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寿光市 >> 李玉平(李玉萍), 男, 57

个人情况: 原寿光市富康制药有限公司保卫科长兼后勤行政科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寿光市富康小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12-1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玉平(李玉萍) 梁真修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01: 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圣城街道建桥派出所两个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8年6月初的那几天,因为青岛上合峰会,山东省寿光市圣城街道建桥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每天都到法轮功学员的家里去照相骚扰,他们到圣城街道街道前朴里村范会丽家敲门,不给开门,就找村委的人领着去,进门强行给照相,他们还去了同村的李玉萍家,也去了圣城街道赵旺铺村张三义等几个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除了照相,他们到谁家都说:“不准到处去。”他们警察的行为,不仅非法入侵他人家中搅扰了别人的生活,也严重侵害了个人肖像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70479.html

2014-06-18: 寿光法院将要诬判李玉平

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法轮功学员李玉平被寿光圣城派出所恶警绑架后,一直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四个多月了,据悉,寿光法院近段时间要对他进行诬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8/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0999.html

2014-03-23: 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法轮功学员李玉平被非法关押

山东省寿光市法轮功学员李玉平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已经34天(至3月19号)了,在几天前,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就罗织诬陷他的材料,移交到了寿光市检察院,企图对他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1/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8966.html

2014-02-25: 三年劳教险丧命 山东寿光李玉平今又被关押

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上午,山东省寿光市法轮功学员李玉平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时,被寿光圣城派出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

李玉平,男,现年五十七岁,原是寿光市富康制药有限公司保卫科科长,兼后勤行政科长,二零零一年,因为修炼大法被迫内退,之后,多次被绑架和高额勒索,家庭经济来源被中共截断,负债累累。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李玉平被昌乐劳教“转化”迫害三年。除了惨无人道的各种酷刑折磨,恶医还强迫往李玉平嘴里塞一种不知名的药片,之后,身体健康的李玉平胃痛得很厉害,吐黄水,他实在受不了了,有几次偷偷地把药扔了,当恶人发现后,几个人对他拳打脚踢,硬逼着他吃,那时,他胃疼地吃不下饭。

单位施压 洗脑迫害 被迫漂泊在外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李玉平继续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因他是公司的中层领导,公司经理、市公安局和市经委逼迫他带头声明放弃修炼法轮功,他坚决拒绝。公司领导恼羞成怒,撤销了他的一切职务,将他下放到厂里最脏最累的一个车间里干苦力活,并持续对他施加压力,逼迫他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内退。

二零零一年七月, 李玉平被寿光政保科科长毛德兴骗至寿光市洗脑班迫害,因抵制迫害,李玉平从楼窗跳出逃走。有家不能归,漂泊在外。

昌乐劳教三年酷刑“转化”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一日,李玉平在羊口镇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昌乐劳教所迫害三年。期间,恶警队长刘安兴指使犯人不让他睡觉、捆绑、毒打、罚蹲、罚站、嘴里塞上臭布、蒙上眼睛乱打、拨肋骨、夹手指、药物等摧残。

1.邪悟者“转化”迫害

到劳教所的当天晚上,六中队恶警队长刘建光指使六个邪悟者“转化”他,二个人一组,分为三个班,轮番上阵,不间断地向李玉平强行灌输他们的那一套邪悟歪理,不让他睡觉,只要他一发困,就在他耳边大声地喊叫,只要一闭眼,就扑上来一阵毒打,妄图摧垮他的精神,达到“转化”他的目的。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份,姓朱的副大队长以李玉平说了对恶人不满的话为借口,又对他进行了摧残,逼迫他写检查、写保证、写悔过书。恶人又分别用八个人对他迫害,摧残了近两个月。基本上还是从前的做法,每天只让他睡不足四个小时。

2. 长时间蹲小方砖、毒打、侮辱

二零零四年二月,因为李玉平传师父经文,被恶人告发。恶警队长刘安兴调集了劳教所里八个最凶狠的邪悟帮凶逼他蹲在一块小方砖上,一蹲就是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腿脚肿、麻,疼痛难熬,累得支持不住了,手只要一扶地,恶人就用四棱木打手。李玉平实在撑不住了,不由自主一头栽倒在地上,马上几个人围上来,一阵拳打脚踢的毒打。有几次,实在熬不住了,李玉平就豁出去,任他们毒打一顿,也要倒在地上,躺上几分钟歇歇。起来时,他们几个就象发疯一样腾空跳起来跺他。

