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宽城区(兴隆山镇苇子沟村,苇子沟拘留所) >> 郝秀侠,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长春市宽城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9-12
家庭成员: 儿女: 马海燕 郝秀侠
夫妻/父母: 马永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2-18: 长春马海燕和家人十年屡遭迫害

长春马海燕和家人十年屡遭迫害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马海燕和家人于1998年10月先后得大法,炼功后她母亲(郝秀侠)的很多病都好了,如心脏病、20多年的头痛、腿痛、腰痛不翼而飞。马海燕和家人因坚持信仰,在过去的十年中屡遭迫害。2009年马海燕因不堪恶警骚扰,被迫离家出走。

以下是她自述过去十年的遭遇。

1999年7月20日后,我们感到无比的难过,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为甚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因为此时心?很茫然,也很困惑……一周后我和我的父亲(马永新)母亲(郝秀侠)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家?留下弟弟一个人。

来到北京后,被法轮功学员接到郊外,那?有30多人,全国各地都有。我们在那?学法炼功。20多天后来了很多警察、警车,挨个的记笔录,晚上我们被送到北京通县看守所。我们被带進好几道铁门,進门后有班头,先让我蹲马步,蹲着背监规,背不下来就打脸,直到背下来为止。当我背会后全身都是汗,脸像洗了一样,还往下淌汗,后背都湿透了,腿又酸又麻,像没有知觉一样。我以为结束了,又让我“开飞机”,听班头讲话。当时我的眼前发黑马上就要倒在地上,他们就不让飞着了。然后他们又取笑又侮辱,甚么话都有。他们还不让我们睡觉,让我们新来的站在地上,一直站到深夜一点。

在那?吃的是窝窝头很硬,喝的白菜汤里面有虫子,有沙子。洗澡时在放风的地方,头上面是铁栏杆,上面有端着枪的武警在上面走。洗澡时要脱光衣服,不洗还不行,因为她们身上有疥疮,怕传染,所以都洗。武警就故意走过来在上面看,那时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辱感,愤恨,强忍着泪水。有一点做的不符合老犯人的地方,她们就拿毛巾沾水,脱光衣服抽后背,抽完后是一条条紫红色淤痕。我父母(马永新、郝秀侠)也受到了同样的对待,父亲(马永新)遭迫害更严重,几个人同时拳打脚踢,在那?度过了十几天后,被押送回长春。

回来后送到八里堡拘留所,由于几百人绝食,我又被送到光复路附近的招待所洗脑,几天后被送回家。

1999 年10月17日我和父母(马永新、郝秀侠)又被带到杨家崴子(现叫长新街)派出所,同时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父亲(马永新)母亲(郝秀侠)当天晚上就被送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在铁北看守所我父母(马永新、郝秀侠)经历了很多迫害,我在派出所被审问了7天,之后我被送往大广拘留所,在那?我被非法关了30多天,我弟弟还花了三千块钱,父亲(马永新)被铁北看守所非法关了45 天,母亲(郝秀侠)被非法关了65天取保候审放回家。父母(马永新、郝秀侠)回来后身上长满疥疮,晚上痒的不能睡觉,盖的被子上都是血迹。

在2000年2月9日,我同张志秋(已被迫害死)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第二次進京,10日在北京永定门信访办门前被押解回长春。直接送到大广拘留所,关押了15天后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我母亲(郝秀侠)由于在外面炼功也被劳教,被分到一大队。

到劳教所要是炼功,护廊就用叶子板木板打脸,用脚踹。在四大队最小年龄17岁,最大年龄60多岁,在转化期间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走廊里总能听到噼里啪啦的电棍声,学员的尖叫声,每天度日如年。9月份的一天管教封小春把我、李树影(已故)还有两位同修带到6大队强行转化。我被候志红、李童带到一个房间,李童拿着电棍电我,候志红电了一会到床上躺着要睡觉,我也不知道被电了多长时间,到最后我瘫坐在地上,眼前发黑,只能看到一点亮光,李童看我这样就不电了,这样我被强行转化。在这一年里我的家人饱受精神折磨,在不放弃信仰期间不让接见,不让存钱,看不到人,我的父亲(马永新)周一看母亲(郝秀侠),周四看我,每次骑车三个多小时,看不到也来,无论严寒酷暑,就这样走过恶梦般的一年,

