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常德 津市监狱(德山监狱,蔡家河监狱,男) >> 曾海其, 男, 47

曾海其
为曾海其等功友因拒绝向狱警蹲下“报数”、“喊报告”而被副监狱长资炜等恶警长年累月毒打、电刑、吊铐而作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株洲县仙井乡石子塘村
拘留时间: 2002年4月
有关恶人: 监狱长 刘丕良、副监狱长 资炜、严管队长 曾宪保、教导员 邓迎风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7年
个人近况: 2013年4月25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668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6-05: 曾海其壮年被湖南津市监狱迫害致死原因初探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曾海其的家人突然接到湖南津市监狱打来的电话,说曾海其患肝腹水、肾功能衰竭,生命垂危。家人觉得很奇怪,因为曾海其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没有什么病,而且今年年初,曾海其还曾经从监狱给家寄信报平安。四月二十六日,等家人赶到津市监狱时,年仅四十二岁的曾海其已经死亡。家人看到他的遗体全身是伤,身体浮肿,上身有瘀青,下身生殖器有血迹,屁股后面有血迹。

曾海其
曾海其

家人悲愤地说,他死得好惨呀!曾海其的家人希望调查清楚曾海其的不明死因,津市监狱却借口要进行为期二十天的尸检,耗掉家人的精力与经济,企图逼迫家人放弃追查。

在明慧网上搜索“曾海其”,会发现他第一个七年冤狱时,曾在湖南赤山监狱长年累月的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折磨(吊铐、电刑、细绳勒绑、毒打、烤等种种酷刑),可是他没有死在那里,却被害死在津市监狱,而且害死他的悲惨过程被严密封锁,可见津市监狱比赤山监狱更阴毒。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吊铐

然而神目如电,湖南某市在街上劝三退的法轮功学员竟然碰上了曾海其生前委托捎口信出来的刑事犯人(已经刑满释放)。下面是综合整理的极少内幕。

赤山监狱的首恶是副监狱长资炜,经常亲自出马,惯用暴打酷刑电棍,使法轮功学员外伤严重。资炜没多少“政治头脑”,只要法轮功学员干苦役,就对夹控犯人、管事犯人不搞“连坐”,大疯狂一阵后会歇一歇。有法轮功学员用天目看到他头上趴着一条大毒蛇。曾海其在那里拒绝苦役、不穿囚衣、不下蹲报数、不剃光头,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转到湖南郴州监狱后也是这样,都因此受尽了数不清的酷刑,一直“金刚不动”,(他自己经常说的一句话)。那几年对他身体伤害最有后遗症的是赤山监狱的“吊刑”,他多次被逼的长期绝食绝水抗议,资炜却仍然长期把他天天手铐吊着,身体内脏快干枯了,极度衰竭,资炜等人只对他灌点稀饭水,继续吊他,使他内脏功能遭受永久性损伤。当时有一批法轮功学员受此酷刑后,都和他一样,放下来后一进食物,就浮肿;多次受此酷刑后,浮肿更严重,容易疲劳昏睡,不能久坐久站久干活。教育干事陈雄飞建议让他们卧养一周后再进车间干苦役,但是资炜、王向飞却逼他们马上干苦役,天天十几个小时,导致他们浮肿越来越严重,法轮功学员肖慧生脑袋浮肿的象馒头,赤山监狱医院院长王某检查后说他内脏尤其肾脏衰竭,活不了二个月了。资炜等人才让他在监房内全天休息,炼功学法,他活着出去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现在曾海其被害死在津市监狱,家属见到他的遗体全身浮肿,尤其脑袋浮肿如馒头,带青色,和当年肖慧生一样,这是肾功能衰竭的表现。津市监狱首恶教育科长罗骅一再说曾海其是病死于肾功能衰竭,并出示了该监狱医院的证明。他以为这样可以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然而这恰恰证明曾海其死于无休止的酷刑与苦役,是津市监狱一贯性的杀人不留痕迹的谋杀手段。

曾海其等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没有死在赤山监狱,却“被病死、病残”在津市监狱?只要对比一下这两个恶监狱的整人过程,就可以证明曾海其死于系统的谋杀!

赤山监狱关押的是十五年以上的长刑期犯人,大都是无期、死缓,容易绝望,为稳定犯人情绪,因此几乎不变的每两周全监狱休息一天,这一天休息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是救了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命,被上述吊刑折磨的内脏衰竭的曾海其、吕松明、肖慧生、陈阳、肖志强等法轮功学员因定期的卧休一天而缓解了内脏衰竭,没有恶化下去。有明真相的警察见你太衰弱时,还会让你多休息几天。再一个是法轮功学员经过生死抗争,整体上开创了赤山监狱的炼功学法环境。被折磨得内脏衰竭、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们这样才一个个死里逃生、正念走过来。而津市监狱恰恰在这两个方面死死的无休止迫害,许多已经衰弱至极的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基本的生存保障——定期休息,天天被强制十几个小时苦役或体罚,几个月才能和犯人们一起统一休息一天,法轮功学员们无数次的生死抗争,都极少有成功的,反而遭受更长时间的苦役或体罚,因此“被病死病残”,或承受不住而违心的“转化”。

津市监狱先后主管改造的副监狱长谢朝军、陈石江是主要责任人,但是几乎不与法轮功学员见面,几乎全权交给教育科长罗骅处理。罗骅矮胖,走路如蛤蟆样蹦跳,极端仇视法轮功学员,是该监狱系统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总操盘手。他与手下的六一零头目宋建平、郭惠锋共同谋划了一整套足以害死害残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操作系统,归纳起来如下:

一、层层连坐、随时检查

赤山监狱资炜虽然邪恶,但是各个监区有很大的自主权,对本监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可紧可松,甚至在明白真相后多松动一点,不至于活活折磨死人。但是罗骅对各个监区直接严格控制,只许紧,不许松。往往人不行了才能休息,还得他批准,各个监区不敢让已经折磨的“老弱病残”的法轮功学员多休息。对打伤打残法轮功学员的夹控犯人给予奖励减刑,对“夹控不到位”的犯人给予撤换、扣减刑分(意味着要多坐牢),而且所有管事犯人都负连带责任,要签责任状。三监区曾有个夹控犯人离开了法轮功学员约二十米,马上被撤换干苦力去了。(罗骅等人规定为两米)夹控犯人不光要交几千元贿赂警察来谋到这个可不干或少干苦力的特务活,还要年年签责任状,有十多条,全是如何控制死法轮功学员的细节,比如不许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犯人说话讲真相,不许炼功,强制干苦力等等,就是没有一条是限制夹控犯人打骂勒索法轮功学员的,意味着可以疯狂折磨打骂来“转化”法轮功学员。

有法轮功学员曾抗争了一周不干苦力,宋建平奉罗华指令去检查工作,对夹控说:“你们没有办法使他去干活,那你们就别干了,下中队干苦力去”。这样夹控犯人几千元贿赂费将打水漂,还得去干天天十几个小时、连续数月没有休息日的苦役。在此邪恶的“连坐”制下,夹控犯人常常日夜不停的折磨那些坚定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而各个监区、中队的负责人即使有一点人性,也不敢对此松一点,他们也要签责任状,全力配合罗骅、六一零的严控迫害,比如各个中队的指导员、狱警的责任状里写着:“每天与法轮功人员见面三次,每周谈话两次,并作好记录”,这可不是关心,而是要他们严密督促管事犯人、夹控犯人,不得松懈。

法轮功学员们在赤山监狱还能有一个惊心动魄的反迫害过程,而在津市监狱往往连抗争的过程都无法完成,一直被死死的紧压着折磨,尤其是漫长的劳务折磨。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生命垂危时放下生死抗争要求炼功,罗骅大骂:“你死了就象一只狗埋葬你,你还想炼功?没门!”夹控们就日夜不停地轮流按住、打骂,有个同情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暗中告诉法轮功学员:“科里(指罗骅、宋建平等人)交代了,宁可让你们死,也不会同意你们炼功,如果我同意你炼功,科里检查时哪个犯人汇报给他们,我们都会被处罚,所有夹控、管事犯人都会被撤换、处分。劳改队多的是犯人来按住你、吊铐你,你怎么炼的成?”有的夹控犯人公开说:“我们可以不听中队警察的命令,直接对六一零负责,我们要搞死法轮功人员,绝对可以让他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外边(指法医鉴定)也查不出死因”。

二、漫长的苦役

漫长的苦役是磨死磨残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津市监狱原来是劳改农场,各个监区相隔几公里,拥有很多农田,面积比澳门还大,关押的都是短刑期犯人,情绪比较稳定一些,苦役再受不了也想熬出去,不象赤山监狱的无期、死缓犯人因为刑期太长、苦役受不了就经常自杀。津市监狱卑鄙地利用短刑期犯人们好死不如赖活的心理,自从十多年前停止种田、全面转向劳务加工以来,就一贯是连续三、四个月没有休息日,天微微亮就起床,一直干到晚上八、九点,天天十几个小时,干不完任务就用酷刑;干完了就次日增加任务,如果又干不完再用酷刑,一次次突破人体极限,以最大限度榨取人血。监狱医院住满了年轻力壮的肺结核犯人,都是累病的。

二零一一年起,因为中国大陆监狱普遍是这种丧失人性的苦役,迫于国际压力,司法部强制推行“8511”制,(每天干苦役八小时,每周干5天,一天政治学习,一天休息,也没有达到监狱法的要求)并要求各省监狱管理局定期检查。但是邪党上下的吸血本性是一致的,湖南省监狱管理局搞假检查,津市监狱搞假记录、真违法,从各个监区警察到犯人的所有作息时间、值班记录都按“8511”的要求填写,而犯人的苦役时间、强度照旧不变。唯一改变的是由过去三、四个月休息一天改成二、三个月休息一天,偶尔搞一、二个小时邪党式政治学习,马上拉回车间继续干苦役,值班记录上则填写成全天政治学习。监狱管理局邪党官员有时进入车间装模作样关心的问犯人作息时间,一般犯人都得按照监狱警察事先布置好的假话回答,否则过后要挨整,个别快刑满释放的犯人讲了真实情况,满以为上级会追查,谁知这些党官一声不吭走了,苦役照样残忍。

津市监狱对老弱病残犯人也不放过。有个六十来岁老年犯人祝辅(化名,他不愿公开姓名)在家时有160的高血压,但是没有心脏病,进入津市监狱后,很快被这种苦役恶化成220(都是舒张压,下同),于是住院一周,降到150左右后,被拉回去干苦役。很快又恶化、住院,等他好一点,又拉回去干苦役……。如此反复了多次后,又并发了心脏病,最后医生说他随时会中风,他自己又贿赂了监狱某官员一大笔钱,才办了保外就医。

津市监狱整体环境如此邪恶,罗骅等人将这套成熟的邪恶机制“发扬光大”,督促各个监区用来摧残谋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左右该监狱刚接收法轮功学员时,还假惺惺专门制定了一个内部文件,要求各个监区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八小时制、每周休息一天。但是他们很快撕下了“文明执法”的外衣,强制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们一起,天微亮就出工,长达十多个小时,对于经常抗争的法轮功学员晚上也拖进车间干苦役或体罚,算上过年那几天,一年不足十个休息日。年轻力壮的犯人都经不起这种苦役,法轮功学员们经过多年酷刑摧残甚至多次长期绝食绝水,大都虚弱衰竭,如何受得了?!

