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常德 汉寿县 >> 贾哲法(贾哲发,贾正法), 男, 3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常德汉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03
案例分类: 劳教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薛爱群 贾哲法(贾哲发,贾正法)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6-30: 曝光常德市汉寿县公安局六一零头目罗中林
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公安局六一零头目罗中林(Luo,Zhonglin),男,40岁左右。自江氏迫害大法以来,罗中林一直对当地大法弟子实施非法抓捕、关押、抄家、高额罚款、酷刑折磨与劳改劳教等罪恶行动。

在疯狂迫害下,周保南等几个大法弟子相继去世;多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多名大法弟子经常被非法抄家、罚款;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拘留过;大法弟子贾正法、雷英华、杨惠敏、彭波等人先后多次被劳改、劳教;尤其是大法弟子贾正法被非法判刑了七年,在监狱里历经多次酷刑,身体从一百五十多斤减到只有七十多斤,家中妻儿老小无人照管,生活极其艰难。贾正法至今下落不明!

在不久前的大规模抓捕中,许多六、七十岁的老年女大法弟子都受到了六一零头目罗中林的迫害。在这次大规模迫害中,罗不仅指示武警殴打这些高龄女大法弟子,而且自己也动手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30/157905.html

2007-05-19: 湖南汉寿县公安局“六一零”小头目罗中林恶行
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公安局“六一零”小头目罗中林,为了替自己捞取当官发财的政治资本,一直疯狂充当邪党鹰犬,无数次对当地大法弟子实施非法抓捕、殴打、关押、判刑、抄家、高额罚款、酷刑折磨等罪恶行径。

在罗中林等恶人的迫害下,周保南等几个大法弟子承受不住疯狂迫害,相继去世;多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甚至无法与家人吃一餐团圆饭;多名大法弟子经常被非法抄家、罚款,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拘留过;贾正法、雷英华、杨惠敏、彭波等人先后多次被劳改、劳教。在监狱里,被非法判刑四年的雷英华在酷刑中被打掉牙齿。

被非法判刑七年的年轻大法弟子贾正法经历了多次酷刑后,身体从一百五十多斤减到只有七十多斤,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家中妻儿老小无人照管,生活极其艰难,破旧不堪的住房也一直无人修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9/155103.html

2006-04-11: 湖南武陵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张鹏

湖南大法弟子张鹏因讲大法真相被非法判刑10年,2002年─2004年被关在湖南沅江市赤山监狱受尽苦役与多种折磨。2004年底,湖南省610办认为张鹏企图与另一大法弟子贾哲发化装走出监狱大门,作为大案关入沅江市公安局看守所,进行长期酷刑逼供。

2005年,张鹏被转入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五监区一中队,每天干苦力10多小时,没有休息日,也没有什么劳动报酬。张鹏是大学讲师,经数年的监狱迫害中身体很虚弱,根本无力承受这种苦役。因为他坚持要学法炼功,在武陵监狱一直因此被毒打和日夜监控,警察安排犯人轮流监控他,哪怕是上厕所,洗澡。因张鹏一直抵制迫害,武陵监狱教育科又将他送入严管队至今,用更残酷的酷刑折磨他,严管队比五监区更残忍几倍,且严密封锁消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1/124923.html

2005-02-26: 自从沅江赤山监狱大法弟子贾哲法正念走脱后,邪恶罗干一伙对湖南公安施压,一方面对狱中大法弟子加重迫害;一方面加紧对贾哲法的搜捕。在岳阳,永州等地抓人,永州双牌县一大法弟子家属被关3个多月仍不放人。

2004-12-02:2004年11月21日,明慧网报导湖南省赤山监狱大法弟子贾哲法正念走出后,该监狱开了锅,闹得公安部来了人,连凶犯罗干也来亲自部署。对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迫害:关小号、关禁闭、每天被吊铐18小时,还动用了其它大刑、酷刑,目前情况相当危急。

