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惠州 惠东县 >> 温月群, 女, 62

个人情况: 原惠东县水泥二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惠州市惠东县水泥二厂宿舍
拘留时间: 2006年12月9日
有关恶人: 水泥二厂厂长王建春伙同惠东大岭派出所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12-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30: 广东惠东县温月群遭受七年牢狱折磨

广东惠东县法轮大法学员温月群女士,四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洗脑班,两次非法判刑,遭受七年牢狱之苦、痛苦折磨。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被毁了,家人遭恐吓、刁难、洗脑、谎言毒害。退休金又被社保扣了五年,至今工资比同龄人的工资少了四、五百元。

温月群,惠东县水泥二厂退休工人,家住水泥二厂宿舍。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因身患各种疾病,如,右手腕骨质增生、22岁开始坐骨神经痛、颈椎骨质增生、背痛、胃炎、宫外孕手术、长期头晕脑痛等疾病缠身,骨瘦如柴,整天无精打采、愁眉苦脸,经多方医治未见好转。修炼法轮大法后,身患各种疾病不治而愈,黯淡的脸色变红润了,心情也愉快了。

下面是温月群女士自述这些年遭受的迫害:

法轮大法给我带来了幸福与喜悦,把我多年来被多种疾病缠身的那种求生不行求死不能的滋味,在我修炼法轮大法短短的时间里就完全康复了,真正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好人。全家老少也和睦了。亲戚、朋友、邻居街坊无不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

多次非法关押、勒索, 家庭破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非法把无辜的好人绑架关押为了证实大法、讨回公道。我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我看到很多警察对一群法轮功的学员狠狠地殴打、拳打脚踢,有的鼻 、口被打的鲜血直流,真是丧尽天良。

我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广东驻京办事处关押。之后,驻京办的执法人员通知惠东县警察把我绑架回去。惠东县公安局通知我的丈夫带上一万二千元钱,和610办两个人,三个人一起到了驻京办。我的丈夫说要带我回家,然后,他们就出去吃喝玩耍,一万多元花完了。

惠东县警察“610办”直接把我绑架到惠东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我丈夫花费了不少钱,用尽心思把我领回家。回家后,惠东县“610” 办和我单位相关人员,到我家强迫我写所谓的“保证书”,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祛病健身没有错,我没有犯罪、没有犯法,被我拒绝。

在家刚好呆了一个月,我又被惠东县国保、“610办”晚上深夜敲门强行把我绑架到惠东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我又被劫持到惠州市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惠东县“610办”威胁、强行迫使我家属用高薪专门聘请一位包吃、包住、包一切费用的人来监视我。

当时我的孩子正在上学:一个读大学、一个读中专,丈夫做生意亏本失业,吃饭都成问题,哪里能交得起这些钱。没办法,只好等到我回家后,到我单位扣除我的工资,还拿扣款单来我办公室拿,恰好我在现场被我发现,退回扣款单。家里还有一个家婆需要照顾,我被逼无奈,走投无路,只好利用下班时间去花厂赚点钱维持生活。

一天,我去花厂干活回来已晚上十二点钟了,家婆一人在家把脚摔断了,要送去医院治疗,急需要一笔钱。真是雪上加霜,焦头烂额,小孩读书又要钱,丈夫做生意亏本失业,他又停薪保职没工资发。无奈之下,只好向单位领导说明因由,先借一点钱急用,领导却说没钱,就说了一句话应付我。我从北京到惠州市洗脑班迫害时间,长达十一个月,抄家与经济损失约二万多元。

被惠东县法院非法判五年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我去发送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惠东县安墩派镇出所绑架,把我关押到惠东县看守所迫害。在我关押迫害期间,丈夫在江泽民集团邪恶的高压下,强迫我签字离婚,我不同意离婚,当时我签了“不同意离婚”五个字,惠州市、惠东县法院在我亲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办了离婚判决书,法院执法人员欺骗我家属什么时候庭审,到庭审那天,我女儿从东莞跑到惠东县法院准备旁听时,法院直接拿出早已用黑箱操作准备好的离婚判决书送给我家属。

