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闸北区 >> 冯云霞(冯蓉霞), 女, 44

个人情况: 个体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市闸北区彭浦地区临汾路1565弄46号106室
拘留时间: 2006年12月1日
有关恶人: 610恶警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三年半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12-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3-22: 冯蓉霞极度衰弱 上海女子监狱漠视人命
冯蓉霞曾是被医生断言还剩三个月寿命的白血病患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了。在上海女监的疯狂迫害下,她又出现了严重的病状,任何药物对她的身体已经起了相反的作用,不仅不能起到疗效,相反还扩大了疮口面积。上海监狱总医院表示已经没法医治了,但上海女子监狱漠视人命,至今不肯放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2/197584.html

2009-01-31: 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上海女监恶行昭著

大法弟子柏根娣拒不穿囚服,被关禁闭,长年被囚禁在密不透风的暗室里。恶警为迫使柏根娣就范,想尽一切恶毒的招数迫害她,但所有手段都动摇不了柏根娣对大法的坚定正信。恶警竟将柏根娣四肢捆绑着悬在半空中,还纵使犯人往禁闭室扔老鼠。

大法弟子冯蓉霞以前曾是被医生断言还剩三个月寿命的白血病患者,得法修炼后身体康复了。在上海女监的疯狂迫害下,她又出现了严重的病状,恶警还强行逼迫她操练,致使她昏迷在地,恶警竟丧心病狂的指使犯人用冷水把她浇醒。然后八个恶人轮流的打,把她从这边打到那边的轮转着打,一直打到她昏倒在地,又用冷水浇醒,然后两个人拖着她向前奔跑,再一次昏倒再一次浇醒。冯蓉霞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昔日白血病症状又出来了。大法修炼使她恢复了健康,邪恶残暴的迫害使她再度陷入了经常住院的境况。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31/194550.html

2008-10-27: 冯蓉霞被上海女子监狱折磨
上海大法弟子冯蓉霞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在监狱中遭受打骂及各种折磨,家人到处奔波要求停止迫害,但各部门始终互相推诿。以下是冯蓉霞父母写给有关部门的信。

各政府有关部门:

我是家住上海市闸北区临汾路1565弄46号106室冯蓉霞的家属,因冯蓉霞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一年十个月来我们家人已经历经艰辛走访了上海所有各有关政府职能部门,向你们反映我女儿冯蓉霞在上海女子监狱中所遭受的打骂及各种折磨,我们到处奔波,但各部门始终互相推诿,至今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而且冯蓉霞遭受的折磨有增无减。我们虽然都已是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可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再次向你们申诉我女儿经受了一年十个月的折磨后的身体近况,希望你们真正给予法律支持与人道主义的帮助。

冯蓉霞,43岁,从17岁开始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俗称白血病)。以往为了输血,她每年在医院里要呆上大半年,虽然这样也不见病情好转,长期的慢性病不只给全家经济上带来拮据,更是在精神上遭受痛苦与折磨。 1998年8月,正当医生通知家属冯蓉霞只有三个月寿命的时候,她有缘得到法轮大法开始修炼,仅一个月时间身体的所有指标均恢复正常,她生平第一次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同时她因为明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所以她处处为别人着想,家庭成员、左邻右舍人人都称赞她是个的好人。

可是就在2006年12月1日,冯蓉霞宁静的生活被残酷的打破了,她被众多的身穿警服的人用撬门的方式抬出家门押入警车而去,从此我们与她的见面只有在铁窗之下。

在看守所,冯蓉霞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折磨的染上性病,数次住院医生都说因她曾患白血病,免疫功能差,是无法治愈的。

自从2007年9月17日被送入上海女子监狱起,冯蓉霞又已先后十多次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几乎是每月一次。虽然已被迫害成重病,但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为了迫使冯蓉霞放弃修炼,大冷天狱警指使刑事犯残酷的打她,打的她昏死过去,再用冷水把她浇醒,然后再踢打折磨。

2008 年7月我们得知冯蓉霞从医院带到女监,短短一个月体重下降了7斤,在接见时看到她手臂上满是瘀青,并且脸色苍白,面颊红肿。冯蓉霞说:“是因为在监狱里不肯写决裂书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打的”,在一旁监控的主管队长姚笛恶狠狠的说,“你讲这些情况干什么?”冯蓉霞说,当时向队长反映被打情况时,根本没有答复,并且他们变本加厉的打她,而且不让她睡觉等等。

