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常德 武陵监狱(澧凌监狱,常德监狱,男) >> 张鹏(张朋), 男

个人情况: 大学教师,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衡阳市十六中学
拘留时间: 2001年2月
有关恶人: 武陵监狱五区恶警唐纯辉、冷佳书、一区李慧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10年,后被非法加刑一年半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8-0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0-08: 十年冤狱又加两年 大学讲师张鹏狱中遭迫害
湖南省衡阳市南华大学(原中南工学院)讲师张鹏,二零零一年二月在长沙市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赤山监狱和武陵监狱,期间又被非法加刑两年,目前张鹏还在常德武陵监狱遭严管迫害。
遭非法诬判十年

张鹏,男,三十八岁,湖南省衡阳市人,衡阳市南华大学电气工程系讲师,毕业于广州市华南理工大学自动控制专业系,通过自学考试取得全国律师资格证,分别在衡阳市和广州市从事过律师工作。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感悟大法的纯正和神奇,并将真善忍贯穿于自己的教学工作和为人处事上,德才兼备的他,受到师生们的称赞。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妒忌大法的洪传,为扩大个人权势,发动了大规模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一九九九年十月,张鹏因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衡阳市白沙洲拘留所(又称戒毒所),此后释放半个月又被关押,连续三次被非法关押。在非法关押期间,被恶毒的强制关押和吸毒犯人在一起,在警察的指使下,遭到吸毒犯人的毒打折磨,包括下雪天被剥光衣服浇冷水。二零零零年元月,亲属从戒毒所将他“保”出后,南华大学校方无理的剥夺了他的工作权利。张鹏无工作单位和无任何经济来源,又常被公安骚扰,不得已他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张鹏在长沙市被恶警绑架,此后受到衡阳市公安局政保科以周着文、钟智华为首一伙恶警的酷刑、威逼、诬陷,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衡阳市公安局招待所、衡阳市第一看守所、长沙市省公安厅看守所和衡阳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衡阳市雁峰区法院对张鹏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丁时坤、李学先非法庭审。丁时坤,女,湘潭人,于一九九三年获专利,得过金奖,被列入当代《中国名人录》;李学先,男,三十五岁,郴州人,中日合资长沙中建有限公司预算管理人员。

在法庭上,三名法轮功学员严正的正告陪审人员:“我们无罪,所谓的‘证据’都是在某些公安办案人员酷刑、威逼、欺骗下捏造出来的,是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借口,修炼没有错,向世人讲清我们受迫害事实更没有罪,还我们清白!”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中共法院所谓的“判决书”诬判三名法轮功学员,张鹏十年,丁时坤九年,李学先七年,三名法轮功学员都拒绝签收表示抵制。为向更多的人讲清法轮大法的真相,揭露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和修炼者的卑劣行径,还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清白,三人向衡阳市中级法院上诉并控告那些邪恶之徒,同时呼吁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衡阳市中级法院重新开庭。虽然法院事先说是公开开庭,但当天上午,法院的警车将三名法轮功学员绕开大门,从小巷口送进法院,且选择地下室一间审判室秘密开庭。在法庭上,张鹏本着善念和慈悲面对各个陪审员,同时以在大法中修出的威严和正气,一一揭露区法院“判决书”的荒谬和邪恶,指出其所“认定的事实”是虚假的;“认定的证据”是非法的;“运用法律上”是完全错误的。为弄清本案的事实真相,三名法轮功学员还要求法庭传唤所谓“判决书”上所提到的证人及警察办案人员到庭对质;传唤曾见过三人受到酷刑和各种非法折磨的关押场所人员及其他被关押人员到庭作证;当庭验证三人身上的伤痕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同时严肃的声明:“真理是不怕辩驳、检验的;事实是能够公开的、透明的;是正是邪是每一个有人性、有善念的人能够区分的。我们希望有关我们的一切都向全社会公正的、不被任何歪曲的公开。”

面对无可争辩的事实真相,衡阳市中级法院仍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非法维持原判。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丁时坤被非法劫持到长沙女子监狱迫害,不久张鹏与李学先被劫持到湖南省益阳地区沅江市赤山监狱(湖南省第一监狱)。

在赤山监狱里,张鹏拒绝所谓的“转化”,坚定修炼,反迫害,讲真相,多次绝食抗议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三年张鹏被暴力灌食、殴打致生命垂危。

贾哲发成功走脱 恶警报复张鹏

二零零四年二月,赤山监狱副监狱长资玮招来狱政科长张爱年,说去年没治服曾海其,这次干脆把他关入严管集训队,要搞得他生死不能,不光是他,还有张鹏、贾哲发等关过禁闭的法轮功学员都送严管集训队。

赤山监狱“严管集训队”,就是在禁闭大队里,恶警专门用电棍、酷刑、体罚等手段进行迫害的场所,每年搞一次,为期三个月,每批约十五~四十个人不等。犯人们都形容“严管集训队”是一部恐怖的“绞肉机”。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贾哲发与人闲谈时,狱警认为他传递了什么东西,对他进行强行搜查。贾哲发抗议其无理行为,于是阻止狱警搜床铺的大法资料。被狱警拳头击打眼睛,导致眼睛红肿,之后反诬蔑贾哲发“袭警”。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贾哲发被非法关入严管大队禁闭室。