二零零七年,我被惠东县法院非法冤判五年,我上诉到惠州市中级法院,惠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并抄家。

同年,我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迫害,在黑窝里,我经常被强制到医院检查身体为由,被抽血。狱警下命给包夹权力,无论用什么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都可以,必要时可以申请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迫她转化。我不配合他们,就不准我睡觉、喝水、上厕所、长时间站立,或做蹲下起立不准停、强制劳动、长期用邪恶谎言洗脑灌输折磨。

二零一一年一月,我从监狱黑窝回家,一直被惠东县警察、国保、610办跟踪、上门骚扰、电话骚扰家人,非法停发我的五年退休金。

再次被非法冤判一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去惠东县多祝镇八围村贴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我被多祝镇派出所直接绑架到惠东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多祝镇派出所执法人员非法搜查我全身,抢走我衣兜里的八十多元现金,并非法抄家,把我家里的所有法轮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平板电脑、MP3等全部洗劫一空、家里一片狼藉,比文革时期的土匪还土匪。

在看守所里,我的双脚被一个刘姓的女狱警戴上脚镣迫害。“610”办人员非法审讯我,叫我签名,我问他们叫什么名,他不敢告诉我,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破口大骂,叫看守所执法人员让我戴脚镣戴久一点,不准我请律师,采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刁难、威胁我家人,并说以后我的儿子不准考公务员、不准当兵、不准安排工作等。

我再次被非法冤判一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份,又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迫害四个月。在监狱里,狱警强迫我每天十八至十九个小时手不停的蹲着写、抄、读、看污蔑法轮大法的书、录像,强制灌输、洗脑一切共产邪灵毒素,蹲累了就站着,站累就蹲下去,迫害到我双脚抽筋,包夹还说我是假装的,说我没做好不给我饭吃,叫我站着看他们吃,等到他们吃饱饭,叫我拿一个杯子装一点水,两个钟以后再加一点水叫我用手抓来喝,做蹲下起立两个小时不能停,还迫害我双手举在头顶上撑一本书,双手要伸直,做蹲下起立不准停,包夹说做到他们满意为止。

还有一次包夹说我昨天的任务没完成,和今天的一起完成,不准我喝水、上厕所、尿急了想上厕所了,一次、二次、三次都不给我上厕所,尿涨到我的肚子痛的无法忍受,再第四次求他们给我上厕所还是不肯,我泪流满脸的大哭着站出来把笔放下,就跑到厕所里小便。包夹说:我们对付你们这些法轮功是专门挑选出来训练过的。

遭受体罚,有时还被包夹推到厕所里用脚狠狠地踢、殴打。问我要不要我们帮你洗个冷水头发,那个时候天气还很冷。不给我坐,把桶子全部拿走,只给我一个盆子洗澡、洗衣服、不给我热水洗澡,洗澡时间只准五分钟。

我是没有高血压病的,但狱警每天强迫我要吃降血压药,我的血压已降到高一百以下,我问狱警,我的血压都那么低了,为什么还要吃降血压药呢?给包夹犯人骂了一顿,说,如果我不吃,就叫人强行灌我吃,在黑窝里我被强迫吃了四个月降血压药,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回家后,我立即叫医生帮我量血压,医生说;你低血压、贫血要吃补血药。过一段时间又去叫另一个医生量一下,结果两个医生说的都是一样。

善恶必报 请停止迫害

我修炼法轮功二十一年,被江泽民流氓集团四次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洗脑班,两次非法判刑劫持牢狱,遭受非人承受痛苦折磨七年牢狱之苦。我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被毁了,被迫害的夫离子散、生活经济来源断绝、家人遭恐吓、刁难、洗脑、谎言毒害。我的退休金又被社保扣了五年,至今,我的工资比同龄人的工资少了四、五百元。
广东惠东县法轮大法学员温月群女士,四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洗脑班,两次非法判刑,遭受七年牢狱之苦、痛苦折磨。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被毁了,家人遭恐吓、刁难、洗脑、谎言毒害。退休金又被社保扣了五年,至今工资比同龄人的工资少了四、五百元。

