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贵州 >> 凯里市(黔东南州,15县) >> 王美华, 男, 51

个人情况: 在凯里一家私营培训机构打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省凯里市(贵州遵义市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9-2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9-07: 贵州凯里市多部门联手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二零二零年二月开始,由贵州省政法委牵头就在全省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的“清零行动”,对学员进行“转化”(即放弃修炼),用各种手段逼迫他们签字。如果遭到拒绝则用各种方式威胁,如:开除工作、绑架、送洗脑班、不给养老金、子孙都受牵连等等。

黔东南州凯里市目前已知被骚扰、威逼签字的法轮功学员有:王璐丹、王兰珍、张秀珍、吴竹秀、陈国兰、王荛美、周淑秀、维怡、王美华等。

肆意罗织罪名 构陷坚持信仰的王美华

王美华,男,贵州遵义市人,51岁。在凯里一家私营培训机构打工,深受上司、学生和家长的信任。

二零二零年六月,遵义市汇川区政法委牵头二次组织“工作小组”到凯里市找王美华做“清零”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要求签字,遭到王美华的拒绝。王美华表示修炼法轮功合法,公民的信仰应受《宪法》保护。

七月二十七日,凯里市公安局以吴彤为首的四个国保人员闯入王美华工作的培训机构,以 “涉嫌网络寻衅滋事”这一莫须有的罪名将王绑架,企图去非法抄家伪造证据,因没有找到王的家门,构陷的阴谋没有得逞,最后将王美华释放。

八月十一日,吴彤等人再次来到王美华的工作单位找到了王的上司,威胁上司必须把王开除。吴说给半个月的时间,不开除王美华,他就会处理王的上司,并会把王美华的情况通报到教育局,还会去骚扰王的学生家长,不让他们送孩子来他们机构补习 ;还会动用派出所及社区的人员来持续“过问”,给培训机构找麻烦。

在国保的干涉下,培训学校压力很大,无法开展正常的工作。

据知情人透露,王美华已依法对吴彤的违法行为在公安部的投诉热线12389投诉了多次,均无人理睬。无奈,又在其它的监管平台投诉举报吴彤等人的违法行为。然而,王美华等来的不是“依法治国”的公正处理,而是更加邪恶的迫害。

多部门联手迫害善良 培训学校被逼关门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据悉由凯里市市政府牵头,联合政法委、公安、教育等多部门,成立“专案组”专门针对王美华工作的培训机构执行所谓的“调查”。并且教育局执行上面的所谓命令,强制将王工作的培训机构关门整顿。

现在刚好是开学时间,是每一家培训学校招生维持生存的最佳时机,凯里市政府以行政力量来干预一家合法注册的私营培训机构,恶意让这家学校没有生源而倒闭,仅仅是因为这家机构合法聘用了法轮功学员王美华,而王美华坚持了自己的信仰,他就职的单位就遭到了如此的牵连和违法的惩处。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文明城市”凯里市的“文明行为”!!

据知情人透露,王所在培训学校已被迫关门,要等到教育等相关部门的通知,才可以开门。现在培训学校负责人急于低价转让,他们一家还房贷加生活,一月至少要几千元的开支,现在被市政府动用行政力量逼入了生活的绝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7/贵州凯里市多部门联手迫害法轮功学员-411433.html

2020-08-23: 贵州凯里国保绑架王美华 威胁单位开除
贵州省凯里市近几个月以来正在努力争创所谓“文明城市”,而凯里市公安局国保人员吴彤等人,却绑架、构陷法轮功学员王美华,并威逼他所工作的学校将他开除。

贵州遵义市法轮功学员王美华,男,51岁。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已逾21年的迫害中,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贵州都匀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五年。冤狱期满后,无家可归,后流离失所来到凯里市,在一培训学校任老师。

“清零”行动中前后三次被骚扰

二零一八年二月中旬,王美华户籍地派出所警察左拥及另一名610人员找到王的工作地,将王的信息向工作地片区派出所通报,准备抽王美华的血及企图让王美华放弃信仰,被王拒绝。

二零二零年三月开始,贵州大面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清零”行动,王美华所在户籍地遵义市汇川区政法委、派出所和居委会多个部门的相关人员在六月份,曾分两批人马两次从遵义到凯里市找王美华,要求他放弃信仰。

