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株洲市(株州市,朱洲市) >> 文健(文建), 男, 6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株洲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9-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晓丽 文健(文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17:两次被非法劳教、长期被监控 湖南文健控告江泽民
湖南省株洲市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文健老人,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不断遭受迫害至今,先后十多次被绑架,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抓进洗脑班,三次关进拘留所,长期被监视居住,不准出门;老伴刘晓丽也被多次绑架,其中两次被劳教、一次被劳改,受尽了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文健老人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发起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文健老人指出,“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那些在江泽民的胁迫下参与迫害的具体人员“他们也都是受到了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也面临着正义的审判,其实,他们也是这次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控告江泽民也是为他们鸣冤,是给还有改过的人留下机会和希望。”

下面是文健老人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叫文健,参加工作后勤奋学习努力工作,受到单位同事的好评,连年被评为先进,并评为单位劳模,一九七九年五月援建斯里兰卡排渍电力工程,工作了三年,并评为先进。

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被无故打伤,再加上长年累月风里来雨里去的野外作业,积劳成疾,弄得全身是病,心脏,肝,胃,腰腿病,风湿,血吸虫病等疾病缠身,难于坚持工作,为了使病好,身体健康,四处求医,但是中西医民间草药都不见功效,又求了多种气功,寻来找去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一个星期日的偶然机会,我在市公园看到了法轮功炼功点,而且免费教功,于是试着炼炼看。法轮功学员热情的教功。不到几个月的时间,我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从此走路生风。从那时候起直到今天十九年的时间,我没有再上过医院,没有看过一次医生,没有吃过一粒药,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味道。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邪党恶首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人称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六一零办公室”。这是一个在全国范围内执行江泽民秘密下达的任务,实施对法轮功血腥迫害的犯罪机构。从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的对全国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不许修炼,强制转化。但是法轮大法在我身上展现出的神迹———各种医药手段都治不好的疾病能在不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通过大法修炼,得到了康复。在这样的事实面前,叫我怎能忘恩负义,不感恩师父和大法的慈悲救度呢?!

但是江泽民却要剥夺我们身体健康和做好人的最基本权利。十年多以来,在江泽民的授意下,公安,国保,派出所,社区,单位,无数次的到我家中骚扰,非法抄家,我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使我精神上,肉体上受到了很大的伤害,经济上受到了莫大的损失。这种非人的生活直至今天。具体迫害如下:

长期监控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芦淞区国保大队楚光辉,贺家土派出所雷绍波,单位人员刘升国等人在我家威逼我看电视“新闻联播”,看后要我们写所谓不要炼了的保证书,并且抄了家,抢走了大法资料。

从那以后,我们每天进出单位的卫门都要签字,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遭到我们的抵制和拒绝,传达室值班人员只好自己登记进出时间,一直登记至今。如登记本子没有销毁的话,有本子作证,有历届的值班人员作证。七月二十二日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每天晚上还有退休职工龙云航、张国华在我屋前屋后监控,有时还叫“老文在家吗?”白天除了传达室登记外还要安排退休人员非法监控我。

二零零八年,我儿子在广西结婚,请我参加婚礼,警察却不允许我参加。谁能没有亲人朋友呢,这种严重违反人权,干扰人身自由的决定,遭到了我的坚决反对。我是一个合法的公民,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任何人也没有资格剥夺我参加婚礼的权力。最后单位领导同意了我的要求,于是单位胡玲,社区派出所吴德华各派一人监视我,随我一同参加婚宴。我被非法关在招待所里不能自由外出,不能参加婚宴以外的其他活动。

两次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一年,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次是在芦淞区武装部招待所内,第二次是在株洲县大京水库内,强迫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和保证。我单位专门派人监控我吃饭睡觉,寸步不离。

两次非法行政拘留

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十月,从深圳来了两位客人,客人来家没多久,我和妻子刘小丽就被非法拘捕抄家,非法逼供诱供,不让休息。并被非法送到株洲妇教关押十五天。第二次在株洲市杨柳冲非法关押十五天。

两次非法审讯发生疾病

一次是贺家土派出所到刑侦大队非法审讯我一晚,不让我休息,使我精神极度紧张。突然头疼的很厉害,站立不稳,双脚不能挪步,一站就会往地上倒,他们只好打电话叫单位刘升国几个人把我抬回家,刘升国可以作证。