温月群,惠东县水泥二厂退休工人,家住水泥二厂宿舍。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因身患各种疾病,如,右手腕骨质增生、22岁开始坐骨神经痛、颈椎骨质增生、背痛、胃炎、宫外孕手术、长期头晕脑痛等疾病缠身,骨瘦如柴,整天无精打采、愁眉苦脸,经多方医治未见好转。修炼法轮大法后,身患各种疾病不治而愈,黯淡的脸色变红润了,心情也愉快了。

下面是温月群女士自述这些年遭受的迫害:

法轮大法给我带来了幸福与喜悦,把我多年来被多种疾病缠身的那种求生不行求死不能的滋味,在我修炼法轮大法短短的时间里就完全康复了,真正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好人。全家老少也和睦了。亲戚、朋友、邻居街坊无不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

多次非法关押、勒索, 家庭破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非法把无辜的好人绑架关押为了证实大法、讨回公道。我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我看到很多警察对一群法轮功的学员狠狠地殴打、拳打脚踢,有的鼻 、口被打的鲜血直流,真是丧尽天良。

我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广东驻京办事处关押。之后,驻京办的执法人员通知惠东县警察把我绑架回去。惠东县公安局通知我的丈夫带上一万二千元钱,和610办两个人,三个人一起到了驻京办。我的丈夫说要带我回家,然后,他们就出去吃喝玩耍,一万多元花完了。

惠东县警察“610办”直接把我绑架到惠东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我丈夫花费了不少钱,用尽心思把我领回家。回家后,惠东县“610” 办和我单位相关人员,到我家强迫我写所谓的“保证书”,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祛病健身没有错,我没有犯罪、没有犯法,被我拒绝。

在家刚好呆了一个月,我又被惠东县国保、“610办”晚上深夜敲门强行把我绑架到惠东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我又被劫持到惠州市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惠东县“610办”威胁、强行迫使我家属用高薪专门聘请一位包吃、包住、包一切费用的人来监视我。

当时我的孩子正在上学:一个读大学、一个读中专,丈夫做生意亏本失业,吃饭都成问题,哪里能交得起这些钱。没办法,只好等到我回家后,到我单位扣除我的工资,还拿扣款单来我办公室拿,恰好我在现场被我发现,退回扣款单。家里还有一个家婆需要照顾,我被逼无奈,走投无路,只好利用下班时间去花厂赚点钱维持生活。

一天,我去花厂干活回来已晚上十二点钟了,家婆一人在家把脚摔断了,要送去医院治疗,急需要一笔钱。真是雪上加霜,焦头烂额,小孩读书又要钱,丈夫做生意亏本失业,他又停薪保职没工资发。无奈之下,只好向单位领导说明因由,先借一点钱急用,领导却说没钱,就说了一句话应付我。我从北京到惠州市洗脑班迫害时间,长达十一个月,抄家与经济损失约二万多元。

被惠东县法院非法判五年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我去发送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惠东县安墩派镇出所绑架,把我关押到惠东县看守所迫害。在我关押迫害期间,丈夫在江泽民集团邪恶的高压下,强迫我签字离婚,我不同意离婚,当时我签了“不同意离婚”五个字,惠州市、惠东县法院在我亲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办了离婚判决书,法院执法人员欺骗我家属什么时候庭审,到庭审那天,我女儿从东莞跑到惠东县法院准备旁听时,法院直接拿出早已用黑箱操作准备好的离婚判决书送给我家属。

二零零七年,我被惠东县法院非法冤判五年,我上诉到惠州市中级法院,惠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并抄家。

同年,我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迫害,在黑窝里,我经常被强制到医院检查身体为由,被抽血。狱警下命给包夹权力,无论用什么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都可以,必要时可以申请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迫她转化。我不配合他们,就不准我睡觉、喝水、上厕所、长时间站立,或做蹲下起立不准停、强制劳动、长期用邪恶谎言洗脑灌输折磨。

