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雄县 >> 杜贺先(杜贺仙),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雄县雄州镇古庄头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6-10-1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杜爱仙 杜爱仙的丈夫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杜贺先(杜贺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30: 一份被故意遗失的上诉状

河北省雄县杜贺先女士1996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邻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2017年9月26日,杜贺先被雄县公安国保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雄县检察院徇私枉法和公安国保大队狼狈为奸,陷害杜贺先

2017年12月8日,在保定看守所身体已被迫害的非常虚弱的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法庭,遭受雄县法院的所谓“庭审”。“庭审”开始不久,杜贺先口吐鲜血,他们把杜贺先推出法庭几分钟后,又把她推进法庭继续开庭……2018年6月15日,雄县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内向杜贺先宣布了枉判七年的非法判决。

杜贺先当时即提出上诉。杜贺先于2018年6月20日,通过保定看守所向保定市中级法院递交了上诉状。2018年7月20日,保定中级法院来所谓的核实情况,法官崔曙光说,他没有收到杜贺先的上诉状。7月22日看守所王晶队长当班,杜贺先向她询问我的上诉状为什么没有递交到中院,王晶队长查询后说:大厅记录表明2018年6月22日上诉状已交接,雄县法院来人取走的。可联系雄县法院,他们却说没有看到。为此,杜贺先对雄县法院徇私枉法、渎职失职的犯罪行为向保定市中级法院提出控告。

下面是被故意遗失的上诉状。关于杜贺先女士遭受迫害的事实,请看明慧网报道《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铁笼子推进法院“庭审”》、《河北雄县杜贺先被非法判刑七年》等。

上 诉 状

上诉人:杜贺先,女,1971年12月12日出生;
身份证号码130638197112120545,汉族,初中文化,农民;
户籍地:河北省保定市雄县雄州镇古庄头村7区63号。

保定中级法院法官好!

我叫杜贺先,我没有杀人,没有放火,没有偷,没有抢,没有坑,没有骗,只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却被雄县法院冤判7年,因此我特向贵院提起上诉。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30/一份被故意遗失的上诉状-373099.html

2018-08-04: 被非法判刑七年 河北雄县善良妇女控告法院

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邻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2017年9月26日,杜贺先被雄县公安国保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构陷。

2017年12月8日,身体已被迫害的非常虚弱的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法庭所谓“庭审”,“庭审”刚刚开始不久,杜贺先突然口吐鲜血,他们把杜贺先推出法庭几分钟后,又把她推进法庭继续开庭……2018年6月15日,雄县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内向杜贺先宣布了枉判七年的非法判决。

杜贺先当庭提出上诉,并于2018年6月20日通过保定看守所递交了上诉状。2018年7月20日,保定中级法院来核实情况,法官崔曙光说没有收到她的上诉状。杜贺先只得把自己手上留有的一份底稿交给了崔法官。2018年7月22日看守所王晶队长当班,杜贺先向她询问我的上诉状为什么没有递交到中院,王晶队长查询后说:大厅记录表明2018年6月22日上诉状已交接,雄县法院直接过来人取,可她联系雄县法院,他们却说没有看到。

前几天,律师到保定看守所看望杜贺先杜贺先要求控告雄县法院相关人员,并高级法院请采纳、受理她的上诉意见,认真核实她所提供的新的证据,秉公办案,还她自由之身。

关于杜贺先遭受迫害的事实,请看明慧网报道《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铁笼子推进法院“庭审”》、《河北雄县杜贺先被非法判刑七年》等。下面是已经递交保定中院的控告状:

控告状

控告人:杜贺先
被控告人:雄县法院

控告请求:控告雄县法院玩忽职守,制造冤假错案,不但错用法律判我7年,还把我用心手写的一式三份上诉状遗失,如此渎职,玩忽职守,可见其对案件的草率态度,此种态度如何能秉公办案,如何能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如何不制造出冤假错案?在此我请求高级法院接受我的控告请求,严查雄县法院当事人。同时请采纳、受理我的上诉意见,认真核实我所提供的新的证据,秉公办案,还我自由之身。

控告事实与理由:

我叫杜贺先,我没有杀人、没有放火、没有偷、没有抢、没有坑、没有骗,只因我修真、善、忍做好人,于2018年6月15日被雄县法院冤判7年。为此我在2018年6月20日通过保定看守所递交了上诉状。此上诉状一式三份全部手写,为了表示对看状人的尊重,我是用心在写,写得比较工整,因为写的慢,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于2018年6月20日早上9点,按手印后交于看守所的王晶队长递交。2018年7月20日,保定中院来保看核实情况,拿给我的只有律师递交的材料,而没有我通过看守所递交的上诉状。我问起时,中院的崔曙光法官说没有收到,情急之下,我只得把我自己手上留有的一份底稿交给了崔法官。

2018年7月22日,正值看守所王晶队长当班。我向她询问我的上诉状为什么没有递交到中院,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王队长当时就说,她当天已经在上诉状上签了字,应该早已递交,这些看守所都有记录,她会到大厅查证一下,再告诉我情况。下午王晶队长告诉我,大厅记录表明2018年6月22日上诉状已交接,雄县法院直接过来人取,可她联系雄县法院,他们却说没有看到,让我再和雄县法院交涉。由此可见我的上诉状被雄县法院相关人员遗失了。

这让我想起在大概2018年5月末6月初,具体时间记不太清楚了,我曾通过保看驻所检察官向雄县法院递交了一封信。可在2018年6月15日所谓开庭结判时,我曾问雄县法院陈春华法官是否收到,他说没有看到,我也只好把我留有的底稿给了他。目前还不清楚,那封带有驻所检察官签字的信件去了哪里。

雄县法院办事人员如此渎职、玩忽职守,草率办案,可见他们对待此类案件的态度。开庭也只是走过场,辩护律师辩护的再有理有据,当事人再冤,他们一句不予理睬便可黑箱操作。我递交的材料、上诉状他们都会遗失,又何谈认真审理。可以想象,即使没有遗失,想必也会搁置一边,看都不看,又何谈认真负责。如此态度又怎么能不制造出冤假错案。基层法院如此办案,百姓怎么会不怨声载道。《阳光法庭》难道真的仅仅是一部虚构的电视剧吗?法律的公平正义难道真的仅仅是一句口号吗?依法制国、有案必理难道也只是老百姓无法实现的一个梦吗?如果真是这样,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来讲,我也无话可说。如果我这封控告信递交之后,如果如石沉大海,高院领导和基层法院一样对待态度……

在此,我恳请高级法院接受我的控告请求,严查雄县法院相关责任人,同时受理、采纳我的上诉请求和意见,认真调查、审理,还我自由之身。

控告人:杜贺先
2018年7月2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4/被非法判刑七年-河北雄县善良妇女控告法院-372025.html

2018-06-17: 河北雄县杜贺先被非法判刑七年

2017年9月26日被河北省雄县公安国保绑架的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已经被非法关押285天,期间经历了两次非法庭审。

第一次非法庭审:2017年12月8日上午10点左右,在雄县政法委的安排下,雄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派出所及各乡镇书记、部份村书记大约四五十人,借用保定市中院法警基地对杜贺先(已绝食抗议七十多天,因被野蛮灌食造成身体胃出血多日,身体非常虚弱,随时都有性命之忧)进行非法庭审。

法院只允许两个家属进入法庭,杜贺先七十多的老父亲为女儿奔走了两个多月,多么想见上女儿一面,却被强行挡在法庭之外。法院把身体已被迫害得非常虚弱的杜贺先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了法庭。

庭审刚刚开始不久,杜贺先突然口吐鲜血,法庭暂时休庭。他们把杜贺先推出法庭几分钟后,又把她推进法庭继续开庭。大约十分钟左右杜贺先又突然出现昏迷状态。这时律师对法官说,我的当事人杜贺先意识已经不清楚,无法询问,应当休庭进行治疗。

这时法官让跟随的医生诊视,医生说:“她手在抽抖,可能还有点意识吧!”法官又继续询问,在询问当中,杜贺先头一直抬不起来,也根本没有任何答复,只听到微弱的呻吟声,不一会就又昏过去。