三、曾海其被酷刑与苦役折磨而死

曾海其就是被这种酷刑与苦役折磨两年多导致肾功能衰竭而死。有的恶警狡辩说:“别的犯人都是这么干苦力的,难道你们炼法轮功的与众不同?”法轮功学员驳斥道:“纳粹集中营里也有幸存者,你也要责怪那些被苦役折磨死的人是因为他们自己与众不同才死去的吗?难道就不是纳粹党的责任了吗?你们将心比心想一想:你们警察值班不用干任何体力活,连续八小时值班就要中午在车间值班座椅上打两个小时瞌睡,还专门安排犯人站岗,一旦上级检查来了就给你们报信。双休日少不了。如果你三四个月不休息,天天十几个小时值班,你受得了吗?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在内部《湖南育新报》通报表扬说,永州监狱警察吴占保因为监狱遇到自然灾害,连续一周在监狱内值班(其实他有个专用床,晚上睡觉,白天也可以,并不是二十四小时连续值班),疲劳过度导致突发心脏病死亡,因公殉职,年仅二十六岁。此前他没有任何心脏病史。如果你们都象犯人们一样干苦役,一年不足十天休息,我看你们死不死人?再加上你们曾经多次绝食绝水内脏衰竭,我看你们会不会肾衰竭、心脏衰竭而死?如果是你们的亲人遭受这种苦役酷刑,你还会说共产党好吗?”该恶警自知理亏,就恼羞成怒:“现在湖南省经济这么落后,怎么能实行监狱法的八小时制、双休日?你不要跟我谈这些,你不干就看家伙!”罗骅(罗华)等人不惜一切邪恶手段死死维持这种苦役,本质上是有目的地谋杀,应该以谋杀罪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在明慧网搜索“津市监狱”,会发现贺雪兆、郭名高、彭楚豪、吕松明等法轮功学员遭津市监狱折磨致死致病致残。吕松明四十多岁,与曾海其同在赤山监狱受过漫长吊刑而内脏衰竭,后在津市监狱遭受漫长的苦役体罚而导致严重冠心病、高血压症状,数十次生命垂危时,仍然天天被拖进车间体罚(因他拒绝苦役、不“转化”),长达二、三年,直到监狱医院断定他心脏病快死了,才停止拖进车间苦役体罚他 。另据郭名高生前好友讲,郭名高在津市监狱天天被逼干苦力十几个小时,过完年后直干到“五一”才随同犯人统一休息一天,然后又要干到“十一”和元旦才能和犯人们一起各休息一天。他很快被摧残成多种内脏功能性病症,几次住院,每次住院好一点后又被逼进车间干苦役,反复恶化,他承受不住而违心地“转化”,回家不久后就去世了。在津市监狱二监区,岳阳法轮功学员徐胜君被苦役摧残的只有几十斤体重,住院养了一段时间后,又拉回去继续苦役折磨。彭楚豪被苦役摧残致“病危”,等等数不胜数。对于抵制苦役的法轮功学员,罗骅等人是决不手软,连缩短一些苦役时间都死不松口,所以说他们是有意谋杀法轮功学员。

从明慧网上可以看到李卧龙、张春秋、吕松明、雷智勇等等法轮功学员因为多次抵制苦役而长期遭受惨烈的酷刑,并且被天天拖进车间体罚或者干苦役。李卧龙被打过三千多拳,遭受过二十五种酷刑尤其是极酷的吊刑;张春秋被细铁丝吊一百五十斤大门板挂在脖子上十三小时;吕松明被勒松、打松满口牙齿后脱落了二十多个,出监狱时只剩下六个,嚼不了饭菜后又故意长年不安排稀饭,只好囫囵吞吃硬饭而导致经常胃疼,头被打成半瘫痪状态、心脏劳损严重时仍然被天天拖进车间,直到医院断定他活不久了;刘晓勇被长期吊刑,罗骅经常威胁说搞死他就象搞死一只蚂蚁;雷智勇酷暑天被强制穿上大袄子,在烈日下拖着他长跑,走不动了继续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中共酷刑演示:吊铐
中共酷刑演示:吊铐

曾海其曾被赤山监狱的吊刑造成内脏功能的暗伤,经不起长期折磨与苦役,大约二零一一年初落入这样一个操作系统极邪极精的绞肉机里,他又什么都不配合,除了无数的打骂折磨外,天亮就被喊起床,匆匆整理内务吃饭不足半小时,就被拉进车间干苦役,直到晚上。几个月都没有休息日,又无法炼功学法,监狱伙食极差,他的内脏功能一天天衰弱下去。

二零一一年春天,传闻周永康在湖南省训话,很快湖南省六一零办、监狱管理局下达密令给湖南津市、武陵、岳阳、网岭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命令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掀起新一轮酷刑迫害(此前不强制“转化”)。津市监狱罗骅于五月二十八日,将该监狱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五监区,每人一个房间,几个夹控犯人日夜不停的车轮战,毒打、体罚折磨法轮功学员,不写“转化书”就一直不准睡觉的折磨下去,曾海其受尽酷刑外,一个星期几乎不让睡觉,手掌差点被夹控犯人黄正蛟反弯折断;二零一二年三月罗骅又奉上级命令办强制“转化班”,曾海其可能又被拉进去了。因为曾海其生前委托捎口信的这个犯人未讲清楚,匆忙中又未留下联系方式,现在也碰不上他了。他只说曾海其委托监狱外法轮功学员为他在明慧网上发表一个“严正声明”,该犯人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曾海其告诉过他外面法轮功学员和明慧同修一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法轮功学员问该犯人是否曾海其被暴力“转化”过?该犯人说是这么个意思,但是曾海其一出那个“转化班”,就宣布三书作废,各个方面都不配合邪恶,罗骅仇视他,对他的漫长苦役一直未放松过。曾海其身体衰弱的很厉害、刚浮肿时,仍然天天逼他进车间干苦役,不准他休息。直到他出现生命危险才送进监狱医院,却又不准他炼功学法。这和当年肖慧生在赤山监狱差点“被肾衰、浮肿”致死很类似。这样津市监狱成功的以“被病死”的方式将曾海其谋杀,不留下明显痕迹。