王美华从法律和普世价值等多个角度给他们耐心的讲真相劝善,说明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拒绝他们的签字要求,来人无功而返,最后政法委书记表示以后不再找他。

凯里国保的构陷恶行

然而平静的日子没有多久,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七号十二点左右,凯里市公安局以吴彤为首的四个国保人员闯入王美华工作的培训机构,他们拿着摄像仪,当着众多学生及家长的面将王美华劫持,王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及传唤证,只有吴彤一人晃了一下他的证件,出示的传唤理由是所谓的 “涉嫌网络寻衅滋事”。

国保人员将王美华绑架到国保办公室,抢走了王美华的三个业务手机。他们在王的手机里企图找出他们想要的“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软件及证据,但没有如愿。后强行扣押了王美华的三个手机,严重地影响了王的正常生活及工作(手机一个星期后被王美华要回)。

在国保办公室,他们架上摄像机,对王美华进行审讯并录像,问了很多问题,王一律拒绝回答,并拒绝在相关记录上签字。他们后来又弄了搜查证,企图去王美华家抄家找所谓证据,国保人员强行拿走王美华的钥匙,到处去开门,到处问人,最后也没有找到王的家门。

国保追问王美华的居住地址,王美华说:这是在构陷我,先莫须有的扣上“涉嫌网络寻衅滋事”的罪名,可拿不出任何证据,就来伪造证据,这是对我的迫害,我拒绝配合!

过程中,国保人员表现很嚣张,王美华在被绑架到国保办公室那天,因他肚子难受,第二次想上厕所时,吴彤不允许,说是他没有“配合”他们,就不能享受权利,说让王出去后告他们,随便上哪里告。

他们最后又去找王美华培训机构的负责人,问他的住处,负责人也不知道。国保的企图没有达到,无奈将王释放。王美华当时身上只有一元钱,只得徒步回到工作单位。

吴彤威逼工作单位开除王美华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号下午,吴彤等人再次来到王美华的工作地找到了王美华的上司,威胁上司必须把王开除。吴说给半个月的时间,不开除王美华,他就会处理王的上司,并会把王美华的情况通报到教育局,还会去骚扰王的学生家长,不让他们送孩子来他们机构补习 ;还会动用派出所及社区的人员来持续“过问”,给培训机构找麻烦。

吴彤等国保的恶行给王美华的上司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王美华在学校深受学生家长的信任和爱戴,将这样的好老师开除,必会对各方造成损害,王的上司说想将培训机构低价转让了。

自从疫情泛滥以来,王所在的培训学校已近半年没有收入了,房租、水电等欠了大笔债务。老师的工资都发不出,目前是负债经营,好不容易等到可以开门正常上课了,吴彤等作为警察,却以这种手段来扰乱欺压良善,导致公司面临倒闭的困境。

王美华说他上司两夫妻都没有正式工作,全部的家当都投入到了这个培训机构,全家人因为吴彤等人的从中作梗将面临生存危机。中共当局一面高调要求复工复产,解决民生问题;另一面,却有吴彤等国保人员非法侵犯民众的合法权利,披着警察的外衣,公然扰乱社会秩序,给民众制造苦难。

现在的王美华面临失去工作,工作权被吴彤等人非法剥夺,生存面临困境。恳请海内外人士,伸出正义之手制止恶人行恶!

在所谓的“清零”行动中凯里地区被骚扰、威逼签字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王璐丹、王兰珍、张秀珍、吴竹秀、陈国兰、王荛美等。

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修炼人处处以“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人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工作兢兢业业,王美华的工作得到了上司的充分肯定,学生的尊敬及家长的认可。而所谓“文明城市”的国保警察却如此践踏国家宪法及法律,这些恶行必将被追究,恶报也会如影随形!

“人在做,天在看”,神目如电,谁也逃不脱天上人间的制裁!原凯里市委副书记,市长洪金洲在位时不可一世,曾威胁一名举报人:“在贵州省范围内,能告倒我的人还没生出来。”结果怎样呢?洪金洲被人实名举报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因受贿罪站在了贵阳市中级法院法庭上,至今还在狱中!