还有一次是石峰区国保大队(我所住的地方根本不受他们管辖),非法将我绑架,逼供审讯一个晚上,地点是湘天桥路一个宾馆的楼上,他们几个人轮流睡觉,却不允许我休息,使我精神到了极限,第二天上午将我铐在一张铁椅子上,突然头疼难忍,被国保大队送到市二医院,医生确诊为中风,病历在国保大队,然后他们打电话把单位胡兵叫来,才将我接回,胡兵可以作证。

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五月第一次,株洲市芦淞国保大队绑架审讯抄家,送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遭受了被几个吸毒犯贴身监控,不许与他人讲话,坐小凳子,罚站,强制灌输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内容,狱中狱,画地为牢等多种手段的严重侵犯人权和人身安全的非法迫害。二零零五年又以检查艾滋病为由,妄图给大法弟子抽血,当时我们强烈抵制:我们大法弟子都是正派的好人,没有任何不轨行为,没有艾滋病。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为活体强摘器官这种“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罪恶”做准备。

二零零六年八月,第二次非法劳教两年,在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由于受精神上,肉体上的各种压力,又不能学法,不能炼功,身体难以支撑,旧病复发,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心衰能症状,劳教所害怕担人命案子,只好将我放回家,但还是被地方单位监控。

两次被非法刑事拘留

第一次二零零一年五月间,芦淞政保大队绑架,非法抄家,抢走我的大法书籍,非法审讯,非法刑事拘留一个多月。

第二次,二零零八年六-七月间,我到广西儿子家玩耍,没有几天被由雷绍波带领的政保大队和当地铁路公安非法拘捕审讯。在柳州监狱关押一晚,第二天被绑架回芦淞政保大队,继续非法审讯我,(后来得知在我不在家时非法搜查了我儿子的家,还把我儿子的房门,柜门锁和一个铁皮箱锁砸坏)。当我被绑架到株洲市第一看守所时,我的心脏病高血压,心衰复发,危及生命,看守所拒收,由我的儿子接回家,芦淞政保大队企图向检察院,法院构陷我,但是因为我的病情只好撤诉,在家被单位,派出所派人非法监视居住半年。半年后又被楚光辉绑架到市一医院,由退休的老院长亲自检查身体,确认病情属实,他们才放过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后,我家的座机被监控,单位内部电话也被控制,后来根本就打不通。单位维修人员来检查也只是看看而已,不肯予以恢复。

鉴于上述事实,我控告江泽民个人独裁,以个人代法,以权代法,以党代法的严重犯罪行为,全面摧毁了中国的法律、法制、司法体系和道德体系,同时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7/两次被非法劳教、长期被监控-湖南文健控告江泽民-330124.html


2015-09-16: 湖南省株洲市法轮功学员文健、刘晓丽等被骚扰的事实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湖南省株洲市法轮功学员文健被株洲市芦淞区国保大队绑架。其间经过了被非法审讯,强迫照相,做指纹,并被强迫采血,文健不配合签字。八月五日下午回家。现被监视居住。

二〇一五年八月五日早上,湖南省株洲市法轮功学员刘晓丽被株洲市芦淞区国保大队绑架,在株洲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于九月十日回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非法审讯、强迫照相、做指纹,并被强行采血。刘晓丽被非法关押迫害得严重脱肛、屙血,视物模糊,只能整天躺着。刘晓丽现被构陷,被监视居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6/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5822.html#15915233822-1

2015-07-31:湖南省株洲市文键遭绑架迫害情况

湖南省株洲市七十三岁的大法弟子文键,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去讲真相救度世人,身带九份起诉江泽民资料册子,决定给基层社区人员看到真相的机会,他走到明桂社区,看见窗户未关顺手放了一本起诉江泽民的真相资料,没走多远就有一人从屋内冲出来抓住文键老人,并报警,两警察(后来有一个警察说他是荷塘区国保的)将老人绑架到宋家桥派出所。

在宋家桥派出所,文健劝告警察不要知法犯法,要明白法轮大法好,要善待大法弟子。现在起诉江泽民的诉讼状两高院都签收了十万多起了。他们不信一意孤行要迫害大法弟子。

宋家桥派出所两领导和一个警号为0314177的警察,对文健进行诱骗、威胁、强拉、硬拽、硬扭下做了上述的所谓笔录、照相、录音、做手指印、採血,但没签字,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讲真相;文健在被绑架滞留时警察抄了他的家抢走私人物品,最后又抢走随身携带的八本起诉江泽民小册子和护身符、一张两高院的地址、电话、邮编、姓名的打印件。