至于家属看到曾海其遗体上的很多伤痕血迹,最大的可能是二零一三年春津市监狱又在照例搞强制“转化”,曾海其拒绝“转化”而被毒打,长期不准睡觉,曾海其带着赤山监狱留下的内脏功能衰竭后遗症,经历津市监狱两年多的酷刑、体罚、苦役折磨后,在最后的大折磨中“被肾衰”而惨遭谋杀。

其实罗骅等人非常清楚曾海其是被活活折磨死的,所以非常害怕曝光和司法介入。曾海其被害死后很长一段时间,株洲县六一零就派特务守在他老家的邻居家里,只要当地法轮功学员去探问他家属,马上就绑架。家属刚见到曾海其遗体全身伤痕时,准备卖掉老家房子与津市监狱打官司,罗骅等人就威胁道:“如果你们要这样,我们一分钱不赔;如果你们按照我们的安排,我们就可以赔五万八千元,而且你们不能和任何法轮功人员讲这件事”。然后从津市到株洲县、甚至省里邪党要员,都来“做思想工作”,说曾海其完全是自己病死的,本来可以不赔钱,是党和政府关心他、看他女儿读书没钱,他们一家要谢谢党和政府才是等等鬼话。然后大肆威胁他们不得泄露消息给法轮功人员。现在家属被吓的远离一切法轮功学员和想知道真相的亲朋好友,闭口不言。

上天一定会清算中共邪党的滔天罪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唯有搜集证据曝光,善待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才是唯一的生路,好自为之吧!即使从中国现在的《监狱法》规定的每天八小时劳务、法定双休日、节假日休息、老弱病残不干劳务等条文,也可以依此追究津市监狱的刑事责任与赔偿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5/曾海其壮年被湖南津市监狱迫害致死原因初探-274925.html


2013-05-23:湖南株洲县曾海其生前遭受的迫害
四月二十九日,突然听到湖南株洲县法轮功学员曾海其离世的消息,一时之间,我惊愕莫名,久久不敢相信:他还那么年轻啊,那么善良朴实的一个人,怎么会说走就走了呢?……

我与海其并非深交,但从几面之缘的相处中,我能感觉到他是个话不多、很实在的人,不善言辞的他,是那种遇到危险时绝不会撇下你独自逃命的真朋友。任何时候,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你都会觉得安全而值得信赖。

在工作环境中,海其的为人也有着很好的口碑。二零零九年左右,海其曾在家乡当地的一家机械加工厂打工,作为厂里的车工、技术骨干,他是最能为厂长分忧的一名员工。机械厂工资按件计算,工人们上班的积极性不高,有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订单多的时候,厂里常常压着原材料,任务无法按时完成,令厂长很是头疼。不管别人出工与否,每天都可以看到海其在车间里尽职尽责地忙活,有时还要加班加点,帮工友们把没干完的活干完。

在一般人看来,海其的经历很坎坷(因为坚持信仰,海其曾于二零零零年被中共判刑七年),即使在生活水平不高的县城,他家的经济状况也属于社会底层,一家人的生活很节俭,但友人们从未看到他有过愁苦、失落、愤愤不平的时候,更别提抱怨、记恨谁,哪怕是对那些整黑材料构陷他坐牢的“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与公检法人员,他也从未有过怨恨。海其的为人,让大家都看到了修炼人的境界,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零年海其第二次遭冤狱被送入湖南津市监狱后,朋友们就与他失去了联系,家人因为生计所限,加之路途较远等原因,也无法多关心他。不曾想到,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被“党性”取代了“人性”的中共监狱警察,许多早已沦为没有道德底线、披着警服的魔鬼,为了名利地位,无恶不作,无所不用其极,可以打人骂人虐人取乐,在他人的战栗与痛苦中获得“快感”。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谎言鼓噪与利益驱动,以及前中共党魁江某某对法轮功“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指令下,恶警更是肆无忌惮地施以迫害。

明慧网四月二十九日报道披露,海其遗体全身是伤,身体浮肿,上身有瘀青,下身生殖器有血迹,臀部后面也有血迹。而据同在津市监狱五监区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说,曾海其入狱后被迫害得很厉害,恶徒曾经连续一个星期不让他睡觉(睡眠很少),狱警还唆使刑事犯用种种酷刑折磨他……显而易见,曾海其的含冤离世,与津市监狱的暴力“转化”(逼迫放弃信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该监狱五监区狱警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以海其的豁达与宽宏,他若在天有灵,对伤害过他的人绝不会心存怨恨。但善恶必报,天理会惩罚作恶者。那些在中共谎言毒害下,为达到一己私利,对海其施暴的打人凶手与责任警察,如果仍良知尚存,你们不应该忏悔与反思吗?!每个人都有妻子儿女、父母兄弟,每个人都关爱着自己的亲人,唯恐他们受哪怕一点点伤害。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那么为什么对待海其,你们会如此残暴,无理性,视他人生命如草芥?而且,海其与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犯罪,也从未做过任何危害社会与民众的事,仅仅只是因为坚持信仰而为中共所不容,承受着强加的魔难。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相信,随着海其含冤离世的消息不断曝光,会有越来越多的正义民众站出来谴责恶行,主持公道。在此,也希望津市监狱及湖南省监狱管理局的相关负责人本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尽快调查真相,惩治打人凶手与责任人,还曾海其一个公道,给曾海其的所有亲友以及关注曾海其的社会各界人士一个交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3/湖南株洲县曾海其生前遭受的迫害-273054.html