家属强烈要求法庭要有人道。律师提出申请,我的当事人意识已经不清、身体过度微弱,要求不能再开庭。在杜贺先过度微弱的情况下,法官不得不休庭。

第二次非法庭审:雄县法院原定2018年1月11日对杜贺先进行非法庭审,因故改为1月12日非法进行。

1月11日下午,两位律师到看守所会见时杜贺先才知道,法院并没有通知杜贺先第二天开庭,这是明显地违反了有关的法律规定。

1月12日这一天,天空晴朗但气温极其阴冷。在法庭之外警察已经没有上次开庭时那么多,也就是十几人。而此次来关注庭审的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却非常多,他们虽然和杜贺先素不相识,却远道赶来,在阴冷的寒风中默默地为她加持。

法庭之内,宽绰的座位上包括家属只零零散散的十几人,与上次庭审的座无虚席,显得有点冷清。这也许是因上次的庭审,使这些参与者看到审判好人,不愿再与邪恶为伍而不再参加。

上午九点左右,非法庭审开始进行,审判长陈春华宣布开庭后,公诉人范颖宣读对法轮功学员杜贺先的非法指控,指控罪名就是所谓的刑罚“三百条”。公诉人念完后,辩护律师根据公诉人起诉书中所谈到的有关指控进行了逐条有理有据的驳斥,包括公安机关从开始的抓捕到非法取证,都是在触犯现行的国家法律法规。

接着辩护律师又对邪教的指控进行了驳斥,律师说翻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没有一条有关法轮功是邪教的论述(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却只有公安部在2000年、2005年、2014年先后发布的邪教之说共十四种,其中没有法轮功。同时我们也从2011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3月1日发布的1999年8月关于法轮功书籍禁止出版的禁令已经废止,这意味着自2011年3月1日开始,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之下,法轮功书籍的出版发行合法,公民拥有、阅读和传播法轮功书籍同样合法。也就是说不论是现在和将来出版法轮功书籍合法,修炼法轮功合法,而对法轮功的所有指控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也是非法的。

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使检察官无言以对,也给法庭内旁听的中共官员上了一堂法制课,知道了修炼法轮功合法,打压法轮功是犯法的行为。

杜贺先在法庭上也进行了自我陈述,因修炼了法轮大法受益,一个曾面临家破人亡的家庭,重拾幸福的感人故事。杜贺先说:没有法轮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共同的心声,法轮大法是世人的希望!人类的希望!所以说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是错的,也是在破坏中国人的道德,大法的传出是在挽救世人的道德,唤醒世人的良知。法律是惩恶扬善体现公平正义的最后防线,希望法官做出公正的判决。

2018年6月15日,雄县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内向杜贺先宣布了枉判七年的非法判决。当庭杜贺先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7/河北雄县杜贺先被非法判刑七年-369929.html

2018-01-16: 河北雄县善良女士杜贺先再被非法庭审

河北雄县法院原定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对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士的所谓“庭审”,因故改为一月十二日进行。一月十一日下午,两位律师到看守所会见时杜贺先才知道,法院并没有通知杜贺先明天开庭,这是明显地违反了有关的法律规定。

一月十二日这一天,天空晴朗但气温极其阴冷。在法庭之外警察已经没有上次开庭时那么多,也就是十几人。法庭之内,包括家属只零零散散的十几人,大多数座位是空的,与上次庭审的座无虚席,显得有点冷清。这也许是因上次的所谓“庭审”,使这些参与者看到审判好人,不愿在与邪恶为伍而不再参加。

上午九点左右,审判长陈春华宣布开庭后,公诉人范颖宣读对杜贺先的非法指控,指控罪名就是所谓的刑罚“三百条”。

辩护律师根据公诉人起诉书中所谈到的有关指控,进行了逐条有理有据的驳斥,包括公安机关从开始的抓捕到非法取证,都是在触犯现行的国家法律法规。接着辩护律师又对邪教的指控进行了驳斥,律师说翻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没有一条有关法轮功是邪教的论述(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却只有公安部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二零一四年先后发布的邪教之说共十四种,其中没有法轮功。同时我们也从二零一一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三月一日,发布的“一九九九年八月关于法轮功书籍禁止出版的禁令已经废止”,这意味着自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开始,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之下,法轮功书籍的出版发行合法,公民拥有、阅读和传播法轮功书籍同样合法。也就是说不论是现在和将来出版法轮功书籍合法,修炼法轮功合法,而对法轮功的所有指控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也是非法的。

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使检察官无言以对,也给法庭内旁听的中共官员上了一堂法制课,知道了修炼法轮功合法,打压法轮功是犯法的行为。

