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长春 德惠市 >> 李聪(李玉桐女儿), 女, 2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德惠市边岗乡新建村孙家屯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0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李聪(李玉桐女儿)
夫妻/父母: 李玉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2-10: 德惠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纪实(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0/德惠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纪实(二)-236075.html

2011-01-02:吉林德惠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
22、李聪遭惨无人道的酷刑后被非法劳教

李聪,女,二十一岁,家住吉林省德惠市边岗乡新建村孙家屯,于一九九七年和父亲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

二零零二年秋天,法轮功学员李聪到了德惠的大姑家。进屋还没坐稳呢,就听见紧急的砸门声,大姑一开门,便冲进了六、七个人。他们把李聪拉到德惠市公安局,四、五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开始追问资料的来源,见她不说,蹿过来一个左右开弓打耳光。打几下停手后又逼问,看她还不说,旁边另一个人上来就是一拳,紧接着又来一脚。她被打翻在地上,四五个人一齐踩她的脸、手,胡乱踢打她的身体。他们逼李聪签字,非法拘留十五天,她又没犯法,拒不签字。警察叫嚣着:“签不签字都拘留你!”他们强行把李聪送到德惠市拘留所。

第二天一早,五六个男警提她“外审”。他们给她扣上手铐,用黑方便袋套上头。七拐八拐的走了一会儿,车停了,进了一个房间,他们把她按到老虎凳上,腹前穿过一根铁棍固定住,把两只胳膊往后掰,架在凳背上两手从后面用铐子铐紧,把双腿用绳子紧紧勒住,一点也动不了。他们先打耳光,打了一阵子,停手问她,她就是不说。他们看这招不行,就转变了招术。

李聪刑讯逼供的主要两个恶警是长春公安一处的,一个高个,长脸,大眼睛,小平头,二十多岁;另一个稍矮,二十出头,小平头也很瘦。他们把她反扣在背后的双手用力往上抬,然后往下压,一次一次狠命的按下,抬起,使她顿时疼出一身冷汗。恶警用“单刀”(立掌)砍她的胳膊,每砍一下,都象把心抓出来一样的剧烈疼痛。直到他们累了才罢手,问她说不说,她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歇了一小会,高个对稍矮的说:“你歇着,我给她按按摩。”便用手指抠李聪的锁骨骨缝,她感到剧烈疼痛,他抠了一会又骼肢腋下,更增加了疼痛。再次逼问,她仍不配合,他们便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大厚黑方便袋,往她头上一套后边用手握紧,另一只手往鼻子和嘴的部位捂,憋的她几乎窒息。她身体本能的极力挣扎,肚子上固定的铁棍都被身体的猛烈扭动挤压的变形、弯曲了。挣扎了好一阵子,他们看她实在不行了才松开手,看她喘匀了气,他们又逼问:“谁给你的资料?”她还是摇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停手(他们还要在天黑前赶回长春)。

他们又拿来要劳教她一年的“劳教票子”让签字,她拒绝签字。但他们仍然荒唐的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劳教她一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吉林德惠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4435.html

2006-07-19:  少女自述被警察酷刑折磨濒死经历
我叫李聪,家住吉林省长春德惠市(县级市)边岗乡新建村孙家屯,于1997年和父亲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修炼后,原来经常吵闹、打架的父亲脾气变好了,再也不为一些无所谓的琐事打打闹闹了,原本紧张的家庭氛围,变得十分融洽,一家人心情舒畅,红光满面。

然而,快乐、祥和的时光却那样的短暂,转眼到了1999年那个黑色的7月,邪恶疯狂的迫害开始了。报纸、电台、电视台里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整个世界充斥了谎言。无数善良的人们受到了蒙蔽与欺骗,母亲也受了谎言的欺骗,加之对我们父女俩的安全担忧,开始干扰我和爸爸修炼,家里的环境变得紧张、沉闷了。

一.父亲被绑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1999年“7.20”后派出所便不断的到家中骚扰、恐吓,后来把爸爸非法抓進德惠拘留所还预谋劳教。爸爸绝食反迫害50多天,生命垂危。拘留所和公安局却相互推责任,不肯放人。最后在医院里,当着生命垂危的父亲敲竹槓:3000元钱就放人,否则不放。

“人都眼看要死了还要要钱?人要死了你们谁敢承担责任?要是死了就是你们迫害致死,我还找你们要赔偿呢?”家人据理力争,把父亲强行接回家。

父亲回家身体恢复后,派出所、公安局、610人员又不停的上门骚扰,预谋抓走父亲,年过80的奶奶被吓的声音颤抖着和警察说:“你们可别抓我儿子了,他是好人啊!他可啥坏事都没干啊!”

