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 >> 宋文涛,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密山市8511农场煤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1-22
案例分类: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3-07: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被劫持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二年。在这个黑窝里,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种种残酷折磨。绥化劳教所所长肖华玉,一大队教导员高宗海、龙奎斌,一中队教导员曾令军,一中队队长陈新龙,一中队副中队长刘伟,二中队队长刁雪峰(现在人员有变动),恶警廉兴、石剑、金庆富、李成春、李喜春、田之政等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迫害的方法也愈加卑鄙、凶残。刘伟是绥化劳教所的主要打手之一,很邪恶,他一说话就骂人,他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说:“我就叫你知道知道绥化劳教所邪恶到什么程度。”

绥化劳教所办公楼,迫害大法弟子以后盖的楼。
绥化劳教所办公楼,迫害大法弟子以后盖的楼。

下面是我知道的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于勇涛身上携带有法轮功师父的经文,被普教看到,告发给恶警。恶警李喜春、李成春、田之政,石剑、黄中良把于勇涛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一条内裤,李喜春、石剑、田之政等人手里各拿一个五千到一万伏特的电棍,李喜春边用电棍电击边恶狠狠地说:“这是心脏”,随着话声,电棍向于勇涛的心脏电击,“这是脾、这是肝”,三个电棍一齐电向于勇涛脾、肝等各敏感部位,电击到于勇涛身上冒着火苗、夹着肉焦糊味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恶警田之政小个不高,殴打法轮功学员蹿高往上猛打。于勇涛还多次被恶警上大挂酷刑。

酷刑演示:狱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狱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绥化劳教所承包牙签出口的活,法轮功学员们就把:法轮大法好、全球救援等字条封进了牙签盒里,后来被恶警发现了,查笔体,普犯关羽构陷说是法轮功学员晏树斌写的。恶警石剑、李喜春把晏树斌拽出去,把晏树斌衣服扒下,同时拿三个电棍往晏树斌身上电,恶警还使用开关坏了插上电就能电人的电棍电,晏树斌被打了一天,被电棍电击的浑身上下连巴掌大的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满身电击的都是红点,红肿的肉皮象熟了一样。晏树斌三年始终便血,身体虚弱。这种情况下,恶警还逼迫晏树斌干活为他们挣钱,晏树斌抵制,恶警石剑、李喜春差点把晏树斌打死。

法轮功学员王德海被大队指导员高宗海、刁雪峰指使恶警打得大小便失禁、便血,卧床不起,还被逼迫干活,挑牙签。法轮功学员李树文抵制写“四书”,经常被恶警打,有时二、三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三、四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五、六恶警一起上来打。

法轮功学员白树林,赵德志因拒绝唱恶党歌,被恶警刘伟关小号迫害。白树林,赵德志被双手、双脚、两个膝盖用绳子捆在铁椅子上,又被从前胸用绳子紧紧的绑在铁椅子的后背上,二十多天耳朵上被插着耳机子,录音机放最大音量,放邪党歌等,强行洗脑。白树林,赵德志被在铁椅子上迫害了两个多月,不让上厕所,他俩有时被迫尿在裤子里。他俩绝食,又遭野蛮灌食迫害。

酷刑演示:狱警将法轮功学员绑在铁椅子上折磨
酷刑演示:狱警将法轮功学员绑在铁椅子上折磨

普犯关羽把给灌食的奶粉喝了,换成洗衣粉水给法轮功学员灌食。

恶警廉兴逼法轮功学员郑洪军唱邪党歌,郑洪军不配合,被廉兴用绳子绑上双手吊起来,双脚离地用黑色胶皮棍子猛打,打累了歇会再打,打了大半天,打的郑洪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伊春的法轮功学员汪志谦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加期一年。

安达法轮功学员盛彦芹给见到的每一个队长、干警都讲真相,每讲一次就被打得鼻口出血,“劈啪”“劈啪”地被打一顿。过几天盛彦芹还找队长、干警讲真相,又挨一顿打。就因为讲真相,全所上下从队长到干警没有没打过盛彦芹的。二零零八年初廉兴逼迫盛彦芹编坐垫子,盛彦芹不配合,被廉兴叫到办公室一顿暴打,盛彦芹脸立时肿很高。

