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虹口区 >> 张志云, 女, 66

张志云
张志云
个人情况: 前上海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虹口区
个人近况: 2009年5月14日 迫害致死 (2009-06-1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11-2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3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16:上海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虐待
.......
张志云喝毒茶吐血,在“610”找医生谈话后突然死亡

张志云,女,六十六岁,住上海虹口区。张志云自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曾参加过李洪志先生五次传功面授班,炼功后全身疾病消失、精力充沛,担任上海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就成了当地邪党人员重点监控对象。十年来,她拒绝写任何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上海警察认为张志云在江浙沪一带的法轮功学员中比较有威望,所以对她又怕又恨,住所二十四小时有人监视。

二零零九年四月底,张志云因要参加在国外读书的女儿的毕业典礼,去派出所申领护照。新调来的“610”头目陈朝晖对她进行刁难,为此张志云据理力争。这时俩警察奉命给她倒了杯茶叶水,并说:“这个茶水不要喝,我们是有感冒,你喝了也感冒。”张志云不知是计,连喝两杯。她离开时,警察还说:“你有病要去看医生的啊,不要不看。”事后警察还让居委会几次上门询问张志云“好吗?”张志云回家后没几天,就开始剧烈吐血。之前张志云非常健康。据家人说:张志云那个吐血吐的非常厉害,一天起码吐两次,一次要吐一个小时,吐了一个星期,胸部以下是紫颜色的,肚子也大起来了。虹口区“610”戴某、虹口区政法委书记以及欧阳派出所警察李桢惠(音)还上门骚扰不断。

家人把张志云送往虹口区中心医院治疗抢救,两天后情况好转,各项指标转好,人被转到普通病房。五月十三日上海虹口区“610”的科长、主任等三个头目到医院找院长及主任医生谈话。第二天,张志云就去世了。据悉,抢救的时候,医生把氧气罩罩上去后,她的舌头马上就伸出来,人立刻就死了。死时嘴角流血,双目不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6/上海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虐待-273549.html

2010-05-22: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二)
张志云疑被中共恶人下毒谋杀

1994年1月,张志云有缘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张志云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起前往上海政府上访。此后,张志云被视作上海地区重点人物进行迫害,但她拒不配合。有一次,恶人要到她家抄家,并把师父法像带走,她厉声说:“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跟定我的师父,这些东西你们不能拿走。”

张志云一家皆受株连。她的丈夫不是修炼人,1999年“7•20”前是单位高级技工,属紧缺人才,却被迫下岗至今。其子跟别人凑钱开面馆,被无故封掉,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其女大学本科毕业,成绩十分优异,却只能进入私企工作。有一次,她去看望90多岁的舅舅,结果舅舅一家被盘查。2004年,张志云的女儿要出国留学,在已收到入学通知的情况下,却没拿到护照;经过五次申请和严正交涉,才最终拿到。

2008年,她的儿子要出国参加比赛,在护照和签证都齐备的情况下,在机场被从飞机上拖下来,并且不给理由而长时间扣留。自2006年起,张志云申请护照不下十次,均被无理拒绝。2008年,张志云申请护照参加女儿在奥地利的婚礼,却最后因为拿不到护照而无法到场。2008年底,女儿打算回国再次举办婚礼,也因遭到610的阻拦未果。

2008年11月,张志云去虹口区公安分局要求合法办理护照,参加在国外留学女儿的毕业典礼,与虹口区610成员夏某、宋某及戴某交涉一个多小时,在喝了公安的水回家后,身体不适并咳嗽。

2009年4月底,张志云又去派出所申领护照。新调来的610负责人说张志云不是公民,不能申领护照,为此张志云与他们争辩。他们给她倒了杯茶叶水,还说:“张阿姨你这个茶水不要喝,我们是有感冒,你喝了也感冒。”张志云不知是计,连喝两杯。她离开那儿时,他们还说:“张阿姨,你有病要去看医生的啊,不要不看。”事后,还让居委会几次上门询问:张阿姨好吗?

