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七台河市 >> 张德辉(妻李晓杰),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12-04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监狱  家人/朋友被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01: 我叫张德辉,是黑龙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二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由于体弱多病、胃病、风湿性关节炎,经常患感冒,感冒就发烧,不打点滴就不好,中耳炎经常出脓出水,大夫说由于耳膜已穿孔,如脓淌到脑膜上,就得脑膜炎,吃药打点滴也不好使,身体非常虚弱,在人中随波逐流,弄得家庭不和,婚姻也走向崩溃的边缘。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告别医药,由于修炼,提高了心性,家庭也和睦了,心胸也开阔了,遇事也不争不斗了,在单位里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赞扬,真是修大法受益非浅。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九九年九月份,东风矿保卫科科长孙玉龙,逼迫我们写保证书,人人过关,我们不配合,又怕我们进京上访,就把我和姜波涛、王树海、几位同修,非法拘禁在保卫科,派人看着,不许回家,大约四、五天。车队书记于国旺,逼迫我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单位又强迫我写思想汇报,红旗派出所又上门骚扰,逼迫写了保证书。二零零零年六月,我们觉得应该替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就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东风矿保卫科孙玉龙非法关押在七台河矿务局行政拘留所半个月,半个月后,又强行非法加期半个月,后又强迫交五百元伙食费,单位以减员的名义,把我从车队开到待岗站,不准许我上班,这样一直在外面做生意,打工。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市多名同修被绑架,由东风矿保卫科科长孙玉龙和戍企派出所一名不知姓名干警,到我家以让我去了解情况为由,企图绑架我,我拒不配合,后来他们打电话找来戍企分局政保科和110警察,强行把我绑架到戍企分局,我不想受他们的迫害,想走脱没成功,被戍企分局毒打我一顿,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行政拘留所。

几天之后,我被新兴分局政保科长赵宏伟,蒋小波,带至新兴公安分局刑讯逼供,他们逼问我和谁联系,谁给的资料,我拒不配合,他们就逼我坐老虎凳,打耳光,使劲紧手铐等,干警钱永生用脚使劲蹬手铐,使劲抬手铐,疼痛难忍,后来被他们送至七台河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之后,被送至七台河第一看守所,由于遭迫害,我的身体出现病态,家人要求检查身体,被看守所拒绝。家人多次要求,看守所同意并让家人拿钱,家人在无奈的情况下,被一看腾狱医勒索一千元左右,才让去市二院去检查。

酷刑演示:老虎凳(绘画)
酷刑演示:老虎凳(绘画)

我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后,桃山区法院在第一看守所非法开庭,只准许少数家属到庭,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宣判,家人为我请了律师,也没起作用,除少数几个同修被办保外就医之外,其余都被莫须有的罪名,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冤判二至七年。我被非法冤判二年,非法关押在七台河三监区集训队,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后来被非法关押在五监区期间,每天被非法奴役干十个小时的活,如果活紧还需加班二三个小时,做枕套、服装、挑筷子、糊纸合等。每天早晚两顿发糕,中午每人两个馒头,只有星期六,星期天中午两顿米饭,汤和炖菜。

牡丹江监狱是新肇两监狱合起来的,原来的新肇监狱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前,大约有七、八十名干警和服刑人员在一起炼功,书和资料由干警往里拿。由于长期关押,有的服刑人员身体状况非常差,有病也得不到及时治疗,自从炼法轮功之后,身体都健康了,服刑人员都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人,过去打架斗殴的、不服从管理、没病装病、不出工干活的、抗拒改造的司空见惯。自从炼法轮功之后,干警和服刑人员不良现象大大减少了,就连没炼功的服刑人员亲眼见证他们的思想和身体的变化,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都知道以后要好好做人,出去以后有机会也要修炼,监狱的各方面都在变好。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监狱把大法书强行搜走,如果干警再修炼,就是下岗开除公职,服刑人员面临的就是加刑。自从两监狱合起来之后,本省东部地区大约八、九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如果有人权组织、外单位人员、记者或上级部门来检查、参观,就把敢于说真话的服刑人和法轮功学员藏到菜窖里或车间里,或哪个偏僻的地方,怕我们在这里被迫害的情况被外界知道,掩盖真相,法轮功学员都是被严管的对象,平时不准和普犯说话,讲真相,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两个犯人24小时包夹,看管,如有情况马上向干警汇报,如犯人看管不到位,马上被罚分记过,不给减刑,如法轮功学员违规 ,轻者骂,弄到仓库毒打,严重被关禁闭(小号)迫害。