中共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将面临的是人类历史上最严厉的大审判!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们也正面临着全面的清算。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三十个国家的606名跨党派议员共同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呼吁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修炼团体长达21年的残酷迫害。

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功学员21年坚持劝善讲真相,无怨无恨,不论是打电话还是寄信,都是希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能认清真相,不要再助纣为虐,赶紧悬崖勒马,给自己留条生路,以免它日恶报加身,再多悔恨已难弥补。相当多的公检法、派出所、国保已经明白真相,并且理智地处理着与法轮功有关的事情;而恰恰还有那么一些人,为了那么一点暂时的利益、权柄,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23/贵州凯里国保绑架王美华-威胁单位开除-410841.html

2008-08-04: 贵州省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三)
迫害事实(六)

二零零四年三月,贵州监狱为了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指使犯人包夹进行暴力“转化”,叫嚣“只要结果,不管过程”。“转化”一个大法学员就给犯人所谓“记功”一次,减刑三个月。这些犯人为了得到监狱的奖赏,用从恶警那学到的手法,残酷折磨大法学员,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流氓手段都拿了出来。
……
2、法轮功学员共抗邪恶迫害

为了抗议都匀监狱恶警接二连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指使罪犯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殴打施暴,2003年底,法轮功学员集体摘掉了身上的劳改牌,强烈地抗议迫害。过了数月后,2004年2月,恶警精选了数十名身强力壮的罪犯作为他们的打手,上百副手铐和几条高压警棍。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数十名罪犯同时毒打昏倒在地,然后被双臂拧翻朝后铐起来,把劳改牌强行夹在身上。法轮功学员莫琪不知怎么地把劳改牌又摘下来,从窗户扔了出去,结果被打得差点没命了。罪犯苗宇(都匀籍犯人)险些把莫琪的双臂拧断,莫琪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达半个多月。王美华、吴坤尧昏倒在地两三个小时后才醒来。法轮功学员张寿刚年约七旬了,被反铐在铁床板上几天几夜不能动。陈忠权被反铐在铁床的上铺上吊着,等等。其余的都用尽了非人性的迫害手段。整个监狱就如地狱。

3、都匀监狱威逼法轮功学员写“四书”的手段

经过多次迫害后,邪恶之徒总结了经验。监狱找了三间远离人群的监室,里面放有电视机、凳子、铁床和手铐,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地押到这里迫害。一走进这间地狱,双眼就不能再合拢了。二十四个小时让你看邪党自编自演的自杀录象和焦点访谈。一天、两天、三天,这样延长下去。黄磊接连七天七夜没合眼,后来又绝食。邪恶之徒用胶管、从鼻子里灌。在这里迫害时间长的有一个月、两个月的,短的都有十多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文明朋、邓树彬、余红兵、曹军、李宁、刘波、王美华、周顺志、黄磊、吴坤尧、王守明、李永彬、刘吉贤、马天军、郑刚、杜贵宁、陈忠权、王晓东,其中杜贵宁、邓树彬被迫害后,身体消瘦得让人不敢相信这还是他两人。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是钟山、王世军、葛航、李时红。

这次迫害后,法轮功学员王国玉、石登灵、莫琪、徐世文被关到了三监区。三监区的监区长杨忠新,干事田更、杜运林指使罪犯也用了同样的方法迫害。王国玉在此期间受到了毒打、辱骂,罪犯把小便头放在他的头上,用脚掌给他搓脸,把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强行拖王国玉的脚去踩。王要上厕所,被毒打一顿,把粪、尿都倒在裤子里。罪犯陈远龙(贵阳市籍)对王说:“我看你能硬多久,我们只要在你的饭菜里放一点病毒,你就会象王寿贵、周顺志、宋彬彬一样躺在医院里。我们的病毒从何而来,告诉你也无妨,是干警给我们的,我们就是干警的克格勃,专打压法轮功的。
……
奉劝所有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人,快迷途知返,悔过自新,弃恶从善,将功赎罪,不要再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犯罪,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顺应天意,尽早“三退”脱离恶党,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洗去罪恶,以免丧失未来。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谁能挡得住顺者昌,逆者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255.html

2008-08-02: 贵州省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一)
03年8月 —04年3月将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在一监区,因一监区犯人在恶警怂恿下,对大法弟子打骂什么都敢来。先后将王美华禁闭15天,严管3个月;张寿刚、臧冬生、朱星碧、莫琪、陈中权处于禁闭45天;林建15天;徐仕文两次20多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53.html

2006-09-25: 都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种种
一、酷刑(04年5月 — 9月)