过年时恶警组织节日逼法轮功学员宋文涛唱邪党歌,宋文涛背了一首师父《洪吟》中的诗,被恶警李喜春、廉兴,一顿猛打,用绳子绑住双手吊在空中,双脚离地,第一次吊了,二个小时,第二次吊六个小时,第三次吊了三个小时。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法轮功学员彭树权被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十个手指,指甲被烫熟并流水,吃饭、上工地都靠别人背着去,背着回来。彭树权后来十个手指甲都变黑了,脱掉了,被打的腿抬不起来,只能用手往上提着腿,也只能挪着蹭着走一点点,

酷刑演示:用烟头烫手
酷刑演示:用烟头烫手

恶警廉兴逼迫法轮功学员袁延明看污蔑师父的录像,袁延明说:都是假的。恶警李成春上来踢袁延明两脚,打一个大嘴巴子。曾令军,陈新龙把袁延明叫到办公室逼写“三书”袁延明不写,被陈新龙用电棍打,用脚踹,被曾全军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袁延明被暴打了两个多小时,被打的走不了路,大便差点拉在裤子里。

法轮功学员除了被酷刑折磨,被奴役,恶警还纵容普犯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赵德志总被普教打,打的身体不行,还被逼迫干活。

在绥化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精神奴役、虐待、侮辱人格的上厕所报告,逼迫学员放弃信仰,还经常被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歌颂邪党的电影,听邪党歌曲,每天听恶警、普犯的叫骂声,被强行洗脑,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高压之下,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都受到巨大伤害。法轮功学员袁延明二零零七年开始整个脸上、脖子上起满了一层疙瘩,掉一层皮还有,掉一层皮还有,一年没断,到二零零八年袁延明出了绥化劳教所再都没起过。

法轮功学员廉涛被恶警刘伟、廉兴、李成春打的两肩膀、胳膊、腰后背、臀部成紫色。廉兴、李成春、李喜春、石剑、刘伟把李绍铁打的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听到同修被恶警殴打,被关押在附近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这时就把各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挨着逼问过筛子,廉兴拿着一把大塑料凳子朝盛彦芹头砸去,凳子粉碎,盛彦芹的头立时鲜血直流。高宗海手里拿着电棍恐吓;廉涛用胶皮棒子打、拳打脚踢白树林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程守祥被一中队的一群恶警打的口里流血,身上没好地方。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一半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刘伟、石剑等恶警打了,石剑把缪树军打残了。绥棱市八面通的缪树军被恶警石剑打成重度脑震荡。缪树军刚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时、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一百六十斤,身体非常健康,被绥化劳教所迫害折磨的变成七十来斤。靠别人喂,喂一口吃一点还吐,喝水也吐,被迫害得象一个植物人。大家干活时,几个人抬着缪树军去,大家干完活再抬回来,恶警石剑还说缪树军“装啥装”骂声不断。所长肖华玉说缪树军不干活泡蘑菇,泡一个月,加一个月期。最后劳教所看缪树军已奄奄一息,怕他死在里边,才被迫同意他保外就医。缪树军在绥化劳教所从来没吃过饱饭。

在恶警刘伟唆使下,王树山、韩某、侯某等四个普犯象疯狗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把很多法轮功学员打倒了,把双城的李昌新肋骨打折了两根,脚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走路,恢复好后才能踮脚走,恶警还罚李昌新每天晚上坐在小凳子上,不到半夜不让上床睡觉,持续了三个来月。刘伟贪占法轮功学员的钱。大庆的一个姓董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身体很虚弱,二零零七年秋天解教后钱卡上五百元钱,到期卡上钱不给退,被刘伟揣入自己腰包。

恶警刘伟多次洋洋自得地说:“我打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埋在劳教所后面砖厂坑里头。”

恶警高宗海走到哪里哪里就遭殃。高宗海每次来二中队就开始哇啦哇啦的骂法轮功学员,开始找事,要不就来个安检,看谁不顺眼拎出来打一顿。有一次以高宗海、刁雪峰、金庆副为首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郭树德用手铐吊起来,手铐紧紧地镶在肉里,勒到了骨头,鲜血直流。高宗海说:“你们法轮功不打人,我就欺负不还手的。”