按副监狱长资玮指示禁闭大队大队长曾宪保,召集犯人、狱警,命令要对贾哲发连续不断的使用数万伏的高压电棍和各种令人发指的刑具,整晚不准他睡觉,继续使用电棍等酷刑并毒打。平时警察对再恶的犯人也只用电棍电三至十分钟,可是恶警们对贾哲发日夜不停的使用电刑、毒打。贾哲发一再告诉他们会现世现报。结果三月四日,曾宪保与恶警七监区长王建良在饭店吃火锅、喝酒时,为一点小事互相殴斗,王建良打伤曾宪保,曾宪保则用火锅砸向王建良,使其严重烫伤。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下午五点,法轮功学员贾哲发堂堂正正从两道警备森严的监狱大门走出去。赤山监狱象翻了锅。元凶罗干来赤山监狱亲自部署,公安部来了人,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李云峰坐镇指挥,副监狱长资炜带领狱警出去抓人,并调用一百万元资金,准备长年累月在贾哲发所有熟人、熟地监控,最后也没得逞。

贾哲发脱险后,监狱长刘丕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报复迫害:抄监、开批斗会、关禁闭、动大刑、每天面壁站十八小时;也加重对刑事犯人的处罚等,目的是挑起全监狱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

二零零四年年底,湖南省“六一零”办公室认为张鹏企图与贾哲发一起走出监狱大门,把张鹏作为大案绑架到沅江市公安局看守所,进行长期酷刑逼供。随后又将张鹏绑架到长沙监狱,进行酷刑折磨,张鹏在长沙监狱连续五天被背吊铐,只能脚尖着地,不让睡觉,恶警并用细钢丝打他眼皮,极其残忍。

赤山监狱曾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二百四十一名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向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等机构递交控诉信具名控告,加上法轮功学员贾哲发从赤山监狱走脱事件,赤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解体了,邪党将被非法关押在赤山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转到湖南省其它监狱迫害。

在武陵监狱遭“背铐”等酷刑折磨

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一向无视人权,一切以金钱为上,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强迫长期进行超长时间奴役劳动,有时甚至每天达十六小时左右。为了小团体的利益,不顾被关押人员的死活。对没有完成定额(任务绝大多数是以十多个小时计算的)的人,轻则一顿暴打,重则施以各种各样的刑罚:背宝剑、吊铐荡秋千、戴几十斤重脚镣挂牌示众、用绳索绑紧四肢等,或送严管队酷刑折磨。

张鹏从赤山监狱被非法转押到常德武陵源监狱迫害,被吊铐六天六晚。参与迫害的警察,赤山监狱资玮为首的警察三、四个,沅江市国保大队曾鸣为首的警察三、四个,在武陵源监狱二个多月他们轮流迫害张鹏,并不许张鹏睡觉。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张鹏被非法关押在常德市武陵监狱五大队一中队,每天干苦力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日,也没有什么劳动报酬。张鹏经数年的监狱迫害中身体很虚弱,根本无力承受这种苦役。因为他坚持要学法炼功,在武陵监狱一直因此被毒打和日夜监控,警察安排犯人轮流监控他,哪怕是上厕所,洗澡。张鹏一直抵制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张鹏拒穿囚服,遭受“背铐”酷刑迫害,这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一般人背铐几十分钟就会残废。“背铐”即一只手反到背后铐的向上紧,另一只手从肩后拉紧后铐的向下紧,双手臂在后背被铐成斜一字形,身体被强迫弯成背东西的状态,不能直起来。张鹏被铐了四~五个小时,松铐后他的身子已经直不起来,当天下午又被关入禁闭室,几天后转为严管队。

二零零六年元旦前一天被解除严管,张鹏出来后一直全盘否定迫害,拒穿囚服,拒戴连号牌,拒绝在衣服上打黄布条,拒绝报数和喊“报告”,拒绝奴役劳动,张鹏不断呼吁解除对法轮功学员周子闲的迫害,在向五大队一中队的狱警呼吁要求他们把“呼吁书”转给监狱长,为此张鹏被吊铐了一上午。

被非法加刑两年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六,张鹏为了直接向监狱长反应遭迫害的情况,前往监狱大门值班室。晚饭时,五监区恶警将他吊在监区的防盗网上,当天晚上,监狱特警队来了几个人,把张鹏带进办公室,剥下他的衣裤,几人用竹板抽打他,然后送到严管队关禁闭。当晚天下着雨,还夹着雪,因为他的毛衣、棉衣、外裤都被扒掉了,只穿着极少的衣裤,在寒冷的雪夜里就这么熬着,几天了,五监区恶警一直不让给他送衣服,五大队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恶警也不理睬,他们故意冻他、折磨他,用更残酷的酷刑折磨他,严管队比五监区更残忍几倍,且严密封锁消息,张鹏被关严管队时间长达三四个月。

参与迫害张鹏的恶警有:副监狱长伍国纲,五监区大队长张文君、五监区副大队长李春华、教导员代名贵、指导员高试彪,管教股长熊朝辉。

二零零六年四月六日,武陵监狱狱侦副科长资岩等与公检法串通,诬判张鹏所谓的“脱逃罪”,加刑两年,合并执行一年半。当时张鹏去监狱大门值班室反应遭迫害,根本连监狱门都未出,张鹏不吃监狱里的饭菜抗议诬陷迫害,并请律师上诉,可法律只不过是中共手中的玩物而已,第二次开庭仍维持原判。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在武陵监狱大车间一楼,五监区的恶警唐纯辉和一监区的李慧对张鹏行凶,打耳光、敲头。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二点半,五监区的恶警冷佳书用脚踢张鹏