杜贺先在法庭上也进行了自我陈述,因修炼了法轮大法受益,一个曾面临家破人亡的家庭,重拾幸福的感人故事。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共同的心声,法轮大法是世人的希望!人类的希望!所以说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是错的,也是在破坏中国人的道德,大法的传出是在挽救世人的道德,唤醒世人的良知。

杜贺先杜贺仙),婆家是雄县雄州镇古庄头村,娘家是西侯留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邻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杜贺先女士被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二个多月,遭野蛮灌食折磨。杜贺先的家属与律师多次要求放人、阅卷,遭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推诿、阻挠。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身体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法庭进行所谓“庭审” ,最后法官不得不休庭。当天在雄县政法委的安排下,雄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派出所及各乡镇书记、部份村书记大约四五十人,借用保定市中院法警基地对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的杜贺先(已绝食抗议七十多天,因被野蛮灌食造成身体胃出血多日,身体非常虚弱)进行所谓“庭审”。而且只允许两名家属进入法庭,杜贺先七十多的老父亲为女儿奔走了两个多月,多么想见上女儿一面,却被强行挡在法庭之外。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福益家庭社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把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善良妇女锁在笼子里推进法庭“审判”,还兴师动众,你们这样做是在维护国家法庭的尊严,还是在败坏国家法庭的尊严?是在惩恶扬善还是在惩善扬恶?你们的心里就不愧疚吗?面对你们的妻子女儿,你们的良心在哪里?即使你们不相信报应,想一想,她们生活在一个连司法人员都如此没有良知的社会,可不可怕?

法律是惩恶扬善体现公平正义的最后防线,希望法官做出公正的判决,无罪释放杜贺先。希望那些仍在抓捕、冤判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别再助纣为虐,不要象机器人一样任人摆布,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正、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关于杜贺先遭受的迫害情况,请看明慧网报道《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铁笼子推进法院“庭审”》、《绝食抗议二月余 河北雄县杜贺先面临非法开庭》等。


迫害杜贺先责任人:
保定公安局副局长:董宏 13703227368
雄县政法委书记:刘会清 13933205888
雄县政法委副书记:杨双玖13903128299
雄县公安局局长:王兵杰 13303263222
雄县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13831284666 18630205099
国保队: 0312-5820300
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副队长:张保忠 13803121575
警察: 国会民
协警:崔立学
城关派出所所长:马建华 13230225198
城关派出所:刘超 13722222738 15103128218
城关派出所:杨东 1522705356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苏国庆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滕宝安 1380312089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邸赤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保定看守所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旅游路 邮编:071000
看守所电话 0312-8051060
所长:刘翔 1863362399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6/河北雄县善良女士杜贺先再被非法庭审-359672.html

2017-12-23: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仙在保定看守所遭迫害情况
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仙在保定看守所被灌食后浑身发抖,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3/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8207.html

2017-12-11: 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铁笼子推进法院“庭审”
法庭本是庄严神圣之地,评判是非善恶之所,同时体现惩恶扬善的威严,更是体现公平正义的最后堡垒。然而在河北省保定市雄县近日发生了一起本不该发生的所谓“庭审”。更为邪恶的是,身体已被迫害得非常虚弱的善良妇女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了法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1/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铁笼子推进法院“庭审”-357731.html

2017-12-08:绝食抗议二月余 河北雄县杜贺先面临非法开庭
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士被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二个多月,遭野蛮灌食折磨。杜贺先的家属与律师多次要求放人、阅卷,遭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推诿、阻挠,十二月四日,律师得到法院通知,十二月八日在保定市中院开庭。

杜贺先杜贺仙),婆家是雄县雄州镇古庄头村,娘家是西侯留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邻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

绑架、野蛮灌食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副大队长的郭军学、张保中带领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杜贺先租住的院落,不由分说把杜贺先和她妹妹杜爱仙的胳膊和双手反铐到身后,架上一辆警车,直接把姐妹俩劫持到距雄县县城二十多里外的昝岗镇派出所非法拘禁和审讯,把杜贺先按在地上拍照并强制按手印。

第二天即九月二十七日下午,杜贺先被郭军学、张保中等人劫持到位于保定清苑区的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妹妹杜爱仙被放回家。杜贺先被俩人各自拽着一只手拖进监室,她一直在绝食反迫害。