除此之外我们还得知冯蓉霞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中被虐待的情况:

1、每天逼迫罚静立从早上7点开始到晚上9点半,一天时间超过14小时以上。
2、不久前除每月开大账购买日用品外,其它一律不准,并且家属接见时允许购买的物品也不给她。
3、不让她洗澡。

冯蓉霞被判刑3年6个月的最终的依据是所谓按照刑法第300条第一款“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我们在此告诉你们:法律对冯蓉霞的判决是错误而没有依据的,理由如下:

第一、法律有没有权力去确定一种信仰是不是邪教。
第二、构成“破坏法律实施罪”,必须是一个人对国家的某部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不满,怀有成见,认为实施将损害自己利益。那么,冯蓉霞她对国家的哪一部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不满?
第三、进一步讲,冯蓉霞如何破坏一部法律或行政法规的实施?中国刑法讲究犯罪构成四要素:客体要件、主体要件、主观方面、客观方面。但在冯蓉霞的一案中没有指明或者讲找不到哪一部国家法律与行政法规遭到她的破坏。所以我们认为法律在冯蓉霞一案的认定是错误的,冯蓉霞是无罪的。

下面谈一下《中国监狱法》第二章中,明确写明:
第十四条 监狱的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为:
(三)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罪犯;
(四)侮辱罪犯的人格;
(五)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罪犯;
(八)非法将监管罪犯的职权交予他人行使;
监狱的人民警察有前款所列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未构成犯罪的,应当予以行政处分。

《中国监狱法》第五节 生活、卫生中写明:
第五十三条 罪犯居住的监舍应当坚固、通风、透光、清洁、保暖。
第五十四条 监狱应当设立医疗机构和生活、卫生设施,建立罪犯生活、卫生制度。罪犯的医疗保健列入监狱所在地区的卫生、防疫计划。

鉴于这些法律依据,我们家属请相关部门对上述国保与上海女子监狱的违法行为进行核实调查,追究其刑事责任且必须给我们明确答复。

2007年,全国人大在原来宪法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监狱法》中关于保外就医也有明确规定,象冯蓉霞现在的情况按现行法律也是属于保外的范畴。

为此我们家属一致强烈提出:1、无条件立即释放冯蓉霞!2、严惩这些不法管理人员!

现提供这些相关人员姓名与地址便于对此事的核查与处理:

闸北区一审:审判长:刘敏 代理审判员:张晶 龚雯 书记员:江晨莉
闸北区二审:审判长:沈行恺 审判员: 刘忠伟 代理审判员: 郁亮 书记员:李姝
闸北区国保处处长:薛青 63172110×41337
涉及的国保办案人员:周志毅,王 路 ,方建荣,汤锦锋,
闸北看守所电话:56950265这是咨询电话,开通时间:每周六,日 上午9到11,下午2-5点,所长,驻所检察室主任接待时间:每周四上午9点到11点。
监狱医院电话:68189955×行政科4300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电话(总机):57615998

冯蓉霞家人
2008年10月16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589.html

2008-10-09: 冯蓉霞遭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患重病
从2007年9月17日被送入上海女子监狱起,今年43岁的冯蓉霞已先后十多次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几乎是每月一次。虽然身患重病,但上海松江女子监狱里的恶警为了迫使冯蓉霞放弃修炼,大冷天指使刑事犯残酷的打她,打的她昏死过去,再用冷水把她浇醒,然后再踢打折磨。

冯蓉霞家住上海市闸北区彭浦新村1565弄46号106室,从17岁开始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俗称白血病)。以往为了输血,她每年在医院里要呆上半年,虽然这样也不见病情好转,长期的慢性病不只给全家经济上带来拮据,更是在精神上遭受痛苦与折磨。1998年8月,冯蓉霞喜得大法开始修炼,仅一个月时间所有的身体指标都正常,一个危重病人竟奇迹般获得新生,从此她的人生发生了巨变浑身轻松舒服,从此快乐而愉快的生活!