回家没几天,张志云就开始剧烈吐血。家人送她到虹口区中心医院治疗,两天后情况好转,被转到医院的普通病房。5月13日,虹口区政府的“610”科长等3人前去找过医院院长和主任医生。第二天,张志云去世,走的时候嘴角流血,眼睛没闭上,嘴巴也没闭上。抢救时,医生把氧气罩罩上去后,她的舌头马上就耷拉出来。

几天后,张志云家属去拿病例报告的时候,在车上碰到那个610科长,他还假惺惺地询问:“张阿姨怎么了?”张的家人说:“你不知道吗?”他只好答应:“我知道了。”张的家人就说:“你13号到医院去,14号人就走了。”他马上跳起来:“你意思是我们害死的了?”张的家人说:“我讲的是事实,13号你们到的医院,14号她人走了。”他就没话讲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4076.html

2010-04-22: 上海张志云离奇去世前后
“身体一向健康的上海市民、法轮功学员张志云被虹口区公安分局‘六一零’找去谈话,并递给她一杯茶水,回家后张志云连续一个星期剧烈吐血,住院后,虹口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六一零”找到医院和院长、主任医生谈话,一天后张志云突然死亡……。”

当时看到新唐人电视台播出的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如同五雷轰顶,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世界上有人会这么恶毒,竟要谋害一个与自己无怨无仇、只为坚定信仰做好人的老太太?为什么事情要做的这么绝、这么狠?难道他们家中没有母亲、妻子、姐妹吗?

张志云离世已将近一年了,最近又听说这一类灭绝人性的事情还在上海发生着。为了提醒大家对此类事件引起警觉,我们回顾一下张志云被迫害的经过。

这是2009年7月,张志云的家人披露的她离世前后的情况:

喝了“六一零”的茶,剧烈吐血

2009年4月底,张志云当时才66岁,身体一向健康。因为她要参加在国外读书的女儿的毕业典礼,张志云去派出所申领护照。新调来的“六一零”负责人说张志云不是公民,不能申领护照,为此张志云与他们发生争辩。他们给她倒了杯茶叶水。还说了句:“张阿姨你这个茶水不要喝,我们是有感冒,你喝了也感冒。”张志云不知是计,连喝两杯。她离开那儿的时候,他们还说:“张阿姨,你有病要去看医生的啊,不要不看。”事后还让居委会几次上门询问:张阿姨好吗?张志云回家后没几天,就开始剧烈吐血。不久就离奇死亡 。

张志云家人说:那个吐血吐的真厉害,吐了一个星期,身体的胸部以下是紫颜色的,血红血红的,肚子也大起来了,而且全是血红的颜色,一天起码吐两次,而且是非常厉害,一次要吐一个小时,早晨吐一次,晚上吐一次。

治疗好转后离奇去世

家人把张志云送往虹口区中心医院治疗,两天后情况好转,被转到医院的普通病房。5月13日上海专门负责镇压法轮功的组织“六一零”的3个领导人,其中一个是虹口区政府的“六一零”的科长,一个是主任,还有一个级别更大一点的,他们去找了医院院长,也找了主任医生。第二天,张志云就去世了,走的时候嘴角都流血了,眼睛也没有闭上,嘴巴也没有闭上,抢救的时候,医生把这个氧气罩罩上去后,她舌头马上就塌出来了,舌头伸出来后,人马上就走了。很蹊跷的,情况好转了,转到普通病房了,各项指标都好了,病危通知单什么都没有的,突然间人就去世了。

几天后,张志云家属去拿病例报告的时候,在车上碰到那个“六一零”的科长,他还假惺惺地问张的家属:“张阿姨怎么了?” 张的家人说:“你不知道吗?”他只好答应:“我知道了。”张的家人就说:“你13号到医院去,14号人就走了。”他马上就跳起来:“你意思是我们害死的了?”他自己心虚了。张的家人说: “我讲的是事实,13号你们到的医院,14号她人走了。”他就没话讲了。