老人几近哀求的话语并没有打动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他们仍然不断的到家中骚扰,父亲被迫背井离乡到外地打工,我也离家四处打工。奶奶、母亲和弟弟承担着亲人离散的痛苦,又要时时为我们担心。在家中受着煎熬度日如年。奶奶由于长期的惊吓,思虑成疾,于2003年4月30日过世,我都没能见上她的最后一面。

善良的同胞们:我和父亲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有甚么不好呢?做好人还有错吗?中共为甚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呢?

二.被绑架到德惠市公安局 历经酷刑殴打

2002 年秋天,当时我正工作于长春市井子服装厂。由于父亲被迫流离失所,家中秋收人手不够。我请假回家帮忙秋收。秋收过后,在返厂的途中,我到了德惠的姑家。進屋还没坐稳呢,就听见紧急的砸门声,大姑一开门,便冲進了六、七个人,不容分说就让我打开我随身带的密码箱子,我不开(因箱子里除了衣服,还有一本大法书,有几份真相资料)他们见我不配合,一群人一齐上连托带拽的把我拖上车。

“抓住个大的,又能得1万块奖金了!”车上他们议论着。他们把我拉到德惠市公安局,追问我箱子密码,我没说,他们把锁弄坏,强行撬开箱子,翻出了资料,彷佛找到了“罪证”。四、五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开始追问我资料的来源,见我不说,蹿过来一个左右开弓打我耳光。我的脸马上一阵胀热,肿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在地上直转个儿。

打几下停手后又逼问我,看我还不说,旁边另一个人上来就是一拳,下边紧接着又来一脚。我被打翻在地上,四五个人一齐上,踩我的脸、手;胡乱踢打我的身体。疼的我在地上翻滚着,这样踢来打去直到他们打累了,站那直喘气,才停手。这时我头发已被打散了,脸胀痛的厉害,眼睛只剩下了一条缝,浑身疼痛。但我没有出卖同修,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说出同修,同修就会马上被抓,被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当时已核实有几百名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接着一个红旗派出所的恶警,30岁左右,把我带到一个废弃的破屋子里,抡起双臂左右开弓打我耳光,继续逼问我资料来源。我没做任何亏心、败德之事,心胸坦荡(拿真相资料是想给同事看,让他们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实情,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还民众起码的知情权),我便一直直视此恶警。他避开我的目光,喝问我:“你盯着我干甚么?”我知道他是自知迫害好人心虚。我保持沉默,他就一直打我,直到他手机响了,才住手去接电话。电话是他家人打的。他态度温和的和对方通话。我心想:如果我是你的家人、是你的妹妹,你会这样打我吗?你能下的去手吗?接完电话他又问我,我没说,他再没打我,把我送回市公安局。

在公安局他们让我签字,非法拘留我十五天,我又没犯法,当然不同意,拒不签字。警察叫嚣着:“签不签字都拘留你!”

他们强行把我送到德惠市拘留所,经过这两轮的非法刑讯逼供,我的耳朵已嗡嗡响,听不清声音,脸严重变形,眼睛剩下一条缝看东西困难,遍体是伤。

三.老虎凳上遭酷刑

第二天一早,五六个男警提我“外审”(实际就是刑讯逼供,怕见光)。他们给我扣上手铐,带上车,按到座位上,用黑方便袋套上我的头,后边用手抓紧(见不得光的行为,怕街上行人看清我的脸,曝光他们),憋的我实在受不了了,便挣扎着喊:“憋死我了!憋死我了!”“喊啥喊?等会儿就把你挖个坑,埋上”。紧握的袋口松了松,我勉强能喘过气来。