2013-05-03: 曾海其被湖南津市监狱迫害致死 家人要求追查
株洲县法轮功学员曾海其近日被湖南津市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二岁。家人呼吁追查相关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3/曾海其被湖南津市监狱迫害致死-家人要求追查-272799.html

2013-04-29: 两次遭冤狱 曾海其被湖南津市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曾海其的家人突然接到湖南津市监狱打来的电话,说曾海其患肝腹水、肾功能衰竭,生命垂危。家人觉得很奇怪,因为曾海其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没有什么病,而且今年年初,曾海其还曾经从监狱给家寄信报平安。四月二十六日,等家人赶到津市监狱时,年仅四十二岁的曾海其已经离开人世。

曾海其的家人看到他的遗体全身是伤,身体浮肿,上身有瘀青,下身生殖器有血迹,屁股后面有血迹。家人悲愤地说,他死得好惨呀!曾海其的家人希望调查清楚曾海其的不明死因,津市监狱却借口要进行为期二十天的尸检,耗掉家人的精力与经济,企图逼迫家人放弃追查。

曾海其是家中的顶梁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没有病。父母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十六岁的女儿还在读高中,如今家中的顶梁柱突然倒塌,令家人无法接受。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曾海其被迫害致死的冤情!

第二次遭冤狱 被迫害致死

曾海其,湖南省株洲县弘夏镇人,是一个很实在的汉子,面貌俊朗,中等身材,为人话不多、很实在。在机械厂里工作的时候,是最能为厂长分忧的一名员工,是车工、技术骨干。厂里工资按计件算,工人们有时三天两头的出工不稳定,订单多的时候,厂里常常还压着原材料。海其经常说:“还 是要负责帮他搞完……”(因厂子是厂长私人开的),他常常是一人在车间里忙活。厂长、工人都喜欢他,四邻八乡的也都知道他是个好人。

曾海其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七年,期间被酷刑折磨致伤,因长期被吊铐,右手险些残废。二零零七年从监狱回家后,为避免当地“六一零办公室”等机构的监控和迫害曾去在深圳打工,但只有三个月,即被株洲县当地镇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等兴师动众地找到,逼迫其回家,“否则交不了差”。曾海其被迫放弃刚刚稳定的工作,而被“安排”到株洲县仙井乡附近的一家机械加工厂工作,并随时要向乡镇“汇报”情况。

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仅仅两年,家中年迈的父母才多看看自己的孝顺孩子,多年来缺乏父爱的女儿才有了些撒娇的机会,不曾想此番海其又遭到绑架。

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晚,法轮功学员曾海其在株洲县仙井乡附近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遭到当地数名巡防人员骑摩托车追捕、暴力绑架,又被非法判六年。

曾海其曾被酷刑强制转化,被关在严管队暴力殴打。据同在津市监狱五监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曾海其被迫害的很厉害,恶徒曾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怎么让他睡觉,囚犯黄正蛟把他的手掌反弯过去折磨他。如果曾海其“有病”,那也是被津市监狱迫害所致。

第一次冤狱遭吊铐、电刑、绳勒、毒打等种种酷刑

二零零零年,曾海其被非法判刑七年冤狱后,被关押在湖南沅江赤山监狱。被关入严管队三个月的头一个多月,狱方每餐只给他半碗饭吃,而后一个月则每餐只给一点饭皮(约十五克、三分之一个馒头那么重)。

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资炜率特警队恶警对曾海其拳打脚踢,用几支电棍不停在他全身电击。五月二十日资炜带特警队毒打曾海其后,然后脱光他的衣服,用细麻绳勒绑,勒的曾海其血管暴胀,再用高压电棍全身电击,烧得皮肤肌肉满屋焦糊味,一口气电了一个多小时。

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恶警何勇把曾海其吊在一堵红砖墙上,正对太阳西晒,墙温超过五十摄氏度,导致手脚化脓浮肿。曾海其连续三年累遭残酷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赤山监狱副监狱长资玮招来狱政科长张爱年,说去年没制伏曾海其,这次干脆把他关入严管集训队,要搞得他生死不能,不光是他,还有张鹏、贾哲发等关过禁闭的法轮功学员都送严管集训队。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因曾海其没有下蹲报数,副监狱长资炜指挥手下狱警及数名犯人对他施以酷刑,将其双腿分开,两脚尖向外转成一直线,强迫跪在地上几个小时,此酷刑使人分分秒秒撕心裂肺般疼痛。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吊铐

然后被关入严管队,严管队队长曾宪保每天用各种方式铐吊曾海其十八个小时,如将其双手铐在背上,吊挂窗户上,然后双腿向前平伸抬起挂在一高凳子上卡住,使全身重力压在双手铐上,疼痛万分。有时将海其的双手铐在背上,再用绳子拴住铐子,悬吊在大树铁环上,每次数小时,最长一天吊了一整天。严管队教导员邓迎峰令犯人使用各种刑具折磨曾海其,但不准留下看得见的证据。资炜还嫌迫害力度不够,开会训斥恶警曾宪保、邓迎风,下令三个月严管期满后,单独留下曾海其,安排八个犯人二十四小时轮班用刑具折磨他。