这样的愉快日子不长,1999年7月中共邪恶全面对善良的法轮功弟子镇压与迫害。2006年12月1日,闸北区“六一零”六、七个邪党流氓人员撬门强行闯入冯蓉霞家,为了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六一零”当时出动了六辆警车和一辆武警车,穿制服的警匪就有75个,还不包括穿便衣那几个。在整件绑架案中还非法动用警棍绑架冯蓉霞。家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抵制违法撬门行为,非法组织“六一零”当时竟把她家人也一起绑架。

当时整个行动所表示的一个信息,就是虚张声势、野蛮无耻欺压百姓。小区居民议论纷纷,觉得太不可思议:人家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人家炼了功身体好了,这就比什么都好!为什么要这样整人家!当时围观人员多达200多人,整个事件从下午5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左右。

冯蓉霞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看守所期间,由于被迫害导致免疫力低下,出现了发烧等以前患病时的症状,在那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中,再加上与那些患有性病的刑事犯关在一起,衣物晾在一起,又不幸的染上性病。她先后两次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医院说:“她这种病是没法看好的”。两次住院血液指标都不好。医生对闸北区“六一零”的人说:“她以前患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不能使用抑制性病的药物”。

在这期间,冯蓉霞的家人向闸北区“六一零”要人,“六一零”人员薛青等人多次对冯蓉霞家人信誓旦旦的承诺:对冯蓉霞这样身体弱的女子,一定会特殊照顾的;我们对她只是教育教育就会放人的;我们不会为难她的等等。就在法院非法审判前夕,冯蓉霞的家人向闸北区国保处要人,他们还欺骗说不会判她实刑的。开庭前刘敏法官电话里讲:“冯蓉霞这样的身体不会送监狱的。要么监外执行,要么保外就医。”国保处薛青处长曾经许诺家人:“怎么抓进去,怎么还给你,我们会还一个健康的冯蓉霞给你们的。”

2007年7月16日,冯蓉霞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在法院外,冯蓉霞的家人当时就质问国保处汤某等人,他们以冯蓉霞在法庭上态度不好为由,将她们骗离现场,并敷衍说可以协助冯蓉霞办保外就医。

2007年9月13日,闸北区看守所王教导讲:冯蓉霞送监狱不收被退回来了。家属便让看守所放人,他说我决定不了,你们回去等通知。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冯蓉霞于2007年9月17日被送到上海市女子监狱五监区一分区。在监狱里,监狱恶警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等,由于遭到她拒绝,就被罚站从早上7点站到晚上9点,中午吃饭仅15分钟。而且监狱恶警借口她得的是传染病,不准她洗澡,不准她用公用厕所,只让用痰盂,并且不让她自己倒痰盂,而让其他刑事犯替她倒。通过挑动其他犯人对她的愤恨,以此达到进一步操控刑事犯来逼近大法弟子放弃对法轮功信仰的目的。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口口声声说冯蓉霞的病重,但实际情况女监恶警并没有因为冯蓉霞的身体状况而放过对她的残酷迫害。2008年7月冯蓉霞又被从医院带到女监,短短一个月体重下降了7斤,接见时家人看到她臂上满是瘀青,并且脸色苍白,面颊红肿。当听到冯蓉霞对家人说是因为在监狱里不肯写决裂书被打的,在一旁监控的主管队长姚笛恶狠狠的说,“你讲这些情况干什么?” 冯蓉霞说,当时向队长反映被打情况时,根本没有答复,并且他们变本加厉的打她,而且不让她睡觉。姚笛在一旁态度十分恶劣,怒气冲冲的喊道:“是打人了,打人的人已经处理了。”

一年来冯蓉霞的父母家人几乎天天奔走于派出所、闸北区“六一零”办公室、看守所、监狱、区法院、市区检察院、市信访办、市妇联、市人大、市政协、市司法局、市纪委、市监狱管理局、市区红十字会。对于非法判决,家人聘请律师提出上诉。结果在没有经过二次开庭的不正常程序下,维持原判的非法判决,原因还是态度不好。全家人无时不在关注着冯蓉霞的生命安危,她们不断写信给以上所有部门,强烈要求尽快释放冯蓉霞!可是,除了相互推诿就是哄骗,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答复。