恶人还变着花样来侮辱他、折磨他,本来李玉平蹲在砖上时间很长,就非常累了,恶人却从远处跑过来,猛的跳到他的肩上,骑在他的脖子上,两腿夹着他的头,用双手打他的头和脸,并长时间骑在上面,不准倒下。有时,李玉平实在支撑不住倒下了,几个恶人围上来狠打他。李玉平被折磨的痛苦不堪,恶人们却在一旁取笑、作乐。一恶人还洋洋得意地说:“我打人上瘾,不打就难受。”还说恶人自己代表的是(邪党)政府。有个王副大队长还鼓动打人凶手说:你们的背后就是(邪党)政府。

3. 指间夹硬笔杆挤攥手指、拨肋骨

恶人们又在他手指间夹上硬笔杆,用手狠劲地挤攥他的手指,再用力地转动笔杆,十指连心,李玉平真是钻心地疼痛,直到把李玉平的手指连夹、带拧得发紫、肿了。

恶人们还用布把他的头蒙起来,几个人上来按住他的胳膊、腿,攥紧拳头拨他的肋骨,拨的李玉平疼痛难忍,右胸部都没有了知觉。他们怕他叫喊,让别人听见,每次毒打他时,都用帽子等东西把他的嘴堵上。

4.药物迫害

有一次,恶医还强迫李玉平吃一种不知名的药片,本来李玉平就没有什么病,却非吃不可,不吃就打,恶人强逼往嘴里塞。吃的李玉平胃痛的很厉害,吐黄水,他实在受不了了,有几次偷偷地把药扔了,当恶人发现后,几个人对他拳打脚踢,硬逼着他吃,那时他胃疼得连饭也吃不下去。

5. 强逼架起“迎”恶警

在长期折磨下,李玉平从头到脚没有几块好地方,站也不能站,路也不能走,上厕所必须得两个人架着、拖着走。就是这样,恶警来时,还得由两个人架着强逼起身相迎。恶警队长刘安兴曾公开对包夹他的恶人叫喊说:“不准李玉平讲条件,说理由。他只要一讲,就给我狠打!”

就这样,八个人一直摧残了李玉平两个多月,他的脚、腿半年以后还是麻木的。就在对他进行这样没有人性的摧残后,还强迫他写他们“不打人”,“都是用所谓的善心来教育、感化、挽救他”等。

6.“严管”迫害四十多天

在所谓的严管期间,恶人给李玉平规定七十二小时不让睡觉,只要他一闭眼,就没头没脸地拳打脚踢。有好几次打的他头脸、眼睛肿胀,变成了紫黑色,眼睛看东西模糊一片,耳朵也被打聋了。加上连续不让睡觉,李玉平被折磨的眼冒金星,头昏,身体发软。

这样的迫害一直持续了四十多天。在这四十多天里,他们不让李玉平讲话、问事,长期罚站、罚蹲,如稍一抗争,就会遭到吊铐与酷刑;不允许家属接见,不允许通信;上厕所大小便、吃饭、洗涮都是有人前后夹着,限定时间,稍一不按他们说的做,几个人上来就是一顿毒打。恶警们害怕他有生命危险会出什么意外,最后才勉强作罢。

再次被绑架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晚十点左右,寿光国保副队长郭洪堂为首以断电欺骗手段闯入李玉平家中,把李玉平绑架,关押到国保大队酷刑迫害七天。蒙上眼睛乱打、电刑、拳打脚踢、惨无人道的折磨。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晚十点,国保大队副队长等人又绑架了李玉平的妻子,迫害七天后,勒索二万元,才放回家。

全家生活来源被截断 负债累累

李玉平被非法劳教后,他的工资就被扣发,家属的工资也被扣发至今,全家的生活完全没了经济来源。孩子考上大学也不让上。没办法,逼的把孩子的户口转迁到别人的名下,才上了学。孩子几年上学的学费全部是借来的,几年以来,光学费就欠下了八万多元的外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5/三年劳教险丧命-山东寿光李玉平今又被关押-288069.html

2014-02-16: 山东寿光法轮功学员李玉平被绑架

山东寿光法轮功学员李玉平,男,五十九岁,家住富康小区,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四日上午,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现被非法拘禁在寿光圣城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6/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7753.html

2014-02-15: 法轮功学员李玉平二月十四日上午被山东寿光市圣城派出所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5/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7731.html

2008-09-15: 李玉平被寿光610送王村男子劳教所劳教迫害
2008年5月2日、3日,李玉平,男,被寿光610绑架,1个月后被寿光610送王村男子劳教所劳教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5/185895.html

2008-05-29: 对山东寿光市恶警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补充

2008年5月22日傍晚,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游志刚(其一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现被非法关押在工业区派出所。