绥化劳教所给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规定干活任务——高强度、超负荷工作量,完不成扣分、加期、不让睡觉、打骂、长时间地所谓队列训练。法轮功学员吃的菜汤里有小虫、沙子、小石头;篜的发糕生不生熟不熟的很粘,这样的干粮不够想吃,也不给,饭吃不饱。

二零零七年夏天打雷把绥化劳教所前楼的邪党旗上的大红五星打没了,旗上只剩下一个洞。院子里挂着邪党旗的旗杆,底下是三寸粗,上面二寸粗的铁旗杆,一次打雷被劈倒,折的齐唰唰。天在警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上天的严惩。恶警李喜春打完法轮功学员于勇涛、晏树斌后,在干警训练时,膝盖摔坏了,住了两个多月院,不能干重活了。二零零七年高宗海被他自己家亲戚把腿剁折,后来在医院住了五个月院,腿才被接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237271.html

2011-02-23: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不法之徒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在牡丹江地区多次非法抓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助共为虐。

二零零九年,铁道部公安局通过哈尔滨铁路局公安处下达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指标”,当所谓“上级”问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绑架六名法轮功能否完成,国保大队长孙海彬回答说,没问题。于是,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警察连续绑架和骚扰法轮功学员,干扰他们的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铁路公安处处长助理孙海斌,是该单位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二零零九年一年中,大约有十五至二十位放录像被绑架、罚款(包括在火车站绑架的非铁路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

一、在火车站、列车绑架携带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

....

(四)、牡丹江农管局宋文涛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局8511农场煤矿法轮功学员宋文涛(六十岁),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给一个老知青讲真相并送给光盘等真相资料。老知青在返回天津途中,路经牡丹江换乘车,在牡丹江候车被警察非法搜查,发现带有大法资料即被扣押,并逼供出是8511农场宋文涛所给。于是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和8511农场公安分局陈向军等人的相互勾结下,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宋文涛非法抄家并将老人绑架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非法关押。

牡铁路公安处国保大队,政保科的祁某人认为这是一个发财的机会,先后三次向被害人家属索要钱财,最后宋文涛的弟弟答应拿三万元,这祁某人才让见人。后来由于事情败露,不敢要钱了,因为没得到钱,祁某人一气之下把宋文涛老人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强行绑架到绥化劳教所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半。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3/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6652.html

2010-02-12: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局8511农场煤矿大法弟子宋文涛(60岁),2006年12月3日给一个老知青讲真相并送给光盘等真相资料。老知青在返回天津途中,路经牡丹江换乘车,在牡丹江候车被警察非法搜查,发现带有大法资料即被扣押,并逼供出是8511农场宋文涛所给。于是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和8511农场公安分局陈向军等人的相互勾结下,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宋文涛非法抄家并将老人绑架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非法关押。

牡铁路公安处国保大队,政保科的祁某人认为这是一个发财的机会,先后三次向被害人家属索要钱财,最后宋文涛的弟弟答应拿三万元,这祁某人才让见人。后来由于事情败露,不敢要钱了,因为没得到钱,祁某人一气之下把宋文涛老人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强行绑架到绥化劳教所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绥化劳教所期间,只因宋文涛老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同监舍(普教)王辉、候时臣、张成武等恶人把老人家一顿毒打,直到打的昏迷过去,后来中队长廉兴又把宋弄到他的办公室先后用拳脚打,然后再用电棍电直到老人爬不起来了才住手。

在恶警廉兴毒打大法弟子李哨铁时,大法弟子们提出抗议后,恶警李成春、李喜春、于开友、田之政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警棍、电棍打的宋文涛老人满头是血,脸面变形昏死过去,待老人清醒过来后,这廉兴怕老人死在劳教所才住手,让老人自己慢慢的回到监舍。

2008 年1月3日,因为这些恶警让大法弟子们唱歌颂恶党好的歌曲,宋文涛老人认为这些歌曲都是欺骗人的,警察几乎天天毒打大法弟子,拒绝唱,恶警廉兴、田之政、李成春、刘伟等恶徒蜂拥而上开始毒打,老人还不唱,他们就把老人双手反绑吊起来毒打5个多小时。然后往头上套塑料袋,系严后用烟头烧个窟窿,往里吹烟熏。往眼里抹芥末油,还毒打直到老人说眼睛不行了,他们也没有放松对老人的迫害。