张鹏现在仍在严管队里受迫害,每天只能在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遭几个夹控犯人监控迫害。

张鹏年迈的父母由于气愤和忧郁及惊吓,又加上思念儿子,他母亲病倒了,至今还病重住在广州医院,每天都在盼望着自己的儿子早日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8/十年冤狱又加两年-大学讲师张鹏狱中遭迫害-247645.html

2011-04-15: 遭十年冤狱 南华大学教师张鹏被加刑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衡阳南华大学教师张鹏,二零零一年二月在长沙市被绑架,年仅二十八岁的他被非法判刑十年,又被武陵监狱非法加刑一年半,目前还在遭冤狱严管迫害。

张鹏原是南华大学(原中南工学院)的教师,通过自学取得全国律师资格证书,分别在衡阳市和广州市从事过律师工作。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感悟大法的纯正和神奇,并将真善忍贯穿于自己的教学工作和为人处事上,品学兼优的他,受到上下的称颂。

自从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全面迫害法轮功后,在九九年十月,他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关押在衡阳市白沙洲拘留所(又称戒毒所),此后释放半个月又被关非法押,连续三次,被恶警关押在强制戒毒人员中,遭到戒毒人员的毒打和折磨,包括下雪天被剥光衣服浇冷水等。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零年元月,亲属从戒毒所将他“保”出后,南华大学校方无理的剥夺了他的工作权利。失去工作后,张鹏又常被公安骚扰,不得已他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在长沙市被绑架,此后受到衡阳市公安局政保科的周著文、钟智华为首等人的酷刑,威逼、诬陷,并先后关押于衡阳市公安局招待所、衡阳市第一看守所、长沙市省公安厅看守所和衡阳市第二看守所,在这里被强迫每天做役工十多个小时,还受犯人的殴打虐待。十一月二日,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丁时坤、李学先一起在雁峰区法院被非法开庭,随后以“莫须有”之名强加“十年有期徒刑”,不久被送往湖南省沅江市赤山监狱(湖南省第一监狱)。在赤山监狱里,张鹏拒绝所谓的“转化”,坚定修炼法轮功,讲真相,多次绝食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二零零四年十月,被转常德武陵监狱五大队非法关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因拒穿囚服被恶警用一种背铐酷刑迫害,这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一般人时间稍长就会残废。即一只手铐的稍上一点,一只手拉紧后铐的稍下的一点,双手成斜一字形,身体被强迫弯成背东西的状态,不能直起来。张鹏被铐了4~5个小时,松铐后他的身子已经直不起来,当天下午又被关禁闭室,几天后转为严管。

二零零六年元旦前一天被解除严管后,张鹏不断呼吁停止对法轮功学员周子闲(被长期关禁闭室)的迫害,并向五大队一中队的干警要求他们把“呼吁书”转给监狱长,为此张鹏被吊铐了一上午。

正月初六,张鹏为了直接向监狱长反映遭迫害的情况,前往监狱大门值班室……晚饭时,五监区恶警将他吊在监区的防盗网上,晚上,监狱特警队来了几个人,把张鹏带进办公室,剥下他的衣裤,几人用竹板抽打他,然后送到严管队关禁闭。当晚天下着雨,还夹着雪,因为他的毛衣、棉衣、外裤都被扒掉了,只穿着极少的衣裤,在寒冷的雪夜里就这么熬着,几天了,五监区恶警一直不让给他送衣服,五大队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也不理睬,他们故意冻他、折磨他,后被关严管队三四个月。当时,根本连监狱门都未出。

然而,四月六日,武陵监狱同公检法串通,草草开庭,诬判张鹏所谓的脱逃罪,加刑两年,合并执行一年半。张鹏和家人不服请律师上诉,可法律只不过是中共手中的玩物而已,二次开庭仍维持原判。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在武陵监狱大车间一楼,五区的恶警唐纯辉和一区的李慧对张鹏行凶,打耳光、敲头,二十七日中午十二点半,五区的恶警冷佳书用脚踢张鹏

他年迈的父母由于气愤和忧郁及惊吓,又加上思念儿子,他母亲病倒了,至今还病重住在广州医院。每天都在盼望着自己的儿子早日回家。希望各界善良的人士以及人权组织能帮助张鹏早日回家团聚,帮助所有在中国还在受冤狱的大法弟子早日回家,尽快制止中共在中国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遭十年冤狱-南华大学教师张鹏被加刑迫害-238981.html

2009-12-27: 大法弟子张鹏在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被迫害
湖南大法弟子张鹏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后来被非法加刑一年半,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武陵监狱。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在大车间一楼,五区的恶警唐纯辉和一区的李慧对张鹏行凶,打耳光、敲头,二十七日中午十二点半,五区的恶警冷佳书用脚踢张鹏

此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非常严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7/215184.html#091226235955-13

2009-08-01: 湖南省武陵监狱的残暴
自从迫害法轮功开始,该监狱十年来先后关押了很多名法轮功学员。以副监狱长周日华(2008年因癌症死亡)、教育科胡副科长、聂副科长、二大队队长胡新华为首的一伙司警们卖力执行江泽民的旨意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地迫害。胡副科长对法轮功学员周子贤是这样迫害的:用手铐将周子贤的手倒八字形吊在铁栅栏上,只能脚尖着地,异常痛苦。将写着李洪志师父的名字的报纸铺在周子贤的脚下,周子贤宁愿身体悬空也不愿踩报纸。

