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温秀珍, 女, 4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西高坑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11-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1-08: 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学员遭当地恶徒迫害的部份事实(二)
由于邪恶在精神和身体上摧残,温秀珍提前四十多天分娩,孩子生在家里的地板砖上,婴儿体重才二公斤四两。她分娩才四十多天,被镇政府邪党书记天天逼到镇政府扫雪,中午才让回家给孩子喂奶,下午再拉回来扫雪。恶人叫温秀珍交三千五百元钱押金,温秀珍说没钱,于是恶人抽打她嘴巴,手打疼了用书打,最后用五十公分长的塑料尺子狠狠抽打,温秀珍左眼的白眼球被打出血,脸被打的五官变形、视线模糊。 大年除夕的夜晚,家里人借来二千五百元钱才把温秀珍接回家。”


* * * * * * * * *
8、温秀珍 女,四十五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西高坑村村民。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她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处处与人为善,家庭从此祥和、欢乐。然而,就在其沐浴在佛法修炼之中时,迫害发生了,这场至今仍在继续的浩劫使她及其家人遭受了严重的迫害。自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后,温秀珍就成为被监视的对象,家中的电话被监听,每天出门要报告。

七月十五日,镇政府来了三、四个人,威胁、恐吓她,片警杨永利经常来家骚扰。七月十七日晚八点多钟,片警杨永利和村治保主任高学军(派出所协勤)闯入家中,强行将她推入警车,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晚上,理由是到外乡洪法。

七月十八日,把崔黄口镇的大部份大法弟子骗到镇政府开会,并强迫每个人表态。当天下午,副所长卢建和另一警察抄了温秀珍的家,抢走一本《转法轮》。晚上,温秀珍和另外一些大法弟子每人关在一间屋内,被专人看管,强迫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不放弃就叫来家人打骂。白天,工作人员恐吓、围攻,逼迫学员写“保证”,否则不放回家。晚上,把他(她)们坚持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推到院子内,每人对着一棵树不许动,任由蚊虫叮咬。

直到七月十九日凌晨,把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温秀珍、孟昭英、李红兰、杨素云四人推上两辆警车(后二人被塞入后备箱),关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以“扰乱公共秩序罪”非法拘留十五天。温秀珍只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却被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关押了十天。家属接她回家时,看守所收费一百四元。
自从看守所回家之后,崔黄口派出所片警杨永利每天让温秀珍到派出所报导,谈认识,逼迫她放弃修炼。

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晚上十点多钟,听到外面有人叫门,起来一看是派出所的杜某和另一名警察,以政府要谈话为名将温秀珍骗至镇政府,接着又先后把孟昭英、杨素云、马则萱骗来。次日转入派出所关了一天,并向孟昭英问话,晚上才放回家。

因为“十一”期间害怕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政府人员到处巡查、村委会人员专人盯梢,大法弟子不能外出。实际上,所有大法弟子都被看管起来。十月二十日左右,村干部通知温秀珍到镇政府大会议室,屋内已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强行“转化”。说炼就到派出所,由于不放弃修炼,温秀珍又被关押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对墙站着,直到二十二日,所长李洪信把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七、八个人叫入屋内,谈话后才放回家,回家后由专人继续看管。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有两名大法弟子入京上访,片警杨永利问温秀珍知不知道,同时还把她的身份证要走了,直到二零零三年才要回身份证。