我第一次被打,是因为干活时和犯人说话被事物犯(干警的打手)看见,警察把我弄到保管室,关上门,一顿毒打。正好家属接见我,看到被打,就问,我就把被打的情况和家人说了,当时副大队长魏巍和教改科干警都在场,魏巍假惺惺的说:我不知道你被打,我们这里是依法治监,怎么能随便打人呢?我回去一定严肃查处。其实每次毒打法轮功学员都是干警指使的。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有一次,我的经文被执法队给搜去了,交到我所在的五监区三中队长李显龙那里,他逼迫我说出谁给的经文,我不说,李显龙就指使朱相存当着李显龙的面对我又一次毒打,打倒之后,用脚猛踢我的胸部,在胸部都肿的疼痛难忍的情况下,还强迫我出工干活。

零五年新年刚过,监狱又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闭路电视又开始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要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得写不炼功“保证”,“四书”(悔过书、揭批书等),强制转化,干警为了奖金和捞取政绩,使尽各种招数迫害法轮功学员,毒打、电棍、关小号等,五监区二中队法轮功学员孙殿山被关小号,法轮功学员都正念抵制。干警指使几个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李凤全轮番看守,白天晚上不许睡觉,他抗议出工干活,被几个人抬着强行出工,李凤全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抬到车间。被折磨几天后,一次收工时,李凤全从二楼台阶摔到一楼,昏了过去,送到监外,牡丹江医院抢救一天后,又送回监狱医院。李凤全被迫害的事情遭曝光后,他们怀疑是我给曝光的,对我更加看管,连上厕所和睡觉都有人看着,更不允许家人接见。

有一次,我写了一份声明,被副大队长魏巍直接从我身上搜出来交给中队长李显龙。李显龙在我还有十一天要回家的情况下,把我送小号迫害,小号里非常冷,没有行李。晚上只能穿衣服睡觉,冻得一会就醒了,直发抖,晚上不到九点不让躺着,也不知几点,我躺一会,干警拿着电棍对着我的脸部、脖子、头部把我的头发都烧焦了,冒出味来了,恶警电了一阵骂了一顿走了,等到第十天,马上就要到期了,才把我从小号里放出来,第二天回到家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黑龙江七台河市张德辉自述遭受的迫害-244751.html
2006-12-04: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我全家无一幸免
我叫张德才,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学员,在新建煤矿水暖科工作。1996年初,我父亲张守信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从体弱多病的父亲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功效,于是我们全家及亲属一起走上修炼路的。在大法的修炼中,十几口人人人受益非浅。然而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者进行公开的残酷镇压,我们全家老少又无一幸免。

7月22日,我和同修们去省政府和平上访,却遭到武警部队和公安的殴打,被强行送到体育场。7月25日矿保卫科徐胜利、于世君、曲某某追问我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一些情况,追问7月22日为什么没上班并要求我把大法的书缴出去,否则不准上班。在这种恐怖压力下我服从了邪恶,做了违心的事,说了违心的话。

99年11月2日,我妻子刘淑华和同修去北京上访。晚上功友张敏和朱俊和(已被迫害致死)来我家,我们正在交谈,新兴分局政保科曹科长、曲科长、新风派出所所长李秋波、片警潘仁等十余名恶警闯进我家,抄了我的家并录像,他们收走了师父的法像、师父在大连和广州两套讲法录像带、一套济南讲法录音带、六本大法书、一些大法资料和学法炼功用的一台放像机、一台功放器、炼功坐垫等等。他们疯狂的一阵乱翻,衣物扔了一地,两个年幼的孩子惊恐的呆望着眼前这凄惨景象,又眼巴巴的看着我和张敏、朱俊和被恶警带走了。

新风派出所的恶警分别非法审问我们。片警潘仁说我在他的管辖区居住,让他难看,恶狠狠的打骂我。当我向他讲述法修炼法轮功的好处时,他更加疯狂的抡起拳头猛击我的胸部,然后把我蹲铐在冰冷的走廊。初冬的刺骨寒风吹透了我们单薄的衣服,冻得我们全身发抖。第二天他们把我们以所谓“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送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去北京的同修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因行政拘留所地方小,又把我们从行政拘留所转到第二看守所。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集中关押在一起。我父亲、二姐夫、二姐、外甥、妹妹及我妻子同时被非法关押。在转入看守所时,收去我身上所有的东西,包括1张伙食票据。待我回家时他们又强迫我多交了240元伙食费。