2001年初我和母亲(郝秀侠)同时被放回家,母亲(郝秀侠)保外就医(因为母亲(郝秀侠)的血压每天都200多),即使这样派出所,分局政法委,街道不时上我家来,拿来写好的保证让我们签字,父亲(马永新)就替我们签,签了好几次,不签就把人带走。有时还翻东西。有时听到甚么消息,我和母亲(郝秀侠)就躲起来,一走就是很多天,剩下父亲(马永新)在家提心吊胆。在夏天,父亲(马永新)怕的到房顶上睡觉,一听到敲门声就紧张的不行,每次我或母亲(郝秀侠)发资料回来晚些,他就站在门口来回走,回来后就说些难听的话,没有理智一样,我知道他是吓的,因为在我家附近的同修张志秋、何明霞就被迫害死了,还有流离失所的。

2002年3月初,我母亲(郝秀侠)去同修张秀革家串门,兴业街派出所把我母亲(郝秀侠)和张秀革的家人送到大广拘留所,在她家搜走大量法轮功真相资料,还有书籍。我母亲(郝秀侠)绝食15天,花了8000块钱才把人放回来。2000年底我定了结婚的日子,但婆家街道不给开证明不能登记,3个月后才把证明开来。我嫁到婆家后杨家派出所、街道多次来我家,问炼不炼,看我在没在家,婆家人也很害怕。

2005年我搬到我母亲(郝秀侠)家旁边住,婆家街道还警告我丈夫说搬走就不要再搬回来。2006 年9月的一天杨家崴子派出所来了三个人,当时只有我父亲(马永新)和我三个月的女儿在家,進屋后就问有没有书,有书快点交出来,要翻出来就不客气了,还拿着画的地图说有备而来,屋里屋外全翻遍了,没翻到东西就走了。

2007年我买了新房子。2008年3月初杨家崴子派出所的隋玉平、郑维实还有一个保安胁迫我婆婆来到我新家,第一次我没开门。第二次我以为是我丈夫下班我就开了,他们進门后要搜家,问炼不炼,要我写保证书,还说些难听的话,在我家屋里来回看,走时说我们以后还来。在这次搜查中宋艳杰被第二次劳教。

2009年办洗脑班,而且有法轮功学员被带走,我想到我的父亲(马永新)明知大法好却不敢学,我想我要有意外我的两个小孩谁来照顾,就这样我被迫离开家离开我居住的城市。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8/218384.html

2009-09-06: 马海燕自述受迫害经历:
我和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在这十几年遭到迫害简历

我和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与1998年10月得法。

1999年7月20日当天,我和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还有其他学员去省政府上访。大概在中午我们被警察连推带打强行压上大客车被送往长春是郊外坦克学校,半夜12点多才走回家。

1999年8月末,李冬梅,王玉环(2007年迫害致死)和我家附近的法轮功学员开来一个交流会,大概有30多人,觉得我们应该去北京上访。

1999年9月初我和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还有其他同修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

我们来到北京,有个同修给我们找了住的地方,准备集体去天安门广场。还没等我们去,一天下午来了很多警车,警察把我们住的地方围住,闯進屋连踢带打让之后我们被关押到北京通县看守所。

我母亲(郝秀侠) 被警察折磨了一夜,早上才被带回监室。我父亲(马永新)也遭到犯人毒打,我被迫开飞机,蹲马步,浇凉水,毛巾板

大概10几天后被压送到长春市八里铺拘留所,由于在那里有几百人绝食,我们也开始绝食,几天后被监视居住关押在长春市光复路附近的招待所,進行洗脑,几天后我家被勒索1000多块钱放回家。回家第2天。我母亲(郝秀侠) 又被带到兰家接著监视居。