长期受监视,家人亦受牵连

据新唐人电视台报道,张志云自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曾参加过李洪志先生五次传功面授班,炼功后全身疾病消失、精力充沛,担任上海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在上海市和郊区建立多个义务炼功点,推荐了非常多的人修炼法轮功,在江浙一带比较有影响力。1999年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开始,她就成了重点监控对像,住所24小时有人监视。十年来,她拒绝写任何放弃信仰的保证书和上电视镜头,防止当局利用她来蒙蔽民众和法轮功学员。所以张志云在江浙沪一带的法轮功学员中比较有威望。上海警察认为她的影响力很大,所以对她又怕又恨。她家里一年中有半年以上都是被监视着的,24小时派8个人看着,2个人一班,早晚3班。

张志云的家人这十年来也受到很大的迫害。她女儿读书成绩非常优秀,想出国留学,去申请护照来回退了5次;她儿子报名参加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人和行李都上了飞机,被“六一零”的人硬拉下来。张志云去与他们据理力争,后来他们看比赛已经结束了,美国一定不会让她儿子进关,就放她儿子去了。人虽然到了美国,但第一届比赛已经错过了。去年,2009年,她儿子参加了第二届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赢得了金奖,这是两届比赛唯一的金奖。

正告作恶者

张志云带着冤屈走了。在此我想对所有参与谋害她的人说几句:人做了什么都得承担,这是不变的天理。也许你会说,你是被中共这架暴政机器操控着被动的作恶,不错,但恶事、灭绝人性的恶事毕竟是你做出来的、或者是你下令做的,那么你就必须偿还。今天好在你还活着,你就还有赎罪与挽回的机会。

试问哪一个国家的政府举办世博会象中共邪党那样紧张、惊恐、如临大敌的?试问你们一年中有多少个敏感日?西方民主国家的警察哪有象你们这样三天两头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的?你们累不累?

聪明人不立于危墙之下,不要再做中共邪党的傀儡,不要继续把自己捆绑在中共的贼船上随其一同驶向毁灭。所有那些已经害了别人与还在害别人的人:报应已经离你们不远了。当你看到这些劝善良言可能还会说:你不相信;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实例已经那么多了,你或许也视若不见;但是一旦大祸真的降临到你全家的时候,只怕是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法轮功学员写出这些就是给你们最后的机会!所有施加给大法修炼者的迫害,都得加倍偿还!天理昭昭,天理昭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21976.html

2009-06-16: 上海大法弟子张志云疑被下毒谋杀
上海六十六岁的大法弟子张志云,十年来长期受到恶党迫害,长期二十四小时在住处被监控。2009年4、5月间,中共邪党人员又找她所谓的“谈话”,让她喝“茶水”。张志云回家后就感到浑身不舒服,然后就大口大口的吐血,吐了有一星期,被家属送虹口区中心医院。

610得知消息赶到医院,找到家属说:张志云生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找过院长了,全力抢救。然而,就在他们所谓的“全力抢救”的第二天,2009年5月14日,张志云突然死亡。好几个医生都背地里说怎么这么快,不应该的。

大法弟子张志云,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前是上海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1994年1月,张志云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受益匪浅。修炼之后,她以前的疾病都消失了,精力充沛。在经历了大法的神奇之后,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受益,所以在上海开始建立炼功点并向郊区铺开。自那以后的岁月中,修炼、弘法,成为她人生的全部含义。

19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张志云和众多大法弟子一起前往上海市市政府上访,向当时的上海市政府提出停止镇压法轮功的诉求。时任上海市中共恶党政法委书记刘云耕,面对上海法轮功辅导总站几位站长,宣布对法轮功的禁令,张志云当即予以反驳与抗议,拒绝书写任何保证书和上电视镜头(知道邪党会利用其大做文章),恶党想利用她来欺骗世人与大法学员的算盘完全落空,更使上海的恶党人员对她既恨又怕。