2008年5月23日,寿光市北关村法轮功学员张召宇(此法轮功学员自7.20以来一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被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绑架,与此同时孙集镇什里法轮功学员赵素红、赵素燕(流离失所的学员)也被绑架。现关押在何处不详。

2008年5月2日、3日被绑架的富康制药厂法轮功学员孟玉芳、李玉平也被关押在工业区派出所(恶警拉着他们到处跑,不是只关押在一个地方,弄的家人都找不到在哪)。在关押期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9/179190.html

2008-05-23: 山东寿光市恶警大肆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补充

山东寿光市法轮功学员梁真修被非法关押了六天,梁真修的家属用二万元现金将她保释出来。梁真修现已在家,状态不好。

法轮功学员孟玉芳及梁真修的丈夫李玉平现不知关押何处。望知情正义人士,告知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3/178978.html

2008-05-22: 山东寿光市恶警大肆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

一、寿光市恶警大肆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2008年5月2日,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以郭洪堂为首的恶警于当天晚上9点多非法到富康制药厂大法弟子李玉平家砸门,到晚上10点多李玉平被迫开门后,恶警们闯进屋,非法抄家一直到半夜1点多,并于当晚把李玉平绑架,同时抢劫走大法书、几万元的存折,字据也不给开。

5月3日早上6点多,以郭洪堂为首的恶警非法闯进富康制药厂大法弟子孟玉芳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在绑架孟玉芳时,因孟玉芳不配合,四个恶警连拖带拽强行将孟玉芳从三楼抬下硬塞进警车,期间孟玉芳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

同时被绑架还有李玉平的妻子梁真修。不几天,恶警们又绑架了孟玉芳的丈夫老李(现已被释放)。孟玉芳遭到了寿光市恶警的非法刑讯逼供、酷刑折磨。李玉平、梁真修、孟玉芳现关押在何处不详。

此前,5月1号左右,寿光市羊口镇五居委大法弟子国光君讲真相,被受恶党宣传欺骗的人举报到110指挥中心,遭到羊口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刑讯逼供、酷刑折磨。随后第二天,羊口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了羊口镇五居委大法弟子李秀娥,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等私人物品。恶警对李秀娥毒打、刑讯逼供、酷刑折磨,4、5天不让睡觉。大法弟子国光君、李秀娥现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邪党人员扬言要判李秀娥3年。之后不几天又非法闯入辖区其他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了两名女学员(现已被释放)。

2008年5月5号左右,寿光市后张村大法弟子桑佩香被邪党恶警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等;后张村大法弟子吴月兰被绑架、非法抄家(现已被释放);后张村大法弟子张春莲家被非法骚扰时,其善良正义的两个儿子抵制恶警的骚扰迫害,遭到工业区派出所恶警绑架,现仍被非法关押迫害。张春莲自07年10月一直被迫害的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后张村大法弟子张淑荣也同样受到骚扰迫害。

5月13日左右,圣城街道办南徐村大法弟子张鹏德家骚扰迫害。这已是第3次骚扰迫害,期间还对其非法监视。

5月15日左右,寿光市公安局恶警绑架了房管局大法弟子张华清(4月底,张华清已被绑架过一次),具体情况不详。

近期,寿光市恶警妄图绑架台头镇大法弟子王洪升,对其王洪升的家人挨个搜查骚扰迫害。现已知王洪升的女儿被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二、桑春莲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寿光市后张村法轮功学员桑春莲,于5月初被非法劳教。桑春莲于2007年9月24日晚被寿光市恶警绑架,受到两个恶人残忍的流氓手段的迫害。其中一个穿警服的,年龄四、五十岁,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毒打她。另一个穿便衣的更是用极其下流的手段对她施暴。他毫无人性的用打火机烧她的双臂和手,烧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燎泡。一个打火机用完了,就又换了一个新的打火机,把火苗调到最大,专烧手指和肘关节等最怕疼的地方,直烧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恶人一边烧,一边说:“我今晚非得扒你一层皮不可!”随后又流氓大发作,把她的上衣撕了下来,又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疯狂的叫着:“你们都出去,我要烧她的下身……”丧心病狂的妄图对这个跟他母亲同龄段的老人耍流氓。此事件及桑春莲被烧伤的照片曾在新唐人电视台全球播放。