只要胡副科长值夜班就这样折磨周子贤,就这样周子贤的手腕陷进很深的槽,骨头都看得见,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起。

聂副科长将法轮功学员张朋关了快一年的小号(又名严管队)。一天两餐饭,每餐仅一两饭,别说近一年。一般人在押人员关上半个月人就变样了。用他们的话讲:“不死也要掉层皮。”

常德市区的大法弟子杨斌因为非常坚定,不愿放弃信仰。监狱一直不准家人接见。还指使夹控(夹控是监狱选的在押人员)晚上整他,不让睡觉,不从便打。

湖南省津市市一名大法弟子名叫王学金,六十多岁了。在食堂进餐时慢了一点。一值班司警将他手中的饭碗夺下一摔,王学金为了争取生存权,绝食抗议。监狱中的警察就采取野蛮灌食将王学金迫害的奄奄一息,2006年死于监狱中。

熊清泉,五十多岁。经常被他所在的中队队长(外号张稀毛)双手铐在楼梯护栏上,脚尖着地,打耳光一打就是十多下,打得满口流血还不罢休,有时甚至用警棍打熊清泉。凡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找熊清泉出气,吊他、打他。

匡森,五十多岁,他所在的中队队长姓俞,安排两个夹控晚上打他,不准睡觉,白天逼迫干奴工,开编织机,不准休息。凡见到匡森停下来夹控就拳脚相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205707.html

2007-08-16: 现仍在武陵监狱受严酷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
衡阳大法弟子张鹏,被非法判劳改十年,加刑两年;
衡阳大法弟子周子贤,被非法判刑七年;
衡阳大法弟子罗红卫,被非法判刑五年;
衡阳大法弟子周庆峰,被非法判刑七年;
长沙大法弟子周志高,被非法判刑七年;
长沙大法弟子严勇,被非法判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946.html

2006-09-09: 湖南衡阳市大法弟子张鹏遭迫害加刑情况的补充
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每个监区每个月都在发生毒打和酷刑大法弟子的事件。以下是大法弟子张鹏所遭受迫害的补充情况:

2006年1月24日,五监区恶警刘永文、高试彪将大法弟子张鹏双手腕用铁铐铐紧,向两边拉成一字形,挂在五监区车间的栏杆上,长达3个多小时,放下来双手很久不能动弹。2006年2月23日,该监区恶警代名贵等数人又将张鹏用手铐吊起,扒下他的衣服,使他光着身子,用一根硬棒不停的抽他,用皮鞋猛踢。

2006年4月5日,常德市武陵市法院院长彭家明派该院法官秦小东、李海英、毛灿华、丁彦伶开临时法庭,当场宣布张鹏的“逃脱罪”成立。张鹏被非法加刑1年半。

所谓逃脱罪,是因为张鹏原本被非法关押在湖南沅江市赤山监狱。2004年4月18日,大法弟子贾哲法从赤山监狱正念走脱。当时全狱大搜查,恶警咬定张鹏也想走脱。省610指使给他非法加刑。05年省监狱管理局把张鹏转入武陵监狱五监区,经常打骂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9/137426.html

2006-08-07: 湖南武陵监狱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致残、致死
张鹏,男,被非法加刑一年半。上诉被无理驳回后,拒绝吃监狱内的饭菜,现每天靠吃方便面度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7/135005.html

2006-05-27: 从2003年开始常德武陵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有千多名,现在还有十几位,如,罗红卫,周庆丰,严勇,刘春泉,胡必佑,周志高,胡丑政,谷志慧,周子闲,肖远学,张鹏,刘普等。

恶警让千多人每天从事超过12小时的拉毛衣的劳动,部份干警常常采用辱骂、殴打、体罚、虐待等手段来摧残,普遍采用的刑具是:警棍,电棒,木棒,竹条,把受害者打的皮开肉绽,有的伤及筋骨。还有一种体罚的方式就是吊铐,将两手腕用手铐锁死、拉紧高举吊挂;手成一字形吊铐;一只手高铐,一只手高铐,令身体蜷曲,让被铐的人双脚离地或仅脚尖着地,让全身的体重压在铐紧的手腕部位,十几分钟,手铐深陷皮肤,皮肤破裂渗血,整个手部肿大,瘀血,皮肉乌黑,用刑数月手还麻木,行动不便。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经常遭殴打,今年元旦五警区的恶警刘永文在监舍门口当着百多服刑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张鹏抽耳光,抽了十几下。元月26日恶警胡伟殴打法轮功学员周子闲,周子闲后来绝食抗议。2月11日,在恶警谢英指使下,恶人将法轮功学员谷志慧吊铐在严管队的铁门上,快速的摇动铁门十几分钟,使谷志慧双手肿大,全身是伤。5月1日早上数名恶警对周子闲拳打脚踏,打伤倒在车监区监舍的值班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7/128929.html

2006-04-11: 湖南武陵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张鹏
湖南大法弟子张鹏因讲大法真相被非法判刑10年,2002年─2004年被关在湖南沅江市赤山监狱受尽苦役与多种折磨。2004年底,湖南省610办认为张鹏企图与另一大法弟子贾哲发化装走出监狱大门,作为大案关入沅江市公安局看守所,進行长期酷刑逼供。

