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新疆 >> 库尔勒 和静县 >> 杨双儿(杨双二), 女, 40

个人情况: 原和静县二十二团五连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10-13
家庭成员: 儿媳: 杨桂珍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杨双儿(杨双二)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7-13: 三遭非法劳教 新疆法轮功学员杨双儿再被骚扰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新疆和静县二十二团兵团五连邪党书记,带几个团派出所的警察,以“给你除名”的名义,到法轮功学员杨双儿家,威胁让杨双儿写放弃修炼的“三书”,否则就送去洗脑。杨双儿痛苦的回忆起邪党非法劳教中暴力转化的残忍,良心告诉她一定坚持真善忍。为了躲避迫害,她不得不背井离乡。

得遇大法 真修向善

杨双儿生活在新疆和静县二十二团五连,是兵团职工。从小到大,杨双儿一直体弱多病,又瘦又小,爹娘看着她瘦小的样子,发愁的说:这孩儿长大了能干啥?

杨双儿长大后,结婚生子,一直身体不好,经常头疼,中西医都看过,不知看了多少医生,都没有明显疗效,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再加上那几年,她的丈夫经常外出打麻将,日夜不归家,家庭矛盾连续不断,夫妻之间闹到无法维持下去,生活的很苦很累。她常常想人这么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二零零一年元月,杨双儿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炼功一个月,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严重的头疼病消失了,走路一身轻,干活有使不完的劲。她每天心里就是高兴,看到丈夫回家,也不生气了,问他吃啥,就给他做啥饭,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和丈夫吵过架。

杨双儿还想起以前在老家时,对公爹不敬,由于受党文化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歪理邪说影响,公爹稍有对她不好,杨双儿就破口大骂,对长辈没有一点敬畏之心。

得法后,杨双儿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怎样做好人,回想起以前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就写信给公爹道歉,并下决心以后再不骂人了,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尽力维护好家庭,用善心对待每一个人。

“清零行动”中被威逼洗脑迫害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兵团连邪党书记又带几个团派出所的警察,来找杨双儿,逼迫杨双儿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他们给了她一份打印好的模板,说:你照着誊上就行,如果你文化低、不会抄,就叫你儿子、女儿或你老公帮你抄好,你自己添个名就行。

五月一日放假,儿子和儿媳在家,第二天,杨双儿就把儿子、儿媳提前打发走了。

就在这几天,连里邪党领导天天打电话或上门恐吓杨双儿:你得抓紧写好了,你就“解除”了,要不然,就因为你,对你的孩子和家人都没有好处。你要不写的话,就送你去“学习”(即洗脑迫害)。

杨双儿的家人都不修炼,感到兵团人员给他们的压力非常大。丈夫白天干活,晚上就赶紧替杨双儿抄写。杨双儿说:你不能写,我自己写。于是,杨双儿把模板拿来,偷偷烧掉了。

面对邪党人员的骚扰和威胁,杨双儿坐下来静思,想起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将近二十年了,法轮大法保护着她,在她危难时救了她的命。同时,她也想起中共不法人员那残忍的迫害和侮辱。

那是二零零六年七月,杨双儿被第二次非法送到乌鲁木齐戈壁女子劳教所,当时劳教所正在办洗脑班,杨双儿刚进去,就被主管队长巴小梅把她一脚踩到地上,巴小梅的脚踏在杨双儿身上,用电棒把杨双儿从头电到脚。

过了几天,为了强迫杨双儿“转化”,劳教所指使吸毒人员恶毒的打杨双儿,拳打脚踢、不断地打耳光,当时杨双儿骨瘦如柴,只听到沙沙的响声,就昏迷不醒了。不知过了多久,杨双儿才醒过来。吸毒人员侮辱、讽刺、辱骂杨双儿的言语不堪入耳,恐吓她:如果今天不写“三书”,就不让睡觉,也别想坐,给我直直地站着。就这样,折磨得杨双儿生不如死……

想到这儿,杨双儿就把逼迫她“转化”的过程在那张纸上全写上了,杨双儿接着写上:我那时是屈打成招,以后这种出卖良心的事,不但自己不干,每个人也不能干。杨双儿又写了修炼大法后,她道德升华,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家庭和睦的事实。

第二天,四月二十九日,二十二团司法机关又来了三个人,杨双儿给他们看了她写的真相信。他们说:不行,还要写“三书”。在当地,被逼迫写了“三书”的人,邪党人员就把写“三书”的人和“三书”内容发到网上,毒害众生。来人对杨双儿丈夫威胁说:我们只是来看看,了解一下,不会把她怎么样,但有其他人会管她。

杨双儿的家人很害怕,在压力下,为了避免进一步迫害,为了不连累家人,杨双儿不得不背井离乡。

曾经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初,杨双儿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家人在大法中受益。没过多久,丈夫突然看到电视在播放自焚的节目,丈夫赶快叫来杨双儿杨双儿也坐下看了一遍。杨双儿说:这些人不知道是怎么看大法书的,根本没有按照大法教导的修炼人绝对不能杀生,也不能自杀的要求做,我看根本就不是修炼法轮功的。杨双儿告诉丈夫说:你放心,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绝对不会那样做的。后来,他们才知道是元凶江泽民、罗干一伙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欺骗民众。