桑春莲于2008年4月1日再次被绑架,后遭到了寿光市“610”(现改名为市委防邪办)、寿光市公安局反教大队、工业区派出所的非法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而受牵连的大法弟子孙桂珍也被绑架,同样遭到了非法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被勒索钱财后释放。寿光市公安局恶警这次绑架孙桂珍后,曾经24小时对孙家非法监视,连去她家的任何一个亲朋好友都要盘问,现被释放后,仍有恶警24小时对孙桂珍家非法监视,严重的影响了其家的正常生活权利,给其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迫害。

纪台镇齐家村大法弟子郭秀清近期被非法劳教,这是他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上口镇大法弟子王世孝也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还有上口镇的其他三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2/178934.html

2008-05-03: 曝光山东寿光市邪党的罪恶行径

寿光市孙集镇(原胡营乡)郑家村大法弟子郑法信被非法抄家,恶警抄走新唐人电视台及大法书,现被迫害的离家出走。

以恶警陈虎为首的工业区派出所连续骚扰了大法弟子李玉平、小汪、老邵、张桂芝家等。

房管局大法弟子张华清被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被绑架后并于当天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177725.html

2006-12-08: 山东昌乐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李玉平事实

大法弟子李玉平,今年五十一岁,原来在寿光市富康制药有限公司任保卫科长兼后勤行政科长。他因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受到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

迫害开始后,公司经理、市公安局和市经委因为李玉平是公司的中层领导,影响较大,就一起找到他,要他带头声明放弃修炼法轮功,李玉平坚决拒绝。公司领导恼羞成怒,撤销了李玉平的一切职务,将他下放到厂里最脏最累的一个车间里干苦力活,并持续对他施加压力,李玉平于二零零一年七月被迫内退。

有一天,市公安局的恶人政保科长毛德兴带人到李玉平家,要强行抓他到潍坊洗脑班,李玉平不开门,恶警包围了他的家。李玉平从窗户跳出去,翻墙走脱。从此以后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恶警在羊口镇绑架李玉平,于十月三十日把他强行送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到劳教所的当天晚上,六中队恶警队长刘建光派了六个邪悟者来“转化”他。他们二个人一组,分为三个班轮番上阵,不间断地向李玉平强行灌输他们的那一套邪悟歪理,不让他睡觉,只要他一发困,他们就在他耳边大声的叫喊,只要一闭眼就扑上来一阵毒打。妄图摧垮他的精神,达到“转化”他的目的。

疯狂的迫害一直持续了四十多天。在这四十多天里,他们不让他讲话、问事,长期罚站、罚蹲,如稍一抗争,就会遭到吊铐与酷刑,不允许家属接见,不允许通信,上厕所大小便、吃饭、洗涮都是有人前后夹着,限定时间,稍一不按他们说的做,几个人上来就是一顿毒打。

长期的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使李玉平的身体承受力达到了极限,精神已接近崩溃。被迫违心“转化”。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份,姓朱的副大队长以李玉平说了不满的话为借口,认为他没有真心“转化”,又对他进行了第二次严管“转化”,逼迫他写检查、写保证、写悔过书。他们又分别用八个人对他摧残了近两个月。基本上还是从前的做法,每天只让他睡不足四个小时。

二零零四年二月,因为李玉平传师父经文被人告发,恶警副大队长韩会月、中队长刘安兴第三次对他进行严管迫害。这次恶警队长刘安兴调集了劳教所里八个最凶狠的邪悟帮凶对他进行了严重的精神与肉体摧残。他们让他蹲在一块小方砖上,一蹲就是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腿脚肿、麻,疼痛难熬,累的支持不住了,手只要一扶地,恶人就用四棱木打手。实在撑不住了,不由自主一头栽倒在地上,马上几个人围上来一阵拳打脚踢的毒打。有几次实在熬不住了,他就豁出去任他们毒打一顿,也要倒在地上躺上几分钟。起来时,他们几个就象发疯一样腾空跳起来踢他。

恶人还变着花样来侮辱他、折磨他,本来他蹲在砖上时间很长就累坏了,恶人却从远处跑过来,猛的跳到他的肩上,骑在他的脖子上,两腿夹着他的头,用双手打他的头和脸,并长时间骑在上面,不准倒下。有时实在支撑不住倒下了,他们就几个人围上来狠打他。他被他们折磨的痛苦不堪,恶人们却在一旁取笑、作乐。一恶人还洋洋得意地说:“我打人上瘾,不打就难受。”还说他们代表的是(邪党)政府。有个王副大队长还鼓动打人凶手说:你们的背后就是(邪党)政府。