2005年,张鹏被转入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五监区一中队,每天干苦力10多小时,没有休息日,也没有甚么劳动报酬。张鹏是大学讲师,经数年的监狱迫害中身体很虚弱,根本无力承受这种苦役。因为他坚持要学法炼功,在武陵监狱一直因此被毒打和日夜监控,警察安排犯人轮流监控他,哪怕是上厕所,洗澡。因张鹏一直抵制迫害,武陵监狱教育科又将他送入严管队至今,用更残酷的酷刑折磨他,严管队比五监区更残忍几倍,且严密封锁消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1/124923.html

2006-03-13: 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恶警的凶残
非法关押在五大队一中队的大法弟子张鹏10月份从沅江看守所转来的。2005年11月因拒穿囚服被一种背铐酷刑迫害,这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一般人时间稍长就会残废。即一只手铐的稍上一点,一只手拉紧后铐的稍下的一点,双手成斜一字形,身体被强迫弯成背东西的状态,不能直起来。张鹏被铐了4~5个小时,松铐后他的身子已经直不起来,当天下午又被关禁闭室,几天后转为严管。2006年元旦前一天被解除严管,张鹏下山后一直全盘否定迫害,拒穿囚服,拒戴连号牌,拒绝在衣服上打黄布条,拒绝报数和喊“报告”,拒绝劳动,张鹏不断呼吁解除对周子闲的迫害,在向五大队一中队的干部呼吁要求他们把“呼吁书”转给监狱长,为此张鹏被吊铐了一上午。正月初六张鹏因身穿的衣裤没“扎筋”(黄布条),脱离了所谓的“区监组”。晚饭时,五监区恶警将他吊在监区的防盗网上,晚上,特警队来了几个人,把张鹏带進办公室,脱下他的裤子,用竹片把他的屁股都打烂了,然后送到严管队关禁闭,当晚天下着雨,还夹着砂子雪,因为他的毛衣、棉衣、外裤都被扒掉了,只穿着极少的衣裤,在寒冷的雪夜里就这么熬着,五监区恶警一直不给他送衣服,五区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也不送,它们故意让张鹏冷,至今张鹏还在严管队受迫害。参与迫害他的恶警有:副监狱长伍国纲,五监区大队长张文君,五监区副大队长李春华,教导员代名贵,一中队长刘永文,指导员高试彪,管教股长熊朝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3/122682.html

2005-03-30: 2004年10月18日下午大法弟子贾哲法从湖南省赤山监狱脱险后,随后大法弟子张鹏被关禁闭室。11月2日张鹏从赤山监狱被押送到常德武陵源监狱迫害,被吊铐6天6晚。参与迫害的七、八个警察,其中以赤山监狱资玮为首三、四个,沅江市国保大队曾鸣为首三、四个,在武陵源监狱二个多月他们轮流迫害张鹏并不许张鹏睡觉。

2005年元月10号张鹏被从武陵源监狱押送沅江市看守所,元月14号深夜,沅江市国保大队长曾鸣为首五、六个警察蒙住张鹏的面部,把张鹏押送离赤山监狱几里路的一个招待所吊铐五、六天,警察轮流审问,最后益阳市公安一个政委与张鹏谈话五个多小时,张鹏向其讲真像。

2004-12-21: 最近,从赤山监狱转入长沙监狱的大法弟子张鹏,遭受残酷刑罚,自贾哲发走出去后,邪恶对在监狱的大法弟子進行严厉的逼、供、讯。赤山的彭石清,每天被吊铐18小时,给很少的饭吃。张鹏在长沙监狱连续五天被背吊铐,只让脚尖着地,不让睡觉,并用细钢丝打眼皮吊起来。极其残忍。

2004-06-05: 2004年赤山监狱恶警仍在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又陆续了解到以下情况:
二月各监区在休息了八、九天的春节后,又开始每天长达15~16小时的劳役,一月难得休息一、二天。大法弟子们也在这种背景下被迫出工干苦役。2月11日,五监区大法弟子曾海其中午在车间里打瞌睡休息,带班干部梁永忠上前打了他两巴掌:“别的犯人每天干16个多小时,你也是犯人,凭甚么说只干8小时?!”曾海其抗议:“我不是罪犯!和你们讲了许多次道理,你为何仍然迫害大法弟子?”

当晚收工回监舍在生活区大门口,犯人们照例列队向干部“下蹲报数”,曾海其去年被整得九死一生,仍不报数,梁永忠冲上去对他一顿拳脚,仍不报数,梁永忠又故伎重演,令一百多名犯人反覆不停地报了一遍又一遍,企图挑起犯人仇恨大法弟子。直看到犯人们怨气冲天,才罢休。

副监狱长资玮很快知道了,召来狱政科长张爱年:“去年没治服他,这次干脆把他送入‘严管集训队’去,要搞得他生死不能,不光是他,还有张鹏、贾哲发等关过禁闭的法轮功分子都送‘严管集训队’可惜陈阳释放了,不然也要治他一下。”

何为严管集训队?就是在禁闭大队(大队长曾宪保)里专门用电棍、酷刑、体罚等手段進行迫害的场所,每年搞一次,为期三个月,每批约15~40人不等。人们形容严管集训队是一部“绞肉机”。