2004-11-20: 大法弟子贾哲发于10月18日下午5点堂堂正正从两道警卫森严的狱门走出来后,赤山监狱翻了锅。当晚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李云峰赶到赤山,坐阵指挥,资炜带领监警抓人,并调用100万资金,准备长年累月在贾哲发所有熟人、熟地监控。李局长对资炜说:“抓不回来,你也不要回来。”

现在赤山监狱由刘丕良抓“改造”。全监狱一片白色恐怖:抄监、关小号、动大型、体罚,对门卫警察、监区警察取消了奖金。目的是挑起广大警察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对被关押者,恶警采取以下手段:

1、长期推迟对全监狱被关押者的减刑材料的申报。
2、取消四监区全体被关押者(200多人)的年终奖励减刑分。相当于变相加刑40天。
3、取消全监狱原有部分被关押者狱内自由活动权利。想用邪恶的手段煽动所有犯人对大法弟子的仇恨心理。
4、在全监狱开批斗会(XX党的杀手锏),先分区开,后利用电视(电教时间)开。
5、对被疑的大法弟子孟凯、彭石清、张鹏关禁闭、用刑、面壁站立18小时/天。
恶警对四监区的两个监视贾哲的和车间值班的犯人关禁闭、动大刑。
四监区三人被疑给贾哲买手机被捕受酷刑。
公安部也来人,连凶犯罗干也为此事来湘一次指挥。

2004-11-08:241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最近向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司法部及湖南省高级检察院、司法厅、湖南省各级地市检察院、司法局递交控诉信,揭露以湖南省沅江赤山监狱副监狱长资炜为首的恶警酷刑折磨他们的亲人,强烈要求惩处一干涉案凶手。下面是控诉信的主要内容。

贾哲法:2004年2月22日和人闲话几句,被狱警诬为“袭警”,关入严管队。被严管队干部指使的工作犯人打得全身青肿,伤痕累累。打了整整一个上午。下午,资炜指示曾宪保召集工作犯和干警对贾哲法连续不断的使用数万伏的高压电棍和使用各种令人发指的刑具,日夜不停不让睡觉电刑,毒打了一天一夜(干警还说资监狱长铁了心要搞你们)。一般暴恶的犯人只能电击3──10分钟。2002年4月25日,四监区教导员樊云南用细麻绳捆住贾哲法双手反至颈部,用电棍电击全身,用数种刑具折磨,被监区管教办干警吊铐2个多月,每天十几个小时,夏天洗澡也不解开,导致双手双脚化脓浮肿。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88669.html

2004-06-05: 2004年赤山监狱恶警仍在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又陆续了解到以下情况:
二月各监区在休息了八、九天的春节后,又开始每天长达15~16小时的劳役,一月难得休息一、二天。大法弟子们也在这种背景下被迫出工干苦役。2月11日,五监区大法弟子曾海其中午在车间里打瞌睡休息,带班干部梁永忠上前打了他两巴掌:“别的犯人每天干16个多小时,你也是犯人,凭什么说只干8小时?!”曾海其抗议:“我不是罪犯!和你们讲了许多次道理,你为何仍然迫害大法弟子?”

当晚收工回监舍在生活区大门口,犯人们照例列队向干部“下蹲报数”,曾海其去年被整得九死一生,仍不报数,梁永忠冲上去对他一顿拳脚,仍不报数,梁永忠又故伎重演,令一百多名犯人反复不停地报了一遍又一遍,企图挑起犯人仇恨大法弟子。直看到犯人们怨气冲天,才罢休。

副监狱长资玮很快知道了,召来狱政科长张爱年:“去年没治服他,这次干脆把他送入‘严管集训队’去,要搞得他生死不能,不光是他,还有张鹏、贾哲发等关过禁闭的法轮功分子都送‘严管集训队’可惜陈阳释放了,不然也要治他一下。”

何为严管集训队?就是在禁闭大队(大队长曾宪保)里专门用电棍、酷刑、体罚等手段進行迫害的场所,每年搞一次,为期三个月,每批约15~40人不等。人们形容严管集训队是一部“绞肉机”。