在所谓的严管期间,恶人给李玉平规定72小时不让睡觉,只要他一闭眼就是没头没脸的拳打脚踢狠打。有好几次打的他头脸、眼睛肿胀,变成了紫黑色,眼看东西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耳朵也被打聋了。加上连续几天不让睡觉,他被折磨的眼冒金星,头昏,身体发软,恶警们害怕他有生命危险会出什么意外,72小时后才勉强叫他躺在地上睡不到五个小时,然后再强行拖起来继续迫害72小时,就这样不间断的进行72小时的连续高压迫害。

恶人们不断的变换着办法折磨李玉平,扒光他的衣服,四个人上来摁住他,用穿硬皮鞋的脚狠劲的跺他的大腿根和胯骨部位,用四棱子木棍打他的腿与屁股,一直打的皮肉和骨头都分离了,棍子打上去只听见“梆梆”的响,就象直接打在骨头上,极其难忍的疼痛。

恶人们还强迫他把脚平放在地上,恶人跳起来用穿了皮鞋的脚猛力的跺他的脚面子,把他的脚全跺肿了,痛的完全失去了知觉。

恶人们又在他手指间夹上硬笔杆,用手狠劲的挤攥他的手指,再用力的转动笔杆,十指连心,真是钻心的疼痛,直到把他的手指连夹带拧的发紫、肿了。

恶人们还用布把他的头蒙起来,几个人上来按住他的胳膊、腿,攥紧拳头拨他的肋骨。拨的他疼痛难忍,右胸部都没有了知觉。他们怕他叫喊让别人听见,每次毒打他时都用帽子等东西把他的嘴堵上。

有一次,恶医还强迫李玉平吃一种不知名的药片,本来他就没有什么病,却非吃不可,不吃就打,强逼往嘴里塞。吃的他胃痛的很厉害,吐黄水,他实在受不了了,有几次偷偷的把药扔了,当恶人发现后,几个人对他拳打脚踢,硬逼着他吃,那时他胃疼的连饭也吃不下去。

在长期折磨下,李玉平从头到脚没有几块好地方,站也不能站,路也不能走,上厕所必须得两个人架着、拖着走。就是这样,恶警来时,还得由两个人架着强逼起身相迎,其实都是恶警安排叫他们干的。恶警队长刘安兴曾公开对包夹他的恶人叫喊说:“不准李玉平讲条件,说理由。他只要一讲,就给我狠打!”就这样,八个人一直摧残了李玉平两个多月,他的脚、腿半年以后还是麻木的。就在对他进行这样没有人性的摧残后,还强迫他写他们不打人,都是用所谓的善心来教育、感化、挽救他等。

李玉平被非法劳教后,他的工资就被扣发。家属的工资也被扣发至今。全家的生活完全没了经济来源。孩子考上大学也不让上。没办法,逼的把孩子的户口转迁到别人的名下才上了学。孩子几年上学的学费全部是借来的,几年以来光学费就欠下了八万多元的外债。

李玉平炼功做好人,就被中共恶党豢养的恶警这样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他有满腔的冤屈要向世人、向国际社会控诉,曝光中共恶党对炼功人的非法的罪恶的迫害真相。他强烈要求并配合国际组织调查昌乐劳教所对他的迫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8/144172.html

潍坊 寿光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9-04-04: 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 0536-5298766 0536-5298770
分管局长、防邪办:宋立文0536-5298851 手机 13505366786
新任国保大队长 孙文庆 13506465008
新任副大队长 袁东 13905360013
单林 13963666069(主管王秋兰的案子)
原副大队长 郭洪堂 13506492688 0536-5298300(此人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教导员:马效书 13606363979、17852863699住址:一中花园38-3-301
国保大队 杨义贵 18678072917

寿光市公安局圣城派出所
寿光市永安路9号
邱纯军 所长 262750 18678072827 13906464917
张伦河 教导员 262750 18678072679 13465730601
杨晓燕 副所长 262750 18815362966 15906366176
柴家庆 民警 262750 137219856597
于洪彦 民警 262750 18678072822 15966075696
刘建春 民警 262750 18678072812 13864666406
刘琳琳 民警 262750 18678072820 5293255 13793622209

2019-01-09:文家派出所:肖金亮 所长 18678071861 13963676086
马纯胜 教导员 18678071869 13863668669
王耀东 副所长 0536-5227896 13805362000
马乐乐 副所长 5227896 13864666466
仲志刚 警察 18678072933 5227896 13583681139
杨希文 警察 13465364110 5227896
王东明 警察 18678072925 5227896 13791602001
于伟 警察 1227896 1506963739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03-23:
寿光市市委书记 朱兰玺 电话 13686361838
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责任局长 李维坤 电话 13854560558
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张洪伟 电话 13563633999
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 郭洪堂 电话 13506492688 办公室 0536-529876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