二零一一年一月,我从监狱黑窝回家,一直被惠东县警察、国保、610办跟踪、上门骚扰、电话骚扰家人,非法停发我的五年退休金。

再次被非法冤判一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去惠东县多祝镇八围村贴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我被多祝镇派出所直接绑架到惠东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多祝镇派出所执法人员非法搜查我全身,抢走我衣兜里的八十多元现金,并非法抄家,把我家里的所有法轮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平板电脑、MP3等全部洗劫一空、家里一片狼藉,比文革时期的土匪还土匪。

在看守所里,我的双脚被一个刘姓的女狱警戴上脚镣迫害。“610”办人员非法审讯我,叫我签名,我问他们叫什么名,他不敢告诉我,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破口大骂,叫看守所执法人员让我戴脚镣戴久一点,不准我请律师,采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刁难、威胁我家人,并说以后我的儿子不准考公务员、不准当兵、不准安排工作等。

我再次被非法冤判一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份,又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迫害四个月。在监狱里,狱警强迫我每天十八至十九个小时手不停的蹲着写、抄、读、看污蔑法轮大法的书、录像,强制灌输、洗脑一切共产邪灵毒素,蹲累了就站着,站累就蹲下去,迫害到我双脚抽筋,包夹还说我是假装的,说我没做好不给我饭吃,叫我站着看他们吃,等到他们吃饱饭,叫我拿一个杯子装一点水,两个钟以后再加一点水叫我用手抓来喝,做蹲下起立两个小时不能停,还迫害我双手举在头顶上撑一本书,双手要伸直,做蹲下起立不准停,包夹说做到他们满意为止。

还有一次包夹说我昨天的任务没完成,和今天的一起完成,不准我喝水、上厕所、尿急了想上厕所了,一次、二次、三次都不给我上厕所,尿涨到我的肚子痛的无法忍受,再第四次求他们给我上厕所还是不肯,我泪流满脸的大哭着站出来把笔放下,就跑到厕所里小便。包夹说:我们对付你们这些法轮功是专门挑选出来训练过的。

遭受体罚,有时还被包夹推到厕所里用脚狠狠地踢、殴打。问我要不要我们帮你洗个冷水头发,那个时候天气还很冷。不给我坐,把桶子全部拿走,只给我一个盆子洗澡、洗衣服、不给我热水洗澡,洗澡时间只准五分钟。

我是没有高血压病的,但狱警每天强迫我要吃降血压药,我的血压已降到高一百以下,我问狱警,我的血压都那么低了,为什么还要吃降血压药呢?给包夹犯人骂了一顿,说,如果我不吃,就叫人强行灌我吃,在黑窝里我被强迫吃了四个月降血压药,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回家后,我立即叫医生帮我量血压,医生说;你低血压、贫血要吃补血药。过一段时间又去叫另一个医生量一下,结果两个医生说的都是一样。

善恶必报 请停止迫害

我修炼法轮功二十一年,被江泽民流氓集团四次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洗脑班,两次非法判刑劫持牢狱,遭受非人承受痛苦折磨七年牢狱之苦。我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被毁了,被迫害的夫离子散、生活经济来源断绝、家人遭恐吓、刁难、洗脑、谎言毒害。我的退休金又被社保扣了五年,至今,我的工资比同龄人的工资少了四、五百元。

2017-04-06: 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法轮功学员温月群被非法判刑一年

广东省惠东县法轮功学员温月群,因贴不干胶,遭惠东多祝派出所绑架,被惠东看守所刘狱警(女)戴脚镣和手铐定位迫害,现已被非法判刑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6/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5262.html

2016-07-02: 广东惠东的温月群在5月19号被绑架,至今没放出来

广东惠东的温月群在5月19号被绑架,至今没放出来,已经请了律师。是惠东多祝的派出所绑架。温月群的儿子去公安局国保要求开个接见证明,国保队长陶奕宏不给,也不见温月群的儿子,按照法律家里亲人是可以接见的。

公安国保队长陶奕宏的电话13902658818,他妻子13928352268,原队长胡少鹏13809693413,国保警员王清贤13502260519,他妻1392365851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0752.html#1663023145-32