二零零四年冬天,杨双儿给老家亲属寄了一封大法真相信,被邮局人员违法拆信,诬告给当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把杨双儿绑架到看守所,一月后,杨双儿被非法劳教一年。

杨双儿被非法劳教回家仅半年时间,即二零零六年七月,杨双儿单位领导以杨双儿还没有“转化”为由,协助当地派出所、国保大队警察,闯进杨双儿家,非法抄家,把杨双儿绑架到看守所。到看守所,杨双儿绝食抗议,他们怕承担责任,九天后,就把杨双儿放回家。

从看守所回家没过几天,当地派出所、国保大队警察到杨双儿家,又宣布非法劳教杨双儿两年,绑架她到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

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正在办洗脑班,气氛很恐怖,非常邪恶。杨双儿刚被送到劳教所,恶警队长就把她按倒在地,一脚踩在她身上,用电棒从头顶一直电到脚底。当时在夏天,杨双儿穿的衣服很薄,过后全身皮肤焦黑。

晚上,在劳教所,杨双儿几乎不能睡觉,就是偶然睡上一会儿,也会被其他监室的打人骂人声惊醒,劳教所以给吸毒犯减刑、购物、出入自由等好处诱惑,蛊惑吸毒者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劳教所队长给这些吸毒犯下命令:只要能让法轮功学员“转化”,写“四书”,用什么办法都可以,一天必须“转化”一个人,不看过程,只要结果。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由两个吸毒犯包夹、看管,没有这些包夹允许,不准法轮功学员与任何人说话。恶人采取打嘴巴、拳打脚踢、电棒电击、体罚、谩骂、讽刺挖苦、不让睡觉、恐吓威胁、关禁闭及利用邪悟者欺骗等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

当要开始针对哪一个法轮功学员下手迫害的时候,白天就让该法轮功学员立正站立,包夹在旁边守着,只要法轮功学员稍微动一下,轻是骂、重是打,腿不能打弯,稍有弯曲,就被包夹在腿上用脚踢,吼道:奔直、不能打弯。法轮功学员实在站不住了,刚一坐下去,包夹在两面一人揪着一个耳朵往起拔。到晚上,恶警就叫吸毒犯一拥而上,采用各种邪恶手段打骂学员,或者轮流迫害学员。

经过一月多的暴力恐吓、折磨迫害,杨双儿的精神承受达到极点,身体皮包骨,肉体承受也到了支持不下去的地步,还天天逼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一直看到半夜三点。杨双儿在邪恶的长时间洗脑中,心中几乎记不起法了,没了正念。

过了四个月,杨双儿背过的《洪吟》和一些法又显现在她的脑海中,晚上睡觉,就把她能想起的《洪吟》和法连起来背上一遍,背着背着,想起师父的无量慈悲,想起师父为救弟子付出了多少心血,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当晚,杨双儿写严正申明,表明了杨双儿要继续修炼大法的态度。

二零零八年七月,杨双儿从劳教所回家。儿子因为家中无钱,被迫失学,为了生活,未满十八岁,就去一家工厂打工,被机器压断了一根手指。家中生活困难,女儿饥一顿饱一顿,瘦的不成样子。

杨双儿原本是兵团职工,因修炼做好人,她和丈夫被邪党开除公职,丈夫去单位找领导,他们还说你们是自动离职的,与他们没有关系。这一切都是江泽民与邪党的迫害造成的。

二零零九年六月,由于邪党迫害的株连政策,杨双儿修炼法轮功,单位年年评不上先进,单位领导拿不上奖金,同时杨双儿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给单位领导,单位邪党书记叫当地派出所、国保大队把杨双儿绑架到看守所,书记还给派出所警察说:永远都不要把她放回来。警察又一次非法抄了杨双儿家。

二零零九年七月,杨双儿又被构陷到五家渠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五家渠劳教所,如果不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就一直面朝墙罚站,除了吃饭外,一直站到半夜两三点,狱警恐吓说:在这里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不放,杨双儿不为所动,他们就强迫杨双儿站了三个月,一年多过后,就宣布给杨双儿加期一个月。

此后不久,二零一零年九月,五家渠劳教所集中恶人,给法轮功学员办洗脑转化班,从外面绑架进来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恶警恐吓道:如果谁“转化”了,就放人,谁不“转化”,就留所劳教,最少两年。再不“转化”,就永远都不要出去。杨双儿也被强制“转化”。二零一一年六月,被释放回家。

杨双儿回家后,当地迫害越来越严重了。自治区政府及各地610、国保大队每年在全区搜集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迫绑架集中到洗脑班黑窝洗脑迫害。