七拐八拐的走了一会儿,车停了,两个人把我架下车,進了一个房间,地上铺着软东西(大概是为了隔音),摘下塑料袋,我看到房间不大,里面放着沙发,地中央放着老虎凳。他们打开手铐,强行扒下我的羽绒服、马夹,身上只剩下薄毛衫,把我按到老虎凳上,腹前穿过一根铁棍固定住,把我的两只胳膊往后掰,架在凳背上两手从后面用扣子扣紧,把双腿用绳子紧紧勒住,固定在老虎凳下面专用于固定的铁棍上一点也动不了。开始给我上刑。

先打耳光,打的我眼冒金星,两耳轰鸣,打了一阵子,停手问我,我不说,便伪善的哄骗我:“你看你这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何必遭这份罪呢?快说了吧!说了就送你回家了!”我真的不想再挨打了,但我知道他们根本就不会说话算数的,不但不会放我,还会有下一个,再下一个同修被抓、被用刑。我把心一横就是不说。他们看这手不行,就转变了招术。

对我刑讯逼供的主要两个人是长春公安一处的,一个高个,长脸,大眼睛,小平头,身体单薄,20多岁;另一个稍矮,20出头,小平头也很瘦。他们把我反扣在背后的双手用力往上抬,然后往下压,我的上半身被带动着一齐往下弯,胸完全压在了被紧紧固定的腿上,然后松手下压,就像给自行车打气一样,一次一次狠命的按下,抬起。来自腹部的铁棍的压力和恶警下按的压力使我顿时疼出一身冷汗,胳膊麻木、疼痛,脸憋的胀痛,每秒钟都有窒息的感觉,这种极度的痛苦就要把我憋疯了,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确有被恶警酷刑逼疯的,长春的大法弟子赵小琴就是其中的一例)

压了好一阵子,突然猛地把我的双手往身后一拽,我的胳膊顿时酥的一下就像被过了电一样又疼又麻,他们用“单刀”(立掌)砍我的胳膊,每砍一下,都像把心抓出来一样的剧烈疼痛。直到他们累了才罢手,坐在沙发上喘粗气。问我说不说,此时我全身是汗,胳膊酸疼,腿麻,全身像散架子一样难受,但我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

歇了一小会,高个对稍矮的说:“你歇着,我给她按按摩。”上来便用手指抠我的锁骨骨缝,我就感到骨头象被抠出来了的剧烈疼痛,他抠了一会又胳肢我的腋下,更增加了我的疼痛。再次逼问我,我仍不配合,他们见没达到目的,便改用了更毒辣的手段迫害我,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大厚黑方便袋,猛地往我头上一套后边用手握紧,另一只手往我的鼻子和嘴的部位捂,这样套上再用手捂,完全使我无法呼吸,憋的我几乎窒息。

身体本能的极力挣扎,带动着老虎凳咯喳喳直响。肚子上固定的铁棍都被我身体的猛烈扭动挤压的变形、弯曲了。挣扎了好一阵子,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才松开手,取下袋子,我喘了好一阵子才呼吸顺畅了。看我喘匀了气他们又逼问我:“谁给你的资料?”我还是摇头。

他们又压我的手,套袋循环着折磨我,每一次大刑我都像死了一回,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停手(他们还要在天黑前赶回长春)。这在平时转眼就过去的五六个小时,在当时痛不欲生的我感觉真象是半个世纪一样漫长……

四.被非法劳教

他们又拿来要劳教我一年的“劳教票子”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因为我没做任何有损于人民、有损于国家的事。但在我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他们仍然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判我劳教一年,简直像幼儿园小孩玩过家家一样随便。

就在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奶奶过世了。我去大姑家串个门就扰乱了社会治安?这是甚么世道?!还有更荒唐的,秋收时我们乡的大法弟子李洪振正在准备工具到田里割稻子,乡派出所到家里把他抓走,也扣了个“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

善良的同胞们!一秋要比三春忙,人家正忙着抢秋,而政府的警察却到家里把人家的主要劳动力抓走,扰乱人家的正常生产、生活不说,还给人家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这是甚么强盗逻辑呀?

