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泰安市 >> 徐洪霞, 女, 3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泰安市泰山区泰前办事处居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8-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08: 山东泰安赵玉珍等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

最近,在中共邪党政法委、610 系统的所谓“敲门行动”中,泰安赵玉珍等数名法轮功学员又受到骚扰
赵玉珍,女,69岁,泰安市泰山区岱庙办事处东关村居民。2017年7月6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东关居委会一个姓刘的人,领着岱庙派出所一女警,去她范家胡同的住宅敲门骚扰。

赵玉珍看到他们拿着录像机,没叫他们进门,隔着栅栏防盗门问他们来干什么。他们说来看看她。赵玉珍说:你们来看什么,我们炼法轮功的有俺师父管,不归你管,你们别三番五次的来骚扰。那女警说:你们反党,参与政治。赵玉珍说:你不要乱扣帽子,我们是按照师父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对社会对他人都是有益的。女警又问:你和谁住在这里?赵玉珍说: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一个孤老太太,能和谁住在一起?
那两人进不了门,退出去,在楼下转悠。赵玉珍哗的一声拉开窗子,看看他们走了没有。他俩听到响声,立即回过头来,举起录像机录像。赵玉珍迅速关上窗子。

下午4时许,那女警把警车停在附近,又来敲门,要求和她谈谈。赵玉珍仍然拒绝开门,隔着门给女警讲真相。女警最终没有得逞,只得离去。

此前,6月19日上午,泰山区泰前办事处泰前村计生人员带着红门派出所的警察,敲门骚扰了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徐洪霞、范庆兰;

6月20日上午10时半,南关派出所警察敲门骚扰了苏雪青,没有开门;
6月25日南关派出所警察骚扰了原泰安市木器厂退休职工公庆伟;
6月26日木器厂退休职工吕继安的儿子以及该厂退休职工朱桂贞的丈夫受到骚扰。
这期间,站前派出所人员连续两次骚扰了泰安市自来水公司退休职工亓东玲;家住龙潭路57号的个体职业者钱磊也受到骚扰;岱岳区山口镇的张圣美、张义正、王玉泉、赵爱美等受到山口派出所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8/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0776.html

2014-05-31: 山东泰安徐洪霞女士长期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徐洪霞,是山东泰安泰山区泰前村村民,今年四十八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拘留两次、强制洗脑一次、非法劳教两年;中共恶徒长期监控、跟踪、骚扰、绑架、抄家,勒索。下面是徐洪霞自述十几年来其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
多病缠身 炼法轮功 疾病消失

我年轻时就有心脏病、胃病,坐月子时,又落下头疼、风湿病等等。头疼起来,睁不开眼,关节疼得夏天都不敢见风。经多方治疗,均不见效,经济又不宽绰,就这样,在病痛中拉扯着女儿艰难度日。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头疼得不行,去医院做CT,输液一个月,吃了不少药,钱都花光了,也没见啥效果。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候,姐姐来,叫我炼法轮功。她原来是个“药篓子”,脸都虚胖发乌。这回我看她时,果然脸上白里透红,比先前精神了许多。我向姐姐要了《转法轮》。看第一遍时,胃疼得很厉害,我就拿硬东西顶着看;看第二遍时,就看到《转法轮》三个字透亮,满书上一闪一闪的,很神奇。从此,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炼功不长时间,一身的病痛都不翼而飞了。我感谢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对师父讲的法理深信不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无论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怎样打压、造谣污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我都不相信他们那些骗人的谎言。那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法轮功没有错,电视、电台、报纸等的造谣污蔑是在毒害民众。

村委和派出所:绑架、抄家、勒索、扣工资、非法劳教

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怎么办呢?那时还没有统一制作的真相材料,我就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写在纸上贴出去。后来有了真相材料,就发真相资料。那时心里很纯净,没有怕,只想着不让世人受毒害。经常是我们贴完了,不明真相的警察也到了,等他们走了,我们又贴上了。

二零零一年底,我在回家的路上发真相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跟踪。红门派出所长刘森带着四个警察(其中一个是姓郑的协警)把我绑架。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私闯民宅,肆无忌惮地抄了我的家。他们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好象还没达到目的,又围着我家院子房前屋后仔细的查看了好几圈。