从被非法关押第四天,杜贺先遭野蛮灌食迫害。第一次警察叫去了三个彪形的男犯,有五、六个女普犯将她从监室里拽出,按倒在地,见她没有反抗,只有一男犯按着她的双腿,其他女犯分别按着她的头、胳膊,使她根本动弹不了。大概半小时左右灌完又把她拽进监室。开始是一天灌两次,后改为一天灌一次。十几天后要给她输液,将她绑在床上,胳膊、腿、腰部绑了三道,由于她不配合没输成。

十月十日那天,管子插不进去,一郭姓男法医(警号038629),让她张嘴,她不配合。此人凶狠地用巴掌打她的脸,一边打一边喊着:张嘴,张嘴,叫你不张。打了不下50下,把她的脸、眼窝都打青了。同时,一个叫李霞的吸毒贩毒的女犯按着她,用手狠掐、拧她的乳房和身体的各个部位。灌完食后,一个姓郑的女法医还让警察把她的双手反铐上,管子没有拔下来,怕她拽管子,不知铐了多久。每次灌完食,不是被女犯们推搡着就是拽着双手拖进监室,口里还骂着脏话。

十月十七日灌食时,一个叫张瑞新的女吸毒贩毒犯罪嫌疑人,毫无人性的用脚踩着她的左手,右边按她的人也打她。第一次没插好,当那乳白色的管子从她的鼻孔里拔出来时,已变成了暗红色,那是她的血染红的。

十月二十五日,家属为杜贺先聘请了北京律师维权,并于当天上午在保定看守所见到了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杜贺先

从十月二十五日起,每次灌食都由值班警察给她录像,比以前“温柔”了许多,那也只不过是在演戏,实际也是置她的死活于不顾。二十八日灌食时,她被灌得剧烈咳嗽才把管子拔出来。过了几分钟在她仍咳嗽不止的情况下,又一次把管子插进去了。

十一月六日,一女法医绕到录像的后面,踢她的腿,踢一下说一声“张嘴”。每次都是把她按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她闭着嘴,犯人们就使劲按她的下巴。当她喊“法轮大法好”时,她们就用叠了好几层的卫生纸捂她的嘴。对她野蛮灌食时,连不参与的小警察路过时,都吓得用手挡着眼睛不敢看。

知情人讲,杜贺先身体现在非常消瘦虚弱,脸部两腮浮肿,需用人用轮椅推着出来接见,站立还需两个人架着。杜贺先被强制插胃管灌食,已出现胃出血症状多日。

公检法合谋构陷、制造冤假错案

非法关押、野蛮灌食,不仅给杜贺先身体造成极大的痛苦与伤害,也给她的精神造成伤害。在杜贺先身体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十一月十日,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军学既不给杜贺先就医,也不释放,反而和雄县检察院企图构陷杜贺先

杜贺先的老父亲得知女儿被野蛮灌食后,多次到国保要人,而国保队长郭军学总是推脱自己做不了主、无权放人,一会说公安局长不让放,一会说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长不让放。无奈之下老人到检察院控告了郭军学,几天之后当老人到检察院询问该案时,检察院却说你不应该到检察院来告,应该到公安局纪检科去告,老人说我已经给了他们两封控告信,他们没人管我才来这的,最后检察院还是没受理。三天之后,检察院便把杜贺先构陷到雄县法院。

十一月十六日,家属陪同俩位律师到保定看守所探视,杜贺先是坐着轮椅出来会见律师,行走必须由俩人架扶,脸部浮肿,身体非常虚弱。当天下午,律师到检察院见到该案检察官范颖要求放人,范颖说这案子已经在十一月十日就递交到法院了,想了解情况你到法院去。律师打通了法官陈春华的电话,陈春华说你想看案卷你十一月二十日星期一来法院阅卷。

十一月二十上午九点多,家属又陪同律师到法院,在门口打电话联系该案法官董福印、陈春华,他们以各种理由不见。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家属陪律师强行进入法院,并找到董福印,该法官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让律师阅卷。律师又找到了陈春华法官,陈说网上还没有这个案子,还没有立案,你看什么?