都匀监狱的恶人为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使用各种酷刑手段折磨、殴打大法弟子,却邪恶的以各种“菜单”名称称之。

1. “夹心饼干”:罪犯1人用双肘猛击被害人的背部,用膝盖顶击其胸口,肘膝瞬间同时用。
2. “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将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击腰肾处,轻者吐血。
3. “宫保鸡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后用拳头猛击胸口。
4. “定心丸”:将被打人强行按背靠墙壁,用拳头猛击胸口。
5. “洗折耳根”:罪犯从被打人背后用双手大拇指掐耳根凹处,其余四指环压脸上。
6. “敲核桃”:罪犯手握半拳,遍敲被打人头部。
7. “疏大筋”:罪犯用拳头或手肘、脚后跟猛击我大法弟子大腿(遍击)。
8. “炒猪肝”:罪犯用双肘猛击被打人背部。
9. “二合一”:用二名罪犯把被打人的手拉成“十”字形站立,然后前后各一名罪犯用脚蹬背部和胸口,人手少时专蹬背部腰际处。
10. “平射”:行凶罪犯用手拉被打人双手,强行按其背靠墙上,然后用脚猛蹬胸口。
11. “拔苗助长”:罪犯用两人拉住大法弟子的手,另一人平躺用一只脚勾住颈部,一只脚猛蹬胸口。
12. “吃大蒜”:用大拇指提下巴,用其余四指和手掌压住嘴鼻不让呼吸。
13. “扎鸡翅”:用手铐铐住双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或平伸铐在1米九长的高低床上。

二、杂用手段(04年10月份 — 06年3月2日前)

1. 用胶木棍敲击膝盖处,间断性敲击,令其经常保持红肿。
2. 用开水、烟头烫皮肤、手臂或其它部位。
3. 一天从早到晚坐在小凳上不准动,动就被打。
4. 用多名罪犯轮流值班,干扰睡眠,不让睡觉。
5. 用手铐将双手铐在床上成“十”字形,把门窗全部关上,放造谣、诽谤大法的光碟,将电视机音量调到最大值。
6. 不让解大小便;或没有解完即强行拖回,造成肾病。
7. 电棍电击脸、脖,直到嗅到肉焦味。
8. 用电棍逼其脸紧贴在电视屏上看电视,只隔两公分。
9. 在大法弟子背部衣服上写打倒“×××”或大法师父,给大法弟子徐仕文制了一顶高尖纸帽,写上打倒“×××”或大法师父。
10. 在纸上写师父的名讳,趁其卧休时放在其鞋里,侮辱师父。
11. 生活上长期处于小禁闭状态,向门边走不能超过他们划的界线,二块地砖;向窗前须留三块地板砖,不准超过;克扣饭菜,不让吃饱;购物除洗漱用品,其它均不让购。(04年10月— 05年)
12. 用绳将脚在短休时吊在高低床上。
13. 刚一入监就遭到暴打,给一下马威。
14. 干警用威胁:“要转化,不转化,我们人民警察踩死你”等诸多语气,直接胁迫大法弟子。
15. 把门窗糊上白纸,外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为所欲为,或把门窗用布全部遮住。
16. 成立犯人转化班,采用各种低级下流的手段,强行、强制转化。
17. 大法弟子互相之间,见面不准说话。

三、两种恶毒手段

1. “噪音疗法”:将大法弟子手脚用手铐铐在床上,呈“大”字形,两耳边各放一个音箱,将音量调到最大值,也有用手提电话筒喊话,让罪犯在大法弟子耳边大叫。(受到此折磨的有:曹军、余鸿兵、易思恒)。

2. “细菌疗法”:特毒的某犯说大法弟子不会生病,把肺结核病犯吐的痰拌在饭菜里让你吃,看你生不生病。因长期处于禁闭状态,饭菜全有犯人操作,不确切知道做了没有,但有5人的确犯了肺结核。(他们是:王寿贵、周顺志、胡大礼、宋彬彬、杨秀敏)。

四、毒打

1. 2003年5月5日烧成监区长喻文林在王守明谈出不“转化”的原因后,就对其下身猛踩两脚,然后又拉到办公室用胶棍进行毒打,鼻青脸肿,最后迫其“转化”。
2. 2004年3月10日 — 4月8日:教育科科长王华川对大法弟子王美华进行“转化”未遂,恼羞成怒的扇了王美华5—6个耳光。