家人也曾多次与监狱方交涉,就冯蓉霞当时的身体状况要求释放。为冯蓉霞治疗的主治医生告诉她,她住院这么长时间了,现在给她用的药已经不起作用了,并产生了抗体,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了。监狱方都声称“像她这样的病例,我们是不要的,从来也没有先例,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办理保外就医不是你们说就能办的。” 按照《监狱法》中关于保外就医的规定,像冯蓉霞这样的病例明确属于保外就医的范畴,可是有法不依的邪党人员直到现在仍不顾冯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种理由推诿搪塞。面对这样的情形,家人非常非常担忧和愤怒!担心冯蓉霞目前的身体状况,能否经受得住在身心两方面受到的折磨。

令人愤怒的是,闸北区“六一零”的人竟威胁冯蓉霞说:“你这病死不了,保外就医是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当初,家属提出保外就医时,国保、地区街道、区“六一零”、派出所等部门口口声声答复说,冯蓉霞的身体状况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的,可如今却又抛出此等恶狠狠的话来。

2007年,全国人大在原来宪法上增加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监狱法》中关于保外就医也明确规定,像冯蓉霞这样的病例属于保外就医的范畴,为什么直到现在有关人员仍不顾冯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种理由推诿。如果因此而带来冯蓉霞身体,生命的损害,相关人员一定要负法律责任的,并要追究到底的。

冯蓉霞目前的情况必须立刻放人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9/187358.html

2007-12-10: 冯蓉霞被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迫害的极度虚弱
上海闸北区彭浦新村法轮功学员冯蓉霞(迫害案例先前已经曝光),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

据透露,被邪恶控制的管教人员,每天采用罚站等手段迫害冯蓉霞,强制她从早上7点站到晚上9点,冯不配合邪恶,便遭到肆意殴打。目前冯蓉霞的表面身体状况极度虚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0/168158.html

2007-08-16: 呼吁立即释放上海大法弟子金惠珍等大法弟子
上海大法弟子金惠珍于7月21日晚在闸北区共康四村讲真相,被共产邪党谎言蒙骗的小区居民举报,遭物业保安强行抓捕至三泉派出所(场中路三泉路)。后由闸北分局国保610人员方建荣、汤景峰带走進行所谓的案情审讯与调查。

金惠珍(五十四岁)现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看守所(灵石路900号),非法拘留30天。

最近被非法抓捕和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有冯蓉霞、王兵科、张兰英及蔡磊云母女和陈瑶瑾、李根娣等人。

在这里奉劝闸北分局国保610人员不要助恶为虐,你们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任何行动现都被记录在案,必被追究责任!至8月21日满30天,请你们马上释放大法弟子金惠珍等大法弟子。

全国现普遍出现追随江泽民镇压的人和打死打伤大法弟子的恶徒们遭到种种报应的事件。上海宝山区公安局国保警察魏志耘突然的暴毙,就是一个可以警戒不相信报应的人的案例。此外,借鉴历史,共产党为了保住自己 “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的存在而不被灭亡,每制造一次风波后就会处置“一小部份”滥权的恶人,消减人民的愤怒,从而保自己的存在。国际上对于现在继续镇压的中共高层罪犯在進行全面的声讨与起诉。谁能掩盖他们的罪恶?

很多体制内的良心人士(包括高层)在看了《九评》之后都声明退出了这个党。良心复苏后的他们现在积极的在蒐集共产党现阶段所犯的各种罪恶与各种参与迫害人员的信息。以便于将来审判恶人时有证可举。我们希望上海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保610(包括其他公检法各部门)人员不要主动的助江,善待蒙受苦难中的法轮功学员,真正的来了解法轮功真相,并且退出这些个邪党组织,在不久的将来为你们与自己的家人留下美好与幸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928.html

2007-07-21: 上海大法弟子冯蓉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上海闸北伪法院及“六一零”组织对身体状况极差的大法弟子冯蓉霞加重迫害,非法判其三年半的徒刑;并不得立即保外就医。所有知情的世人都对上海闸北伪法院及“六一零”组织丧尽天良的残忍做法感到发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159250.html

2007-07-16: 上海大法弟子冯蓉霞面临非法二审
七月十六日星期一上午九点,上海市闸北区法院将非法开庭二审女大法弟子冯蓉霞。她目前身体状况令人堪忧,但她很坚定。

在此我们忠告所有直接或者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冯蓉霞的人员,请善待大法弟子,珍惜自己的生命,谨慎选择,你们的选择将决定你们自己与亲人的未来。