作为律师本应随时可以阅卷,但陈春华就是以各种理由不让看。无奈之下律师找到该院副院长袁爱民,副院长问是怎么回事,律师向院长反应了法官不让阅卷的情况,副院长说这事我不清楚,我给你查查,并说只要这事立了案,你就可以阅卷。没想到的是副院长袁爱民又突然问:你们怎么进来的?谁放你们进来的?从以上言论就可以看出“人民法院”不是给人民开的。

从法院出来后,律师写好了控告信,依据法律规定将法院法官这种违法行为向检察院提出控告,但检察院不接收。没想到法院第二天,却通知了家属请的第一个律师到法院阅卷。

十二月四日,律师得到法院通知,构陷杜贺先的所谓“案子”定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在保定市中院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8/绝食抗议二月余-河北雄县杜贺先面临非法开庭-357617.html

2017-11-23: 杜贺先绝食抗议近两月 河北雄县公检法拒绝放人

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士被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近二个月,身体状况堪忧。十一月十六日,家属陪同俩位律师到保定看守所探视,四十多岁的杜贺先是坐着轮椅出来会见律师,行走必须由俩人架扶,脸部浮肿,身体非常虚弱。

当天下午,律师到检察院见到该案检察官范颖要求放人,范颖说这案子已经在十一月十日就递交到法院了。想了解情况你到法院去。律师打通了法官陈春华的电话想见该法官。陈春华说,你想看案卷你十一月二十日星期一来法院阅卷。

十一月二十上午九点多,家属又陪同律师到法院,在门口打电话联系董福印、陈春华,他们以各种理由不见。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家属陪律师强行进入法院,并找到该案法官董福印,该法官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让律师阅卷。

律师又找到了陈春华法官,陈说网上还没有这个案子,还没有立案,你看什么?律师说依法律规定七天就应该立案,现在已经是十天了。

作为律师本应随时可以阅卷,但陈春华就是以各种理由不让看。无奈之下律师找到该院副院长袁爱民,副院长问是怎么回事,律师向院长反应了法官不让阅卷的情况,副院长说这事我不清楚,我给你查查,并说只要这事立了案,你就可以阅卷。没想到的是副院长袁爱民又突然问:你们怎么进来的?谁放你们进来的?从以上言论就可以看出“人民法院”不是给人民开的。

从法院出来后,律师写好了控告信,依据法律规定将法院法官这种违法行为向检察院提出控告。但检察院不接收。

杜贺先杜贺仙),婆家是雄县雄州镇古庄头村,娘家是西侯留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学会了忍让,当丈夫发脾气的时候,不和他争吵,家庭和睦了。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修炼法轮大法的群众的迫害运动中,杜贺先多次被迫害。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副大队长的郭军学、张保中带领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善良妇女杜贺先租住的院落,不由分说把杜贺先和她妹妹杜爱仙的胳膊和双手反铐到身后,架上一辆警车。杜贺先被非法关押到保定市看守所至今已五十多天,一直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她的不公正对待。家属曾多次找郭军学要人,而郭却以各种理由推脱,说自己做不了主。

杜贺先身体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十一月十日,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军学既不给杜贺先就医,也不释放,反而和雄县检察院构陷杜贺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3/杜贺先绝食抗议近两月-河北雄县公检法拒绝放人-357022.html

2017-11-21: 河北雄县杜贺先绝食抗议近二月

河北省雄县四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杜贺先被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近二个月,身体状况堪忧。

知情人讲,杜贺先身体现在非常消瘦虚弱,脸部两腮浮肿,需用人用轮椅推着出来接见,站立还需两个人架着。杜贺先每天被强制插胃管灌食,已出现胃出血症状多日。

杜贺先身体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十一月十日,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军学既不给杜贺先就医,也不释放,反而和雄县检察院企图构陷杜贺先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副大队长的郭军学、张保中带领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善良妇女杜贺先租住的院落,不由分说把杜贺先和她妹妹杜爱仙的胳膊和双手反铐到身后,架上一辆警车,直接把姐妹俩劫持到距雄县县城二十多里外的昝岗镇派出所非法拘禁和审讯,把杜贺先按在地上拍照并强制按手印。

杜贺先被非法关押到保定市看守所至今已五十多天,妹妹杜爱仙已经回家。杜贺先一直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她的不公正对待。家属多次找郭军学要人,而郭却以各种理由推脱,说自己做不了主。