2月20日,张鹏、贾哲发等五名大法弟子和10多名“习犯”在犯人医院体检,身体健康可被送進严管集训队,而曾海其则未被通知去体检,资玮不管他身体是否虚弱都要列他上名单,其实这5名大法弟子因长期多次绝食绝水,受尽折磨,身体也很虚弱,但犯人医院一概出具严管集训队合格证。

2月22日,四监区大法弟子贾哲发与人闲谈时,干部认为他可能传递了甚么东西,对他進行强行搜查。贾哲发抗议其无理行为,于是阻止他搜床铺的大法资料。被干部拳打眼睛,导致红肿,之后又诬他“袭警”。23日送人严管大队禁闭室。

严管大队教导员邓迎峰强迫其每天面壁站立18小时。即早6点~晚12点。中途只有每一小时有10分钟的走动。贾哲发因不配合这些所谓的“面壁思过”实则体罚的违法规矩,被邓迎峰指示工作犯于25日晚五点左右(即刚吃晚饭时)对贾哲发动用了酷刑折磨。即:七、八名高大工作犯人把他身体紧贴墙面、手、脚强力分开成一字状。撕筋裂骨,极其残忍,数次折磨。3月3日离开严管大队。

资玮闻报,担心此次严管集训队里如果大法弟子人数太多,会难以控制,于是改变主意,原定的张鹏、马骏文等人都不去了,单挑曾海其与贾哲发入严管集训队,其他‘习犯’14人,共16人入选严管集训队。

资玮阴险狠毒,又诡计多端,根据“610”办指示,对大法弟子搞“两手抓”(软硬兼施)。在下毒手的同时,不忘伪善转化之手段。2月26日,他勾结衡阳的张也维等三名被湖南省女子监狱等法西斯集中营高压转化了的人,来赤山监狱作所谓的报告,并骚扰狱中大法弟子。

因为资玮在报告会一开始就提出会后可以面对面座谈,大法弟子们一边发正念,一边笔录下张也维三人的邪悟之处,她三人刚‘报告’完,一功友就礼貌地问张女士(另一个人,不是张也维):“你刚才说97年得了尿毒症快死了,学了法轮功好了,从此痴迷法轮功,请问如果你学的真是‘邪教’,你的尿毒症会好吗?”张女士无言以对。另一个问张也维:“你说修大法,只顾自己祛病健身,只顾自己成佛,不要亲人子女,四、五年了(99年以后)还没圆满。于是你就绝望了,不学大法了。可是师父一直要大法弟子放下这些有求之心,就是无条件的按‘真、善、忍’回升、提高。大法是纯正的,是你自己歪曲理解,是政府拆散了大法弟子的亲人子女,不是我们不要亲人子女。”张也维听了,一片茫然。

座谈了二个多小时,大法弟子以慈悲纯正的正悟一一化解了张也维三人邪悟谬论,一些干警看到真假法轮功弟子“唇枪舌战”也竖起耳朵旁听起来。有几名‘工作犯’听了全过程,会后悄悄的说:“真假法轮功弟子斗法”,好像《西遊记》里真假孙悟空斗法,我看到张也维三人说出的话是假法轮功弟子,像假孙大圣,是六耳猕猴冒称的,斗不过真法轮功弟子的。

临别时,大法弟子们慈悲希望张也维三人早日回到大法正法中来。三人无言。资玮的“转化计”连犯人都骗不过,对大法弟子就彻底失败了,他恼羞成怒,决定在严管集训队里好好收拾一下曾、贾二大法弟子。他尤其恨曾海其,因为去年用酷刑治了他三个月,不仅没治服他,反而被他告到省检察院和国际媒体上去了。说他犯有“酷刑罪”。

3月1日,曾、贾二人被强制送入严管集训队。

3月21日,强化集训正式开始,早上五点多起床出操,曾海其因拒穿囚服,干部令工犯(严管集训队工作犯全是有钱、有黑社会背景的打手)一顿暴打后,再强按住穿上囚服。

然后干部对16名‘习犯’点名,犯人要恭敬的答“到”,曾海其拒绝答“到”,又被暴打一顿。

犯人见了干部要像奴才叩见皇上一样,右腿后退一步,呈半跪式下蹲看向干部汇报说话。曾海其拒绝,坚持站着说话,恶警令数名工作犯把他双腿分开,两脚尖向外转成一直线,再跺住他小腿肚子,向前跪下去,这样跺着跪在水泥地上几个小时,每分每秒都撕心裂肺般疼痛。

指挥打骂他的干部边笑边训斥道:“资监狱长这次下决心整你的原因是你一直不在生活区大门口下蹲报数,所有的犯人進出大门都得像奴才叩见皇上一样老老实实下蹲报数,那是资监狱长的脸面,也是××党政府的威严所在,你不下蹲报数,监狱领导认为你就是抗拒政府改造,不把政府放在眼里,所以资监狱长一直骂你们是‘刁民’。危害国家安全。你不服?还有许多刑具、电棍在为你准备着。”曾海其平静地说:“大法弟子是在坚持正义正行,使人们在黑暗中看到一线光明。你们使用酷刑是违法犯罪,会现世现报的,请你停止迫害。”

曾宪保(禁闭大队的大队长)走过来说:“不要罗唆,继续用刑。”

曾海其警示救度后见其执意行恶,即发出正念神通将暴打和刑具折磨上来的痛伤往凶手们身上转移,或使凶手们互相行恶,持续不停的坚持此念,渐渐的打手们感到有些不舒服,就暂停了下来。