在刘森的指使下,他们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刘森、所里610人员江民(女)、宋翠连大呼小叫,逼问资料的来源,我不配合,什么也不说。他们把我哥和大姐夫也叫到了派出所,进行威胁,想以此给我施加压力。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信仰真善忍让人做好人的,不要做违背良心的事,善恶有报是天理。多年来中共对他们的无神论洗脑,使他们已经不相信神的存在。他们没问出什么,晚上就把我铐在暖气片上。第二天早晨上班后,他们又开始逼问,我不说,也不签字,他们就把我送进了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给那些嫌犯们讲法轮功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明白了真相的人都说:这世道太坏了,共产党赶快灭亡吧。有的人就让我教她炼功,并说:出去就找法轮功,俺也学、俺也炼。为抗议非法关押,我绝食,七天后胃粘连,很痛。他们就把我送到八十八医院输液,后来又送另一家医院输液。红门派出所的陈丙峰把我大姐和我哥带到了看守所,想让他们逼迫我放弃信仰,我坚决说“不”。后来他们骗我家人,说拿二千元钱就放人,家人拿了钱不但没放人,而且又要了二千元。就这样,家人因盼望我回家过年心切,被他们勒索了四千元(这四千元钱由村委综治办成员王志远写了两张小白纸条,没有盖章),至今没还。紧接着,村委书记关立新、综治办主任李海燕伙同红门派出所恶警,又把我劫持到了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强制“洗脑”,非法关押三个月。

在劳教所里,他们在给强行灌输那些歪理邪说的同时,还逼迫做奴工。早上天不亮就起床干活,晚上到半夜,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在地下室里干活,整天见不到太阳,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回来后,村委又扣发了我一年的工资和几年的生活费。

看守所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我在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便衣看见。他打电话叫来了两辆轿车,把我送到了他们办公的地方。里面全是警察,我就把真相材料给他们看,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问我姓名住址,我不说。他们给我录像,我就拨拉摄像机,并对他们说:你们又要拿去造假,象“天安门自焚”伪案一样。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你们不要迫害好人。他们把我送到市看守所,在里边,我不断地向监室里的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其他同修也都在向人们讲真相。很多知道了真相的人,都表示支持我们。

有一天,公安局来了一男一女提审,他们把我铐进铁椅子里。我仍然不报姓名,不说住址,那个女的发起凶来。我就给她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她不信。我就说:咱都是家庭主妇,在家做饭碰到点热水、崩上点火星儿还疼得不行,那王进东都烧成那样了都不叫喊,双腿间的塑料瓶也没烧坏,分明是假的。她就不吱声了。他们让我在审讯记录上签字,我不签,那女的急了,逼我签,我抓过记录一把撕了。他俩傻了眼,不再说话,把我送回去了。

我想: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能被关在这种地方,就绝食抗议。又一次提审,他们叫两个嫌犯架着我出来,我叫那个开门的嫌犯把连接铁门与门框中间的铁链子打开(这铁链子使铁门半开半掩,人进出都得从铁链子下面钻,这是对被关押人员的一种侮辱性的设置),我站着出进,在走廊里喊“法轮大法好”,那些男监室的嫌犯都跟着喊。恶警给我照像,我就坐在地上,把头发往前一胡噜,他们照不成。我一边绝食,一边天天背法、发正念、讲真相。

那一天,我监室里一下子进来十几个人,有穿警服的,有便衣,有医生,也有嫌犯。他们把我围起来,说要给我灌食。那些恶人按住我,拿很粗的管子从我的鼻子里插进去。我不配合。灌完后,他们都吓得唿的一声离开我的身体。我起身就把插在鼻子里的管子拔出来,灌进去的东西吐了一地。这时我听到那看守说:你再给她插一回管子让我看,过几天我给她灌食。那医生说:多疼啊。就没给他演示插管。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绝食第九天,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

流离失所再被绑架

这年腊月的一天,村委委员王志远领着几个警察到我家骚扰,我没给他们开门。明白真相的人捎信说:他们要绑架我。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也为了不让村委和参与迫害我的人再次作恶而遭报应,我流离失所。红门派出所长刘森和陈丙峰,还有几个警察不分昼夜的在我家周围监视、蹲坑。所里610人员江民经常跟踪我丈夫和女儿,陈炳峰一伙时常闯进我家查看,威逼我丈夫,气焰非常嚣张。恐怖笼罩着我的家,我的家人每天都在极度恐慌中度日。