当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后,张志云被中共恶党不法人员作为上海地区的重点人物进行迫害,无论从明到暗都受到了上海地区邪恶疯狂的迫害。但无论恶党怎样的软硬兼施,她拒不配合任何形式的迫害,有一次恶党人员要到她家抄家,并要把师父法像带走,她厉声说“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跟定我的师父,这些东西你们不能拿走。”修炼者坚定的正念震慑得那些邪党人员不得不退步,从此再也没有敢上门要过东西。

在长达十年的岁月里,张志云不放弃修炼,长期受到了上海中共邪党“六一零”等非法组织的长时间迫害,受尽了精神与肉体的折磨!恶党人员经常派出间谍和“倒钩”来她这里企图刺探消息。邪党人员为了转化她,搞垮她,不仅采取各种手段迫害她,也迫害她的家人,妄图通过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迫使她放弃修炼。以下仅仅是迫害的一些片断:

张志云的丈夫不是修炼人,1999年“7•20” 前是单位的高级技工,是紧缺人才,却在迫害开始后被迫下岗待退休至今。张志云的儿子和别人凑钱开的面馆,在迫害开始后被无故封掉,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此后又由于“六一零”的骚扰和破坏一直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很长一段时间生活无着落。张志云的女儿大学本科毕业并且成绩十分优异,却由于迫害,只能进入私企工作。

张志云家中的电话、邮箱常年受到监控。她的住所一年中有大半年24小时被监控,走到哪里就有无赖跟到哪里。有一次她去看望九十多岁的舅舅,结果舅舅一家就被盘查,所以她只能尽可能减少和亲戚的接触。

2004年张志云的女儿要出国留学,在已经收到入学通知的情况下没有拿到护照。经过五次申请和严正交涉最后才拿到护照。

2006年,有大法弟子来探访张志云,因为外面有监控人员,张志云为了保护同修,护送到车站,结果在车站被恶警往警车上反复撞,当场造成她腿脚严重受伤,过后还不让回家,被劫持往派出所非法关押。

2008年儿子要出国参加比赛,在护照和签证都齐备的情况下在机场被从飞机上拖下来,并且不给理由而长时间扣留。在经过两个多月的交涉后最终只能在比赛结束后出国。

自2006年起张志云申请护照不下十次,均被无理拒绝。2008年张志云申请护照参加女儿在奥地利的婚礼,却最后因为拿不到护照而无法到场。2008年年底女儿打算回国再次举办婚礼,也遭到“六一零”的阻拦未果。

2008年11月张志云去虹口区公安分局要求合法办理护照,参加在国外留学女儿的毕业典礼,与虹口区“六一零”成员夏某,宋某以及戴某交涉了一个多小时,在喝了公安局的水回家后即身体不适并咳嗽(当时并没有留意,以为是正常的修炼状态)。

2009年张志云又多次申请护照参加女儿在奥地利的毕业典礼,却多次被拒。虹口分局的陈朝晖(音)还指着她口口声声称她不是人民,肯定不会给她护照的。2009年4月,张志云去虹口区公安分局再次要求办护照,这次在喝了公安局的水回家后不久吐血。

张志云身体不适在家期间,虹口区“六一零”戴某,虹口区政法委书记以及欧阳派出所警察李桢惠(音)仍然上门骚扰不断,促使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家人出于对亲人的关切与焦灼,坚持把她送到医院,在住院的几天期间本来已经恢复好转,但是,就在住院的第五天,恶党“六一零”人员找到医院,并找院长和主任医生谈话。结果,次日(5月14日)张志云就突然病态恶化,于当日蹊跷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6/202816.html

2006-12-04: 上海一老年大法弟子遭警察折磨
2006年11月20日,上海一大法弟子去看张志云,出来时和张志云一起被绑架到张志云住家所在地派出所(具体待查,在大连西路附近)。该派出所一位30多岁,长着三角眼的恶警就指着她的鼻子说,“放下生死是神,放不下生死是人”,然后就开始折磨她,抠眼睛,掸鼻子,掐脸颊揪耳朵,拽着头发撞墙,用力掐玉枕穴,还用他的手指用力夹她的手指。而且还问她:有没有听说苏家屯的事情。她说看过,恶警逐一问她的五脏六腑是否好,该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说你不配合,两分钟就可以把你搞定。折磨完后又开空调冷气开到最低对着该大法弟子吹。