五、罪证(一)

1. 03年2月24日 — 4月5日共40天“转化”迫害前,即2月9日 — 24日,对藏冬生、朱星碧、包建伟采用毒打和不让睡觉的方式进行“转化”迫害达10多天。因遭到全体大法弟子抗议。大法弟子采用的方式:投监狱长信箱,或找干警谈。

2. 对李林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和辱骂的方式,又让8—9名犯人轮流值班。李林被迫无奈头撞墙壁住院,被其所谓“转化”。

3. 把易思恒用四副手铐一付脚镣铐在禁闭室的木板床上,把棉垫抽掉,易思恒绝食抗议,(王华川亲自给易思恒上手铐)。当时天气很冷,禁闭室长期都很阴冷、潮湿,经过20多天,全身冻瘫,眼珠都转不动,才抬回医院监区。

4. 03年8月 — 04年3月将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一监区,因一监区犯人在干部怂恿下,打骂什么都敢来,先后对王美华禁闭15天,严管3个月,张寿刚、藏冬生、朱星碧、莫琪、陈中权处于禁闭45天,林建15天,徐仕文两次(20多天)。

5. 2004年3月10日—4月8日,马天军、陈中权、王美华、藏冬生撕了诽谤大法的漫画,被副监区长钟山用电棍击打脸、脖子上烧出肉焦味来。被铐在床上成“十”字形,看诽谤大法的造假宣传录象带接近40天,马天军被关禁闭。

6. 2004年3月15日,徐仕文(20多天),张寿刚(61岁,7天),石登灵(7天),赵鄂川(6天),周恒元(40天),莫琪(4天),铐在床上呈“十”字形;强迫戴罪犯身份牌。

7. 03年5月—8月,石登灵被关禁闭70天。

8. 04年5月20日—9月20日,监狱组织、610“转化”迫害小组,喻文林任组长(此人极坏,很多毒招出自此人)给各监区定指标,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各监区从犯人中抽出特毒的犯人成立强制“转化”迫害小组,尤其是四监区,三监区,烧成监区,装运监区犯人之间互相交流“经验”,抽出的犯人都是坐过二牢、三牢、四牢、五牢(注:二牢即进过二次监狱的人,以此类推)或者在社会打杀得凶的人,他们积累很多整人的毒招,因此出现前面所述一、二、三节的招法。监狱给这些罪犯好处:不让他们劳动;转化一个给一个单项记功,减刑三个月。各监区转化不了的调回四监区进行转化,因为四监区犯人都是从一监区400多人中抽出来的特毒人员。监区长郑家军、副监区长钟山更是心思极坏,毒计百出。

将大法弟子分在四个监区迫害,以四监区为主。一监区:马天军、杨茂军;二监区:汤润春、杜贵林;三监区:莫琪、王国珏、徐仕文,基建监区:郑刚、周顺忠,装运监区:陈中权、石登灵,制成监区:肖志非、赵鄂川、藏冬生,烧成监区:王美华、梅贵男;四监区:余下全在四监区。

9. 从2004年10月—2006年3月2日前,逐渐的各监区没有被所谓的“转化”收回监区继续“转化”。尤其05年6月份开始对萧志非、马天军、杨茂军进行强行“转化”,利用余鸿兵、周匡坚等走向反面的人助纣为虐。在这期间出现了:

a: 9.11事件。8月2日八监的吴国忠(安顺人,71岁,恶警给的名字,可能是假名,请查实给予揭露)一星期后的9月11日被迫害,于凌晨4时被迫害致死。时任监区长的郑家军,干事应旭商量先抬到医院,然后吊上吊瓶,抬出监区。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伪装抢救,想掩盖什么?据说垫褥上留有血迹。

b:8月2日当晚,新入监的王力猛遭到四~五名罪犯,用袜子堵住嘴进行毒打,鼻青脸肿。

c:李林、郑刚、王晓冬、王力猛、杨秀敏、姚俊京、刘述康、陈哲富等多次被打。

d:目前在二楼的死角上仍然对马天军、陈中权、萧志非、王力猛、汤润春、林毓忠等名新入监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萧志非8月份曾糊涂过,做过错事,现在又醒悟过来了。)

六、罪证(二)(2004年5月20日—9月)