二零零四年四月,刘森带着几个恶警开着车去了我丈夫的老家,威胁两个老人。陈丙峰、宋翠连还有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在我的临时住所绑架了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我们不配合,他们强行给我们戴上手铐,我的手腕被卡出了血。他们凶狠的把我们塞进车里,拉到青年路派出所铐了大半天和一个晚上。第二天,他们把我劫持到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恶警把对我的非法劳教书送到我女儿打工的地方(因村委逼迫交钱,扣发我的工资和生活费,家里没钱供孩子上学,她小小年纪为糊口就在外地打工),他们让我女儿在送达通知书上签字。女儿说:我妈妈犯了什么法?警察说:炼法轮功。女儿提高了嗓门,让屋里的顾客都听到:大家听听,我妈妈炼法轮功做好人,他们不让炼,还把我妈妈抓起来劳教了,讲不讲理?我不签。说着拿过那破纸就撕了。

劳教所:强逼洗脑做奴工

在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刘端芹、副大队长孙娟、指导员孙群莉指示一些邪悟者给我灌输她们那套歪理邪说,逼迫看造假录像。泰安的杨某某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不听她那一套,她发疯似的骂人:死猪不怕开水烫!她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经常说一些诽谤大法的话,她的脸色已经变的蜡黄,而且干瘦。她们逼我写邪恶的几书,还逼迫做奴工。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干到十二点,有时到下半夜二点,没有星期天、节假日,没完没了的做被面绣花、彩带缝花,缝制各种出口玩具等。如完不成她们规定的数量,就不让休息,一直到干完为止。在那里我的身心遭受了极大的摧残,一个月体重就减了九斤。

二零一零年末,泰前居委会综治办主任李海燕、成员王志远等、红门派出所副所长、泰山管委、市公安局、泰山区公安分局610的一些人轮番到我家骚扰,逼迫我写什么“保证书”,企图绑架我到“洗脑班”,要挟恐吓我的家人和亲属,但他们始终没有得逞。

十五年来,他们从没停止过对我的监视和骚扰,经常是村支书下令,村计生办的程玉红、杨圣红、张红秋进家骚扰。特别到了他们所谓的敏感日,更不分昼夜的蹲坑、盯梢。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连吃饭都轮换着。我们住在箭杆峪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他们监视骚扰过。中共恶徒的长期监视、盯梢、绑架、抄家、罚款、掠物,拘留、劳教,使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使我女儿失去了上学深造的机会,给我的家庭生活造成了很大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31/山东泰安徐洪霞女士长期遭迫害-292824.html

2003-08-06: 山东泰安大法弟徐洪霞,女,36岁,泰安市泰山区泰前办事处居民。2003年7月28日下午1时许,在泰城青年路新华书店对面发真象材料时被泰山区公安局恶警绑架,现下落不明。

泰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538)

2019-03-08:泰山区公安分局610中队长田琳 18562338185

2019-02-24: 泰山区公安分局
地址:泰安市泰山区岱道庵路158号
电话:0538-8254019
局长 杨启典 5388225172、18615389777
政委 徐志强 5388226236、18615388068
副局长 赵其钧 5386261038、18653898866 贾元玉 5386261003、18605380090 宋晓东 5386261036、1865389896 王洪亮 5386261239、18653898899
政工主任 李兆斌 5386261236、18653898066
刑警大队长 吴茂军 5386261608、18653898181
治安大队长 王顼 5386261069、18653898566
泰山区国保大队
地址:泰山区东岳大街20号,邮编271000
大队长 姚广富 18653898522
教导员 高立祥 18653898110
副大队长 彭国华 18653898101 李晓明 18653898107
中队长 崔彦 18653898102
指导员 钱祥村 18653898182
中队长 苏斌 18653898597
610中队长 田琳 18653898185
邱家店派出所
所长 王伟
派出所电话:0538-8661110
泰山区检察院 检察长 王增爱
泰山区法院 院长 刘国峰

2019-02-14: 大汶口派出所.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大汶口镇驻
电话.:0538-8711110.
邮编:271026.
副所长:梁树声 陈海港 13583879699 王洪国 13853800956
警长:刘德允 13581135618 金增功 13583802236
警察:王庆 13562809970 马莹 13583807990 刘家福 15153867009 金波15854846981 王晓丹 15288908674 张志强135154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