十月二十五日,家属为杜贺先聘请了北京律师维权,并于当天上午在保定看守所见到了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杜贺先。交谈中,律师得知,前些天是几天被野蛮灌食一次,近一段是每天都被野蛮灌食一次,给杜贺先造成的痛苦无以言表。

杜贺先杜贺仙),婆家是雄县雄州镇古庄头村,娘家是西侯留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学会了忍让,当丈夫发脾气的时候,不和他争吵,家庭和睦了。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修炼法轮大法的群众的迫害运动中,杜贺先多次被迫害。杜贺先女士说:“在这么多次的迫害中,当我和家属质问那些执行迫害的人:我们也没犯法为什么非法抓人?他们回答最多的就是:上边让我们干,我们也没有办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1/河北雄县杜贺先绝食抗议近二月-356938.html

2017-11-07: 阴霾下的苦难岁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7/阴霾下的苦难岁月-356420.html

2017-10-28: 河北雄县杜贺先绝食抗议30天 父亲控告警察

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被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30多天。家属多次找郭军学要人,而郭却以各种理由推脱,说自己做不了主。

10月25日,家属为杜贺先聘请了北京律师维权,并于当天上午在保定看守所见到了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杜贺先。交谈中,律师得知,前些天是几天被野蛮灌食一次,近一段是每天都被野蛮灌食一次,给杜贺先造成的痛苦无以言表。随后,家属和律师马上又回到雄县国保队,要求立即释放身体已非常虚弱的杜贺先,国保队警察国会民说:“郭军学没在,说等他回来商量商量再答复。”

日前,为营救自己女儿,杜贺先年过花甲的父亲杜福元依照宪法赋予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检举揭发控告的权利,对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副大队长郭军学和张保中等人滥用国家刑法、肆意践踏公民人权的违法犯罪,向雄县检察院、雄县政府法制办等提出控告。

下面是杜福元在控告书中陈述的部份事实与理由:

2017年9月26日下午,身为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副大队长的郭军学、张保中,带领十几个不法之徒突然闯入我女儿杜贺先租住的院落,对我的女儿杜贺先和连同当时在那里的我的小女儿杜爱仙,实施了绑架。

据我的小女儿杜爱仙回忆说:当时郭军学、张保中带领的十几个不法之徒像一帮土匪一样,进了院子不由分说,就把她们姐妹俩的胳膊和双手反铐到身后,架上一辆警车,直接把他们姐妹俩劫持到距雄县县城20多里外的昝岗镇派出所非法拘禁和审讯。

第二天即九月二十七日下午,这些人放回了我的小女儿杜爱仙,而我的大女儿杜贺先却被郭军学、张保中等人劫持到位于保定清苑区的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我的女儿杜贺先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已经一个月的时间。

10月25日上午,北京的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杜贺先一直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她的不公正对待。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看守所,无视我女儿的绝食抗议,拒不停止对我女儿的不法侵害,采取野蛮灌食的手段对我女儿加重迫害。据律师讲,我女儿的身体现在很虚弱,走路需要两个人架着,身体健康状况,十分令人堪忧。

在这里,我不想说,郭军学、张保中等人的强盗行为,多么粗暴蛮横。我只想说,郭军学、张保中等人,给我女儿杜贺先强行冠以“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已经构成滥用国家刑法、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

郭军学、张保中的犯罪,不仅对我女儿杜贺先个人的人身自由、生命健康等基本人权构成了不法侵害,而且对我女儿具有的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也构成了诋毁,侵犯了宪法规定的公民信仰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8/河北雄县杜贺先绝食抗议30天-父亲控告警察-355997.html

2017-10-27: 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被绑架 已绝食30天

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被绑架后,已绝食抗议30天,在此期间,家属多次到国保队找郭军学要人,而郭军学却以各种理由推脱,而且说自己做不了主。

10月25日,家属为杜贺先聘请了北京律师介入,并于当天上午在保定看守所见到了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杜贺先。交谈中,律师得知,前些天是几天被野蛮灌食一次,近一段是每天都被野蛮灌食一次,给杜贺先造成的痛苦无以言表。

会见完杜贺先,家属和律师马上又回到雄县国保队,要求立即释放身体已非常虚弱的杜贺先,国保队警察国会民说:“郭军学没在,说等他回来商量商量再答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7/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79.html