最近,宝山区发生了恶警魏志耘遭恶报事情也许不会很快忘记吧?其遗体五官扭曲肿胀,身体变形膨大臃肿。魏志耘(女)二零零五年自宝山区看守所调入迫害法轮功的国保处,同年加入邪党后提升为科长。二零零七年初始,魏志耘口出狂言:不相信因果,某某党给我现在的一切,我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二十多天后,魏即遭恶报而死。

零七年六月五日,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现任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迄今的八年中,经突破重重信息封锁,明慧网核实的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超过三千三百四十人(不完全统计),遍布全国三十一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而记录在案的各类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人员遭恶报事例共五千五百三十六例(不完全统计),涉及上万人,发生在三十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公安、劳教、“六一零”、政法和文教系统相关人员所占恶报比例最高,约为总数的百分之七十。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日前致函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也给出了停止迫害的时间表,即今年的八月八日(奥运倒计时一周年)。如果迫害继续,这个在全球有三百多名成员的团体将在全球实施抵制奥运方案。为了你的将来与生命,请停止你们对大法弟子的犯罪,跟上世界主流选择正义与良知。

在此我们忠告所有直接或者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冯蓉霞的人员,请善待大法弟子,珍惜自己的生命,谨慎选择,你们的选择将决定你们自己与亲人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6/158994.html

2007-07-03: 上海大法弟子冯蓉霞面临被非法迫害
七月四日,上海市闸北法院将非法开庭审理女大法弟子冯蓉霞

七月四日下午二点,上海市闸北法院将非法开庭审理女大法弟子冯蓉霞

上海市闸北区伪法院地址:共和新路3009号;电话:021-3603466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58071.html

2007-04-11: 上海女大法弟子冯蓉霞目前身体状况令人堪忧
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灵石路看守所女大法弟子冯蓉霞,得法前曾患再障性贫血症,当时同病房的其他七位相同症状病人都相继去世,而她却由于修炼法轮大法,奇迹般的活下来,并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闸北区警方关押迫害至今。

甚至在看守所检查出患有传染病后,仍推诿着不放人,坚持对她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1/152602.html

2007-03-22: 上海大法弟子张兰英、李根娣、冯蓉霞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在上海市闸北区彭浦新村街道先后有张兰英、蔡磊云母女和陈瑶瑾、李根娣、冯蓉霞等五位大法弟子遭闸北区“六一零”恶徒绑架,其中张兰英、李根娣、冯蓉霞目前仍被非法关押中。

大法弟子张兰英,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晚外出返回家中时,在小区楼下遭到埋伏的恶警绑架。恶警紧接着上楼,切断她家电源,并撬开她家房门,将在家中的张兰英的女儿蔡磊云劫走。母女俩当时都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看守所。

大法弟子陈瑶瑾,二零零六年六月初遭恶警绑架,有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弱智女儿。事件曝光后,当地居民非常愤怒,纷纷表示要联合向恶警要人。六月下旬,陈瑶瑾从闸北区看守所回到家中。七月五日,闸北区“六一零”与彭浦新村街道综治办(综合治理办公室)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强行将陈瑶瑾劫持到松江洗脑班,進行两个月的强制洗脑,她的弱智女儿再次被送到福利院。

大法弟子李根娣,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旬在医院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邪恶非法抄家、绑架,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现被关押在上海青浦女子劳教所。两年前,李根娣就曾被邪恶非法劳教关押。

大法弟子冯蓉霞,得法前曾患白血病,长期被病魔折磨。她得法修炼后,身体迅速康复。冯蓉霞的经历让很多世人亲眼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功效。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晚上,“六一零”恶警强行闯入她家中,非法抄家后将她掳走。冯蓉霞现被关押在闸北区灵石路看守所。据悉,她目前身体状况令人堪忧,但她很坚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84.html

2006-12-07: 610恶警围攻上海市闸北区女大法弟子冯云霞
十二月一日下午五点四十五分,二十几个610恶警强行闯到上海市闸北区彭浦地区临汾路1565弄46号106室,围攻女大法弟子冯云霞冯蓉霞)的家好几个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7/144152.html