2016-05-26: 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法轮功学员温月群被绑架

5月19号,广东省惠东县温月群在去多祝的路上,被多祝派出所绑架到惠东县沙公坳看守所,国保人员第二天非法搜家,还叫温月群的前夫配合签拘留证,已经离婚了的前夫有什么权力签名配合恶警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6/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9253.html#16525234724-12

2007-08-11: 广东省惠东县大法弟子温月群的上诉书
上诉人:温月群,女,生于1955年5月22日,广东省惠东县平山镇北街居委水泥二厂,初中文化,于2006年12月8日被非法刑事拘留,2007年1月10日被非法逮捕,扣押于惠东看守所。2007年12月20日被惠东县法院非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要求法官重新给予本人公正审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1/160624.html

2007-08-02: 惠东县大法弟子温月群、吴三妹被非法关押、判刑
温月群、女,52岁左右,广东省惠东县大法弟子,原惠东县水泥二厂职工, 1999年7.20后曾多次遭受惠东县邪恶的“610”非法关押、抄家、强制洗脑等迫害。2006年12月9日在本县安敦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水泥二厂厂长王建春伙同惠东大岭派出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惠东县看守所進行迫害;在2007年07月20日,被惠东县人民法院以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有期徒刑5年(温本人正在上诉中)。

2007年7月16日,惠东县多祝镇大法弟子吴三妹(女,30多岁)去本县白盆珠镇散发真相资料被恶警跟踪,并当场被绑架,被非法抄走真相资料。现被非法关押在惠东县看守所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160009.html

2007-07-20: 被非法关押的广东惠东县大法弟子
温月群,女,五十岁左右,原惠东县水泥二厂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曾多次遭受惠东县邪恶的“六一零”非法关押、抄家、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在安敦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水泥二厂厂长王建春伙同惠东大岭派出所恶警绑架,遭关押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7/20/159223.html

2006-12-18: 惠州市惠东县大法弟子被邪恶之徒迫害
惠州市惠东县大法弟子温月群、温琴英等二人于本月九日到本县安敦镇去散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被她们原单位惠东县水泥二厂的厂长王建春恶人带着惠东大岭派出所的恶警将其二人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8/144954.html

惠州 惠东县联系资料(区号: 752)

2019-09-01:
增光派出所
俞志雄,36岁,增光石壁潭人,多次干扰,每个月一次
手机:15118996739
李佛添,社区长
手机:13542770842
2019-07-15: 广东省惠东县杨凤兰被绑架情况补充
黄立防13902656796
李惠权13802353223
饶毅平13502266038
陈向军13926330231
胡少鹏8398352宅8824682、13809693413

2019-07-14: 惠东县政法委:
电话:8806728
刘国生13829966777
杨景13927363818
赵立139236022236

惠东县公安局:
国保队长陶奕宏13902658818
黄某18129723341

2018-06-09:经办法官:邱志勇 、陈助理,电话:0752-2833644
合议庭: 黄静 李汉加
刑一庭 书记员: 蒋智 0752-2780508

2018-04-07: 审判官:钟惠松 13927365999
副庭长:李彬雄 13902658580
审判员:许小龙、李丽丽
书记员:周柏如、林灵玲
赖丽娴(广东省惠东县华侨城大道73号)
检察院:叶海松
法 庭:陈健
马水木
李木英
河源市政法委书记:叶惠浓
河源市公安局局长:彭定邦
国保大队:陶奕宏:13902658818
惠东县政法委书记:郭王生
惠东县公安局局长:方少宏
惠东县检察院:沈其伟
叶海松(惠东县三利路三巷1号)
惠东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国保:刘惠新
惠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委防范办主任:韩学忍
惠州市横沥镇国保:练伟强:13928375170
惠东县刘书记:13829966777
惠东县看守所值班人员电话:白天班:0752—8893673
晚班:0752—8872271
惠东县看守所所长警号:133990
河源源城区610主任:何培城
河源源城区国保队长:陈奕城
河源源城区兴源派出所:叶子林

惠东县国保为周育琴、石雪梅、刘庆强非法另外聘请的三位辩护律师:
钟洪青:广东翔伟律师事务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