共产恶党专制下的恶警让我年近七十岁的老父亲跪在窗口问话。同修们利用一切机会向值班的管教证实大法,讲述修炼大法的亲身体会。有些被恶党文化毒害了的警察的根本不听,一个姓寇的恶警更是极度的疯狂,对大法弟子庞士兴、郑树忠大打出手。我因家人全部被非法抓捕,无人担保,被超期关押一天后,由矿保卫科徐胜利以单位领导名义担保以后不进京后才让我回家。

我妻子刘淑华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到信访办没人接待,他们就去了天安门。当时各省市的警察都到北京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我爱人被抓后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再分别交到各地驻京办事处。办事处大都是七台河派去的警察。她身上仅有的116元钱被恶警搜走。11月18日她回到七台河被送到新风派出所。副所长马建华审问她,将她铐在暖气管上,第二天片警潘仁非法把她送到了第二看守所拘留15天。期满后,所长李秋波不放她回家,百般刁难,娘家嫂子无奈,跪在跟儿子同龄的李秋波面前求情,他才签字放人。多么的邪恶!

99年12月15日前后,部份大法弟子给“六一零”办公室送去了修炼大法的心得体会,证实大法,说明真相,触怒了七台河的“六一零”和公安局。他们对去过北京和挂名的大法弟子开始新一轮的迫害。逼问他们炼不炼了?说一声炼,就把人带走;说不炼,写个保证就放人。12 月16日晚片警刘义、庞英贵、李某某等恶境与街道恶党书记隋某等,以找“谈话”为名把我妻子和同修周春绵、韩玉霞骗到派出所,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刑拘三个月。

我的近70岁的父、母亲因不放弃修炼大法又被红旗派出所恶警王大伟强行拘留。红旗乡上报市委将我父亲开除恶党党籍并电视通报;我二姐张玉杰、小妹张德华分别被新华派出所和东风派出所非法强行拘留三个月。此次全市共非法抓捕大法弟子200多名。2000年新年前后,陆续释放了部份同修。

过年后,单位书记张文江找我谈话,劝我不要和共产党对着干,不让炼就别炼了。我向他洪法,讲修大法的益处,告诉他上访是公民的权利,结果他告诉保卫科徐胜利,把我找到保卫科呆了一夜。第二天,由书记、科长出面,让我签名担保不上访,否则就要拘留。想到妻子被关押,两个上学的孩子无人照料,没有生活来源,在人情的带动下,我配合了他们,保证了不上访。后来我看到更多的大法弟子遭迫害,我几次想走出去上天安门去证实法,但都因这种高压而未能如愿。

2000年3月两会前夕,我身边的部份同修自发的联系签名给人大代表写信反映法轮功遭非法迫害问题,被查出。迫害中有的同修被迫说出实情。新风派出所所长李秋波、片民警刘义强行把我从单位拉到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又逼交伙食费,书刊费等300元。

2000 年5月份,第二看守所超期关押我妻子和其他十多个大法弟子不放,强迫他们整天给看守所种地,干杂活,不定期要面对管教的谩骂,发现炼功就逐个踢打。看守所所长任忠良逼迫狱警王山东踢女大法弟子。为抗议超期关押,她们开始绝食。5月13日由主管局长张和平决定交伙食费再放人。但新风派出所恶警李秋波不肯放人,除看守所收缴1850元伙食费外,李秋波竟还要我缴纳1000元保释金才放我爱人。我说,我家里没钱,伙食费还是借的钱。李说:没钱拿电视机抵押,否则就别回家。我说:破电视有时就没人了不值钱。晚上七点多,我又去找所长,说今天晚上让我妻子回家换换衣服,明天再把她送来。李秋才勉强同意。回家后,妻子说因为我们绝食张局长才同意放我们。如果李秋波难为我们你就去找张局长。第二天我和妻子一起去了派出所,见到所长李秋波,他很生气的大声说:以后天天找刘义(片警)报到,不许外出,不许聚会,犯在我手上看我咋收拾你。

2000年6月,七台河市的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部份同修走上了天安门。 6月2号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被人举报,矿保卫科徐胜利追赶到同修家,第二天把我和徐振华软禁在保卫科。几个经警形影不离的监视着我们。7月3日,把我们俩送到公安处拘留所,前后进来一些去北京证实法的矿务局的在职大法弟子,恶警们疯狂的打骂,追问谁传的经文,谁通知,谁召集去北京等。不配合他们的大法弟子遭受毒打,又被开飞机、灌食盐等迫害。大小警车、警察都为迫害法轮功忙碌着。7月7日因我和徐振华没去北京,由家人签字、单位领导出头担保我俩走出公安处拘留所。

我父亲张守信,母亲唐少荣,大嫂赵红被从北京带回来,关押在七台河市第一看守所;大哥张德明,三弟张德辉去北京回来后关押在公安处拘留所;姐夫李长山,姐姐张玉杰在家被非法绑架到第二看守所。