然而,在迫害法轮功的七年中,全国各地这样的事件却不胜枚举,屡屡发生。被中共控制的全国“一言堂”的媒体,不但只字不提,还一味的造谣、抹黑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制造“自焚伪案”、行杀人放火之事却在媒体上鼓吹甚么“春风化雨”,罪恶在谎言的掩盖下肆意的蔓延着。

同胞们,请你们静心的想一想:如果法轮功真如中共所宣扬的那样“自焚、自杀、杀人……”还用你政府动用整部国家机器来镇压吗?人们自己就不学了。可事实是恶毒的镇压持续了近7年了,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却有增无减。酷刑、暴力没有压垮他(她)们的意志,反而使他(她)们越来越坚定。因为“真、善、忍”的大法早已在他们心灵深处深深扎根。敢于为真理而舍尽一切的坚定信念,足以让他们战胜一切困难,将迫害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干坤朗朗,天理昭昭,善恶到头终有报。善良的同胞们:希望你们能好好的阅读所能接触的每一份真相,做出理性正确的选择,有一个美好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9/133423.html

2005-09-22: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一)
5.毒打
毒打的方式很多,可以任意发挥,管教与受管教唆使的其他犯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怎么打高兴就怎么打。使用用具也不拘一格,如长用的有:页子板(竹板),抬水的棍子,拖布杆,扁担,拧在一起的八号线,粗细不等的胶皮管子,电缆线,拳打脚踢……。在劳教所里不用问为甚么挨打,因为管教们是生气了打人,高兴了也打人,有事打人,无事也可以打人,自己打累了还可以唆使刑事犯帮助打人。在管教授意下,很多刑事犯们非常嚣张,本来应该受到惩处的刑事犯们在这里不仅没有改造好,反而成了管教们的打人凶手和帮凶,变得更坏,欺辱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四大队恶警袁影、张小华硬是把大法学员李聪的腿打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2/110953.html

2003-11-17: 德惠市大法弟子李聪,去年11月份被德惠市公安局非法判劳教一年,今年11月 11日劳教期满后,又被德惠市边岗乡派出所恶警非法劫持到长春市102国道0公里处的兴隆山洗脑班。李聪是前几天被迫害致死的李玉桐的女儿,父亲的尸骨未寒,恶警又把女儿劫持,德惠市的邪恶之徒们真是人性全无.

2003-08-05: 有一个叫李聪的女孩儿,今年21岁,被关在一小队。一小队恶警管教叫袁影,非常邪恶。自从李聪進了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后,被用各种办法百般折磨。有一天,恶警没有任何理由把她叫到管教室里,不容分说就用电棍电她,足有一个多小时。里面不时传出惨叫声,听得我们的心在颤抖。从这以后,这女孩儿的左脚筋萎缩了,整个左腿不能走路,就是这样那些邪恶之徒还用恶言污辱她。

2003-03-05: 被非法拘留一次 非法劳教一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5/45821.html

2002-12-18: 德惠市边岗乡大法弟子李聪,11月7日去德惠市其姑姑家串门时,被该市红旗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到邪恶之徒的迫害,手段有塑料袋罩头窒息、坐老虎凳等;现李聪已被非法劳教。

长春 德惠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20-09-05: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地址 德惠市西惠民街197号 电话 0431-87295103 公安局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邹良晖   13904392656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张永臣   13844115777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丁仲亮   15568883632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于国良   15904409948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杨明   18514368200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蔡正罡   15568883978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许自新   18514368177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马玉飞   15568883686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孟祥田   15568883613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李吉   15568883907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崔占宝   18543156020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王昆   18514368199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张子巍   18343091392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刘迎宾   15568883353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刘德林   15568883605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杨晓峰   15568883615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庄振波   13074394777
德惠市公安局建设派出所 徐庆福   15568883571

2020-07-30: 大房身派出所李伟东警察:15504314662 15568883767
张大龙警察: 15944110456

2020-07-21: 德惠市国保大队
姚永奎 原大队长 0431-87292053 (2019年已调离)
现任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海菠13364464888、15568883398
魏永生 指导员 87292053 15904409718、15568883253
张德辉 87292053 87271168 15568883115、15904409846/138449229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