就在二零一九年三月下旬,国保大队、团派出所警察,在杨双儿单位领导的协助下,又无故闯入杨双儿家非法抄家,当时只有杨双儿的丈夫在家,吓得他心惊胆颤的,警察没翻到什么,就走了。后来,还给杨双儿打电话骚扰。

新疆和静县二十二团的司法系统设在焉耆县,焉耆垦区国保两个警察,一个姓王,一个姓刘,经常骚扰杨双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3/三遭非法劳教-新疆法轮功学员杨双儿再被骚扰-408932.html

2020-07-08: 新疆和静二十二团骚扰法轮功学员杨双儿情况的更正
杨双儿原来是新疆和静县二十二团五连职工,只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次(五年多时间),还把杨双儿和丈夫(未修炼大法)公职开除,她们只靠给别人家地里打工维持生活。

杨双儿已不是兵团职工,但邪党对杨双儿的迫害一直没断,不是农二师610的、焉耆县垦区国保大队的,就是和静县 二十二团司法机关、团派出所、五连单位的。经常骚扰、恐吓,干扰杨双儿及家人的正常生活。

2020年4月28日,和静二十二团五连邪党书记又带着团派出所的几个警察来找杨双儿,逼迫杨双儿 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他们给了一份打印好的模板,叫杨双儿照着誊上就行。连续几天,连里有关人员天天打电话或上门恐吓。杨双儿被逼迫离家出走 。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8/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08740.html#207723385-22

2011-05-01: 新疆妇女杨双二近年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杨双二女士二零零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但从二零零五年起连续三次遭到中共人员迫害,夫妻俩原来的工职全部都被取消。在这五年来丈夫一个人支撑着家庭,还有两个孩子艰难的度日,女儿上高中,儿子早已弃学,也无职业。

以下是杨双二女士这两年遭受的精神迫害和肉体折磨的简单概述。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杨双二刚从地里干活回家,二十二团派出所和焉耆县区的多个警察就强行闯入她家里非法抄家,随后又把 她绑架到农二师看守所。这些被中共洗脑的不法警察恶狠狠地说:××党给你吃给你土地,你还不听××党的话,你有本事到外国去炼,不要吃××党的饭。

到看守所后,杨双二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五天没吃没喝,恶警把她铐在老虎凳上暴力灌食,三、四个男人捏住她的两腮和鼻孔,用牙刷撬开嘴,把一个接嘴插在 她嘴里,一天灌了三次。杨双二的嘴里被插得到处都是烂的。

一个月后,杨双二就被送到五家渠兵团女子劳教所。到了这里后,因为不背劳教制度和不参加邪党的洗脑政治学习,恶警就采用株连的手段,不让全组人睡觉,迫使吸毒人员对她任意打、骂和侮辱,长达两个小时,却没有一个警察来阻止过,每天除了能睡六个小时觉外,都是站着不动的体罚,包括吃饭,站到夜里两点到三点,这样的体罚长达将近一个月。

在劳教所有一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叫张艳艳,她威胁包夹的吸毒人员说:如果你让她坐一下就要扣你们的分。当时杨双二的两个腿都站肿了,下楼梯都很困难。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至五月五日,劳教所两次非法宣布对杨双二延长关押期限三十七天,也不经本人签字,并以绑架 她的办案恶警说她不签名为由,不给她发任何告知的东西。后来通过劳教所的人才知要非法关押她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新疆妇女杨双二近年遭受的迫害-239904.html

2009-11-28: 大法弟子张桂兰半年前被新疆库尔勒市公安局绑架后杳无音讯
大法弟子张桂兰于2009年5月7日晚被新疆库尔勒市公安局绑架,至今没有消息。不让家人看望,也不让送日用品及衣物。

大法弟子扬双儿,女,40多岁,2002年得大法,三次被非法绑架,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二年,第三次在2009年6月被非法绑架,又被劳教二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新疆昌吉市的五家源县劳教所受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28/213411.html

2006-10-13: 新疆和静县公安局迫害杨桂珍、杨双儿姐妹
五月十二日,和静县公安局的恶警邓萍、艾尼尔等人由协米尔乡派出所所长夏利忠的带着,绑架了大法弟子杨桂珍,抢走了家中所有大法书籍、光盘、《九评》书,并抢走了录音机和VCD机,在清单上没有注明。接着,协米尔乡书记张长明举报说,杨桂珍在商店放的真相光盘是杨桂珍的妹妹杨双儿送去的,协米尔乡派出所所长夏利忠又将此事举报到县公安局,七月一日,和静县公安局的恶警到新疆农二师二十二团五连绑架了杨桂珍的妹妹杨双儿。不久,姐妹俩双双被非法判了劳教,现非法关押在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最近,家人去探望时,劳教所的人说,只要张长明在要人的单子上签字同意放人,并每人交三千元,两人都可以回家。家人找到张长明,张长明拒不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3/140110.html

库尔勒 和静县联系资料(区号: 996)

2006-06-01: 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
和静县看守所 0996-5022574
所长 韩卫江 手机13909962068
和静县公安局局长 阎枫 手机1390996336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