2017-10-24: 河北省雄县警察苏士亮、郭军学犯罪事实

河北省雄县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和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军学,十几年来追随中共江氏一伙直接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近期对杜贺先的迫害

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四十多岁。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又是雄县公安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副队长张保中带领一帮警察非法抓捕杜贺先。当天被抓走的还有杜贺先的妹妹杜爱仙。

第二天下午,被非法拘禁一天一夜的杜爱仙被放回家,而杜贺先却被他们劫持到保定看守所迫害。

杜贺先被绑架后在保定看守所以绝食抗议迫害,至今已二十五天。

十月十日左右,雄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向杜贺先家属索要五百元钱,说是用于给杜贺先灌食和输液的费用。

十月十五日,雄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又骗杜贺先在北京做生意的丈夫从北京赶回雄县,声称是在一个什么材料上签字。

杜贺先的丈夫赶回雄县,等来的根本不是签什么字,而是雄县公安局刑警队两个人对他的非法讯问。当即杜贺先的丈夫正告这两个人:本人无可奉告。并请他们转告雄县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和国保大队的郭军学,对他们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行径,将依法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

由于连续二十多天的绝食抗议,加上看守所野蛮灌食变相加重对杜贺先的迫害。据保定看守所知情人透露,现在杜贺先的身体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4/河北省雄县警察苏士亮、郭军学犯罪事实-355817.html

2017-10-18: 河北雄县大法弟子杜贺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正在绝食抗议迫害

2017年9月26日下午,被雄县公安国保大队郭军学、张保中绑架的杜贺先,9月27日,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看守所迫害,杜贺先一直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至今已22天,期间家属一直到国保队要人。

10月10日左右,国保队长郭军学向家属索要500元钱,说是用于给杜贺先灌食和输液的费用。

10月15日国保队又派俩个人到杜贺先家里对家属進行盘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8/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6466.html#17101723206-1

2017-10-02: 河北省雄县杜贺仙、杜爱仙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7年9月26日下午2点30分左右,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仙、杜爱仙,在司法街租住的家中被雄县公安局国保、派出所警察十几人强行反铐双手,绑架到昝岗镇派出所非法审讯一天一夜,期间把杜贺仙强行按在地上進行非法拍照并强制按手印。目前杜贺仙被非法关押在保定清苑迫害,杜爱仙放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54726.html#1710203914-2

2017-09-28: 河北保定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仙、杜爱仙被绑架

7月26 日下午三点左右,雄县国保大队的张保中、崔力学、郭会民绑架法轮功学员杜贺仙、杜爱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8/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4269.html

2006-10-19: 河北保定雄县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

河北保定雄县大法弟子王小书,杜贺仙在十月十日保定劳教所接见日,随同家属接见,只准家属一人進去,她二人在外面等,被早已布置好的便衣强行绑架,同日还有七名大法弟子被抓,妄图劳教。现被非法关押在七一东路的保定市看守所,正在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大法弟子杜贺仙身体虚弱已经休克过好几次了,家属也在向公安局要人。

参与迫害者是保定劳教所、保定市610、保定市公安局、保定市国保大队、保定市南市区国保大队、保定市南市区公安分局。请海内外大法弟子抓紧时间讲真相,正念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9/140543.html

保定 雄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8-07-01: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2018-06-17: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雄县法院法官:韩会清 17731207258

2018-01-16: 迫害杜贺先责任人:
保定公安局副局长:董宏 13703227368
雄县政法委书记:刘会清 13933205888
雄县政法委副书记:杨双玖13903128299
雄县公安局局长:王兵杰 13303263222
雄县公安局副局长:苏士亮13831284666 18630205099
国保队: 0312-5820300
国保队长:郭军学 13230226585
副队长:张保忠 13803121575
警察: 国会民
协警:崔立学
城关派出所所长:马建华 13230225198
城关派出所:刘超 13722222738 15103128218
城关派出所:杨东 1522705356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苏国庆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滕宝安 13803120896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范颖(主办该案)13930260012
雄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邸赤
雄县法院副院长:袁爱民 13903525319
陈春华法院(主办)17731207278
雄县法院法官:许宏杰 13731688388
雄县法院法官:许卫华 15830956788
雄县法院法官:董福印(主审)13331201728
雄县法院法官:王焕亭 1773120725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