赤山监狱“严管集训队”,就是在禁闭大队里,恶警专门用电棍、酷刑、体罚等手段进行迫害的场所,每年搞一次,为期三个月,每批约十五~四十个人不等。犯人们都形容“严管集训队”是一部恐怖的“绞肉机”。

湖南津市监狱(监狱办公室):0736—4298220
湖南津市监狱教育科:罗骅(科长),郭惠锋(副),宋建平(主任,主管迫害法轮功,手机:13875097871)
湖南津市监狱三监区大队警察名单及三监区办公室电话:0736--4298588
侯建斌(监区长),谢长青(副,主管生产),张明军(副,主管改造),苏××(司务长,主管伙食),谭传明(04--08年3月任改造副监区长,后调入津市监狱收押中心),周平(05--06年任管教股股长,后调入津市监狱收押中心。
管教股:龙跃飞(股长,属狱政科),罗敏(干事,狱侦科)
侯孟嘉(教育科干事,主管迫害法轮功,手机:15073684969)
推荐给朋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9/两次遭冤狱-曾海其被湖南津市监狱迫害致死-272643.html
2012-01-29: 廖志军在郴州看守所和津市监狱惨遭迫害
......
另外,我在津市监狱五监区被迫害时,湖南湘潭大法弟子曾海其被迫害的很厉害,据悉连续一个星期没怎么让他睡觉,囚犯黄正蛟把他的手掌反弯过去折磨他。湖南永州七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杨承业,在九月十三日中秋节那天清晨五点左右,被夹控犯人打掉两颗牙齿,他的牙齿本来就很少。(廖志军自述完)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9/廖志军在郴州看守所和津市监狱惨遭迫害-252493.html

2010-05-10: 曾陷冤狱七年的技术骨干再遭绑架(图)
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晚,法轮功学员曾海其在株洲县仙井乡附近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遭到当地数名巡防人员骑摩托车追捕、暴力绑架。

曾海其先生,今年三十九岁,湖南省株洲县弘夏镇人,是一个很实在的汉子,面貌俊朗,中等身材,为人话不多、很实在。在机械厂里工作的时候,海其是最能为厂长分忧的一名员工,是车工、技术骨干。厂里工资按计件算,工人们有时三天两头的出工不稳定,订单多的时候,厂里常常还压着原材料。海其经常说:“还是要负责帮他搞完……”(因厂子是厂长私人开的),他常常是一人在车间里忙活。厂长、工人都喜欢他,四邻八乡的也都知道他是个好人。

二零零零年,曾海其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期间被酷刑折磨致伤,右手险些残废。

在赤山监狱,遭吊铐、电刑、绳勒、毒打、暴晒等种种酷刑

二零零零年,海其被判刑七年冤狱后,被关押在湖南沅江赤山监狱。被关入严管队三个月的头一个多月,狱方每餐只给他半碗饭吃,而后一个月则每餐只给一点饭皮(约十五克、三分之一个馒头那么重)。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因海其没有下蹲报数,副监狱长资炜指挥手下狱警及数名犯人对他施以酷刑,将其双腿分开,两脚尖向外转成一直线,强迫跪在地上几个小时,此酷刑使人分分秒秒撕心裂肺般疼痛。

然后海其被关入严管队,严管队队长曾宪保每天用各种方式铐吊曾海其十八个小时,如将其双手铐在背上,吊挂窗户上,然后双腿向前平伸抬起挂在一高凳子上卡住,使全身重力压在双手铐上,疼痛万分。有时将海其的双手铐在背上,再用绳子拴住铐子,悬吊在大树铁环上,每次数小时,最长一天吊了一整天。严管队教导员邓迎峰令犯人使用各种刑具折磨曾海其,但不准留下看得见的证据。资炜还嫌迫害力度不够,开会训斥恶警曾宪保、邓迎风,下令三个月严管期满后,单独留下曾海其,安排八个犯人二十四小时轮班用刑具折磨他。

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资炜率特警队恶警对曾海其拳打脚踢,用几支电棍不停在他全身电击。五月二十日资炜带特警队毒打曾海其后,然后脱光他的衣服,用细麻绳勒绑,勒的曾海其血管暴胀,再用高压电棍全身电击,烧得皮肤肌肉满屋焦糊味,一口气电了一个多小时。

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恶警何勇把曾海其吊在一堵红砖墙上,正对太阳西晒,墙温超过五十摄氏度,导致手脚化脓浮肿。曾海其连续三年累遭残酷迫害。

赤山监狱酷刑被曝光,当局换监狱酷刑依旧

上述迫害情况在二零零四年二百四十一名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沅江赤山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向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司法部及湖南省高级检察院、司法厅、湖南省各级地市检察院、司法局递交的控诉信中被揭露出来。此严重迫害情况受到国际社会关注。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百四十一名名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向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等机构递交具名控诉信控告赤山监狱之后,被非法关押在赤山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全部转移,分散关押于长沙监狱、常德武陵监狱、常德津市监狱、株洲网岭监狱、郴州监狱等五处。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曾海其、邓烨、李学先、徐鑫、曾志远、郑士富、王庆生、曾胤华等八人被从赤山监狱转往湖南省郴州监狱。

湖南省郴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也非常残忍。到二零零七年三月的时候,郴州监狱共非法关押过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三名法轮功学员曾先后被狱警“严管”,受到酷刑折磨,如吊铐(脚尖着地)、电击、长期面壁、拳脚相加等。因“严管” 未达到恶警的目的,曾海其晚上被恶警关在办公室由狱警和监控犯人反铐双手,倒提做蛙跳折磨。曾海其在此之前因长期被吊铐,双手已受伤,且有很深伤痕,再被恶警这样迫害,以致右手臂几乎残废,直到后来很长时间还没有恢复。