我父亲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遭到广场上的恶警流氓毒打,带着伤痛,狱警们根本不管,还指使刑事犯看管他,不让炼功,整天坐板床,背监规,背错就挨打。我父亲一辈子修佛吃素,喝不了带荤腥味的涮锅水一样的清水汤,只能吃窝窝头,蘸盐沫。69岁的老人承受着身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3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原本健康的身体,各种疾病复发,排尿困难,得靠狱医给插导尿管排尿,身上长满了疥疮,刺痒难忍。待父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恶警们才让父亲和我母亲一起回家。我哥哥、嫂子还在狱中被关押。父母回家后,街道主任、书记、包片民警等恶人常来骚扰,使俩老不敢学法炼功。亲友也受邪党文化毒害指责我父亲把儿女们都带到监狱里去了。父亲面对内外的压力,身体状况越来越恶化,于2001年农历四月十六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2000年8月上旬,一天中午我接到一个冒充同修亲属的人打来的电话,说是要送我一封信,约我在单位见面。原来是七台河市安全局的特工,想利用欺骗的手段骗我说出我做了什么,并威胁我老实交待才能从轻处理,否则就判劳教。在友人的调解下此事不了了之。

2002年元旦前夕,我和同修徐振华去看望劳教回来的功友,正遇邪悟者来她家。我俩向他们讲述邪悟的危害,并启发早日回归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却被其举报市“610” 办公室。新建派出所所长刘秋冬、殷秀全和姓张的干警奉旨把我们俩带到派出所,并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就抄了我的家。收走了部份真相磁带和大法书资料等。我俩又被送往第二看守所拘留。面对邪恶一次次的迫害,我们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徐振华功友被任忠良为首的恶警们扒掉棉衣,在零下20多度的低温下把他用雪埋起来,冻的全身颤抖,嘴唇发紫才让他回屋。监室的铺头在狱警的指使下让我脱光了衣服,用30瓢冷水浇我。挨打、挨骂也是常有的事。我们整天善意的对身边的刑事犯讲述大法的美好,用善心感化他们,争取了好的环境。2个月后,我们俩才被放回家。

2003年新年过后,七台河邪恶的“六一零”、公安局采用蹲坑、盯梢、跟踪、监视、监听等卑鄙手段,对七台河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的迫害。单位领导明着保,暗中监视我们;受恶党毒害的片警刘义,委主任刘淑红上蹿下跳的帮着邪恶迫害我们,也有在房前屋后听听动静,看看家里来什么人,都是下贱小人干的勾当。

2003年3月初,七台河大法资料点被破坏,造成十多万元的经济损失,导致30多人被抓,10多人流离失所。大法弟子郑丽波被抓两天就活活被打死。最后21人被非法判刑,6人被劳教。在邪恶疯狂抓人之际,哥哥张德明、嫂子赵红、我和我妻子被迫流离失所;弟弟张德辉被非法判刑两年;弟媳李晓杰(不修炼)在阻止邪恶绑架弟弟时被恶警打的多处受伤; 71岁的母亲,凭着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坚强的面对眼前这一切,坚持学法炼功,告诉人们这是邪恶对我们的迫害造成的。母亲不仅自己生活无人照料,还要给两个未成家的孩子做饭做家务,同时承受着与儿女们离别的痛苦,还要面对被党文化毒害的亲朋邻里的白眼及恶人的骚扰。生活的艰难,对亲人的思念与孤独,没有压垮老人,不仅几年的艰辛挺了过来,而且还能健康的活着,这都是因为大法中修出了宽阔的胸怀。

我的长子张良,几年来因父母一次次的被抓、抄家,心灵备受煎熬,不愿再受恶人的追问、盘查、骚扰,被迫辍学,随父母流离失所在外。自从失去学法炼功环境后,又遇邪恶无理的打压,从此变得少言无语的内向性格又很少与他人沟通,看到同龄人无忧无虑的享受着童年的快乐,看看自己支离破碎的家庭,一次次的精神打击,孩子心灵一次次的创伤,使他害怕炼功,孩子在外,思念家乡的一草一木,思念亲朋好友,想念被迫害致死的爷爷,他多么渴望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早点结束,多么渴望所有的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多么渴望早点回到久别的家乡看一看自己的同学。不幸的是,二零零五年他竟患上了白血病,带着这些渴望和遗憾,年仅十二岁含冤离开人世。这是江泽民迫害大法又一个无辜的冤魂和血债。