2月20日,张鹏、贾哲发等五名大法弟子和10多名“习犯”在犯人医院体检,身体健康可被送進严管集训队,而曾海其则未被通知去体检,资玮不管他身体是否虚弱都要列他上名单,其实这5名大法弟子因长期多次绝食绝水,受尽折磨,身体也很虚弱,但犯人医院一概出具严管集训队合格证。

2月22日,四监区大法弟子贾哲发与人闲谈时,干部认为他可能传递了什么东西,对他進行强行搜查。贾哲发抗议其无理行为,于是阻止他搜床铺的大法资料。被干部拳打眼睛,导致红肿,之后又诬他“袭警”。23日送人严管大队禁闭室。

严管大队教导员邓迎峰强迫其每天面壁站立18小时。即早6点~晚12点。中途只有每一小时有10分钟的走动。贾哲发因不配合这些所谓的“面壁思过”实则体罚的违法规矩,被邓迎峰指示工作犯于25日晚五点左右(即刚吃晚饭时)对贾哲发动用了酷刑折磨。即:七、八名高大工作犯人把他身体紧贴墙面、手、脚强力分开成一字状。撕筋裂骨,极其残忍,数次折磨。3月3日离开严管大队。

资玮闻报,担心此次严管集训队里如果大法弟子人数太多,会难以控制,于是改变主意,原定的张鹏、马骏文等人都不去了,单挑曾海其与贾哲发入严管集训队,其他‘习犯’14人,共16人入选严管集训队。

资玮阴险狠毒,又诡计多端,根据“610”办指示,对大法弟子搞“两手抓”(软硬兼施)。在下毒手的同时,不忘伪善转化之手段。2月26日,他勾结衡阳的张也维等三名被湖南省女子监狱等法西斯集中营高压转化了的人,来赤山监狱作所谓的报告,并骚扰狱中大法弟子。

因为资玮在报告会一开始就提出会后可以面对面座谈,大法弟子们一边发正念,一边笔录下张也维三人的邪悟之处,她三人刚‘报告’完,一功友就礼貌地问张女士(另一个人,不是张也维):“你刚才说97年得了尿毒症快死了,学了法轮功好了,从此痴迷法轮功,请问如果你学的真是‘邪教’,你的尿毒症会好吗?”张女士无言以对。另一个问张也维:“你说修大法,只顾自己祛病健身,只顾自己成佛,不要亲人子女,四、五年了(99年以后)还没圆满。于是你就绝望了,不学大法了。可是师父一直要大法弟子放下这些有求之心,就是无条件的按‘真、善、忍’回升、提高。大法是纯正的,是你自己歪曲理解,是政府拆散了大法弟子的亲人子女,不是我们不要亲人子女。”张也维听了,一片茫然。

座谈了二个多小时,大法弟子以慈悲纯正的正悟一一化解了张也维三人邪悟谬论,一些干警看到真假法轮功弟子“唇枪舌战”也竖起耳朵旁听起来。有几名‘工作犯’听了全过程,会后悄悄的说:“真假法轮功弟子斗法”,好象《西游记》里真假孙悟空斗法,我看到张也维三人说出的话是假法轮功弟子,象假孙大圣,是六耳猕猴冒称的,斗不过真法轮功弟子的。

临别时,大法弟子们慈悲希望张也维三人早日回到大法正法中来。三人无言。资玮的“转化计”连犯人都骗不过,对大法弟子就彻底失败了,他恼羞成怒,决定在严管集训队里好好收拾一下曾、贾二大法弟子。他尤其恨曾海其,因为去年用酷刑治了他三个月,不仅没治服他,反而被他告到省检察院和国际媒体上去了。说他犯有“酷刑罪”。

3月1日,曾、贾二人被强制送入严管集训队。

3月21日,强化集训正式开始,早上五点多起床出操,曾海其因拒穿囚服,干部令工犯(严管集训队工作犯全是有钱、有黑社会背景的打手)一顿暴打后,再强按住穿上囚服。

然后干部对16名‘习犯’点名,犯人要恭敬的答“到”,曾海其拒绝答“到”,又被暴打一顿。

犯人见了干部要象奴才叩见皇上一样,右腿后退一步,呈半跪式下蹲看向干部汇报说话。曾海其拒绝,坚持站着说话,恶警令数名工作犯把他双腿分开,两脚尖向外转成一直线,再跺住他小腿肚子,向前跪下去,这样跺着跪在水泥地上几个小时,每分每秒都撕心裂肺般疼痛。