在被绑架长达十一个多小时里,文健一直在给警察讲真相。到晚上十一点钟左右,警察用车送文健回家,离开时文健再三告诉警察记住法轮大法好!災难来时命能保,善恶有报是天理。并告诉他们这件迫害事件会曝光的、会向法院补充上诉讼的、他们都同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1/湖南省株洲市文键遭绑架迫害情况-313361.html

2008-11-24: 张和君、于珍玉等被株洲市芦淞检察院非法起诉

2008年11月6日,湖南省株洲市芦淞检察院对张和君等十名大法弟子下达非法起诉。这十名大法弟子分别是:

张和君,女,53岁,株洲县人。04年因讲真相被株洲市石峰法院非法判刑5年,08年4月13日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

于珍玉,女,53岁株洲市人,因讲真相2000年3月,10月分别拘留15天,02年1月14日被株洲市石峰法院非法判刑4年,08年4月7日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株洲市第二看守所。

文健,男,65岁,株洲市人,退休干部,因坚持修炼法轮功04年非法劳教1年6个月,07年又非法劳教2年,08年7月4日被株洲市芦淞公安分局绑架。

陈国,男,53岁,株洲市人,2000年10月,因讲真相被非法拘留15天,08年4月10月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非法绑架,关押株洲市第二看守所。

胡猛,男,26岁,株洲市人,08年4月11日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现被残酷迫害患精神病。

唐浩,男,53岁株洲市人,因坚修法轮功,01年被非法劳教1年,02年被株洲县法院非法判刑4年,07年5月18日被株洲市非法劳教二年,08年5月8日撤销劳教又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

冯爱林,50岁,株洲市人,因修炼法轮功,01年4月、05年6月分别非法关押15天,08年4月1日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非法关在押株洲市第一看守所。

李遵桂,女,60岁,株洲市人,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10月非法劳教1年6个月,04年4月又非法劳教1年,05年4月再非法劳教1年6个月,08年4月5日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株洲县看守所。

刘庆良,男,32岁,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2002年分别非法劳教1年,04年2月被棣洲市石峰法院非法判刑3年,08年4月7日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株洲市第一看守所。

刘桂花,女,61岁,因修炼法轮功04年7月被非法拘留7天,08年4月3日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株洲市第一看守所。

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芦淞公安分局在实施迫害大法弟子过程中,还非法抄家,劫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空白光碟等私人财产。

大法弟子在关押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残酷的迫害。

正告株洲市”610”、政法委、公、检、法、司行恶人员,立即停止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为自己、为家人选择一条光明之路。

法轮大法学会于2005年10月9日在明慧网发表公告指出:“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

公告同时指出:“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神必将清算对大法行恶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不悬崖勒马,继续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镇压政策,就是罪不容恕,定将受到严惩。从即日起,各省市的主要官员及中共头目如再有参与或继续迫害法轮功者,从事新的犯罪行为,一旦其离开中国大陆,将受到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原告的刑事起诉和民事控告,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寻求经济赔偿。”

劝株洲市的恶人、恶警悬崖勒马,及早回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4/190380.html

2008-11-24: 张和君受酷刑:折断脚背骨、灌辣椒、烧十指、五马分尸
湖南株洲伪法院图谋在2008年11月底对大法弟子张和君、于珍玉、陈国、文健、胡猛、唐浩、冯爱林、李遵桂、刘庆良、刘桂花十人非法开庭审讯。株洲市芦淞区检察院已将所谓“起诉书”递交法院。目前这十名大法弟子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株洲市第一看守所,株洲市第二看守所,株洲县看守所,二人“取保候审”在家监视居住。

大法弟子张和君被迫害流离失所一年,4月11日在衡阳被绑架回株洲市,被荷塘区国保大队迫害很严重,被灌辣椒水,吊铐。下面是张和君诉述她遭受的种种酷刑迫害。

我是湖南株洲市荷塘区原活塞销厂法轮功修炼者张和君。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我坚持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就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遭受长期的折磨后,我依然坚定的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坚持修炼法轮功。今年四月,株洲恶警又对我進行非法抓捕。而后,我受到了外人难以想像的非人的酷刑折磨。现将我的这段经历公诸于世,让世人看看,中共是如何对待有信仰的中国人的,看看它的那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嘴脸,