吃中饭时,贾哲发全身青肿的从另一间禁闭室被拖了出来,二人简短的交谈了几句,二人同时悟到了不能像以往那样绝水绝食抗议了,因为恶警们对痛苦的绝水绝食已失去了最后一点同情心,反而把大法弟子推向更残忍的极限,所以只有以正念反制恶人,才能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曾问:“你心态还好吗?”贾说:“他们打了我一上午,我没有恨他们,一直发正念将痛伤往凶手们身上转移,希望能使他们受到警示,停止行凶,只是效果不明显。”曾说:“我也差不多,这本身是考验我们能不能坚定正念,不管怎样,一定要坚持发正念,心态尽量慈悲纯正,以救度他们为根本。”贾说:“我想主凶是资玮和曾宪保,这些小干部和工作犯是奉命行凶,我们应将痛伤重点往资玮、曾宪保身上转移,如果外边功友们能帮我们最好。”

当时,未進严管集训队的功友们在同一时间里也体会到了他二人在‘绞肉机’中的生死险境,纷纷在发正念阻止电刑,并发正念帮他们把痛伤电刑往资玮等恶人身上转移。

下午,按资玮指示,曾宪保召集工作犯、干部对贾哲发连续不断的使用数万伏的高压电棍和各种令人发指的刑具,到了晚上,通晚不准他睡觉,继续使用电棍等刑并毒打。平常警察对再恶的犯人也只用电棍电3~10分钟,可是恶警们对贾哲发日夜不停的使用电刑、毒打。贾哲发一再告诉他们会现世现报,恶警说:“搞你的原因,一是你‘袭警’,二是你和曾海其一样不下蹲报数,告诉你们这三个月里,你们必须和其他14名‘习犯’一样,每天军训18小时,言行举止都要像罪犯一样规规矩矩,还要唱歌颂××党的改造歌,反正哪一样不令政府满意,就有的是刑具收拾你们,这次资监狱长铁了心要搞你们。”贾哲发于是继续发正念将袭来的剧痛往凶手们身上转移。据说:其他监区的一位功友在发正念帮他们转移痛伤时,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团一团的痛伤飘起来往空中,然后向资玮等恶警身上移过去。

曾海其在另一禁闭室受折磨,情况不详。

在大法弟子们强大的正念推动下,恶人们真的互相行恶了,3月4日严管集训队头子曾宪保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七监区长王建良在一饭店吃火锅、喝酒时,为一点小事互相吵骂、打架,王打伤了曾,曾则掀起火锅匝向王脸上,使王严重烫伤、烧伤,王住進益阳市医院,王的家人准备以故意伤害、毁容罪起诉曾。曾一边自己治伤,一边四处托关系“私了”,请六监区教员刘杰去王家说情。犯人们笑话他们平日里装模作样“改造犯人”,狠害大法弟子,其实自己道德低下,遭了现世现报,个别对大法弟子了解比较深的犯人说,这是大法弟子正念与法力证实大法的威严,警示恶警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回头是岸。

火锅事件后第二天一大早,严管集训队中为恶警们效力的工作犯李云飞在去食堂打饭的途中突发脑溢血死亡。此犯不曾迫害大法弟子,属正常死亡。但是恶人们心头却罩上了一片死亡的阴影。他们不得不把贾哲发放出严管集训队回四监区。留下曾海其继续折磨。

3月8日是“三八妇女节”严管集训队的15名“习犯”经过一周的“黑箱训练”后,开始天天到生活区大操坪上“苦练”“军训”(实为体罚)。天未亮,“刁犯”们高唱革命歌曲出来了,曾海其拒绝出操唱歌、恶警令两犯人把他一路拖出来,丢在坪边潮湿草地上,衣服磨破、鞋掉了、在凌乱的水泥地上留下长长的血迹。

上午、下午也是这样拖出来,不时有工作犯奉干部令去踢打,不准他坐在地上炼功,逼他整天站立着。各监区的犯人都看到了,议论纷纷:“曾海其被打得不像人样了……”。大法弟子们一面愧疚自己无力与他共同正法(指都拒绝下蹲报数)一面纷纷向监狱长要求停止迫害曾海其,但3月9日—3月10日仍未改变。

3月11起,曾海其没有被拖出来“体罚示众”了,但并未放出严管集训队,据知情者透露:资玮等人为免众怒,特令把曾海其日夜关在禁闭室中用绳子拴住双手吊在屋梁上,每天吊铐18多个小时,犯人们与一些稍有良知的警察都看得胆颤心惊,他们认为这样常年累月的吊铐下去,从来就没有人走过去。狱中大法弟子们闻讯后,立即天天发正念把曾海其受刑的痛伤往资玮、曾宪保身上转移。禁闭室任何犯人都有每天两次放风半小时的时间,但对曾海其不给放风,漫长的三个月也许会一直在这样的刑具、体罚中度过。而郑宪保吊他的公开理由仍然是“不下蹲报数”、点名时不答“到”。

以后消息不详、禁闭大队戒备森严。

* 大法弟子个人受迫害情况实例:

六监区每天劳务时间都在十几个小时,分几批收工,算最长劳务时间每天可达16小时左右,每月休息一天(最多二天)有时还要加班,节假日基本都算在每月一、二天休息时间内,也就是几乎没有节假日(过年除外)。