我和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回家没几天,长春市开始法轮功大搜捕。我和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被强迫带到杨家崴子(现叫长新街)派出所,还有几位其他的同修,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又被带到市公安局,你们被逮捕了,在没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我被审问了7天后被非法关押到大广拘留所30天,其馀人都回家了,从此我家被列为长春是宽城去区重点迫害对像。

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在看守所不能睡觉长满疥疮

关押到看守所后,我母亲(郝秀侠) 被关在最重的牢房,和死刑犯在一起。几十人只给一盆洗脸水,每个人用毛巾蘸著水洗脸,没有洗脚水,身上散发著酸臭味。

睡觉是最痛苦的,要侧身睡,一点不能躺,“立刀鱼”一个人咳嗽,所有的人都跟着动,人挤人,一点空间都没有,一颠一倒睡,一个人搂着一个人的脚睡,无法翻身,一宿觉下来全身无力,8平米的床板要睡30几个人。早晨5点起来坐板,一直坐到晚上10点,除了吃饭外一天要坐10几个小时,由于卫生条件差,我母亲(郝秀侠) 被传染了疥疮,痒的受不了,坐的屁股上的疥疮连成一片,血肉模糊。衣服上全是挠破后的血迹。

因为我母亲(郝秀侠) 他们在寝室炼功,警察把号长田华和同修王可非(迫害致死)带上手铐脚镣,走路像大猩猩一样。我们被强迫坐在地上,地上泼的全是水,又湿又凉。不让我们吃饭。我母亲(郝秀侠) 被非法关押了65天。

我父亲(马永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35天。

2000年2月9日我第2次進京上访抓捕后,在大广拘留所关押了15天后被送黑嘴子劳教。

我母亲(郝秀侠) 2000年的2月28日,和张伟,宋艳杰还有其他同修在外面炼功,被杨家崴子派出所抓到大广拘留所关押15天之后,被劳教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2001年2月21日我和我母亲(郝秀侠) 同时被放回家,因为我母亲(郝秀侠) 被迫害的血压200多,劳教所怕我母亲(郝秀侠) 有甚么危险给办的保外就医。

2002年3月5日长春市插播真相当天晚上,派出所的冷玉发带领着4,5个人砸开我家的门,他们闯進来就说你们好好在家呆着,不老实就劳教你们。张伟因为不在家,就被定为省通缉犯。家里留下一个幼儿和年迈的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

2002年3月初,我母亲(郝秀侠) 去同修张秀阁家串门,长春市兴业街派出所派突然去张秀阁家抄家,看到我们说我们会功,把我,张秀阁,她的妹妹张秀云,她的儿子抓到大广拘留所,我绝食抗议半个多月,家人花了8000块钱才免于劳教放回家。

2002年底我定了结婚的日子,但婆家街道主任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不给我开结婚证明。

2003年12月,我母亲(郝秀侠) 和同修李玉祥发完资料回家,每次发完资料都到她家学法,但这次因为家里有事丈夫让我早点回家。回到家刚一会,李玉祥的儿子打来电话说,李玉祥被警察抓走了,我家门口还有警察。这次我幸运没被警察抓走。李玉祥被酷刑折磨后,手臂留下残疾。

2006年9月的一天杨家崴子派出所来了三个人,当时只有我父亲(马永新)和我三个月大女儿在家,他们没翻到东西。这次搜查中郭采华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李玉祥也被迫流离失所。当时我家的冰箱里就有真相纸币,还有神韵光碟,在家俱后面还有大法书籍。我和我的家人幸运的逃过一劫。