回家两年,时时遭监控

二零零七年,曾海其回家后,为躲避当地“六一零”办公室等机构的监控和迫害(“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设立的党务机构,非法调动公检法等机构和国家资源,不受国家法律约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曾海其曾去在深圳工作的哥哥那儿打工。大约只有三个月,即被株洲县当地镇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等兴师动众地找到,称要其回家,否则交不了差。曾海其因此放弃刚刚稳定的工作,而被迫被当地乡镇“六一零”办公室“追回”,“安排”到株洲县仙井乡附近的一家机械加工厂工作,并随时要向乡镇“汇报”自己的情况。

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仅仅两年,家中年迈的父母才多看看自己的孝顺孩子,多年来缺乏父爱的女儿才有了些撒娇的机会,不曾想此番海其又遭到绑架。

当局以经济为诱饵,抓捕讲真话的好人

株洲县拥有四十五万人口,十八个乡镇,湘江、渌江从株洲县境内穿流而过。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很多株洲县民众不明白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实真相。而今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无数的人们因修炼,而获得了身体的健康、身心的净化与升华。海其也想把这福音传给家乡的父老乡亲,让大家明真相、受益。而在中共的暴政统治下,容不下这一群手无寸铁坚信自己信仰的好人。中共江氏集团制造天安门自焚等假新闻、假事件以愚弄全国民众,挑起人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误解与仇恨,并以国家机器的暴力对待法轮功学员的上访等诉求。

此次海其被非法抓捕,即是当地以经济利益等手段,发动乡镇各层人员,严密巡防,专门想抓捕法轮功学员,以致海其遭到迫害。而参与的人们,也是在中共假新闻的误导下,怀着对法轮功的误解,为着区区小利,而有此行径。此亦是在中共治下,“挑起群众斗群众”的又一历史性悲剧。

善告乡亲明真相

呼吁明白了真相的人们,拥有睿智与善良的人们,认清迫害的真相,给予这些无辜受迫害的人们以帮助。希望那些主动的、被动的参与迫害的人们,快快停手,莫再造下罪业。自古以来,迫害修炼之人,其罪业大的无边,快为自己生命的未来留一条出路吧!

从另一角度讲,在历史上,凡参与过迫害无辜的人们,到真相大白之日,必将会受到人间正义与法律的制裁。

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曾海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0/223252.html

2006-10-15: 湖南株洲市遭迫害的部份大法学员
曾海其,男,36岁,2000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迫害致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5/140280.html

2005-05-03: 今年三月十八日,李学湘、邓烨 、曾海其、徐鑫等8名法轮功学员从益阳赤山监狱被转送到郴州监狱进行所谓的“试点”工作。郴州监狱教育科专门成立一个“教转队”对8名法轮功学员强迫洗脑、强行转化。24名犯人对8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全天24小时的监控,对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都进行监视,并作记录。如不服从就送入严管队进行体罚。李学湘等人被送入严管队,受到许多非人的折磨与迫害。

据说郴州监狱进行这次“法轮功转化试点”,是为了接受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2004-10-31:湖南赤山监狱恶行被揭露 变换手段报复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31/88046.html

2004-07-05: 大法弟子拒绝下蹲报数 湖南赤山监狱恶警狂施暴力
(为曾海其等功友因拒绝向狱警蹲下“报数”、“喊报告”而被副监狱长资炜等恶警长年累月毒打、电刑、吊铐而作。)

歌曲背景:赤山监狱从2002年起制定了一个土政策:坐牢人员和任何狱警谈话时须先喊“报告”同时蹲下来说话,说完后须经同意才能站起来离开;所有坐牢人员出工收工经过“犯人生活区”大门口时,必须列队向狱警一个个蹲下来报数。犯人们认为有人格侮辱,但敢怒不敢言。大法弟子一直坚持抵制,结果长期以来每次都遭到狱警们疯狂的电棍电击和长年累月的吊铐。

最典型的是:(1)03年4月29日,六监区熊宏宇在向中队长庞赤峰要求休息一天时,庞令他蹲下来“请假”,熊不从,庞便毒打,拖他入管教办后,恶警银虎人把他踩倒,飞起一脚把一盆硷水踢向他眼睛,使他住院数天,一个月后视力仍模糊,因他“不保证”下蹲就又吊铐了他15天。(2)03年5月5日晚,五监区曾海其、吕松明在大门口拒绝下蹲报数,资炜带十余名恶警对二人毒打、电棍电击,后又拖入操坪踩住二人跪倒,开“现场批斗大会”。6月,曾海其因同样理由被“特警队”捉去捆住电击了近1个小时。从5月5日到7月,资炜以此把曾海其在烈日下吊了近三个月。因曾海其一直不服,04年3月1日起又被资炜下令关入“严管队”三个月,每天進行长达18小时的体罚、刑具和吊铐,受尽折磨。(3)03年10月22日,六监区李学先因同样理由被副教导员程陈等人用电棍电击了近一个小时,当时为了强迫他按规定姿势右腿退后一步蹲下,重点电击他右半身,此后李一直右半身麻木疼痛,炼功后好了,但每天被迫十二、三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务,又使麻木疼痛经常发生。(4)03年5~7月间,二监区曾胤华、三监区陈阳因此在生活区大门口被资炜带狱政科恶警多次毒打、电棍电击。(5)03年3月,一监区李逢春因此被管教办恶警(名字不详)毒打、电击,并禁闭15天。