2006-12-03: 上海大法弟子冯云霞被恶警绑架
十二月一日下午五点四十五分,二十几个610恶警强行闯到上海市闸北区彭浦地区临汾路1565弄46号106室,围攻女大法弟子冯云霞冯蓉霞)的家好几个小时,许多群众纷纷指责恶警迫害好人。

在僵持了数小时后,冯云霞被闯入的警察非法带走。

冯云霞是一位兢兢业业的个体户,坚定修炼大法,被“610”组织横加阻挠而被迫关店,失业至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43773.html

闸北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6-08-24: 上海市原闸北区“610”办
主任朱晓俊
张梅龙13918730709

彭浦镇“610”版:
地址:上海灵石路725号,邮编200072
电话:02156659950、02156659950*司法科
黄柏生13301815228

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
地址:天目中路600号,邮编200070
电话:02133034510、02163172110
局长潘子罕、副局长孙伟国

静安区公安分局国保处:
地址:大统路199号1904室,邮编200070
总机:021-33034510
电话:021-33034501
电话:021-22041300(内勤)
殷国鹏13611767212、02122177791
夏立锋、许国荣、冯斌、唐益、梁吉辉

静安区彭浦镇派出所:
地址:灵石路725号甲,邮编200072
电话:02156771683
社区警察:
刘叶13636532025(参与非法抄家)
周俊13701654390
高一帆、徐德露、王文丽、夏文涛

静安区看守所: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余姚路587号,邮编200041
电话:02122177903、02162588800*38901、02122177916
传真:02122177907、02162588800*77920

静安区检察院(原闸北区检察院):
地址:新民之路28号,邮编200070
总机:021-22257200
承办检察官王琳021-22257200*10301、021-22257421
2014-03-27: 闸北区三泉路派出所:2166242282
闸北区分局国保处:总机:2133034510 处长 薛青
闸北区政法委:21635355902163092177
610办:2133034510
闸北区看守所:2156953090
所长 沈迎春:2128959530

2013-06-25: 绑架上海法轮功学员陈秀英责任单位及人员更正:
闸北区公安分局地址:上海市闸北区天目西路2号 邮编20007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2008-10-09:
恶人:姚笛
610:薛青
闸北区公安局国保:钟某某,021-63172410*41315,
汤锦峰,方建荣,63172110*41327,
闸北区法院:3604666*0,刑庭 刘敏
闸北区检察院:33034520*公诉科 ,柳燕
上海市监狱局:35104888
上海市司法局:24029999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五监区:57616356*4505 ,中队长 姚笛(女)
闸北区彭浦新村街道综治办:56472027*8108 陈主任
上海市妇联:64330001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0-05-23: 15.追查上海闸北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冯蓉霞的责任人的通告(2008年11月17日)

追查案由简介:法轮功学员冯蓉霞,女,家住上海闸北区彭浦新村,从17岁开始便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俗称白血病)。给家人在经济和精神上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1998年8月,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一个月的时间,身体所有的指标都恢复正常,一个危重病人竟奇迹般获得新生,从此她的人生有了希望。可自 1999年7月法轮功被迫害后,冯蓉霞遭到了严重的迫害。2006年12月1日,闸北区610办公室的6、7个工作人员带领75名警察,出动了六辆警车和一辆武警车,非法强行撬门闯入冯蓉霞等家,绑架了冯蓉霞及其家人。冯蓉霞在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看守所期间,身体非常的虚弱。其家人向闸北区610要求释放时,610国保处处长薛青承诺会很快放人。在冯蓉霞被非法审判前,法官刘敏对来要人的冯蓉霞的家人说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是不会被送去监狱的。2007年7月 16日,法庭以冯蓉霞态度不好为由将其非法判刑3年6个月。2007年9月17日冯蓉霞被送到上海女子监狱五监区一分区。在监狱里,因拒绝放弃修炼而遭到毒打、罚站等迫害。2008年7月,冯蓉霞的家人看到她臂上满是瘀青,并且脸色苍白,面颊红肿。监狱主管队长姚笛阻止她告诉家人被毒打的事实。一年来冯蓉霞的父母家人几乎去了所有的相关部门要求立刻释放她,可这些部门除了相互推诿就是哄骗,至今没有任何明确答复。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上海女子监狱五监区中队长姚笛,闸北区610国保处处长薛青、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汤锦峰,方建荣等,法院刑事庭法官刘敏、检察院公诉科柳燕等。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