。

大法弟子红业、长青被恶警绑架。现四人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88.html

2008-07-03: 许昌大法弟子杨建军冤狱满,又被送林州迫害
河南许昌大法弟子杨建军,于二??七年年初被许昌恶警绑架以后,被非法强行劳教一年半,劫持到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

前两天(大概是六月二十八号)应到期。可是,许昌市610一姓宋的和恶警把杨建军接走后,逼迫杨建军脱离大法,并逼迫他做他们迫害大法的内线。遭到拒绝以后,他们把杨建军拉到安阳的林州,企图重新寻找迫害的藉口。其妻子现被非法关押在许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3/181354.html

2008-07-01: 河南许昌近期多名同修遭绑架

河南许昌市大法弟子沈月红现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407号监室。沈月红是在6月20日被魏都区公安分局、许昌市公安局、北大派出所李红伟、苗中凯等二十多恶警绑架。恶警当场对她進行了残暴无人性的毒打。

大法弟子常清(音)现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408号监室。

大法弟子王海松被非法关押的监室待查,恶党人员已发了所谓的批捕通知书。王海松的工作单位已将他非法开除。

据悉,前两天市内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抓,继王海松后又有一女学员(市东关区人)被绑架,具体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81232.html

2008-06-29: 许昌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绑架

近日,许昌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许昌魏都区公安分局恶警非法绑架抄家。为首的犯罪恶警是孙丽娜、李宏伟、文建伟等。

六月十二日晚,以孙丽娜为首的一伙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常青家,抄家绑架,现在常青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六月二十日,以孙丽娜为首的一伙恶警又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淑敏、韩宝莲、素梅(明白真相的人),抄家后将她们非法关押在许昌梨园拘留所,现已回家。

六月二十二日左右,法轮功学员宋凤莲因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孙丽娜一伙恶警非法抄家绑架。之后,孙丽娜一伙又闯入法轮功学员于桂花家,非法抄家绑架。现在宋凤莲、于桂花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梨园拘留所遭受迫害。

五月二十日,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被非法抄家绑架,也是孙丽娜、文建伟一伙亲自参与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14.html

2008-06-04: 王海松、沈月红被转移到高桥营看守所迫害
河南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被转移到高桥营看守所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4/179698.html

2008-06-03: 河南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俩同修被绑架迫害的消息补充
河南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俩现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北郊高桥营看守所。家人已送去衣物。沈月红的小女儿被其小姑接走。恶警发出话要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3/179639.html

2008-05-23: 河南许昌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遭绑架,两岁的女儿被丢下
5月21日晚,法轮功学员王海松、沈月红被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分局恶警跟踪绑架,沈月红近两岁的女儿被丢下,哭喊着要妈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3/178978.html

2008-05-22: 河南省许昌市公安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沈月红和她两岁的女儿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沈月红和她刚满两周岁的女儿被许昌市公安局恶警绑架,详情待查。

沈月红,三十多岁,河南省潢川县人,其丈夫法轮功学员杨建军于二零零七年初被许昌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劳教一年半,现在许昌第三劳教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2/178909.html

2007-03-08: 大陆许昌大法弟子杨建军面临新的迫害

大陆许昌大法弟子杨建军已被许昌市6.10犯罪团伙非法劳教一年半,可能于正月初五送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

另外,杨建军的爱人和女儿已被其亲人接到外地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8/150380.html

2007-02-01: 河南许昌市杨建君夫妇被绑架、十月婴儿被关洗脑班

2007年元月21日,河南省许昌市大法弟子杨建君和沈月红夫妇在许昌租住的房子内,被许昌市公安局、许昌县国保大队绑架。后沈月红和十个月大的女儿被送洗脑班,现无家可归。在过去的几年中,杨建君和沈月红夫妇的父母、亲人被迫害、抄家,三位老人已相继去世。

元月21日,恶人从沈月红手里抢下仅十个月的女儿杨一帆,沈月红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救度世人!”邪恶之徒对沈月红疯狂毒打,有四恶人把沈月红摁在地上,脸朝地,双手反捆使劲上抬,其中一个脸白净的恶警(名字待查)拿脏布塞住沈月红的嘴,另一个黑胖的恶警(名字待查)抓住沈的头发,用拖鞋抽打。沈月红嘴被打出血,脸打的青肿,下巴至今黑青,沈月红的女儿被吓的大哭不止,杨建君可能受到了更凶狠的毒打。恶人们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资料设备和五千元左右的现金。

元月22日,沈月红和女儿杨一帆被许昌市610办公室的主任宋某和魏都区公安分局的孙丽娜和被称作小涛、小恒的人在宾馆与住处非法讯问、监控了整整三天。元月24日,沈月红被老家潢川县的公安接回,直接软禁在洗脑班。

元月26日凌晨5点多,沈月红正念逃出洗脑班,在翻出大门时被邪恶发现,挣脱中身上的衣服被邪恶扒光。冬天赤身光脚到一个好人家要了一条裤子,其不满一岁的女儿在洗脑班哭了一天,至今仍然受到惊吓。