1. 干警下令叫犯人毒打大法弟子。教育科干警文勇从04年5月25日至6月下旬对王美华“转化”未遂,气急败坏的给时任烧成监区罪犯记录员的犯人王乌朋下令: “整死他,收拾他”。于是犯人王乌朋猛煽王美华耳光,犯人熊千里用鞋底板抽打王美华,犯人李先友用膝盖顶其腰部,并将备用开水灌他,犯人柯星给监区建议用毒品摧毁他的意志,并用七名犯人轮流找他吹牛,不让他休息,不让他大小便,不让睡眠,被他们所谓的“转化”,身体患有肺上淋巴结核、左右胸腔结核、心脏心胞结核、背上腰椎结核。四个月下来,风都吹得倒。梅贵男遭到同样的待遇。

2. 王国珏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用酷刑(所谓“二合一、吃大蒜、敲核桃、洗折耳根、爆炒腰花”)加上杂用手段,从7月10日到7月底进行毒打。当王国珏解大小便时,三犯人把按在地上,用脚踩他的胸部和肚子。长时间不让他睡眠,被其所谓的“转化”。

3. 从7月底到九月初,徐仕文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毒打和迫害,被打吐血、吐饭、吐清水,绝食抗议。他们用筷子撬开嘴强行灌食,把嘴全撬烂,最后承受不住被其强行“转化”。并被三犯人把他们的生殖器放在嘴上、头上、脖子上,犯人说我们就是干警安排专门“转化”你们的克格勃。

4. 从5月20日由装运监区副监区长刘士民转化陈中权未遂。交由犯人陈远龙、张世鸿用菜单上招式和杂用手段进行转化。几天几夜不让合眼,罚面壁,睡眠2小时都用绳吊在高低床上,周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脚肿得和水桶一样大。

5. 石登灵被装运监区长于新忠安排毒打,坐着不让动,04年7月15日石登灵被打得浑身都是血,送进医院急救室进行抢救一个月。

6. 张寿刚(已61岁)5月22日被迫害住院,被包夹他年轻二十几岁的犯人毒打三个月。犯人向教育科副科长王建军反映,说他们人手少,只能这样。(四监区)

7. 黄磊在四监区被“包夹”罪犯用胶木棍敲击膝盖,造成长期红肿,不让睡眠,一个多月下来被其所谓“转化”。

8. 王晓冬在四监区从04年6月16日—05年农历新年前八个月时间被包夹他的罪犯,天天强迫他站在一块地板砖上不准动,直到凌晨2、3、4点不等。曾经晕死过去,被用冷水泼醒。冬天逼他三天洗一次澡,先用热水烫他,又用冷水冲,冲完肥皂沫,准备穿衣服时,又给他抹上肥皂,反复的折磨他,回到号室,把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地板浇上冷水,用电风扇扇他,并经常往他嘴里放屁。

9. 莫琪被手铐双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杜贵林被手平伸直铐在1米九长的床上。唐太国遭到干警王世军和犯人一起毒打。

七、检察院住监检察科与都匀监狱同流合污

当大法弟子写信投诉监狱长信箱、检察院信箱、法院信箱,某科长找某大法弟子谈话时说:要想看到民主,等他死了以后。他们不光不管,反而与都匀监狱一鼻孔出气,致使王华川说:“你们造成了重大的国际影响,就该打死”。四监区副监区长钟山说:“你们告吧,告出个副监区长来。”等诸多不一一叙述的狂妄之词。

时任教育科科长的王华川在第一次实施毒打被曝光时,在大会上说:“都匀监狱被污蔑迫害法轮功,同时竟敢大言不惭的说:‘要和法轮功斗争到底’”狂妄至极。在他的主导下,对大法弟子实施了多种办法的打压,几乎该用的都用了。“龙在神州”来采访,邀请都匀地区各单位进行参观。我走之前,他们主要是在二楼的死角上进行迫害,采用的手段有干扰睡眠、长期不让睡觉或坐老虎凳迫害。因2月13日恶党司法部下达了六条禁令,二楼目前有9人,4楼11人,其余被所谓“转化”的集中在三楼。

目前他们在死角上修房子,看到“苏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事件后,我想起来,这之前就有包夹犯人说要从北方转来法轮功弟子到都匀监狱来,所以我把都匀监狱平面粗略的画出来。恶人王华川现任四监区长,钟山任副监区长。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26.html