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是亿万法轮功修炼者被无辜迫害的一个缩影。在这里,我想对那些曾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党官员和恶警说:当你们为了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不择手段迫害善良的好人的时候,你们想没想过,人都是父母所生所养,如果是你们自己的亲人遭到诬陷、诽谤,遭到同样迫害的时候,你们能不去说句公道话吗?当你说了一句公道话就被非法打压的时候,你们不去找有关部门讲理吗?你们不要去讲清楚事实真相吗?如果你只是为了讲清真相,就被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折磨致死,活摘器官,让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的心情怎样?如果一个人连这一点人性良知都没有的话,还能被称为人吗?冤有头,债有主,当这一场迫害结束后,谁来承担杀人的罪责?为此,我们大法弟子一再的给你们讲真相,希望你们赶快清醒吧!赎罪的机会已经不多了,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在此,我也想对海内外的所有善良的民众说:对恶党、恶人犯罪的视而不见,也同样是在支持犯罪。苍天有眼,神佛在上,善恶必报!同时,我们感谢海外那些正义的组织和机构和以及国内外善良民众对大法所遭受的迫害所给予的关注和声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4/143826.html

2004-06-29: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监狱第五监区大队长魏某把大法弟子张德辉打得软骨骨折,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满脸乌眼青,身体被严重迫害。原因是大队长魏某怀疑狱中犯人手里有手机,对普犯進行搜身,翻衣服和行李,大法弟子的行李也被搜查。在大法弟子张德辉的行李内搜出一本大法书籍,恶警以此为理由,想進一步迫害别的大法弟子,硬是邪恶的逼迫张德辉说是同监区的大法弟子老孙给的,张德辉没有答应恶警的说法。大队长魏某就把张德辉打成软骨骨折。

2004-04-10: 2003年3-9月,七台河市公安局、各分局、派出所、610倾巢出动,专门抓捕、迫害法轮功。七台河市4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于清海、李凤全、李宝华、李玉琢、王常相、张德辉、黄耀祥、刘阳夕、狄世宏、赵士海、魏丽梅、高嘉波、高桂枝、王玉芹、王秀玲、王秀学、李红霞、于秀英、芦秀芬等被非法判刑;周春棉、刘桂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抬至家中;狄兰梅、李波被非法劳教。庞士兴被迫害得流离失所,2003年11月8日又被公安诱骗抓捕,判刑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0/72036.html

2004-04-03: 2003年3月,七台河市邪恶之徒开始了疯狂的绑架抓捕大法弟子,张德辉就是那时被绑架的。

新兴分局政保科长赵红伟、刑警大队恶警钱永生及另两名恶警在3月10日——3月11日对张德辉进行了两天两夜的迫害。其中包括坐老虎凳、上背靠、用拳头打头部、用脚踢、边打边说道:“你知道我是刑警出身,打人最有招,还疼还没外伤。”恶警折磨完后又把张德辉非法判两年刑,送到牡丹江监狱。那一次恶警共非法判刑14名大法弟子,都送到牡丹江监狱遭受迫害。

七台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9-06-20: 七台河市看守所所长张东来13946530095(幕后阻止律师会见的责任人)
副所长郑贵毅13946531224
副所长王春雪13946560298
副所长张剑峰13945597891
副所长郇晶磊13946583198
七台河市看守所门卫常 征 15946438999 17604649295(阻止律师会见的人)
抓捕王新荣直接责任人
新兴国保蔡兴贵 13304672333 17604648002
新兴派出所所长王守仁 (王新荣主要办案人)13946505257 17604648012
寇艳龙 (王新荣主要办案人) 13946527170 17604648135
黄岛市开发区长江路派出所:
电话:53266581500
所长丁伟532-66581501、13863918298
指导员汪海波53266581502、13808975930、53266581503
副所长兰雷刚53266581505
副所长陈婷婷53266581506
青岛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
电话:53266581181
局长王建顺13905322676 (待确认)
副局长陈玉奎13863936111
副局长侯立武13706305277
国保大队:
电话:53266581161、53266581163
大队长纪新民15963005777
教导员宋家升13506393277
副大队长姜爱鹏13305329009
副大队长于志伟13706308878
七台河市新兴派出所:(之前绑架王新荣)
电话:4648342567
所长王守仁13946505257
孙东军18846464477
苏贵阳13946501026
彭福君13946566977
刘岩13846452884
新兴公安分局:
电话:4648345970
局长陈勇15946420066
副局长张柏林13946511891
副局长蔡兴贵13304672333
副局长赵和平13946582111
国保大队:
队长丁义会138464771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64)

恶警大队长魏某本人的手机号:1383635148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