杨建君2000年因去北京依法为法轮功上访,被许昌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其父大法弟子杨兴亚于2003年在开封讲真相被开封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2005年离世。当时家人为杨兴亚办理丧事时,租住的宾馆到处布满610的便衣,在殡仪馆还有人偷偷拍照。最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一家人带着有病的母亲离开开封,后事留给一个21岁的妹妹处理。

其母大法弟子邢秀枝于2003年在开封被邪恶抄家时带走,非法关押一个月,从此旧病复发,于2006年6月离世。现在杨建君家里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在家,无人照顾。

沈月红父亲刚刚病逝半年,母亲在思念父亲的悲伤中,接到女儿被绑架的消息,冠心病复发。接二连三的不幸使这个原本贫困的家庭受到沉重的打击。沈月红身上仅剩的一百多元钱在洗脑班又被坏人盗走。现在她身无分文、无家可归,唯一能做的就是只有带着女儿去许昌要回自己的丈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20.html

2007-01-27: 河南大法弟子沈月红从洗脑班走脱后无家可归
杨建君、沈月红夫妇20日被许昌邪恶绑架后,沈月红被送回了老家河南省潢川县,关在一个洗脑班里继续迫害,24小时有人看守。今天(元月26日)凌晨5点左右,沈月红正念从洗脑班里走脱,挣脱中身上衣服被邪恶之徒扒掉。现在她已无家可归,尚处在襁褓中的女儿无人照看现在亲戚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7/147729.html

2007-01-26: 河南许昌大法弟子杨建军被绑架消息补充

杨建军是在元月20日下午被绑架的,当时邪恶可能已经跟踪他了几天了,直接跟踪到其住处,同时绑架了杨建军的妻子和不到一岁的孩子,电脑、打印机、手机等设备、资料被洗劫一空。

杨建军现在被劫持在许昌市第一看守所,杨建军的妻子因为还在哺乳期,可能被隔离软禁或送回老家关押,具体情况不明,他们都遭到了邪恶的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6/147590.html

许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374)

2019-04-18: 主要责任人:许昌建安区国保大队 李建军(此人为升官迫害中很卖力) 18637463239
许昌建安区国保大队 张国安(国保大队负责人)、苏桥派出所警察等人。


2018-10-21:

相关电话:(许昌区号0374)
许昌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
局领导
王新奇 18637462890
郑三东 18637462626
李长坤 18637462899
计宏坤 18637462891
赵新民 18637462916
孔令安 18637462826
王许军 18637462878
警察 陈子刚
警察 陈仕杰
辅警 徐航 18539025893
寇跃 13271281677
李自超 18637466830
曾晓庆 13623744517
穆萍 18637468045
董丽娜 15003748803
吕景歌 15937468360
孙鑫雨 18637468046
刘旭 15936393008
马超强 15037462319
李亚茜 15638775385
丁颍 15617282860
张丹阳 15836519719
任艳萍 15836507952
杨子颉 15836516969
刘小明 15037499123
彭雯静 13283748292
张凤丹 18237443102
潘霖 18637460813
孙静 15836571183
尹瑞敏 15637441867
张石岩 13733700408
杨博 18039995209
汪小刚 18637468397
高枫 15290925895
郑珂 13938789330
郭亚娟 13839010262
贾文彬 18437482777
赵贞贞 13083615899
寇新茂 15517398821
许昌市公安局开发分局治安管理大队
辛宁 18637462886
刘明 18637462877
刘军芳 18637462869
李亚军 18637462896
冯建 18637462937
支宏伟 18637462885
孙柯 1863746209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74)

2010-09-21:
许昌市魏都区政法委 2623917
李炎   2623917-13837446788
孟凡利 2623917-2181629
吕金平 2339314-13700895966
宋东伟 2339314
孙巧荣 2623917
刘灿利 2623917
魏都区公安局
张建军 2185909-13803749665
宋耀刚 2626177-13937466228
张韶华 2286291-13700890233
赵建亭 2626106-13700895818
胡广斌 2281281-13608430035
代红杰 2623072-13608431698
方岐山  13733696338
孙丽娜  13503895079
许昌市司法局       余建国    0374  13703740048
许昌市检察院       庞灿宇    0374  13503899885
许昌市检察院       朱东旭    0374  13598996969
许昌市魏都区司法局   王慧丽    0374  13619888599
许昌市魏都区司法局   夏黎明    0374  13937445019
许昌市魏都区司法局   陈海凌    0374  5963339(小灵通)
许昌市魏都区司法局   王建立    0374  13603744960
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局   常风章    0374  13837499936
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局   刘克强    0374  13803749597
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局   赵慧霞    0374  13603749678
许昌市高桥营看守所所长 警察 郑洁

2007-02-01:
许昌市国安局恶警、迫害许昌大法弟子的主要负责人:苗中凯
手机13603741792 宅0374─4367691 办0374─5137898转25655
(注:苗妻:张会军,许昌市健康路2号,市人民医院财务科 0374-4367467(办)

许昌市魏都区国保大队(政保科)教导员:孙丽娜,办0374-2334288转37312
许昌市魏都区国保大队(政保科)大队长:李宏伟,办0374-2334288转37313
许昌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周恒伟:手机13937465979 办0374-5133865转36830
宅2186766 513199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2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