1月8日宋文涛老人伤势稍有好转,这些恶警又用同样的手段迫害老人4个多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2/217997.html

2009-02-14: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2007年6月30日下午。大队长郑有良等人在值班期间酒后对法轮功学员宴权彬大打出手,毫不回避在场的五十来人。而中队长廉兴、李成春、李喜春、史键、刘伟、高中海等主要打手对法轮功学员简直殴打成瘾,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把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宋文涛等人反手吊起四次,每次六小时之久。为了应付检查,邪警把被他们打伤的法轮功学员隐瞒不报。法轮功学员彭老师(名字不详)被金庆富、刁雪松、高中海、龙奎彬等迫害的十个手指甲全被烧成黑色。王德海被打的大小便失禁多日、不能躺下,只能坐到天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4/195380.html

2008-09-30: 绥化劳教所奥运期间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奥运期间,在中共恶党的唆使下,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的狱警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栽赃、制造谣言,说什么法轮功列为奥运不稳定因素,为防奥运期间找麻烦上访,要严厉制裁、严管等等。

劳教所打着什么“稳定场所”和“建设和谐”的旗号大打出手。他们不准法轮功学员看电视,不准饮用开水,不准打电话、购买物品,更不准与亲人接见。队里所有警察一齐出动,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找去,将他们隔离并绑起来,逼迫他们唱所谓的改造歌曲,学习什么所规队纪,念他们制定的所谓“报到词”,不说不唱就打骂、体罚、罚站,一站就是几小时,不论年龄大小都一样。恶徒用电棒、胶皮棒抽打大法弟子,使用绳锁,用烟头烫,用火烧手指、脚趾。劳教所强制大法弟子超时奴役劳动,粘牙签,每天16小时以上,有时还逼着加班加点。更无理的是,恶徒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上厕所必须说报告,否则不让去。不配合、不服从邪恶的迫害的弟子就都被吊起来,恶徒还在他们耳朵上插上耳机,大声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带,给他们灌辣椒水、芥末油,用塑料袋把他们的头套住不让呼吸。在如此严重的迫害下,多数大法弟子身体状况不好,有几个五十多岁的老学员坚持不住都晕倒了。

目前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德海、路士杰、赵德志、张传喜、曹景栋、程守祥、宋文涛、姚柱等。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是:郑有良、高宗海、龙奎彬、刘伟、廉兴、石健、李诚春、李喜春、刁雪松等。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30/186872.html

2007-03-21: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恶警绑架密山宋文涛图敲诈勒索
宋文涛,男,约60岁,黑龙江省密山市8511农场煤矿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底,宋文涛给一个老知青讲真相并送给光盘等真相数据,老知青在返回天津途中路过牡丹江时,被牡丹江铁路公安非法搜查发现资料,被扣押,供出资料是宋文涛给的。于是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8511农场公安局610的陈向军串通一气,对宋文涛非法抄家并绑架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不放人,家属去了三次,也不让见,并要敲诈几万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1/151253.html

2007-01-22: 曝光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的恶行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至今,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为阻止大法弟子進京上访,甚至卑鄙无耻地多次将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相片放在火车站检票出口处的地上让乘车的旅客们随意踏踩,以此来迫害师父和大法及大法弟子,并用此手段来抓捕在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在牡丹江地区多次非法抓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助纣为虐。

2006 年11月底,黑龙江省密山市8511农场煤矿大法弟子宋文涛,给一个老知青讲真相并送给光盘等真相资料,老知青在返回天津途中路过牡丹江时,被牡丹江铁路公安非法搜查发现资料,老知青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扣押,供出资料是宋文涛给的。于是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8511农场公安局串通一气,对宋文涛非法抄家并将宋文涛绑架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至今不放人,家属去了三次,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也不让见人,并要敲诈几万元钱。随后当地大法弟子张成玉被举报,张成玉被非法绑架,损失很大。

黑龙江省牡丹江垦区八五七农场大法弟子高靖元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上午在八五七农场公安局配合下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非法强行绑架,被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恶警不允许家人和外人见面,具体情况不详。