我原本身体很差,患有多种疾病,吃过许多药,为了好病也练过多种气功,都不见效。就在我的身体和精神承受能力到了极限的时候,我幸遇法轮功。

法轮功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功法,我一炼病痛就痊愈。因为他是佛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修炼的指导,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通过修炼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升华。修炼大法更使我明白了人来世间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从此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就在我从新振作起来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心,采用造谣、栽赃、陷害等手段对法轮功发起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

由于我是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知道法轮功并不是中共一言堂电视造谣诬陷的那样,所以我不放弃自己的信仰。2000年恶警抓我时候说,只要我写两个字“不炼” 或骂三声师父就放我回家。写就放人不写就判刑,真是荒唐!我不从,于是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非法关押期间,因我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不讲违心的话,在那里受尽了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折磨。

五年后回来,我辛辛苦苦工作了几十年的退休工资没有了,生活没了着落,只能靠打钟点工维持简单的生活。就这样他们还时常骚扰我,逼迫我流离失所一年。在这一年期间,他们又对我家人進行迫害,儿子不能回家,八十岁的老母一个人在农村,多次被恐吓,逼得她老人家东躲西藏不敢回家,对我丈夫更是长期跟踪、电话监听、上门骚扰。

今年(2008年)4月11日,株洲市荷塘区国保大队把我从衡阳绑架回株洲。他们怕我跑了,在衡阳竟然把我的右脚背骨折断。

到了株洲荷塘区国保大队,四个彪形大汉上来剥掉我的衣服,把我的双手反扭铐在椅子靠背上,接下来就强行往我嘴里灌东西,不知灌的是甚么,当时就觉得嘴唇变的很厚、很大、很麻,为了不使我叫出声,他们用抹布把我的嘴封住,然后,又往我鼻孔里灌辣椒粉、红花油、开水、脏水,用牙签往鼻子里戳辣椒粉,戳得鼻孔伤痕纍纍。

就在我痛不欲绝、呼吸困难的时候,他们兽性大发,四个大汉一边两个抓住我的脚同时喊一二三用力向后背拉,他们一个个累的大汗淋漓、气喘嘘嘘,我忍受着肉体被撕裂般的巨大疼痛,这真和古代的酷刑五马分尸没有两样!接着又用鞭子抽打我的脚,再用穿着皮鞋的脚踩、蹂我的脚,然后再抽再踩直到脚背充血肿至四五寸高。更为卑鄙的是:他们把我的手、脚铐在凳上,侮辱我师父,将我师父的照片插在我裤裆内,满身都有,并强行把我站在坐在师父的法像和经书上,把点燃的照片插在我手上,用毛巾盖着手铐,然后摄像,说要把摄的像发到网上去。还给几个电视台的记者打电话说:“特大新闻,很有价值,包你发大财。”我说:“这不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翻版吗?你们就是在造假。”他们说:“对法轮功想怎么的就怎么的,死了算自杀,比狗还不如,谁叫你是法轮功。”我说 “法轮功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治好了我的病。” 他们不准我说话。

邪党恶徒们累了要休息,就把我悬空铐在窗户上,留一个人看着我。这个恶人每隔十至二十分钟就从我头上泼一次冷水,冻的我全身发抖,就这样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才把我放下来。

白天就是审讯,没有任何根据就是要我承认我是法轮大法株洲市的站长。我问:“为甚么这样对我?”他们说:“谁要你跑,你害的我们向上面不能交差。”我说: “我没有罪,信仰自由,信法轮功是我的权利。法轮功现在洪传全世界,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是亲身受益者,我这么大岁数了不会轻易相信甚么,也不会轻易放弃甚么。因我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迫害非法判刑五年,受尽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折磨,回来后没有退休工资靠做钟点工维持简单的生活。就这样还时常骚扰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做保姆为生。我原有自己喜欢的工作、幸福的家庭,现在被迫害成这样。修真善忍做好人有甚么错!”他们说:“没有办法,你法轮功给我钱,我也给你法轮功办事。”