上海警察在光天化日下竟然能对和自己母亲差不多年龄的人做出这种事情,与流氓没什么区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4/143852.html

2006-11-29: 上海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张志云
上海市六一零十一月二十日绑架大法弟子张志云、强行非法关押后,至今没给出任何理由。在绑架过程中,张志云的脚被恶警搞伤,现暂时无法行走。

当被问及帮凶们为何要干这种下流勾当时,回答都是:上面要我们这么么干的,我们也没办法。也就是说只要是上面主子的命令,无论好坏,就是杀人放火强奸妇女的事都得照办,因为它们害怕的是真善忍。提倡的是假恶暴的中共斗争信条。

今年七八月间,张志云申请护照(因准备参加女儿在奥地利将要举行的婚礼)被拒绝,理由非常荒谬;因触及国家二项法律条款,一威胁国家安全,二颠覆国家政权。一位信仰“真善忍”的母亲要参加女儿的婚礼,就会威胁国家安全和颠覆政权?

目前张志云的人身自由受到严重侵犯,处境非常危险,恶警现在对她進行二十四小时日夜监控,六名保安分班换岗值班,岗哨就在张志云家三至四楼的过道口,而且楼下外面还有流动岗哨,那种邪样已超过当年的文革时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9/143508.html

2006-11-23: 上海恶党610绑架大法弟子贺美云
近来上海恶党610对大法弟子张志云加剧了迫害,原来楼下一般只有610雇用的保安监视,现在已换上了公安警察,并且紧盯着张志云家门口寸步不离。凡是進入张家的大法弟子只要一出来,立即被强行绑架到警署。

几天前,上海大法弟子贺美云去看望张志云,当张送贺出来时,两人同时被警察绑架,张志云五小时后被放回,贺的情况不明。恶警好像是在抓捕甚么人,并乘机加害张志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3/143040.html

虹口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9-05-25: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
地址:唐山路902号,邮编200082
电话:02165856600、02165862305
电话:02165852000、02165852521
门卫:02165852305
公诉人秦蕾021-65852372

2019-05-29: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蔡伦路68号
电话:02150136033、02150136028
公诉科承办 陈钢 50137205

上海市奉贤区法院
地址:奉贤区南桥镇解放东路199号
邮编 :201400
总机 :02137190666
传真 :02157426694
承办法官:吴耀军 电话:02137190666*26072
书记员:孙高英 18001682367
另:
刑庭庭长
华社光 02137190666*26031 电话:021-33611662



2018-10-18: 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
地址:唐山路902号
邮编:200082
电话:02165856600
电话:02165862305
电话:02165852305门卫
电话:02165852000
邮箱:shkjcy@126.com
电话:02165852521
公诉人 秦蕾 电话:021-65852372

上海市虹口区法院
地址:北宝兴路531号
邮编:200083
电话:021-36123300
院长 席建林
承办法官 张金伟 电话:021-36123126
书记员 葛立刚

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分部(原上海市闸北区法院)
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3009号
邮编:200072
电话:02136034666
电话:02136046660
承办法官 钱丽娜 电话:021-26120078

2018-09-24: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分部(原上海市闸北区法院)
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3009号,邮编200072
电话:02136034666、02136046660
承办法官芮志平02126120083

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
地址:唐山路902号,邮编20008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2009-06-16: 参与过迫害的单位及个人:区号021
王毅寅:虹口区欧阳路派出所所长 63242200-75300
宋卫国:虹口区分局局长 63242200-32000
卢鹤鸣:虹口区分局政委 43242200-32001
徐志元:虹口区欧阳路街道办事处主任 6508469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