指挥打骂他的干部边笑边训斥道:“资监狱长这次下决心整你的原因是你一直不在生活区大门口下蹲报数,所有的犯人進出大门都得象奴才叩见皇上一样老老实实下蹲报数,那是资监狱长的脸面,也是××党政府的威严所在,你不下蹲报数,监狱领导认为你就是抗拒政府改造,不把政府放在眼里,所以资监狱长一直骂你们是‘刁民’。危害国家安全。你不服?还有许多刑具、电棍在为你准备着。”曾海其平静地说:“大法弟子是在坚持正义正行,使人们在黑暗中看到一线光明。你们使用酷刑是违法犯罪,会现世现报的,请你停止迫害。”

曾宪保(禁闭大队的大队长)走过来说:“不要罗唆,继续用刑。”

曾海其警示救度后见其执意行恶,即发出正念神通将暴打和刑具折磨上来的痛伤往凶手们身上转移,或使凶手们互相行恶,持续不停的坚持此念,渐渐的打手们感到有些不舒服,就暂停了下来。

吃中饭时,贾哲发全身青肿的从另一间禁闭室被拖了出来,二人简短的交谈了几句,二人同时悟到了不能象以往那样绝水绝食抗议了,因为恶警们对痛苦的绝水绝食已失去了最后一点同情心,反而把大法弟子推向更残忍的极限,所以只有以正念反制恶人,才能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曾问:“你心态还好吗?”贾说:“他们打了我一上午,我没有恨他们,一直发正念将痛伤往凶手们身上转移,希望能使他们受到警示,停止行凶,只是效果不明显。”曾说:“我也差不多,这本身是考验我们能不能坚定正念,不管怎样,一定要坚持发正念,心态尽量慈悲纯正,以救度他们为根本。”贾说:“我想主凶是资玮和曾宪保,这些小干部和工作犯是奉命行凶,我们应将痛伤重点往资玮、曾宪保身上转移,如果外边功友们能帮我们最好。”

当时,未進严管集训队的功友们在同一时间里也体会到了他二人在‘绞肉机’中的生死险境,纷纷在发正念阻止电刑,并发正念帮他们把痛伤电刑往资玮等恶人身上转移。

下午,按资玮指示,曾宪保召集工作犯、干部对贾哲发连续不断的使用数万伏的高压电棍和各种令人发指的刑具,到了晚上,通晚不准他睡觉,继续使用电棍等刑并毒打。平常警察对再恶的犯人也只用电棍电3~10分钟,可是恶警们对贾哲发日夜不停的使用电刑、毒打。贾哲发一再告诉他们会现世现报,恶警说:“搞你的原因,一是你‘袭警’,二是你和曾海其一样不下蹲报数,告诉你们这三个月里,你们必须和其他14名‘习犯’一样,每天军训18小时,言行举止都要象罪犯一样规规矩矩,还要唱歌颂××党的改造歌,反正哪一样不令政府满意,就有的是刑具收拾你们,这次资监狱长铁了心要搞你们。”贾哲发于是继续发正念将袭来的剧痛往凶手们身上转移。据说:其他监区的一位功友在发正念帮他们转移痛伤时,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团一团的痛伤飘起来往空中,然后向资玮等恶警身上移过去。

曾海其在另一禁闭室受折磨,情况不详。

在大法弟子们强大的正念推动下,恶人们真的互相行恶了,3月4日严管集训队头子曾宪保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七监区长王建良在一饭店吃火锅、喝酒时,为一点小事互相吵骂、打架,王打伤了曾,曾则掀起火锅匝向王脸上,使王严重烫伤、烧伤,王住進益阳市医院,王的家人准备以故意伤害、毁容罪起诉曾。曾一边自己治伤,一边四处托关系“私了”,请六监区教员刘杰去王家说情。犯人们笑话他们平日里装模作样“改造犯人”,狠害大法弟子,其实自己道德低下,遭了现世现报,个别对大法弟子了解比较深的犯人说,这是大法弟子正念与法力证实大法的威严,警示恶警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回头是岸。