二零零零年“四二五”前的一天,温秀珍到派出所和杨永利讲真相。到晚上,杨永利带一名协勤就抄了温秀珍的家,翻走一盘炼功带,并让家人看管,别让她上北京。四月二十七日,温秀珍進京上访,走到武清区大孟庄附近时被崔黄口派出所绑架,副所长卢建打了温秀珍七、八个嘴巴子(当时温秀珍已有身孕),逼她放弃修炼,并保证不入京上访。傍晚,崔伟贤、杨永利把她关入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警车上,崔伟贤激杨永利的火儿,杨永利揪着温秀珍的头发往车上撞了三、四下,温秀珍拒绝签字,仍然被非法关了看守所,罪名是“妨害社会公共秩序罪”。她绝食抗议,到第五天,送到医院检查,证明确已怀孕,当晚十点被家人接回。并被迫交费七十元,医院检查费十几元。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九日,片警杨永利和本村书记李秀山闯入温秀珍的家,就要到地下室翻东西,温秀珍问他们要干甚么,他们说翻复印机,村里发现传单了。温秀珍质问他们:“你们身为执法人员,知不知道执法犯法,你要翻不着怎么办。”他们一听哑口无言,也不敢随便乱翻了,对家里人说:“你们看着她点,不要把孩子给耽误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四日,由于又有几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访,镇里慌了,纷纷下去查看,不在家的,就入京寻找,在家的,村委会的人看着,不许外出。当天下午,把温秀珍、覃江娥叫到镇政府,逼问她们那几个大法弟子哪里去了。那个镇党委副书记孙文龙对着温秀珍连啐带骂,满嘴脏话,简直就是一个流氓书记。当时温秀珍已有身孕八个月了,且行走不便,就是这样,仍被扣押两天两夜。政法委书记刘良怕出事,让写认识后由村书记李秀山叫来两个家里人打了出租车回家(车费各付一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晚上,温秀珍觉得肚子疼痛,由于邪恶在精神和身体上摧残,到次日凌晨一点,她提前四十多天分娩,孩子生在家里的地板砖上,用秤一称,婴儿才二公斤四两。

二零零一年一月(农历年腊月二十五日),镇政府通知温秀珍等八名大法弟子到镇政府。由于她分娩才四十多天,身体太弱,村干部任红昌在她家给政府打电话告知情况,接电话的镇副书记孙文龙对任红昌说:“你可不能手软。”结果任红昌硬把温秀珍和覃江娥抓到镇政府,任红昌在那里等着,她们在外面扫雪、打扫卫生。中午让温秀珍回家给孩子喂奶,下午再拉回来,就这样一直到大年三十。

大年三十,镇政府恶人,叫大法弟子站在雪地里,身穿单衣。恶人张树山强迫这些大法弟子们一直站到下午二点多钟 。镇里的几个干部酒足饭饱后回来,温秀珍要求给孩子喂奶去,张树山把她叫道楼上,姚春祥和齐某某叫温秀珍交三千五百元钱押金(怕入京上访),说两个月不入京就退回,温秀珍说没钱,恶人张树山、何洪生从外面入来说:别说废话。于是,抽打她嘴巴,开始用手打,手打疼了用书、最后用五十公分长的塑料尺子狠狠抽打,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温秀珍左眼的白眼球被打出血,脸被打的五官变形、视线模糊。 打完之后,张树山把温秀珍推到电话机旁,让和家人要钱,没钱就去借。电话那边传来的孩子哭声,一整天孩子没吃奶了。大年除夕的夜晚,家里人送来二千五百元钱才把温秀珍接回家,押金至今未还。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镇政府和派出所等三番五次的骚扰数不胜数,已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41916.html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4-22:豆张庄乡派出所片警徐某13821654660

2018-10-25: 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地址:武清区杨村镇机场道(与武宁公路交口南侧500米) 邮编:301700,联系电话:022-82124253.
电话:02222165836 02282171513 022-82179218

现所长:王永革 13920412737
刘副所长 警号 43067
手机号码:13702155059
办公电话:82124357
教导员:王舜
副所长:刘毅 刘斌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恶警:刘兆刚

2017-12-31: 上马台派出所:022-82289307
河西务派出所:022-29439003

武清区
政法委电话:022-82138637022-82138607
武清区610电话:022—82138667
褚立红(市检察院)13920893771
武清公安局法制办顾亮18920921777
武清检察院起诉科张志超022—29360139
武清公安法制办022—82167122
武清法院姚长胜:022—82167088转80709
武清区黄花店镇西田庄村村长杨玉杰13821180528
武清刑侦三队022—82108569
陈德军(国保大队大队长)022—82167128
渎职侵权科022—29342586
武清公安局监察室022—82167106
武清区委办公室022—82138601
泉兴路派出所022—82109110
天津市信访办022—83605622
武清公安局督查022—82167123
武清检察院监所科021—29322452
武清检察院控申科022—29342000
武清信访办022—82111053

政法委书记王志强,电话:13516225888
武清区政法委副书记李占峰,电话:13072276518;老家:武清区大碱厂镇长屯村
武清区政法委处级干部马宏骊电话:15822551852宅电:022—82111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