2005-04-17: 贵州大法弟子杨秀铭,因贴真象标语,2003年8月被恶人非法抓捕,后被判刑七年,2004年11月被关入至贵州省都勿市监狱。2005年1月25日新晃县政府将杨秀铭开除公职。

杨秀铭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五年多来,屡遭邪恶之徒迫害。

1999年11月1日,杨秀铭被新晃县国安吴祖坤(原县公安局政保股长,现退休)、县委副书记姚本友(现人大主任)从民政局办公室绑架到公安局進行所谓的审讯,并拘留15天,抄了他的办公室同时还抄了他的家。

1999年12月22日杨秀铭和18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被恶人从拘留所挂黑牌子游街,并拿到县剧院站台上批斗,后来又被敲诈了2000元现金才放人。

2000年2月4日,杨秀铭和13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山广场炼功证实大法,刚到一会儿就被10多个公安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大法弟子杨秀铭被恶警吴祖坤铐着双手关進看守所2个多月,在这期间,县领导多次找他谈话要他表面上放弃修炼,由于不配合邪恶,被吴祖坤、姚本友非法将他送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一年。

2003年8月4日,杨秀铭又到贵州大龙镇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和标语,由于此事,被不法分子贵州玉屏县国安远建平、李东平伙同新晃县国安队长姚本鑫,610办主任李新民,司机姚建林,还有不知名的公安,从民政局强行将杨秀铭绑架到玉屏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对他進行两天两晚的刑具逼供,重铐,三名恶警把他按在水泥地板上跪,面壁站,两天两晚不准睡觉,不准喝水,非人性的折磨,最后将他非法关押15个多月后强行判刑七年,于2004年11月18日送至贵州省都勿市监狱。

2005年1月25日新晃县政府将杨秀铭开除公职。

2004-05-27: 湖南新晃县大法弟子杨秀铭,于2003年8月4日被贵州省玉屏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东平与另一不知姓名的恶警非法从新晃县民政局值班室抓捕到玉屏县看守所关押(明慧网曾作过报导)。

在看守所,他受到玉屏公安恶警马勇、李东平、远老五(小名)、刘富财等的毒刑折磨:脚铐、手铐、吊、打、罚站──面对墙壁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罚跪──将他铐着手脚按在水泥地板上跪着,几天几晚不让睡觉、不让喝水。

玉屏公安曾3次向贵州铜仁地区检察院、法院上报要求判杨秀铭徒刑的黑材料。最近玉屏公安局又非法起诉杨秀铭等5名大法弟子(另4名是贵州玉屏大龙镇大法弟子)。目前,杨秀明等5名大法弟子已经看了起诉书。

杨秀铭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公安局恶警钟局长、李东平指使看守所的警察将杨秀铭手脚铐住强行灌食。现杨秀铭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所长与另一名恶警还杨言说:“饿死了就直接拉到铜仁火化,火化了连一点灰都不让亲人见到。”

2004-05-04: 我们是新晃县法轮大法修炼者,只因修炼“真善忍”,不畏强权,敢讲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却遭到了以江泽民为首的一伙人的残酷迫害和打压。下面请看发生在新晃县的迫害事实:
* 杨秀铭、伍运娣夫妻因修炼所遭受的迫害

杨秀铭、伍运娣夫妻因坚持修炼连遭拘留、劳教、停发工资、罚款等迫害,造成经济损失近5万元,给家庭生活造成严重困难:两个孩子没钱继续上学深造。女儿19岁就外出打工自谋生活。留下儿子独自在家,为维持生活,变卖了家里的电视机。

杨秀铭,县民政局大法弟子。1999年11月1日,他因坚持修炼,无故被恶人姚本友(原政法委书记)责令县政保股恶警吴祖坤带人非法抄家并抓押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被索要生活费150元。同年12月5日,杨秀明因与19名同修進京证实大法,被吴祖坤、杨建军抓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被搜去现金1000元。12月22日与19名同修一同被挂牌押上县剧院台上大会批判。吴祖坤,杨建军又索要了2000元现金(无收据)后才放人。

2000年2月4日,杨秀铭因在县中山广场同14名同修证实大法,被吴祖坤,姚本友叫来公安110绑架到公安局。因是大年三十,13个同修当天被放,杨秀明被非法判劳教1年,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这期间,杨秀明因不配合邪恶,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加期1年,直到2001年1月21日才放回。