火锅事件后第二天一大早,严管集训队中为恶警们效力的工作犯李云飞在去食堂打饭的途中突发脑溢血死亡。此犯不曾迫害大法弟子,属正常死亡。但是恶人们心头却罩上了一片死亡的阴影。他们不得不把贾哲发放出严管集训队回四监区。留下曾海其继续折磨。

3月8日是“三八妇女节”严管集训队的15名“习犯”经过一周的“黑箱训练”后,开始天天到生活区大操坪上“苦练”“军训”(实为体罚)。天未亮,“刁犯”们高唱革命歌曲出来了,曾海其拒绝出操唱歌、恶警令两犯人把他一路拖出来,丢在坪边潮湿草地上,衣服磨破、鞋掉了、在凌乱的水泥地上留下长长的血迹。

上午、下午也是这样拖出来,不时有工作犯奉干部令去踢打,不准他坐在地上炼功,逼他整天站立着。各监区的犯人都看到了,议论纷纷:“曾海其被打得不像人样了……”。大法弟子们一面愧疚自己无力与他共同正法(指都拒绝下蹲报数)一面纷纷向监狱长要求停止迫害曾海其,但3月9日—3月10日仍未改变。

3月11起,曾海其没有被拖出来“体罚示众”了,但并未放出严管集训队,据知情者透露:资玮等人为免众怒,特令把曾海其日夜关在禁闭室中用绳子栓住双手吊在屋梁上,每天吊铐18多个小时,犯人们与一些稍有良知的警察都看得胆颤心惊,他们认为这样常年累月的吊铐下去,从来就没有人走过去。狱中大法弟子们闻讯后,立即天天发正念把曾海其受刑的痛伤往资玮、曾宪保身上转移。禁闭室任何犯人都有每天两次放风半小时的时间,但对曾海其不给放风,漫长的三个月也许会一直在这样的刑具、体罚中度过。而郑宪保吊他的公开理由仍然是“不下蹲报数”、点名时不答“到”。

以后消息不详、禁闭大队戒备森严。

* 大法弟子个人受迫害情况实例:

六监区每天劳务时间都在十几个小时,分几批收工,算最长劳务时间每天可达16小时左右,每月休息一天(最多二天)有时还要加班,节假日基本都算在每月一、二天休息时间内,也就是几乎没有节假日(过年除外)。

【1】邓烨刚到六监区主动找干部中队长邱辉、干部郭小涵、谢志华讲法轮功受迫害真象。因不下蹲与其说话,被他们指示积委会三人暴力毒打两次,殴打时,他们关门不出,当没看见。

【2】因劳务不熟练,找干部解决问题,当时任辉为教导员,说不过问生产之事。找到中队长邱辉反被他威胁要用暴力来对待邓烨。

【3】因抗议法轮功资料被搜,向教导员讲理时没有蹲下与其讲话,而被戴铐十五天,吊在最靠近厕所的地方,双手铐在铁窗上每天吊站十几个小时,导致双腿肿大。……

2003-12-11: 贾哲法,38岁,常德汉寿人。2003年2月因不戴联号牌衣服不作标记、不出工。被四监区管教办王仁山、朱新河、陈涛将其吊铐在铁架上毒打。白天将贾哲法吊铐,晚上睡觉单手铐在床上长达1个月之久。在绝食抗议警察随意打人、体罚人时,被 湖南省赤山监狱四监区教导员毒打后关禁闭。

常德 汉寿县联系资料(区号: 736)

2014-08-13: 常德汉寿610办公室电话:0736--2852333
常德汉寿610办公室小头目:吴越

2008-05-30:
:[1]常德汉寿“六一零”办公室电话:0736--2852333(供参考)
[2]目前常德汉寿“六一零”办公室小头目:吴越(供参考)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