【1】邓烨刚到六监区主动找干部中队长邱辉、干部郭小涵、谢志华讲法轮功受迫害真像。因不下蹲与其说话,被他们指示积委会三人暴力毒打两次,殴打时,他们关门不出,当没看见。

【2】因劳务不熟练,找干部解决问题,当时任辉为教导员,说不过问生产之事。找到中队长邱辉反被他威胁要用暴力来对待邓烨。

【3】因抗议法轮功资料被搜,向教导员讲理时没有蹲下与其讲话,而被戴铐十五天,吊在最靠近厕所的地方,双手铐在铁窗上每天吊站十几个小时,导致双腿肿大。……

2003-12-11: 湖南大法弟子张鹏,29,本科,家住衡阳市十六中学,入狱时间是2001年2月,非法判刑10年。张鹏绝食遭恶警野蛮灌食、殴打,在垂危时致信省610及监狱领导,声明无罪。

2001-09-25: 衡阳大法弟子张鹏、聂庭智、王三三、付小阳、陈胜利、马俊文、杨洁梅已被市王家湾看守所任意无限期关押至今,分别为九、三、四个月不等。还有一北方学员(其名不详)被关押在市二看守所至今已十个月有馀。

常德 武陵监狱(澧凌监狱,常德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36)

2011-10-08: 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
地址:常德市北郊万金障  邮编:415116
电邮(E-mail):hnwljy@changde.gov.cn
常德武陵监狱相关责任人员:
邪党书记、监狱长张程发 0736-7898188
邪党副书记、政委刘锦秀 0736-7898277
副监狱长唐光明 0736-7898046
副监狱长伍国纲 0736-7898171、7729658、13875040726
副监狱长符政荣 0736-7898392
工会主席张立军 0736-7898189
政治处主任谭洪 0736-7898341
副监狱长张 胜 0736-7898101
武陵监狱五监区 教导员,段宗祥:13907421258(张鹏所在大队)
唐纯辉 李慧 冷佳书

武陵监狱内各科室电话
办公室:7898021
纪检监察室 7898074
组织人事科 7898022
宣传教育科 7898274
行政装备科 7898082
生产计划科 7898190
生产管理科 7898190
后勤保障科 7898019
离退休管理科 7898162
采购中心 7898020
狱政管理科 7898036
刑罚执行科 7898865
狱内侦查科 7898047
教育改造科 7898024
生活卫生科 7898065
狱警向延东 7898144
接见中心:7898892、7898021

武陵监狱三监区电话:
王监区长:0736-4336272
周炎科长:0736-4336254
季卫科长:0736-4336246
张科长:0736-4336176
谢英 (严管队长) 0736-7201792
恶警:刘永安 0736-7716606
张先国(监区长) 13807428339 07367898265(宅)
张学标 (教导员) 13507368082 07367898107(宅)
张世勇 (副监区长)13973663010 07367716029(宅)
孙海(副教导员)13908413458 07367716029(宅 )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6)

2011-10-11: 張鵬案
武陵监狱内各科室电话
办公室:   0736-7898021
纪检监察室 0736-7898074
宣传教育科 0736-7898274
狱政管理科 0736-7898036
刑罚执行科 0736-7898865

狱内侦查科 0736-7898047
教育改造科 0736-7898024
生活卫生科 0736-7898065
狱警向延东 0736-7898144
接见中心:0736-7898892、0736-7898021

武陵监狱三监区电话:
王监区长:0736-4336272
周炎科长:0736-4336254
季卫科长:0736-4336246
张科长:0736-4336176
谢英 (严管队长) 0736-7201792
恶警:刘永安 0736-7716606

张先国 (监区长) 13807428339 07367898265(宅)
张学标 (教导员) 13507368082 07367898107(宅)
张世勇(副监区长)13973663010 07367716029(宅)
孙海  (副教导员)13908413458 07367716029(宅 )

四监区一分监区
姚绍令 0736-7277052
周德峰 0736-7898096
潘学清0736-7898284
汤德明 陈文华0736-7775226 孟立宙

四监区二分监区
钱会云0736-7729841
皮明初0736-7898302
郑孝武0736-7898176
羿世红 13508460729 /0736-7250182

四监区三分监区
胡伟 13707428493/ 0736-7719196
华云富0736-7898061
高绪元0736-7898051

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部份干警名录、(手机或住宅电话)
曾日凡 狱政科长 13974241537
颜小松 狱政副科长 13974215421/ 0736-7722522
郭金波 狱政副科长 0736-7898098
斐文华 狱侦科长 0736-7729022
资 岩 狱侦副科长 0736-7729286
廖新民 狱侦副科长 13887367346
谢 英 严管队长 0736-7201792
袁茂权 0736-7898110或0736-7725051

李洪洲 0736-7898319
代名贵 0736-7726218
高试彪 0736-7898300
张弼华 0736-7727731
熊朝晖 0736-7898054
陈文华 0736-7775221
张 毅  0736-7729750
丁时杰 0736-7898210
万美杰 0736-7781254
刘永文 0736-7716606
高业斌 0736-7898108
贺吉祥 0736-7714362

中共司法部监管局:
杜中兴(局长)010-65206215 (办)
胡一丁(分管地方监狱副局长)010-65206413办

省检察长何素斌 13907317403
省司法厅:
周敦扣(厅长)0731-4407401(办)0731-2209435 13908463510
周斌(副厅长)0731-4407405(办)0731-4407305  13974815009

衡阳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周着文:0734-8225884转251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