2007年2月末,我母亲(郝秀侠) 去任树清家送资料,她妹妹任树艳也在,他们正在看资料,来了一帮人敲门,我母亲(郝秀侠) 急忙躲到任树清家杂货的屋子,委主任领著10几个人,开始翻东西,有人就要進杂货的屋子,任树清被吓得的心脏病犯了,瘫倒在地上,他们才止住脚步,他们讲有人举报你家有人来,任树艳讲是我来了,没其他人。好长时间才走,还恐吓以后要天天来。我母亲(郝秀侠) 又幸运逃过一劫。

2008年3月初杨家崴子派出所的隋玉平和其他两个警察来到我母亲(郝秀侠) 家,查问我在哪住,我母亲(郝秀侠) 没讲。

同年3月警察搜查了我的新家,在这次搜查中,同修宋艳杰被第2次劳教。在这之后我发现我家楼下经常停一辆轿车,不上人也不下人,我想是来监视我的。

2008年8月开奥运期间,派出所,街道,监视我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 ,从早上6点到晚上12点坐在他们家门口,监视了我父母(母亲郝秀侠,父亲马永新)一个多月。直到奥运结束。

每年两会期间,6月4日,7月20日,10月1日,过新年,所谓敏感日,市局,宽城分局,610 ,派出所,街道轮流来我家骚扰,恐吓威胁,还有许多记不清时间的,我和我的家人因为这些迫害曾经多次被迫离家躲避。这10年来我和我的家人就这样承受着压力,恐惧。

我和家人见证了我们学法点同修被迫害

张志秋,何明霞,黄敬真,先后被迫害致死。

任树清,任树艳,侯占云,李玉祥,魏文英,郭彩华,刘春芝(两次劳教),宋艳杰(两次劳教),王新(两次劳教)明力成,明力志,张伟,王志刚,王志刚的妈妈。被送劳教所迫害。

多人被迫流离失所,还有多人所被送洗脑班迫害。

2006-09-12: 郭彩华被长春市宽城区杨家崴子派出所绑架
大法弟子郭彩华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上午被长春市宽城区杨家崴子派出所绑架,在家被恶警搜出两兜真相资料。恶警同时对大法弟子李玉祥家,郝秀侠家進行非法搜查,在李玉祥家,搜出几张光碟、炼功带,在郝秀侠家甚么没有翻出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2/137660.html

长春 宽城区(兴隆山镇苇子沟村,苇子沟拘留所)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4-05:
相关责任单位责任人电话(区号:0431):

长春市宽城区法院地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九台路1866号 邮编 130052
宽城区法院相关责任人:
法院院长:毛小龙
副院长(主管迫害法轮功类案件):郭新建(音)
法官:董屹红 0431-88559124

其它院领导:
王子祺 17643109666
韩新建 17643106088
房鹏 17643106088
立案庭 牟春阳 王莹 17643109850
颜美华 17643109397
刑庭庭长 刘繁茂 17643109700 88559123
刑庭副厅长 董屹红 88559124 88559124

刑庭其它信息
姜丽娟 17643109305 88559125 魏庆辉 17643109303 88559131 巴卓88559121
李美萱 17643107716 88559167
张同秀 13578996426 88559102 王佳 85889107

审判监督庭 韩丽媛 17643109897
民事审判一庭 王钥1764310697 7
民事二厅 李洪武 17643109355 88559150
速裁审判庭 李景泉 17643109361

长春市宽城区检察院
通信地址:长春市九台北街246号 邮编 130052
检察长:卢炬 13756676657 办 0431- 82653299
副检察长:李云松 13904300501 办 0431- 82653288
副检察长:王吉 13804332326 办 0431- 82653266
副检察长:李耀民 13180815670 办 0431- 82653255
副检察长:黄彬 13843006996 办 0431-82653211
副检察长:李宏君 13214460936 办 0431-82653222
反渎局长:刘文伟 13943059995 办 0431-82653229
专职委员:马沛海 13578686789 办 0431-826532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