2006 年6月19日,在济南开往牡丹江1451次列车途中,列车警长(警号:024737)及两名乘警以验票为由,有目地的抽验了几名旅客后,绑架了两名大法弟子(一男和一女),并非法抢抄了男大法弟子诺基亚手机一部,人民币421元,女大法弟子南方高科手机一部,自用优盘一个,大法书籍《洪吟》一本,人民币近千元。

两名大法弟子不断的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和要求出示被抓和无辜被抢抄的相关法律条文,警长及两名乘警说,对你们法轮功根本就不讲法律,没有法律可讲,我们是拿谁钱,替谁消灾。最后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两名大法弟子绑架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国保科,由国保科副科长李某等负责非法提审两名大法弟子。

两名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的任何提问和拒不报地址和姓名,又将两名大法弟子非法刑拘到铁路公安处看守所,男大法弟子在送监舍的时候,发生了病状,经过公安处的医院检查身体后,无条件的将男大法弟子放回,但被抢抄的手机和人民币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无理扣押。只给男大法弟子 50元人民币作为路费。女大法弟子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看守所。而且女大法弟子一直以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迫害。

2006年 5月31日早5点多钟,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和黑龙江省桦南县曙光农场公安局恶警,突然闯入桦南县曙光农场大法弟子吴永明家,非法抄家,搜走了师父的所有讲法和一些真相资料,吴永明不配合邪恶,后在只穿衬衣衬裤的情况下被多名恶警强行抬走。与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桦南大法弟子孙连宝。

后来得知,在五月二十日,本地先有一名学员在火车上讲真相,被乘警绑架到牡铁公安处国保科。对他非法提审后,他把当地的新、老大法弟子以及在某大法弟子家开法会的大法弟子的名单都说出去了,导致以上的两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三周后,也就是六月二十日,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这两名大法弟子回了家。

黑龙江省鸡东县大法弟子杨树梅,女,45岁,2006年3月10日在火车上讲真相时,被列车上乘警劫持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又被当地铁路公安处警察非法抄家,被非法收走一本《转法轮》,一套炼功带及真相小册子及周刊等。当杨树梅的丈夫及家人去看时,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警察恐吓家人说出杨树梅与谁常来往。

2005年3月8日下午两点,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国保科四人和五星派出所所长及另外三名警察共7人,骗任艳杰的妹夫领着進入任艳杰家,强行绑架任艳杰,又骗其儿子领他们進行抄家,现大法弟子任艳杰被非法劳教。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等等,可不只是警示语,他是天理天律,必然在人间兑现,中国和人类过去的历史完全证明了这些天律。伊拉克的萨达姆,因对国民進行恐怖统治,屠杀老百姓一百多人,已被国际刑事法庭和本国人民判处死刑。中共逆天叛道、任意残害生命,必然遭天惩。天灭中共已是正在進行时——中共崩溃指日可待。

从中共在历次运动中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卸磨杀驴、舍车保帅”的史实中看到了追随邪恶的可悲下场,而不愿再被当枪使,不再甘做替罪羊。“坏事能不沾边就尽量躲,好事能帮忙就尽量帮”,还以给法轮功学员“通风报信”和收集迫害“主使人”的证据等方式消赎罪业;有明白真相后觉醒的公安人员,为了自我救赎,不光退了党,还用侦听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过来收集身边国保人员的罪证,提供给“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 (CIPFG)。

现在仍然主动参与迫害的人越来越少,选择赎罪自救的人越来越多,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穷途末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47391.html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8-05-16: 盛荣边防派出所;(一派)邮编158300 区号0467
所长;杨景锋 52666115224072
手机13763646188 15145796913

2018-04-26: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密山检察院检察员董明
密山法院刑庭审判长张莹,审判员栾鹏、房颖,书记员邵枫
鸡西市中级法院刑庭庭长马立平,审判员:李荣杰、刘洋,杨宗远。电话0467-288184828819532881849

2018-03-27: 黑台镇司法所:
所长冯有亮15946660004
杨传波13946802576
赵志宇18746772772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13945802222
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 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李刚13946806333宅0467-5229088

2017-07-02: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 李 刚:宅 0467-5229088、13946806333

2017-05-30: 绑架黑龙江省密山市张成花责任信息更正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0467-5210737宅5225316、13945802222

2017-05-12: 密山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耀光0467-52107370467-5206600、13945822917
副大队长玉海颖0467-5220366宅0467-5232555、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52860125211555、1383655755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