由于大法弟子坚决抵制并不断讲清真象,大部分狱警已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资炜却死死的抓住这一非法土政策不放,常常亲自在大门口“堵人”:电击不下蹲的大法弟子,并至今在折磨曾海其

2004-06-19: 吕松明抵制迫害 遭赤山监狱恶警数次疯狂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9/77444.html

2004-06-06: 湖南沅江赤山监狱恶警教唆、逼迫刑事犯人折磨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在暴力迫害下坦荡无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6/76400.html

2004-06-05: 大法弟子坚强不屈 湖南赤山监狱恶警凶残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5/76403.html

2004-04-15: 被非法关押在湖南沅江赤山监狱的株洲大法弟子曾海其因抵制邪恶迫害,拒绝所谓的下蹲、报数,被恶警关進“严管队”進行迫害。2004年3月8、9日,已受过刑的曾海其血淋淋被拖到生活区大操坪上再行体罚示众两天。资炜(副监狱长)、曾宪保(严管队长)为免曝光,改将他双手吊在禁闭室,只让脚尖着地,每日吊铐18小时。几天下来,刑事犯人与一些良知尚存的警察越看越胆寒,惊叹:“从来无人能走过去。”而曾宪保、邓迎风(教导员)明令:“曾海其的这三个月严管期就这样天天吊起来。”

一警察说:“上面(指监狱长刘丕良、资炜)命令,还会给你设计很多刑具,其实你和其他15个刁犯不同,没有恶。但你去年起就不在生活区大门口下蹲报数。只要是罪犯,上下班经过大门口时都像奴才叩见皇上一样下蹲,那是资监狱长的脸面,××党政府的威严所在,你不下蹲资炜认为你‘抗拒政府改造’,一直骂你们(指大法弟子)是刁民……,一定严!去年在五监区整了你几个月,没‘治’服你,这次专门搞你三个月,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2004-04-14: 湖南赤山监狱奴役迫害大法弟子

湖南大法弟子曾海其目前正处在迫害之中。赤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的劳工奴役迫害越来越严重。坏人从中获取暴利,外人一概不知。

2003-08-03: 湖南大法弟子曾海其,30,初中,家住株洲县仙井乡石子塘村学,入狱时间是2002年4月,非法判刑7年。

2002-02-07: 湖南株洲大法弟子被判重刑,最高达七年
最近,湖南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法院根据省里的命令,强行以莫须有的罪名重判七名大法修炼者,他们分别是:

曾海其(男,30岁,株洲县人).....................七年
张和君(女,47岁,株洲市活塞销厂工人)............五年
于珍玉(女,47岁,株洲市活塞销厂工人)............四年
刘永芳 (女,51岁,株洲市荷塘区人)................四年
胡氚 (男,29岁,株洲市车辆厂产品开发处工程师)...三年
徐鑫 (男,28岁,株洲市石峰区逸夫中学教师).......七年
曾树国 (男,65岁,株洲市攸县文化局退休干部).......三年

上述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世人,讲清真相、到北京正法,在2000年12月左右被捕,在刑拘期间坚定大法不肯屈服,而招致邪恶疯狂迫害,看守所的犯人都很震惊,说判得太狠了。看守所的干警都说你们是好人,可是这是上面的命令。家属直到上诉期过后才被通知。其中大法弟子曾海其绝食30多天后被软禁在医院。

常德 津市监狱(德山监狱,蔡家河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36)

2015-02-03:
狱警邓巍15197639527
大队长石某18670607895
主任宋某13875097871
梁勇13575166967
中队刘某13469189110
科长赵某18007421780

2012-11-05: 板塘乡610的 严四飞电话:13875228137
双马镇派出所吴谷云电话: 13973275151

2012-05-10: 湖南省常德津市监狱
电话:0736-4298220
王金山 监狱长
监狱长室:0736-4298138
蔡福林 副监狱长 13907369439、0736-4298588、宅0736─4298122
胡××  副监狱长: 13973603110
狱政科:0736-4298608
教育科:0736-4298006  0736-4298239
黄 鹰:13337369178
教导大队:0736-4298179
主任:田培长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主任:宋建平 13875097871
股长侯某:家里电话:07364298006
股长罗敏

三大队;0736-4298295
侯建兵 三监区区长 0736-4298295
侯孟嘉 三监区警察 0736-6872263
罗队长手机:13875050860
恶警刘云岭 手机13752130517

2012-01-19: 相关电话:
湖南常德津市监狱通信地址:湖南常德津市330信箱一分箱 邮编:415400
湖南常德津市监狱电话:0736—4298199、4298113、4298608、4298220
第二收押调遣中心设在津市监狱内:电话:0736— 4243120
津市监狱教育科:宋建平(主任、津市监狱与调遣中心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手机:13875097871
罗骅(科长、调遣中心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手机:13975600521 郭惠锋(副)
湖南津市监狱三监区大队干警名单及三监区办公室电话:0736-4298588
侯建斌(监区长),谢长青(副,主管生产),张明军(副,主管改造),苏××(司务长,主管伙食),谭传明(04-08年3月任改造副监区长,后调入津市监狱收押中心),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6)

建议向以下单位讲真象: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地址:长沙市芙蓉区火星镇
电话 0731-2206000
-2206055
院长 吴振汉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 地址 长沙市马王堆火炬村 邮编 410001
纪检监察室电话 0731-4732667
检察长 李志辉
湖南省公安厅 地址 长沙市八一路192号 邮编 410001
电话 总机 0731-4590010-4590600
厅长 周本顺
湖南省司法厅 地址 长沙市韶山路2号 邮编 410004
厅长 周敦扣 电话 0731-440740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