2003年8月4日,杨秀铭因贵州玉屏大龙一同修被洗脑后供出,他给贵州玉屏县同修传送真象资料与到玉屏大龙挂正法横幅,被玉屏县国保大队队长李东平等2人伙同新晃县国保大队队长姚本鑫,610李新民、姚建林(司机),还有110一名警察(不知姓名)将他从县民政局值班室强行抓捕到贵州省玉屏县看守所关押,同时对他非法抄家。他现仍被关押在玉屏县看守所遭受严刑迫害。为抵制迫害,他已连续绝食绝水20多天,生命垂危。看守所还将其双手反铐,双脚锁住强行灌食。看守所所长与一名恶警还叫嚣:死了就直接拉到铜仁火化,火化了连一点骨灰都不让你的亲人见到。

伍运娣(杨秀铭之妻),2000年2月4日。伍运娣到县中山广场证实大法被抓,当天放回。6日上午,她在中山广场巧遇4个同修再次被吴祖坤无故抓押非法拘留15天。身上的50元钱被吴祖坤搜去,被罚款4000元,被索要了伙食费130元。2000年7月初,国际人权会前,她与县城十几名同修一起无故被吴祖坤责令610与城镇派出所非法抓押拘留17天,索要生活费170元。7月20日,伍运娣再次与十几名同修被骗進拘留所关押17天,索要生活费170元。9月27日,伍运娣被骗到县老干局楼上的洗脑班。因揭露迫害,证实大法被吴祖坤、杨建军、曾竹青、曹会平强行送進拘留所非法拘留49天,索要了生活费490元。11月18日,被吴祖坤,杨建军,曾竹青强行带到怀化现身说法洗脑班,当天返回。12月28日,被吴祖坤等强行抓到怀化市洗脑班洗脑。因不配合邪恶,坚定修炼,2001年1月23日被吴祖坤等接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多月。

2001年6月29日,伍运娣因发真象资料,被610非法拘留。因在拘留所抵制迫害讲真象,与10多个同修一同被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了9天,有7天不让洗漱(包括不许洗碗)。7月9日下午7时被宣布送株洲白马垅劳教1年半。劳教期间,因绝食抵制迫害,坚持炼功,被加期4个多月。

2004-04-26: 湖南省新晃县大法弟子杨秀明被贵州省玉屏县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关押在玉屏县看守所已有近一年的时间。张时良被新晃县公安抓捕关押在县看守所。现两位大法弟子均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且绝食时间均已长达20多天,生命垂危。

2003-11-11: 新晃县民政局干部杨秀铭,因发真相资料被举报,被新晃县公安局政保股伙同贵州省玉屏县国安大队非法抓捕,现被关在贵州玉屏看守所。

凯里市(黔东南州,15县)联系资料(区号: 855)

2020-08-23: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寄信地址:贵州省凯里市金山大道80号凯里市公安局,邮编:556000)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姓名(原教导员):吴彤/警号:018659 电话:13885523300 宅电:0855-8508787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队长:李凯,电话:13985825119;宅电:0855-8508364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董一峰15185551700

2020-05-27: (参与骚扰的社区人员)
李才俊:13595528228
顾姓:18085532555
刘(女):15008559188

2018-01-28: 迫害相关人员及涉案单位:
办案单位: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协办单位:凯里市公安局刑侦队、网络大队
另有一人是公安局某处处长,为幕后主要策划者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寄信地址:地址:贵州省凯里市金山大道80号凯里市公安局,邮编:556000)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董一峰15185551700(重点)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队长:李凯13985825119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副队长:吴华龙13765567283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副队长:刘刚13017016983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副队长:张波
主要队员罗某18608554291
刘某18508556901
凯里市公安局刑侦队
副队长杨某15285265511(重点)
凯里市公安局网络大队
大队长罗某
队员邓某
凯里市检察院:
主办检察官杨燕珍0855-8536610(寄信地址:贵州省凯里市检察院,邮编:556000)
凯里看守所:
电话:0855-8604914、18585522037
网警:杨录1363806089;裴超杰15808558977;杨勘13885534613;蒋俊13678552727
网格长:杨代平13885515169;顾会先18485483432;潘浪琴15870233813
法律顾问:侯忠勇13638059555;蒋洋阳15885129520;李黔微13985297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