到晚上又把我悬空单手吊铐在窗户上,这样还不够,他们还在我脚链上用力跺,导致铐子卡在肉内,鲜血淋淋。接下来双手吊铐,又用铁夹子用力夹住我的十个手指,再用烟头烧每个手指甲,导致我的八个手指甲内充血,两个月未消。这些邪恶的罪行,看守过我的都知道。他们用鞋底用力抽打我的脸、头、耳朵,当时感到头痛的像都要裂开了,然后他们再用一瓢冷水对着我的耳朵泼来,使我的右耳听力丧失至今。他们又用很坚硬的东西在我身上划,把皮肉划破打叉,说这是枪毙我。我满身鲜血直流,痛的我惨叫。他们说:痛吗,我帮你治就不痛了。他们就用力掐我手上的筋,那种麻痛难受的无法形容,导致我的右手直到现在还没有知觉。

更下流的是他们把我的衣服掀开要用烟头烧我的乳头,我说:“你如果这样做,我就咬舌自尽。”他们这才停手。然后一边两个人把我的脚向头上举,我痛的大叫,他们看我叫,就用脚和拳头使劲踢、打我的肚子和下身。就这样,他们采用各种残忍手段折磨我几个小时后,又把我悬空吊在窗户上到第二天早晨。当时我从头到脚全都充血、肿大,行走困难,而且便血、流血。

4月13号他们把我送到株洲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看到我伤势如此严重拒收。我被迫害的严重程度是看守所建所以来第一例。到看守所后我还流血、便血一个多星期。现在五个多月了,我的手完全没有知觉,右耳一直听不见声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4/190402.html

2008-09-30: 株洲市文健、刘晓丽夫妇历经百般磨难
株洲市文健、刘晓丽夫妇,自从1999年以来,不断遭受迫害至今,文健先后9次被绑架,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抓進洗脑班,三次关進拘留所,两次被非法审讯,至今仍被单位监视居住,不准出门。刘晓丽被四次绑架,其中两次劳教,一次劳改,一次关進拘留所。在牢狱中,她被铐在铁床上,铁窗上,防盗门上,晒衣架上,十多人手连手,有时脚不能落地,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关禁闭室,用高压电棍电,电得满身是泡,是烧焦的伤疤,受尽了各种体罚和精神折磨,她绝食抗议迫害,被戴镣,灌浓盐水,造成胃出血、吐血、便血,几次昏死窒息,历经百般磨难,九死一生,为躲避邪党在奥运期间的大抓捕,至今仍颠沛流离在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30/186886.html

2008-11-20: 十名株洲大法弟子面临被非法开庭

今年四月被非法抓捕的十名湖南省株洲市大法弟子面临被非法开庭。目前,株洲市芦淞区检察院已将所谓“起诉书”递交法院。目前这十名大法弟子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株洲市第一看守所,株洲市第二看守所,株洲县看守所,二人“取保候审”在家监视居住。

这十名大法弟子为:
株洲市第一看守所:唐浩,刘庆良,冯爱材
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张和君,于珍玉,陈国,刘桂花
株洲县看守所:李遵桂
胡猛、文健“取保候审”,在家监视居住。

据辗转传出的消息,张和君被迫害的非常严重,腿曾被打断,遭受了各种酷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0/190095.html

2008-06-03: 湖南株洲市邪党人员劫持折磨十多名大法弟子

湖南省株洲市邪党不法人员2008年4月初对全市法轮功学员進行地毯式非法抄家,抢劫了影碟机、钱、电脑、大法书籍等。荷塘区国保大队大队长贺吾晋,副大队长唐某、强某、周宏等人对大法弟子刑讯逼供,手段极其邪恶,逼迫说出书籍资料的来源。

大法弟子于珍玉被恶警们折磨几天。陈国左手已断,折磨很严重。

张和君被迫害流离失所1年,4月11日在衡阳被绑架回株洲市,被荷塘区国保大队迫害很严重,被灌辣椒水,吊铐,现在右耳朵被打的听不清,右手没有知觉,右脚背骨裂,恶警还扬言要打一针使其变成精神病。

大法弟子胡猛在看守所被迫害很严重。唐浩已被非法劳教又转捕提审。

衡阳大法弟子陈新华也被绑架到荷塘区国保大队。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株洲市第二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有,(男):陈国、唐浩、胡猛,(女):于珍玉、刘桂花、柏英、张和君。

被非法关押在株洲市一看的大法弟子有,(男):文建、刘庆良,(女):李宗瑞、刘春琴、喻颖祝(已被判劳教一年)等多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3/179627.html

2008-04-28: 营救湖南省株洲喻颖祝、醴陵陈月英等的相关电话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湖南省株洲、醴陵等多人被绑架。已知的有:

1.四月九日上午,株洲法轮功学员喻颖祝在工作单位被绑架。此前,株洲市法轮功学员文健、于珍玉、刘庆良等多人亦遭到绑架。

2.四月十一日晚,株洲法轮功学员张和君在衡阳市雇她做保姆的雇主家被绑架。四月初,湖南省株洲醴陵法轮功学员陈月英、邓子华被醴陵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

目前已知喻颖祝在被绑架当日下午遭到酷刑,用竹棍夹腿脚,上大挂等,被迫害的不能独自行走,浮肿,手脚有明显伤痕。喻颖祝被非法关押在醴陵市看守所,家属探视亦不能见到人,估计喻颖祝绝食反迫害多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8/177366.html

2008-04-21: 湖南株洲法轮功学员近日被绑架 喻颖祝遭酷刑
四月初,湖南省株洲醴陵法轮功学员陈月英、邓子华被醴陵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

四月九日上午,株洲法轮功学员喻颖祝在工作单位被绑架。据悉,此前,株洲市法轮功学员文健、于珍玉、刘庆良等多人亦遭到绑架。

四月十一日晚,株洲法轮功学员张和君在衡阳市雇她做保姆的雇主家被绑架。

目前已知喻颖祝同修在被绑架当日下午遭到酷刑,用竹棍夹腿脚,上大挂等,被迫害的不能独自行走,浮肿,手脚有明显伤痕。

与此相类似的情况,在一个多月前,在湘潭也曾经发生,当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约有七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1/176894.html

2006-09-27: 湖南株洲市大法弟子刘晓丽及丈夫文健被绑架并抄家

湖南株洲市新城化工厂退休职工刘晓丽,她在2000年多次進京上访,被邪恶之徒绑架、拘留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同年十二月三日因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十二月九号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因坚修大法被恶警反铐、吊铐、关禁闭受尽折磨。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又将她转捕至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她依然坚信大法反迫害绝食抗议,被恶警强行灌食造成吐血,后又转入株洲县看守所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出来后刘晓丽做小生意为生,多次遭到邪恶的骚扰。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晚上十二点,株洲市公安局芦淞分局贺家土派出所恶警无故闯進她家,将刘晓丽及丈夫文健(大法弟子)绑架并抄家,一个月后将两人分别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关押。

文健因坚修大法多次被迫害关進看守所。2005年从新开铺劳教所出来仅八个月时间又遭迫害。同时株洲多名大法弟子都遭邪恶的绑架,他们的具体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7/138794.html

株洲市(株州市,朱洲市)联系资料(区号: 733)

2017-08-30: 株洲市(株洲市)联系资料(区号:0731)株洲市第一看守所电话:28683301、28683303、28683305、28683306、28683307、28683308;其它相邻号码也可能有效
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总机:0731一28683133
法制处0731一28683160 办公室:0731一28683019 党委办:0731一28683065 政治部:0731一28683050 督察办:0731一28683070 纪委:0731一28683060
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荷塘区分局: 电话:0731一28415423 荷塘区政法委 28415412
荷塘区610办28472931
湖南省株洲市610电话:0731-28680390 0731-28680380

2017-06-28: 绑架单位是株洲市天元区嵩山派出所,相关人员信息如下:
株洲市嵩山派出所
所长包夏 13873357338
教导员黄炜15507330606
副所长尹艺龙 15507332398
主管法轮功的副所长喻鑫 15507330578
株洲市天元区珠江北路39号市公安局
局长李晓葵
副局长阴福安
副局长黄进革
副局长周祥会
副局长高军
副局长彭冬明
副局长凌娅
副局长贺建初
副局长徐远明
副局长梁天琛
纪委书纪傅晓峰
督察支队队长刘炳炎
交警支队队长童国强
秩序支队队长丁新辉
秩序支队副队长新义
反恐支队队长尹安稳
法制支队队长李朝阳
警令部主任赵聚忠
经侦支队队长黄海峰
交警支队副书记晏猛条
交警支队副队长黄耀斌

2017-03-05:田心国保大队地址:田东路311号
石峰分局国保大队地址:铜藕路170号, 电话:0731-28683712(石峰分局值班电话)
石峰区政府地址:响田东路268号,电话:0731-28332101
2016-04-27: 荷塘区国保大队警员宾波(同音)18073303208
荷塘区国保大队龚念军 137873389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